樱空释吧 关注:15,818贴子:547,071

禁忌契约(长篇版,释烬兄弟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感觉第一人称估计没法叙述完整,还是再来个正常角度吧
坑品差,更新极慢,还请谨慎入坑
ps:此文释帝是出不来了,但我就是喜欢这个造型,简直太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9-09 23:20
    二楼给烬大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9-09 23:25
      三楼给释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9-09 23:35
        心疼明明水平不足却依旧在拼命消耗脑洞的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09 23:36
          草稿没打好一直改了删删了改,好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9-10 05:23
            楔子
            冰族终年冰寒,即便是不下雪的时候也依旧冷得出奇,下了雪,就更是冷到了骨子里。
            此时的城中正下着大雪,飘雪落入城中,寂静无声。
            容颜清雅美丽的妇人独自站在冰族王宫的回廊上望着漫天飞雪,眉头紧蹙,剪水双瞳中满是愁绪。
            身后的脚步声逐渐接近,站在廊檐下的身影下意识的回过身,眼中的愁绪一瞬间便散的一干二净。
            “莲侧妃,需不需要再给您加件衣裳?”来人正是莲姬寝宫的侍女。
            “不用了……”侍女口中的莲侧妃只是伸手拢了拢单薄的衣襟便轻轻摇了摇头,“下去吧。”
            很快,她就要离开这里了。
            自从她生下了那两个孩子,她就知道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的。
            昨天她名义上的丈夫――冰族现任的冰王,终于发出了最后通碟。
            他给了她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带着两个孩子自行离开,第二个选择是把她的小儿子送走,她就依然还是冰王的侧妃。
            思及此,她嘲讽的笑了笑,当真以为她稀罕这个侧妃之位吗?
            为了冰族和人鱼族的关系,冰王也是很能忍,只是一个一点冰族特征都没有的孩子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忍耐极限。
            她是绝对不会放弃那两个孩子的,任何一个都不行。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也不在乎再失去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了。
            离开冰族王宫的那天难得没有下雪,碧空如洗,她抱着两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内心有些迷茫,却不曾后悔。
            出神间,脸颊却是突然一痛,她名义上的母亲人鱼圣尊正满脸愤怒的盯着她,“莲姬,你真是丢尽了人鱼族的脸!”
            “丢脸?”她微微一愣,随后笑起来,“我说圣尊,当初我不是说得很清楚?我不想嫁给冰王。如今看到您这如意算盘落空之后的恼怒模样,我这心里真是痛快得很呢。”
            “你是人鱼族迄今为止第一个出嫁后被休弃的公主,你还想到哪去?”
            “到哪去?”莲姬撇过头,语调清冷,“那就不劳圣尊费心了。您对我有养育之恩,这次过后就算是还清了,两不相欠。”
            “你一个女人该怎么在外面立足?”
            “您还想让我回去,再利用我一次?我不会再相信您了。”莲姬轻勾嘴角笑得恶劣,一字一顿道,“我亲爱的……母亲。”
            明明该是温情的称呼,却让人鱼圣尊如坠冰窖。
            最终只能定定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那个身姿窈窕的背影迈着优雅的步伐不紧不慢的离去。
            莲姬缓缓睁开了双眼。
            方才一片仓皇而凄清的雪白早已不见了踪影,身上也没了梦中的那种冰凉彻骨的寒意,抬眸环顾四周,入目的房间整洁而又干净,周围的木质桌椅简陋却也实用,床头瓷瓶中装饰的花草散发着植物特有的淡淡清香,莲姬支着身子从床中坐起,有些茫然的抚向了额头。
            又做了那个梦了。
            莲姬微垂眼帘,视线却下意识的定格在了床头的花草上,她想起了那两个孩子一本正经的举着花草跑进房间,信誓旦旦的说着以后一定会每天都采来给她看的模样,不由得轻笑出声。
            莲姬扭头瞧了瞧窗外的天色,已经变得有些黯淡了。
            一个午觉竟然睡了这么久,莲姬懊恼的轻拍着额头,掀开被子下了地,担忧的自语道,“释和烬怎么还没有回来?”
            刚走到门口,就听得一阵熟悉的敲门声,伴随着两个孩子软嫩的嗓音,在寂静一片的屋中响起,“母亲,母亲,我们回来了。”
            焦灼的心情瞬间平复,莲姬的眼神柔和了下来,她抬手打开了房门,“释,烬,欢迎回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9-10 06:49
              §.1
              冰族神民们只知道多年前因为难产而亡的莲侧妃,谈起来都是唏嘘不已,只因为莲侧妃据说是三界第一美人,却红颜薄命,如此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了。
              冰族神民偶尔谈起来,都会叹一声可惜。
              莲姬有着得天独厚的美貌,一颦一笑皆是风情,可这样的美貌却成了她此刻最不该拥有的东西,她的容貌太过出众,为了避免被曾经见过莲侧妃的人认出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莲姬一直都是足不出户,她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独自坐在窗前,望向窗外的落雪。
              冰族地域宽广,莲姬和附近的神民们没有任何交流,却丝毫不妨碍冰族孩子们知道那家的两个孩子没有父亲,只有一个终日闷在屋子里,孤僻而古怪的母亲。
              在漫天的风雪中,两个小小的孩子牵着手走在铺满积雪的林子里,积雪因为重力微微下陷,留下了四排浅浅的脚印。
              “哥,我们应该去哪里?”红发金眸的孩子扬起头,稚嫩的面容上现出了深深的苦恼神色。
              “烬,跟我走吧。”另一个白发蓝眸的孩子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却显得沉稳许多。
              冰族的孩子们也并不是全然单纯的,小小年纪就知道他们兄弟俩是好欺负的对象,即便欺负了也不会有家长找他们的麻烦。
              罹天烬从出生起就没有幻术,樱空释的幻术天分却是极高,就如同两个人的能力,都出现在了樱空释身上。
              那些冰族孩子没事就会拿他们找乐子,什么被扔雪球,被泼冰水,被打一顿都是家常便饭。
              樱空释既要保护罹天烬又要竭尽全力的反击,还不能太过狠厉,最后的结果通常都是两败俱伤。
              记得兄弟俩第一次顶着满身伤痕敲响了家门之后,在开门的瞬间,莲姬的泪水就落了下来,“都怪母亲没用,没办法保护你们。”
              “母亲,只是玩得太高兴一时不小心而已。”樱空释装作不在意的伸手抹去嘴角残留的血迹,掂起脚尖想要学习莲姬平时安慰他们的动作,却只能够到莲姬的手臂。
              罹天烬不明所以却也学着樱空释的动作轻拍着莲姬的手臂,“母亲别难过。”
              莲姬的嘴角微微勾了勾似乎是想笑,眼角的泪却流的更凶了。
              那天莲姬守在他们床前一晚都没磕眼,第二天醒来,他们只能看到莲姬眸中布满血丝,眼眶通红的模样。
              从此以后,他们就开始下意识的避开那群冰族孩子,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却是时常碰到。
              今天的运气不错,一路走来都没有遇上任何人。
              “烬……”樱空释带着罹天烬到了一颗参天的大树底下,透明的冰凌结了满树,樱空释指着树上的冰凌笑着说,“看好了。”
              樱空释指尖微扣,光芒骤然亮起。
              罹天烬微微仰头,只见枝头的冰凌在幻术的蓝色光芒下逐渐幻化成了雪白的樱花,落在了他的肩头发上,他伸手接了一片,手中的花瓣触感冰凉却又分外柔软,罹天烬满脸惊奇的举起了手中的花瓣,“哥,你好厉害。”
              “烬以后也会变得一样厉害……”
              “恩。”罹天烬笑得无邪,重重点了点头,“听说刃雪城中有一棵永不凋零的樱花树,那里的樱花一定很漂亮吧?”
              刃雪城?樱空释暗自苦笑,他和烬可能此生都无法踏入刃雪城了,但他还是笑着摸了摸罹天烬的头发,“以后哥带你去看。”
              “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9-10 06:50
                ps:樱空释的幻术其实非常厉害,为什么还会被那群熊孩子伤得这么重?
                保护烬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不能下手太重,不然熊孩子的家长肯定要去找莲姬,樱空释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所以打起架来都是束手束脚。
                除了必要的反击,其实都是在挨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9-10 06:50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9-10 07:31
                    板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9-10 08:02
                      跑来顶帖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9-10 12:48
                        跑着来逛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9-10 23:25
                          §.2
                          今年的雪下得特别大,眨眼间雪花便已覆满了枝头。
                          樱空释从枝头上一跃而下,大树微晃,抖落一地积雪,樱空释伸手拍了拍身上被溅到的积雪,一脸温和的望向了树丛中正朝着他探出小脑袋的雏鸟,不赞同的摆了摆手,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大声嘱咐道,“你别再探出脑袋了,不然再掉出窝,可没现在这么好的运气了。”
                          这只雏鸟还是罹天烬在一棵树下发现的。
                          罹天烬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一路上都是蹦蹦跳跳的,樱空释见此,无奈的撇过头,“好好走路,你这样也不怕摔着。”
                          “诶,摔着不是还有哥拉着我吗?”罹天烬丝毫没有改过的意思,依旧我行我素,似乎笃定了樱空释拿他没办法,拉起樱空释的手就使劲晃了起来。
                          樱空释的确是拿他没办法,轻轻笑了笑,却是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你啊……”
                          走着走着,罹天烬却是陡然停下了脚步,“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樱空释的眉头微蹙,此刻他才听到凛冽的风声中似乎夹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奇怪声响,“像是鸟?”说着就想拉着罹天烬离开。
                          罹天烬却是突然松开了他的手,他的心猛地一惊,过了一会儿,却见罹天烬小心翼翼的手捧着什么走了过来。
                          樱空释走近一看,罹天烬捧起的掌心中赫然蹲着一只瑟瑟发抖的雏鸟,于是问他,“是这小东西的声音?”
                          “是啊。它掉到树下了,外面这么冷,它会不会冻死啊?”罹天烬望着掌中的雏鸟直叹气,他根本没有能力将它安然送回窝里,即使他刚刚环顾了四周,也没有发现任何鸟窝的踪迹。
                          “哥,怎么办?”罹天烬微垂眼帘,显得有些难过,“而且这四周也看不到它的窝,不知道它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总不能就这么看着它死吧。”
                          樱空释伸手将罹天烬散落颊边的凌乱发丝拢在了他的耳后,“要不我们一起去找找?”
                          “还是我们分开找吧,这样快一些。”罹天烬将手中的雏鸟交到了樱空释的手上,“你将它安置好了就马上来找我,若是我找到了就马上来找你。”
                          “好。”
                          樱空释此刻无比后悔这个决定,因为他看到了他的弟弟正满脸血污的躺在雪地上。
                          “一点灵力都没有,你应该滚去凡界。”
                          “废/物,今天你哥哥不在,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看他那样子,红头发黄眼睛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杂/种。”
                          “我不是杂/种,我不是!”罹天烬虚弱的争辩着,起身想要反抗,却被蓦地踩住了手掌。
                          小孩子若是恶毒起来,丝毫不会比大人好上半分,反而更加可怕。
                          就如同此刻围着罹天烬的那几个孩子一样,永远不会懂得自己所说的话究竟有多过份,多伤人。
                          樱空释的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鲜红的血液顺着指间滴落,在雪地上晕染成一片妖异的血红。
                          “他哥哥来了。”
                          “怕什么?反正他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一个孩子嚣张的开口,几个孩子一齐发出了哄笑声。
                          “哥……”罹天烬抬头瞧见他的时候,原本黯淡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你来了……”
                          两眼有些发酸,樱空释用力推开人群,蹲下身伸手扶过他,让他靠在了自己的怀中,“对不起……对不起,烬……哥哥来晚了……”
                          “你哥来了也是一样,正好一起……”嚣张的嗓音噶然而止,他垂眸望向了颈间的手掌,然后才像刚反应过来似的大哭起来,“谁来救我……”
                          樱空释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握住了他的脖颈,清澈明亮的湛蓝眼眸中似乎燃起了滔天烈焰,听到哭音也只是嗤笑一声,五指骤然收紧,“你刚刚不是很会说吗?继续说啊!”
                          直到手中的孩子脸色已经发紫,他才松手,将他重重扔在了雪地上。
                          他瞥向早已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孩子们,语调是前所未有的森然,“你们……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那群孩子直到现在才知道樱空释的幻术强大到了何种地步,可惜为时已晚。
                          血色在雪白的地面上蔓延开来,刚刚还站着的孩子们已经尽数倒地,樱空释偏头又是一道幻术,“你们都该死……”
                          突然被拉住了衣角,樱空释低头看到了罹天烬有些发白的指尖,“哥,不要杀人……他们……不值得……”
                          “恩,不杀人……”樱空释的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烬,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9-11 02:55
                            想想这么可爱的烬后来会变成那样,我就心痛的无法呼吸
                            虽然烬本来的人设就是那样,但是我的心就是好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9-11 03:34
                              顶顶顶


                              收起回复
                              40楼2017-09-11 05:29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9-11 06:51
                                  忽然好喜欢这个可爱的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9-11 06:54
                                    可惜我明明思路清晰却写不出来
                                    不小心带了汐曼出场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09-11 12:38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9-11 22:21
                                        §.3
                                        冰族边境
                                        透蓝如镜的天幕下,樱空释和罹天烬站在空旷的雪地中,四周的色彩除了白就是白,一片寂静,不见人烟。
                                        “我倒觉得这样很好。”罹天烬掂起脚尖望向了不远处的蔚蓝海面,海上偶有微风吹过,带起些许涟漪,“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够了。”
                                        樱空释笑着揉乱了他的头发,“你说的都对。”
                                        “不许摸我的头!”罹天烬拍开了樱空释在他头顶作乱的手,瞪大了一双金色眼眸,“我的头发都被你揉乱了。”
                                        樱空释看着他的模样不禁暗暗发笑,自以为很有威慑力的表情落在樱空释眼里却是可爱的紧。
                                        “没事,我帮你再扎起来就是了。”樱空释说着不顾罹天烬的挣扎伸手按向他的脑袋,一把扯下了他脑后的头绳。
                                        罹天烬见势不妙拔腿就跑,樱空释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肩膀,“你别跑啊。”
                                        罹天烬仍在樱空释手下垂死挣扎着,见挣脱不过只能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嘴上却是不饶人,“你要是再给我扎那个该死的冲天辫,我就把你的白毛通通剃光。”
                                        “长本事了你!”
                                        两个孩子回到家中的时候,头顶如狂风过境一般的奇特造型瞬间吸引了莲姬的注意,“你们两个小鬼头,这是刚从暴风中逃出来?”
                                        “母亲……”罹天烬抱着莲姬的手臂摇了又摇,“哥他非要拆了我的辫子,还要强行帮我扎起来。”
                                        “明明是你自己调皮,弄散了头发。”樱空释不甘示弱,“我帮你扎还不愿意,非得弄成这样。”
                                        说着说着两个孩子又要争执起来,莲姬只是无奈的瞧了他们半饷,也没说话就转身回了房。
                                        樱空释和罹天烬几乎是立刻安静了下来,对视了好一会儿,罹天烬才小心翼翼的开口,“母亲,这是生气了?”
                                        樱空释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们并不是真的争吵,也并不是一定要争论出个对错,只是下意识的想要吸引母亲的注意罢了,从未想过要惹母亲生气。
                                        正当兄弟俩忐忑不安之际,却见莲姬走了过来,抬手一人给了一个暴栗,“你们啊……都是快130岁的神了,还总是这样。”
                                        兄弟俩捂着头顶一脸委屈。
                                        莲姬忍俊不禁,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碟子,碟中装满了色泽诱人的冰果子。
                                        “我今天刚去采了冰果子回来,没想到你们这俩小鬼头一进门就吵架,吵得我头都大了。”莲姬笑得温柔,“洗洗手,快吃吧。”
                                        自从到了边境,因为鲜有人烟的关系,莲姬偶尔也会出门看看外面的世界,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多了起来。
                                        莲姬时常也会教孩子们学习神族文字,樱空释学的总是十分认真,罹天烬却一直都是得过且过。
                                        莲姬对此表示很是担忧,罹天烬却说,“要是我也学得像哥这么好,他就没法教我了。”
                                        莲姬忍不住拿手中的书册拍他,樱空释坐在一边但笑不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7-09-12 06:23
                                          烬: 这就是我后来成了文盲的原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7-09-12 06:23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7-09-12 12:41
                                              好可爱的烬,蜜汁喜欢这样的烬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7-09-12 12:44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7-09-12 17:51
                                                  §.4
                                                  风声渐隐,只余冰凌融化,水滴落在窗檐上的声音。
                                                  不知从哪来的风,吹散了这片刻寂静。
                                                  冰凌融下的水珠偏离了既定的方向,落在了屋门前的雪地里。
                                                  门前的人影身姿挺拔,白衣若雪,一头银色长发如瀑布般直至腰际。
                                                  他低垂着眼帘,如画的眉目现出一抹愁绪,如玉的指尖轻触粗砺的木制门板,摩娑着似在犹豫,半饷才叹了口气,垂手正要转身,却听得门闩一声轻响,门开了。
                                                  “释,你一直站在外面做什么?不冷吗?”面容清雅美丽的妇人轻声询问,语调沉静,微红的眼眶却已出卖了她此刻的情绪。
                                                  “母亲,”樱空释敛了眉目,音色偏冷,却透出了浓浓的担忧,“烬怎么样了?”
                                                  原以为他们会在130岁那年一齐长大,如今看来却成了虚妄。
                                                  樱空释在一夜之间骤然拔高,长成了成年的男子,可罹天烬却没有任何变化。
                                                  他依旧还是原来的模样,神情却透着一股浓重的忧郁。
                                                  樱空释俯身用力抱住他,一字一句说得真真切切,“不管你是什么样子,都是我最重要的弟弟。”我会永远保护你。
                                                  罹天烬没有说话,只是慢慢退出了几步,缓缓低了眉目,明澈的金色眼眸弥漫起不散的风雪,看得樱空释的心都疼了起来。
                                                  130岁那天,他和罹天烬本来是十分开心的,因为这对于神族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日子,也是神族终于长大成人可以独当一面的日子。
                                                  可是罹天烬却没有长大。
                                                  等了几个时辰,几天,乃至一个月。
                                                  依旧没有长大。
                                                  罹天烬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都长不大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说出任何让人担心的话,只是偶尔仰头望向樱空释的眼神,难过得让人眼底发酸。
                                                  罹天烬其实一直都是介意的,自小就没有幻术这件事,让他觉得自己是个负担,心中的不甘与难过被强行压下,依旧保持着那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天真无邪,只是为了不让母亲和哥哥担心。
                                                  这次的事情,却将他内心的伤口生生撕开,露出了其中隐藏的斑驳痕迹。
                                                  再也压制不住。
                                                  有时候樱空释甚至会觉得,他应当是不喜欢看到自己的。
                                                  可是当樱空释带着外面积累的寒气踏入屋中时,一个小小的身影却突然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他的腰,“哥,你去哪里了?”
                                                  樱空释一愣,“我还以为你不想看到我……”
                                                  “不管怎样,哥都是最重要的。”
                                                  莲姬阖上门,转身有些“嫉妒”的开口道,“噫,你这个小滑头,有哥哥就不要母亲了?”
                                                  “母亲和哥哥一样重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7-09-12 22:14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7-09-12 22:38
                                                      §.5
                                                      日子依旧如从前那样平静,樱空释却隐隐觉得有什么就此改变了。
                                                      罹天烬变得越来越沉默,小脸严肃的像个老学究,即便是樱空释刻意逗他笑,也从未成功过。
                                                      樱空释只能常常带着罹天烬去无尽海边走走,希望这带着生灵气息的海风,能吹散罹天烬无解的忧愁。
                                                      “哥,你看那边怎么会有火光?”罹天烬突然扯了扯樱空释的袖子,指着海对岸有些紧张的问道。
                                                      樱空释抬眼望去,无尽海的对岸就是火族,以往都是一片平静,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
                                                      如今……
                                                      在视线的尽头,那倒映在海中的盈盈火光,星星点点,透着几乎将要满溢而出的萧杀气息。
                                                      山雨欲来。
                                                      听到兄弟俩的诉说,莲姬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平静姿态,“可能是火族将要和冰族开战了。”
                                                      “若是火族攻打冰族,首先进犯的必定是毗邻无尽海的冰族边境。”
                                                      “……那我们怎么办?”罹天烬半饷才出声,“我们又要搬家了吗?”
                                                      “不用搬。”樱空释安抚着轻拍他的肩头,“我会护你们周全。”
                                                      “你在说什么?”莲姬眉头紧蹙,“你还想在战火中以一人之力……力抗火族?”
                                                      “母亲……”樱空释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我自有办法。”
                                                      纵然可以让母亲和烬搬离海岸线,可战火迟早都会燃遍神界的每一寸土地,哪里都不会是绝对的安身之所。
                                                      为今之计,就只有……
                                                      樱空释走在火族炙热的焦土上,火族的重重封锁对于他来说也不过就是稍稍麻烦了些而已。
                                                      樱空释随手熄灭了道路沿边飞溅的火星,微微挑眉:倒是有趣。
                                                      眼前的火族士兵渐渐多了起来,他竟不知不觉走到了火族的中心地带――浴火城。
                                                      “冰族的小白脸?”看门的守卫面上泛起了浓重的恐惧与不安,显然想不到竟然已经有冰族神可以穿过重重关卡,毫发无伤的闯入火族,“你到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樱空释勾唇轻笑,眼底却不见丝毫笑意,“当然是来投靠火族的了。”
                                                      火族王宫中,火王火燚正躺在王座上悠闲自在的喝着酒,却听得远处一声急报,一个火族士兵跑了进来。
                                                      “什么事?这么毛毛燥燥的。”火燚不由皱眉。
                                                      “回王的话,有个冰族神穿过了火族的重重封锁,进入了浴火城,说是……来投靠火族的……”
                                                      “冰族神?投靠火族?”火燚饮尽杯中酒水,哼笑一声,“倒是有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7-09-13 01:01
                                                        终于进入了主线剧情了,开心前面写了那么多废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7-09-13 01:18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7-09-13 06:51
                                                            顶顶,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7-09-13 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