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町吧 关注:20贴子:16,434
  • 25回复贴,共1

【17.9.10】YOU COMPLETE M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我社会


回复
1楼2017-09-10 00:00
    预警
    *存在大量脑补
    *OOC我的锅,和原作人物无关
    *长短句处理对我来说仍然是个问题,自暴自弃
    *东西侦探【友谊】向


    回复
    2楼2017-09-10 00:00

      H:哎呀——我又输了...你身边未免太容易出事了吧?
      S:总之,想中止连败纪录的话,还是把你的名字「平次」改一改比较好吧?我叫新一,所以才会总是第一名嘛
      H:少来,你是第二名...


      回复
      3楼2017-09-10 00:00

        假如侦探这门艺术只是从在扶物椅上推理就行,那么我哥哥一定是个举世无双的大侦探了。可是他既无做侦探工作的愿望,也无这种精力。他连去证实一下自己所做的论断也嫌麻烦,宁肯被人认为是谬误,也不愿费力去证明自己的正确。—《希腊译员》
        S:第、第二名?!
        H:对呀,以前就有一个,比你更聪明的...侦探喔
        【Side H】
        服部平次人生中目前有两大疑惑,一是当初在寺院里唱《拍球歌》的初恋如今长成了什么模样——这件已经在自家便宜青梅那里得到了答案,至于另一件,他倒并不是想刨根究底地拂开所有面纱,毕竟国中擦肩而过时彼此都默认了那种心照不宣的注定相遇,现在自然也不会刻意地去强求一份因缘。
        不过他倒是非常乐意把这件往事拿出来和工藤分享一下——尤其是在工藤这小子对“关西服部”应放在“关东工藤”说法之前不以为意的时候,好好杀一杀这家伙的锐气。
        他俩现在相识不过几个月,却熟稔地如同交往多年的好友。门前的樱花树开得同往年一样繁茂,就好像旧人成新,新人如旧。
        服部平次最开始对这个和他相提并论的高中生侦探是抱着怀疑和审视的态度的,直到他在第一次交锋中被对方拔了头筹。服部自然也不是输不起的人,落落大方地承认技不如人,对方却不领情,明明身体难受疼得冷汗直冒,还有心思出言把他教训一通。

        到现在服部仍然能一字不落地将那个臭屁家伙的话复述出来——“推理根本没有什么高低,更没有什么胜负。这是因为……因为真相只有一个!”
        工藤那小子说话方式一向欠揍,自高自大看不起人又仿佛能看透一切,但是奇怪的是服部反而因为他直白而犀利的言词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他不知道该怎么准确描述这种感觉,也许就像大漠里孤独生长的胡杨,根系寂寞地延展,直至碰到另一棵顽强汲水的植物,他还尚未确定对方是否是同类,就情不自禁地被这股生命相似的韧性吸引相随。
        此时服部听着对面好友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突然漫无边际地想,能坐在这里和至交通一次话,哪怕只是聊一聊不足为人道却弥足珍贵的记忆片段,也能获得一份真切的圆满。


        回复
        4楼2017-09-10 00:01

          你的生命不属于你自己,你没有权利对自己下手。对于一个缺乏耐心的世界来说,坚韧而耐心地受苦,这本身就是最可宝贵的榜样。—《带面纱的房客》

          H:你现在听我说是不是也觉得可笑?什么雪女,就是出自人类之手才叫做犯罪啊!那个演员姐姐还笑着说刚才有个国中生和我说了一样的话,你看我和他是不是很投缘?
          S(内心OS):不是...这个故事的开头我听着怎么有点微妙的耳熟...
          【Side S】
          工藤新一坚持时间最长的有两件事,一件是他年少时就心动的秘密,一件自然事关他的侦探梦。但正如他没想到有一天平静的生活会被飞来横祸毁地天翻地覆,就算他被誉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也猜不到从天而降的服部平次会成为他接下来发展第三件事情的主人公。
          自然一开始他是没有这方面的打算的——柯南的身份实在是不方便,一切不该有的想法都需要压抑——但架不住某个人无孔不入的细菌式进攻,他很快溃败不得不缴械投降。
          也许冥冥中真的有命中注定,缘分这玩意相当妙不可言——当然最初工藤新一每次都会被随时随地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服部平次吓了一跳,尤其是他总是不自觉地脱口而出他的名字——有时工藤恨不得拿根针把他漏风的嘴给缝上。
          眼下手机那边自称是“全日本装蒜第一人”的不靠谱家伙正喋喋不休地讲着他曾遇到过的更厉害的名侦探,工藤越听越觉得他们眼下的情况就像分别拿了情节大体相同的小说,故事的走向却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地导向不同的结局。
          服部将当年国中二年级引众人发笑的话翻出来说给他听,如同从时光的罅隙中拽出来一个同样鲜活的工藤新一,怀揣着侦探梦想,坚定地将想法勇敢地表达出来的国中生。
          工藤分出心思想,果然是这样的——他们俩就像是在照镜子,但下一秒他又自顾摇头否认了这个念头——不对,他才不像那个只会吼着“世上哪有不可能的事”的热血大笨蛋。
          记忆里服部总是把自己弄得满身伤,难怪远山和叶不放心地送了护身符与他——然而有一次他强行将他的宝贝护身符挂在工藤脖子上,结果自己受了严重的枪伤。
          明明连说句话都费劲,在远山和叶问他为什么要冒着危险阻止凶手自杀时还特地掀起眼皮看向工藤,然后特别口不对心地回答,“不知哪个笨蛋说过……不能用推理将犯人逼死……”
          工藤半趴在侦探事务所的窗子上,耳边传来服部不满的一声,“喂,工藤,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他方回神嗯了一声,听着服部愈发卖力夸张的描述,一时心下有些五味陈杂,眼睛漫不经心地扫过经行的路人。
          风吹过行道树,连带着断了带的记忆影像一起沙沙作响。


          回复
          5楼2017-09-10 00:01

            我不同意有些人把谦虚列为美德。对逻辑学家来说,一切事物当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对自己估价过低和夸大自己的才能一样都是违背真理的。—《希腊译员》

            H:——就这样,我和那位来历不明的国中生…揭开了推理戏的序幕!如何?听起来很有趣吧?
            S(默默吐槽):…那个高中生就是我啦……(沉思)而且那时候靠推理获胜的人…并不是我
            【Side H】
            服部平次热情洋溢地把事情的原原本本——好吧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艺术夸张——都倒出来给话筒那边的人听,同时将记忆里素未谋面的同龄人侦探大大赞扬了一番,可惜唯一的听众心不在焉,待他讲到一半的时候走神都走到爪哇国去了。
            服部也不以为忤,就像他第一次被工藤不客气地叫笨蛋却依旧接受他的说法,承认自己就是因为太在意输赢才无法冷静客观地推理。
            服部觉得工藤向来都是骄傲的人,哪怕他现在外表披着无害的小孩子的皮囊,骨子里那种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却是什么苦难都无法磨去的。
            他觉得工藤现在的模样就像是一把装进鞘的利刃,他只愿意在自己面前锋芒毕露——这一点甚至让他产生了一股抖S般的诡异优越感。
            工藤唇舌的厉害服部是深有体会的,他能压着内心的痛苦义正言辞地劝说最喜欢的球星去自首,也能一针见血地指出伊东末彦只是害怕重头来过。
            他还记得伊东在他们破解密码之后称他俩是最厉害的侦探,工藤当即沉下脸嘴上毫不留情地回应你却是最差劲的人。
            服部一想起来就会觉得那时候咄咄逼人的工藤...有点可爱,他对自己看不惯的人或事从来表现的都是不加掩饰的痛苦或厌恶,没有一丝一毫转圜商量的余地,可就是这样爱憎分明的人,有的时候也会适当保持沉默。
            假冒日卖电视台举办侦探甲子园的那个事件中,有个小姐姐评价服部说,“在没有确信死亡之前,始终相信生命的存在。这就是名侦探之所以称之为名侦探的地方。”,那个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是心下一定怀着同样的悲哀和讽刺感。
            曾经有个占卜的大婶对他俩说这是他们一生中运气最糟糕的一天,劝他们最好回家睡觉。
            工藤听了笑着回绝说那得等我们把今天变成这辈子最棒的一天之后。
            所以说服部平次一直都知道的,他和工藤新一是一类人——不依赖命运,只相信着手去改变命运。
            他们自有一套生存的价值,不需要被认可,也不需要被参透。
            说着服部又笑了起来——很畅快很放松的那种,有一只不知名的小虫不慎落在他的脚边,他轻抬木屐,目送它匆匆往外爬。


            收起回复
            6楼2017-09-10 00:02

              H:就这样,那位聪明绝顶的侦探,连名字都没告诉警方就扬长而去!如何?和变成小鬼前的某位侦探大不相同,非常有涵养,又很伟大吧!?
              S(内心弹幕呼啸而过):所以就说那个人是我嘛....


              END


              回复
              7楼2017-09-10 00:02
                后记
                工藤日快乐,表白表白表白我新!
                最开始定了方向是写东西侦探友情向,就是不知道该从哪方面阐述,什么都想写,又感觉哪个方向都不好下笔。
                最后主体选择了滑雪篇,两个做着同一个梦的国中生,两个同样实现了梦想的高中生侦探,思想的交流和碰撞真是美到爆炸。
                脑洞是源自甲子园那位关于名侦探的论述以及M10伊东评价工藤服部是最好的侦探,我就在想做到什么地步才能称为是【最好的名侦探】呢。
                我没想出来。
                事实上最后我觉得我想不出来是有道理的——我没有和他们一样的灵魂,无法产生共鸣的力量;而且我觉得思考这件事本身也就是无意义的,我不知道如何去下定义,想来想去也没什么线头能理出来。
                所以这篇文就是无意义思考的结果【顶锅盖。
                我发自内心地认为,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工藤服部的相遇对于彼此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幸运,这种感情太美好了——爱分很多种,他们俩自然也占了一种,而且具有让灵魂震颤的那种美感。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或者换种说法,他们俩就构成了【complete】。


                回复
                8楼2017-09-10 00:02
                  PS:
                  恶搞版
                  H:就这样,那位聪明绝顶的侦探,连名字都没告诉警方就扬长而去!如何?和变成小鬼前的某位侦探大不相同,非常有涵养,又很伟大吧!?
                  S:MDZZ


                  回复
                  9楼2017-09-10 00:03
                    插句题外话,让我想起《枕上书》凤九那一段:
                    【月余不见,醉里仙仍是往日气派,萌少近日爱坐在大厅里头,说是亲民,凤九到时,隐约听到他言辞热烈说什么:“本少虽没见过她,但料想定时翠眉红粉一佳人,静若秋水映月,行似弱柳扶风,端庄贤淑,温良恭俭,若要以花做比,唯有莲花可比,取莲花之雅,取莲花之洁……”

                    凤九顺手从桌上捞起一个茶杯道:“这谁?吹得这么玄乎,是醉里仙新来的乐姬吗?”

                    小燕无可奈何看了她一眼:“萌少正在憧憬青丘的凤九殿下”

                    凤九脚下一滑从椅子上栽下去,握着个茶杯坐在地上,半响道:“哦。”

                    看她摔倒,萌少终于住了花头,叹气地伸出一只手意欲将她从地上拉起来道:“你虽常同我们混在一起,到底是个姑娘家,仪容体面上总要注意些,像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坐在地上是个什么体统,姑娘家还是要像个姑娘家。”

                    凤九受教地爬起来,萌少继续兴高采烈地向小燕道:“凤九殿下她定是个一等一的名门淑女,因本质太过高洁,且纯真善良,热爱小动物,绝不沾酒肉荤腥这些俗物,是个真正只餐风饮露的高贵女神,且善感仁慈,连只蚊子都舍不得拍死。”

                    刚用根竹筷子钉死一只大个儿苍蝇的凤九茫然地看向小燕。

                    小燕终于听得不忍,插话道:“固然凤九她的确是个……那个怎么说的来着,哦,翠眉红粉一佳人,下次跟老子说话说实在些,萌少你想象中的凤九是个这样,但万一她不是这个样,你还恋她爱她吗?”手一指,向凤九道,“如果她是这个样,你还恋她爱她吗?”

                    萌少看向凤九哈哈大笑笑的气都喘不过来:“怎么可能,”指着她道,“凤九殿下要是她这样我只好找块豆腐把自己撞死了。”

                    小燕痛苦地扭过头去。

                    凤九镇定地啃完右手里一个腿子退,慢吞吞道:“我的确是青丘的凤九,常胜将军是我赠你的,那个瓦罐亦是我赠你的,当初我救你时,称自己是小明,瞒了你这么久,对不住。”

                    酒楼中一阵寂静无声,萌少端着一个酒杯愣了,良久,声音带颤道:“你真是凤九殿下,那个不沾酒肉,餐风饮露,热爱小昆虫小动物的凤九殿下?”

                    凤九斟酌道:“可能你对我有些误会,其实……”

                    萌少颤着声打断她道:“你方才喝的是甚?”

                    凤九看向面前的酒杯:“酒。”

                    萌少的声音颤的更厉害了:“吃的是甚?”

                    凤九看向桌子上的几块骨头:“兔子肉。”

                    萌少的声音已经有点像天外飞银:“你手里的竹筷子钉的是个甚?”

                    凤九看向手里的竹筷子:“苍蝇。”

                    萌少两眼一翻,侧身歪下了桌,凤九与小燕齐声痛呼:“萌少!”

                    东华连宋苏陌叶一行此时正踏入大厅,听得此声痛呼,苏陌叶紧走两步,看向躺在地上的萌少讶然道:“他怎么了?”

                    小燕蹲在萌少跟前瞅了半天,又伸手戳了两戳,痛心道:“哎,萌兄他几十年的一个梦想破灭,因不堪打击而晕了过去,不过幸好老子这里有醒神药,等老子拿出来给他闻闻啊……”

                    须臾,备受打击的萌少终于在醒神药下幽幽醒转,爬起来失魂落魄地看了凤九一眼,一把推开蹲在他面前的小燕边哭边跑出酒楼:“女人,我再也不要相信女人,连我最崇拜的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天下其他女人还有什么指望!”

                    连宋君摇着扇子,不明所以道:“他到底收了什么打击,看他这个意思,似乎是要从此投向男人?女人我倒认识许多,男人,嘛……”突然若有所思地看向苏陌叶,“将你哥哥说给他如何?”

                    陌少远望萌少的背影:“我哥他……喜欢英武些的,萌皇子可能不够英武。”

                    凤九手里还拽着那个啃剩的兔子腿,目光看向小燕有些惆怅:“我没想过我把他逼成了一个断袖,我们要不要去追一追,万一他一时想不开……”

                    小燕瞥了东华一眼,亦回看向凤九叹道:“哎,断袖就断袖罢,他要是敢再喜欢你,就不只断个袖了。等他出去哭一哭也好,说不定哭开了兴许就想通了,依老子高见,你我追出去不过徒增他伤感,还是不追为好,来来,我们先吃这个兔子肉。”

                    总下四人坐定分兔子肉,帝君脸上的神色看不出喜也看不出怒,凤九靠过去偷偷和他咬耳朵:“这个肉哪有什么好吃,框框他们还可以,回去我给你做更好吃的。

                    帝君眼中总算流露出点儿笑意,道:“好。”】


                    回复
                    10楼2017-09-10 00:03
                      所以说有些真相还是被雪埋比较好
                      服部:那位侦探聪明绝顶、非常有涵养,又很伟大,是不是和某人大不相同?
                      我新:...谢谢夸奖,你开心就好:)
                      我怀疑我新腹诽都要出内伤了好吗(笑哭)?


                      回复
                      11楼2017-09-10 00:03
                        我來了


                        收起回复
                        12楼2017-09-10 00:25
                          雙視角大讚!!
                          啊啊啊啊平新就算只是朋友也是無限美好


                          收起回复
                          13楼2017-09-10 20:27
                            @虹夫人💫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啊!!等等让我把自己往被子里再埋埋你再开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10-15 19:5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10-16 01:09
                                有点年头了 这篇写的太好忍不住点了个赞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10-16 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