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吧 关注:1,730贴子:65,694
  • 16回复贴,共1

周厉王是一位承前启后的被我们诋毁几千年伟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功业可比隋炀帝


回复
1楼2017-09-22 10:20
    这是我在分子人类学探讨关于O1-F492(来自良渚文明,瓶颈期上千年)这个商周时代爆发的大簇来源问题的附带思考


    周厉王按以往的看法,是公认的暴君。他的“专利”和“弭谤”政策致使国人(在我今天看来,就是八旗子弟国企工会流氓)暴动,王权旁落。然而西周青铜铭文里面出现的当时记载却是周厉王南征北战、讨伐蛮夷、安定西周边境的事迹。
    周厉王继位之前,西周王朝的统治就已经出现了危机。据《史记·周本纪》载:“懿王之时,王室遂衰,诗人作刺。”其后夷王继位,王室微弱的状况进一步加剧。《礼记·郊特牲》记:“觐礼,天子不下堂而见诸侯。下堂而见诸侯,天子之失礼也,由夷王以下。” 王朝衰微将导致四夷作乱。周王室从共王开始就面临着这种困境,到了周厉王继位之时并无好转的迹象,因此这位新君主便“亡康昼夜,经雍先王”,以期改变周朝衰落的状况。周朝以宗法分封制立国,被分封的诸侯以小宗的身份夹辅大宗周天子。受封诸侯拥有封国内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绝对权力,仅需要履行定期朝见天子、向周王纳贡、战时出兵等义务。西周后期,王畿地区的土地日益缩减,王室分封却没有停止。被分封的小宗与嫡脉大宗之间的血缘亲情关系越来越疏远,强大的诸侯便越来越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周厉王时期,贵族之间在土地方面的矛盾日益尖锐,争执不断。“琱生三器”铭文就详细记载了天子与宗族之间的土地矛盾。《五年琱生簋》:“隹(惟)五年正月己丑,琱生又(有)事, (召)来合事。余献(妇)氏 (以)壶,告曰:‘ (以)君氏令曰:余老止,公仆(附)(庸)土田多 (扰),弋(式)白(伯)氏从(许),公宕(当)其参(三),女(汝)则宕(当)其贰;公宕(当)其贰,女(汝)则宕(当)其一。’余(惠)于君氏大章,报 (妇)氏帛束、璜。 (召)白(伯)虎曰:‘余既讯, 我考我母令,余弗敢 (乱),余或至我考我母令。’琱生则堇(觐)圭。”《六年琱生簋》:“隹(惟)六年四月甲子,王才(在)旁。 (召)白(伯)虎告曰:‘余告庆!’曰:‘公(厥)禀贝用狱 ,为白(伯)又(有) 又(有)成,亦我考幽白(伯)、幽姜令(命)。余告庆!余 (以)讯有司,余典勿敢封。今余既讯,又(有)司,曰:“ 命。”’今余既一名典,献白(伯)氏,则报璧。琱生对扬朕宗君其休,用乍(作)朕剌(烈)祖 (召)公尝簋,其万年子子孙孙宝,用(享)于宗。”


    回复
    2楼2017-09-22 10:25
      两篇铭文记载召氏宗族琱生一支因扩张土地而受到侦讯,宗族长召伯虎奉命审理此案。琱生贿赂与君氏接触较多的召氏 ,从而得到君氏袒护。因琱生强势,不愿作出让步,召伯虎便听从母亲君氏的意见,徇私偏袒琱生,因而琱生强占的大部分土地得到认可。
      2006 年,陕西扶风出土的“五年琱生尊”让学者们再次关注这件西周时期著名的土田诉讼案。《五年琱生尊》:“隹(惟)五年九月初吉,(召)姜 (以)琱生五帅、壶两, (以)君氏命曰:‘余老之(止),我仆 (庸)土田多 (扰),弋(式)许,勿吏(使) (散)亡。余宕(当)其三,女(汝)宕(当)其贰。其(兄)公,其弟乃(仍)。’余(扬)大章,报 (妇)氏帛束、璜一,有 两屖。琱生对(扬)朕宗君休,用乍(作) (召)公尊 ,用(祈)(通)禄得屯 冬(终),子孙永宝用之(享),其又(有)敢 (乱) (兹)命,曰:女(汝)事(召)人,公则明 。”《五年琱生尊》所载之事发生于此次诉讼案期间,值得注意的是:《五年琱生簋》记载的是召氏将君氏意愿传达给召伯虎,琱生为旁听。该铭文再次提及琱生,一句“其兄公,其弟仍”道明了召伯虎与琱生的尊卑地位。其用意或是想提醒琱生,宗君召伯虎已经对琱生有所偏袒,让他适可而止。 于是琱生再次向召氏献礼,并做器记载此事,表示自己会遵从宗族的决定。
      宗族大家在政治上崛起,自由扩张土田,原来为维护周王室而制定的宗法制度转而成为各族谋取私利的工具。召伯虎顺遂母亲意愿,帮助琱生赢得诉讼显示出召氏宗族具有操控政治的能力,表明王权已经衰落。琱生连做四器大胆将自己向宗族长献礼、断狱的全过程记录下来,更显示了宗族观念的强固。林沄认为:《左传·僖公二十四年》载:“召穆公思周德之不类,故纠合宗族于成周而作诗,曰:‘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其四章曰:‘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周德不类”的史实,需要指出的一点是,召穆公所提倡的“周德”早已不同于周初的精神。召穆公所宣扬的宗族观念非但没有挽救西周王权,反而促进了宗族势力的发展,为后来的“国人暴动”“共和行政”“辅立宣王”等一系列强宗政治控制下的内部动乱埋下伏笔。周王室管辖地的缩小不仅加深了其与诸侯国的矛盾,而且减少了王室收入。昭王东征和穆王西征都消耗了大量财力,共王、孝王和懿王在王位继承问题上又引起了王室内乱,四方夷狄看到王室动荡,便纷纷叛离周朝,对王室发动战争。而周人与西部猃狁、北方翟人、南淮夷、东夷的战事也成为周朝的重大历史事件,尤其是与猃狁的战争一直延续到东周初年。


      收起回复
      3楼2017-09-22 10:28
        《竹书纪年》云:“(懿王)七年西戎侵镐,十三年翟人侵岐,十五年,王自宗周迁于槐里……二十一年,虢公帅师北伐犬戎,败逋。”犬戎屡次进犯西周,而周懿王却无力击退其进攻而被迫迁都,这使得王室威严扫地。《史记·楚世家》云:“当周夷王之时,王室微,诸侯或不朝,相伐……熊渠曰:‘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乃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
        周夷王时期,南方的楚国更是无视周天子,自立为王,与西周对峙。《竹书纪年》又云:“(厉王)三年,淮夷侵洛,王命虢公长父征之,不克。” 厉王时期王权的衰退,内部矛盾的不可调和,使得军费缺乏,御敌战争失败。


        为扭转这种不利局面,筹措军费,周厉王便起用荣夷公推行以专利经济政策为中心的改革。《史记·周本纪》载:“厉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荣夷公……夫荣公好专利而不知大难……” 所谓“专利”即是将本来王公公用的山泽之利收归周王一人享有。除此之外,周厉王还废除土地制度方面的籍田礼,实行剥夺贵族的新政策,并加强对臣妾百工、宅田刑罚的管理。为了削弱强宗大族,周厉王推行“弭谤”政策压制封国内各阶层的不满。这一系列强制措施加强了王权,充盈了国库,为平定四夷叛乱打下了基础。二、金文中的周厉王金文作为研究西周历史的重要资料,弥补了传世文献不足的弱点,有助于全面了解西周。大量青铜铭文均记载了周厉王平定周边部族的战功,并不像传世文献所载,完全是一个暴君形象。因此,应将金文资料与传世文献相结合,给周厉王以公允评价。


        《 钟》:“王肇遹省文武堇(觐)疆土。南或(国) 孽(子)敢 (陷)处我土。王(敦)伐其至,扑伐厥都, 孽(子)乃遣间来逆卲王,南尸(夷)东尸(夷)具(俱)见,廿又六邦。”唐兰对此钟进行考证,认为铭文中“王”和“昭”都指周厉王,王为自称,而昭王为南夷、东夷等二十六邦对他的尊称。 刘雨《金文中的王称》将“昭王”列为“时王美称”。


        周厉王亲自征讨边疆夷患,让周边邦国部族臣服,得到了人民的赞誉,被赋予美称,其战功品行便可想而知了。当然,对于处理国家边陲的民族关系,周厉王并不单单是靠武力解决,他的首选是拉拢各邦国以求安定。《噩侯驭方鼎》:“王南征,伐角、僪(遹),唯还自征,在坏(坯)。噩(鄂)侯驭方内(纳)壶于王,乃祼之,驭方(侑)王,王休妟(偃),乃射,驭方(合)王射,驭方休阑,王宴,咸(饮)。王寴(亲)赐驭方玉五瑴,马四匹,矢五束……”50《噩侯簋》:“噩侯乍王姞媵簋。”(《释文》3928)《噩侯驭方鼎》铭文展现了周厉王征伐南淮夷,回师途中与噩侯宴饮庆祝并赐噩侯鼎的情形,此时的噩国与周朝明显是友邦的关系,而为没有参战的噩侯作鼎则是为了表示周王的礼待,以此拉拢噩侯。《噩侯簋》铭文说明周王室与噩国有姻亲关系。 周王室试图利用联姻的方式结好噩国,使噩国成为周王室在江汉流域的屏障,并利用噩国力量控制南方、南淮夷和东夷诸国,以守住周朝的咽喉之地,保护西周南疆的安全。然而,噩国渐强,不甘居于人下,带领南淮夷和东夷走上与周朝对抗之路,并一度攻到西周腹地,危及周王室。周厉王率军抵御并作《禹鼎》记录此事。《禹鼎》:“乌虖(乎)哀哉,用天降大丧于下或(国),亦唯噩(鄂)侯驭方率南淮尸(夷)、东尸(夷),广伐南或(国)、东或(国),至于厉内,王乃命西六师、殷八师曰:(扑)伐噩(鄂)侯驭方,勿遗寿幼,肆师弥怵匌匡(恇),弗克伐噩(鄂),肆武公乃遣禹率公戎车百乘,斯(厮)驭二百,徒千,曰:于匡联肃慕,叀(惟)西六师、殷八师伐噩(鄂)侯驭方,勿遗寿幼,雩禹以武公徒驭至于噩(鄂),(敦)伐噩(鄂),休获厥君驭方……”


        青铜铭文中很少出现西六师和殷八师同时出战的记载,而《禹鼎》铭文中周厉王动用西六师、殷八师未能击退噩侯的军队,于是又命令武公出兵御敌,最后擒噩侯,灭噩国,足以证明战争的激烈和残酷。这场“勿遗寿幼”的残酷战争使得周边的邦国部族为之震惊。
        《史记·楚世家》云:“及周厉王之时,暴虐,熊渠畏其伐楚,亦去其王。” 熊渠在位的十年间先是叛离周夷王后又臣服于周厉王,是周厉王对四夷作战,平定邦国,重拾宗周威严的有力证据。猃狁作为西戎的一支,自西周中期开始时常东下入侵西周京畿地区,掠夺财物、人口。传世文献中记载的多是宣王时期对猃狁的讨伐,而青铜铭文中记载对猃狁的讨伐始于周厉王,周厉王时器《多友鼎》就记载了一次抵抗猃狁入侵的战事。《多友鼎》:“唯十月,用严(玁)允(狁)放兴,广伐京师,告追于王,命武公遣乃元士,羞追于京师,武公命多友率公车,羞追于京师,癸未,戎伐荀(郇),衣俘,多友西追,甲申之(辰),搏于 ,多友右(有)折首执讯,凡以公车折首廿百又□又五人,执讯廿又三人,俘戎车百乘一十又七乘,衣(卒)复荀(郇)人俘……公车折首百又十又五人,执讯三人,唯俘车不克以,衣(卒)焚,唯马敺□,复夺京师之俘。多友乃献俘聝讯于公,武父乃献于王,乃曰武公曰:女(汝)既静(靖)京师,厘(贲)女(汝),赐女(汝)土田……”《多友鼎》铭文描述了猃狁入侵西周,危及丰镐地区,周厉王命武公派遣多友率兵迎战猃狁,四战四捷,夺回被掳人民,将猃狁逐出周境,厉王因此嘉奖武公与多友这一事件的详细过程。青铜铭文中还有周厉王对东夷作战的记载。
        《晋侯 编钟》:“王寴(亲)令晋侯: (率)乃 (师)左 北 □,伐夙(宿)夷。晋侯 折首百又廿,执(讯)廿又三夫。王至于 城,王寴(亲)远省 (师),王至晋侯 师,王降自车,立(位)南卿(向)。寴(亲)令(命)晋侯 :自西北遇(隅)(敦)伐 城。晋侯(率) (厥)亚旅、小子、 人先 (陷)入,折百首,执(讯)十又一夫。王至。淖淖列列( )夷出奔,王令(命)晋侯(率)大室、小臣、车仆从,逋逐之……”《晋侯 编钟》共有铭文 355 字,首尾相连刻写在 16 件器物上,展现了晋侯 率兵随周厉王征伐宿夷,平定叛乱并立功受赏的场景。通过此战,周朝扭转了“四夷交侵”的时局,并一度达到“淖淖列列夷出奔”的强盛局面。《晋侯 编钟》铭文补充了西周史料的不足,具体记载了周厉王亲征东夷的功绩。 周厉王试图通过抵御夷患、安定周边的战事来稳固西周统治。青铜铭文中展现出来的是一位战功赫赫的周朝君主,这不仅是传世文献中从未记载过的史实,而且与传世文献中那位因“专利”和“弭谤”而遗臭万年、客死他乡的暴君周厉王的形象完全不符。作为周朝国君,周厉王在平定边塞、加强王权等方面作出了努力,其赫赫战功为之后的“宣王中兴”打下了坚实基础。
        金文中的“剌”字在西周青铜铭文中,“厉王”是以“剌王”字样出现的。1890 年陕西省扶风县出土的《克钟甲器》(《释文》204 - 6)铭文载:“王在周康剌宫。”唐兰认为“周康剌宫”即康宫中的厉王宗庙。 1992 年出土于陕西省长安县的《吴虎鼎》铭文载:“ 剌王令。” 其中剌王即厉王。2003 年,陕西省眉县马家镇杨家村又出土了可以佐证西周诸王世系的《逨盘》,作器者逨在称赞其列祖列宗的同时,也历数了西周诸王,在对其先父所辅佐的周王的叙述中写道:“雩朕皇考龏叔,穆穆趩趩,龢询于政,明郪(齐)于德,享辟剌(厉)王。”通过与《史记》等文献资料比照研究之后,学界基本认可逨盘铭文中的剌王就是文献记载中的厉王的说法。


        回复
        4楼2017-09-22 10:40
          周厉王为了改变王室衰微、四夷作乱的状况,使西周得以继续发展,顺应历史发展的需要,革除旧典,加强王权。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周厉王把山林川泽收归国有的经济政策是国家机构和各项措施逐渐完善之必然,不过是方法不得当而已。
          《国语·周语上》载:“宣王即位,不籍千亩。”注曰:“自厉王之流,籍田礼废,宣王即位,不复遵古也。”周厉王废除“籍田”的制度也是国家发展过程中的自我调整和完善。这些改革措施强化了国家政权,增加了王室财力,使西周再次出现强盛局面。
          周厉王为加强王权采取的强制性经济政策引发了一系列新的内部危机。《诗经·大雅·荡》云:“匪上帝不时,殷不用旧。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曾是莫听,大命以倾。” 此诗以文王的口吻告诫厉王:殷商就是因为不任用旧臣而亡国的,而厉王若执意任用新人,改革典刑,则周必亡。任用擅长经济的荣夷公以及通晓军事的虢公长父,使得朝中老臣不满。改革又损害了某些阶层的利益,周厉王却未能找到有效办法来消除这些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致使贵族不满,国人反对。而推行的弭谤政策,据《史记·周本纪》载:“王行暴虐侈傲,国人谤王……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其谤鲜矣,诸侯不朝。三十四年,王益严,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如催化剂一般激化了国内各阶层与周王的矛盾,最终矛盾不可调和,引发国人暴动。周厉王也因此出奔彘地,最后死于彘地,因其实行“专利”等一系列强制性的经济政策,为其立谥为“厉”。
          周宣王不仅沿袭了厉王时期的革典制度,而且在《逨盘》等宣王时器的青铜铭文中对周王姬胡称谥为“烈”,说明他一时平息了大多数受过周厉王打压的贵族的不满,使得王室与贵族的矛盾得到调和。然而,周幽王的荒淫无道则激怒了国人并将怒火发泄到其先祖周厉王身上,《史记·周本纪》载:“至厉王之末,发而观之。漦流于庭,不可除。厉王使妇人裸而噪之。漦化为玄鼋,以入王后宫。后宫之童妾既龀而遭之,既笄而孕,无夫而生子,惧而去之……弃女子出于褒,是为褒姒。” 此记载明显属于神鬼迷信之说,但却能说明周厉王因周幽王宠爱褒姒,荒淫无道而被国人作为祸首再次批判,那么改写其谥号也更有理有据了。随着赫赫宗周的垮塌,那位“秉德遵业,有功安民”的周烈王也被埋于其下,直至东周灭国,也无人有能力或是有心为周厉王正名。传世文献对周厉王暴政的具体记述除了上文提到的重用荣夷公和虢公推行“专利”“弭谤”等一系列改革政策以外,并未提及骄奢淫逸、滥用民力等内容。很显然是反对派在玩弄文字游戏将“剌”字改成音近的“厉”字,为其定下“杀戮无辜曰厉”的谥号。后代史学家为了警示君主,也有意无意地放大了周厉王的错误,从而创造了文献中的千古暴君“周厉王”,并使这一形象长留史册。而功绩不亚于“文、武、成、康”,为“宣王中兴”打下基础的“周烈王”却被长埋于地下。在金文材料不断增多的今天,学界理应给周厉王一个公允的评价,不能仅以传世文献论定。


          收起回复
          5楼2017-09-22 10:46
            周文王还有周公都没有像后代儒家美化的那么伟大
            他们有效分封控制的区域实际上只是黄河中下游的商路
            东方有强大嬴姓徐国城邦联盟(F492山东南部苏皖北部淮河中下游,齐鲁陈蔡都是为了对付它们)南方有楚国城邦联盟(陕西东南河南西南湖北西部),鄂候部落联盟(湖北东部安徽西南江西控制着重要的铜矿资源)巴蜀部落联盟,西北的戎狄部落联盟


            收起回复
            6楼2017-09-22 10:52
              周厉王使得中国从上古时代进入中古时代
              从此华夏文明一支独大
              中国才有了统一的法理基础


              收起回复
              7楼2017-09-22 11:03


                回复
                8楼2018-09-28 11:58
                  很少人有关注上古中古时代


                  回复
                  9楼2018-09-28 21:51
                    确定功业堪比隋炀帝是褒扬?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5-12 14:23
                      当今不也有一位不准说话的?


                      回复
                      11楼2019-05-22 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