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方岁三吧 关注:4,374贴子:43,584
  • 16回复贴,共1

岁三的爱恋(原创bg)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9-22 10:24
    土方轻轻端起少女洁白的脸颊,这位叫土方岁三的男人就是京都赫赫有名的新选组副长土方岁三!不同以往大家对他的“鬼之副长”的印象,平和下来的岁三眉宇清秀,眼睛温存,嘴角微微上扬,犹如在端详一件艺术品一样,小心翼翼地用指腹抬起少女的脸颊,两人就如此四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般,尽管外头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雨声敲打着客栈的窗檐,不时发出清脆的滴答声。这是自新选组成立以来,岁三第一次回江户,一隔千秋,这些年来,新选组一路上有多少艰辛,就饱含着岁三对眼前这位一同经历过的少女的满满爱意。


    回复
    2楼2017-09-22 10:51
      岁三与她是上下级关系,在队里自然不好多流露些什么,说来也巧,少女的老家也在江户,这次与岁三一同来到江户招募队员。要说这个少女有多特别,还真有那么些个特别,究竟是什么魔力能使得终日板着僵硬的脸,横眉冷眼观看一切的岁三变得如此温存呢?时间还得回到四年前,那时候政治局面动荡,新选组作为挺幕方一心维护幕府的权威,作为激进派的长州藩,因意见不一,与朝廷决裂,被逐出京都城,与此同时,受到牵连的还有一位名叫seme的朝廷私生女,虽然身上流淌着皇室的血脉,但是在当时那个乱世上,血统的不纯正也被当作攘夷的祸因可能遭到肃清,朝廷官员们无法承认血统是否与横行在京都的外国人毫无瓜葛,父辈的风流债传到儿女身上,作为朝廷一方要守护颜面,选择隐秘将当时年仅16的seme禁闭在朝廷一处私宅中。


      回复
      3楼2017-09-22 11:11
        要说岁三第一次见到seme也是在那个时候,会津藩藩主松平容保也算是个善用人才之人,发现seme剑术高超后准备将seme编制在各路剑术高手聚集的新选组,幕府的本意是想培养seme成为幕府的利剑,在长州藩想造反之际可以让seme所在的新选组与其对抗。那天,新选组的各番队早早收队回到了屯所,因为他们被告知朝廷一位重要人物要加入新选组。近藤非常高兴,这不仅是幕府对他们的信赖,而且还是新选组打响旗号的好时机,新选组内加入了这样一位大人物,无疑使得新选组有足够的分量加入政治的舞台,这是作为农民的儿子出生的近藤所梦寐以求的,而岁三则不同,天性多疑的岁三思量着这位大人物的到来,眼看是对新选组提升名气是一桩好事,但是也有很多顾虑,顾及到幕府的颜面没有当面质疑幕府的做法可能欠妥,岁三还是仔细着手安排这位大人物在队里的职务更要紧。听说过这位大人物的剑术高超,那么她自然不可能作为一件摆设放置在新选组,这是场考验,幕府似乎打算让新选组自己来选择这位大人物的走向。


        回复
        5楼2017-09-22 12:17
          seme第一次见到岁三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印象,那时屯所的所有人都出来恭迎seme殿下的到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崇敬之情,唯独岁三一脸阴郁的站在一边,也不说话,就这样直勾勾望着自己,seme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倒也没多留意什么,后来才知道这位就是新选组的鬼之副长土方岁三。女队员这种事岁三本来就摸不着头脑,更何况还是朝廷派来的人物,一想到要对她进行编制,无疑是场考验,职位过高,多少会使得队里的元老产生不满的情绪,职位过低,那么这位大人物很可能在出任务的过程中受伤或发生意外,以上情况是绝对不允许的,那可怎么办呢,在seme入住屯所期间,岁三天天紧闭房门,思量着seme的编制问题。一星期后在会津藩藩主松平容保的家里,设大宴款待近藤、土方,参加宴会的还有seme殿下本人以及朝廷和幕府的一些家老,seme不愧身后有朝廷的背景,在大场面上毫不慌张,神情自若地喝着酒。岁三的坐席在seme边上,不擅长喝酒的他阴着脸轻舔几口酒,尽管是藩主家上好的酒,此时的岁三仍兴致淡淡,而近藤则很擅长应对这种局面,与其说应对不如说为这种场面而生,与在座的各位家老们谈论天下的局势,政治理论。


          回复
          7楼2017-09-22 13:16
            酒席过后,近藤醉了一大半,土方派人喊轿子送近藤回住宅休息,在此之前,seme与岁三连话都没有说过,也难怪,岁三自seme来到屯所后整整一个礼拜都锁在自己的房间里思考着seme的编制问题,如今已经有了结果,岁三在送走近藤后叫住了seme,两人在京都晴朗的星空下有了第一次的对话。“seme殿下,这也许是第一次这么喊您,也许是最后一次。‘’奇怪的开场白。seme一愣转过头来看向岁三,夜里的微风轻拂,星星像是陪衬般在岁三俊美的脸旁边闪烁。不带感情色彩,语气坚定的岁三继续说道:“你的剑术水准很高,所以决定让你在队里担任队长的职务,但是考虑到新选组的纪律,作为一个新人,你将作为0番队的队长身份暂时代理副长助理”。“0番队?副长助理?”seme眨着天真的大眼睛,回问向岁三。两人并肩走过途径的小桥,桥面与路面间有少部分间隙,seme不像其他娇羞的女孩那样此时会抓起裙摆,弯曲膝盖慢慢跨上桥面,而是直接像个男孩子似的一蹦跳上桥面,岁三自seme到来后就一直关注着她,岁三并不讨厌这个女孩,如果撇开身份不谈,seme是岁三觉得有好感的那种女孩,这个女孩有江户女孩的气质,不像京都、大阪等地的女子那般娇柔,谈及身份,seme又有大户人家大小姐的端庄气质,举手投足间恰到好处,虽然年纪桑小,却像旗本夫人那样能在大场面上举止优雅。


            回复
            8楼2017-09-22 13:41
              seme虽然对眼前这位新选组副长感到好奇,但是话语间丝毫没有摆出朝廷公主的架子,在弄清楚自己的职务后,原本以平等视角与岁三对话的seme很有礼貌地称呼岁三为土方先生。说到这个0番队队长的职务,实际上只是个摆设,seme的手下并没有队员,seme也不负责每个队在街上轮流巡逻的工作,她做的更多的是类似岁三的私人助理的工作,就像是总长山南,实际做的事是近藤的私人助理一样。这样给seme定义职务岁三自认很不错,一方面可以确保seme在队里的地位并不低,另一方面没有手下的新人队长seme不会得到元老的不待见,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可以天天见到seme,这个样貌清纯,剑术非凡的少女,怎样都让人讨厌不起来,以前从未有过助理的岁三甚至有点高兴,这个年纪尚小的少女可以学习很多东西,在平日忙碌的队务中,岁三会抽空写俳句,写和歌,看着庭院里盛开的樱花树,美好的春日就很容易和seme这样的美少女联系到一起,岁三并不讨厌女人,之前也从未真正喜欢过女人,有过的都是些肌肤之交的女人,并非打心底喜欢。岁三发现自己对seme的好感都出乎自己的预料了,从第一次见到她时,岁三担忧的是会对队里产生怎样的负面影响,然而seme却完全打消了岁三的这个疑虑。


              回复
              9楼2017-09-22 13:56
                跟随在岁三身边的seme做事很周全,作为副长的助理,很注重参入副长的思想,走在屯所里不免会碰到队里的队员,seme会代替副长像大家问好,seme在队里的人气很高,大家都形容seme是个清爽的女孩,丝毫不摆架子,与大家都很聊得来,人缘非常好,起初大家还是会有担忧,毕竟seme是鬼副长身边的人,会不会打小报告给副长之类的疑虑,但是seme从不打小报告,有次永仓和原田晚上喝酒回屯所晚了没有按指定时间回来,seme会主动向岁三解释是自己想去居酒屋喝酒,麻烦其他队队长陪同一起去之类的。岁三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是眼前这个女孩,岁三拿她没有办法,而且永仓和原田也是队里的元老,连带着seme一起严厉责骂三人,并扣除了各自两个月的薪水。因为seme来屯所后身上并没有带钱两,存款所甚无几,看着seme挠头翻空钱袋的表情,岁三觉得甚是可爱。


                回复
                10楼2017-09-22 14:10
                  岁三也搞不清楚对seme的感情了,就在两个月后,seme定制的队服到了,seme像是收到圣诞礼物的小孩,兴冲冲地就跑去给岁三看,岁三觉得很合适,seme和冲田一样是个特例,岁三拿他俩都没有办法,两人的共同处有很多,都是江户老家的人,都是长着稚气的脸庞很有礼貌的剑术高手,不同的是seme是北辰一刀流,而岁三、冲田、近藤他们是天然理心流派的,作为老乡,岁三、冲田、近藤还有井上作为队里的核心人物经常会聚在一起讨论队里的事情,有一日近藤突然提议让seme也加入,其余三人都很意外。阿岁那点心思如亲兄长般的近藤当然发现了,以前拒绝采用助理的岁三,时常叫来seme一同帮忙打理事务,seme其实并不擅长打理家务,公主出生的seme虽然每次都很有礼貌要为岁三沏茶,但却每次都能不是打翻就是把自己给烫着,有次甚至把茶水洒到了岁三的衣服上,换做是他人此时可能就是等死了吧,毕竟惹恼的人可是鬼副长啊!然而岁三丝毫没有生气,反而略带责备的笑seme这个笨蛋居然能次次都那么鲁莽,所以此后seme去岁三房间时一般都已有佣人提前备好了茶水,或是岁三亲自沏好。


                  回复
                  11楼2017-09-22 14:29
                    久而久之,seme从简单的打杂开始学习队务方面的事宜,岁三很乐意教seme,这个孩子很聪颖,比起每天都一脸悠闲的冲田,seme显然对新选组有更大的好奇,岁三听过最好笑的问题就是“新选组为什么不招收女队员?”“屯所里为什么不能养猫?”“土方先生为什么吃酸醋生鱼片而不是蘸酱油?难道是因为酱油的发音(日语)里有溜的意思?哦!我知道了,难不成是怕队员跑了!”岁三每次都要被逗乐,这个平日不苟言笑的严苛副长,每每看到seme总是心情很好,而且seme写得一手漂亮好字,不亚于队里的山南,在向会津藩家老那边抄写公文之类的事宜也可以交给seme来做,seme看得懂公文,甚至还为岁三指出文书中的不足,岁三很认真的听取seme的意见,果不其然,这个少女可能在外交方面也是一把好手,在松平容保家的酒宴那种大场面上就略现端倪了。


                    回复
                    12楼2017-09-22 14:40
                      起初seme参与进近藤、岁三、冲田、井上的四人核心会议岁三还是觉得很别扭,虽然很欣赏seme,但是她不是天然理心流派的,派系之间的情谊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近藤喊seme加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因为seme是有政治理念的,近藤很欣赏这样的人,尽管seme年纪尚小,但是从小在朝廷与幕府的熏陶下,多少是有政治立场的人,seme自身也多半是个政治人物,所以近藤需要seme这样的人物来提升新选组在政治界的影响力。岁三对政治并不热衷,他在乎的只是一心想把新选组变成幕府、全国最强的军事组织。因此要让这个少女一同参与这种“老家会议”虽然并不是不可以,但是就是觉得别扭。


                      回复
                      13楼2017-09-22 14:48
                        这份别扭不是说把seme当成了外人,seme在岁三心中的地位自然不是外人那么简单,只是觉得自己有好感的女孩非要参合到一些大人的事情中去,他想保护少女的这份纯真,但想到少女又是名一流的剑术家,早晚会碰到立场问题,而且她又是朝廷的人,政治因素不可避免,而岁三本人对政治并不感冒,所以,各种纠结令岁三困惑不已。九月初秋,夏日的余温还没有褪去,正午依旧感到烦闷,这次近藤招募到了一位名叫伊东的志士,这位志士很有来头,在队员们中的威望也很高,很快,队里似乎有种一边倒的趋势,很多队员都向伊东派示好。岁三叫来了冲田、seme,谈论对伊东派的看法,冲田直白的表示如果对近藤先生不利,与其留着作为祸患不如干掉。seme对于冲田的想法大吃一惊,也是,像伊东一样,seme起初来到新选组也十分有人气,队里不少队员都向seme示好,但是seme一直以来的主张都是依附土方先生来执行,因此一直把seme留在身边的岁三并不在意和队里人们关系搞得很好的seme这件事。但是伊东不同,自打伊东来到新选组以来,近藤的威信下降,土方的权威更是受到严重的影响,就连大家一起吃饭这件事来说,本该就位于近藤左侧的岁三被伊东占了位子。伊东经常以领导的架子藐视土方。


                        回复
                        14楼2017-09-22 15:11
                          先别说岁三本人,岁三自然是恨透了伊东这小子,冲田和seme可坐不住了,两人经常在一起为土方先生打抱不平。冲田整天把杀掉他挂在嘴边,seme冷静下来决定向近藤局长报告,但是新选组有明确的规定不得越级,而且土方本人非常讨厌越级这种事,所以聪明的seme找来了冲田,然后一起邀请了近藤局长一起聚在岁三的房间里。这次邀约是请持有宝剑的各位来相互品剑,seme取出腰间的剑——菊一文字则宗,这把刀鞘全白,纹饰精美的剑是一把天下名剑,剑柄装饰有天皇象征的黄金坠饰,亮出剑的那一刻,就向众人展现了主人不凡的地位,这是朝廷赐给seme的,seme自嘲自己本是公主,却没有受到公主般的待遇,乱世之下,只得拔刀,连朝廷的人都会有担忧自身性命的忧虑又何况新选组呢?seme的寓意自然是指新选组在当下伊东派加入带来的混乱形式下,近藤作为局长,有必要协同副长、队里骨干一同取缔伊东。seme说的很婉转,她不像冲田、岁三那样想杀了伊东,她的意思仅是迫使伊东离队。


                          回复
                          15楼2017-09-22 15:25
                            岁三的担忧不无道理,伊东是北辰一刀流派的,和seme同属一个流派,按辈分来说还是seme的前辈,seme在伊东这件事上果然是留了情,就seme的立场来看,她不希望伊东那群人夺取新选组的领导权,就忠诚度而言,seme是站边岁三的,因此打算赶走伊东派,但是要说到诛杀,seme也为伊东派说了情,近藤很是苦恼,伊东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需要像伊东这样的谋士,之前岁三也单独劝说过近藤,原本高兴的尚剑会搞得近藤兴致全无,近藤认为岁三是在嫉妒伊东,所以找来了冲田、seme一起来劝说,冲田虽然帮着岁三但是更尊重近藤的想法,看着离去的冲田以及冷眼看岁三的seme,seme显得很窘迫,明明本意既不是极端的铲除伊东派,也不是留着伊东派在新选组发扬壮大,使得岁三、近藤权位不保,到头来却弄得岁三和近藤间出了间隙,这可是件要命的事。呆坐在原地的seme低着头纠结不已,本意是好的,却给岁三带来了近藤的误解。岁三看着seme,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张大手摸了摸seme的头,就像是兄长看着冒失的妹妹那般。


                            回复
                            16楼2017-09-22 15:43
                              尴尬的气氛一直笼罩在新选组,近藤现在对土方很冷淡,认为土方对伊东一直有偏见,而对待伊东,近藤则是非常热情,甚至还改用了尊称“伊东老师”,土方和伊东擦肩而过的时候,伊东对土方说道:“土方君,今天晚上有我在外边定了酒席,可是邀请了seme哦”。伊东眯起眼睛试探土方,土方冷冷道:“这种事情我没必要知道,seme是我的助理,她去不去自然会和我报告”。告别后不久,seme便愤愤不平的闯进此时正在喝茶的岁三的房间:“土方先生!伊东那家伙真是太过分了,他竟然邀请了队里的所有骨干,除了土方先生……”岁三放下茶杯,淡淡地表示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自己本来对那种场合也没什么兴趣,你要去你就去吧。伊东派把事情演变激烈还是在某个秋日的下午,伊东自加入新选组以来不断地邀请队里的骨干谈话,其中也包括seme,伊东表示seme作为北辰一刀流也是自己的后辈,两人很有缘分,伊东能说会道,就差说加入他伊东派seme能重新过上公主般的日子了,还说seme呆在这片到处都是男人的屯所就没有什么想法吗,伊东到底是个在京都有地位的志士,就连穿着也比岁三他们这些草头浪士高一个级别,伊东也是身材高大,皮肤像女人一样白皙,声音如流水般细腻:“我在京都内还有一处雅居,如果seme殿下不介意的话,可以去那儿居住”,换作是别的女人可能早就感动坏了吧,seme则是感到浑身不自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9-22 16:12
                                新选组作为一个守卫京都的特殊组织,要时刻面对各种突发事件,所以平日的训练也必不可少,清晨是新选组规定的晨练时间,有seme的参与,男人们更是比以往更卖力地练习,岁三在一旁监督,伊东派不参与晨练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今天的伊东对待岁三的态度更加傲慢:“哟,这股恶心人的酸臭气味是怎么回事,这不是seme殿下吗?seme殿下你怎么能和这群体味浓重的野蛮人呆在一起?太不像话了,跟着土方君可真是委屈你了,想想当初我们的约定吧”seme被伊东那段口若悬河的话说的一愣又一愣,此时一旁的土方怒不可遏,冲上来前去就抓起伊东的衣领骂道“你说什么!”不巧,近藤今天也早起,正巧路过训练场,看到岁三紧抓伊东的衣领,近藤当场把岁三数落了一遍,离开时还冷冷地对土方说今后队员训练你就不要监督了,论剑术伊东的手下各个都是高手,我看这事还是得麻烦伊东他们来做了。伊东加入新选组以后,seme和岁三的交流也变得少了,气氛异常尴尬,对于seme对伊东派这件事的摇摆不定,岁三非常失望,从未有过的失望,这就是流派不同不能为谋的道理了吗?看着满脸阴郁的岁三seme轻声呼唤,岁三回过神来像个孩子似的嚷嚷:“伊东那小子到底和你约定什么了?他到底哪里好了?”seme睁大了眼睛,她从未见过如此表情的对三,不禁笑出声来:“哎~土方先生你这是在吃醋吗!”seme饶有兴致地开岁三的玩笑,这对岁三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玩的玩笑,表情严肃地告诉seme,伊东派迟早会被肃清,到时候无论是何人,杀无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9-22 16:40
                                  目前在队里颇有人气的伊东拉拢了不少队员,其中还包含了藤堂,要说seme的人缘,为了精进剑术,seme拜了队长兼剑术老师斋藤做师傅,学习一刀流流派的居合斩绝招,由于上次喝酒迟到事件,事后队长永仓、原田经常请seme喝酒,发现seme为人仗义,便和seme成为了像哥们一样要好的朋友,而藤堂也是北辰一刀流派的,年纪与seme一样大,甚至还比seme小一个月,因此seme与藤堂结拜为结义姐弟,得知藤堂加入了伊东派任何非伊东派的人都高兴不起来,尤其是知道真相的seme,岁三已经警告过自己伊东派那群人的下场,岁三当然不是在开玩笑,他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这在岁三身边的seme再清楚不过了,而这天秋日下午发生的事件,简直另所有人大为震惊!总长山南出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22 1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