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魄凌宇轩吧 关注:2,692贴子:249,926

回复:思欲绝,空长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终于更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7-11-18 16:11
    番外 血染神翼
    第一回 一转身,就是一生
    【人类世界永远只有一种成功--那就是用自己最深爱的方式过完不够漫长的一生】
    他叫朔月,他的灵魂已经存在了上千年了。
    他看到过整个大陆的兴亡,最后走向统一。他蛰伏在那个名叫凌宇轩的身体里,无聊的又度过了十年。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自己的魂魄会存在这么久,好像从未消亡过。或许,是自己心中的执念吧?让自己存活了这么久。
    而当他苏醒时,他却看到了他那个想念千年的人,那时,仿佛胸口又有一阵剧烈的疼痛。
    真的,好久好久不见了。
    那时,已经几千年没有流过泪的眼眶顿时红了。
    仿佛又回到了相遇那时。


    回复
    79楼2017-11-18 18:45
      伟大,伟大,很伟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7-11-18 20:35
        又是一个悲剧人物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7-11-18 20:36
          小月,最近我都快疯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7-11-18 20:37
            我们新加了周考,跟我唱,西湖的水,我的泪(ಥ_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7-11-18 20:38
              当季隐大陆在一片所谓的粉饰太平之中,一个小巷子里,银发的男孩卷缩着身子,黑黑的街仿佛要把一切都给吞噬。一个巨大的影子出现在男孩前面。
              “哼哼,小子,我可是这条街的主人,我的术力可是没人能比,怎么样,乖乖投降,也能免你的皮肉之苦。”一个像是混迹街头巷尾的浪子大胖子气势汹汹的站在男孩前面趾高气扬。而银发少年脸头都不抬一下,依旧把头埋在胳膊肘里。
              “你!你竟敢无视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大胖子挥舞着拳头,就朝少年回去。
              在那时,他的拳头却突然诡异的停在了半空中,收都收不回来。
              “你你……”大胖子惊恐地看见少年缓缓抬起头,眼中闪着红光,宛如黑夜的妖魔。一个黑雾猛然掐住大胖子的脖子,然后把他狠狠甩出去。
              “这这,究竟时什么怪物啊!”大胖像躲避瘟疫一般,风一样的逃走了。
              银发少年身子歪了歪,倒在地上。
              好饿啊……
              当他醒来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旁边,赤红色的头发和金色的眼膜在他眼中闪烁。“你醒了。”那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坐在他身边,他的身后是大片大片的秋花开得烂漫。
              而他们就这样对视了许久。许久之后,那个银发少年后退了几步,警戒地问道:“这是哪里,你又是谁?”
              那男孩子大大咧咧的,傻傻的笑笑:“这是我师父的庭院,我看见你晕倒在那里,就把你背回来了。”那男孩纯洁无垢的笑容很难让人怀疑他说的话是假的。
              “你是饿晕了吧,这个给你吃。”说着,男孩子把手上的饭递向银发男孩。那银发男孩犹豫了两秒钟,然后瞬间将赤发男孩手上的抢过来,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赤发男孩呆呆地看着银发男孩,“噗嗤”笑出声来。
              银发少年瞬间脸红了,朝赤发男孩大吼道:“你笑什么?”
              “你好萌啊……”
              银发男孩子的脸瞬间又红成了柿子。
              然后赤发少年的脸上就又多了几个大包。
              赤发少年嘟起嘴摸摸自己的头,然后笑着说:“我叫晨熙,你叫什么?”
              银发少年愣了愣,那双清澈的眼神让他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朔月。”


              回复
              85楼2017-11-19 07:26
                发个文好累……不过开心
                一段唯美的两个gay又被我建了起来
                (宝宝是不是特别厉害!)
                抽风……
                (被朔月和晨熙打飞)
                我们期中考试考了一个星期,这个星期才结束
                外加周考还要再考
                哈哈哈哈哈
                (此人已疯)


                收起回复
                86楼2017-11-19 07:32
                  所以这是朔月回忆中的一部分,番外一未完
                  当番外一完结时,我会继续正文
                  番外会时不时随着朔月的回忆出现
                  不会很乱的


                  回复
                  87楼2017-11-19 07:34
                    想让他们进展快点,看的我好心焦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7-11-19 11:35
                      我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7-11-20 16:45
                        想我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7-11-20 16:45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7-11-20 20:40
                            “很好听的名字呢!”晨熙笑笑,像朔月伸出手:“跟我和师傅一起吧,我们在一起会有趣一点儿,和师傅在一起实在太无聊了嘛!”
                            朔月的脸沉了下来:“不行。”
                            晨熙傻乎乎地问道:“为什么呀!”
                            “很好听的名字呢!”晨熙笑笑,像朔月伸出手:“跟我和师傅一起吧,我们在一起会有趣一点儿,和师傅在一起实在太无聊了嘛!”
                            朔月的脸沉了下来:“不行。”
                            晨熙傻乎乎地问道:“为什么呀!”
                            朔月还历历在目,他出身时就被视为“恶魔之子”他的父母就是被他克死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我?我做错了什么。”他还记得,他倒在地上,泪流满面。那些农民好像杀红了眼:“你就是恶魔之子,你是一个为别人带来灾难的!你应该去死!”
                            当时他忽然笑了,身旁溅起了一朵朵血花。
                            他的术名字是【黑暗】。
                            他象征着死亡。
                            “我是一个带来不幸的人,我注定会给人带来不幸!”说完,他一声不吭地走了,留下晨熙呆呆地站着。


                            回复
                            92楼2017-11-20 20:43
                              番外一完,正文继续
                              再提一下番外二预告
                              有kiss哦,还有英雄救美


                              回复
                              93楼2017-11-20 20:45
                                期待哦,英雄,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7-11-20 21:22
                                  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7-11-21 20:36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7-11-25 07: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7-11-25 19:25
                                        我马上就要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7-11-29 14:19
                                          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7-12-10 14: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7-12-10 14:46
                                              接上正文
                                              【断肠处,夜芳草,洒泪奈何桥,独饮孟婆汤】
                                              一切似乎都微微有些平静,他悠悠听见有人在念着这凄婉的诗篇,那个人影低低垂眉,轻声呢喃道:“晨熙。”
                                              晨熙……
                                              凌宇轩悠悠转醒,日光恍惚地如同昨日的最后一缕星光在渐渐扩大,日已升中天,旁边还有一个人在呼呼大睡。
                                              “天宇……”他看着这个少年的睡姿微微浅笑,脑中回荡着那时【那个人】对他在祭灵之海中说的话:“罢了,这副躯体,我就先还你,因为……”
                                              他凑近在凌宇轩的耳畔说道:“我要看我的后人,如何和我一样,堕入深渊!”
                                              凌宇轩,却在这一句话中,看清了那个人眼底的悲哀。
                                              他说这话,究竟有何用意。
                                              他摁着太阳穴,叹了一口气。“哥哥,你终于醒了!”凌雨辰高兴地走进屋里,“你已经睡了整整七天了!”七天……
                                              “我又……做出了【那种】事情……”凌宇轩并没有疑问,而事直接用了肯定。
                                              “是的,而且这次,连师父也控制不住……”
                                              连师父也控制不住了吗?“那为什么我……”
                                              “因为他”凌雨辰指了指旁边呼呼大睡的天宇。
                                              “他?”凌宇轩挑眉,他探测过天宇的术力,连术印都还未开启的初学入门者,怎么能抑制住他体内的力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雨辰回忆起那时——

                                              “朔月,真有趣……”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靠在树干上的天宇猛然抬头,褐色的眼膜不知何时变成了金色。连念云都感受到了一阵威压。
                                              “这是……”念云流露出差异的神色。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朔月只是呆呆地看着那双金色的瞳孔,慢慢地走进天宇,那个变红了的瞳孔里闪着泪光。喃喃道:“太好了,太好了……”
                                              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你。
                                              他用双手轻轻拥住天宇,两个冲天的光束直冲云霄,阵阵术力传输,远在都城的皇都感受到了。
                                              这是什么?
                                              等光慢慢消散,念云和凌雨辰睁开眼睛,两人双双倒在地上。念云慢慢走过去,探探两人的脉搏。“师傅,哥哥和天宇哥哥怎么样了?”凌雨辰忍着疼痛,问道。
                                              “并无大碍,倒是你,弄了一身血腥。”念云溺爱地摸摸凌雨辰的脑袋,绿色的圣光治愈使伤口渐渐愈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雨辰不住问道。
                                              “那个少年是谁?”念云只是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那时天宇哥哥被鬼骸攻击,是哥哥救了他。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吗……
                                              念云的眉头微微皱皱:“将他和轩儿一同送回去吧。”


                                              回复
                                              101楼2018-01-06 19:00
                                                失踪人口回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8-01-11 15:23
                                                  考完啦


                                                  收起回复
                                                  103楼2018-02-01 17:40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8-05-12 23:33
                                                      第二章 净灵潭.秋鸣
                                                      偌大的大厅里,一个女人抬着下巴,双眼微阖。微弱的灯光照着她的侧脸,勾起一丝妖艳的弧度。她摆弄着一缕棕发。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
                                                      “呵,你的兵也不过如此,连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都打不过。”
                                                      瞬间,无数只机械手伸向棕发女子,女子面色一冷,挥手将那一堆机械变成一堆废铁,她手上闪着丝丝暗金色的电光,犹如星空一般绚烂。
                                                      一个低沉的声音宛如用旧了的齿轮,发出一阵轻响:“米娜,你可别太嚣张,要不是‘冕’宠幸你,你还能这么嚣张?”
                                                      “哈哈,彼此彼此,马休。”米娜收回脸上的冷笑。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走过来,他的半边脸的红色在闪烁不停。他左手金属的手指敲打着红木桌,不耐烦道。
                                                      “不过现在要管的到不是那两个臭小孩,倒是皇家的私事。”
                                                      “是吗?又有什么新的指示吗?”懒散的一仰头,一副无关紧要,放荡不羁的样子。
                                                      “会议,选出下一任君主候选人。”马休之间的金属排列,打乱出密文。”
                                                      “那个二皇子可是备受瞩目。”米娜邪邪一笑,“我倒是觉得那二皇子玉树临风,倒是比那个不成器的大皇子要好得多。”
                                                      马休脸一沉:“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知道了知道了。”棕发女子显得极其不耐烦,“二皇子身边也是侍卫重重,你要在君主的眼皮底下动手不太可能。”
                                                      “那如果他离开了皇宫呢?”马休突然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你有办法?”米娜惊异的挑挑眉。
                                                      “他已经出宫了……”
                                                      马休冰冷的手指抵住额头,红色的光在黑暗处闪烁不停……
                                                      好戏,开始了呢……




                                                      树林间,光,懒懒散散的照进了丛林的一间木屋。
                                                      清醒后,全身还是又一些酸痛。
                                                      凌宇轩看着旁边呼呼大睡的天宇,却是一阵心暖。
                                                      真的,好久没有这种舒适的波动了。刚刚躁动不安的术力,也在慢慢的平静下来。
                                                      “宇轩,你恢复了一点吗?”一个醇厚的声音透入。凌宇轩急忙想起身行礼,被念云一把扶起。
                                                      “不用那么拘礼。我只是想问你一点问题。”
                                                      凌宇轩匆匆拿起椅背上的白色外衣,在风中显得有一些单薄。
                                                      “师傅,你想问的,是不是关于天宇的?”
                                                      “是,一个偶然被你救的人为什么会爆发出那么大力量的术?甚至超过我,直接把你体内的戾气压制?”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探过他的术力,确实连术印都没有开启。”凌宇轩低头不语,只是拳头紧攥。却依旧淡淡的笑,“看见他总会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让人心安。”
                                                      念云,却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徒弟,笑了。他有时候会温柔的向着凌雨辰小,却总是那种将所有悲伤都压在心底的强颜欢笑,那是独留给亲人的一份温柔,而这次,他却意外的,那么温和的笑着,毫无防备,放下一切去,轻松的笑。
                                                      他不禁看的有点入神。
                                                      或许,是因为那个男孩吧。
                                                      正在缓神之间,凌宇轩的声音打破了念云的思虑:“师傅,昨天放出鬼骸和袭击我们的红发女子,是谁?”
                                                      ——TBC


                                                      收起回复
                                                      105楼2018-07-15 22:55
                                                        哈哈,我又回来了


                                                        收起回复
                                                        106楼2018-07-15 22:55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8-09-01 22:1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8-09-02 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