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魄凌宇轩吧 关注:2,692贴子:249,940

思欲绝,空长叹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神魄同人,古风玄幻,新人一枚,深爱宇轩,是渣文,请大家多多提意见


回复
1楼2017-10-04 18:29
    楔子end
    后面发第一章


    回复
    3楼2017-10-04 19:43
      为什么发不上?呜呜呜


      回复
      11楼2017-10-04 19:48
        明天再发,这个是什么鬼,发不进来,吞我文!!!


        回复
        16楼2017-10-04 19:56


          回复
          21楼2017-10-06 13:18
            呜呜,终于不吞了,表示表示抱歉,昨天有事不能发文,对不起了


            收起回复
            22楼2017-10-06 13:20


              回复
              24楼2017-10-06 15:27
                “这有什么的,将来我可是要做天下第一术师的人!”天宇抽了抽鼻子,一骨碌翻身,从窗口翻了出去,“哼,一扇破门今天就想拦住我?想得美!我今天就要将我的‘术印’练出来,让你们刮目相看!”天宇一溜烟跑进小树林里,打起坐。
                术并不是每个人天生就有的能力,且每个人都要有极高的天分和固定的“术式”,才能将能力激发出来,从而,那种术印就会从一个人的身上渐渐显现出来,这就是术师的纹印。
                天宇一边打坐着,可是心神却毫不平静,耳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怒吼,他睁开眼睛,身边又没什么人。一定是我多心了!天宇安抚着自己,就在这时,耳边又出现了那诡异的声音:“呵呵呵,一个不自量力的小家伙。”“虽说‘魂’很弱小,但是当小菜也不错。”“嗯嗯,就当是我们醒前的第一顿小菜吧!哈哈哈!”
                天宇冒出了一点冷汗,刚要起身,脚好像迈不开步子,宛如深陷在一片泥潭中,他的眼睛好像被人蒙住,一切陷入了一片死寂和黑暗。
                他忽然看见了两个人影,他们亲切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小宇……
                他猛然醒过来,身上还有一点冷汗,薄薄的黏在衣服上。
                “你醒了?”一个女孩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又是吓得天宇一阵乱叫。
                女孩眨眨如翡翠般的眼睛,一脸好奇地看向他,樱红的头发俏皮活泼的扎成两小辫子,长长的直到腰间。丹红的衣裙衬着般如流水的长发,煞是可爱,宛如在秋天绽放的桃花。
                额滴神啊!我的小心脏承受不了了!天宇捂着胸口。
                不过刚刚是场梦吧!
                “不是哦!”女孩笑眯眯地,“哥哥刚刚没做梦哦!那些东西确实是存在的!”
                “哇哇哇,你能听到我心里说的话?”天宇又是大吃一惊。
                “你你你!你是术师?”天宇猛然醒悟。女孩笑了笑:“好像是这么叫的。”
                “哇!大神啊!教教我,怎么才能开启自己的术式?”天宇眼睛闪闪发光。
                “大哥哥……我可不是什么大神,我才影阶三段呢。”女孩是说不出来的尴尬。
                “那也很厉害了……”天宇想了一下,然后又大叫起来了:“你影阶三段了……”
                “是啊……”女孩被天宇的脑回路搞晕了。
                旁边引出一片轻笑,“雨辰,你被缠上了呢……”
                树下,一个纤长的影子初现……
                “哥哥!”


                回复
                25楼2017-10-06 15:28
                  “哥哥!”
                  那女孩扑进那人怀里,少年一身紫色玄衣让人感觉如同出尘谪仙,银色的长发衬着流水的月光,显得格外俊美。碧色的眼睛却十分深沉,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天宇几乎看呆了。
                  “没事吧。”少年伸出一只手。
                  天宇这才反应过来,脸微微红,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与那少年的手握在一起。“我叫天宇,你们叫什么?”天宇傻傻地笑笑。那少年微微愣了愣,然后微笑道。
                  “我叫凌宇轩,这是我的妹妹凌雨辰。”
                  “那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天宇大大咧咧地笑着:“你们都是术师吧!教教我怎么才能拥有自己的术印吧!”天宇一脸可怜相。
                  凌雨辰尴尬地笑笑:“今天不行啊!天宇哥哥,我们改天怎么样?”
                  天宇耍赖道:“不行不行,就今天吗!万一我们碰不到了怎么办?你比我小却是影阶三段了,这不公平。”凌雨辰笑嘻嘻地说:“我哥哥可是马上要到第三阶零的人,你找他吧!”
                  “零阶的!!!”天宇简直要抱大腿了:“大神你今天教教我嘛!不然我就不走了!你要是一辈子教,我就一辈子跟着你了!”
                  “要是你能跟上我,我就教你。”凌宇轩眨眨眼睛。
                  “好啊!一言为定!”天宇刚说完,凌宇轩和凌雨辰就消失不见了。
                  “喂喂,你们耍赖的吧!”天宇一脸囧的朝天大喊。
                  这可怎么找啊?!


                  回复
                  28楼2017-10-07 13:10
                    凌宇轩站在那森林中的净灵潭边,微微有点失神,他耳边回响着天宇的话。
                    朋友么?他自嘲的笑笑,多少年都没有听到过这个词了。朋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凌雨辰看着哥哥,“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凌宇轩垂了垂眼眸,“没想什么。”雨辰突然扑进哥哥的怀里,“哥哥,不管你有没有朋友,雨辰会一直在你的身边的。永远永远。”
                    “谢谢你,雨辰。”宇轩轻抚雨辰的头。
                    就好像六年前的时候一样。
                    “宇轩雨辰,你们来了。”一个三十岁的男子悄然而至,水蓝色的头发散散的披着。一袭白衣。“见过师傅。”
                    “不必拘泥于礼。”男子挥挥手,“你们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师傅所料无误,那就是几百年前的‘鬼骸’。”凌宇轩神色凝重。
                    “鬼骸吗……”男子嘴角上扬。“他们好像已经到了哦!宇轩,雨辰。”
                    瞬间,那净灵潭的四周,满是黑雾。


                    回复
                    29楼2017-10-07 13:27
                      离托利亚城不远的帝都皇城,一个少年走在大殿的走廊里。
                      “左木哥哥,你要去干什么呢?”一个金发少女蹦蹦跳跳地跑进来,“带我一起玩儿呗!”
                      少年用手指轻轻点点少女的额头,“今天有事哦,艾莉。”
                      “那天翔飞鸟呢?他在系晶里睡觉吧,叫他出来陪我玩儿好不好。”艾莉撒娇道。
                      左木笑笑:“再和你玩恐怕他身上的羽毛都要被你拔光了。况且它现在有事。”
                      “什么事啊?”艾莉好奇地眨眨眼睛。
                      左木看向窗外。
                      “去找一个故人。”
                      艾莉嘟嘟嘴:“我知道了,左木哥哥有小情人了对不对?皇最近常常说要给哥哥找一个……快告诉我她长什么样?”
                      左木笑而不语。


                      回复
                      30楼2017-10-07 18:24
                        黑雾几乎包围了净灵潭,“好饿,好饿……要吃……”
                        凌宇轩身旁的男子冷笑:“就凭区区几个鬼骸就想伤到我?散!”瞬间,几根藤蔓从土中抽出来,瞬间,一大半的黑雾就消散在空中。
                        “是吗?”一个女声响起,男子微微皱眉:“哼,阴魂不散的家伙。宇轩,雨辰,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去跟一个老朋友叙叙旧。”
                        他的身影穿梭在林间,一个寒光闪闪的匕首破空袭来,男子轻巧的接住,这时一个火红色的身影来到了他的面前,“呦,这不是隐居多年的念云大人么?今年也熬不住寂寞,出来打发打发时光?”那红衣女子带着斗篷,看不见她的面容。
                        “这不是老太婆吗?好久不见,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念云掏掏耳朵。
                        “烂木头!你说谁是老太婆?”那声音一下子就高了八度,掀开斗篷,赤红色的头发像火一般被风吹散,好像是在风中绽放的花,妖艳无比。
                        就在那一瞬间,三团说言朝念云身边飞去,念云撇撇嘴,挥手把火焰打了回去,那女子一闪身,她身后的树就被烧出了几个洞。“老太婆,你的招数没有什么长进嘛!”
                        “烂木头,我看你也没长多少。”那女子狐媚地笑笑,“在公会中隐退的你,为什么会今年下山?”
                        念云面色一凛,“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情。”
                        女子点了点红唇:“是因为那两个孩子吧!”
                        “你今天过来,应该不是纯粹跟我聊天的吧!”
                        女子阴笑了几声,几个黑衣人围拢了过来。“我今天是来完成公会的任务的。”
                        “公会的任务……”念云瞳孔一缩,立刻向净灵潭奔去。几个黑衣人横档在他面前,念云冷哼几声:“你以为就凭这些小杂碎就能困住我?”
                        “当然不是,但是……”女子从怀里掏出一颗红色的系晶,一下子,整个树林都笼罩在红光当中罩住,当念云再睁开眼,一条红色的巨蛇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发出“嘶嘶”的叫声。
                        “那是,B级灵兽,赤影狂蛇!”念云惊叹道,“没想到你竟也契约到了灵兽?”
                        “很惊讶吗?烂木头。我现在可是比你这个废柴高出几段。”女子拍拍手,“我现在要找那两个可爱的孩子了,你就跟我的小宠物好好玩玩儿吧……”
                        一会儿,那个人就不见踪影了。
                        “可恶啊!”念云看着这个庞然大物,攥紧了拳头。
                        “希望宇轩他们没事。”


                        回复
                        31楼2017-10-07 19:28
                          明天就不更了,要到下个星期六更抱歉啦


                          回复
                          32楼2017-10-07 19:35
                            凌宇轩X天宇
                            左木X凌宇轩
                            凌雨辰X凌宇轩
                            CP简单的列了一下


                            收起回复
                            33楼2017-10-07 20:04
                              嗯嗯,因为要过六天才能发文,所以发一个预告
                              呼——”雨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终于搞定了。”
                              “休息一会儿吧。”宇轩轻轻把她拥在自己怀里。这时,树的沙沙声不由得让宇轩警惕起来。“谁?”
                              “呵呵,不愧是烂木头的弟子,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啧啧啧,长得这么妖冶,不知要勾多少男人的魂,可惜投错了胎。”那声音邪邪地传出来,那个女人出现在凌宇轩面前。
                              凌宇轩冷冷地问道:“你是谁?”


                              回复
                              34楼2017-10-07 20:17
                                这时候,那边的突然闪现红光,雨辰惊呼道:“那是师傅所在的地方!”
                                凌宇轩咬咬牙,就想朝那里奔去。那红衣女子邪笑一声:“别走嘛,陪我玩玩儿。”说着,指尖迸发出红色的火焰,瞬间朝凌宇轩那里围拢过去。
                                凌宇轩身前出现了几段冰棱,瞬间挡住了那个来势汹汹的火焰。
                                那红衣女子笑道:“还真是后生可畏。没想到并不是天凤血脉的普通人也能在十四岁练到第三阶。”女子立刻瞬间转了一种语气:
                                “可惜活不了多久了。”
                                瞬间,那火焰犹如一支枪,朝凌宇轩围拢过来。
                                “哥哥,小心!”凌雨辰想用控心术强制进入那女子的思绪,那女子只是笑笑:“哎呦,没想到还有这么不要命的人。”火枪立刻转向雨辰。
                                凌宇轩飞身挡在雨辰前面,虽说他的反应快,几个冰墙瞬间挡在他的面前,可是火枪却如同视而不见一般,直冲向凌宇轩。他不禁呛出一口血,鲜红的鲜血一滴滴落在草丛里,格外扎眼。




                                收起回复
                                36楼2017-10-12 21:20
                                  这时候,那边的突然闪现红光,雨辰惊呼道:“那是师傅所在的地方!”
                                  凌宇轩咬咬牙,就想朝那里奔去。那红衣女子邪笑一声:“别走嘛,陪我玩玩儿。”说着,指尖迸发出红色的火焰,瞬间朝凌宇轩那里围拢过去。
                                  凌宇轩身前出现了几段冰棱,瞬间挡住了那个来势汹汹的火焰。
                                  那红衣女子笑道:“还真是后生可畏。没想到并不是天凤血脉的普通人也能在十四岁练到第三阶。”女子立刻瞬间转了一种语气:
                                  “可惜活不了多久了。”
                                  瞬间,那火焰犹如一支枪,朝凌宇轩围拢过来。
                                  “哥哥,小心!”凌雨辰想用控心术强制进入那女子的思绪,那女子只是笑笑:“哎呦,没想到还有这么不要命的人。”火枪立刻转向雨辰。
                                  凌宇轩飞身挡在雨辰前面,虽说他的反应快,几个冰墙瞬间挡在他的面前,可是火枪却如同视而不见一般,直冲向凌宇轩。他不禁呛出一口血,鲜红的鲜血一滴滴落在草丛里,格外扎眼。
                                  “呵呵,就这点能力,也不过如此。”那女子优雅地拍拍手。“好了,该送你上路了。”
                                  凌宇轩冷笑道:“是吗?”女子微微一愣,那寒意从身后传来,她猛然往后面一看,那如荆棘般的冰晶瞬间爬上她的全身,然后如紫蓝色的烟火般爆开。尘灰弥漫开来。
                                  凌宇轩捂住胸口,慢慢站起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但在那时,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火色的术阵,接着,一圈一圈火圈团团围住了他的身体,一下子,他的身体如同掉进了冰窟。
                                  是反噬……
                                  他的视线渐渐模糊,昏迷了过去。
                                  火红色的身影忽然显现,吐了一口淤血:“哼,竟然被这个小子逼到使用绝招……不过,你现在可以死了!”
                                  她的指尖的火枪,冲向凌宇轩。


                                  回复
                                  37楼2017-10-14 20:10
                                    凌宇轩虚弱的睁开眼睛,视野中是一片猩红的血腥,他的双手被铁链捆绑住,动弹不得半分。

                                    这是哪儿啊……
                                    前面一个黑发男子缓缓走来,他的瞳孔也是鲜红,仿佛与那血红融为一体。他揉揉眼睛,打了个哈切,妖冶地笑笑,不知要迷倒多少外面的少女:“贵客啊……”说着,玩味地挑起凌宇轩的下巴,“无论多少次,你还是老样子啊。”
                                    凌宇轩喘了一口气,那反噬几乎已将他所有的力量都抽空殆尽了,只能由这个男子摆布,“现在你想借助我的力量了?”男子嘴角一扬,舔了舔嘴唇。
                                    “不要……”他低声说了两个字,却格外铿锵有力。
                                    那男子不怒反笑,捏起他脸的力道又重了几分:“真的是越来越不听话了,看来得好好调教调教你了,不过……”他突然消失了,继而出现在凌宇轩眼前的是横尸遍地,火光冲天。他的父母在他面前,被烈火烧死。
                                    “你就是这样激怒我的吗?”凌宇轩嘲讽道。
                                    忽然,他的瞳孔一缩,出现在他面前的又是另外一个血迹斑斑的人,她身旁是那个红衣女子。
                                    雨辰……
                                    那个黑发男子眯了眯眼睛:“这样才乖嘛。”他用手指划过凌宇轩的脸。
                                    安心睡吧……


                                    回复
                                    38楼2017-10-14 21:03
                                      表示本渣文尽量不多加人进去,要不然就有点乱
                                      但是来自亲妈猥琐的微笑
                                      cp向绝对不乱


                                      收起回复
                                      40楼2017-10-15 07:22
                                        天阴沉沉的,乌云在将天空塞的满满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道蓝光从天际划过,如同破晓的光,一声长啸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若是皇室之人都知道,这是凤之血脉才有的A级圣兽——天翔飞鸟。
                                        白色的羽翼与渐白的天空融在了一起,那站在这巨大的双翼上的,是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他一身素色的青绿长袍,黑色的眸子亮亮的,出神向东方。
                                        太阳在他的视野里越来越大。
                                        “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了。”天翔飞鸟隐隐透露出一种担心。
                                        那少年微微点点头,猝不及防地,一口乌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没事吧!”天翔飞鸟扇动着羽翼,呼呼作响。
                                        “没事。”少年闭了闭眸,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为什么不告诉皇?”天翔飞鸟叹了一口气,像一阵哀鸣。
                                        “毕竟不是大病,我也并无大碍。”少年拂袖道,他的眼底有说不尽的哀伤。天翔飞鸟也默不作声了,它轻轻地降落在半山腰,“这山有结界,阻止一切实体兽进入,我只能陪你到这儿了,有什么事不要硬碰硬,小心。”天翔飞鸟低声嘱咐了几句,一下子消失在空气中,只有腰间那个绿色的晶石在一闪一闪。少年握紧了那块晶石,大步流星的上前。
                                        他已经没有太多力气了。
                                        耳旁只有父亲的话:“你要成为最强!你和你哥哥,将来就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王!”
                                        少年的视线渐渐模糊了,他没有知觉的腿依旧不停的迈着步子,到了山顶,他倒头昏睡了过去。


                                        收起回复
                                        42楼2017-10-21 06:02
                                          天阴沉沉的,乌云在将天空塞的满满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道蓝光从天际划过,如同破晓的光,一声长啸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若是皇室之人都知道,这是凤之血脉才有的A级圣兽——天翔飞鸟。
                                          白色的羽翼与渐白的天空融在了一起,那站在这巨大的双翼上的,是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他一身素色的青绿长袍,黑色的眸子亮亮的,出神向东方。
                                          太阳在他的视野里越来越大。
                                          “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了。”天翔飞鸟隐隐透露出一种担心。
                                          那少年微微点点头,猝不及防地,一口乌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没事吧!”天翔飞鸟扇动着羽翼,呼呼作响。
                                          “没事。”少年闭了闭眸,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为什么不告诉皇?”天翔飞鸟叹了一口气,像一阵哀鸣。
                                          “毕竟不是大病,我也并无大碍。”少年拂袖道,他的眼底有说不尽的哀伤。天翔飞鸟也默不作声了,它轻轻地降落在半山腰,“这山有结界,阻止一切实体兽进入,我只能陪你到这儿了,有什么事不要硬碰硬,小心。”天翔飞鸟低声嘱咐了几句,一下子消失在空气中,只有腰间那个绿色的晶石在一闪一闪。少年握紧了那块晶石,大步流星的上前。
                                          他已经没有太多力气了。
                                          耳旁只有父亲的话:“你要成为最强!你和你哥哥,将来就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王!”
                                          少年的视线渐渐模糊了,他没有知觉的腿依旧不停的迈着步子,到了山顶,他倒头昏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缓缓睁开眼,模糊的视线逐渐明亮,清晰了起来,胸口被毒所致的压迫感平稳了起来,外面好像飘起了点点雨丝,一片苍茫。这就是那个殇山上的兰陵阁吗?
                                          他的眼神移了移,旁边,勾勒出一个柔软的轮廓,那个少年也好似跟他差不多年纪,银色的发丝衬托着他的眼膜,有着如月一般的绝世倾城,若不是男儿之身,估计所有男子都要为他痴狂。只是为何那绿色的瞳孔中有一点凄凉,与那精致的相貌和年龄不符。
                                          “你醒了?”那少年轻柔的话语像清泉般荡涤人心。
                                          他支撑着身体起来,一个蓝发男子走了进来,来到银发少年旁边。
                                          “您好,您就是兰陵阁阁主念云吧,久仰大名,今日多谢阁主救命之恩。”他也不多说,下来起身行礼,兰陵阁主笑道:“不必行此大礼,左木殿下。而且,救你的并非我,而是宇轩。”
                                          念云微微笑笑,左木看向那个银发少年。
                                          “左木殿下,你这次来是因为你身上的毒而来的吧。”念云靠着床坐下,低声说道。
                                          左木没有说话,过了好久才开口:“您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有伤的?而且,您为何如此确定我就是皇子?”
                                          看着少年警戒的神色,念云只是耸耸肩:“二皇子争皇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吧。况且,‘幻体’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吧。”幻体,是只有现任两个皇子才有的一种体质,从自然系跳到绝对系的一种单一双生术,也就是说,作为风系的他也可以去学习一些绝对系的“术”。有‘幻体’的人生来就得天独厚,比常人修炼“术”要更加容易一点。
                                          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这是只有皇室才知道的秘密。
                                          他摆摆手,表示不想再谈这个问题。“现在最主要的是,怎么去除你身上的毒。”
                                          左木抓紧了胸口前的衣襟,他深知,这次的毒非比寻常哥哥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只能找传说中殇山之巅的兰陵阁阁主求助。
                                          “宇轩,带他去寒潭吧!”念云眨眨眼,走了出去。
                                          就只剩下了银发少年和左木。
                                          银发少年起身道:“跟我来吧!”左木披上衣服,跟着少年走了出去。
                                          殇山之巅,气温比山下低了太多,左木不禁微微有一点冷,体内的毒素又不禁肆虐了起来。
                                          “给你。”一双细白的手递给他一件衣服,他转头一看,少年递给他一件衣服,脸上没有一丝波澜,他的身上只有一件白袍,在风中轻轻摆动。
                                          “你不冷吗?”左木问道,少年摇摇头,微微一笑,那是一丝苦笑。


                                          回复
                                          46楼2017-10-28 21:58
                                            番外未完待续
                                            剧情有点拖沓
                                            嗯嗯有一些混乱的地方明天解释一下


                                            回复
                                            47楼2017-10-28 21:59
                                              接上


                                              回复
                                              51楼2017-10-29 21:07
                                                番外完


                                                收起回复
                                                53楼2017-10-29 22:07
                                                  天阴沉沉的,乌云在将天空塞的满满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道蓝光从天际划过,如同破晓的光,一声长啸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若是皇室之人都知道,这是凤之血脉才有的A级圣兽——天翔飞鸟。
                                                  白色的羽翼与渐白的天空融在了一起,那站在这巨大的双翼上的,是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他一身素色的青绿长袍,黑色的眸子亮亮的,出神向东方。
                                                  太阳在他的视野里越来越大。
                                                  “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了。”天翔飞鸟隐隐透露出一种担心。
                                                  那少年微微点点头,猝不及防地,一口乌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没事吧!”天翔飞鸟扇动着羽翼,呼呼作响。
                                                  “没事。”少年闭了闭眸,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为什么不告诉皇?”天翔飞鸟叹了一口气,像一阵哀鸣。
                                                  “毕竟不是大病,我也并无大碍。”少年拂袖道,他的眼底有说不尽的哀伤。天翔飞鸟也默不作声了,它轻轻地降落在半山腰,“这山有结界,阻止一切实体兽进入,我只能陪你到这儿了,有什么事不要硬碰硬,小心。”天翔飞鸟低声嘱咐了几句,一下子消失在空气中,只有腰间那个绿色的晶石在一闪一闪。少年握紧了那块晶石,大步流星的上前。
                                                  他已经没有太多力气了。
                                                  耳旁只有父亲的话:“你要成为最强!你和你哥哥,将来就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王!”
                                                  少年的视线渐渐模糊了,他没有知觉的腿依旧不停的迈着步子,到了山顶,他倒头昏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缓缓睁开眼,模糊的视线逐渐明亮,清晰了起来,胸口被毒所致的压迫感平稳了起来,外面好像飘起了点点雨丝,一片苍茫。这就是那个殇山上的兰陵阁吗?
                                                  他的眼神移了移,旁边,勾勒出一个柔软的轮廓,那个少年也好似跟他差不多年纪,银色的发丝衬托着他的眼膜,有着如月一般的绝世倾城,若不是男儿之身,估计所有男子都要为他痴狂。只是为何那绿色的瞳孔中有一点凄凉,与那精致的相貌和年龄不符。
                                                  “你醒了?”那少年轻柔的话语像清泉般荡涤人心。
                                                  他支撑着身体起来,一个蓝发男子走了进来,来到银发少年旁边。
                                                  “您好,您就是兰陵阁阁主念云吧,久仰大名,今日多谢阁主救命之恩。”他也不多说,下来起身行礼,兰陵阁主笑道:“不必行此大礼,左木殿下。而且,救你的并非我,而是宇轩。”
                                                  念云微微笑笑,左木看向那个银发少年。
                                                  “左木殿下,你这次来是因为你身上的毒而来的吧。”念云靠着床坐下,低声说道。
                                                  左木没有说话,过了好久才开口:“您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有伤的?而且,您为何如此确定我就是皇子?”
                                                  看着少年警戒的神色,念云只是耸耸肩:“二皇子争皇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吧。况且,‘幻体’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吧。”幻体,是只有现任两个皇子才有的一种体质,从自然系跳到绝对系的一种单一双生术,也就是说,作为风系的他也可以去学习一些绝对系的“术”。有‘幻体’的人生来就得天独厚,比常人修炼“术”要更加容易一点。
                                                  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这是只有皇室才知道的秘密。
                                                  他摆摆手,表示不想再谈这个问题。“现在最主要的是,怎么去除你身上的毒。”
                                                  左木抓紧了胸口前的衣襟,他深知,这次的毒非比寻常哥哥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只能找传说中殇山之巅的兰陵阁阁主求助。
                                                  “宇轩,带他去寒潭吧!”念云眨眨眼,走了出去。
                                                  就只剩下了银发少年和左木。
                                                  银发少年起身道:“跟我来吧!”左木披上衣服,跟着少年走了出去。
                                                  殇山之巅,气温比山下低了太多,左木不禁微微有一点冷,体内的毒素又不禁肆虐了起来。
                                                  “给你。”一双细白的手递给他一件衣服,他转头一看,少年递给他一件衣服,脸上没有一丝波澜,他的身上只有一件白袍,在风中轻轻摆动。
                                                  “你不冷吗?”左木问道,少年摇摇头,微微一笑,那是一丝苦笑。


                                                  他刚想问为什么,一个身影就扑进了银发少年的怀里。那是一个八九岁的少女,桃红色的衣服衬着粉红的秀发,如同寒风中的一朵桃花,娇艳欲滴。
                                                  “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啊?”女孩翠绿色的眸子一闪一闪的,动人可爱。若说银发少年时绝美动人,那这粉发少女便是仙女下凡,活泼可爱。
                                                  “雨辰,又去哪里玩儿了?”银发少年笑着摸摸那少女的头,温柔的把她拥在怀里。
                                                  一笑尽是倾国倾城。
                                                  左木第一次见他露出这种笑容,不禁脸一红。
                                                  粉发少女从银发少年的怀里钻出来,好奇的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哥哥,这就是你救的那个人?”
                                                  “嗯,”少年点点头,“现在哥哥有点事情,等一下再陪雨辰,好不好?”
                                                  “好的,哥哥早点回来哦!”
                                                  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少年的胸膛,然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银发少年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左木匆匆跟上他。
                                                  越来越冷了。
                                                  “到了。”银发少年忽然停住了,一个巨大的潭,水波荡漾。左木脱下衣物,进了水潭。
                                                  寒潭,是大陆上最冷的潭水,没有之一。相传在许多年前,一个仙女莅临人间,与一个男子相爱,但男子本是凡人,又薄命,不久就死去了。仙女悲愤欲绝的眼泪凝聚成了潭,就是寒潭。相传寒潭能去百毒,但莫不是极大的毅力和体质,也不能祛毒。
                                                  想着,身上不觉微微发抖,但是体内的毒素却莫名的安静了下来。
                                                  看来真的有用呢……
                                                  想着,忽然转过身,只见一头银色的长发散如水间,少年精致的容貌和锁骨出现在左木面前。
                                                  左木看着那个少年,他好像跟潭水溶为了一体般,冰冷如霜。
                                                  “你不冷吗?”左木微笑着问道。
                                                  看着他温柔的笑,银发少年愣愣神,摇摇头。
                                                  “寒冷并不影响我。”
                                                  “为什么?”
                                                  “……因为我体质是极致之冰。”
                                                  极致之冰,及术士体温为最低,是一种生来就有的能力,这种能力性子极烈,许多人不到一岁就被这种能力反噬,拥有极致之冰的体质在大陆上不过百分之零点零一的机率。
                                                  “是吗?”左木想拉住少年的手,少年却如同惊到了的小鹿般退开了。
                                                  “对不起,我不习惯别人碰我。”少年与左木拉开了距离。
                                                  “没关系啊。”左木也歉意的笑笑,“是我太莽撞了。”
                                                  两人会心一笑。
                                                  “我叫左木,你呢?”
                                                  “凌宇轩。”银发少年道,“你的毒是你哥哥下的?”
                                                  左木不做声,只是点点头。
                                                  “那你不恨他?”
                                                  左木摇摇头:“并不。”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我相信哥哥和我能公平竞争。不一定要你死我活。”
                                                  凌宇轩喃喃道:“相信吗……这世上你真的相信一个人吗?”
                                                  “是啊,我也相信你。”左木笑笑。
                                                  是吗……
                                                  凌宇轩勾勾唇,闭上了眸。


                                                  回复
                                                  57楼2017-10-29 22:10
                                                    我只能整片发,请见谅,不然发不上去


                                                    回复
                                                    58楼2017-10-29 22:12
                                                      这是轩殿和左木的初次见面,后来左木养完伤后回宫忘不了宇轩,从此书信来往
                                                      绝不ooc,绝不玛丽苏


                                                      收起回复
                                                      59楼2017-10-29 22:13
                                                        下一次发正文


                                                        回复
                                                        60楼2017-10-29 22:14


                                                          收起回复
                                                          61楼2017-10-30 18:00
                                                            一个星期内一到两篇,不定的,嗯嗯,只能看老师作业布置的多不多了


                                                            收起回复
                                                            62楼2017-10-30 2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