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画吧 关注:97,949贴子:4,406,630
  • 10回复贴,共1

【韶画莫负】简单粗暴 《白白我来了》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一篇宠文,简介:
长留上仙白子画下凡历练时竟变成了一只猫?
然后还被刁蛮小姐霓漫天捡到了?
刁蛮小姐居然是个猫控?
第一高冷被第一傲娇逗弄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白白镇楼,依旧的画霓,首发画霓吧,拒喷,笔芯)


回复
1楼2017-10-07 18:06
    Chapter 1
    “小姐,小姐你快来看啊,这里有一只白猫。”
    霓漫天一听,眼睛都亮了,十六岁蓬莱第一傲娇的她完全就是个猫控:“行了,行了,本小姐看到了,你下去罢。”
    待侍女走后,霓漫天又四处凝望有木有人经过,见是没人才走出蓬莱结界,抱起白猫,她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猫控,霓漫天抱着有些反抗的白猫,顺着它的毛,眼底满是笑意,可表面还是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你有名字吗?”话一出,霓漫天便觉得自己有些傻,猫怎么会说话?于是轻咳一声,“本小姐看你浑身雪白,一尘不染,便唤你‘白白’好了。”
    话音刚落,霓漫天总觉得背后一凉,周身的空气都变得冰冷,一望白猫,它竟翻了个白眼给她?霓漫天眨眨眼睛,她这是被嫌弃了?未等她反应过来,白白就从她怀中跳出,安然无恙地走出蓬莱结界。
    霓漫天一见此状就火了,连忙又走出蓬莱结界将白白给抱了回来,只是她生气之余却没有想到为何白白没有受到结界的阻拦,只是抱着白白慢悠悠回了房间。
    一开寝殿的门,霓漫天就有些崩溃,为什么她早上换下的衣服还在她房间里乱摊着?侍女到底有没有收拾她的房间?
    而被霓漫天抱在怀中的白白,扫了四周一眼,最终是因为看到霓漫天还摊在床上的肚兜,有些神情不自然,没想到他堂堂长留上仙竟然落得如此地步。
    ————————分割线————————
    “白白吃鱼。”
    当霓漫天双手抓着活蹦乱跳的小鱼递到他面前的时候,白子画已经崩溃了,腥味散发在整间寝殿,白子画稍稍往后移动身子,霓漫天的鱼就往前递上几分。
    他抽了抽嘴角,却不想被霓漫天误会成了要吃鱼,于是长留上仙千百年来第一次被人塞着吃了一条生鱼。
    “白白你要乖啊,本小姐不过就是想看看你是公是母而已,别跑啊。”霓漫天眼中满是宠溺,却不想这在白子画眼中却成了恐怖,在他脑中已经自动将这句话解释成了这样……
    “白白你要乖,快给我看看你的下 体。”
    白子画闪躲着霓漫天“邪恶”的双手,但最终还是被霓漫天扑在了床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头竟埋在了霓漫天胸前的沟里,既气愤又害羞,随后就被霓漫天强制性地看了……
    “白白你是公的啊!”
    其实白子画听到这就话的时候,真的很想揍人,千百年来他有史以来第一次羞愤地生气了。
    但霓漫天其他时候待他是极好的,除了晚上睡觉时,她喜欢抱着他睡,少女独有的体香萦绕在白子画鼻尖,他就算绝情断欲,但也是个正常男子好吧?
    每到晚上这个时候,白子画本以为自己会整夜睡不着,可事实却恰恰相反,他居然在她怀中不过一炷香就睡着了?再然后他就养成了每天晚上都有霓漫天在一旁抱着的习惯,不抱就睡不着,当然这是后话了,现在的白子画还是很抵制霓漫天这种行为的。
    ————————分割线————————
    那天霓漫天抱着白子画被霓千丈叫(召唤)到了书房,一到书房,霓漫天就觉得气氛不对,为毛线霓千丈神情那么严肃啊?但她还是没有多想,向以往一样甜甜地喊着“爹爹”就往他怀里钻。
    霓千丈哪承受得住女儿这般撒娇,脸色稍稍柔和了几分,而白子画在霓漫天怀里就不怎么好受了,霓千丈抚了抚自家女儿的发髻:“女儿,今年你已经十六了,爹有心将你送到长留拜师学艺,一来对于你以后继承蓬莱更有信服力,二来洪荒之力即将现世,蓬莱还要多多仰仗长留。”
    霓漫天一听就不乐意了,小脸皱成了苦瓜,连忙向霓千丈撒娇:“不嘛,女儿想一辈子呆在蓬莱,一直和爹爹在一起,还有白白,它肯定也是不乐意的。”
    怀中的白子画云淡风轻地趴在她怀里,霓漫天使劲摇他,他都不应声,这让霓漫天很下不来台,于是霓漫天就在霓千丈千言万语,“连哄带骗”的同意了去长留一事。
    白子画自是很乐意去长留,所以他也有史以来第一次和霓漫天说了一句话:“霓漫天,带我去长留。”
    霓漫天正在收拾明天去长留时所带的行礼,却不想突然听到了白子画的话,着实吓了她一跳,她望向桌上的白子画:“你会说话?”
    Chapter 1 完


    回复
    2楼2017-10-07 18:08
      Chapter 2
      次日霓漫天就抱着白子画踏上了去长留的路途,但在此之前,霓千丈要她先前去异朽阁拜访异朽君,于是霓漫天就这样一袭红衣怀中抱着一只雪白的猫咪后面跟着一大群蓬莱弟子的出发了。
      ————————分割线————————
      当然让白子画忘不了的就是霓漫天早上居然当着他的面脱衣服,于是他一醒来就看到少女玲珑有致的胴体就这样毫无遮掩的映入他眼中,白子画表示再也不想呆在这里了,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于是一大早的白子画就有了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霓漫天自顾自换好红衣,勾眉画花钿,一番打扮后,她就来抱床上的白子画:“白白,你主人我好看吗?”
      白子画闻言,干脆就不理她了,霓漫天嘟了嘟唇,有些小委屈,自从昨日他跟她说了一句话后,就再没有说过了,有时候霓漫天就在想是不是她昨晚听错了:“白白,你别不理我啊,我从小就没有朋友……”说到这里霓漫天的语气就有些酸涩,但她却峰回路转,“不对,我堂堂蓬莱掌门之女,不需要什么朋友!”
      眼中的固执让白子画见了有些联想到自己,他们是一类人,既希望有人陪伴倾听,有觉得自己不需要这些俗世中的东西,但他总比她好些,至少还是结交了些朋友的,只是三百年前就散了罢。
      “很好看。”想着白子画就回了那么一句,这么一回,也导致了霓漫天揉搓了他好久,他被摸得很不自在,她若是知道她现在是在摸男子,恐怕是也和自己一样生无可恋吧?
      作为猫的长留上仙,身上一丝不挂,虽有雪白的毛遮着,但他还是感觉身体有了一丝异样。
      ————————分割线————————
      回忆完早上所发生的一切,白子画又将精力放在了异朽阁中,他眯了眯眼,阳光有些刺眼,三百年前,他们五上仙就是来过这里不久后就解散了,无垢回了莲城,紫薰又回去调香炼药,东华失踪,檀梵隐居。
      而自己则一直呆在绝情殿仰望着众生,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次掌门接任历练到了最后几天,竟被一股力量吸进了蛮荒,紧接着他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猫身在蓬莱结界边上,然后就各种被霓漫天逗弄(调戏)。
      一位绿衣女子就站在异朽阁门口手萝卜,她就这样走过去,而白子画的目光却落在了男装打扮的花千骨身上,心中想着:她怎么会来异朽阁?
      “喂,那个绿衣丫鬟你听好了,本小姐代表蓬莱来给异朽君送来蓬莱一些珍宝,只为见异朽君一面问个问题。”霓漫天趾高气昂地蔑视着绿鞘。
      绿鞘看了这个刁蛮小姐一眼,只道:“今日阁主只收萝卜。”
      霓漫天闻言自是不服,一人抱着白子画就闯进了异朽阁。
      ————————分割线————————
      而绿鞘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地检查着萝卜,到花千骨时,她还在望着那一袭红衣出神,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精致的女子?
      “小姑娘到你了。”直到花千骨身后一位中年妇人不耐烦地提醒,花千骨才回过神来将萝卜递了上去,绿鞘检查完满意地点头:“大家都散了吧,你可以进去了。”
      “真的吗?谢谢绿鞘姐姐!”花千骨道谢着,绿鞘脸上浮现一丝柔和,这个小姑娘倒是比刚刚闯进去的那位刁蛮小姐好多了,不知道阁主他是要如何对刚刚闯入的霓大小姐呢?
      她这样想着,按阁主以往的性子当是一点不怜香惜玉地扔出去,只是她怀中抱着的那只白猫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呢!似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了。
      花千骨望着绿鞘眨了眨眼睛,想要再次确认:“绿鞘姐姐,小骨真的可以进去了吗?”
      绿鞘颔首:“可以了。”
      得到绿鞘的再次允许,花千骨才安心地推开门进去……
      ————————分割线————————
      与此同时,霓漫天一闯进去就是一道机关术,白子画在她怀里终是无奈开口了:“我们还是出去罢,今天是见不到异朽君了。”
      霓漫天闻言,冷哼一声:“本小姐就不信这一道小小的机关术能奈我何!”她的话传到异朽君耳中,鹦鹉面具下的他这几年来第一次笑了,笑她的不自量力,以及她怀中的白子画,所以既然她要见便见吧。
      瞬间,机关术瞬间撤消,霓漫天明媚一笑,不知晃了暗中谁的心神:“哼,就算是机关术也被本小姐绝世容貌折服了,白白你说是不是?”
      白子画没有说话,异朽君此举倒是允许霓漫天进去了,但霓漫天见白子画不说话,也不打算放过他:“白白,你早上还说本小姐很好看呢,再说一遍好不好?”
      暗中的异朽君看着白子画这个样子,不由觉得好笑,原来堂堂长留上仙,也会落得如此地步,但究竟是因为什么变成白猫的呢?他也不清楚,总之白子画如此,不是出自他之手。
      然而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霓漫天逗弄白子画的动作:“姐姐,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找异朽君么?”
      Chapter 2 完


      回复
      3楼2017-10-07 18:09
        Chapter 3
        霓漫天闻言,不耐烦地望向声音的源头,只见是一个身材干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正想拒绝,可怀中的白子画却道:“你带上她吧。”
        霓漫天“哼”了声,抚了抚白子画洁白的毛,最终是让花千骨跟上了,谁让她是猫控呢?
        至于花千骨倒是有些发怯,这猫咪怎么会说话呢?而且,总感觉漂亮姐姐抱着的那只猫有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着花千骨就给自己壮了壮胆子,她上前小心翼翼地问:“姐姐,我可不可以抱抱猫猫啊?”
        “不行,他是我一个人的。”霓漫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白白是她家的,谁都不准碰!我的白白只能是我一个人抱,只能喜欢我一个人,只可以认我一个主人。
        花千骨有些委屈,但也没有多说话,倒是怀中的白子画有些反感霓漫天的刁蛮跋扈,只是听到她拒绝花千骨时说的话居然会觉得有些开心?这一定是错觉。
        ————————分割线————————
        兜兜转转,二人来到了一扇诡异的门前,花千骨躲在霓漫天身后不敢开门,霓漫天心中虽然也有些怕,但因为怀中抱着白子画,作为主人的她不想在自家“宠物”面前丢脸,只好用灵力开了门。
        谁知一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漫天吊着的舌头,花千骨跟在她身后瑟瑟发抖,而霓漫天身为蓬莱少主,自是不能丢了蓬莱的面子,只能装作不害怕的样子向前走。
        一个戴着鹦鹉螺面的男子负手背对霓漫天,这态度让她很是不满意:“喂,听说你什么都知道?本小姐倒是要知道知道你到底有多神通,或者说是一个江湖神棍!”
        东方彧卿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是江湖神棍,不免有些不悦也有些好笑,但还是默认了她无礼的态度,自顾自道:“这些舌头很听话,有时要浇浇水,有时要晒晒太阳,本君看霓大小姐的舌头就很不错。”
        说着他便转过身来,霓漫天往后退了一步,这死神棍居然要自己的舌头!
        “霓大小姐这是怕了?”异朽君笑道,然后对她怀中的白子画道,“没想到堂堂长留上仙,竟成了一只猫,趴在比你小一千多岁的小姑娘身上,寻求主人关爱?”
        “有什么办法变回来?”白子画淡淡问着,自动过滤了异朽君的嘲讽,而得知这个消息的霓漫天脑子有些浑浊,自己怀中抱着的是长留上仙白子画?是她一直想拜的师父?
        自己还给自家未来师父喂了生鱼,还看了他的下 体,每天还抱着他睡觉,今早好像还在他面前脱了衣服,这还要不要活了?霓漫天满脸羞红,节操碎了满地,可不可以倒回去重新来过?她一定在白子画面前好好表现。
        “自然是有的,就是霓大小姐肯不肯用蓬莱的五毒丹来换。”东方彧卿笑的像一只狡猾的狐狸,霓漫天没有多想,直接从墟鼎取出一颗五毒丹抛给他。(五毒丹既可为解药,以毒攻毒,又可为毒药,让人五脏六腑腐烂而亡)
        东方彧卿不知从哪儿取来了一枚丹药:“它的药性比较慢,可能是一天变成人形,也有可能是一年变成人形。”
        霓漫天接过,随即轮到了花千骨,因为白子画说要她和她同路,于是霓漫天只好在一旁等着她。
        ————————分割线————————
        长留山上,衍道等了许久白子画,却仍不见他到来,摩言在一旁也很是着急,只有笙箫默慢悠悠的晃着扇子毫不在意,口中还打趣着:“师父,可能是二师兄他比较留恋凡间生活,不必如此担心。”
        衍道看了笙箫默一眼,依旧是皱着眉头:“摩言,你用观微看看子画在哪里。”
        摩言点头,于是师徒三人就看到自家师弟变成了一只猫,还被霓漫天抱在怀里,摩言一见如此便有些动怒:“子画幻化成一只猫儿呆在一个凡间女子身旁,莫不是动情了?”
        笙箫默不在意地看了一眼:“师兄,这不是什么凡间女子,是蓬莱掌门之女霓漫天,要是师兄真喜欢,我们还是不要棒打鸳鸯了。”他自顾自笑着,毫不在意衍道的在场。
        “真是胡闹!师父,我去将子画寻回来。”摩言看着自家师父一直不予,有些急了。
        衍道伸手拦住了要动身去人间的摩言:“罢了,为师算得子画命中有一情劫,由他去吧,长留掌门需得绝情断欲,如此便由摩言你接任,可有异议?”
        “弟子无异议。”摩言做辑,衍道将他扶起,直接将掌门宫羽授给了他,“为师大限将至,等不及你再下凡历练了,从今以后你就是长留第一百二十六任掌门。”
        Chapter 3 完


        收起回复
        4楼2017-10-07 18:12
          Chapter 4
          “异朽君,你知道怎么进入蜀山结界内吗?”花千骨问道,眼中满是小心翼翼的单纯,东方彧卿笑笑:“当然,异朽阁什么都知道。”
          霓漫天在旁边很没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切,不就是蜀山结界么?”
          话落东方彧卿耳中,他扫了霓漫天一眼,这人从一开始到这儿来就很看轻他异朽阁:“这是天水滴,给我一滴你额间血吧。”说着,他就拿着刀走向花千骨,花千骨自是吓得连连后退,霓漫天本想上前教训他,却不想被白子画拦住了。
          “你干嘛不让我教训他?就知道吓千骨。”霓漫天是个很重情义的女子,奈何白子画是她日后要拜的师父,所以也只好停住,毕竟她和花千骨才第一天认识。
          “天水滴加入人的血液可以幻化成灵宠。”白子画解释道,霓漫天这才想起书上所写不由有些尴尬,手中还拿着东方彧卿给的丹药,她问:“那个,你要吃吗?”
          白子画颔首,霓漫天见他上钩,就开始收网:“嘻嘻,你答应收我为徒就给你哦!”
          “我不收徒。”白子画淡然,霓漫天自是不服的,你不收我为徒就一辈子呆在我身边当白白吧!
          “真不收徒?”霓漫天面露为难,“那这颗药我是还给异朽君了,反正本小姐还真挺喜欢长留上仙猫猫的样子,那么可爱,还可揉搓,又可以抱着睡觉,我喜欢怎样都可以。”
          白子画是自负的主,他自然是不会应了霓漫天的,当然霓漫天也是个比较心软的主,自是将丹药喂给了白子画:“白白,我以后还这么唤你,可以吗?”
          白子画没有回话,霓漫天勾起一抹浅笑:“你不回话,我就当你默认了,白白~白白~”霓漫天抚弄着白子画身上雪白的毛,白子画似是习惯了霓漫天对他的轻浮,也干脆没有了以前的挣扎。
          而花千骨那边已经带上滴有她血液的天水滴,甜甜地笑着:“漫天,这回小骨可以去蜀山了。”
          “你还有想问的吧?”异朽君问道,花千骨懵懂地点头,“嗯,请问异朽君,我有一个朋友,然后我想知道他在哪里?”
          “朋友?”异朽君瞥了一眼霓漫天怀中的白子画,霓漫天很警觉地一眼瞪过去,然而他却毫不在意地道,“你的朋友?不会是情郎吧?”
          花千骨一下红了脸,霓漫天怀中的白子画有一瞬间的僵硬,她慌忙道:“不,不是,他真的只是我一个朋友。”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去长留就可以找到他。”
          花千骨明显不大懂东方彧卿说的意思,只是点点头,哦,去长留啊!
          霓漫天倒是没注意听他们的对话,只是自顾自地玩着白子画的毛毛,她还真不想白子画变成人形,这样的他多可爱啊,只能趴在她怀里,就是没有其他猫会喵喵的撒娇,霓漫天这样想着,也幸好白子画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否则即便是他千年冰山的性格,也会想揍她了。
          ————————分割线————————
          因为霓漫天爱看热闹的性格以及蓬莱与蜀山交好,所以她也陪着花千骨去了蜀山。
          但至于花千骨在异朽阁里说的那个朋友,她心里已经有个答案了,于是她传音给白子画:“白白,千骨说的那个朋友是你吧?”
          “为什么这么想?”白子画虽变成了猫身,但法力还是有的,传音给霓漫天后,她闻言不置可否地笑笑,“因为长留接任掌门的时候都会下山历练,还有异朽君的眼神,你听到‘情郎’二字时不经意的僵硬,只是我很疑惑,弟子下山历练时不会回抹去他在历练时的存在么?”
          白子画没有回话,只是沉默,他想应该是因为时间还短,或者是时间虽到,但他未回长留的缘故。
          直至茅山,却不想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修罗场,霓漫天一下就愣在了原地,她从小就爱干净,别说这种满地尸野,就是连见血都会有恶心的症状。
          花千骨也是瑟瑟发抖地站在霓漫天身边不敢前进了,终于霓漫天是忍不住将白子画放下,蹲在一旁干呕,却不想下一秒白子画却恢复了人身。
          花千骨有一瞬间的失神,她原以为长留上仙是一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者,却不想是这般“年轻”,他白衣飞袂,青丝不扎不束倾泻而下,眼中更是有着千山万水般令人着迷,然而这些都被一旁吐得七荤八素的霓漫天破坏了气氛。
          他将有些晕厥症状的霓漫天扶起,输了写灵力给她:“可以进去吗?”
          霓漫天眨眨眼睛,其实在她的印象里白子画被她爹夸得天花乱坠,但如今一见,竟是也迷了眼,但随即又恢复了过来,自己刚刚在对着谁犯花痴呢?要知道白子画已经一千多岁了。
          “没事,我们进去吧。”霓漫天摇摇头,从墟鼎取出两把上品灵剑,一把递给花千骨:“拿着防身。”
          花千骨接过:“谢谢你漫天。”
          Chapter 4


          回复
          5楼2017-10-07 18:12
            Chapter 5
            白子画扫了一眼二人,没有说话,只是淡淡走进去,霓漫天拉着不会武功的花千骨走在白子画身后,尸横满地的大殿彻底将二人的脸给吓白了。
            “漫天……”花千骨的手有些发颤,霓漫天自小被养在蓬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但因为一贯的骄傲,也因为白子画的缘故,她紧紧握住花千骨的手,“别怕。”
            然而颤抖的语气完全出卖了她,白子画不知哪根脑神经一抽,竟拉住了霓漫天的手,虽然只是小小一个动作,明明知道白子画是在安抚的她的霓漫天竟红了脸,她还是第一次和男子牵手,一时间她竟缩回了手:“白白……”
            白子画也知道自己的失态,却不想开口又说出三个让他人误会的字,也幸好旁没有他人:“有我在。”
            走入大殿,霓漫天就看到清虚奄奄一息倒在地上,她连忙上前,扶起清虚:“清虚道长?”
            白子画也上前,为清虚传递了些灵力,而花千骨而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做,看到他们都上前后,自己也硬着头皮跪在清虚面前:“清虚道长,我是十六年前花莲村的花千骨。”
            清虚点点头,随即对白子画道:“尊上,拴天链被夺,我也是五脏六腑俱损撑不了多长时间,有件事情还是要麻烦尊上了。”
            “你说。”白子画看淡了生离死别,自是没什么表情流露,倒是一旁的霓漫天鼻子酸涩极了,但也忍着一语不发不落泪,花千骨本是无泪之人,自只是一脸哀伤。
            “这时掌门宫羽和六界全书,还望尊上代为保管,来日若是见到大弟子云隐,就替贫道传给他,还有小骨这孩子,天生异香,若是可以还望尊上多多关照一下。”清虚说完这些便断了气,霓漫天第一次看到一个人在她面前死去,苍白的小脸上也不由浮现几丝恐惧。
            门外闪过一丝白影,白子画很警觉地捕捉到了:“谁?”
            但因为霓漫天和花千骨在场,也不好丢下她们自己出去追,霓漫天很显然没有看到门外的那抹白影,只是一脸茫然的看向白子画,而花千骨则是被吓了一跳。
            清虚的遗体已经羽化成空,白子画叹气,昔日的蜀山一朝被毁,灵山秀水不再,当是可悲可叹:“霓漫天,我需得夺回拴天链,你和花千骨……”
            “白白你放心,有本小姐在没有谁可以欺负得了千骨的。”传入耳中的依旧是霓漫天高傲的回话,白子画闻言,更是不放心她们的安危,只道,“罢了,你们跟上。”
            ————————分割线————————
            春秋不败见白子画寻来,掏出墟鼎中的拴天链趁其不备便设下,于是三人被困在拴天链里,白子画妄图用横霜打破结界,却不想拴天链却越发坚固。
            “白子画,你就死心吧,即便是大罗神仙被困在拴天链中都出不来。”语罢便是一串女子的笑声,尖锐的声音让霓漫天有一种我耳朵要流血了的错觉。
            “春秋不败,你暗算我们!”霓漫天气得要死,又见花千骨拿着石头在挖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千骨,你这是在做什么?给我们挖坟么?”
            花千骨傻呵呵地笑着:“漫天,这拴天链上面出不去,我们可以挖个洞出去啊!”
            “你别白费力气了千骨,这拴天链是全包围的。”霓漫天耷拉着脑袋,后来想起今早去蓬莱藏剑阁“偷”来的碧落,眼眸有了一分色彩,取出碧落,正在打坐的白子画竟看了她一眼:“碧落?”
            “是啊,白白可能不知道,今早你还在睡觉的时候,我悄悄从藏剑阁偷来的。”霓漫天笑着,她如今有了碧落,就不信出不了这拴天链!
            “碧落被封印了。”白子画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泼在了霓漫天头上,也就是说封印了的碧落破不开这拴天链。
            “没想到本小姐居然是要命丧于此了。”霓漫天将碧落摔在地上,却不想它又浮了上来,她一脸茫然地看着碧落,不是说被封印了么?然后似有一股力量吸引着她,随即她便昏倒在地。
            花千骨被霓漫天的突然昏倒吓了一跳,白子画上前扶起霓漫天把脉,脉象平稳,他望着浮在空中闪着青光的碧落,想必是这把剑的缘故了。
            ————————分割线————————
            一片虚空中,霓漫天只看见中间有一把剑散发着青色光芒,她似是被蛊惑了般走过去,当触碰到那把剑的那一瞬,霓漫天猛地睁眼醒了过来,只是那赤红的眸子,怎么都不似她。
            霓漫天似是不认识白子画一般,只是起身抓起空中的碧落,碧落青芒四射,她红衣妖冶,连结界外的春秋不败都被这气势给吓到了,白子画想要算出霓漫天的命格,却不想试了几次都未果。
            倒是挖洞的花千骨更是傻了眼,霓漫天浑身都散发着王者的气息,蔑视着拴天链外的春秋不败:“本尊的转世真是一世不如一世了,就一个小小的拴天链也敢在本尊面前造次!”
            说着她舞起碧落,剑锋破开了整个结界,霓漫天正想上前,却不想头晕一阵,随即便落入了一个清雅的怀抱,她一皱眉:“白白,方才我怎么了?”
            Chapter 5


            回复
            6楼2017-10-07 18:13
              画霓吧的小可爱们依旧在画霓吧里看文吧,这个帖子是整理给白子画吧的小可爱们看的,楼楼始终坚信真正喜欢白子画的是不会因为他CP如此,而泼妇骂街的,至少可以做到文明,要是有白子画吧的小可爱们喜欢的话,楼楼会很高兴的


              回复
              7楼2017-10-07 18:16
                Chapter 7
                霓漫天是被冷醒的,她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把她丢在这张床上的罪魁祸首,真的太冷了,要是让她找到那人,非得打得他亲妈都不认得。
                然而刁蛮的某人似乎忘了事情的缘由,于是气冲冲推开寝殿的门后,就见正要推门进来的白子画,她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刚刚她居然想着打长留上仙到亲妈都不识得,一定是脑抽了。
                “白白?”霓漫天过了良久才挤出那么两个字,白子画没有在意她的称呼,即便是他说了,想必她也改不过来,“你被碧落反噬,上古凶剑还是不要多用的好,这几天你就住在绝情殿吧。”
                说着白子画就要离去,却被霓漫天抓住了袖子:“白白,那个玄冰床真的好冷啊,本小姐需要换房间。”
                “绝情殿房间很多,除了东边第三间是我房间外,你随意。”白子画的话尽量简短,但也比他是猫咪的时候话多了些,霓漫天“哦”了声,将准备好的玉佩拿出来,那是一块纯白的玉佩。
                “哝,这个给你,本来想要你挂在脖子上的,现在你变成人了,就挂在腰间吧,”霓漫天将玉佩挂在白子画衣带处,他有些不自然,但霓漫天却丝毫没有感到自己这个举动有什么不对,“这是我爹给我的,有一对,这块给你。”
                白子画瞥到她腰间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眉头微皱:“我不需要。”
                说着他就扯下腰间的玉佩想要还给霓漫天,却不想霓漫天一躲,玉佩就这样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玉碎了。霓漫天瞪大了双眼,什么都没说,只是俯下身去捡玉佩的碎片。
                白子画也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他弯下腰想要帮忙捡碎片,却不想被霓漫天甩开了双手:“不要你管!白子画,我讨厌你!”
                白子画闻言一怔,望着她有些闪烁的泪眼,他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我帮你修。”
                霓漫天捡起碎片,淡淡看了他一眼,就将他拒之门外,那是娘亲留给她的遗物,这么多年来,她都没生出要将它送人的念头,这次她想要送给白子画,她未来的师父,以前的白白,可是玉就那么碎了。
                霓漫天握紧了拳头,她再也不想看见白子画了!
                她坐在桌前,妄图用法力修补玉佩,可补出来的玉佩,却有了裂痕,再不似以前那般圆润光滑,霓漫天将它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垂眸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分割线————————
                销魂殿中,白子画来找笙箫默对弈,笙箫默一子落下:“师兄有些心不在焉啊。”
                白子画沉默着将一子落下,笙箫默笑了笑:“师兄平日里可不会下错一子,你看啊,你下在这里,我只要将子落在此处,此局便皆我赢,不光此子,就是师兄前几次落子也是……”说着他便摇摇头。
                “怎样哄好一个女孩?”话一出,笙箫默就望了望天边斜阳,奇怪啊,太阳还是从西边落下,他莫非是出现了幻觉,这种话怎么会从师兄口中道出?
                “啊?”笙箫默显然有些不知所云,直到白子画一个眼神,他才反应过来,“哄好一个女孩子啊,那不是很简单?投其所好,女孩都喜欢好看的事物。”
                “比如?”白子画接着问,笙箫默都要被问得崩溃了,自己怎么知道啊?他又没哄过女孩,于是只好随便回答几个:“女孩子都喜欢流萤啊,烟火啊,那种转瞬即逝的美丽。”吧。
                话音一落,坐在笙箫默对面的白子画就不见了踪影,他抬头望天,自己的法力对比他师兄可谓是小巫见大巫,看来要好好修炼了,当然他也只是想想。
                Chapter 7


                回复
                13楼2017-10-22 07:43
                  Chapter 8
                  入夜,白子画步至霓漫天房前,敲门声响起,霓漫天自是知道绝情殿除了白子画没有其他人,但还是问了句:“谁啊?本小姐正烦着呢!”
                  “是我。”白子画的话依旧淡然,也是,像白子画那样良好的家教与脾性,是不会因为霓漫天骄纵的话而生气的。
                  霓漫天闻言,心中不免有些高兴,但很快就强压下去了,中午还说着讨厌他,想着再也不想见到他,然而等他真的来了,自己的心又化成水了,毕竟那是她的白白啊。
                  霓漫天想了想,还是去开了门,虽然表面还是装得一脸不高兴,但心里不知道怎么乐呵呢,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矛盾,明明他摔了她娘亲留给她的玉佩,自己不应该生气的么?
                  “尊上来做什么?”白子画面对霓漫天的生疏有些不大习惯,以往她都是唤他白白的,今日倒是正经了,但他心中却怎么都不舒服。
                  白子画表面还是一副云淡风轻:“天儿,我可以那么唤你吗?”
                  “随尊上意,”霓漫天淡然的回道,心中却有些焦急,“尊上来此,不是只和本小姐说这些吧?”
                  “你跟我来。”白子画转身就走,霓漫天不太满意他这个样子,但想到依他千年玄冰的性子,能主动求和已经很不错了,何况她没他厉害,身份也不比他高,所以她也不情不愿地跟上。
                  ————————分割线————————
                  白子画带她来到了绝情殿的一片桃花林里,转过身对霓漫天道:“你的名字是霓漫天,那么我便赠你漫天萤火,这样你可原谅?”
                  他话音一落,林中便飞出了闪着幽绿色光芒的萤火虫,霓漫天在蓬莱夜晚都不曾出过房门,而且她房间四周全是守夜的蓬莱弟子,自是连一只虫子都要清理干净的,几时她见过这么美的萤火虫?
                  萤火虫萦绕在她身边,霓漫天莞尔一笑,伸手就有一只萤火虫在她指尖停留,那微弱的触感更让霓漫天感到了真实,她在原地绕了一圈,整个人都沉浸在这美丽中。
                  “今日是七月七,听说人间是个比较盛大的节日,虽没有十五的圆月,但本小姐心情不错,白白你陪我一起看这天边明月可好?”霓漫天拉过白子画的手,就往桃花林间那座亭子走去。
                  两人坐在一起竟也是一幅画中的美景,天边那轮斜月散着点点光辉散在白子画脸上,霓漫天望着白子画完美无瑕的侧脸,情不自禁地触摸到了那冰凉的皮肤。
                  白子画身子一顿,那指尖传来温热的触感,是多久没有感受到了呢?
                  “白白,早上的玉佩,本小姐还是想给你,这次你不要拒绝好不好?”霓漫天可能是因为气氛的缘故,语气也不似平常的刁蛮任性,而是掺着几分柔和。
                  白子画望着她从墟鼎取出的玉佩,那几丝玉佩中的裂痕,不由让白子画的心一丝疼痛,他看着霓漫天如今早一般将玉佩挂在他的腰间,而后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想必是从这天起,白子画就萌生出要永远守护这个女孩的笑容的念头,霓漫天小心翼翼地揣着心将头靠在白子画肩上,远望牛郎织女星相汇。
                  她才不会告诉白子画今日是凡间有情男女相约的一天,她自小便幻想着有一份牛郎织女那般浪漫的爱情,而现在她只愿桃花朵朵,与君长留……
                  不知过了多久,白子画兀自望着霓漫天安静的睡颜,无奈地笑了,这是他千百年来第一次笑,犹如冰雪初融,天地竟都在那一瞬失色,成为他的陪衬,只是熟睡的霓漫天错过了他这一笑。
                  他脱下外套披在霓漫天身上,她就这样安静地像一只小猫般睡在白子画怀中,他望了望天色,与她一起等待着天明,朝阳日落日后天儿陪我一起可好?
                  Chapter 8 完
                  (这一章原为七夕节的虐狗章节)


                  回复
                  14楼2017-10-22 07:44
                    Chapter 9
                    霓漫天转醒是在弟子房,旁边早无白子画的痕迹,若不是墟鼎中已无另一枚玉佩,她想必会怀疑自己昨天做了一场梦,毕竟那天的白子画格外的温柔。
                    早上是桃翁的课程,依霓漫天的仙资自是排在了甲班,但很不幸的是甲班和癸班一起上课,霓漫天身为蓬莱掌门之女自是安排在中间的位置,上课前来搭讪的人也少不了,但癸班的同学就没有和霓漫天搭讪了,只是自顾自在自己的圈子里聊天。
                    花千骨羡慕地看着被众星拱月的霓漫天,若是有朝一日她也可以如此便好了。
                    “那是霓漫天蓬莱仙岛岛主的女儿也算是这届弟子中的仙资是最高的,很多男生喜欢她,但她就是狗眼看人低,谁都不搭理。”轻水在一旁道着。
                    花千骨摆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漫天她很好的,她还送了我一把上品灵剑呢!上回还是她救的我。”
                    轻水有些不相信:“真的假的?就她?”
                    ————————分割线————————
                    “听说蓬莱弟子个个都是美人,今日一见果真不假,我们能交个朋友么?”有一个自认为长得帅些的仙二代来跟霓漫天搭讪,却不想她冷笑一声。
                    “朋友?我的朋友得为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你可以么?”霓漫天傲慢地看了他一眼,满脸竟是不屑,仙二代拍着胸脯说着:“可以,美人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只要你陪陪我,嗯?”
                    霓漫天冷哼一声:“你可以滚了,否则休怪本小姐揍得你亲妈都识不得。”
                    “啊呸,你还装什么纯情,说不准被多少人 睡 过 了呢!蓬莱交好各大门派的时候就没有拿你做筹码?”那个仙二代似是不屑,然后不知怎的整个人就这样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上。
                    可霓漫天却没有出手,她茫然地望向身后,白子画?他怎么会来这里?
                    “参见尊上。”众人齐生生跪下,只有霓漫天还愣在原地,直到白子画一句话都没说的离开,回绝情殿的路上,他一遍又一遍问着自己方才为什么那么冲动,只是听到那个仙二代说霓漫天被很多人 睡 过 的时候,自己就怎么都一直不住心中的怒火,甚至还想问问她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霓漫天反应过来,那仙二代已经起身了,走过她身边的时候也不由冷言一句:“当是尊上都被你勾的鬼迷心窍了,你可真 骚 ,总有一天,我会 睡 了你!”
                    霓漫天自是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只是方才白子画的举动已经引起很多人误会他们之间有什么了,但她心中还是甜甜的,毕竟白子画刚刚那个举动也说明了他心中一定有自己的地位不是?
                    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白子画身上带着和霓漫天腰上一样的玉佩。
                    ————————分割线————————
                    上课,桃翁从门口走进来,闹哄哄的教室一下就安静了下来,然后就在教台处讲课,霓漫天有些无聊,这些都是她六岁时普及的知识,但还是认真的在听课,当是温习一遍就好了。
                    可花千骨却在那边昏昏沉沉地睡着了,桃翁一眼就看到了趴在桌子上偷懒的她,气冲冲地走过去:“你站起来,以为自己靠着关系进了长留就好了么?看来我刚才讲的你都知道了,若是答不上来你就给我留下来把整本书抄个二十遍!”
                    花千骨迷迷糊糊地站起来,奈何支吾了半天都每个所以然来,糖宝正想要告诉花千骨答案,这时霓漫天传音给花千骨了正确答案:“从上至下分别是宫羽、宫石、宫木、宫玉、宫花、宫带、宫铃七级。”
                    花千骨依言而道出,桃翁见花千骨回答出来了,自是面子有些挂不住:“那你把各路仙人的名号说出五个来。”
                    花千骨挠了挠头,这个她知道,以前东方和朗哥哥和她说过一些,于是她就照搬照抄地道出,桃翁没能难住她,也便变本加厉:“那我再问你,上古神器有哪些”
                    这回真将花千骨给难住了,她将求助的眼光投向霓漫天,霓漫天垂了垂眸起身:“师尊您莫要为难千骨了,她不过是一个新入仙门的弟子,不如我替千骨回答。十方神器分别有东方流光琴、南方幻思铃、西方浮沉珠、北方卜元鼎、天方谪仙伞、地方玄镇尺、生方炎水玉、死方悯生剑、逝方拴天链、望方不归砚。”
                    Chapter 9 完


                    回复
                    15楼2017-10-22 07:45
                      今日四章,如有看到错别字,拜托吧友抓虫了


                      回复
                      16楼2017-10-22 07:4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