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宝莉吧 关注:68,342贴子:2,764,873

【文楼】我是谁?——长篇,友谊,冒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记忆已逝,罪之尚存。过往的影子形同鬼魅,心之所向却是紫色晨星。权欲胶着,爱恨纠缠,以赤子之心询问自己,究竟何谓怪物,何谓良善。现实残酷,千夫所指;幻境蒙昧,毒蛇嘶鸣。当罪恶之书化为一摞白纸,是在纸上续写权与欲的诅咒,还是谱出光与善的赞歌?


回复
1楼2017-10-11 23:59
    通行证:


    收起回复
    2楼2017-10-12 00:00
      第一章 我是谁

      我渐渐苏醒,睁开眼,入目只见身边无尽的黑暗包裹着我。不难看出,这里是一片森林,被夜染成黑色的树木在怒号的狂风下挣扎摇摆着。豆大的雨点随着风势砸落,击打在我的身上,带起阵阵疼痛。

      我在哪?我是谁?

      我的脑袋发抽,疼痛不已。能记起来的东西非常有限,但是至少让我明白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救命!谁能救救我!”

      我尝试呼救,可是声音连自己都听不到,不只是因为周围呼啸的风雨,我的身体还虚弱的要命。雨水打进我的眼睛,与我流出的泪水混合在一起。我用前蹄擦了擦,根本没有用,视线依旧模糊不清。

      我合拢我的双翼,我还知道它们怎么用,但是在这样的天气里,任何带翅膀的都不可能飞在天空。除非想被风暴卷进黑暗,撕成碎片。

      冷,非常的冷,从里到外,身体止不住地颤抖。我的体温开始下降,血脉正在被冻结。雨水聚集在我身体周围,与泥土混合成一个泥水坑,浸没我半边身子的冰冷泥水正在**我的身体。我必须离开这里,不管去哪也好,总之先避开这场暴风雨。

      我稍微移动了一点,右后腿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痛。那股痛苦强烈而迅猛,直冲大脑,暴风雨一时都掩盖不住我的尖叫声。我大口喘着气,扭头向后看,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经断了,它干脆利落地折成了令我心惊胆战的角度。

      我止不住地哀嚎着,但剩下的声音都被狂风暴雨所掩埋。我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会被翻涌着的无尽黑暗所吞噬。

      我不能走路,这个噩耗传进我的脑海里。我的腿不允许我再次使用它,我也没办法拖着它走路。

      或许我只能试着飞行,低空飞行也许不会失控得太厉害。但当我拍打起翅膀,稍微把自己举起一点的时候,却只能惨叫着重新摔回地上。我不能飞,只要稍微动一下,我就会疼得快要晕过去。

      我的身体更冷了,疼痛渐渐变为了麻木。痛苦的减轻令我感觉好了一点,但是却高兴不起来。这不是个好兆头,说明我的体温已经降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我清楚地明白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怕是真的会死在这里。

      绝望渐渐从心底里涌起,如果我连行动都做不到,那就只能在这里坐以待毙。我的呼救谁也听不见,更何况在这恐怖的天气里,谁又会出门来这个不知名的森林里闲逛呢?

      一股奇怪的感觉从心底里涌起,那感觉像是有谁在盯着我。我抬起头,看向那个感觉传来的放向。

      摇曳的树丛中,那个影子屹立不动。黑暗和雨水令我看不清楚其容貌,但是仍然能看得出那是一个小马的身影。他或者她正直勾勾地盯着我,我看不到那双眼睛,但是我就是知道。我还能从心底里感觉到他传来的情感,难以言喻的震惊与恐惧。紧接着就转为了无穷无尽的怒火。

      我当时没有在意这些,对我来说他简直是救命稻草,于是我尽自己最大力气呼救。

      “求求你,救……”

      “你!你竟然还敢出现!”

      我被打断了,那是个清脆的女声,虽然被暴风雨和话里隐含的怒意弄得变了音,但还是能听出来。只是那深刻入骨的滔天怒火吓得我不敢出声,我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出。

      没等多久,几乎是话音刚落,水桶粗的洋红色魔法光向着我的脑袋飞来。我尖叫一声,顾不得腿上的伤势,连滚带爬地躲开那死亡光束。那股光芒击打在我身后的树木上,直到拦腰截断三棵树才消散。

      “站住别跑!”她扬蹄向我冲来,头上凝聚的魔法在黑暗和暴风雨中带起一道光之轨迹。我拼命后退,蹄子在泥泞的土地上打滑,挣扎着想要远离那代表着死亡的光芒。

      “不!不要!求你……啊!!”

      又一发魔法光束激射而出,可能是受到了黑暗与暴风雨的影响,也可能是气得失去了准头,那抹死亡射线只是擦着我的右耳飞出去,带着强烈灼热与无法抵抗的冲击飞进阴云密布的夜空。随着一阵触电般的酸麻,我立刻感觉不到那只耳朵了。在我下意识去碰之前我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已经没了。

      那个身影已经冲到我面前,一把将我狠狠按到地上的泥水中,两个蹄子死死地压着我的脖子。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但是我勉强没有。我本就虚弱不堪,再经历了这些打击,我再也没力气动弹了。于是我只能榨干自己最后一丝力气,用尽全力向她乞求。

      “求求你……不要……”我的声音依旧细不可闻,但是她与我近在咫尺,说不定她能听到。闪电照亮我们的脸,我看到她亮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犹豫,但是马上就被澎湃的怒火冲散。

      “少说废话!”她角上凝聚的魔法从没有散去,洋红色的光瞬间盖住我的视线,我只能感觉到自己在尖叫着,死亡的恐惧笼罩着我。最后,我失去意识,投入无尽黑暗与冰冷当中……


      回复
      3楼2017-10-12 00:01
        ————————————————

        我没有想到自己还能醒来,但是我确实醒来了,意识渐渐从最深处浮出,我吃力地抬动眼皮,慢慢挣开眼睛。

        视线是还模糊不清,但是我马上就发现这里不是之前的那个森林,我已经身处另一个陌生的地方了。我仰面躺在某种稻草垫子上,周围似乎是红砖墙,空间并不是很大。墙上的小火盆带来了些许摇曳的光,虽然不是很亮但已经足够。没有呼啸的狂风,没有击打我身体的暴雨,我感觉舒服了不少。

        我试着动了动身体,四肢奇怪的感觉和金属碰撞的叮当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低头,看到自己的两个前蹄上戴着副蹄拷,那东西限制了我的行动。而且我的左腿也被拷着,铁链一直连到墙上,那铁链粗得就像是栓地狱犬的那种。不过我还发现自己的右腿似乎被包扎过,上面装着夹板还绑着绷带。我抬起它看了看,还是有点疼,但比之前好多了。

        “我们小马可不是怪物,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掉。”

        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的鬃毛都立起来了,我立刻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站着的是个雄驹,应该吧,我的视线不知怎么的依然模糊不清。看上去他是独角兽,在火光下他的身体是白色的,但就像是我不记得我是谁一样,我也不记得他是谁,也有可能我根本不认识他。墙上火把的光从他身后照射进来,在地上墙上投射出一条条狭窄的黑影。原来这里是个监牢,我们之间隔着的都是一根根铁柱。

        “虽然我很遗憾我妹妹没有直接轰掉你的脑袋。”

        他的声音开始凶狠起来,咬着牙挤出这句话,仿佛无穷无尽的怒火蕴含其中。我吓得缩了一下,为什么我遇到的所有小马对我都是这样的态度?

        我的耳朵紧紧贴着脑袋,我勉强让自己开口,但是掩藏不住声音里的颤抖和畏惧。“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你是谁?为什么要关着我?”

        他听到后便陷入沉默,呼吸越来越重,似乎在忍耐着汹涌澎湃的愤怒。“你问我是谁?你问为什么?!”他直立而起,两只前蹄猛地按在铁栅栏上,轰鸣声炸响,吓得我再次向草垫子里缩去。

        “问问你自己!你这**养的**!你做过什么事!你伤害过多少小马!你如何伤害我!!别告诉我你都不记得了!!!”

        他的声音在怒火中破了音,铁栅栏门被他砸得哐当作响,混杂在他的怒骂声中,只是让我更加的胆战心惊。现在我唯一祈祷的就是他打不开这门,那个锁住我的铁门目前成了我安全感的唯一支撑。

        等到他渐渐骂够了声音停止,快要缩成一团的我才敢开口。“……那个,如果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很抱歉……但是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看不清他的眼神,但是我能感觉到投射来的那股澎湃而来的情感。愤怒,无穷无尽的怒火仿佛要直接点燃我,将我烧成灰烬。我看到他三两下拧开铁门的锁,然后一蹄子踢开了门,我最后一丝安全感也随之被砸得粉碎。

        他快步冲向我,洋红色的魔法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按在墙上,接着他一蹄子砸在我脸边,止住我的尖叫。在窒息中我似乎都听到坚硬的砖块在他蹄下开裂的声音。

        “你以为你一句‘抱歉’就完事了吗?你以为你一句‘不记得’,所有的一切都会一笔勾销吗?!我告诉你,就算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你也永远摆脱不了你的恶行!摆脱不了你应得的惩罚!!还有!”

        他用魔法强行扭过我的脑袋,我疼得再次叫了一声。我们四目相对,他居高临下紧紧盯着我的眼睛。现在我能清楚地看到他眼中那滔天怒意,似乎都能从他蓝色的眼睛里喷出火来。“如果,你再装出那种无辜的样子,再用这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我。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丢到护城河里喂鳄鱼!”

        他紧咬着牙,把一整句话挤出来。我没有在看他,因为我已经紧紧闭上眼睛,艰难的呼吸中带着止不住的呜咽。我的全身都在颤抖,蹄子带动铁铐发出轻微的叮当声。他的情绪似乎稍有缓和,我能感觉到他正在从纯粹的怒气攻心渐渐转为愤怒中略带疑惑。

        就在我快要被掐死之前,他松开了钳制我的魔法。我从墙上慢慢滑落,控制着身体,勉强把自己缩成一团。再也没有敢看那个独角兽一眼。我听到他后退几步,情绪重新变得严厉,他开口。

        “鉴于你的行为,和你欺骗我妹妹,你就在这里关到有谁想把你放出来为止吧。虽然,我觉得永远都不会有。”

        我啜泣地低着头,不敢看他。“为……为什么……这样对我?”我都能感觉到他对我的这个回应非常不满意。他的怒火又腾起来了,如果他下一秒就用魔法把我炸成灰我都不意外。于是我重新把自己的身子缩起来,抱着脑袋等待着他怒火的降临。

        什么都没发生,他只是哼了一声,带着些不屑与疑惑。接着我听到他转身出去,锁上了牢门,蹄步声渐行渐远。

        他终于走了,但是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反而多了一肚子委屈害怕和问题。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让他如此恨我入骨?我,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除了哭泣还能做什么,眼泪止不住地滚落脸颊,滴到铁铐上,滴到我布满孔洞的镂空黑色蹄子上……


        收起回复
        4楼2017-10-12 00:0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12 00:02
            嗷嗷!好看好看!顶顶顶顶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12 00:04
              占领前排!


              收起回复
              7楼2017-10-12 00:05
                四马帮粉丝团报道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10-12 00:10
                  前排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10-12 00:26
                    三大哲学: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12 00:29
                      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说说说说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10-12 01:50
                        又又又一个新坑啊╭(°A°`)╮大佬的世界只能仰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0-12 07:07
                          路过帮顶,另外我犯了个错误,感觉好丢人啊


                          收起回复
                          15楼2017-10-12 09:35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0-12 09:5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12 1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