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心语吧 关注:1,549贴子:38,344
  • 0回复贴,共1

小时候那些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时候那些病
小时候每个人都会免不了得一些头痛脑热的小病,感冒发烧是常有的,也有的会大病一场,甚至几乎要了命的也有。我记得我们村里有三四位医生,常给我看病的有两个。那时的村叫大队,医生当然也是本地的赤脚医生,就在大队的诊所上班,其实也就一间小屋子,放了不多药品。我家离那个诊所很近,不超过500米。我打有记忆就好像在治病,印象最深的就是天天要去打针,估计当时得的也是几乎要命的病吧。那时我也应该就是四五岁大小,或是五六岁,反正是记不太清事情的时候。爸妈说我当时得的是咳嗽加哮喘,主要是咳嗽,天天咳,天天喘,吃药总是不好,只好打针了。当时的苦药片一天要吃三包,每包都有许多片,吃一片要喝好几口水才能咽下去,所以每吃一包都要喝好多水。吃完一包我苦的直掉泪,也许当时也不是只因为苦,也许是比较苦恼为什么天天要吃那么难吃的东西。后来还是不见好,去找那些医生,他们又给我看了看,说只能打针了。我以前也打过针,知道疼,所以这次说打针是死活不肯的。妈说打针疼一下就过去了,就不用吃那么多苦药了,眼看是躲不过去了,就只好应了一回。那医生从一个小锅里取出针管和针头,我当时很纳闷为什么那东西要放在锅里,现在知道是在锅里煮了消毒,不是像现在一次性的。他又取出三瓶小药水,熟练地敲碎了小药瓶的瓶口,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就像要枪决的人看着枪手装子弹。最后他问我打那边,我为打左边还是右边纠结了半天,结果两边都用酒精药棉擦了,谁知那种刺痛的确让人难以忍受,我就只有放声的去哭,也不记得最后是打到了哪边,整个屁股都是疼的。关键是回家之后那三包药还要照吃,水还要照喝,所以就觉得很不划算,每次去打针就要逃跑,可不管跑多远都会被爸妈找到。哄不行就硬拖了去,那不到500米的路也很让爸妈费力,妈带我去的回数多,爸去的次数少,爸有力气,一只手就可以不停歇地一直把我拉到诊所,妈就要多拖拉几次中途还要歇会儿的。有时还没到诊所就听见其他小孩打针发出那种杀猪般的嚎叫,我就会闹的更厉害,又加大了妈拖我去的难度。到了诊所我也是极不配合的,又踢又跳,但还是躲不过。妈按着我上半身,医生按着我的脚,有时是那些在诊所聊天的闲人帮着按,我也只有发出那种杀猪般的嚎叫了,边嚎边骂,还提着医生的名字骂,只要是我从乡邻那里听过的觉得是骂人的话,都提着医生的名字骂一遍,有时打完了我还没骂完,于是就边走边哭边骂。医生却也不生气,每打完一盒药就把那装药的小纸盒送给我,凭添了一份我在小伙伴前炫耀的资本。我可以在里面放一些粉笔和小木棒,或是直接当礼物送给要好的伙伴了,这是我打针过程中唯一能感到开心快乐的事情了。后来我知道我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发现我骂医生时他们还笑嘻嘻的,这两个医生我是分得清的,可是他们的名字我对不上号,有时姓张的正给我打针,我却声嘶力竭的骂着那个姓王的,姓王的给我打针我骂姓张的,大人们也不给我确定的答案,我就干脆同时提着他们两个的名字骂,他们的表情明显凝重起来了。。。我屁股上被扎的都成了硬块,晚上妈用热水烫了毛巾敷在上面,会感到很舒服。过了好久我的病才彻底好,后来怎么不打针怎么停的药也都没印象了。我当时也不觉得我有病特难受什么的,只记得咳嗽,除了要打针吃药,其他时间都和小伙伴一样天天疯玩,是不用上幼儿园的,那时没有。
记忆中还有件事很清晰,就是常常会莫名其妙的肚子疼,有时突然就疼起来了,过一会就又不疼了。有一次在奶奶家,我正玩着肚子就疼起来了,奶奶就把我抱在腿上给我揉肚子,边揉边念叨:肚子疼,找王成,王成不在家,找王发,王发又会拨拉又会扎。意思我当时也似懂非懂,大概王成是个医生,王发也是个医生吧,拨拉的意思就是今天的按摩,扎就是现在的针灸了。可我们村没有叫王成的医生,倒真有个叫王发的,不过他不是医生,是一个杀猪的,这也让我当时纠结了好长时间,肚子疼去找杀猪的干嘛去,难不成要让他杀开肚子看看。现在知道只是为了编那个儿歌押韵顺口罢了。可肚子让奶奶揉几下就真的不疼了,又撒欢似得跑去玩了,奶奶总是要在后面喊几句的:你别跑恁快哦,慢点哦。。。
小时候那些病终归是治好了,家里花了多少钱,给父母增加多少负担当时是不会去想的。爸妈说其实也没花多少钱,那时药便宜,钱虽然难挣,可很管用。现在想起来也无非就是得了百日咳,充其量也就是肺炎气管炎之类,打点链霉素庆大霉素就好了,不像现在一感冒就要去医院打点滴。给我治病的两个医生,现在提起来依然心怀愧疚,人家给我治病,我却那样骂人家。听父母说他们其中一个已经年过七旬,一个已经没有了。。。唉,我到现在还不爱喝水,我还记得那种难吃的药里面有一片个儿大的叫大安片,现在也已经没有了吧。。。。。。


回复
1楼2017-10-16 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