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吧 关注:9,878贴子:524,031

【原创】拨云见日(黑虹/慢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恶心萌的猫美美镇楼,嘻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10-20 21:21
    1、这里是布布,第一次发文,慢更,努力不坑。
    2、本文为黑虹清水文,若接受不了此cp设定,麻烦左上角咯。
    3、真的真的真的幼儿园文笔,我会努力让我的文不出现语病的。要是大家发现bug啊bug啊bug啊,不要客气,大声告诉我吧。
    4、我不管,我永远是你的小可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10-20 21:28
      人物介绍:
      虹猫-洛虹
      黑小虎-墨冽
      其他人物暂定为原著本名不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10-20 21:31

        灵玉,起死回生的至宝,自古相传灵玉出现的位置随月相变化而变化,加之得灵玉者必然付之相应代价,使得数千年来纷至沓来的江湖人士无一不无功而返。

        此时守护灵玉的老者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眸中透露些许惊讶,他随灵玉降于凡间已千年之久,而真正能找到灵玉下落的只此一人。老者眯起眼睛,手捋胡须:"这位少侠前来有何贵干?"
        少年将背后的黑衣少年轻放在老者面前,使其平躺,继而打躬作揖:"在下洛虹,前来借灵玉一用。"
        面前的黑衣少年双眸紧闭,脸上毫无血色,虽说如此,分明的面部棱角注定了此人的器宇不凡。
        "洛少侠,灵玉集天地之精华,折损天地灵气而逆天还魂,皆需付出同等代价,"老者继续顺着白胡,语气不紧不慢:"少侠可做好准备?"
        "洛虹愿以命一搏。”
        老者双目微睁,眉头微皱:“早知如此,少侠当初何必要与他针锋相对?又何必任由同伴惹怒他陷入雷区?"
        被看穿记忆的洛虹惊讶了片刻,而后又苦笑一声,痴痴的盯着墨冽,:“那时的我无法为了他辜负苍生,现在又不想因苍生辜负他,到头来只剩这一条路可走,是活该吗?"
        像是问老者,又像是自言自语。
        老者没有理会洛虹,自顾自说道:"灵玉只能复原人的灵魂,这位少年将带着前世记忆转生,即使如此,你仍要救他吗?"
        “是的,”白衣少年抬起头,目光坚定的望着老者“还请老人家帮忙,我要救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10-20 21:36

          “墨冽,父王要得到麒麟称霸武林”
          “墨冽!正邪不两立,我吟蓝是不会喜欢你的!”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我墨冽这就让你看看洛虹成魔!”
          “墨冽!我的墨冽!为父这就杀了七剑给你报仇!”
          一道惊雷打破了夜的宁静,所有的记忆争先恐后的涌入脑海,墨冽突然坐起,眩晕感在大脑徘徊了好一阵子,他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这是一间素雅的木屋,桌椅整齐的摆放,蜡烛正摇曳着微弱的光,豆大的雨点不断拍打窗户,狂风吹的门吱吱作响。
          “你醒了?"门外风雨交加,洛虹本想下楼添些柴火,正巧发现墨冽正眉头紧皱的坐在床上。
          "洛虹!!是你!拿命来!" 墨冽紧握双拳,死前的怒气在见到这张脸的瞬间充斥着大脑,“黑心煞掌!…内力??"
          “墨大少主还是省些力气吧,”洛虹低头摆弄柴火,“你虽已醒来,但内力仍未完全恢复,强行动用内力对现在的你百害而无一利”,拍掉手上的木屑,微笑着转向墨冽,“不如我们改日切磋?”
          “为何救我?”
          “你虽出身魔教,但行事光明磊落,你父亲的过错不该牺牲你……”
          “哼,怕是让你失望了,”墨冽打断他的话,“洛少侠的恻隐之心用错了地方,信不信我随时杀了你?”
          洛虹好看的桃花眼弯成两道月牙,“信。”

          屋外雨点急促的敲打门窗,死前的一幕幕不断在眼前重现,自己也算是去过一次阎王殿的人,且父王已死,争权夺利这种事早已失去意义……可杀父之仇岂能不报?

          突然炸开的雷轰鸣作响,扰乱了墨冽的思绪,他翻身侧卧,稍作舒展的眉头又重新拧紧:正邪不两立,堂堂七剑之首救我有何居心?满嘴的仁义道德,这倒也像是他能做出来的事,话说同情也得有个限度吧,莫非真是个傻子?
          想到这里,墨冽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让魔教少主和七剑传人共处一室,古往今来也只有洛虹有这个胆量,堂堂七剑之首复活魔教少主,而后被魔教少主反杀,这事态走向,真不知道该说他缺心眼还是有勇气..

          等下,复活?我是怎么复活的?

          墨冽突然盘坐,双手重叠,闭目感受经脉中真气的流动,虽说还未完全恢复,但真气的流通顺畅无阻,甚至墨冽可以感受到只要好生休养几日,这幅身体的状态会比之前还要好的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10-20 21:41
            欢迎欢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20 21:41
              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20 21:53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收起回复
                8楼2017-10-20 22:26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20 23:0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21 11:1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21 15:31


                        暴雨冲刷过的大地散发着泥土的清香,被狂风扫落的黄叶杂乱而零散的铺满前院,一白衣少年正低着头专心致志的打扫落叶,少年俊朗的眉毛下衬着双清丽的桃花眼,朱红的唇角上挑出好看的弧度,柔和的面部轮廓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生动。一阵凉风拂过,白色的发带随风摆动,洛虹打了个寒颤,继而停下手中的动作。
                        还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凉啊,洛虹直起腰身抬头望向远处,手放在前额挡住阳光,话说灵玉还魂需耗时七日,这才刚过两日墨冽就醒了,不愧是魔教少主。不过也好,如今自己武功尽失,若那些人在墨冽昏睡时袭来,自己根本无法护他周全。洛虹怔怔的看着群山,此时秋风瑟瑟,鸟啼猿鸣,那些人,是时候该来了啊。

                        “洛大少侠真是好兴致啊。”
                        长虹剑抵在脖颈处,金属传来的冷意使洛虹收回思绪,他转过身面对墨冽,此时黑衣少年正一脸戏谑的看着他:“青山绿水,把你葬于此,如何?”
                        “你不会。”
                        “凭什么这么肯定”
                        “就凭你是墨冽。”
                        四目相对,洛虹清楚的看到墨冽眼神闪过的惊讶,随即又恢复冷漠,“哼,天真,”将宝剑插入剑鞘,“昨夜你还没有回答我,我是如何复活的。”
                        “世间哪有什么复活之术,”洛虹将扫把置于门边,接着说道,“你被地雷炸到暂时闭气,我不过是帮你打通经脉,煎了副药而已。”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身体状态良好也许只是药物作用……

                        萧瑟的秋风吹散了被归拢的树叶,两人一言不发的坐在门前的石阶上,院前的溪水潺潺流淌,风吹的树叶簌簌作响,墨冽突然起身,背对洛虹,“洛虹,你救了我,我墨冽并非不讲是非之人,杀父之仇我不再追究,那么,就此别过。”

                        洛虹看着墨冽一步一步远去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以前次次见面都刀剑相向,能心平气和的说说话已经足够了……洛虹突然想起老者跟他说的话:你这是何苦呢?

                        何来之苦呢?怕是放任他被埋入坟墓,自己下半辈子都无法心安了吧。

                        那日的墨冽趴在自己的背上,洛虹感受到他起起伏伏的胸膛,耳边也尽是那人温润的鼻息,那一刻洛虹突然发觉,自己内心最柔软的一角已经完全被黑衣少年占据。如果说天下苍生是他必须背负的重任,那么这个人便是自己穷尽一生都想要保护的珍宝。

                        那么,这就足够了吧……
                        那么,再见,墨冽……

                        秋高气爽,洛虹长舒一口气,今天天气真好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10-21 21:25
                          诶诶诶诶诶,就这样走了小嗷那可是救命恩人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0-21 21:30
                            计划周更,下周见啦,老铁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0-21 22:07
                              拜拜!记得周末更文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21 23:11
                                emmm...下周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0-21 23:27
                                  什么,下周末?!楼主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22 00:11
                                    楼楼,明天就是周末了,什么时候更文啊\^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0-27 20:01


                                      俗话说:树倒猢狲散。
                                      如今墨冽看着一片狼藉的黑虎崖,才真切感受到这句老话的含义。空无一人的崖内,教旗孤零的散落在地,才不过半月,旗面便积了厚厚的灰尘;所有值钱的物件被一扫而光,就连崖外魔教的牌匾也被人卷走...
                                      虽说他墨冽并非痴迷权财之人,但相较于不久前还能在此地呼风唤雨的少主,此时面对着颓垣败壁的他两手抱于胸前:哼,此一时彼一时啊。烦躁的踢开面前七零八碎的瓶瓶罐罐,随手拿起桌上仅剩的半壶酒一饮而尽。
                                      “***不尽兴,”墨冽晃了晃空酒壶,朝街市走去……


                                      与萧条破败的黑虎崖不同,车水马龙的街市,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就连瑟瑟秋风也丝毫没有影响到这片街道的繁华。
                                      墨冽找了间相对安静的酒馆坐下,黑着脸一言不发的喝酒,接连几碗入喉,才见他的表情有所松动。
                                      “滚开,没长眼睛吗,”墨冽循声望去,只见两彪形大汉粗暴的撞开正要离开的书生,在墨冽旁边的桌子坐下,“小二!把你们这最贵的酒和菜都端过来!”
                                      表情刚刚稍作舒展的墨冽被二人吵得更加心烦意乱,他右手紧紧握住桌上的酒碗,似乎下一秒就要使出一招黑心煞掌将二人赶出酒馆。
                                      “大哥,你说这洛虹能撑多久?”
                                      “多久?怕是在苟延残喘了,什么少侠,我呸,没了武功还不是废人一个?”
                                      “到时候我们将长虹心法交给阁主,下半辈子咱哥俩就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了哈哈哈”

                                      什么?洛虹?没了武功?

                                      墨冽瞳孔微张,手中的酒碗因用力过猛啪的一声碎掉,他猛然起身,揪着一人的衣领将他拎起:“你刚刚说什么?”
                                      “妈的,找死吧你,”另一人见状拎起随身的大刀向墨冽砍去,墨冽稍稍侧身闪躲,单手将大哥扔出甩到小弟身上,二人双双跌落在地,墨冽捡起掉落的大刀,直指二人脖颈,满脸黑线,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我说,你刚刚说什么。”
                                      被夺去武器的二人,不约而同的跪在墨冽面前:“好…好汉饶命,听…听说洛虹失…失去武功,是…是云霄阁少阁主命令我们带兵围…围剿洛虹抢夺心…心法的,不关我们的事啊…饶命啊……饶命”
                                      云霄阁?墨冽愣了片刻,没想到这名门正派也干起来见不得人的勾当了。话又说回来,洛虹是如何失去武功,他又是靠什么帮我打通经脉?
                                      在墨冽晃神的刹那,二人偷偷互相交换眼神,彼此心照不宣,忽地,他们一并抽出靴内的匕首,以迅雷之势刺向墨冽,墨冽左脚借力蹬地身体向后翻去,同时将内力汇聚于双手,“黑心煞掌!”
                                      掌气画作利箭的形状直穿二人胸口,只见他们口吐鲜血,身体抽搐了片刻,而后坠落在地。
                                      “哼,找死!小二,结账!”
                                      小二大气不敢出的在原地一动不动,墨冽面无表情的跨过两具尸体,将散银放在桌上,径直走出酒馆。

                                      墨冽停在酒馆前的树下,脑内不断重复二人的对话,武功尽失吗,现在怕是被团团围住了吧…既两不相欠,正邪不立,我救他有何道理…………不,我墨冽都没能杀掉的七剑之首怎能允许他被一群蝼蚁随意杀掉?他只能是我的猎物!!
                                      墨冽眉头紧簇,神情肃穆的跨上之前二人留下的马,策马疾驰在去往西海峰林的路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10-27 23:05
                                        因为想要让两个主角的人物性格饱满点,又无奈词汇储备量太渣 ,写一点就要查字典看看人物刻画用什么词比较好 或者成语有没有用错,所以很~~慢~~更老铁们是喜欢一周看一小段呢还是喜欢让我攒够四五千字再发出来…一周码一千多字,四五千字大概要码一个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10-27 23:22
                                          好了不要说了,我们选择日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0-28 01:20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0-28 05:54
                                              加油!^V^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0-28 06:41
                                                一天更一点说不定哪天心情好了多更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0-28 07:2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0-31 19:29
                                                    本周份flag……越来越诡异的文风……大家万圣节快乐🎃

                                                    ————————————


                                                    西海峰林。

                                                    眼下正值黄昏之时,山衔落日,暮霭沉沉远山层峦叠嶂,群雁南归,时不时发出阵阵哀鸣,不远处马蹄声四起……
                                                    山下院落内,火烧落叶升起的滚滚浓烟模糊了白衣少年的模样,他静默的从怀中掏出包裹,小心翼翼的打开,这是洛家世代相传的长虹心法,经祖祖辈辈的传承,纸张早已泛黄发旧,书角处的折损凸显了读书者的勤奋。长虹心法四个大字整齐的篆写于封面处,洛虹来回抚摸这四个大字,神情恍惚。
                                                    打识字来,书中内容他早已倒背如流,虽说此书记载的只是洛家基本剑招心法,但自己每次翻看都会有新的剑招灵感。洛虹不禁想起那时自己毒瘾发作,墨冽命属下偷得心法,没想到不过几日,自家祖传的心法竟被这少主习得的恰到好处。当下洛虹不禁咧开嘴角,桀骜不驯的少主模样在面前挥之不去,若同道中人,起码可以成为挚友吧……
                                                    “咳、咳”
                                                    浓烟呛的少年回过神来,现在想这些有何用呢,长虹心法乃世间至阳心法,得之容易,可要习得精髓甚难,稍不留神便会走火入魔,到时不知会给武林带来何种灾难。
                                                    至此洛虹将心法扔进火堆,火舌瞬间将秘籍吞噬殆尽,转眼只剩下不知是落叶还是书本的灰烬,浓烟还在缓缓的滚过头顶,漫往天际…
                                                    马蹄声越来越近了,还时不时伴随着刀剑利器相碰撞的清脆响声,洛虹长叹一口气,终于来了吗?不知此次能否逢凶化吉,若丧命于此,诺大天下领会他洛家心法的也只此墨冽一人,也好也好,他本性不坏,也算是自家心法能在世间存续个数十年,希望他余生自由不羁,不再被梵尘往事牵绊……

                                                    转眼间,数十个黑衣人提刀下马,将洛虹团团围住:少侠,我家主子想品读长虹心法,命小的前来拜访。
                                                    “拜访?各位见面便对洛某刀剑相向,何出此言?”
                                                    “老大,少他妈跟他废话,直接上!他现在就是废人一个”
                                                    “不得无理,望少侠恕罪”为首者身体前倾行礼,眼睛却不断瞟向洛虹,狡黠的笑容在落日的映衬下格外瞩目,“好借好还嘛,洛少侠,还请少侠把这心法借给我家主子,我这做下属的好有个交待不是?”
                                                    洛虹淡漠的看着他,指着面前的灰烬:“心法在此,拿去便是。”
                                                    “奶奶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失去耐心的领头啐了口痰,之前和善的神情霎时变得凶神恶煞:“小的们,上!”
                                                    数十个黑衣人拔刀一齐向洛虹砍去,只见白衣少年一个弯腰从一黑衣人抬起的胳膊的空隙处闪出重围,顺势拔出背后长虹剑:“长虹贯日!”
                                                    闻者无一不愣在远处,什么?他不是内力全无吗?怎么会?
                                                    以内力支撑的一招三式,如今只剩得空洞的口号,洛虹借机从怀中掏出烟雾弹朝他们扔去,弹皮接触地面的霎那爆出的浓烟将黑衣人笼罩,洛虹正想趁势逃跑,此刻数枚利镖冲出浓雾向洛虹射去,他侧耳细听利镖划过的声音,脑内迅速盘算其射出的方位,后身手敏捷的一一躲过。
                                                    “跪地,放箭!”
                                                    无数离弦之箭穿破空气,直击那白衣少年。
                                                    “不好!躲不过了!”洛虹一个回旋转身,抽出长虹剑:“只能背水一战了!”
                                                    剑刃将如疾风般射出的利箭一一拨落,但就在箭掉落的霎那洛虹仿佛被抽干力气般跪倒在地,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此时接连的利箭以迅雷之势袭来……
                                                    被利箭射穿的左肩,不断涌出的鲜血浸透了少年的白衣,钻心的痛感让洛虹清醒了片刻,他用力的摇了摇头想让眼前的重影消失,却尽是徒劳,到此为止了吗?
                                                    “没想到吧,我在箭上涂了软骨散”为首者走到洛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倒在地的白衣少年,“说出心法在哪,饶你不死。”
                                                    “咳、咳、我洛虹哪是贪生怕死之徒,要杀要剐、咳、悉听尊便。”
                                                    不屈不挠,不卑不亢。
                                                    “老大,屋里所有地方都翻过了,没有心法。”
                                                    “妈的!”领头烦躁的挠了挠头,而后突然蹲下,饶有玩味的盯着洛虹,手指在少年肩头的箭羽处来回拨弄,他猛的抽出箭身,拉扯中更多鲜血从伤口中涌出,洛虹死死咬住下唇,冷汗从额间不断流出,脸上的红润也褪个干干净净……
                                                    “不说是吧,我迟早会有办法让你开口,带走!”

                                                    “我看谁敢!”
                                                    众人循声望去,一黑衣少年青筋暴起,双拳紧握的立于门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11-01 00:15
                                                      啊啊!过哄,卡到英雄救美的关键时刻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1-01 00:56
                                                        黑少出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1-01 06:31
                                                          对了 因为下周六要去考试啦 所以emmmmmm,下下周见咯,下次我多更一点,大家记得想我我!好了 我去好好学习了,再见老铁,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不要理我 压力有点大到精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11-01 21:4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1-03 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