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室透吧 关注:32,106贴子:699,884

【原创】前男友与前女友(透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更新时间不定,楼主高一党,压力也山大了。求不嫌弃文笔镇楼图我透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23 07:13

      樱井凉子清晰的记得,再一次遇见降谷零,是在加门初音和伴场赖太的婚礼上。她只是受到朋友的邀请,来参加婚礼,却没想到还会在这里看到她心里最不想触动的人。
      
      她的朋友去和其他人聊天,凉子就坐在名侦探毛利小五郎附近的座位,听着新人和他们说话。没多久,就有一位服务生从她身边走过去,随后就听见了伴场赖太的声音。
      
      凉子转过头去看,那服务生的背影,居然让她感到非常的熟悉,就像是在一起很久了……很久了,开玩笑吧,怎么可能呢。她的脑海里逐渐浮现出一个影子,“凉子,我要走了,我们……分手吧,对不起。”
      
      不会是他的对吧,都已经一年了,怎么还会在这里呢。凉子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她不敢去想如果真的是那个人的话,自己该怎样去面对他。服务生离开时原路返回,突然在凉子身边顿了一下,随后加快了步伐。
      
      安室透站在远处,透过墨镜看向凉子的方向,眼底充斥着惊讶与愧疚。是你吗,是你吧,凉子?一年了,竟然在这里见到她,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自己的脸,万一认出来怎么办?安室透不断的想着。
      
      他看到伴场赖太喝醉了调戏着两个女人,回过神来走过去,提醒他电话一直在响。这期间,凉子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安室透的身上,她不断地在确定着安室透究竟是不是降谷零。
      
      当安室透因为第三次和伴场赖太有冲突后,再一次走过她身边,凉子竟然鬼使神差的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襟。安室透身形一僵,僵硬的看向凉子。凉子抬头看向他,如此熟悉,果然是他对吧,骗不了自己的心啊。
      
      她站起来想摘掉他的墨镜。就在这时候,停车场的车,“轰隆——”一声炸开了,让在场的人都吓一跳,伴场赖太一下子就认出了那辆车是加门初音的。安室透趁机挣脱了凉子的手,走到了别的地方。
      
      毛利小五郎很快就叫了警察来到这里,警察在室外鉴证。凉子看着安室透,眼神落寞。因为分手了,就连普通的说话都不行了吗,你就如此狠心吗降谷零!没给她继续想的时间,警察就进来了,宣布很有可能是谋杀案。
      
      警视厅的目暮警部说用伴场赖太梳子上的头发和加门初音美甲中残留的皮屑做了DNA比对,结果发现居然完全相符,这让人不得不多想。
      
      伴场赖太一听这话,立刻生气了。毛利小五郎上前安慰他,“别生气伴场,一定不是你做的。”“当然不是我做的!”安室透此时推了推墨镜,走上前道:“可是,也许是你想隐瞒抵抗的时候留下的伤痕,所以才会故意打我,并且让自己受了伤,是不是有这个可能性呢?”
      
      “你!你在说什么!”伴场旁边的一个男人哼了一声说道:“难道不是你想在心爱的女人成为别人的妻子之前把她杀害的吗?服务生先生?”安室透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凉子也愣住了,这人的话什么意思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23 07:14
      先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23 11:22

          
          目暮警部说道:“等等,你们先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伴场赖太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你不自己说的话,就让我来说吧,这个家伙是一直偷偷跟着初音见面约会的小白脸!”说完,伸手指着安室透,非常生气。
          
          凉子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分成了两半,非常的疼。难道他和自己分手的原因是因为找到了新欢吗?而这个新欢居然就是新娘加门初音?!“什么!这,这件事是真的吗?”目暮警部结结巴巴的问安室透。
          
          安室透不屑的笑了笑,“我确实是有跟她见面,不瞒你们说,我是被初音小姐特别雇佣的私人眼线。”顺势摘下了墨镜,开始正式的自我介绍,“因为,我是个侦探。”
          
          凉子这回是真正正的看清楚了他的脸,心脏又开始像刀割一样的痛。“你,你居然是侦探,这样也太奇怪了吧,要是你是被初音雇来的侦探,为什么碰巧会在我跟初音举行结婚宴会的餐厅里当服务生呢?”
          
          “因为这并不是碰巧,”安室透解释道,“是故意选择雇佣我在这里打工的这家餐厅,当做你们两个人婚前宴会的现场。”伴场又问道:“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安室透依旧带着自信的微笑,“当然是为了监视你的一举一动才会这么做的。”
          
          凉子看着安室透那种非常自信却又不羁的笑容,仿佛就看到了一年前发生的许多事情。又好像是身在其中一样又重新体会了一番。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场案件结束之后,把他叫过来问一问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是受到初音小姐的委托,来调查对感情轻浮的你,到底有没有别的女朋友,并且同时监视你。所以我先前也是故意在你的裤子沾上蛋糕污渍,就是为了让你无法接近别的女人。当然,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证明我是被初音小姐委托的侦探。因为初音小姐已经在这家餐厅的停车场,火烧事故中不幸被烧死了。”
          
          “不过,关于我受到初音小姐委托这件事,站在那里带墨镜的男人,应该可以证明才对。”这句话一出,那人嘴微微张大。“因为当我对初音小姐报告我对伴场先生的调查经过及详细情形的时候,不过他的委托人是新郎伴场先生。”
          
          “至于委托他调查的就是新娘最近有没有跟什么人见面的事,虽然成功查到了,新娘秘密会面的地点,不过对方那名男子却带着帽子,穿着风衣,看不到他的脸。可是当他听到那名男子的声音和在这里当服务生的我很相似,所以就故意叫我去他那一桌点菜,再一次确认跟我的声音是不是一样,最后再用他们之间做的暗号的时候是告诉半场先生确认是同一个人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23 11:49
          暖qu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23 12:51
            来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0-23 17:00

                
                “而在那之前之所以打手机给伴场先生,叫他去厕所的目的也是为了要告诉他,那名男子可能就在餐厅里,他马上就可以确认这件事情,我说的没错吧。”那人立刻回答:“嗯,是啊,没有错。不过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一个侦探,难怪跟踪的时候会被你甩掉。”
                
                安室透无奈的耸肩,说到这里,关于安室透是小白脸的事情,也就不攻自破了。这一点,让凉子感觉心脏莫名的舒服了不少。凉子已经不想继续听下去了,她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捋顺一下今天发生的一切事。
                
                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案情上,凉子偷偷的进了洗手间,拧开水龙头,用凉水泼在脸上。“零……我真的是……”自从来到这里,凉子没有点任何食物或者是酒类,到现在也确实有点饿了。
                
                她离开洗手间的时候,看到一名女服务生正站在旁边,就偷偷走过去。“您好……”服务生看向她笑笑,“有什么事吗?”“虽然现在说这些可能有点不好,但我是真的好饿呀……”
                
                服务生了然地笑笑,“没关系的,我去给你拿点蛋糕好啦。”蛋糕拿回来后,凉子没有回到一开始的位置,而是站在服务生的旁边和她一起看着这场案件的进展。顺便还和服务生了解了一下,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凉子嘟囔了一声,“如果DNA几乎一致的话,新郎也没有从正门出去,那么他们有可能是兄妹啦。”服务生听到了她的话,惊讶地看向她。“听你这么一说,也不是没有可能啦。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太可怕了。”
                
                目暮警部询问几位在场的侦探有没有什么线索,安室透道:“初音小姐和伴场先生都是在同一间饭店的火灾中获救的,两人都是在身份不明的情况下在同一所教会当中被抚养长大。” 凉子差点将勺子咬断,自己随便说的话不会成真了吧。
                
                “这么说他们两人的父母都在火灾中丧生。”目暮警部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是的,因为是一场很大的火灾,也出现了很多的伤亡人数,他们两人当时都还是婴儿。”“这么说来,他们两个人还是儿时玩伴吗?”
                
                “不是,伴场先生很快就被养父母领走的样子,但是初音小姐还在教会中被照顾了蛮长一段时间。”目暮警部越听越疑惑,“可是,为什么她会因为这件事不高兴呢。”“不知道,她随后就说剩下的事她自己会调查。”
                
                这时候,一个小弟弟突然发话:“小兰姐姐,初音小姐的个子,是不是比小兰姐姐还要矮一截。”他旁边的女孩儿大约十六七岁,想了想说道:“嗯,而且我看她好像还穿了跟很高的靴子,所以应该比我矮蛮多的,差不多就有150公分左右。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23 17:53
                顶顶


                回复
                8楼2017-10-23 17:54
                  沙发??


                  收起回复
                  9楼2017-10-23 17:5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23 18:14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23 18:14

                          
                          “目暮警官!”此时,一位胖胖的警官走进来,“根据法医的报告,死/者遗/体的假指甲好像少了一个。”“所以,那不就是在车子旁边找到的那个。”“不,”这位警官否定了,“应该说,包括那个在内一共少了两个。”“那么难道说剩下的另一个掉在车内烧掉了吗?”
                          
                          小弟弟在这时突然跑出去,凉子听那位高中女生叫他柯南。柯南?柯南·道尔?好奇怪的名字啊。很快,外面就下起了雨,凉子的朋友红英走过来,“凉子,你有没有带伞呢?外面的雨可能会越下越大哦,如果没有带伞,就要等到雨停才能回去了。”
                          
                          “啊,”凉子翻了翻自己手里的手包,“我并没有带雨伞,那么你有带吗?”红英摇头道:“我也没有带哦,看来我们只能等雨停下才能回家了。”凉子和红英住在米花町,离这里还有一段路程。
                          
                          “刚刚DNA的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目暮警部的话,让所有人又看了过去,“而且已经确认伴场先生梳子上的头发的确是伴场先生本人的没有错。”
                          
                          “这么说,果然没错,起因一定是因为她雇佣我做侦探的工作,你却为以为我是她的秘密情人,你自己心生嫉妒,恨不得要杀了。,所以先在这家餐厅的停车场埋伏,等初音小姐回来再把它塞进车里,用火烧车的方式烧死,这是唯一的可能。”
                          
                          伴场听了安室透说的这段话,生气的就要打他,被随行的警官拦住了。“这样,真的好吗,伴场。”就在伴场和警官即将要走出大门的时候,毛利小五郎突然说了一句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
                          
                          “我问你就要这样离开这家餐厅真的好吗?”“就算你问我也没有用,我也没办法,事到如今,只有等警察慢慢证明我的清白了。”“这样啊,既然如此,我可以确定你并不是凶手。”
                          
                          “爸爸……”那位女高中生居然是毛利小五郎的女儿,目暮警部也看着毛利,“毛利老弟,就算伴场先生同意跟我们回警署做调查,可是也不代表他就是无辜的吧,不能妄下判断。他可能误以为接受调查,只要不自白认罪的话就不会被抓起来关也说不定。”
                          
                          “我,我可没有这样想过。”伴场赶紧否认。“现在请你们好好的回忆一下初音小姐的车子烧起来的时候的情景。从这家餐厅里开走到停车场的门,今天晚上因为下雨的缘故被锁上了。而厕所窗户外的路已经因为窗户下面的大滩积水的四周并未发现凶手脚印,这一点完全排除。这么一来,唯一的可能就只有从餐厅的正门出去,伴场是这场结婚宴会的主角,要是他走出这家餐厅一定会有人看到,并且记得这件事吧。”
                          
                          安室透勾起唇角,“也许并不是没有人看到,而是没有人注意到而已,要是我的话应该会这么推理。原因就是因为他在厕所变装了,他是先把变装用的衣服藏在这家餐厅的厕所里面,比如说要是他变装之后带着毛线帽,身上穿着风衣的话谁认识谁都不会发现那个人是他吧,因为他在宴会开始的时候就在大家面前和大家打个招呼,让大家很自然地记住变装之前他身上的穿着打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24 07:16
                          写的很好,喜欢,加油


                          收起回复
                          13楼2017-10-24 10:31
                            好看,还想看


                            收起回复
                            14楼2017-10-24 15:01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10-24 17:44

                                  
                                  “那么在初音的车子烧起来之前我打给她的那通电话,这点要用作何解释呢?初音一边哭一边说永别了。”案件越发显得扑朔迷离,红英看着安室透不停的花痴,“你看那位穿服务生衣服的侦探是不是很帅呀,简直是我身边的人都比不上他。”
                                  
                                  “你很喜欢吗?”凉子看着安室透,没错,他好像天生就有可以吸引别人的魔力,就连自己也无法避免的被吸引了。“啊~我就是欣赏,欣赏而已,他还是比不上桥前的啦。”佐藤桥前,是渡边红英的男朋友。
                                  
                                  “那电话真的是火烧车之前打的吗?实际上是你变装后在停车场埋伏准备好要袭击她,然后在她正要下车的时候才打那通电话给她的,对不对?在她被那通电话吸引注意力的时候攻击她让她失去意识。虽然说初音小姐多少还有点反抗,你费劲一些,好不容易把她塞进的车子里。”
                                 
                                   “然后对那辆车点过,匆匆忙忙回到了餐厅走到厕所换回原来的衣服,然后又故意出现,冲撞我这个服务生,企图殴打我让自己受伤,这样就可以轻易让她给弄伤的伤口蒙混过去了。接着你只要在假装打电话给初音小姐,让周遭的客人听到她好像是在对你说自己的那句话。你将眼睛看向窗外,让客人们跟着看向的那辆车子,就能成功塑造出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眼前自杀悲剧男人的形象了。而且在那个时候,车内的喷漆罐突然爆炸,还真是幸运。”
                                  
                                  “初音真的跟我道别说永别了!可以去查看初音的电话,应该还在车子里面才对啊。”旁边的警官答到:“车上的确是有一只烧焦的电话没错,就算我们可以让手机里的资料复原也没办法查出你们讲了些什么。”目暮警官接着说:“不过按照你这样的推理厕所里应该有他变装用的衣服才对呀。”
                                  
                                  “一定是被剪的碎碎的冲到下水道去了,毛线帽当然没问题,要是尼龙制的薄风衣的话我在应该还是可以剪的很碎的。”沉默了许久的毛利小五郎发话了,“那鞋子怎么办呢?鞋子就没有那么容易剪碎了吧。”
                                  
                                  “我认为鞋子就根本没有必要换掉,只要一直走路不停下来话别人根本无法分辨他穿的是什么样的鞋子。实际上他的鞋子也是随处都买的到,常见的运动鞋啊。”“那么伴场,你就脱下来给他看吧,看看你运动鞋的鞋底,那就是证明你不是凶手的证明,也是铁证。”
                                  
                                  鞋子脱下来后,上面还留有踩到的蛋糕的痕迹。毛利小五郎的女儿解释了痕迹的事情。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清楚了,伴场并没有离开过这家餐厅。毛利小五郎也进行了非常令人可信的推理。推理结束后目暮警官接到了电话,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他看,想要得到答案。
                                  
                                  “那个假指甲上沾有一点点血迹,几乎完全没有被污染。检验结果出来的DNA和伴场先生的完全一致,除了显示性别的部分。这跟从初音小姐遗体上提取的DNA比对结果一样。由此可以断定,假指甲上的皮屑就是初音小姐自己的。”
                                  
                                  伴场赖太哭着跪倒在地上不断地喊着加门初音的名字,可是再也挽回不来了。这个案件就这样结束了,来参加这场宴会的人也都纷纷离开了。伴场赖太被人搀扶着走出去,他要准备加门初音的后事。红英红着眼睛抱着凉子的手臂,“真的是太可惜了,世上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明明是那么好的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25 18:39
                                  沙发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10-25 18:52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0-25 21:10
                                      透透是为了卧底和凉子分手的吗


                                      收起回复
                                      20楼2017-10-25 23:31

                                          
                                          “红英!”两人同时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佐藤桥前,“都结束了吧?我送你回去,外面下雨很大。”红英为难的看了凉子一眼,又看了看男朋友。“你是开车来的吗?不如把凉子也送回去吧,我们可都没有带伞呢。”佐藤桥前尴尬的饶饶头,“对不起,我是骑摩托来的,我也没有带伞呢……”他本来打算把自己的衣服给红英穿的。
                                          
                                          “没关系的,你和他快点回去吧,回去晚了阿姨又要着急了。”凉子将红英推给佐藤,“我会想办法回去的,你不用担心我。”红英还是很为难,直接被凉子推出了大门。看着远走的两人,她呼气长叹了好一会儿。人越来越少了,可是外面的雨却越下越大,好像要把整个街道都淹没一样。
                                          
                                          “我送你回去吧。”会场里的灯都已经关上了,只有外面的灯光照进来。安室透表情不明的站在她身后,手里拿着车钥匙。凉子并没有拒绝,她除了坐安室透的车走,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回家了。安室透把车开到大门边上,凉子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白色的马自达在雨夜里格外的显眼,缓慢平稳地开在路上。“我叫安室透。”他自己做了自我介绍,“我是一名侦探,今天你应该看到了我的推理,这就是证据。”凉子刚刚把嘴张开就被塞了一张纸,她打开看了一眼,眼睛里透着惊讶。
                                          
                                          “作为一名侦探当然不能用自己真的名字,以后遇见我,叫我安室先生就好了。毕竟这个身份,你可是第一次见到。”凉子忽略了毛利小五郎用的是自己的名字这回事,她感觉头脑里混乱极了,她相信了。安室透的表情在路灯的不断照射下显得格外凝重,他不知道组织里是否有人在监视着他,他只能这样做,他不想把她卷进来。
                                          
                                          凉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眼里逐渐泛出泪花,却又被很快的擦去了。今天哭的真的是有点频繁了,明天眼睛恐怕要肿了。“这位小姐不打算介绍一下自己吗?”安室透提出了他的问题,他想听听她说话,不管说什么都好,真的已经很久都没有听过她的声音了。
                                          
                                          “我……”凉子哽咽着,“我叫樱井凉子……”说完了名字,她就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了。而安室透的心里却是很不好受,自己现在的处境,根本不能让她知道,也不能把她卷进这黑暗无穷的地方。等到一切都结束了,他就和她坦白和她道歉,让她原谅自己。
                                          
                                          再后来,两人一句话也没说,直到安室透主动打破沉默。“到了。”车停在大门前,大门墙上挂着樱井的牌子。凉子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才动了一下,打开车门狂奔而去。原来,他还记得自己家在哪里啊,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凉子打开家门,妈妈樱井优子正端着饭后甜点从厨房里走出来,“凉子回来啦,妈妈做了你喜欢吃的,快来吃一点啊?”凉子摇摇头,“对不起妈妈,我没胃口,先回房间去了。”樱井优子看着女儿摇晃的背影,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睛。
                                        【果然我是无法攒存稿的人以后还是现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0-26 18:27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10-26 19:05
                                            写的很好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0-26 22:05
                                              凉子认识的时候是降谷零吧,是不是不知道透子是警{}察的身份


                                              收起回复
                                              24楼2017-10-27 01:26
                                                吞了一层楼发长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0-27 12:22
                                                  我异常的兴奋啊


                                                  回复
                                                  27楼2017-10-27 13:33
                                                    就要一起吃早餐了,互相爱着对方的感情即将重新点燃


                                                    收起回复
                                                    28楼2017-10-27 13:33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让楼楼把这篇文写成be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0-27 14:37
                                                        凉子教书会不会遇到死神话说害羞的零桑哈哈脑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10-27 16:42
                                                            八
                                                            
                                                            安室透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现在的心情了,该纠结?该高兴?该还是担忧?他想了又想,最后郁闷的一口喝光了杯子中的威士忌。
                                                            
                                                            他非常庆幸没来得及告诉凉子他其实是公安的事情,不然她今天看到自己肯定是要问东问西,搞不好身份就暴露了。不过这样也好,他有足够的时间来继续编织谎言,安室透点点头。
                                                            
                                                            凉子很听话的,在她的世界里,降谷零是因为当侦探的关系才改名叫安室透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安室透吐出一口气,将愁绪全都赶走。就这样吧,一切就这样吧,千万别把我的爱人卷进来,让她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吧,拜托了……
                                                            
                                                            凉子正躺在床上放空,就被红英的电话唤回了神。“凉子,已经很晚了,你回家了吗?”凉子哎呀一声,赶紧回答:“到家了,我竟然忘了告诉你,你千万别担心啊。”红英笑道:“哎呦,谁把你送回去的啊?”
                                                            
                                                            闻言,凉子白皙的脸蛋微红,唇角也不自觉的翘起,“我不告诉你,对了红英,我明天就要去上班了,在帝丹小学当一年级的国语老师!”
                                                            
                                                            渡边红英也是在帝丹小学毕业的,她听着话激动的很,“太好了!那我明天去找你,还是三点放学吗?”“是的,等你来哦。”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才挂断电话。
                                                            
                                                            “咦?居然已经十一点了?”凉子这才发觉已经过了往日睡觉的时间了,赶紧把手机充电,然后关灯入睡。
                                                            
                                                            次日,六点半,凉子就已经醒了。她悄悄地走出房间,妈妈还在睡梦当中。来到客厅,餐桌上空荡荡的,看来爸爸昨晚又睡在办公室了。
                                                            
                                                            洗漱完毕,来到厨房准备妈妈的早餐。樱井家的早餐都很简单,很快就可以吃好离开家去工作。樱井优子女士在家需要做家务,因此每天的早餐都是女儿准备的。
                                                            
                                                            六点五十分都准备好了,凉子就拿上手包离开了家,她有驾照但是并没有买车,因此只能步行前往波洛,幸好,距离并不是非常远,都是在米花町。
                                                            
                                                            “欢迎光临!”榎本梓友好的走过来,“请问要吃点什么吗?”正在这时,安室透从隔间走出来,“小梓小姐,这位客人的东西我来准备吧,你还有别的事没完成呢。”榎本梓这才想起来要准备客人预定的咖啡,一溜烟走了。
                                                            
                                                            凉子坐在附近的座位上,看着安室透拿来两份三明治和一杯牛奶,放在自己面前。“我没说要牛奶的。”凉子抿唇,将牛奶推过去。
                                                            
                                                            “不行哦,”安室透又推给她,“不喝牛奶,你会长不高的。”凉子有一瞬间的晃神,这句话,在很久以前,他对自己说过的。
                                                            
                                                            “零,我不要牛奶的。”凉子把一罐牛奶递给降谷零,“我喝这个就好了嘛。”说着摇了摇手中的可乐。可是降谷零从她手中拿走可乐,一脸正经,“不行哦,不喝牛奶,你会长不高的。”
                                                            
                                                            凉子身高167,在女生里算比较高了,但是在降谷零这位面前,完全就是一个小朋友。“呀!降谷零!我很高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0-28 08:05
                                                              九
                                                              
                                                              凉子再回过神的时候,安室透已经去接待其他的客人了。她手里捧着那杯依旧温热的牛奶,暖意从手掌心传遍全身。
                                                              
                                                              入口香醇,凉子很快就喝光了,她放下杯子,拿起三明治吃。安室透还在忙着,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在心里默念:降谷零,我还爱你。
                                                              
                                                              作为一名优秀的公安兼卧底,安室透对于别人的目光是否放在自己身上清楚明了,自然也感觉得到背后那温柔的目光。他一边收着桌面,一边勾起了一道发自内心的笑,尽管很快就消失了。
                                                              
                                                              凉子摸了摸已经填饱的肚子,心满意足的笑了,随后拿起手包,顺便将盘子和被子放在柜台上,“谢谢招待。”然后将钱递给榎本梓。安室透目送她离开了波洛。
                                                              
                                                              与此同时,旁边的楼道里走出了一个女生和小男生,正是毛利兰和江户川柯南。铃木园子和世良真纯正等着她们。
                                                              
                                                              抵达帝丹小学,江户川柯南和毛利兰她们分开了,其他三个小学生正向他挥手,还有一个小女孩站在旁边。这就是凉子看到的场景。
                                                              
                                                              柯南也眼尖的看到了这位大姐姐,觉得很眼熟,在凉子进入教学楼后才想起来在那天的婚礼上见过她。
                                                              
                                                              “欢迎你!”教室办公室里,几位老师微笑着迎接了新同事——樱井凉子小姐。或许是年纪相仿的缘故,凉子很快就和一位叫做小林澄子的班主任打得火热。
                                                              
                                                              “哎?原来小林老师是一年级B班的班主任啊,那不就是我要教的班级喽?”小林澄子眨眨眼睛,笑着回答:“正是呢,我大你两岁,别叫老师了,干脆叫我姐姐吧!”
                                                              
                                                              就这样,凉子爽快的改口了,全校也慢慢知道了小林澄子和樱井凉子两个人成了姐妹了。
                                                              
                                                              第二节课刚下课,小林澄子就推着凉子拿着书本来到一年B班的门口,教室里的学生都好奇的往外看,随后窃窃私语。
                                                              
                                                              凉子有点紧张的挪了挪腿,小林澄子直接拉着她的手走进去,“同学们,都回到座位上坐好。”学生们见班主任发话,赶紧坐好。“这位是我们班新来的国语老师,樱井凉子老师,大家欢迎新老师!”
                                                              
                                                              其他的同学都在高兴的鼓掌,还有的女孩子把凉子拉到自己身边问东问西,对这位新老师十分好奇。凉子也很快习惯了这种感觉,和同学们不停的聊着。
                                                              
                                                              一位棕色短发的女孩子看了看身边的人无奈的脸色,问到:“江户川,你怎么了?”被点到名的柯南嘴角抽搐,和女孩子说了在婚礼碰见过凉子。“真想不到,她居然会是新来的国语老师。”
                                                              
                                                              话落,柯南得到了灰原哀的一记白眼,“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原来就是这种事啊。”另一边,听到他们说话的三个人凑过来。
                                                              
                                                              “原来柯南见过樱井老师啊!”这是一位长相甜美的小女孩。
                                                              
                                                              “居然都不告诉我们!”这是一位胖胖的小男孩。
                                                              
                                                              “真的是太不够意思了!”这是一位脸上有雀斑的小男孩。柯南的半月眼在这时候展现出来了,“呵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0-28 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