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菜研究所吧 关注:836贴子:25,186
  • 10回复贴,共1

【深坑慎入】凤凰花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十有八九是坑,但还是忍不住发出来
(其实也是西聚宝可梦的联动文


回复
1楼2017-10-28 19:30
    日光炽烈的午后,柏木由纪刚到庭院里纳凉,贴身侍女寒露便来通报,“郡主,安乐公主来访。”
    “嗯?”柏木放下手里的书卷,“把公主请过来吧。”
    没过多久,渡边麻友便在寒露的陪同下走了过来。她今天身着一身绯红色纱裙,头发挽成螺髻,秀丽之中还透着一股独属于皇家的贵气。
    “由纪见过公主殿下。”柏木屈膝行礼。
    “城阳郡主不必多礼。”渡边摆了摆手。
    柏木缓缓站起身,看了一眼周围的侍女,“都下去吧。”
    一阵细细的应答声,偌大的庭院顿时只剩渡边和柏木两人。柏木提起桌上的茶壶,给渡边沏了一杯,“麻友今天来找我所为何事?”柏木和渡边关系极好,私下都以名字相称。
    渡边沉默了一会,“由纪知道的吧。“
    “是因为新皇后的事?“
    渡边点了点头,“今天我去向父皇请安的时候,劝他再考虑一阵子。“
    “那皇上怎么说呢?“
    “父皇说,“渡边抿了下嘴唇,眼里突然多了几分无助,”说不需要再考虑了,会在中秋举行册封大典。“
    心中大概猜到了结果,柏木仍是沉默了一会,思索着怎么安慰对方。过了一会,她才慢慢开口,“既是如此,麻友也没有必要太介怀了。”
    “我知道。”渡边又点点头,手却攥到了一起。像是想到了什么,渡边突然对上柏木的视线,“由纪可别也被小嶋阳菜那妖孽蛊惑了心神。“她口中的小嶋阳菜,便是当今皇上要册封的新皇后。
    渡边对小嶋的敌意并不是没有缘由。渡边麻友原本是前一任皇后孝明皇后唯一的女儿,皇上和孝明皇后感情极深,七年前孝明皇后因病去世,后位一直空缺至今。因此,渡边麻友一直认为没有人能接替她母亲的位置。
    而一年前小嶋阳菜突然出现,只花了两个月时间就当上贵妃,如今更是即将被封为皇后,这让渡边麻友情感上很难接受。
    更何况宫中有些针对小嶋的流言,渡边麻友一贯行事磊落,对于传闻中的小嶋吹枕边风让皇上给自己亲信加官晋爵的事情,更过不去心里这道坎。
    然而一个月之后的中秋,册封大袋呢如期举行。皇上渡边谦宴请群臣,最得宠的安乐公主渡边麻友坐在一旁,勉强的笑意在脸上挂了一晚上,直到柏木领着太乐署的乐工们进来时,心情才稍稍好转。
    柏木由纪是城阳郡主,也是太乐署的长官,署令。
    她率领着一众乐工,来到舞台上。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新皇后小嶋阳菜。目光焦点的小嶋,身着一袭正红色宫袍,戴着流光溢彩的凤冠,端坐于高堂之上。她有着白若凝脂的肌肤,艳丽绝伦的五官,精心打理的妆容衬上若有似无的笑意,像极了初春三月盛放的桃花。
    “微臣见过皇帝陛下,皇后娘娘。”柏木行了个标准的大礼。
    “哈哈,郡主平身。”看到柏木,渡边谦也很高兴,“不知道今天准备了什么曲目。”
    “禀陛下,今天要演奏的是长安有狭斜行。”说完,柏木就指挥着乐工们落座,她自己坐在舞台中央,抚着古筝弹唱起来。
    柏木的声音原本是清亮的音质,为了更衬长安有狭斜行的主题,特意多添了几分婉转的意味。小嶋看着柏木弹唱的从容模样,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
    一曲演奏完毕,四周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掌声。渡边谦笑着捋了捋胡须,转头对小嶋说,“阳菜,朕说城阳郡主是天下第一的乐师,并不为过吧。“
    小嶋笑起来,眉眼都染上了笑意,“是,郡主果然才艺出众。“说话之间,小嶋的目光不知何时落到了柏木身上,”皇上可要好好奖赏郡主。“
    “哈哈哈,既然爱妃这么说了。“渡边谦看着柏木,”来人,赏赐郡主南海郡进贡的集翠裘一件,封邑加封一千户。“
    此言一出,四下哗然。原本柏木由纪已经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封邑有两千户之多。加封一千户后,她的封邑甚至超过了她母亲长宁长公主,仅次于安乐公主渡边麻友的五千户。
    长公主站起身,“皇上本就对小女厚爱有加,这加封太过隆重,还望收回。“
    渡边谦却没有收回的意思,“皇姐多虑了,在朕看来城阳郡主完全衬得上封赏。“
    听到渡边谦这么说,长公主也不好再说什么。柏木很快倾下身,又行了一次大礼。
    “她真是会笼络人心。“第二天,柏木来到渡边的宫殿中,回到了只有她们两人的世界后,渡边才对着柏木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柏木自然知道渡边指的是谁,她走过去,轻轻抓住了渡边的手背,修长得过分的手指将渡边的手拢在手中,“麻友要真是在意,不如做一些盘算。”
    “嗯?”渡边疑惑的看了柏木一眼,随后明白过来柏木指的是什么,“我会好好防范她的,由纪陪我出去走走吧。”


    回复
    2楼2017-10-28 19:31
      说是走走,渡边和柏木能去的地方也不多。
      两人来到御花园,因为入秋的缘故,空气中开始有了些许凉意,栽种的花也没先前放的娇艳。
      渡边背着手走过一丛花木,柏木走在她侧后方,两人的侍女跟在她们身后几步的距离。
      然而没走多远,就听到一阵行礼的声音。柏木朝前方望去,刚和渡边议论过的小嶋阳菜就出现在眼前。
      “拜见皇后娘娘。”柏木反应很快,几乎是见到的一瞬间,身体就下意识的行了礼。
      渡边麻友一怔,但也只有一瞬的时间,她也向小嶋阳菜行了个礼。
      “原来是安乐公主和城阳郡主,都免礼。”小嶋看着两人,嘴角不知何时挂上笑意。
      “谢皇后。“柏木直起身来。今天的小嶋穿着一件紫色的长裙,上面用金丝纹着一只活灵活现的凤凰,衬上小嶋高挑的身材和得天独厚的容貌,整个人显得高贵不可侵犯。柏木与她四目相接的一瞬间,心跳竟骤然加快了不少。
      “说起来也是真巧。“小嶋的目光没有在柏木身上停留多久,就移到了手边的一株凤凰花上。现在正是凤凰花花季的末期,那株凤凰花开得绚烂,像是燃尽生命一样。“昨天郡主表演很精彩,给本宫留下了很深印象。”
      “娘娘过奖了。“柏木仍是一副清冷守礼的样子。
      渡边麻友站在一旁,此时她有些看不清小嶋的想法。
      “今天刚想着让下人去请郡主,没想到这会就遇上了。“小嶋白皙的手指轻轻拨了拨凤凰花鹅黄色的花蕊,“不知道郡主是否愿意来本宫的寝宫,演奏一曲呢?”
      小嶋话音一落,渡边立即明白过来。精明如小嶋,自然知道渡边麻友对她的敌意,而柏木与渡边交好,渡边暗自咬紧了牙关,考验也好,示威也罢,她和小嶋的这道坎,一时半会是过不去了。
      柏木听到小嶋的话,也有些震惊,但是面上仍是一脸的平静。她看向渡边麻友,她是和渡边一起过来的,无论自己内心所想是怎样,在皇宫之中她还是要先询问渡边的意见。
      “无妨,由纪自己决定便是。”渡边挤出一丝笑意,她还不能与当下最得宠的小嶋阳菜正面交锋,也没有必要因此让柏木难做。
      随着小嶋去到凤仪宫,柏木对寒露说,“你在宫殿外等着我便是。”
      “是。”寒露朝着柏木点点头,也随着众人退了下去。
      等到宫殿中只剩下小嶋和柏木两人,柏木突然有些紧张。看到小嶋随意的倚在坐榻上,柏木定了定心神,“不知道皇后娘娘想听什么曲子。”
      “不急。”相比柏木,小嶋则是平静的多的神态,她随手指了指身旁的坐榻,“坐过来吧,和本宫说说话。”
      柏木乖乖的坐过去,靠近小嶋的一瞬间,一股花香扑鼻而来,“娘娘要和由纪说些什么呢?“
      小嶋没有马上回话,眼前的茶几上摆着两杯还冒着热气的花茶。小嶋拿起自己面前的那一杯,轻轻将浮在面上的花瓣吹散开来,才抿了一口。
      柏木也随着小嶋喝起茶,不知道是不是在房间里不透风的缘故,总觉得温度比先前在御花园里要热一些。
      过了一会,小嶋才缓缓开口,“郡主介意本宫直接叫你名讳吗?“
      “当然不,娘娘随着自己喜欢就好。“柏木答得很快。
      “好。由纪和安乐公主关系很好呢。”小嶋的语气像是陈述又像是感叹。
      “我和公主吗?”柏木倒是不意外小嶋会问起她和渡边麻友之间的事,回答也早就烂熟于心,“在我六岁时,我和公主便认识了,我们自小便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哦?青梅竹马吗?”捕捉到这个词语,小嶋挑了挑眉。
      “嗯。”柏木继续以平稳的语调叙述着,“我九岁的时候进宫当了安乐公主的伴读。”
      想象了一下九岁的柏木由纪给六岁的渡边麻友当伴读,两人朝夕相处的模样,小嶋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烦闷,迫不及待的将话题岔开来,“那又是怎么成了太乐署的署令呢?”
      “这个。”柏木回忆起来,起因是因为五年前渡边谦突然造访镇国公府,也就是她父亲的府邸,“当时我在练琴,没想到皇上突然来找母亲,就听到了琴声。”
      彼时的柏木由纪刚满十四岁,身材瘦弱得就像是初生的柳条,风一吹就能吹跑。
      渡边谦却被她的琴声所吸引,见到柏木由纪本人的时候,渡边谦不由赞叹,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才华,长大了必定是天下第一的乐师,随即问柏木愿不愿意成为太乐署的乐师。
      “我刚学琴时就听师傅说过太乐署,当时没想太多,只觉得有意思便答应了,以至于母亲也不好阻拦。”乐师并不是一个值得称道的职业,长宁长公主自然不愿意女儿去这样的地方,然而柏木却很坚持,渡边谦也答应了会好好保护她,长公主最终才答应了下来。
      而乐师,柏木由纪一做就是五年。


      回复
      3楼2017-10-28 19:31
        出现了!前世今生!

        别人一定觉得我们有病٩( ᐛ )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10-28 19:39
          古風的也不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30 16:23
            “这么看起来,由纪是很能坚持的人呢。”小嶋阳菜的视线又有意无意的落到柏木由纪身上。
            “娘娘过奖了,坚持什么的。”面对夸赞,柏木有些不好意思,“只是一些小小的固执而已。”
            又聊了一会中秋宴席上发生的趣事,小嶋召来下人,“给郡主拿古筝上来。”
            “啊,等一下。”柏木少见的出声。
            小嶋回过头,便看到柏木站起身,整了整衣袖,“可否给我拿一把古琴。”
            原本奉命去取乐器的侍女朝小嶋看了一眼,便得到了小嶋肯定的眼神。没过多久,侍女就将一把颇有些年代的琴端上来,放在房间中央的矮桌上。
            “古筝与古琴,这其中可有什么讲究?”这时,小嶋才慢悠悠的问。
            “嗯…“换乐器确实是她自己的私心,柏木抿着嘴唇,想着如何回答会显得不突兀。
            像是看出了柏木眼中的犹豫,小嶋勾起嘴角,视线扫过站在一旁的侍女们,“你们先下去吧。“
            待下人们再次退下,柏木走到桌前,向着小嶋行了个标准的礼,“回皇后娘娘,在乐府中有古筝适合在众人面前演奏,而古琴更适合面对一人弹唱的说法。“
            “哦?”挑了挑眉,小嶋看向柏木的眼睛,对方眼神清澈,似乎一望就能望到底。
            “皇后娘娘可有什么指定的曲目?“柏木略微提高了音量,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宫殿中,像是珠子落在了玉盘上,叮当作响。
            “曲目吗?我倒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小嶋拿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
            “那我就斗胆为娘娘挑一些曲子了。“话音落下,柏木纤细白皙的手指抚上古琴,弹奏起来。
            并不是小嶋耳熟的曲目,但陌生的旋律在柏木的演奏下,同样足够动人。小嶋细细看着柏木垂着眼睑,一缕黑发落在额前,真是水墨画走出来的人呢。
            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人声,“皇上驾到。”
            柏木听到了声音,迅速站了起来。紧闭的宫门顿时被打开,渡边谦穿着黄色的龙袍走进来,“皇后好兴致。“
            小嶋随即站起身缓缓走到渡边谦身边,环佩叮当,顿时传入了柏木耳际。
            柏木行了一个大礼,“由纪见过皇上。“
            “哈哈,郡主免礼。“渡边谦的心情似乎不错,”继续演奏如何?上次大典朕也没听够呢。“
            “皇上喜欢,由纪很荣幸。“柏木这么说着,又施了一礼坐到台前。
            这次柏木演奏的是广陵散,节奏紧凑,曲调恢弘,柏木指尖像是流淌着刀光剑影,一曲下来,让人感受到一整出完整的聂政刺韩的传说。
            琴声一落,渡边谦忍不住拍手叫好,“郡主当真才艺琴艺过人。”
            “皇上过奖了。”柏木谢过渡边谦的夸赞,抬起头,黑色的眼眸里闪烁着光芒。
            对上柏木的眼睛,小嶋怔了一下,柏木看似在看着渡边谦,眼神却落在了自己身上。
            “下周朕打算带着皇后下江南,郡主也一同前去吧。”
            “谢皇上。”
            第二天,渡边麻友来找柏木的时候,柏木就将这事告诉了对方。
            “麻友有什么打算呢?”柏木简单的叙述完,就注意到渡边颦蹙着眉头,似乎有些不开心。
            “换往常,我和父皇撒撒娇,自然是能一起去的。”渡边顿了顿,“但是两周后是我外祖父的七十大寿,我不好缺席。”
            经渡边一说,柏木也想了起来。渡边自小就和外祖父大岛刚关系亲密,自从孝明皇后离世后,大岛刚更是将渡边呵护的无微不至。此次大岛刚七十大寿,于情于理渡边都得到场。
            “我知道了。”柏木浅浅一笑,伸出手抚平渡边的眉头,“麻友好好给大岛大人祝寿吧,我明天准备一份礼物,到时帮我一并送过去。”
            渡边点点头,对于柏木的安慰她挺受用,末了还往柏木的手心蹭了蹭。
            看到渡边孩子气的一面,柏木笑意更深,顺手揉了揉渡边额前软软的头发。
            “不过若是那人周围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由纪要告诉我,这次江南之行一路小心。”
            “我会的。”
            出行前一天,长安的天气已经有几分寒意。出行前长宁长公主领着侍女给柏木打点衣物,一面嘱咐着出行注意的小事。
            柏木细细的听着,虽说说到后来母亲的话已经算得上过于琐碎。
            “这是你头一次独自跟随皇上出访,切记注意礼数。”
            “我知道了。”
            “还有,别让皇后抓到什么处事不周的地方。”
            不光是渡边麻友,自己的母亲对小嶋阳菜的印象也不是很好。早就意识到这一点的柏木耐心的点点头,回应着母亲的话。
            一旁的柏木将军有些看不下去,“你就放心吧,由纪从来就不是让人操心的孩子。”
            “我这不是,提醒一下。”被打断后的长公主有些不高兴,叮嘱了柏木一句早点休息后就径直回了房。
            柏木将军也只好跟了上去,临走前拍了一下柏木的肩。
            到了出行的日子,宫里的阵仗格外隆重。皇上和皇后乘坐的是金色的御辇,上面纹着游龙,镶着红边的绸带迎风起舞,气势十足。
            这次渡边谦没有带任何皇子公主,太子留在长安监国,柏木因而坐在御辇随后的马车上。一阵号角声,马车动了起来。


            回复
            8楼2017-10-30 20:25
              诶哟哟,要出行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10-31 11:44
                新文马一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11-06 22:2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11-13 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