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我高冷其实我...吧 关注:168贴子:28,838
  • 47回复贴,共1

【垃圾自坑】逆行 (年下/现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送给勃勃爸爸 无纲裸奔 想到啥写啥喜欢啥写啥

尽量不弃坑吧 好不好看我就不知道了 估计很难看

表面人畜无害腹黑年下小狼狗攻*情感障碍知名小说家受

顾崇年*顾言栖

一不小心玩了个伪父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10-29 23:45
    好的挺好的伪父子 微妙的禁忌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29 23:58
      啵啵那么可爱你偏偏要叫勃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30 00:03
        啧帖子都开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发了开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30 08:22
          妈的啥时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30 08:29
            “知名人气小说家三月寒冬最新出版的连载小说《深巷三》第一天销量突破三十万,人气水涨船高,他因光怪陆离的想法和纤细敏感的文笔而受到广大群众的喜爱,近日我台记者了解到三月寒冬本人将为读者准备一场迟来的大型签售见面会,此消息一经传开资深粉丝们便开始为这场见面会积极准备,下面请看我台记者的现场报道……”

            窄小阴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厚重的窗帘被拉得严丝合缝,窗外的阳光被结结实实挡在外面。客厅里只有一台电视开着,屏幕上闪动着蓝光,与电视里嘈杂声音交织在一起的还有洗手间里哗哗的水声。

            “终于能见到三月寒冬本人,是不是特别激动呢?”

            “是的是的,我从他在杂志上连载《深巷》的时候就特别喜欢他了……”

            电视屏幕上投放出来三月寒冬本人公开的一张照片,青涩的面庞清爽的短发,可能因为还是学生,稚气未脱的少年双眸中的灵动和活力跃然纸上,他有一张十分姣好的面孔,皮肤白皙瞳仁乌黑发亮,漂亮得像个女孩。

            “我觉得他在生活中也一定是像苏尚一样温柔又细腻的人,能写出这么引人深思的小说,一定也非常热爱生活吧…”

            此时一双与照片里一摸一样的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眼窝凹陷,黑眼圈浓重,眼神暗淡无光,像阳光穿不透的黑洞。

            男人满脸胡茬,不仅一身烟酒气,还有一股因为长时间不换衣服而馊了的霉味儿。屏幕的蓝光反射到他脸上,表情呆若木鸡。

            “见到他,第一句话想说什么?”
            “我想告诉他,我喜欢他很久了!一直很崇拜他,希望能成为一个像他一样优秀的人!”

            顾言栖突然觉得电视里的声音分外嘈杂乱耳,炸得脑子都开始疼。他右手撑着地面十分艰难地站起来,拖着这副疲惫的身躯走向洗手间,右脚不小心踢翻了扔在地上的药瓶,印着“碳酸锂”的药瓶在地上打了几个转,里面的药片全被打翻落在地上。

            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洗手间,水龙头还在不断放着水,空气里还隐约有呕吐物酸败腐臭的味道,他双手捧起接着水流洗了把脸,擦水的时候用毛巾在脸上狠狠地擦过,看着镜子里自己消瘦的面颊,被摩擦过度的地方渐渐泛起一层淡粉色,可能是天生的漂亮,即使这样颓废不堪了竟然也有一丝病态美。是跟电视上那张自己的照片全然不同的美。

            顾言栖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发病了。医生告诉他病情已经明显好转的时候还是在两周前,所以他难得地开始思考如何走回阳光下,第一步就是跟编辑敲定了一场大型读者见面会,电话那头自己年轻的编辑顿时激动地话都说不完整。
            “好…好…我现在就去准备!”
            作为一个情感障碍患者,只有这个年轻的编辑能跟他正常相处超过两个月,其他人都对他避之不及,谁愿意每天都接触一个情绪不定随时都有可能疯到自杀的不定时炸弹?就算是摇钱树他们也不干。
            所以扣下电话那一瞬间,顾言栖心底竟然生出一丝自豪,他终于不再总是给别人添麻烦了。
            可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主治医生不止一次跟他强调狂躁抑郁症的反复性,因为听到病情好转的消息太过激动,竟然忘了现在的自己还不配活在阳光下。
            他面无表情地掐掉电视,已经整整三天没吃过东西,服药之后精神状态好了些,顾言栖裹上大衣踏进了寒风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0-30 15:38
              好不喜欢写心理描写了 写进去就走不出来了 写小说还是以旁观者的视角写比较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10-30 15:39
                对不起 顾言栖的笔名是八月寒冬 呵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0-30 15:40
                  为啥要改成八月寒冬,作者大大能不能讲一下含义,话筒递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30 17:43
                    忘记激动一下了,诶哟终于开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30 17:44
                      终于更了啪啪啪鼓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30 18:38
                        “老板,三个包子。韭菜馅儿的。”顾言栖从小区门口走出来就转进右手边的一条小巷里,破旧的店面已经有些年头,叠起来的蒸笼冒着雾腾腾的热气。门口一块缺了角的木板上用粉笔写着“包子铺”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下面是更让人难以辨认的字体,是这个店铺的菜单。
                        顾言栖戴着帽子挡住大部分脸,他当然不是因为出名所以不敢正脸见人,而是怕自己的样子惹来别人异样的眼光。
                        “一共两块四。”
                        顾言栖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钢镚,“不用找了。”他匆匆接过袋子准备离开,转身之前还看到来自店里新来打工的小姑娘有点略带嫌弃的目光。
                        冷风一吹,顾言栖狠狠哆嗦了一下,赶紧又把外套拉链往上拉了拉。这鬼天气说变就变,要冷就真的能冻死人。
                        他和了一口气,吐出一串白雾。顾言栖平日里除了在家敲键盘写小说定时交稿以外就是发病,没什么别的活动,所以他买完包子就打算回家,他就这么随便往角落里一瞥,看到了一个蜷缩在狗窝旁边的少年。
                        顾言栖四下看了看,发现别人都跟看不到这个孩子一样若无其事地来来往往,那孩子看样子不过十二三岁,瘦到胳膊几乎能被他一手握过来,可关键不是他瘦,而是大冷的天居然只穿了一件短袖,而且还是破破烂烂的短袖。
                        少年双臂圈着大腿抱着自己,头深深地迈进臂弯,好像是在取暖。
                        顾言栖又拢了拢头上的帽子,算了吧,可能是跟家里人闹别扭的跑出来的熊孩子,冻一冻就跑回家了。
                        然后转身朝着相反方向跨步走去。没走几步,他就又折回来了。
                        顾言栖拎着三个包子走到孩子面前,轻轻蹲下身,从袋子里掏出一个热腾腾的包子,然后用手戳了戳他的小臂。
                        男孩儿抬起头,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然后又低头看自己手里的包子。男孩的目光就在顾言栖的脸和包子之间徘徊,顾言栖以为是他不懂自己的意思,于是晃了晃手里的包子,“饿吗?”
                        顾言栖声音有些嘶哑,轻声问他。
                        男孩伸出脏兮兮的爪子接过白皮儿包子,顾言栖又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包子,给他右手也塞上了一个。
                        顾言栖从来不喜欢在外面过多逗留,给完包子就起身回家,他看了看手里仅剩的一个包子,觉得折回去再买实在太麻烦,一个总比没有强,还能垫垫肚子。
                        等他快走到公寓楼下的时候,顾言栖突然转过身来,身后果然有人跟着他。他听了一路可疑的脚步声,他快走身后的人也快走,他放慢脚步身后的人也赶紧慢下来,就这么紧紧咬着不松口。
                        而且更巧的是,他猜出来跟着他的就是刚才那个窝在狗窝里的男孩儿。不过顾言栖以为这孩子是来敲竹杠的,自己身上就剩这么一个包子了,论没吃上饭的天数,他可能跟这个孩子一样可怜。
                        “你干什么跟着我?”顾言栖想好了,只要男孩伸手管他要包子,他就跑。
                        却见男孩只是伸出一只手来把一只白白胖胖的包子塞回顾言栖手里。
                        “我吃不了,还你。”
                        “……”顾言栖看着自己手里那个被脏兮兮的手摸过变得脏兮兮的包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你是被你打工的地方给赶出来了?”顾言栖万分头疼地坐在包子店里看着眼前这个狼吞虎咽的少年边吃边讲自己惨痛的人生经历。赶出来就赶出来,竟然连行李都不给扔一件,想想是真惨。
                        不过看着饿到这个地步的男孩,再看看他刚才可怜巴巴还包子的模样,顾言栖觉得他俩谁更惨还有待商榷。
                        “那你打算怎么办?”男孩喝下最后一口热汤放下碗,一双透亮的眼睛看着他,没有说话。
                        顾言栖有些疲惫地按了按太阳穴,他觉得自己今天的精力有些过分透支了,刚服过药精神是恢复了不少,但还经不起这种折腾,一来二往地有些累了。
                        顾言栖留给这孩子几张钞票,告诉他让他找个好的下家,别再干黑活了,说着起身就要走。结果男孩“腾”地站起身,也想跟着他往外走。
                        顾言栖没理他,接着出门,他快走几步身后的人快走几步,他停下来身后的男孩也立马停了下来。到底是受不住了。
                        “你到底想干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10-30 23:32
                          顾崇年到底想干嘛?其实我也不知道 呵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10-30 23:32
                            投雷投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0-31 00:42
                              米粑粑你打算写多长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31 23:26
                                米儿子今天更新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01 10: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01 20:31
                                    最后被和谐的是ni ta ma 啧 老板们随意看看,听着歌瞎写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11-02 00:25
                                      还有qin shou 不如 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11-02 00:25
                                        这个和谐法我还怎么写?不爆粗口怎么写好小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11-02 00:26
                                          “我没地方可去…”说着男孩还十分委屈地缩了缩脖子,一双单纯无害的双眼瞬间充满了无助。
                                          顾言栖根本不可能收留他,他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还能再照顾一个孩子?
                                          这么想着顾言栖从口袋里掏出几张人民币,就只有四百块钱,毕竟只是出门买包子,不可能带多少现金。
                                          “你找家宾馆先洗个澡收拾一下自己,能回家就回家吧。”
                                          他把纸币递过去,男孩只是打量着却没有伸手接。
                                          “我没有家…”男孩声音软软的,又有些颤抖,他埋着头顾言栖看不清他的表情。
                                          顾言栖单纯的以为这个孩子只是跟家里闹了矛盾不肯回家,看样子貌似还真的十分棘手。
                                          一阵冷风吹过,男孩明显地打了个哆嗦,脑袋上又脏又乱的毛被吹得更凌乱,顾言栖看他开始被冻的苍白的嘴唇,再怎么血气方刚的年纪也经不住这种天气的糟蹋,再这么下去落下病根也不是没有可能。他想伸出手来摸摸男孩的脑袋,却被他惊吓般地躲了过去,看着男孩受惊的眼神,顾言栖瞬间心软下来,“怕什么?”
                                          男孩摇摇头没再说话,顾言栖心里狠狠叹了口气,收起了钞票。
                                          “别去宾馆了,跟我上来吧。”
                                          等他洗完澡,顾言栖帮他找了一套看上去还没那么显老气的衣服,毕竟自己也不过二十六七,品味也还没那么老气横秋。
                                          “你叫什么名字?”顾言栖把他擦完头发的毛巾接过来,又递给了他一杯姜茶。
                                          男孩只是接过茶看着他,没有说话。顾言栖重重叹了口气,“连名字都没有?”
                                          这算什么事?
                                          男孩把屁股往沙发角落挪了挪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极其杂乱不堪的地板上,还有散落着的各种各样的药瓶药片。他才发现屋里不仅没有通风还被窗帘密封的严严实实,屋里光线十分的暗。
                                          “你多大了?”
                                          “十五。”男孩这下倒是很乖地回答了。
                                          “十五?”顾言栖不禁上下打量这个瘦弱的男孩,看样子也不过十二三岁,已经十五岁了?“你没有谎报年龄吧?”
                                          男孩摇了摇头,还是那个十分纯洁无辜的眼神。顾言栖真是拿他没办法,再这么下去他都不忍心拷问了。
                                          他瞥了一眼还在工作状态的电脑,屏幕上是自己写了一半的小说最新章节。
                                          “崇年。”顾言栖说,“就叫崇年吧。”
                                          他随便从自己小说里找了个名字给了他,“你要跟我姓顾吗?”
                                          刚有了新名字的顾崇年十分茫然无措却很坚定地点了点头。顾言栖从桌上拿了支笔撕了半张纸,把“顾崇年”三个字写在纸上给他看,就这么随便地接受了,这孩子还真是单纯得让人头疼。
                                          不过没有名字总是麻烦事。
                                          顾崇年还捏着那张洋洋洒洒写着自己名字的纸片来回打量,顾言栖收起散在地上的药片,拉开窗帘打开一丝窗户透透气。
                                          “名字有了,衣服也有了。休息够了就走吧。”
                                          顾崇年猛然抬头,那双明亮的眼睛瞬间填满不可置信的惊讶。顾言栖奇怪这孩子的眼睛怎么能变幻出这么多生动的情绪来。
                                          他弯下腰把几个药瓶放在桌柜上,“你看见了,我有病,没办法照顾你。”
                                          “我可以照顾你。”顾崇年倒是十分坚定地连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顾言栖笑了,“你这孩子真是…”
                                          单纯到不知天高地厚。
                                          “我这可不是普通的病,会死人的。”顾言栖毫不夸张地劝眼前这个男孩,跟他扯上关系只能被拖累,还不如在大街上挨冻。
                                          只见顾崇年仍然十分坚定的摇了摇头,“我照顾你。”
                                          顾言栖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为什么就是铁了心要跟着自己,干脆也豁了出去,“我要死了你也照顾我?我喜欢男的你也照顾我?我可是个同性恋,而且专挑像你这种长得好看还没开苞的小孩。你怕不怕?”
                                          其实顾言栖说完就后悔了,看着顾崇年眼里堆的越来越多的惊恐,他觉得自己简直是qin shou不如,竟然拿性取向来吓唬一个小孩。
                                          也真是病得不清了,不仅是个情感障碍还是个同性恋。顾言栖ni ta ma怎么这么让人绝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11-02 08:48
                                            前面的居然还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1-02 11:13
                                              米太太又没有更文的一天。想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1-03 22:52
                                                爸爸快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04 17:31
                                                  米太太又没更文的第二天。想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1-04 22:24
                                                    米太太又没有更文的一天。想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1-05 22:11
                                                      吧主又挖了两个坑


                                                      回复
                                                      28楼2018-04-03 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