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大战吧 关注:5,925贴子:31,337

【校长脑洞】十三大战,正剧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的文。正剧向,人设剧情差不多想好了,放一点,如果喜欢的人多就把这坑填了。。。未休版。。可能措辞有些问题。。有建议可以提出。。考虑采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30 12:33
    发现文触一只,好开心
    刚刚看完,整体感觉不错哟,发现文中许多细节设定都处理的很到位,楼主应该花了不少心思吧。
    建议楼主换一下发文形式,尽量不要发图片,因为这样看的不是很方便,每次都要放大后左右来回拖拽。(如果是因为度娘吞,那就算了)
    另外,偶记得小说中的设定似乎是每个十二年才会举行一次十二大战吧,楼主可以去确认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30 15:41
      第一战_雌虎善隐

      1

      寅之战士-潜伏而杀,一色铃兰

      作为一名战士来说,一色铃兰并未在战争中获得过什么丰功伟绩,也便不为世人所知了,但作为一名暗杀者来说,铃兰所完成的暗杀任务数量却是大部分战士所不能匹及的。是的,并不需要用什么夸张的词汇去形容,仅仅是报出暗杀成功的次数,便能将大部分普通人从她身边吓走了。但毕竟作为百兽之王的老虎,更何况作为一只雌虎,铃兰对于独行这件事确实是毫不在意。和雄虎比起来,雌虎可以说是温润了--从表面来说的话,或许说更擅长于隐藏自己。只有在接近的时候,在猎物毫无防备的背后,她才会慢慢露出自己锋利的爪牙。即使对于经验丰富的战士来说,或许被一只暗处的雌虎盯着,大概也比面对一只正面的雄虎更让人心悸吧。

      继第十二届十二大战已经过去整整十二年了,当铃兰收到第十三届十二大战邀请函的时候,是有些惊讶的。作为一名战士,对于十二大战肯定是有所耳闻的。但作为暗杀者的铃兰,所知道的便不仅仅是一般人所了解的程度了。第十二届十二大战不仅将一个50w人口的都市一夜之间变成废城,甚至在之后的战争格局中也重重导致了数个王国的没落。是的,因为其中毕竟就有被她所终结的王国国王。但同时铃兰对于十二大战是向往的,因为十二大战的优胜,能够实现唯一的,任何一个愿望。尽管她知道并不是所有愿望都会被实现,但是她自己的,一直深藏在心底的那个愿望,她知道十二大战的主办方一定有能力为她实现。

      这是一个有些荒废的小岛,但并不是那种大海深处的孤岛,这座岛曾经也是作为一个很繁华的港都,数个国家在海上的必经之站。但现在,确实是毫无一丝人烟。在直升机上的时候她就已经将小岛的概况深深刻进脑子里了,即使在空中仅仅能看见小岛的一角,但也足够了,对于她来说,这并不是战前的准备,而是作为一名暗杀者深深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小岛边上延伸出的一个停机坪上,旁边临时搭建的建筑集装箱上一个“人”早在直升机在小岛上空徘徊的时候,便挥舞着双手,示意着下去。虽然作为暗杀者,平时对于如此的邀请,铃兰是不会选择理会的,但是毕竟是十二大战,战争还未开始,铃兰对于其官方还是比较信任的,她示意了前方的驾驶员--这并不是十二大战官方所派来的直升机,直升机驾驶者为铃兰自身私人武装部队的一员,十二大战官方的邀请函只留下了大战地址,至于如何去往便是参赛者自己的事了。如果选择放弃前往,那么等待的便是十二大战官方的追责--或者说用抹杀来形容会比较好,因为毕竟有前人已经做过类似的事了。但是,即使是强制性参加的比赛,十二大战也吸引着无数战士的向往。毕竟,实现任何一个愿望的机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放弃这个诱惑的。

      直升机停在了停机坪上,刚才挥手的“人”也在铃兰眼前清晰了--完全不能称之为人,或许,用随便拼凑的破布娃娃来形容更为贴切--仅仅是将布条变成了各种破旧金属材料,七零八落的拼凑出这种类人形生物--或者说是物品。铃兰并对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有些厌恶,作为暗杀者的她,对于人类这种生物是非常喜欢的--情感便是其主要构造元素。这种由某种异能力行成的类人产物,简直是对人类的亵渎,不对,对所有生物的亵渎。

      “非常欢迎你的到来,寅之战士--潜伏而杀,一色铃兰小姐。”人形像绅士一样微微鞠躬行礼,从勉强称之为嘴的地方,发出了与之不符的青年男人的声音,实属异常“我是第十三届十二大战的裁判,海音寺彼岸。那么接下来就由我带领你去大战会场。”

      铃兰微微示意了直升机的驾驶员,他在得到命令后,便驾驶直升机重新升起。

      在目送直升机离开后,人形重新微微鞠躬“请跟我来。”便转过身去,摇摇晃晃的往岛内走去--铃兰丝毫不怀疑,只要对着它的后背轻轻一敲,这“东西”便能立即散架倒地,但是她并没有这样做,而是迈开步子跟了上去,但也未靠的太近,只是保持不会跟丢的距离,慢慢的向岛内前进着。

      沿途除开一些废旧的建筑,甚至还有一些礁石,并且是深深的砸进了一些建筑的墙内,铃兰不知道为何礁石会出现在岛上的城市里,但她却仔细地将这沿途的一切记录下来--不管是作为暗杀者,或是即将开始的十二大战参与者。这都是必要的功课,对于她来说的话。

      一色铃兰是战争的残留者,也是惨留者,战争剥夺了她的一切,在她6岁的时候。

      她已经记不清醒来之前的事了,只记得醒来后自己身上裹着的厚厚的纱布,以及动一下便由身体向大脑发出的讯息--痛感。陪伴她到她能下床走动的两个月时间内的,只有白白的天花板和有些刺眼的白炽灯,还有除去喂食和换药就不会出现在病房里的护士--虽然作为战乱的受害者,但她却是作为施暴者国家的一方,作为受害者方的病院护士,给予她治疗便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待她能下床走动的时候,她便被送进了当地的一个收留所,不能称之为孤儿院的小小的建筑--直到她作为战士的才能觉醒。或许是造化弄人,或许是因果轮回,她又被国家机构带入培养--作为战士,做为一名暗杀者,学习着单纯的杀人技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30 22:18
        但她最初需要面对的,却是她自己曾经的祖国。这也是8年后--铃兰14岁时的事情了。但她并没有对曾经的祖国有所怀念,出色的完成了首次暗杀任务。或许对这时的她来说,已经不存在家或者国这个概念了吧。愈随着时间以及年龄的增长,一色铃兰作为暗杀者的才能显露的愈惊人。在完成一次国王刺杀任务后,她便被授予了“潜伏而杀”这个独一无二的战士称号,或者说暗杀者称号更为贴切。直到被选中,作为寅之战士,参与第十三届的十二大战。

        “咔嗒”前方的人形停了下来,或者说更像被击倒,如同失去支撑一般,倒在了不远处。而此时,周围依然是废弃的大楼,和随处可见的礁石。但作为暗杀者对于周围细微变化的是极为敏感的,铃兰瞬间进入警戒状态,身上的战斗服也微微的产生不可见的变形,一股几乎不可感知的香味在她身边迅速散开。

        “呐,你也是来参加十二大战的吗?”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响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30 22:19
          出现在铃兰前方的是一个小孩子,或者说用少年来形容更为贴切,相比于周围荒废的大楼,铃兰觉得学校的教室或是社团活动室可能会更适合他--毕竟,这个年龄阶段确实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种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异常性,却是让铃兰作为暗杀者的本能深深的激发了。(能力扩散到那个位置还需要一段时间吧)铃兰这样想着,并且默默的将手移动到了腰间的匕首之上。

          “你是谁?”在这对峙之中,铃兰先抛出了自己的疑问。对于暗杀者来说这确实是个愚蠢的问题,但是看着这废墟之中的少年,铃兰也实在找不出更好的问题了。

          “诶?我吗”少年微微偏头,抬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盔甲--或者说更像是在普通的燕尾服上,单纯的添加了部分类似盔甲的金属装饰物,但是着装在一个少年身上,仅仅是显得臃肿却不会给人战士的危险感觉,在少年身体的微微晃动中发出了“咔嚓咔嚓”声。“我是来参加十二大战的哦。”少年如此说到。尽管答非所问,但是铃兰也确实明确了,他并非一个误入的少年,而是确确实实作为一名战士而现身于此地。

          “这个东西走着走着突然坏掉了,呐,你知道怎么去大战会场么?”少年突然从手中扬起“一件物品”--和带领她来到此地的正是同一件东西,或者说类似的另一个人形,在少年手中如失去提线的木偶,无力的垂搭着四肢。铃兰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单纯向其示意了在不远处倒地的人形。

          “啊嘞啊嘞,那该怎么办呐。”并非向铃兰提出疑问,而是像自问自答一般。“呐,大姐姐,你说十二大战会不会已经开始了呢?”

          作为暗杀者,铃兰自然是对任何时候都杀意有着异常般的敏感。她有着即使来自于她身后的贴身袭击也能躲过的绝对自信,但面对正面袭来的少年,她却未能在其身上感受到任何杀意,就像是小孩子打闹的程度一般,单纯地向着她前行。

          少年的动作不算太迅速,不过在他这个年龄来说,已经是说得上异常了。铃兰放在腰间MadDogKnives上的手也早早的行动了,即使不能感知杀意,但作为战士,对于正面的袭击也不能躲过的话,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少年的长枪被铃兰的军刀完美的格挡了--被称为“疯狗”的MadDogKnives高级战术突击刀,确实有着与其名字相符的强度。作为暗杀者使用如此的武器可能稍微有些强硬了,但铃兰却乐在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她腰间的另一把microtech的直出刀ut6,相比暗杀更倾向于格斗的武器配置,更增添了她作为寅之战士的危险程度。

          少年的长枪--相比于长枪,用单纯带着金属尖端的棍子来形容或许会更贴切,没有中式长枪的红缨与枪刃,也没有欧式骑士枪的冲锋护手,但丝毫不用怀疑它作为武器的危险性。更单纯的形状让其更加凌厉。利用“疯狗”将长枪格挡开,在向方跃出的同时,铃兰毫不犹豫地发动了自己作为战士的才能--【不完全伪装】

          老虎作为山林之王,单独的作战能力是令人畏惧的,尽管雌虎没有雄虎般激昂的战斗欲望,但却丝毫不减其的危险程度。隐匿于丛林,在悄悄靠近猎物时将其一击必杀,一色铃兰作为战士的才能更是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不完全伪装】铃兰能够从身体散发出特殊的气味,对于闻到这种气味的人便能发动作为寅之战士的天赋--伪装,通过对人神经系统的操作,铃兰能够扭曲自己在目标眼中的形象,但这个能力也是有弊端的,因为只能同时对一人使用,即使多个目标吸入,也仅仅只能在一人的眼中伪装自己。或许对于一个战士来说在战场上是个没什么用上才能,但对于作为暗杀者的铃兰来说,这个能力只能说是如虎添翼。

          潜伏而杀--一色铃兰

          守护而杀--三轮方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30 22:21
            像是回应铃兰一般,方言少年也报出了自己的战士称号。

            在确保少年已经进入自身的能力范围,铃兰迅速通过能力影响其神经系统,在弱化对手感知的同时将自己的身形在目标眼中隐去。

            (很遗憾,单打独斗我是无敌的,即使你屏住呼吸也无法阻止我能力的渗透)虽然不是自夸,即使不知道对方的能力,但铃兰作为战士还是对自己的才能十分自信的。在找出一击必杀的机会前,铃兰是不准备行动的,就这样慢慢的隐藏着,等待目标露出破绽,然后一击必杀--这便是寅之战士的战斗模式。

            冲锋的少年停了下来,铃兰知道,能力已经生效了,她将自己伪装成这废弃城市里随处可见礁石,而且将自身的气息隐蔽到极致--虽然不可能完全不流露出气息,但是在利用自身能力的多重隐蔽过后,确实能在单个目标眼中完全消失。但是少年并未因眼中失去铃兰的身影而急躁,反倒是在原地坐了下来“哎呀哎呀,很麻烦啊。毕竟我不擅长战斗呐。大姐姐你还在附近吧。不打了不打了。我们去找大战会场吧。”

            铃兰并未回答少年的疑问也没有同意少年的提议(尽管思考吧,然后失去理智的判断)作为潜伏者,铃兰如此想着。并对十二大战的官方产生了疑问,毕竟在没有任何规则的情况下,就让战士进行厮杀,这确实是极度的不合理。但铃兰却无法在这不合理中找到正确的解释,她现在能做的,便是等待少年露出破绽,然后解决掉他。“真的不想换人啊”在一句话之后,少年突然安静了下来。

            “找的汝了!”伴随少年清冽的声音,随即而来的便是枪尖的破空声。但是铃兰毕竟是资深的暗杀者,她整个身体向后倒去,一个下腰躲开了这次致命的袭击。然后向身侧翻滚,重新与“少年”拉开了距离。(这人是谁)明明外貌和刚才的少年相差无几,但整个人的气质和气息完全和刚才不一样了。就像突然从一个少年骑士,转变成一个战场上的公主,是的,并非是王宫里,而是真真实实在战场上经过洗礼的战士,但却又丝毫没有战士的狂野和粗鲁,整个人秉持的优雅和从容。这种异常的转变让铃兰有些无法冷静分析了。“方才吾的骑士承蒙汝的照顾了。”“少年”停下了进攻,而是在原地轻轻行礼,但并不是绅士礼,而是行的屈膝礼,因为并未穿着长裙,在将燕尾服下摆当做裙摆的情况下,整个礼节看着十分的怪异。“吾名三轮方美,戌之战士--守护而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30 22:23
              都市传说味道,而非西尾的味道,溜了溜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10-31 01:42
                我如果写小说原创,也从不模仿原著,大部分都模仿不来,还是写自己的文风舒服,看着又是另外的感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31 14:27
                  为什么非要和原作风格一样呢?楼主不过借了个十二生肖打架的创意而已。支持楼主!期待你的后续作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31 18:20
                    哇竟然今天才看到!!
                    后排支持ww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31 18:59
                      十三?夹了一只猫?


                      收起回复
                      11楼2017-10-31 20:35
                        希望能继续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31 23:33
                          3

                          “寅之战士--潜伏而杀,一色铃兰”出于礼貌,铃兰再次向其报上了完整的称呼。但铃兰的心中却是无法处于冷静,因为她作为战士的才能,竟然无效了。这对铃兰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消息,如果是对付之前的少年,就算不用能力铃兰也有将其击杀的自信,用上能力只是加一层保险而已,但是面对现在的“少年”,在能力失效的情况下,铃兰心中甚至产生了一丝退意--(这是他作为战士的才能吗?能力无效化?超感知?)铃兰自己反而有些陷入思考的深渊了,习惯性的作战分析在几次被破坏后,铃兰甚至不能做到冷静的思考。(怎么办,是先离开?还是再一次使用能力进行战斗?如果继续无效的话,再逃跑来得及么?)连续的不能判断让铃兰有了一丝的失神。

                          在战士的对峙当中,即使是一秒钟的失神,也是非常致命的。显然方美并不想放弃这个绝佳的机会,手中的长枪便直直的刺向铃兰。铃兰虽然及时反应,强行别过头,在身体做出一个人体极限的扭曲后,避开了致命的穿刺,但却依然被枪尖穿过防护服,在肩膀上划出一道大大的口子,被划破的防护服居然燃烧了起来。随即感到的便是带着刺痛的灼烧感。铃兰用手中的“疯狗”将枪尖挑开顺势倒地翻滚将火焰扑灭。

                          “啪啪啪”这时正好一阵掌声响起,方美在听到后便放弃了继续攻击,迅速回撤,同时警惕地望向声音的方向。“真是精彩的战斗。”声音的主人从一座倒塌的大楼废墟中走出--是一个穿着有些暴露的年轻女人,从肩膀延伸至胸部是不知名的鸟类羽毛所编制的软甲,双手隐藏在鸟翼状的披肩之中。

                          铃兰并未仔细观察刚刚出现的女人,而是向后微微退了几步,警觉不远处的两人同时,将整个视线放在了自身刚刚受伤的肩膀处。虽然火已经灭掉了,但破掉的防护服下方,透过缺口所露出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微微泛黑了,传递到大脑中的也并不是刺痛感而是一阵阵的灼烧感,从伤口处发出的臭味。作为暗杀者的铃兰对其显然是十分熟悉的--黄磷。铃兰不会傻等着毒素渗入体内。即使是少量,但磷中毒所带来的恶心感和对肝功能的影响却能对于接下来的战斗造成巨大的影响。拔出腰间的microtech的直出刀ut6,弹出刀刃后铃兰毫不犹豫将整块已经有些黑的皮肤连着肉切下。然后撕开一点干净的防护服将已经露出血肉组织的肩膀包裹起来。虽说是做了紧急处理,铃兰看了看远处还在对峙的二人(这种情况下,不离开做更完善的消毒处理上不行的,完全可能就因此直接在赛前就被淘汰掉,必须打破这个局面)。而远处的两人也似乎不准备趁此机会将铃兰解决掉,或许对他们来说,受伤的铃兰已经没有太大的威胁,而对方才是即将面对的敌人。

                          衣着暴露的羽衣女自刚刚起便没有说话,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三个人刚好站成了三角的局面,不管是面对来自哪一方的压力,这确实也是最好的进攻点和防守点。

                          三人对峙,没人会想到打破这个三角僵局的,竟然是一旁已经破破烂烂的“人形”。

                          “三位战士,欢迎来到十二大战--”原本失去支持倒在一旁的人形又站了起来。发出的依然是刚才熟悉的青年音“再容在下我做一次自我介绍,我是第十三届十二大战的裁判--海音寺彼岸。非常荣幸能为各位英勇的战士们公正这次战斗。”

                          对峙的三人都暂时停下了对其他人的警戒,将目光放在破破烂烂的人偶裁判身上。对铃兰来说,这确实是个绝佳的喘息机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01 00:06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01 00:43
                              破破烂烂的人形裁判员--海音寺彼岸轻轻的鞠躬“因为要同时为多个战士解说这次大战的规则,所以不得不用这副形态。还请诸位战士多多海涵。”(多个战士解说?)铃兰习惯性的分析其话语中所透露的讯息(也就是说,所有人并不会集合在一起么)裁判员并没有停止说话“相信诸位都有疑问为什么所有人不集合在一起。那么请记住接下来我所叙述的第十三届十二大战的规则。”“首先诸位请先收下这个东西”随着话音,被扔到三人手中的是一把看起来很普通的铁质钥匙。铃兰在手中仔细观察之后,并未发现其中有什么奇怪之处。“刚刚给诸位战士都分发了一把钥匙,而诸位在第十三届十二大战中,所需要的第一件事便是收集所有的钥匙,至于方法就由诸位自行发挥了,不管是抢是偷还是什么。当然本次大战并不忌讳杀人,也就是说为了获取钥匙杀掉对方也是可以的。规则上并不会对诸位的行为有所束缚。”“也就是说,就算不战斗,也能收集所有的钥匙获得优胜么?”戌之战士开口问到(刚才少年的气质不知什么时候又变回最开始战斗的样子,整个人像是无害的学生。就连发出的提问也是如此的幼稚)铃兰虽然对其的提问有些不屑,但是还是充满着警戒,毕竟刚才差点就被这个少年杀掉,虽说听起来很耻辱,但是作为暗杀者的她并不会因此而受到打击或是一蹶不振。毕竟,潜伏等待,也是她的专长。“很遗憾的告诉你,当然不会。”裁判员海音寺看了一眼三轮方言“诸位中的其中一人就算无伤的取得的所有的钥匙,也至少会经历一场生死的博弈。”他顿了顿,环视了几人,并不能从破旧的人形眼中看出他的表情。“此次大战除去作为十二支代表战士的十二人参加,还有一位战士也在诸位的其中。对于这位战士来说,他的任务就是击杀诸位并带走诸位的钥匙。也就是说,诸位的任务,除去收集钥匙,还需要找出第十三位战士将其击杀。而整个大战地点便是这个小岛,而大战的持续时间也将比往届多一个小时,也就是十三个小时,当然若是诸位之中的某位战士未在十三个小时之内收集齐十二把钥匙以及斩杀第十三位的非干支战士。那么就请诸位和这座小岛一起在海底沉睡吧。以上便是此次大战的规则。可以说是非常简单明了了。”“以一人之力对抗十二人么?虽说并不是对自身实力的自信,但是这第十三名战士是不是有些太自大么。”铃兰盯着裁判员面部,但并不能从这个拼凑而成的人形物体脸上看出什么纰漏之处。“当然如此。”裁判员的声音听着像是在笑“第十三位战士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同时对敌十二名强大战士,所以才会将诸位分别放开在岛上,至于三位的聚集,这也刚好是个巧合罢了。毕竟,即使作为十二干支的诸位也不能在外观上分辨出第十三位战士。”“作为经历过无数战争的战士,我相信诸位的实力都是有目共睹的。至于如何找出第十三位战士,就需要看诸位的运气了,说不定”裁判员说话停顿了一下,看着面前的三名战士“就在诸位之中呢。”铃兰似乎通过人形的眼睛,看到了在背后操作它的真实裁判员脸上的调侃笑意。“那么诸位战士,请享受‘十三大战’带来的愉悦吧”裁判说完,作为替身的人形便又失去支持一般,倒落在地上。像是被裁判员最后一句话调动一般,铃兰和方美同时盯上了刚刚从废墟中走出的女人。“啊啦,都盯着人家看干嘛啊”身着羽衣的女人装作吃惊的样子,说话的同时用“手”挡了挡嘴巴——若是普通的女人做出这个动作或许看起来就像撒娇,但是羽衣女的两只手都隐藏在从肩膀处延伸的鸟翼状披肩之下,但在她刚刚扬起手的动作中,鸟羽下的巨大爪子却是露在空气之中,整个动作便失去了女性的优雅,更像是鸟类对于敌人露出锐爪一样。“我可是正经的十二支战士之一”女人轻轻扬起下巴,像是高傲的孔雀在宣告她的主权一样“嫉妒而杀——酉之战士,四重二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01 01:42
                                0 0沙发!!
                                这个规则让人眼前一亮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01 06:27
                                  都是和数字有关的名字啊,麻烦楼主把每个角色的代表生肖补上。单从名字上看,这届战士女性占多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02 21:03
                                    来为你打卡哈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7-11-02 23:44
                                      第二战,狗盗鼠窃

                                      戌之战士--守护而杀,三轮方言 三轮方美

                                      双重人格的战士并不多见,由于战争的残酷所导致的便占据了其中的一部分,双重人格的行成是多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创伤性的事件或许便导致了这种成长过程中对于自身防御能力的习得。而三轮方言便是其的一名,强烈的人格分化甚至严重到影响其战斗风格。在作为战士的同时,他确实是作为一名合法的高中生在学校学习。但也只是为了防止其在战争中因长期面对的残酷而面临崩坏的精神状态--来自三轮方言的收养家族,三轮家唯一一点仁慈了。守护而杀--并不是为守护某人,而是为守护自己而杀,确实也是实至名归了。

                                      三轮方言的出生便是这起悲剧的开始,酗酒的父亲,嗜赌的母亲,来自于父亲的殴打,或是被母亲的漠视,长期被囚禁在家里无法接触外界,噩梦般的童年引起了心理的自我封闭,甚至滋生出另一个自己--三轮方美。然而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打骂并不能长期的压抑作为小孩子的纯粹的恶,没有接受过爱的三轮方言甚至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看待任何一个人--在面对着他父母的尸体时,他唯一想的便是(啊,也就这样了)丢掉手里的碎冰锥,坐在两具已经看不出人形的尸体旁,由于长期禁闭的三轮方言甚至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直到尸体开始腐烂,微生物在分解尸体的同时带来的恶臭充斥了整个房间。在这股恶臭延伸到屋外时,才有人报了警。直到警察赶到破门而入,映入眼帘的场景甚至让大部分资深警员感到头皮发麻,而那些刚刚加入的警员所能做的便是扶着墙壁,支撑着发软的腿呕吐罢了--不成人形的巨人观尸体,坐在旁边的小孩已经瘦成了木乃伊,脸上深深眼眶,在有些暗的屋子里甚至不能通过外表来辨别其是否还活着--满目狼藉的房间里,除去黑色的稠状液体,最多的可见生物便是蛆。整个场景颇有恐怖片的氛围。

                                      在将小孩子抱出来时,能感受到他微弱的呼吸,这也是对各警察来说今天所接触的最好的一件事了。

                                      在不吃不喝与尸体同住3.4天的情况下,除了身体虚弱以外,甚至连一点轻微感染都没有,这确实是医学上的一个奇迹了--医生是这样说的。对于三轮方言来说,这时的他已经觉醒了作为战士的才能吧。但作为当事人的他也确实并不知道什么是才能,甚至不能理解一群穿着白衣服的人围着自己忙活是在做什么。当然医院查出他的能力也是在几天之后了。

                                      从接受医院的治疗直到三轮方言被三轮家收养,这期间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三轮方言能接受到的便是治疗和少的可怜的语言教育。当然他在接受信息上表现出的才能却是让诸多医生感到惊奇。

                                      (自称寅虎的女人已经被“猎犬”灼伤,她的能力也是被我克制的厉害,在这种情况下,她已经失去的威胁,而这边的女人才是麻烦,我对她一无所知,而且频繁切换人格只会让自身陷入不利)三轮方言握紧了手中的枪“猎犬”--全称应该是“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名字来自于那只福尔摩斯里面所谓的魔犬,推理爱好者的他是如此为其命名的。作为穿刺的枪,以猎犬为名便不乏想象其尖锐的程度了。甚至为了贴近原作,三轮方言在枪尖的内装上了黄磷,在高速穿透的情况下,其中的蜡状物质便会漏出,在与干燥的衣物触碰时,摩擦带来的热量便足以使其燃烧了。带来的灼烧感和磷中毒,从对人体影响的程度来说,的确也不负魔犬之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1-03 12:15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03 12:32
                                          0 0咦咦咦是板凳了吗!!
                                          一直以为三轮方言和三轮方美是两个人来的……不过双重人格的设定也不错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1-03 17:43
                                            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1-04 09:26
                                              四重二谛--姑且为其名字的羽衣女,站在原地并没有什么动作,虽说动作一直秉持着优雅,但并不能通过此来揣测其想法--毕竟,一脸善意之下所隐藏的恶意心思,除去自己也是不会被别人所知晓的。“这样继续对峙也不是办法,我们先把现有的钥匙拿到手再来讨论接下去的事情如何?”虽然没明确对着谁说话,但语气中的不善,除去发话者的四重二谛,在场剩下的两人自然是能明确感受到的。(虽然拖延时间对我来说是件好事,但是这样继续对峙下去也确实不是办法,但是不能保证她有什么隐藏的手段,现在最主要的问题确实不是击杀寅虎夺取钥匙,而是想办法摸清这个“酉鸡”的底细,甚至如果能杀掉就是最好的结果。)虽说心里对四重二谛起了杀意,但方言也并未立即对其下手,在不清楚目标情况下的袭击确实不太谨慎--当然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寅之战士--一色铃兰,方言是知道的,并不是知道其作为寅之战士,而是对其作为一个暗杀者的一色铃兰,包括其能力。虽然在此之前没有交过手,但其能力也确实如自己预测般,只能作用于一个人格。至于为什么,方言自己都不明白。虽然说双重人格是一种癔症性的分离性心理障碍,在相同时刻存在两种思维方式,各个思维的运转和决策不受其他思维方式的干扰和影响的独立运行,一般来说,通常是其中一种占优势,但两种人格都不进入另一方的记忆,几乎意识不到另一方的存在。但三轮方言的情况确实是有些特殊了,虽说三轮方言三轮方美两个人格思维的运转和决策完全是独立的,甚至于两个人格有着分别于自身人格的能力,连战斗的实力都不在一个水平之上。但是两个人格确实能感受到自己体内所存在另一个人格的存在,虽说不能互相交流,但确实是实实在在存在于自身体内的一部分。这种异常性或许也是其作为战士的才能吧——医生虽然是这么向三轮家解释的,但并不影响三轮家对于方言方美的培养——作为战士。虽然方言没有出声同意“酉鸡”的建议,但在一旁的铃兰却是感受到了自身处境的危险,若是面对两个人的袭击,现在的自己,不说能不能保下钥匙,或许连能否活下来都是问题。现在最优先的选择确实是“我放弃这把钥匙,你们想要就拿去。”一色铃兰将手中的钥匙朝着三轮方言和四重二谛之间的空地扔出去,自身则向反方向窜出。虽说都在警觉对方,但在一色铃兰扔出钥匙那一刻起,三轮方言和四重二谛便同时起身扑向钥匙——方言在扑向钥匙的同时,将手中的“猎犬”作为标枪投掷了出去,如果四重二谛保持现在的动作继续要拾取钥匙的话,那么等待她的结果便是“猎犬”从她的头顶刺穿,将整个人点燃。面对如此的处境,四重二谛也不得不放弃钥匙了,左手的利爪插入地面--像利刃破开豆腐一样。强行停下因惯性前扑的身体,右手则扬起,利用利爪将“猎犬”震开。但来自方言的攻击并没有因此结束,“猎犬”枪尖的磷也因和四重二谛的手爪摩擦,点燃了从肩膀处延伸至手的羽毛披肩。火焰对于鸟类来说,确实不是个友好的象征。四重二谛虽然一直保持着优雅,但面对燃烧的羽衣确实有些束手无策了。在将整只手插入地面过后虽说灭掉了火焰,但是右手却也是泥泞不堪。方言把玩着已经抢到手中的钥匙,顺便捡起被震落在一旁的“猎犬”。然后以战斗的姿态,重新面对四重二谛。一旁站起来的四重二谛没有在意方言的战意,而是用她的手爪拍打羽衣上的泥土——因为太过于巨大了,整个小心翼翼的动作反而变得很滑稽。“既然你已经抢到钥匙了,那么现在我和你战斗的意义已经没有了,与其说现在我们战斗由胜利的一方带着三把钥匙——当然不可能完胜,也就是说带着伤独自面临接下来可能遇到的其他战士甚至第十三名战士,不如联手如何?”四重二谛在整理衣服的同时,向方言提出了建议。(“酉鸡”提出的建议,在当下来说确实是个很不错的选项。两人一组的行动确实是能够快速的获取钥匙,并且在安全度上也有更大的保证。但是)方言看着四重二谛,没有立即给出回答,她依然在整理自身的羽衣。(这个女人的一切信息现在还是不明,甚至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战士的存在,截止到上一届十二大战为止,酉之战士确实一直由丹羽家的战士担当,如果她是第十三位战士的话,确实应该更会伪装自己身份,毕竟这一届的战士参与,可能从人选上相比于往届有了改变,这一点从寅之战士身上就能看出。)“若是你担心我是第十三名战士的话,你倒是完全可以放弃这个想法”四重二谛重新正视方言“我确实是作为酉之战士参与这次十二大战,至于我一直避免和你正面战斗的原因,也确实是我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将你击杀,并且,以我自己的实力确实很难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优胜。至于为何这么肯定,这是我作为战士所具备的才能。至于信不信,就由你来判断了,当然选择战斗,我也不会拒绝。”四重二谛看着方言,脸上露出绝对的自信笑容。“可以,大姐姐我们组队吧~”方言也确实证实了四重二谛的自信,选择与之结盟。“戌之战士——守护而杀,三轮方言”“酉之战士——嫉妒而杀,四重二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04 21:45
                                                沙发!!
                                                楼主好勤奋啊_(:_」∠)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1-04 22:14
                                                  加油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1-05 09:32
                                                    很期待其他战士的出场
                                                    楼主更文好勤啊,偶码文简直龟速,像挤牙膏一样一天一小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1-05 14:47
                                                      谈点设定上的东西吧。。虽然大战规则上说明了可以不用战斗来获取钥匙,但是大部分作为经历过战争的战士来说,击杀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即使夺取了钥匙,只要还在大战时间内,那么任何一个没失去战斗力的战士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对手。顺便一提。。辰巳依然是作为双子战士出现的。但是也被分开了。最初碰面的也就现在出场的三人了,至于聚集的原因,和酉鸡有点关系。虽说是小岛,其实原本人口规模也就和一个中型城市差不多,作为岛上的城市,人开门密度会大一点,因此也不算什么大岛。。顺便可以猜猜第十三位战士会伪装成哪一个生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1-05 16:01
                                                        不错楼主加油


                                                        回复
                                                        32楼2017-11-05 16:36
                                                          emmm为毛一直在吞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11-05 16:40
                                                            被吞了好多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11-05 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