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吧 关注:998,658贴子:15,589,250

【再见】(all叶/世邀赛/胃癌/原著向/双结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后,他手持火把,温柔的将自己点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01 11:28
    二楼自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01 11:29
      第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01 12:3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01 13: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01 13:24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01 13:51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1-01 14:2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01 14:49
                  报告,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01 15:5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01 16:20
                      2019-11-12 07:07 广告
                      报告!٩(•̀㉨•́)و get!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1-01 18:3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01 19:01
                          加油!(。・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1-01 20:11
                            顶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1-01 22:18
                              比 u 比 u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11-01 22:3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1-01 23:06
                                  再见
                                  一、庆功宴
                                  2025年5月7日, 荣耀第十赛季总决赛。
                                  兴欣,一个成立于网吧的草根战队,在有“荣耀教科书”之称的荣耀超级大神叶修的带领下,夺得了本届冠军,又一次创造了一个难以复制的奇迹。
                                  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满心激动,准备好了一堆问题准备集火叶修大神的记者们却很不幸的被泼了一头冷水——奇迹的缔造者大神叶修,以一个无敌的“累了要休息”的理由,早已先一步遁了。
                                  记者们虽气的不行,但也无可奈何——这个理由还是很有说服力和可信度的。6.5秒,峰值764的手速,连一众年轻职业选手都被惊的目瞪口呆直接跪了,更何况,打出这个无比辉煌的记录的主人,还是一个27岁已经过了巅峰当打之年的老将,这对身体,尤其是双手的负担有多大自不必明说,所以这个理由完全是说得过去的。
                                  没了叶修的记者招待会,记者们兴致缺缺,按照以前惯例问了几个再套路不过的问题,得到了几个再套路不过回答后,这场万众瞩目的比赛的赛后记者招待会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来来来,今天我请客,大家放开了吃啊!”老板娘陈果在夺冠后毫不心疼的在s市最有名的餐厅里定了一个包间,对着菜单一通狂点,嘴速可比黄少天。除了跟着起哄的方锐和魏琛两个猥琐大师,其他人看着这满满一桌还没上完的菜都是一脸惊恐。
                                  “呃……那个……老板,还有没上的菜,我们就不要了吧,桌子都上满了……”众人眼神交流一圈下来后,一致认同“天大地大,老板最大”“死道友不死贫道”“叶修是大功臣死不了”的观点,作为“大功臣”的叶修被毫不客气的推出去,当这个“破坏老板兴致”的替死鬼。
                                  “怎么不要了,一人两个菜我看很合适啊。”陈果显然已经没有理智这个东西了。理智是什么,能吃吗?
                                  “但是我们这边又不都是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们啊,老板你看啊,你们三个女的,这边一个中年大叔,那还有个老头子,能吃两个菜么?”叶修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脸苦口婆心的样子,顺便插了方锐和魏琛一人一刀,然后指指自己,“还有我,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就不吃了。”
                                  本来准备炸毛的魏琛和方锐诡异的停下动作互相惊诧的对视一眼,连同众人怀疑的目光一道审视起叶修,连陈果都在一瞬间找回了理智,皱起眉头望着叶修。
                                  “你这是要成仙的节奏啊?”魏琛一脸狐疑,“该不会是信了什么邪教绝食净身准备升天呢吧?我看老叶你虽然智商没我高但也不像是个好骗的啊?你不会真信了吧?”
                                  “严重怀疑。”方锐一脸严肃的附议。
                                  “手下败将自重。”叶修嘲讽。
                                  “没事吧?你昨天一天就喝了点粥,今天还没吃过东西呢,减肥也不带这么决绝的吧?”陈果没有那么不着调,反而有点担心。
                                  “我减肥干什么呀,又不是你们女生,”叶修哭笑不得,“是真的胃有点不舒服,没胃口。”
                                  “要去医院看看吗?”陈果有点小心翼翼试探着问道。不知为什么,她总有一种叶修打死都不要去医院的既视感。
                                  显然,这种感觉不是陈果一人特有,所有人齐刷刷停下筷子盯着叶修
                                  “去,回去就去看看。”叶修却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点头同意,“我也有点怀疑是不是胃溃疡什么的。”
                                  这下连苏沐橙都有些惊讶了,这……是叶修,是叶修没错吧?
                                  这时候,反倒是唐柔最先反应过来,迅速掏出手机大爆手速一通狂刷,20s之后微笑着把屏幕朝众人晃晃,“好了,已经给你预约好了,后天上午9点xx医院的全身体检。”
                                  “小唐你心脏了……”方锐心痛的捂脸,顺便狠瞪一眼叶修,“看你把一个曾经正直纯洁的新人妹子教成了什么样子!”
                                  苏沐橙和陈果倒是表示干得漂亮,各给了唐柔一个赞赏的眼神。唐柔笑的矜持。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去医院了?”叶修无奈扶额,“行了行了,一个个的别盯着我了,我出去抽根烟,你们吃饭吧。”说完起身,抓起外套,出了包间。
                                  “他这是同意了?为什么我有种他拼死都不想去医院的错觉?”陈果见叶修这么配合,也就不再担心,吐了个槽。
                                  众人频频点头,一副遇见知己的表情。
                                  “可能是平时他太不珍惜身体了吧。”苏沐橙轻叹,语气中隐隐的幽怨之意引得众人侧目,“也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照顾谁。”
                                  有方锐和魏琛两个不断刷新兴欣下限的猥琐大师在,话题不知不觉就必然的跑偏了。除了之后以苏沐橙和陈果为首,其余人或起哄或真心的在一旁帮腔,硬是合力逼叶修灌了一小碗养生汤下去,算是后续。
                                  一顿饭,除了苦着一张脸的叶修,众人吃的心满意足,在酒店好好休息一晚后飞回了h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1-01 23:59
                                    二、确诊
                                    事实上,兴欣众人的感觉并非全无道理。叶修的作息,虽然在战队步入正轨之后规律了起来,但和同辈上班族的朝九晚五完全没有可比性,规律是规律了,但健不健康,却是两回事了。叶修不排斥去医院,但也绝对不喜欢。如果不是实在疼的厉害的话,或许他还真不会来这一趟医院。
                                    当医生看着检查结果委婉地告诉他病情时,他忽然深刻的明白了什么叫晴天霹雳,什么叫乐极生悲,什么叫因果报应。
                                    胃癌。中晚期。
                                    而且由于他长期的烟龄,癌细胞扩散到肺部的时间将远快于其他患者。
                                    综合评估,还有大概三个月的生存时间。
                                    建议以提高生存质量的治疗手段为主。
                                    ……
                                    叶修什么都没问,只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在医生惋惜的目光中胡乱收好了一袋子必要那样的单子匆匆离开。
                                    然后,去了另一家医院。
                                    下一家。
                                    再下一家。
                                    叶修不信邪的一共又去了四家医院,而这四次的结果,却在明晃晃的讽刺他的自欺欺人。
                                    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叶修沉默的看着检查结果。脸上面无表情,心中却歇斯底里的,各种情绪疯狂的肆虐着爆发。
                                    手上慢慢将结果单一角攥成一团,叶修的呼吸却与手上的稳定截然相反的不稳定,时快时慢,仿佛呼吸已经不是为了呼吸。
                                    许久,叶修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再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他站起身来,走到垃圾桶前,第四次静静地将检查结果撕得粉碎。
                                    同样的结果,一次就够了。
                                    叶修走出医院,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他不知道要去哪,也没有心思考虑要去哪。为了压制下脑海里不受控制涌现出的一些疯狂极端的念头,他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冷静与理智。
                                    一处路口,叶修眼角的余光瞥到周围人开始行动了,神经将这一消息传递给大脑,大脑便指挥着叶修的身体同样行动起来。
                                    一切都是下意识的动作。
                                    直到身体自行猛的后退一步,甚至摔到地上,险险让过了眼前近在咫尺的一辆车擦身而过,叶修方才如梦初醒般回到现实,眼睛重新有了焦距。
                                    下一秒,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传来,伴着凄厉的急刹声。
                                    车祸。
                                    苏沐秋的脸恍惚浮现在眼前,是那张被缓缓拉下白布时的样子。叶修赶紧回神,冲去看被撞的那人。
                                    一个看上去30多岁的普通青年,从腰部开始,下半身诡异的扭成一个触目惊心的样子,身下一滩血缓缓铺开,司机也下来了,在一旁远远的站着,慌乱而无措。
                                    哪怕是对医学一窍不通的小白,也看得出这人没救了,更何况亲眼见过死亡的叶修,而也就只有他,敢在此时接近那个血泊中奄奄一息的人。
                                    “我!……爸……妈——”好像是看到了一个可以交代遗言的人,那人激动起来,口中勉力吐出几个字词,却也不知是不是因此加速了生命的流逝,青年的话如同他的生命一般戛然而止。
                                    沉重的伸手给青年合上眼,手下尚还温暖的触感却仿佛一桶冰水给叶修当头泼下。
                                    难以想象,30秒不到的时间,生命逝去。
                                    难以想象,这样的温暖,已经是生命的余温。
                                    生命有多么脆弱。
                                    满目的红色狠狠地敲打着叶修。
                                    真的好害怕看到那双死不瞑目的眼,似乎那也是自己的结局一样。
                                    苏沐秋当时,也是这般,由一只陌生的手,合上他的双眼吗?
                                    应该是吧。
                                    他怎么甘心放的下沐橙,和他们的荣耀呢?
                                    自己也同样放不下啊。
                                    时间已经禁不起这样浑浑噩噩的浪费了。
                                    醒了,真的清醒了。
                                    “不能这样啊……”旁观救护车赶来,却只是给青年蒙上白布抬走,叶修默默的想。
                                    “师傅,到兴欣网络会所。”
                                    叶修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
                                    下了车,叶修没有进去,而是靠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上——这个角落,这是叶修平时抽烟常来的地方,以前从这里可以看到昔日嘉世的招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后来即使嘉世不复,靠在这里抽烟的习惯也没有改掉。
                                    摸出一根烟点燃,正要凑到嘴边时动作却顿了顿,叶修无言地盯着烟头的火光。
                                    最终,叶修还是把烟凑到嘴边狠狠吸了一口,然后掐灭了扔进垃圾桶。
                                    拿起手中袋子,叶修在袋子里一堆这样那样的体检表中仔细的抽出了和癌症有关的两张单子单独折好放在口袋里——现在该怎么办,连他自己都还没有想好,就先别让别人担心了。
                                    从后门上到二楼训练室,此时训练室中只有乔一帆和莫凡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01 23:59
                                      “其他人呢?”叶修随口问了句,心下暗松一口气。还好,这两个人算比较好糊弄的,要是有个精明点的在,自己还真没把握瞒过去。
                                      “在上林苑没来呢。队长,身体怎么样?”莫凡是不可能开口的,乔一帆便主动回答了,顺便关心下前辈的身体。
                                      “还真是胃溃疡,这病可麻烦了,得养。哥心情不好,抢几个boss去。”和平时一样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
                                      乔一帆和莫凡见状也没起疑心,继续练习。
                                      叶修随便从抽屉里拿了张马甲账号卡,刷卡登陆之后便混在兴欣工会里刷boss去了。
                                      倒不是叶修真有那个心情去抢boss。他只是想借助这种方法,再好好冷静下来理清思路。
                                      今天实在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心不在焉的操纵着手下的角色,叶修努力地想要认清楚自己的心。
                                      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只是看到一团线头凌乱如麻。
                                      叶修头痛欲裂。
                                      看来今天是想不出什么了。心情实在太糟糕,必须先调整一下才行。
                                      叶修悄悄苦笑了一下,手下加速,最后一发反坦克炮干掉boss,然后直接退了游戏,和乔一帆莫凡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去药店买了药,再换上治胃溃疡和止痛药的包装,叶修回了上林苑,强打起20分精神和碰到的人应付过去之后,以“回房打荣耀”的借口回了房间,锁上门,把自己扔到床上,埋进被子里。
                                      先睡一觉吧。
                                      希望在梦境这个特殊的空间中,能有一个角落,让他肆无忌惮的发泄一场,即使最后精疲力尽。
                                      这天晚上,枕头上湿了一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1-02 00:00
                                        三、未来
                                        这天晚上,叶修睡得很沉,除了快一点时醒了一下,强迫自己起来吃了药,随便洗漱了一下换个睡衣,不到15分钟,又躺回床上沉沉睡去。也许是心底的郁结还要一点时间才能消散,也许……是身体不想醒来。
                                        梦境是个好东西,它能满足你想要的一切
                                        叶修潜意识里一直都很清醒,无论是何等如梦似幻的美好,都敌不过一点点血的残酷。
                                        八点多,叶修醒了。这一觉睡了整整14个小时。
                                        稍微发了几秒钟的呆,纵然是像亲手扯开一道刚刚结成的伤疤,但叶修还是思考起了一个血淋淋的问题。
                                        还有三个月,能做些什么。
                                        或者准确一点来说,是还有三个月,想做什么。
                                        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心愿,或者……遗憾呢?
                                        思路十分清晰顺畅,叶修忽然有点感慨,关机重启虽然有些粗暴,但意外的十分有用,老板诚不欺我。
                                        随即苦笑了一下,还真有用,自己居然都已经有吐槽的力气了。
                                        把歪了的思路重新扳回正轨,叶修继续刚才的思路想下去。
                                        自己所牵挂的,只有两样,家人和荣耀。
                                        荣耀的话……
                                        自己早已荣誉等身,站在荣耀巅峰,没什么遗憾了。
                                        嘉世有了邱非,还有一众忠实的粉丝,前期会很艰难,但是总体是没问题的,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兴欣有沐橙,方锐两个高手坐镇,再加上那帮新人还有半年的时间磨练,就算自己不在,下次大赛也绝对不成问题。
                                        沐橙……
                                        叶修轻叹。他并不担心沐橙,20多岁的大姑娘了,也足够坚强,只是觉得遗憾。
                                        但最遗憾的是沐秋吧,他可是错过了妹妹的整个人生啊。
                                        又想到他了。
                                        有时间再去看看他吧。
                                        叶修默默的在心中记了一笔。
                                        家人呢?
                                        自从自己15岁离家出走以来。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尽是不欢而散,自己也因此一走就快13年了。
                                        不过也并不后悔。后悔的话,早就回去了,都是一家人。
                                        现在,貌似是时候回去了。
                                        浪了快13年,该陪陪他们了。
                                        那么,自己也该歇歇,给新人让位了。
                                        就这样了吧。
                                        自己的人生构成还真是简单啊。
                                        叶修自嘲的一笑,这也算是一种幸运吧,不用像一些人一样有一堆未了的心愿要去完成,蛮好蛮满足的。
                                        大概是,不曾拥有,所以不曾渴望?
                                        叶修双手清脆的拍上双颊,这都什么鬼?自己什么时候成了文艺青年了?
                                        他起身去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使劲揉了几下。
                                        会议室里。
                                        “你要退役?干什么你状态还这么好哪里该退役了?没吃错药吧?”陈果大半个身子探过办公桌,双手搭在对面叶修的肩上使劲摇晃,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苏沐橙也有点猝不及防,不过这并不妨碍她赶快从陈果手下救下头上一圈金星的叶修
                                        “怎么了?”苏沐橙勉强给爆炸的陈果顺了顺毛后,转头问叶修
                                        “差不多该回家了。”叶修摊摊手,“打职业联赛打了这么多年,也累了,尤其今年,我想歇歇了。”
                                        会议室安静了。
                                        陈果有些不甘心的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了。
                                        令人无法反驳的事实啊。
                                        “那接下来,你给兴欣当个远程教练怎么样?”苏沐橙开口打破沉默。她对叶修退役的事情早有想过,很快就接受了。
                                        “应该可以,再说吧。”叶修面不改色,心中一酸。
                                        又是一阵沉默。
                                        “你不是说你还能再玩十年吗?”陈果还是有点接受无能。
                                        “嗯,回家接着玩儿啊,保证活到老,玩到老。”叶修笑,心下再度泛酸,没有人注意到他是何等巧妙的避开的十年这个词。
                                        陈果翻个白眼,郁闷又无可奈何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好了,我明早11点的飞机,送机就不用了。沐橙,猥琐方,好好干啊!有事Q我。有荣耀教科书给你们当后盾,没点儿成绩,别说是我教的啊。”叶修伸个懒腰,起身表示散会,“我回去收拾东西了。”
                                        “要不要帮忙?”苏沐橙一贯的乖巧贴心。
                                        “不用了,我那点家当,能装满一个箱子就不得了了。”叶修笑着摇头。
                                        结果,就真的只稀稀拉拉的勉强装满了一个箱子。
                                        所谓“叶修的家当”,除了一点儿衣物、两个读卡器,就是一堆卡。
                                        其中98%是荣耀账号卡,或者说,马甲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1-02 00:00
                                          其他有几对别的游戏账号卡,不过看上去都磨损的有些厉害,明显是有些年头了。
                                          还有一两张银行卡混杂其中。
                                          除了一张身份证揣在身上,这一堆卡和衣物被叶修一起甩进箱子里,然后拉好锁链。
                                          名副其实的打包。苏沐橙如是评价。
                                          5月11日。
                                          叶修还没走吗?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从起床开始就一直盯着客厅电视看,却明显心不在焉的陈果,再次瞟了眼挂钟,10:03。
                                          “去看看吧,说不定早走了呢?”苏沐橙笑笑,对陈果的坐立不安表示理解。
                                          “走!”陈果猛的站起来,下定了决心后一副兴师问罪杀气腾腾的模样。
                                          苏沐橙故意落后半步,对唐柔使了个眼色,唐柔会意,放下游戏跟了上来。
                                          既希望叶修好好休息,又希望他永远这样在比赛上大杀四方,这感情不可谓不矛盾。陈果又偏偏是一个十分感性、冲动的人,眼下这“杀气腾腾”的模样,只是对自己不知如何面对这种场景的不安的掩饰罢了,拙劣的让人不忍点破。
                                          叶修……看起来应该是在他们还在睡的时候走了吧,一会儿陈果要是看见那空荡荡的房间……
                                          空荡荡的房间,整洁的仿佛没人住过的样子……好吧,虽然后者不太可能,但也足以让人怎么看怎么触景生情了,再加上陈果技能点全满的脑补能力和玻璃心……
                                          嗯,准备肩膀、怀抱和纸巾吧。
                                          敲了一会儿门没人应后,陈果打开了门,果然叶修已经走了。的确是空荡荡的房间,但是凌乱折叠着的床铺,地上随处可见的烟灰,垃圾桶里的烟头和随手撕下的笔记本纸,无一不在宣告着房主生活过的痕迹。
                                          “走了啊……”陈果满脸掩饰不住的失落。
                                          叶修好像留下了点什么东西?”唐柔心细眼尖,发现了凌乱房间中整齐的异常的电脑桌,还有桌上的一叠什么东西,正好拿来转移陈果的注意力。
                                          “这是……君莫笑的账号卡?还有奖状?”陈果不去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一张创造了历史的账号卡,还有叶修个人四张m v p、一张单挑之王的奖状,被叶修整齐的放在桌上。
                                          “他……”陈果有些无法置信,她本来一开始就没打算要留下君莫笑。在她看来,这张账号卡只能属于叶修,哪怕是他退役。所以她一开始就没有收购这张账号卡,但是叶修,他居然没有带走?
                                          “君莫笑,比起在网游里刷副本抢boss,叶修应该更希望他在比赛场上战斗吧……”苏沐橙到底和叶修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对叶修的心思倒也有几分明白,“至于那些奖状,多半是留下来让我们吓唬人的,反正对他来说就是一张纸。”
                                          陈果默默地抱住身边的唐柔,把头埋在她肩窝里,努力憋了好久,却还是哭了出来,“你说他怎么就该退役了呢……呜哇哇……他要是早点来兴欣多好啊……整整十年,他一半都浪费在嘉世了啊……那可是他最好的几年啊……呜……”
                                          楼上的人一时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楼下的人听到隐隐的哭声,也是一阵沉默。
                                          离开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1-02 00:00
                                            四、沐秋,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叶修那天走的很早,六点半就出门了。
                                            他去了南山公墓,苏沐秋墓前。
                                            作为生命只剩下三个月的人,叶修再次来到这里时,心情十分复杂,有一种十分荒谬的感觉。
                                            轻车熟路的走到那座墓碑前,叶修一言不发,和以前一样打扫起来。
                                            叶修到一旁水管边洗了手,然后回来蹲在了墓前。
                                            “沐秋,这次提前来看你,有个好消息,有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先说好消息吧。恭喜你啊沐秋,三个月之后就有人来陪你玩荣耀了,而且这个人还是我。”
                                            “但我挺嫌弃你的,现在我这边可是有很多出色的后辈呢。这么多年,你手速没问题吧?别太菜了。我在这边可是三十七连胜啊。”
                                            “坏消息是,沐秋,你的宝贝妹妹将会没有任何亲属照顾她了。虽然十年前就没有了,不过三个月后,就真一个都没有了。”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沐橙已经完全长大了,是个乐观坚强乖巧的好女孩,用不着我们操心。”
                                            “我本来是很难过的,但是那天,我看到一个人就在我面前出车祸死了,话都没说完,死不瞑目的。于是这一下子就想开了,突然觉得活着真好。结果现在怕死的不行,是不是挺好笑的?”
                                            “以前,那么遗憾你英年早逝,没想到,这转眼就轮到我了。什么人生命运,你说是不是够扯淡的。”
                                            “真够扯淡。”
                                            叶修重重的重复了一句,脸上却泛起苦笑。他站起身抬头望天,勾起的嘴角感觉挂着千斤重担。
                                            “太扯淡了。”他轻轻喃喃道。
                                            在眼里积了多时的眼泪终于无声滑落,像漏水的水龙头般,一点一点滴落着,将地上一个圆点一个圆点的慢慢浸湿。
                                            装了那么久,还是忍不住了。
                                            滴答,滴答。
                                            良久,叶修伸手捂住了脸。
                                            当再拿开时,除了眼睛有点儿红,完全看不出叶修刚哭了一场。
                                            “我该走了。”叶修站起身,像拍肩膀一样拍了拍那块墓碑。“现在这样,我认了。你在那边安心等着我啊。”
                                            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叶修脸上竟是带上了一丝这3天来不曾有过的真心的笑意,“说不定我们下次再见,就是面对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1-02 00:01
                                              五、回家
                                              上了飞机后,叶修几乎是倒头就睡。
                                              他一直都很需要哭一场。
                                              太多的难过结在心里,是会逼疯一个人的。
                                              现在他终于把心里的那些东西哭出去了。
                                              从机场到家的路上下起了雨,雨势不大,但也足够把一个人在五秒钟之内水洗一次。
                                              而叶修,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像是会注意天气带伞的人。
                                              于是从整个别墅区的门禁处到自家别墅大门前这一段足足有1.3km的路程,叶修华丽丽的从头到脚湿了个透。
                                              叶修家别墅的大门,不像别墅区门禁那般是现下流行的指纹认证系统,还是传统的用钥匙开门。叶修使劲敲敲门,连打几个喷嚏。
                                              看来回去之后要赶快洗个热水澡啊,本来血量就不高了,想多活几天,这身体还是乖乖伺候好吧。
                                              叶家的阿姨打开门,然后一脸懵逼的看着一个十分眼熟的男人拖着个行李箱就那么自然地进了门,然后直奔叶秋的房间。
                                              于是,在这位阿姨【绞尽脑汁历经千辛万苦才从记忆深处扒出那个男人“叶家长子叶修”的身份】的一分钟后,叶家震惊了。
                                              首先是在家的叶父叶母。这位阿姨首先通知的就是他们。这对夫妇在经历同样的懵逼之后,来到了叶秋房间,看着房间浴室门外那一堆衣物,还有大开的衣柜。父亲面无表情,母亲面露喜色,却又哭笑不得。
                                              然后是踩点回家吃饭的叶秋。他本来打算到家先回屋换个衣服冲个澡的,但是当他在领带已经解开,衬衫扣子也解了两颗时打开房门,却猛然看到自己床上坐着爸妈,阿姨在一旁站着,自己房间像遭了贼一样画风凌乱。浴室里还传来水声。
                                              叶秋解扣子的手一僵,然后又无比自然的扣回去,顺便十分自然地问了一句“爸妈你们都在我房间里干什么?怎么了?”
                                              不知道叶秋心里有没有飘过一句“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你哥回来了,在洗澡。”叶父面无表情。
                                              我房间里围观是怎么回事准备恭迎那**出浴么?
                                              叶秋面露喜色,也在床沿上坐下,“哥他终于回来了?!”语气中显而易见的欢喜,仿佛之前的那段心理活动不是他的一样。
                                              于是当叶修洗完出浴时,吓得把门直接在1秒钟内条件反射般关上。
                                              一分钟之后,叶修再次打开门。
                                              “爸,妈,都在哈。”叶修自然和三人打过招呼。至于刚才那个关门的叶修?呵呵。
                                              “怎么回来了?”叶父心下叹口气,面上不动丝毫。
                                              “玩够了就回来了呗。”叶修用毛巾擦着头发,自然的在叶秋旁边坐下。
                                              “玩够了?”叶父的冰山脸在叶修一句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惊天动地的话中破裂,带上了并不夸张的惊讶,甚至暗藏一丝喜意。在叶修洗澡的时候,叶父就隐隐有了这个猜想,没想到真猜对了。
                                              “嗯。”叶修点头。只有他自己知道,点下这个头,需要多大的决心。
                                              叶母一脸喜色,她本来就不反对叶修去当职业选手的,一直夹在丈夫和儿子之间两头为难。现在儿子回来了,叶母简直快喜极而泣。
                                              “既然回来了,就准备好好工作去。”叶父按下心中喜悦,严肃地看着叶修。
                                              “诶,那个先不急,等过会儿再说。”叶修生怕叶父接下来就是一句明天你就到XX公司去找XX让他给你安排个XX职务,赶忙打断。自己现在一寸光阴一寸金,怎可能这么去浪费时间。
                                              见叶父有爆发的趋势,叶母赶紧拉走了叶父。她并不希望叶父和叶修一回来就吵起来,而这也正合叶修心意。
                                              起身关好门,就见刚才还一副温文尔雅样子的弟弟盯着自己,眼神之专注,令叶修脊背发凉。
                                              “你盯着我干什么?”
                                              “你真的不玩儿游戏,回来不走了?”叶秋盯着叶修双眼。
                                              “不走了。”
                                              “真的?”
                                              “真的。”
                                              “真的真的?”
                                              “真的真的……”叶修一头黑线。
                                              然后就见叶秋抓过自己的行李箱把里头东西哗啦全倒出来,然后以叶修目测大概600左右的手速往里塞他自己的东西。
                                              “你干嘛?”叶修惊诧地看着叶秋的举动。
                                              “离家出走啊!”叶秋手上不停,回答的倒是挺快,还十分理直气壮的,“等你回来等了这么多年,你现在回来了,我还不得抓紧走?”
                                              “叶秋,你知道乐极生悲什么意思吗?”叶修忽然淡淡地说,眼里闪过苦涩。
                                              “什么意思?你不准再给我闹出什么幺蛾子坏我大事啊!”叶秋一脸警惕。
                                              “在我跟你说这事之前,先把这副小孩子模样收起来。”叶修罕有地摆出了严肃的姿态,至少在叶秋的记忆里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1-02 00:03
                                                “什么事?”叶修眉头皱起,放下手中的衣服,坐到叶修旁边。
                                                叶修叹口气,去捡起自己的衣物摸索起来,然后掏出了两张单子,递给叶秋。
                                                “这是……”叶秋没有打开手上折得整整齐齐的单子,依旧皱眉看着叶修。
                                                “看看吧。”
                                                ……
                                                果然是乐极生悲啊。
                                                这是叶秋,一生最不愿回忆的时刻之一。
                                                叶秋很想撕了眼前这两张单子,但手上已经失去了力气,冷的像冰一样。
                                                而且,撕了,就能改变那个结果吗?
                                                “你……”叶秋嘴边肌肉动了几下,却只吐出了一个音节,眼泪不经酝酿的就流畅的流下来了。
                                                “……对不起。”
                                                三个字,让叶氏叱咤风云的叶家次子痛哭失声。
                                                叶修把叶秋揽在怀里,拍着他的背,像哄孩子那样哄他。
                                                还好房间隔音不错。
                                                叶修心中酸涩,眼圈微红。这是现在唯一一个可以让他稍微庆幸一下的事情。
                                                许久之后。
                                                叶秋伏在叶修肩头上,不住哽咽。
                                                哭不出来了,反而平静下来。
                                                心里却像被人用刀子捅出了一道口子,缓缓地出着血,一点一点的要将血流干。
                                                令人眼前发黑的疼着。
                                                “哭够了?”叶修拍拍怀中人的背,试探着问。
                                                叶秋没有出声。
                                                叶修双手搭上叶秋肩膀,想把他推开好好说些什么,却反被叶秋突然狠命抱住。
                                                叶修无奈,只好任由他这么抱着,就这样开导起叶秋。
                                                “叶秋,这已经是既定事实,哭是根本没用的,我们还能做的,是好好过好以后的时间啊。”
                                                肩上却再次传来一阵温热,看来感情牌是打不通了。
                                                “作为癌症患者家属,现在最正确的思路不是赶紧的千方百计满足我的一切要求吗,想要月亮也得给我摘下来什么的,你这幅样子看得我心塞。”
                                                讲道理也不起作用。
                                                “而且这样多好啊,你哥哥永远是你哥哥,你下辈子还只能当弟弟了。”
                                                嘲讽还是没用。
                                                叶修心中纠结,准备的几种办法都失败了,这种事情,他真不知道怎么办,百度也没经验可借鉴——这种经验恐怕谁都不想有,都希望赶紧忘掉吧?
                                                “所以说我一个癌症患者本人还要来劝自己弟弟这算个什么事啊!没见过谁活的这么憋屈的。明明哥才是病号怎么跟个孙子似的,妈的我不受这气了干脆早死早超生算了……”叶修忽然想起看剧时沐橙总结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狗血套路的,现在病急乱投医,拿来试试看吧。
                                                “千万别!”效果十分明显,叶秋被吓得魂不附体。癌症患者到了晚期由于痛不欲生,自我了断的事情实在不少,乍一听,叶秋哪里还顾得上伤心,一把推开叶修紧张的开导起他来。
                                                于是叶修认真的听了足足近10分钟关于“不要放弃治疗”的充满正能量的演讲。这种事情叶秋简直信手拈来。
                                                “说得真好。”叶修在叶秋说完之后郑重的鼓掌,然后递给他一杯水润嗓。
                                                “你玩我呢?”叶秋后知后觉。
                                                “哪有,我很认真的在聆听你的演讲。”叶修一本正经的说。
                                                两人久久地对视。
                                                某一刻,两人同时叹了一口气,刚才有些玩笑的神情收起来,露出同样疲惫的表情倒在床上。
                                                一番折腾下来,两人都身心俱疲。
                                                “好点了?”一个闷闷的声音传出。
                                                “嗯。”同样是一个闷闷的声音。
                                                “想通了?”
                                                “……没有。”
                                                “呵呵。”
                                                “……”
                                                “爸妈那边就交给你了。”
                                                “呵呵。”
                                                叶修翻身坐起来,抱着被子,踹了叶秋一脚,“我是说真的。”
                                                叶秋同样抱着被子坐起来,“要说你自己去说。”
                                                叶修无奈,“我这么多年没回来,又不知道他们什么状况。”
                                                叶秋沉默,不再反对。
                                                由于叶秋那张明显哭过的脸,二人就让阿姨把饭送到房间里来解决掉了。下午叶秋兴致不高,便推了所有的工作待在房里。叶修也乐的不出去,就着他房里的电脑登个马甲号玩荣耀去了。
                                                叶秋就靠在叶修身上,发了一个下午的呆,想了一个下午的心事。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叶秋随口问了点什么。
                                                “前天。”叶修也随口回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1-02 00:04
                                                  “心态调整的可真好……”叶秋嘟囔一句,心上又被狠狠划了一刀,疼的一阵痉挛。48个小时前,叶修还和之前的自己一样,猝不及防的一个人去面对一个针对自己的噩耗,48小时后,他就已经在若无其事的安慰起了别人。
                                                  作为非当事人的他,在当事人本人的安慰下都还这么难过,那他自己呢?
                                                  “你就一点都不难过吗?”叶秋涩涩的开口。
                                                  “难过啊。”叶修腾出一只手揉揉叶秋的脑袋,目光复杂而深邃,“但我也就顶多难过三个月,你们一个不好,可是要难过一辈子的……”
                                                  “所以,我就勉为其难的,安慰一下你们这些脆弱的心灵好了。”叶修突然一笑,画风瞬间变回嘲讽。
                                                  叶秋却没觉得讽刺,只觉得心酸。
                                                  因为这样,所以你就一个人去忍受那些恐惧、不安和悲伤,还要笑着来安慰别人吗?
                                                  你总是这么混账啊。
                                                  习惯了这种温柔,你若离开,这份空缺,找谁来补?
                                                  屋里突然安静了。
                                                  晚上,叶秋拿着那两张单子进了叶父叶母的房间。
                                                  叶家,一夜无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1-02 00:05
                                                    六、世邀赛
                                                    第二天,叶修一天都没有见到叶秋和爸妈,倒是被叶秋又派人送去医院做了一个有针对性的全身体检。
                                                    第三天早上,叶修才在早餐桌上看到这三个人。
                                                    这三个人看上去并无异常,如果没有那淡淡的化妆品的香气和隐隐发肿的眼睛。
                                                    慢慢来吧。叶修心里无奈而沉重的想着。
                                                    相对无言的吃完早饭,叶母提议全家出门旅游一次。
                                                    大家心照不宣的一致同意。
                                                    叶父和叶秋看来早有准备,几个电话就安排完了所有的事务。
                                                    于是3小时后,众人就已经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了。
                                                    上飞机前,叶修用叶秋的手机登录QQ,把出去旅游的事情告诉沐橙,免得沐橙一会以为他失踪了。
                                                    叶修并没有告知其他人自己的病情。
                                                    为了好好珍惜最后的时间,叶修告诉了家人自己癌症的事情。而他也为此耗费了极大的心力去劝慰他们。现下,叶修实在没有更多的精神再去安慰一群人了——沐橙知道了,全联盟基本上也都该知道了。还是等自己休息一阵子再说吧。
                                                    5月13日。在叶修一行人登上飞机后不久,荣耀官方公布了一条令荣耀圈震动的消息。
                                                    荣耀世界邀请赛。
                                                    包括中国在内的十六个国家将在荣耀上展开国际性的对决。
                                                    时间是7月17日到8月6日,地点在瑞士的苏黎世
                                                    ……
                                                    消息公布一个小时后,荣耀官方又发起了一个投票活动。每个ID限投十三票,选出自己心目中的国家队阵容。
                                                    投票仅限10天,投票结果将作为国家竞技总局选拔国家队的参考数据之一。
                                                    投票的对象包括联盟所有的现役选手。叶修,因为2天前兴欣官方微博上放出的退役消息和已经提交的退役申请,不在提名中。
                                                    于是叶修粉就不干了,立刻在荣耀论坛、贴吧、微博中发起要求提名叶修的请愿,迅速得到大量响应——叶修虽然一张嘲讽脸拉着不少仇恨,但实力足够强悍,在国家荣誉面前该怎么选择,对很多其实也算叶修路人粉的粉丝来说并不困难。更有一些理智粉,已经在帮荣耀官方找起了提名叶修的理由。
                                                    14日凌晨,投票的对象中多了一个叶修的名字。同时荣耀官方发出声明,和一些粉丝找的理由一样,叶修的退役申请还并未通过,所以还是属于“现役选手”的范围。荣耀职业联盟当然不傻,叶修的退役申请自然是不可能世邀赛结束之前被批准了。
                                                    于是在叶修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票数在五个小时之内荣登第二。
                                                    不得不说,十天后,投票的结果出来的当天,震碎了一地眼珠。
                                                    呼声极高的叶修,竟自提名以来一直排名第二,被第一以一个极其微小的优势,稳稳甩在身后。
                                                    第一是霸图的张新杰,角色石不转,职业牧师。
                                                    众人震惊之后也就释然了,谁选出的国家队中敢不带治疗玩儿?而治疗最强又是谁?张新杰啊!还是四大战术师之一,这几乎是每个投票的人心中国家队的标配了。而叶修,一些黑的深沉的人还是会无视逻辑和实力,没有投票给他。
                                                    之后是周泽楷,肖时钦黄少天王杰希苏沐橙喻文州,韩文清,孙翔方锐张佳乐李轩和杨聪。
                                                    四大战术师的入选并不意外,但喻文州,却因为手速问题,被一些谨慎的人排在了最后。同队的黄少天则是被各种粉和各种黑抱着“用博大精深的中国语言教化世界”的念头加上本身的实力,竟是排到了第四。方锐的排名本不该这么靠后的,但是由于那猥琐的打法被一些人给放弃了。总的来说,这13个人,还算靠谱。
                                                    叶修对此依旧一无所知。他这次出来没有带读卡器和账号卡,玩儿不了荣耀,也就看不到论坛,加上又没有手机,叶修基本上和网络绝缘。于是荣耀联盟欲哭无泪的辗转多方联系叶修无果之后,便联系上国家竞技总局,由总局出面,在25日找上了叶父。
                                                    叶父心情十分复杂。
                                                    原来儿子玩儿的游戏,已经发展到成为国际赛事的地步了啊。
                                                    叶修对这个游戏的热爱,叶父是知道的。这段时间在外旅游,叶修虽然表现得像个好儿子一样乖巧贴心,总是笑眯眯的,但叶父感觉的出来,如果让叶修在家玩儿游戏,说不定他会更开心。因此叶父没有直接拒绝邀请。考虑到叶修的身体状况,叶父和总局商定,尊重叶修本人意愿,只要在世邀赛报名提交截止前,至少绝对为叶修保留非正式选手的席位。
                                                    当晚,叶父来到叶修房间,把手机上国家竞技总局发给他的世邀赛介绍点开放在叶修面前。
                                                    叶修低着头看着手机屏幕,看不到他的表情。
                                                    “想去吗?”看叶修久久没有再滑动屏幕,叶父开口问道。
                                                    叶修摇头,抬起来一张平静的,甚至带着一丝笑意的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11-02 00:06
                                                      叶修摇头,抬起来一张平静的,甚至带着一丝笑意的脸。
                                                      “退都退了,还去干什么。”那么扎心的话,那么酸涩的笑,那么平静的表达。
                                                      “还是再好好想想吧,这次我不会管你。手机晚上我留在这里,你再好好看看。”叶父叹气,拍了一把叶修的头,起身离开。
                                                      叶修沉默良久,目光看着手机上那张世邀赛赛制图。
                                                      “看什么呢?”出去给叶修买药的叶秋回来注意到叶修出神的样子,凑过来看了看。
                                                      “荣耀世界邀请赛吗?”看清楚后,叶秋也是沉默了一下。从前他是那么痛恨这个游戏拐走了他哥哥,让他被困在家里13年,但现在……
                                                      “你想去吗?”叶秋悄悄观察着叶修的反应。
                                                      叶修手指在屏幕上随便划了几下,最后锁上屏。
                                                      “不去。”叶修把手机放在一旁,摇头。
                                                      叶秋看着叶修的身体语言却明明白白说着想去。
                                                      “明天我去给你搞个账号卡和读卡器回来玩着,别到时候手生了,给国家丢脸。”像是没听到叶修的话一样,叶秋认命地叹息道。
                                                      “我说了我不去,我都退役了。”叶修再此重申。
                                                      “你去照照镜子再来跟我说这话。”叶秋翻了个白眼,把药递给叶修
                                                      叶修一愣,却又慢慢露出苦笑,双手揉揉脸颊。
                                                      “有这么明显吗?”
                                                      “都写在脸上了。”
                                                      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的眼里可是亮起了一片星辰啊。
                                                      “是有些想去,但是我得陪你们啊,算了。”叶修熟练的找出几片药,倒了杯水服下去。
                                                      “你想就行了,反正现在就是,你开心就好。”叶秋一只手搭上叶修肩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叶修没有说话,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秋觉得有些啼笑皆非。真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会有主动劝哥哥出去玩儿游戏的时候。
                                                      “再说了,13年前你就敢一个人跑出去浪,现在正该疯一把的时候怎么怂啦?这手机是爸的吧?看样子他也是同意的,那你还在顾忌什么?”
                                                      “现在我的心愿就是让你去比赛,你就当是满足我的心愿成吗?”
                                                      求着一个人去做他明明想做的事,恐怕世界独此一家了吧?叶秋感觉十分腻歪。
                                                      “再说吧。”叶修终是说了三个字,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根棒棒糖叼在嘴里,躺尸去了。
                                                      但是叶秋知道,这是被说动了。
                                                      看来这事儿要成啊。
                                                      叶秋一时无事可做,便掏出自己手机查起了世邀赛。毕竟情况特殊,这次世邀赛要仔细了解,好好准备才行啊。
                                                      然后,就看到了之前那个投票结果。
                                                      叶修,你知道网上有个国家队投票吗?”叶秋戳戳躺尸的叶修胳膊。
                                                      “什么投票?”叶修睁开眼,然后一个屏幕就被递到面前。
                                                      “就是对国家队队员的预测投票。你人气挺高嘛。”叶秋说,“排名第二呢。”
                                                      “第一谁?”叶修稍微有点好奇。
                                                      张新杰。只比你高30多票。”叶秋拿回去翻了翻手机。
                                                      叶修愣了一下之后也是很快猜到了个大概,点点头。“正常,联盟第一治疗嘛,差不多人手一票吧。”
                                                      “你的意思是说所有投票的人中,只有30多人没投给你?我去,你这甩了第三200多票啊!真有这么厉害?”叶秋无比惊讶。
                                                      叶修拿过叶秋手机,在百度百科搜索君莫笑,亲切的笑着递给叶秋,拍拍他的头。
                                                      叶秋不解其意,扫完整个网页后,默默地给了叶修一个鄙视的眼神。
                                                      “嗯,其实你还可以搜一下一叶之秋,之是之后的那个之。那是我以前的ID。”叶修毫不在意,再次躺尸。
                                                      “切。”叶秋嘴上无比嫌弃,手下却真搜起来了一叶之秋。
                                                      此时叶修闭着眼睛,没有看到叶秋必然的点开“嘉世”这一次词条后阴沉的脸色。
                                                      这天,叶秋睡得很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11-02 00:08
                                                        打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11-02 00:20
                                                          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7-11-02 00:29
                                                            度娘。。。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7-11-02 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