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288,191贴子:6,869,695

【原创】深灰(末世强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末世丧尸文,有异能,很血腥,很虐狗。


女流氓痞忠犬T×清秀温柔不矫情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15 11:26
    【一】秦希左柯


    高三就是这样,下晚修时都没有几个走的人,极静极静地压抑着的气氛,行笔的唰唰巨响压过了细微的呼吸声,没有任何人敢懈怠,或者再这样的气氛下,任何的懈怠都会被放大到罪无可恕罄竹难书的地步,唯一能做逼着自己潜入题海,或如鱼得水,或溺亡窒息。

    秦希很清楚,高考的学生本质上接受的精神和传销洗脑没有区别,可不接受这个洗脑,便一辈子低人一等,一辈子看人脸色。

    秦希不是那种学东西很轻松的人,常常要比旁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效果还不够理想。

    她从小就是个乖女孩,文明礼貌成绩好,活在父母和的夸奖和亲戚羡慕的眼光中。

    10:30分下晚修,外宿生清校是11:00,每次秦希都会做卷子做到11:55然后用五分钟小跑出校门。

    母亲对她的关注可以用监视来形容,不允许她住校是担心她和学校里的男生谈恋爱。

    人压抑久了就容易做点出格的事,秦希觉得,自己做的事要是被她妈知道了,抄板凳打死都有余。

    10:45分,秦希的桌子震了一下,她左右看了看,划开屏保,第一条就挑出来了左柯的消息。

    “小公主生日快乐,先学习,11:55再回我消息。”

    剩下的十分钟,秦希都确定自己看不下书了。

    同桌捅了捅秦希肋骨道:“男朋友呢?”

    秦希道:“差不多吧。”

    同桌一副被酸到的样子撇撇嘴:“一脸春心荡漾的,智商正常都能看出来,你看我像**吗?”

    秦希把视线转向英语试卷,对同桌回道:“像。”

    秦希时不时看一眼墙上挂钟,熬到五十分就忍不住收拾东西起身了。

    对于左柯的存在,即使和秦希关系在班里来说最好的同桌,也仅仅是有个“男朋友”的概念。

    等秦希的这几分钟,左柯抽了四根红塔山,眼见着五十一了,嘴里刚点起来这根立刻被她果断地扔到地上踩熄,再从衣袋里翻出口香糖,扔进嘴里嚼。

    秦希不喜欢烟味,虽然没明说,可看秦希能被烟味呛出眼泪的劲儿,左柯又是愧疚又是心疼,从那会开始,左柯就下决心不在她面前抽烟了。

    这晚秦希出来得早,小巧的鼻尖被冻得通红,不到一米六五的个子包裹在一件宽大的校服里,拘谨的马尾和平刘海,清秀好看的脸被挡在黑框眼镜后面。

    可以说是出校门的人群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偏偏就第一个撞进了左柯眼睛里。

    秦希却能在人群里第一个找到左柯。

    左柯的好看是具有攻击性的,浓墨重彩又张扬到极致的恣意。

    染成灰色的头发编成脏辫,散在肩上,怕人家传秦希和社会青年厮混,特地戴了个对她来说很土的鸭舌帽,无论多冷的天都是皮衣配破洞裤的打扮。

    她朝秦希一笑,接着干脆朝她走了过去。

    左柯把手里卷好的围巾抖开,围到了秦希脸上,差点把她整张脸都围起来。

    “都告诉你了冬天穿厚点,嫌高领不好看就戴围巾。”左柯觉得自己絮叨得像个老妈子。

    秦希道:“也不是很冷啊,你不用把我围得跟个伊朗妇女似的,围巾我丢了好多条了,你给我买这么多也不怕买穷你……”

    左柯搓了搓秦希有些冰凉的手,一边开踢自行车支架一边把她的手塞进自己衣袋里:“穷也是命啊,谁让我老婆这么丢三落四。”然后又在秦希手上摸了一把:“手这么冰还说不冷。”

    每次到冬天风稍微大些,左柯就换自行车来接她放学,她容易感冒,特别耽误课程。


    秦希:“现在不冷了……等等,叫谁老婆呢,我和你说我才是攻,diao长到能盘腰上那种!”

    左柯:“你上次还说承担一定经济能力的是攻。”

    秦希隔着口袋掐了左柯的腰,声音萌凶萌凶地道:“再说一遍?”

    左柯:“乖,老攻别闹了。”

    秦希哼了一声:“本总攻原谅左柯小弱受了……喂,不许笑!”

    把秦希送到家,左柯偷偷拉着她到楼道狠狠亲了一通,然后塞了她一个大礼物盒——左柯有秦希家库房的钥匙,这个惊喜倒是一直藏到现在。

    左柯揉揉她头发道:“打开看看。”

    灯光太暗,秦希打开了手机手电筒,盒子沉甸甸地,也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东西。

    然而打开以后秦希就震惊了。

    五套Lolita裙子,两套汉服,配饰和挂件衬衫袜子都买齐了,配什么妆容也用一张小纸片写好。

    “钱不够了鞋子我只买了两双啊…一双甜lo鞋一双暗lo鞋……”

    “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秦希手慌脚乱地把礼物盒塞回左柯手里。

    左柯没接,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你不是说你妈不让你买这些吗,我帮你买,高三考完试我就陪你去逛展子,”然后刮了刮她的鼻尖道:“你就指着她们鼻子,告诉她们,你,秦希,不是山寨货,不穿山l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15 11:27
      秦希抱着盒子点头,眼眶都有些红。

      “回晚了咱妈又得骂你吧,你先回家把,小裙子用书包一件一件运上去,我先走了。”左柯在她嘴角亲了一口:“觉着愧疚就叫声老公。”

      秦希眼睛立马就不红了,梗着脖子道:“媳妇!”

      “行行行,媳妇就媳妇,你媳妇去赚钱啦,晚上看书注意灯光,不会的题明天捉着老师问,别自己一个人钻牛角尖想,想破脑袋才发现根本不是自己那个解题思路……”

      秦希听着左柯唠叨完,看左柯真的快到上班时间了,连忙赶着她走。

      秦希知道左柯读书不行,两个人几乎是走在两条平行线上的人,她文静听话在父母和老师设置的条条框框里偏居一隅,而左柯却张扬恣意按照自己的方式活出她剑走偏锋的人生。

      她喜欢左柯,最初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左柯就是她想活成的样子。

      左柯在酒吧地下车库停好车时手已经冻到僵硬了。

      从后台进去的时候正看见老板心急如焚地跺着步子。

      看到左柯,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怎么才来?!”

      左柯绕过他放下背包,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不是没迟到么?”

      “你……你这还有一分钟,怎么化妆?!”

      左柯挑了挑眉:“我长的丑吗?”

      老板:“这不是丑不丑的问题……”

      “不丑不就行了。”左柯说话间以最快的速度画了对眉,解下皮衣外套,布满整个左臂的青黑色花纹都露了出来。

      “我长的好看,化不化妆有区别么?”


      ………………


      左柯背着吉他回家时耳朵还一炸一炸的,四周的店铺灯都熄了,废纸旧报纸在夜风中兜着转,从她自行车前打着旋滚了过去。

      左柯在楼底又抽了根烟,用马丁靴碾了几遍,才上楼。

      外婆已经睡下了,客厅的灯还亮着,傍晚出去前准备的饭菜还留着一半。

      有钱了之后左柯特地找了个相对好的小区租房子,老房子湿气重,老人会骨头疼。

      她隐约知道外婆清楚她在干什么,只是外婆如今不再会说她了,如今她扛着这个家,而外婆话里话外总嫌自己的老骨头拖累她,连上床睡觉都自己拿着两个小木箱往床上撑。

      哪会拖累呢?

      那她小时候岂不是也拖累了外婆?

      整个家收拾完也快天亮了,左柯迷迷瞪瞪睡了半个小时,起来做了早饭和秦希来个电话早安么么哒,又继续睡了。

      一睡,就睡到下午四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15 11:27
        【二】噩梦伊始


        下午最后一节是历史课,秦希很喜欢历史,这节课也就不同于以往那样枯燥漫长,下课铃后是半个小时的晚饭时间,晚饭后又是晚修。

        这天的秦希和往常一样在校食堂打饭,饭缸上大大的“饭桶”二字第无数次戳中她的笑点。

        看起来似乎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

        同桌蓝柔有些小碎嘴,她指着一边的背着书包,行动僵硬的一个男生道:“他是不是学傻了?谁来食堂还背着书包,想放学想疯了吧?!”

        秦希推推她:“小声点,万一人家不用上晚自习呢?”

        紧接着,那个背书包的男同学以怪异僵硬的姿势行进了几米,忽然朝着离他最近的一个人扑倒在地

        几个女生发出一声惊呼,一旁人以为是打架斗殴之类的,有的试图上前将人拉开,有的则凑过去围观。

        紧接着拉架的人再一次被扑倒外地,人群呼啦一声散开,惊叫声此起彼伏,只见背书包那人满脸青白,森白的牙齿将拉架其中之一人的颈脖撕开,霎时间鲜血四溅。

        而第一个被书包男咬伤的人,则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蓝柔想要尖叫,被秦希死死按住了嘴。

        秦希通红着双眼,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尖叫,她声音压得极低:“……丧尸。”


        身边似乎有人听到了秦希的话才醒悟:“丧尸!”

        “靠,****丧尸。”

        “大家上,我就不信这么多人制不住这两个丧尸!”

        紧接着几名男生冲上前制住了两个已经不能称之为活人的生物,死死地钳制住了两个“人”

        即使知道它们已经不是人了,却依旧没人敢动手杀人。

        这是法制社会,这两个人是曾经的同学。

        所有人都心存侥幸,希望这不过是场闹剧,或者是什么可治愈的传染病,他们可以被救活。

        “动手啊,那是丧尸啊,你们几个干按着丧尸在那干什么呢?!”

        “都是以前的同学,你想杀你来!”

        “你们捉的,不该是你们杀吗?!”

        “没这个胆**逼什么劲儿!刚刚你不就怂了没上来?!说什么初中打遍街区听你吹*****!”

        秦希看到第一个被书包男咬死的丧尸忽然歪了歪脑袋,她汗毛立刻炸了起来,立刻喊到:“小心!”

        那丧尸突然嚎叫着暴起,一瞬间把身边刚刚钳制他的其中一人抓伤,剩下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咬伤和抓伤。

        他速度太快了,几乎快到了肉眼无法捕捉的地步。

        刚刚和几人争吵的那个男生眼睛登时直了。

        “快跑,丧尸挣脱了!他们感染了!”

        “啊啊啊啊!”

        “别过来,丧尸别过来!!!”

        “你们被感染了就应该马上去自杀!离我们远点!”

        剩下几个男生道:“放你他娘的狗屁,老子没被咬!”

        紧接着,他就看着自己手腕上指甲盖大的伤痕呈现出腐烂紫黑色,伤口以肉眼可见的成都扩散。

        男生为首的其中一个人抄起一旁的板凳猛地把另外两个丧尸打死了。

        这几个人是体育生,平时又兼职护校队,每天五点半晨跑,还要花自己休息学习的时间巡逻,一切都是无偿的,他们没有任何怨言。

        有丧尸的时候,几人凭借自己的勇气站出来,无人称赞,无人理解,如今他们被感染,就一秒钟成了过街老鼠。

        护校队队长指着秦希道:“既然我们被感染了,那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兄弟们,除了刚刚喊我们‘小心’那姑娘,现在感染一个是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15 11:28
          “一帮子人渣,没有让我们保护的必要!”护校队队长忽然笑了起来,努力掩饰住抓住板凳的颤抖的手。

          有人惊呼道:“疯了!真是疯了!”

          “愣着干嘛?赶紧跑啊!”

          护校队的人把伤口挠得更大了点儿:“我看谁敢跑?!”

          接着猛地追到刚刚叫嚣得最大声的一个男生面前。

          凳子腿打碎颅骨的声音,惨叫声,脚步声,脑浆泵溅声,把整个食堂营造成人间地狱。

          其中一个护校队男生冲到了蓝柔面前,蓝柔平时体质差,跑八百米都是及格万岁的,此时此刻被杀红了眼的感染者死死地盯上。

          当她对上那双不知因为感染还是因为杀人上瘾的通红双眼时,蓝柔除了哭和浑身颤抖,连尖叫都叫不出来。

          凳子砸下来那一刻,蓝柔感觉自己的领子忽然勒住脖子,拖着她向后退了半米,她稍稍偏过头,之间身后是几近力竭的秦希。

          板凳拖慢了男生的速度,秦希赶紧把蓝柔扶了起来,一向文静的她吼得无比大声:“愣什么啊?!跑啊!”

          秦希几乎半拖着蓝柔跑到了食堂后楼梯,快到一楼时,跑在她们前面的学生忽然道:“是主任!”

          “主任,我……向您举报,食堂里有人杀人了!”

          教导主任没说话,只是拖着肥胖臃肿的中年男人的身躯,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秦希霎那间汗毛再次炸了起来:“后退!!”

          然而没有人理会他,亦或是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紧接着,教导主任忽然一个箭步上前咬住了第一个向他告状的学生的脸颊。

          一切都在陈述一个不争的事实——教导主任感染了,这个学校在迅速地感染。

          “啊啊啊啊啊!”

          所有学生的情绪彻底崩溃,别看平时私底下对这个教导主任,所有人私底下都是一口一个金胖子,可如今灾难面前,校领导,就是主心骨。

          如今,主心骨感染了,站到了丧尸那一边,紧接着,是楼上下来的,已经成为行尸走肉或是到了意识崩溃边缘的护校队员们。

          在所有人尖叫时,秦希以最快速度把蓝柔拖到厕所,蓝柔吓得缩在角落,开始神志不清,锁上厕所的门,再锁上隔间的门。

          厕所里有水,即使是自来水,也够她们撑到救援,门外都是戚厉的惨叫声和拍门声呼救声,秦希闭着眼睛浑身发抖,仍没有勇气去开门。

          门外的声音从哭腔到骂娘怒吼,伴随着令人心惊的叫,最后逐渐归于平静,紧接着就是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秦希知道自己是错的,可这个她自身难保的世界,她只能选择保护自己。

          110和119都打不通,秦希颤抖着,拨通了左柯的号码。

          一声……两声。

          电话接通的声音像是打开希望之门的钥匙,左柯有些疲惫的声音仿若天籁。

          “宝贝儿,又想我了?”

          秦希努力调节自己的情绪,尽量把整个事件的经过告诉了左柯。

          左柯原本还有些困,接着越听越精神。并给了秦希一句“**”做总结。

          她翻了翻日历表,道:“宝贝儿我很严肃地告诉你一件事,今天是公元2017年12月1日,不是4月1日。”

          秦希没功夫和她扯皮:“我会编这么大的事来骗你开心?!”

          左柯浑身一震:“媳妇,如果你说的是真的,现在开始,把锁给我扣紧了,别放一头丧尸进来,保持手机畅通,然后乖乖待在厕所里别动,等我去找你。”

          秦希急了:“都是丧尸啊,你要怎么进来?!你报警吧,别来了太危险了……”

          左柯立马截断她的话:“让你别动就别动,如果你敢有什么意外,我他 妈还等你十八岁?我立马gan死你!”

          秦希不甘示弱地吼回去:“我他 妈要死了呢?!你带个丧尸回去顶屁用!”

          左柯回道:“老子女---干尸……”那边左柯深呼吸了几声:“听话我错了,我不该凶你,媳妇等我,我爱你。”

          接着,左柯那边就挂了电话。

          秦希颓然地靠着厕所墙壁,她一方面希望得救,一方面不希望左柯涉险。

          只是和左柯打完电话,她忽然就不害怕了,这也是她手贱去播左柯电话的原因吧。

          她抱着手机,似乎能感受到左柯的体温。

          左柯……我也爱你。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15 11:29
            非常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15 14:31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15 18:44
                嗯〜丧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11-15 19:25
                  还更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15 19:2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15 19:30
                      楼楼一天几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15 19:31
                        【三】剑走偏锋




                        左柯并没有立刻离开,她打开家里那台动不动就雪花的电视,转了几个台,都是昨天的重播,什么国家领导访问亚非拉国家召开记者招待会之类没用的玩意儿。

                        但她不敢掉以轻心,左柯翻出以前羽绒服穿好,皮肤裸露的地方都用胶布缠了一圈,然后另外四件羽绒服全部塞进了登山包里,冰箱里的巧克力和泡面面包也全部塞好,秦希学校虽然不算远,但已经算是靠近郊区了,左柯不确定市区感染是否严重,但这一段路却并不会很容易走。

                        外婆见她这样出门,以为又是左柯的什么让她理解不了的时尚,便又劝道:“现在没这么冷,用不着穿羽绒服,多热啊。”

                        拉着外婆的手,把房门钥匙放到她手里:“今早上看报道,有医院里跑出来的狂犬病人到处咬人,饭菜我都做好放冰箱里了,想吃就拿出来热,谁敲门都不要开门,隔着门您不知道谁是被咬过的。”

                        外婆还不了解事情的严重性:“老李头和秀兰也不能开门?”

                        “不要开,外婆,在家要听话,要注意安全,别给坏人开门。”

                        “秀兰和老李头不是坏人。”外婆嘟囔着。

                        “我知道他们是好人,可他们要是被坏人骗了,伤害你怎么办呢,别让孙女担心好吗?”

                        “那孙女在家保护我啊。”

                        左柯有些哭笑不得地在外婆满是皱纹的脸上亲了一口:“我要去接您孙媳妇儿啦,孙女不孝顺,可是您孙媳妇现在特别危险,你们俩都是我要保护的人。”

                        外婆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孙媳妇会不会给我生重孙子?”

                        “您想要重孙子我就给您弄一个,别让她生了,那多疼啊。”

                        “外婆乖乖在家,我回来给您带枣泥酥。”

                        左柯仔细检查没有遗漏后,从小杂物间拿了把矿工铲就出门了。

                        矿工铲是大跃进那会左柯外公用来铲煤铲雪的,五六十年代的东西质量好得令人发指。

                        左柯从小就不大怕女孩子该怕的东西,这不叫勇敢,这叫糙,左柯偏偏就是糙得要命那一种,在被外公外婆收养前,她连蟑螂爬过的东西都能吃得下去。

                        外公外婆和她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只是两个晚年丧女的孤寡老人,然后把对女儿的愧疚和关心全都倾注到了这个“外孙女”身上。

                        外公外婆的女儿是名值得尊敬的女警,死在一次缉毒围剿当中,死的时候才二十七岁,连男朋友都没谈过一个。

                        按着外公外婆的心思,左柯从记事起就对着遗像上那个英气逼人笑容明媚的女子叫妈妈。

                        二老听完当即搂住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仿佛左柯真的是上天送给已亡故女儿的孩子,给他们二老穷苦半生的补偿。

                        左柯读初二时外公走了,夜间突然心肌梗塞,他冠状动脉硬化挺多年了,当天发病,当晚离世,大约没受多少痛苦,走得很安详,和睡着了似的。

                        第二天外婆差点哭断了气,左柯不敢往死里哭,总要有个能抗住的人,外公外婆生前家里门可罗雀,也不知道谁晓得了这段是个拆迁房,拆迁补助还算丰厚,那些平时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一个个都找了过来想分杯羹,外婆惯不会应付这些,被那些亲戚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唱得左支右绌,接着被还穿着宽大初中校服绑低马尾的左柯提着菜刀一个一个赶了出去,伴随着震天响摔门声的还有左柯一句吼得能把整栋楼拔起来的话:“赶紧滚,老子未成年杀人不犯法,不信你们就上来试试!”

                        亲戚里拐八个弯算关系的叔伯嚷着,一定要把她这个小**告上法庭,左柯听着都气笑了。

                        盯着死人棺材本想在菜市场租个摊位的中年男子,会有请律师的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15 20:49
                          左柯道:“都和你说了,没有东西。”

                          许川扬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左柯扬了扬下巴,又想起许川扬似乎看不见:“给枪上保险,然后手握枪口,把枪给我。”顿了顿:“权宜之计,我不打算伤害你的性命,我只想去救人,而不这样你一定不会给我放行而已。”

                          许川扬异常屈辱地把枪交到了左柯手上。

                          然后左柯非常从善如流地把抵在他脖子上的刀换成了顶在太阳穴上的枪。

                          许川扬很没营养地问道:“找你男朋友?”

                          左柯淡然地开了手枪保险,说了实话:“女朋友。”

                          许川扬惊异于自己的淡定,又想了想,这样确实是最正常的,左柯这种类型的女人,压不住。

                          左柯把尸体踹出去,然后拉开车门,枪死死抵住许川扬的太阳穴:“天门中学,快点!”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15 20:50
                            加油,(◕ω<)☆楼主超勤快~~~~


                            回复
                            17楼2017-11-15 21:03
                              锵锵锵,我来拉,先收藏慢慢看涂涂加油么么啪


                              回复
                              18楼2017-11-15 21:44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15 21:55
                                  不错的文,虽然第二章转变时我觉得有点突兀但也没改变我的想法。短短三章就让我一下子了解了主角性格的养成和家里环境因素的影响,但我有点好奇要怎么解释末世的来源。
                                  然后三途文笔我信得过,但只有三章,坑太浅,不敢多加猜测剧情发展,只能坐等后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1-15 22:5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1-17 06:58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18 10:04
                                        等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7-11-18 11:46
                                          等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7-11-18 11:4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11-19 20:2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1-22 01:07
                                                滴滴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11-22 01:12
                                                  楼主大概是非洲酋长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11-22 01:13
                                                    总之夸人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11-22 13:44
                                                      真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1-22 15:38
                                                        催更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1-22 18:05
                                                          左柯好帅(*/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1-23 21:57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11-23 21:5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