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吧 关注:86,833贴子:1,063,663

续写~匆匆那年~番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节
2014年的大年初六晚,陈寻准时到达了首都机场T3航站楼,还在过年,不得不拖着疲惫身体和失落的心情回去看看父母。
澳大利亚他去了,只是他没有寻到方茴,出发前想象过的无数种可能变成了一个笑话。
到了家里,看着张晓华在厨房忙着张罗饭菜,嘴里不停的唠叨着,父亲则在一旁看着电视。
晚饭和父亲喝了酒,渐渐的发现,父亲和母亲的两鬓已经斑白,父亲走路甚至都有些驼背了,看着这些,内心又充满了太多的不忍。
陈寻还没有从沮丧中走出来,走进自己的小屋,躺在床上,在这里有多少方茴的回忆,不停的反问着自己是不是真该放弃那一抹思念。


第二节
在思念、回忆、沮丧、失落中,渐渐睡去。
第二天一早,和父母告别,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下午接到林嘉茉的电话,说是晚上聚一下。
林嘉茉带着宋宁,赵烨带着刘爽、陈寻、乔燃在约好的时间纷纷提前到了,苏凯依然没有来参加。
“今天谁也不许抽烟啊,我可说好了”宋宁说。
“为什么?”陈寻忿忿不平的说,对于一个有了十年烟龄而且烟瘾及大的陈寻来说,简直是虐待。
“因为林嘉茉怀孕了”宋宁高兴的说。
我们纷纷举杯表示祝贺。
“你丫行呀,宋宁,没想到你是第一个当爹的人。”赵烨说着。
“赵烨你也抓紧呀!别光想着挣钱。”宋宁说着。
“我这天天晚上努力呀,竟然也没赶上你们”一说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弄的刘爽一直擢赵烨。
大家就在这推杯换盏中聊着,说着过去,现在和未来,大家都挣着给林嘉茉的宝宝当干爹,干妈,聊着聊着又聊起了方茴,大家又是一阵沉默。
“方茴到底去哪了?”林嘉茉哭着说,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所有人。
陈寻沉默了一会起身出去过烟瘾了,乔燃也跟着出去了。
你去找她了?
嗯!
找到了吗?
没有!
陈寻低头长舒了一口气,眼里充满了失落。
乔燃仰头看了看天,嘴角抹过一丝微笑。
我明天就要是去澳大利亚了!
什么?为什么?
事务所接了一个澳大利亚的案子,我要去那里最少长驻半年。既然方茴没有男朋友,我想我总该为过去的事情勇敢的做些什么?
陈寻看着他,复杂的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想也许乔燃真的能找到方茴,从此两个人一起走完此生。方茴如果能和乔燃在一起,陈寻还是放心的,毕竟乔燃是那样执着的爱着方茴。
陈寻祝福我吧!说完乔燃走进了餐厅。
陈寻高兴吗?或许高兴。高兴有一个像乔燃这样的人一直爱着方茴。陈寻心痛吗?或许心痛,痛到自己觉得呼吸都困难。
陈寻那晚喝多了!
乔燃把陈寻送回了家!看着桌子放着石膏上的茴字,乔燃确认陈寻还是爱着方茴。
乔燃对躺在床上的陈寻说:谢谢你没有找到方茴,这次我想我不会放手。
陈寻虽然醉了,但还是听的一清二楚。听见关门声,他起来了,走到桌前,对着茴字敲了三下。
打开电脑,登陆MSN,那个头像依然灰暗,然后睡去。


回复
1楼2017-11-17 09:47
    第三节
    早晨闹钟准时想起,陈寻洗漱,穿上西装,系上领带,手机、钱包、车钥匙一应俱全,出发。
    今天是第一天上班,还有年后的第一个会议要开,新的一年已经开始。这些年,陈寻已经习惯了忙碌的日子,不想闲下来,闲下来就会不自主的想到过去,出差他抢着去,加班他抢着干,现在他已经是一家酒店地产的总经理了!
    进了公司和同事分别道了新年好,确定了开会时间、开会地点,并积极的进入到了工作状态。一切依然如故,谁也逃脱不了现实的生活。
    在开会的过程中,陈寻拿出手机给乔燃发了一条微信“祝好!”
    让陈寻祝福乔燃,陈寻显然是做不到的,只能是祝好!
    “谢谢!”乔燃回复!
    至此乔燃又出国了,此次为了方茴。
    此刻陈寻的思绪已经飘向了远方,被人力资源部经理的招聘计划打断了。
    “陈总,总经理助理一职的招聘,今年是否执行?”人力资源经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问一遍,出于对工作的认真,也是职责。
    “啊,行,可以!”陈寻为了掩饰自己的心不在焉,随口就答应了!人力资源经理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但不明显。
    陈寻一直缺一个助理,不是因为人力资源部无能没有招聘到合适的人,而是因为陈寻根本不想招,陈寻就想一个人忙,一个人拼,有时甚至财务的审计他都自己审,因为这是他的专业,也是他和方茴曾经相爱过的证明!所有人都认为陈寻的太敬业、太能干,而只有陈寻自己知道,自己的忙碌只是不想让方茴插入心里的那把刀有时间滴血。滴了这么多年,早已淤在心口,堵住了心门,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




    第四节
    在杭州出差,人力资源经理打来电话“经过两轮面试,总经理助理有三人进入最终复试,陈总您要不要面试一下?”
    “视频接进来吧!”陈寻说着打开了电脑。
    视频接入的过程中,陈寻起身拿起了一杯咖啡,他太困了,昨晚几乎通宵,现在需要有点精神。
    视频已经接入,转身还未落座的霎那,陈寻像是被电击到一样,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愣在了那里。
    “陈总,陈总”人力资源经理在那面叫着陈寻。
    陈寻反应过来,抓起电话,打给了人力资源经理:“我现在着急有点事情,你把他们三个人的简历现在就发给我,让她们都先回去等通知,三天后回复。”
    人力资源经理点头,按照陈寻的吩咐让她们三个人都回去了。
    陈寻曾经想过各种各样相遇的场面,从来没有想过方茴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进入到他的生活。
    打开邮件看着简历,姓名:方茴,方茴,确认了一万遍,她是方茴。
    方茴回来了?她什么时候回来的?陈寻内心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好像所有的记忆和思念都涌在了胸口,形成一口痰,咳不出来,咽不下去。


    回复
    5楼2017-11-21 14:24
      、???????


      收起回复
      6楼2017-11-21 22:12
        目测要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11-22 07:32
          给楼主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1-22 07:32
            第五节
            方茴确实回来了,不是为了陈寻,而是为了她父母。
            最终的复试像是一个乌龙,就这样草草的收场了,很是郁闷。
            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串号码。
            喂,你好!林嘉茉懒洋洋的接着电话。
            “嘉茉,我是方茴”
            “谁?谁?”林嘉茉几乎是跳起来的。
            “我是方茴”
            “方茴,你终于回来了。”电话那端传来了哭声。
            “嘉茉,我想见见你”
            “好,好,哪里?我去找你。”
            约好了时间地点,方茴和嘉茉奔赴约定地点。
            在一家咖啡馆嘉茉开车先到了,方茴仅跟其后。
            “方茴,在这里,在这里”嘉茉兴奋的样子还是没有变。
            方茴看到挺着大肚子的嘉茉看了好久,才确定是她。
            两个人拥抱了好久,好久。
            “方茴对不起,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
            “嘉茉放开我吧,我早就已经原谅你了,你这个大肚子顶得我好难受。”
            “方茴这是真的吗?我怕松开你又走了。”
            松开后,看看彼此,眼里都流出了泪水。
            “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快一个月了?”
            “还走吗?”
            “不走了。”
            “怎么想开回到祖国的怀抱了?”
            “父母年纪大了,我怎么可能再自私的留在异国他乡。”
            “怀孕几个月了?”这次该论到方茴问问题了。
            “三个月了”
            “那个他是?”
            “宋宁”
            “还是你们坚持到了最后”方茴不无感慨的说。
            “还好还好”林嘉茉幸福的莞尔一笑。
            两个人聊了很久,说了很多,但两人都心有灵犀的回避关于陈寻。直到宋宁给林嘉茉打电话,才知道已经接近晚上八点了。
            “好,好,我待一会就回去了,你不用来接我了,在家等着吧。”林嘉茉答应着。
            “方茴我要回去了,现在我是特殊时期,是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有时间我们再聊。”
            方茴点头,表示理解。然后说“嘉茉这么多年,我一直再没有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的朋友。”
            听后林嘉茉又哭了起来。“方茴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方茴,你真的不想知道陈寻怎么样吗?”
            “我--,他怎么样?”方茴无措的问着。
            “陈寻有房有车,无老婆!”林嘉茉终于把今晚最想说的话说了。
            “哦!”方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消失了,也许这句话也是方茴最想知道的。
            “他不是和沈晓棠?”方茴问。
            “你走之后,陈寻和沈晓棠就分手了,十年来,陈寻再也没有找过女朋友,也许他还是爱你的,手机号也一直没有变过,可能也在等待你的电话。”
            方茴没有回应,眼睛望向了窗外,似乎闪过了一丝泪花。
            “方茴,你真不想把你回来的事情告诉陈寻吗?”林嘉茉认真的问着。
            “嘉茉,这些都过去了,一切随缘吧!”此时林嘉茉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宋宁打的。
            “方茴我真的要回去了,有时间我们再聊,你好好想想!我不想你们再错过!”说着就走了。
            留下方茴一个人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复
            9楼2017-11-22 16:30
              为什么再发贴发不了呢?


              收起回复
              12楼2017-11-23 16:53
                第六节

                方茴打车回到家中,父母在客厅看电视。
                “饿不饿?”
                “和朋友已经吃过了”
                “今天面试怎么样?”
                “不怎么样”。
                “到妈妈公司去吧,这样妈妈天天见着你也放心呀!”徐新燕关切的说着。
                “再说吧!”方茴无精打采的回答着。
                “这孩子就是倔。”
                “你就随她吧,能回来陪咱们就够了,不要再勉强她做不喜欢的事情了。”方建州说。
                方茴带着思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陈寻有房有车无老婆”这几个字带给她的冲击太大,内心久久不能平复下来。
                陈寻是在等自己吗?那11个数字的手机号码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一遍遍的输入,一遍遍的退格。
                此时在楼下同样有一个人也在拿着手机,输入号码,删除号码,一直没有拨出去。
                陈寻下午就从杭州赶回了北京,按着简历上的地址找到了这里。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动作,同样的矛盾,不一样的思绪。
                方茴在思索着陈寻是不是还爱着自己吗?
                陈寻在思索着方茴会不会原谅自己?
                此刻时间似乎已经静止。
                此刻爱情真的需要勇气。


                回复
                16楼2017-11-24 13:54
                  手机响起方茴吓了一跳,看着来电号码,竟然是陈寻,她的手有些抖。
                  在最后一刻,方茴接听了电话。
                  “你好。”
                  “方茴你好,我是陈寻。”
                  虽然方茴知道这是陈寻,但当陈寻报出名字的时候,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我——在你家楼下。”陈寻颤抖着说,首先打破了这种安静。
                  “哦。”方茴走到窗前,打开窗帘,找到了陈寻。
                  “方茴,我想见见你。”
                  方茴没有回复。就这样一上一下对视了感觉一个世纪。
                  陈寻说“今天太晚了,那你休息吧!”
                  “等一下,你等我一下!”方茴急切的说着。
                  十分钟后,方茴到了楼下。
                  陈寻和方茴就在单元门口相距五米的距离相互看着彼此。
                  在现在的彼此身上找到曾经的彼此。
                  “一起走走,可以吗?”陈寻小心翼翼的问着。
                  方茴点点头。
                  走了一会不知该说什么,陈寻抽起了烟。
                  方茴咳咳的不停的咳。
                  陈寻迅速按灭了烟。
                  “呛着你了吧?”陈寻关切的问道。
                  “没事,你学会抽烟了?”
                  “你走了多少年,我就抽了多少年,已经戒不掉了。”
                  方茴未搭话,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收起回复
                  20楼2017-11-24 14:05
                    方茴低着头,陈寻看着方茴,一路再未说话。
                    可是两个人内心想说的话或许整个太平洋也装不下。
                    此刻岁月静好。
                    三月份的北京,迎春花正在开放。
                    “我要回去了。”方茴说。
                    “嗯,好的,早点休息。”陈寻关切的说。
                    方茴快要走进楼道的时候,“方茴”陈寻喊了一声。
                    “哦!”方茴转头回身。
                    陈寻走到方茴身边,拿起方茴的手,在他手上敲了三下。
                    方茴急忙抽回手,快速走进了楼道。
                    陈寻看到那个房间的灯亮起,又在楼下徘徊了好久,才离去。


                    回复
                    21楼2017-11-24 14:06
                      第七节
                      方茴走进房间,一下子就瘫到了床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来的?一切像是梦境,又是那么的真切。
                      兴奋过后,方茴感觉到了害怕,蜷缩在床上,想着,念着,怕着,慌着,流下了眼泪。
                      陈寻在路上,把车上的音响放到了最大声,似乎想要全世界都感觉到他的快乐,又想是回到了十六岁。
                      陈寻到了家,打开电脑,给人力资源部经理发了一封邮件。
                      今年,两人注定无眠。


                      收起回复
                      22楼2017-11-24 14:08
                        第八节
                        陈寻订了第二天早上六点的机票去杭州,继续出差。
                        在出差的过程中,给方茴打过几次电话都没无人接听。
                        通过手机号搜索微信请求加入好友也未通过。
                        陈寻如坐针毡,感觉从天堂直接坠入了地狱,害怕方茴再次从这个世界中消失。
                        赶完工作,马上飞回北京。
                        这天离陈寻见到方茴已经是第五天。
                        到达北京已经是晚上九点。
                        陈寻打上车直奔方茴家的小区。
                        陈寻只想她看一眼,确认她是否还在北京。
                        可是方茴房间的灯已经熄了。
                        陈寻就在楼下抽了五根烟,每根烟在手上都是颤抖的。
                        陈寻不敢往下想。
                        回家一夜未眠,早上六点就到了方茴家小区等待。
                        早上十点陈寻终于看到了方茴。
                        “方茴”陈寻急忙喊到。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赶紧走到方茴的前面。
                        “哦。”方茴有点慌张,低着头。
                        “方茴,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呢?”
                        “我,我,没听到。”依然低着头。显然方茴在撒谎,她害怕接他的电话,更害怕和他见面,方茴不敢直视陈寻的眼睛。
                        时隔这么多年,方茴依然喜欢低着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句话陈寻是说给自己听的。其实陈寻想说的是“原来你还在,你没有消失。”
                        沉默片刻,陈寻感觉到方茴在房间的回避着自己,想不明白为什么?那天见面,虽然两人没有说什么,但感觉还是那样亲切,那样熟悉。
                        事隔几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陈寻又不敢问,怕方茴生气。
                        “你去哪?”陈寻打破沉默问道。
                        “没事,出去走走。”
                        “我陪你吧,正好是周末我也没事情。你去哪里?我开车带你去。”
                        “不用,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谢谢!”方茴坚定的说。
                        “没事的,说吧,去哪?”陈寻微笑着说。
                        方茴没有理他,绕过陈寻向前走着。
                        陈寻跟在后面。
                        方茴突然转过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和我家的地址的?”
                        陈寻看了看方茴,以为方茴是在为这件事情不接自己的电话。
                        “你是不是在找工作?”
                        “你有我的简历!”
                        “对!”方茴明白了,在他们见面的第二天就给嘉茉打电话问了一下,但没有说陈寻来找过她了!今天还约好了要去逛街。
                        在去逛街之前,方茴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
                        “那我先走了!”
                        “哎——,对于你找工作的事情,我可不可你说一下我的看法?”
                        “你们公司录用我了?”
                        “不是。”
                        “那是什么?”
                        “我觉得像你投简历的那些企业都不太适合你?”
                        “什么意思?”
                        “中国的企业内部勾心斗角太严重,你不适合这样的环境。”
                        “在你眼里,那我能做什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你太善良、太单纯,你可以去国际学校投简历,你在澳大利亚待了十年,英语口语肯定特别棒,现在的国际学校都需要英语口语的人才。”
                        方茴站那想了一下说“那谢谢你的建议。”
                        “那看在我给你一个建议的份上,去哪儿我送你吧?”陈寻抓住机会说。
                        方茴并不想让陈寻送她,因为她想要和陈寻保持距离,但他此刻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我就坐在车里等你,绝不打扰你!”说着打开车门。
                        方茴只好上车,陈寻为方茴扣上了安全带。
                        在陈寻低头为方茴系安全带的瞬间,两个人都感觉到彼此呼之欲出狂跳的心脏。


                        回复
                        23楼2017-11-27 13:46
                          第九节
                          一路上两人一直沉默,似乎在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只有沉默才是最好的相处方式。
                          到了一家商场,陈寻停好车,方茴着急的解开安全带,逃出了那个让她几乎要窒息的空间。
                          时隔十一年,方茴依然不能坦然面对陈寻。
                          在刚才方茴焦急解安全带的时候,陈寻在帮忙的过程中,碰到了方茴的手,她的手还是那样凉,还是让人有一种保护她的欲望。
                          看着方茴的背影,陈寻心想,也许只要这样静静的陪着她就好。
                          方茴到了约定的地点,看到了约好的人,一个男人。
                          方茴今天是来相亲的。
                          第一次相亲的方茴,想尽早结束这个相亲会,但却不知道怎么拒绝他。
                          对方似乎很有兴趣的说着。
                          方茴只能心不在焉的听着。
                          眼年和林嘉茉约定的时间到了,对方好像还没有结束的意思,都怪刚刚陈寻耽误了她太多的时间。
                          这时,林嘉茉的电话打进来了。
                          “方茴,你在哪呢?”
                          “我在餐厅呢!”
                          “我过去找你吧?”
                          “不用了,我马上就过去了。”
                          “正好我也没吃饭,我马上就过去了!”说着林嘉茉就挂断了电话。
                          方茴不好意思的说“我有个好朋友要来,她没有吃饭,想一起吃。可以吗?”
                          “可以呀,那有什么不可以的。”
                          “谢谢!谢谢!”
                          不一会,方茴就看到林嘉茉进来了,起来打了招呼,并入了座。
                          林嘉茉看了看餐桌上的两个人,方茴的脸已经红到脖子根了,就猜到了方茴在相亲。
                          三个人不痛不痒的聊着。
                          林嘉茉借口去了个厕所。


                          回复
                          71楼2017-11-27 17:0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2楼2017-11-28 15:11
                              第十节
                              此刻陈寻正在车上听着张信哲的信仰等着方茴。
                              电话突然想起。林嘉茉的电话。
                              “陈寻,你在哪呢?”
                              “怎么了嘉茉?你出什么事情了吗?”林嘉茉怀着孕,是遇到什么急事了吗?陈寻心想。
                              “不是我,是方茴!”
                              “方茴怎么了?”
                              “你知道方茴已经回国了吗?”
                              “知道呀!”
                              “啊?你都知道了?”
                              “对呀!怎么了?”
                              “好吧!”
                              “怎么了?方茴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呀!”
                              “方茴现在在相亲!你知道了她回来了,你为什么不抓紧把方茴追回来,你还等什么呢?”
                              “什么?方茴在相亲!”陈寻简直不敢相信,他开车送方茴来是相亲的,原来这几天方茴没接电话一直是在相亲。
                              “在什么地方?”
                              林嘉茉说了地点,挂了电话,就匆匆给方茴打了个电话“方茴我有些不舒服,我先走了,宋宁来接我,等下次再约你逛街吧!”
                              “嘉茉那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方茴也想借机逃离这个地方,她实在是对对面那个人提不起什么兴趣,更不想多说一句话。
                              “不用了,宋宁马上到了,拜拜!亲爱的”
                              说着挂上了电话。才发现陈寻已经走到了桌前。
                              “这么巧!好久不见!”。
                              “哦!哦!”方茴答到。
                              “这位是?”对面的人问道。
                              “我高中同学!”方茴马上答到。
                              “介意我坐下一起吃吗?”陈寻没等两人同意就坐了下来。
                              方茴不知如何是好,陈寻自故自的吃着,和对面的人聊着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的客套话。
                              方茴实在受不了如此尴尬,“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陈寻说“我送你!”不容商量的口气,拉起方茴的手就走,随手拿出几百块钱给服务员“不用找了!”


                              回复
                              73楼2017-11-29 08:35
                                第十一节
                                陈寻把方茴拉上了车,给他系上安全带,都能明显感觉安全带也惹到他了。
                                车子启动,音乐响起,还是刚刚陈寻听的信仰。
                                陈寻开着车,一路狂奔。
                                方茴低着头,一路信仰。
                                突然,陈寻在路边把车停下,打开车门,走到路边踱着步子抽起了烟。
                                方茴看着他,在想“他在干什么?他想干什么?”刚要下车去看看陈寻,陈寻就上了车。
                                陈寻深呼一口气,抓住方茴的手说“方茴,如果你真的想嫁人,想结婚,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我?让我照顾你!像以前一样。”陈寻下去抽烟,是去攒勇气了,才把心里这番话说了出来。
                                方茴吓了一跳,没想到陈寻会和她说这些。她躲开陈寻那深切还又期望的眼睛,沉默不语。
                                陈寻像泄了气气球,说“我知道,我带给你的伤害,可能做什么都弥补不了,十一年了,我也曾经努力的想把你忘记,但是我做不到!”
                                “方茴,你相信缘份吗?”
                                “今年春节我去澳大利亚找过你,可是我没能找到你!当时我就想,也许我们的缘份也就尽了,十一年了,就算是服刑也该让自己刑满释放了!也许失去的也就将永远失去了。”
                                “一个普通的视频面试,改变了这一切,空了两年的职位,也许只是为了让你出现在我面前。看到你,我乱了,我慌了,连夜赶回了北京,到了你家楼下,拔通了你的电话!”
                                “我本来是不抱希望的,可是当听到你的声音,见到你的身影,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吗?”
                                方茴一直低着头,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陈寻突然的告白。
                                方茴对林嘉茉说:一切随缘吧!那是对现在的不满以及对未来的无法把握。
                                陈寻对方茴说:你相信缘份吗?那是对现在的希望以及对未来的无限期许。
                                “陈寻!”这是方茴自上次见面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我们都已经过去了!已经回不去了!”
                                “方茴,我不想回到过去,我只想要现在和未来!”
                                “过去我是一个**,一个***,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要求你,但我想求你给我一个机会,一个实现曾经誓言的机会。”
                                方茴久久没有回应,两个人就这样坐着。陈寻拿出烟又放回去。车里还在放着张信哲的那首信仰。
                                “我送你回家吧!”陈寻开车送方茴回了家。


                                回复
                                74楼2017-11-29 08:36
                                  继续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5楼2017-11-29 13:5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6楼2017-11-29 23:57
                                      第十二节
                                      方茴回到家,父母追问她相亲的事情,她说不满意便回到了房中。
                                      方茴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陈寻。
                                      走在窗前,看到陈寻站在那里,抽着烟。
                                      方茴不敢让陈寻看到自己,躲在窗帘后面偷偷看着陈寻。
                                      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隐约都能看到他已经有了啤酒肚。
                                      年华已逝,我们都已经不再年少,却还在被年少的事情所纠缠。
                                      方茴也无法解释那晚为什么就鬼使神差的见了陈寻,让陈寻有了错觉!
                                      可是刚刚回国就要面对陈寻,方茴确实出乎意料,让方茴有些手足无措、乱了方寸。
                                      陈寻站了好久,拨了一通电话就离开了。走之前在路灯上敲了三下。
                                      走在饭店门口,张楠迎了上来,“你丫怎么了?非要找我喝酒。”
                                      “我见到方茴了!”
                                      “你丫行呀,方茴回来我都不知道。”
                                      “先不说了,喝酒喝酒。”陈寻张罗着。
                                      喝着喝着陈寻就把她和方茴的事情说了一下,包括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陈寻说“你知道我那晚见到方茴是什么感觉吗?”顿了顿陈寻接着说“我以为我又回到了高一那年,我们两个一起出板报,她在画画,我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那一幕这么多年我永远无法忘记,这十几年我就像做了一个梦,一个长长的梦!梦中方茴在那,梦醒了方茴还在那!”
                                      张楠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是该劝他放手呢?还是劝他坚持呢?感情的事情又有谁说的明白。
                                      陈寻又一次喝多了。


                                      回复
                                      77楼2017-11-30 10:31
                                        第十三节
                                        那次事情之后,陈寻想他和方茴彼此都应该冷静一下,也就再也没给方茴打过电话。
                                        陈寻每天晚上还是会到方茴家楼下待一会,抽上两支烟,走时也会在路灯上敲三下。
                                        也许是方茴怕陈寻再次引起误会,再没有下楼见过陈寻。
                                        陈寻的新助理刘佳已经走马上任,分担了陈寻的部分工作。
                                        大概一个月后,陈寻再次来到方茴家楼下,坐在长椅上抽着烟。
                                        陈寻的手机短信响了,陈寻也并未理会。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发短信的,有短信基本上也都是垃圾短信。
                                        闲坐着无聊,翻翻手机,发现短信竟然是方茴发的。
                                        “陈寻,谢谢你!我现在已经在一所幼儿园当老师了!我很开心!祝顺!”
                                        陈寻不敢相信是方茴发的,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转过身回头看向方茴的窗户,她看见方茴快速消失的身影。
                                        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及时看到短信,方茴一定在等他的回复!该回复什么呢?
                                        想了半天回复到“不客气,只要你开心就好!”陈寻还在满心欢喜的等待方茴的回复。
                                        可是等了好久好久好久都再没有接到方茴的短信。
                                        已至午夜,陈寻用语音发送了最后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是陈寻敲了三下桌子的声音。
                                        方茴很清楚这三下代表着什么,她拼命的控制自己不去想,告诉自己只是想感谢陈寻,没有任何其他想法。
                                        此刻,时间和空间或许可以客观的将彼此远隔万水千山,可是主观的思念早已漂洋过海。
                                        如果一支烟能代表一次思念,那么思念已经盘丝错节。
                                        如果一滴尼古丁能代表方茴,那么方茴已经融进了陈寻的肺里。
                                        如果一颗肺代表活着的象征,那么方茴早已与陈寻相依为命。


                                        回复
                                        78楼2017-11-30 10:33
                                          第十四节
                                          陈寻会在经意或者不经意的地方茴上班的幼儿园,偶尔也会看到方茴带着孩子做课外活动。
                                          方茴已经休了暑假,林嘉茉快要生了,方茴有时间就去陪林嘉茉,宋宁忙的时候,方茴也会在林嘉茉那住下。
                                          这一天,方茴早早回来了,他爸爸见到她“嘉茉怎么样了?”
                                          “马上要生了?”
                                          “嗯,好啊!你呢?你怎么样呢?”
                                          “我怎么了?”
                                          “那个小子天天晚上楼下转悠,都坚持半年了。”
                                          “爸——”
                                          “爸爸知道你这么大了不应该干涉你的事情。但是你自己想想,当年你执意跑去澳大利亚,我和你妈妈以为你只要离开了就会好了,可是你呢?十年了,你还是放不下那个小子。
                                          “谁说我放不下呀?”
                                          “如果放下了还用现在单身,你身边又不是没有合适的,之前那个张楠不也挺好的吗?”
                                          “我——”方茴不知道如何回答。
                                          “孩子,我不想知道我也更不想问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我想说谁年轻的时候不犯错呢?我和你妈妈这一辈子,过了一辈子,吵了一辈子,婚也离了,家也散过,可是到最后我们兜兜转转又走到了一起。”
                                          “爸爸,你们不一样,你们还有我,我们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你敢说什么都没有?那十年了,为什么不谈男朋友?孩子别自己骗自己,到最后苦了自己。十年前你刚走那会,那个小子就在原先的房子楼下转悠,后来搬家了也就不见他了,现在又来了,你能说他对你什么都没有?”
                                          方茴低头不语。
                                          “你是爸爸的女儿,你怎么想的,爸爸很清楚。其实有的时候,爸爸很自责。我和你妈年轻的时候总是吵架,也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所以才让你现在的性格敏感、极端、懦弱。我不想因为我和你妈妈的婚姻,而影响到你的幸福。”
                                          “爸——”
                                          “我不知道你还准备这样下去几年,等你像爸爸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你自认为的那点自尊相较于两个人的相守是那么的不值一提。明明彼此牵挂,却要彼此折磨。分开是为了让你们重新认识,合好是为了让你们更加珍惜。给陈寻一个机会吧,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做茧自缚,总有有羽化成蝶的那天吧?”
                                          这个时候徐新燕回到了家。
                                          方茴看看妈妈回来了,回到了房间。对于方茴来说,她和爸爸可以谈谈心事,可是对于妈妈她总觉得像是个外人。也许是因为妈妈比较强势,不像一般的妈妈那般细腻,很少关注自己的感情,总是把她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方茴,所以方茴对妈妈是有排斥的。
                                          “怎么了?好像挺不高兴的?说什么了?”徐新燕说。
                                          “没说什么,就说楼下那个小子的事情。”方建州说。
                                          “当年要不是他,方茴也不会远走澳大利亚,离开咱们十年。”
                                          “对于他们来说,离开也许是件好事情,离开了才知道彼此的真心。而且方茴变成这样咱们也是有责任的。”
                                          “你还帮他说话。”
                                          “如果我们不离婚,能像正常夫妻一样,在方茴成长的时候给她更多的理解和照顾,也许她的性格不会这样,生活也不至于此。”
                                          “你这么说好像倒是我的错了?我不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吗?再说我什么时候亏待过方茴呀?”
                                          “我也没说你什么呀?好了,不说了,你就是个火药筒,一点就着。也就我能忍受你。”
                                          “行,行,我不和你说,我说不过你。”徐新燕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说什么,都一辈子了,再计较这个没有意义。
                                          然后接着说了一句“老方,你说陈寻那小子行吗?”
                                          “为什么不行?”
                                          “他和方茴的性格不搭呀?”
                                          “那你和我的性格搭吗?”
                                          “老方,说方茴呢?”
                                          “两个人生活,不是要性格相近,而是互补,陈寻性格张扬、开朗、活泼,方茴性格内向、敏感、懦弱,不是很搭吗?”
                                          “这就要搭了?”
                                          “如果两个人都如陈寻一般,将来如何生活,或者是两个人都如方茴一般,将来又如何生活?而且陈寻对方茴非常了解和关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找幼儿园老师这样的工作也是陈寻推荐给方茴的。”
                                          “你怎么猜到的?”
                                          “方茴这么多年,不管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她有几个朋友?也就是高中那几个孩子,现在那几个孩子都长大了,有家的有家,有事业的有事情,谁能那么在意方茴,不是陈寻那还能是谁?”
                                          “唉,不过方茴做了幼儿园老师确实比以前高兴多了。”
                                          “所以陈寻是最了解方茴的,他知道方茴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再说以方茴的性格,很难会再次打开心扉去接受第二个人,她是个认死理的孩子。”
                                          “这孩子,真愁人。随他们吧!”


                                          回复
                                          79楼2017-12-01 10:10
                                            别太监 慢慢写。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7-12-01 10:54
                                              第十五节
                                              方茴回到自己房中,想了好久,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坚持什么。
                                              或许是无法原谅自己曾经那么极端的伤害自己,伤害陈寻。
                                              自己远渡重洋不就是为了忘记这一切吗?
                                              如果现在我们回到过去,那么这十年的坚持算什么?
                                              十年的坚持,只为了证明,我们彼此放不下吗?
                                              陈寻坚持证明什么?是心存愧疚,还是心生怜悯?
                                              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她爱我。
                                              可是他还会那么爱我吗?
                                              我已经将自己糟蹋了,陈寻还能接受我吗?
                                              即使陈寻能接受我,可是我又如果接受在这份爱情面前如此不完整的自己?
                                              对自己的厌恶,对自己的嫌弃,对自己的不自信,让方茴不肯将自己放生。
                                              如果真的将自己释放,那自己会不会再次伤痕累累?
                                              到那个时候,自己还会往哪里走?
                                              那无尽的深渊,自己还有能力再爬上来吗?
                                              方茴感觉对于感情她是那样的无能为力,也许只能顺其自然。


                                              回复
                                              81楼2017-12-01 11:07
                                                第十六节
                                                半夜刚刚睡下,宋宁来电话了,林嘉茉要生了。
                                                方茴换好衣服就要出门,陈寻也来电话了,马上到她家楼下。
                                                陈寻接上方茴就赶往医院。
                                                都在惦记着林嘉茉,方茴先开口“嘉茉已经去医院了是吗?”
                                                “是!”
                                                “应该没事,是不是?嘉茉那么勇敢!”方茴的手在颤抖,说话都有些颤抖。
                                                “没事,放心吧!”陈寻一只手握住住方茴颤抖的手。
                                                方茴好像得到了极大的安慰,长长舒了一口气。
                                                两人到达医院,找到病房。
                                                林嘉茉已经进了待产室,家属都在走廊等待。
                                                方茴依然在担心,看得出她的脸是有些白的。
                                                陈寻看出了方茴的紧张,紧紧的握着方茴的手,并对方茴笑了笑。
                                                方茴紧张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一下。
                                                也许这么多年,方茴还是习惯陈寻的安慰。
                                                医生说已经开了三指了,送进产房吧!
                                                林嘉茉在产房疼的撕心裂肺,宋宁在走廊里抱头无助的痛哭。
                                                林嘉茉的父母也在焦急的等着,两位老人眼里都含着眼泪。
                                                早上六点,一个小生命随着早晨第一缕阳光出生了。
                                                哭声,将所有人从痛苦中拯救出来。
                                                护士第一时间出来“生了!生了!女孩!母女平安!”
                                                宋宁第一个冲进产房去看林嘉茉,紧紧握着林嘉茉的手说“老婆,辛苦了!老婆!你太棒了!”
                                                昨晚对林嘉茉来说是一个生死动,可是对宋宁来说又何尝不是走了一遭鬼门关。
                                                方茴想如果在里面的那个人是自己,陈寻会怎么样?也会像宋宁一样吗?


                                                回复
                                                82楼2017-12-01 17:09
                                                  第十七节
                                                  林嘉茉和宝宝都休息了,宋宁还在张罗着。
                                                  陈寻和方茴看完林嘉茉也要回去了!
                                                  陈寻“我送你回去吧!”
                                                  “好的!”也许经过昨晚的紧张过度,方茴也确实累了,所以也没有拒绝。
                                                  “嘉茉真勇敢!”方茴上了车后说。
                                                  “妈妈吗?肯定是最勇敢的!”
                                                  “嘉茉真幸福!”
                                                  “你也会如此幸福的!”
                                                  方茴没有回答,看向窗外。
                                                  “你怎么样?”陈寻问。
                                                  “我挺好的,你呢?”
                                                  “我明天还要出差,杭州那边新的酒店刚刚在营业,过几天还要去准备推介会,所以会忙一阵,每年这个时候都这样,已经习惯了!”
                                                  “噢!你总是在出差?”
                                                  “杭州的项目,从筹建我就开始跟了,现在是杭州和北京两头跑,等到杭州的酒店步入正规了,就交给其他人管理了!”
                                                  “噢!”
                                                  “你考教师资格证了吗?”
                                                  “今年下半年有一次考试机会,准备去报名参加呢!”
                                                  “不错,加油,考过了我请你吃饭!”
                                                  “我考过了,我请你吃才对呢?怎么是你请我呢!”
                                                  “哈哈,好,那你请。不会为了不请我吃饭,而这一辈子都不想考过了吧?”
                                                  “那不会。”
                                                  “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昨天晚上一定吓坏了吧?”
                                                  “嗯,还好!”方茴不说话了!
                                                  陈寻看方茴确实有些累了,就说“你先在车上眯一会吧!我到了叫你!”
                                                  “没事!”
                                                  方茴到家下了车,陈寻驱车去看了父母。


                                                  回复
                                                  83楼2017-12-04 09:17
                                                    第十八节
                                                    暑假中,方茴有时间就会去陪林嘉茉。
                                                    “生完宝宝怎么样?”
                                                    “下辈子我绝对不会做女人!”
                                                    “为什么?”
                                                    “生孩子太疼了!不过看到宝宝,一切也都值了!”
                                                    “那你以后就做全职妈妈吗?”
                                                    “我想等孩子一周岁了,把孩子交给奶奶和姥姥带,我在家周边找个工作。”
                                                    “那你能舍得孩子吗?我都有点舍不得!”
                                                    “舍不得怎么呀?全职妈妈是一个最危险的工作了!”
                                                    “为什么?”
                                                    “没有收入,天天向老公伸手要钱,时间久了,你也不会化妆了,样子变邋遢了,思想落后了,经济不独立了,多可怕呀,到时候只有男人甩你的份了!”
                                                    “可是宋宁答应吗?”
                                                    “我觉得他会尊重我的选择,我是不会把我的全部都交在他手上的。不管挣多少钱,女人都要独立,都要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不是吗?”
                                                    “宋宁那么爱你,不会不要你的。”
                                                    “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好呢,如果我不上班挣钱,将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可能连争取孩子的抚养权的机会都没有。”
                                                    “哦!”方茴若有所思。当初陈寻不是也说永远不分开吗?
                                                    “不说这样些了,你怎么样?和陈寻!”
                                                    “我也不知道!”
                                                    “唉,你们两个人准备相爱相杀到什么时候?一个老死不嫁,一个老死不娶的。”
                                                    “嘉茉,你说陈寻还爱我吗?”
                                                    “这个你应该去问陈寻呀?要不我替你问?”
                                                    方茴马上说“算了!一切都过去了!”
                                                    “我在你身上看到的是过不去。”
                                                    “嘉茉——”
                                                    “方茴,如果陈寻不爱你,以他的条件,他结十次婚都结了,你如果不爱陈寻,你结一百次婚也结了呀!一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一拍即合多好,我看着都着急!”
                                                    “可是——”
                                                    “可是什么?现在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哪个男人愿意花时间去了解你什么心思,什么想法?现在这个年龄的爱情就是速成面包,顺眼了就成!如果真结了婚,能不能过下去还不一定呢?这有一个现成的陈寻干嘛不选呀?”
                                                    “嘉茉,如果我能像你一样,敢爱敢恨就好了!”
                                                    “所以我才和你这样的小可怜猫成为最好的朋友!”
                                                    “宝宝还缺什么吗?你现在不方便,我一会去逛一下孕婴店!”方茴转移了话题。
                                                    “还是茴茴干妈疼我们!”
                                                    “去去,撒娇找你家宋宁去。”
                                                    “宋宁就吃我这套。”
                                                    “我明天买了给你带过来。”
                                                    “我给陈寻打电话,让他带你一起去买吧,东西挺多的,你一个人也拿不过来!”说着就拿起电话给陈寻拨了出去。
                                                    “我一个人可以的。”
                                                    “你呀,就是倔,我这可是给你俩制造相处的机会呀!”
                                                    方茴拿着笔记下要买的东西,转身离开了。
                                                    看着林嘉茉为人妻为人母的幸福,对于方茴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方茴是那样的羡慕和向往,也许在一刻方茴那颗冰封的心有些融化。


                                                    回复
                                                    84楼2017-12-04 16:13
                                                      希望楼主能给乔燃一个好的结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6楼2017-12-05 12:28
                                                        更的时候艾特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7-12-05 15:44
                                                          怎么还没更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8楼2017-12-05 16:32
                                                            第十九节
                                                            上午九点陈寻开车准时接到了方茴。
                                                            “吃早饭了吗?”
                                                            “吃了!”
                                                            “我还以为你没吃呢,给你买的烤白薯!”
                                                            “哦!”陈寻依然记得方茴喜欢吃白薯。
                                                            “那我尝尝吧!”
                                                            陈薯递给方茴,方茴开始吃了起来!
                                                            “欢迎品尝!”“慢点吃,别噎着!”
                                                            “挺久没吃了,真好吃,在哪里买的!”
                                                            “还是咱们高中那家!味道变没变?”
                                                            “没有!”方茴低头吃着。
                                                            到了孕婴店,导购迎来问“两位有什么需要呢?”
                                                            “我想选小宝宝的用品!这个清单!”方茴答。
                                                            “这个都是刚出生宝宝用的。”
                                                            “对!”
                                                            “我看您应该是刚怀孕吧,不着急买这些,您现在应该选一些孕妇的产品。”
                                                            “哦,不是我,我是买给朋友的。”方茴不好意思的回答。
                                                            “那不好意思,那您跟我来,小宝宝的东西在二楼!”
                                                            不一会在导购的帮助下,买完了所有的东西。


                                                            收起回复
                                                            90楼2017-12-06 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