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珠夫妇吧 关注:1,033贴子:2,043

〔冬珠夫妇〕若非生在帝王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一世,我是你的太湖公子,本想与你携手到老,却奈何波折重重,我得了大唐天下,唯独失了你..........

第一章 重生大宋

哇哇,哇哇,从沈家的房间穿出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是个女孩,眼睛黑亮如珍珠,洁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别提多讨人喜欢了,沈家夫妇高兴的很,竟得了个如此漂亮的女儿,就叫她珍珠吧,总觉得这孩子和它很配.

沈哥,珍珠今年出生真的为我们带来了好运气,我们的生意好了许多,她是我俩的小福星,你说是不是啊,沈母心情不错,沈父亦是欣喜不已,听说李家老爷又得一俊俏小儿,不如明日我们去拜访一下,为他们定下娃娃亲如何?我们两家交情甚好,若孩儿们能喜结良缘,岂不是亲上加亲,沈家夫妇决定明天一早就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17 19:58
    李府

    原来是沈兄,听说你们生了个女儿,恭喜了,进来坐吧,沈兄我们可是好久没有切磋棋艺了,走去切磋几盘,让她俩聊吧.说吧罢李亨就拉着沈易直进了偏厅.

    李母见了珍珠更是喜欢,于是二家许下娃娃亲,等他们将来长大,就让珍珠做李家儿媳妇.以两家的白色玉佩为证.

    时光匆匆,,一晃十八年过去了,当年沈家因为生意缘故搬离了家乡,如今女儿已经长大成人,他们自是要回来履行承诺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17 20:08
      期待下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18 14: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18 14:11
          闺房中,沈珍珠正在思考着她的出逃计划,素未谋面,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我才不要嫁,素瓷,快点收拾东西,今晚我就要离开.更何况她已经有意中人了.

          可是小姐,老爷和夫人找不到你,会着急的,你这样太冒险了,茫茫人海,去哪里寻你的救命恩人呀,素瓷替她家小姐担心,单凭一只玉箫,线索渺茫.小姐能找到吗?

          素瓷,你不用说了,我主意已定,晚饭你就给爹娘说我今天精神不好,先睡了,等半夜趁他们休息我再悄悄的走.等我到了会给你和红蕊写信的.就别为我多想了.

          沈珍珠握着那晶莹透亮的箫,陷入回忆,嘴角不自觉微微上翘,冬哥哥,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18 22:36
            夜深了,第二天就要启程,沈父沈母并未在意,只当她是为出发养足精神,用过午饭便也早早歇息了.


            李府别院,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再吹奏乐曲,箫声幽幽,令人心旷神怡.十八年光阴,李俶早已是风度翩翩,那玉树临风的模样,不知迷倒了多少女孩子.此刻他也为自己的婚事忧愁呢,娶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他不同意.这辈子他要娶的唯有能让他一见倾心之人.他宁可孤身一人,也不愿将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18 22:52
              冬哥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19 08:47
                哥,在想什么呢,乐曲那么忧伤,是不是遇到烦心事了.跟未过门的嫂嫂有关吧!李郯忽然从他背后冒出来,吓了他一跳.

                我不喜欢她,要是能把这门亲退了就好了!明天她就会来我家.不如干脆跟他说清楚.李俶叹了口气.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没错,哥我支持你,管她是谁,一辈子的幸福,必须考虑清楚.不过,万一是一个绝色美人呢,你不会后悔吧!李郯不怀好意的看着李俶,据说沈家女儿生的十分俏丽,见了的人都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呢!

                行了,容貌美不代表全部,我才不是那种人,时候不早了,回房休息吧.李俶拉着李郯消失在夜色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1-19 10:32
                  第二章 退亲风波

                  天刚蒙蒙亮,李俶就醒了,确切的讲是一宿未眠,未婚妻马上驾到,他心里是不会踏实的.爹娘本不该为他定亲,这不是难为他吗?但愿沈家小姐能接收他的拒绝.不要闹出是非,他就谢天谢地了.

                  沈家那边现在可是乱成一团了,一切准备就绪,沈氏夫妇准备上马车的时候才发现珍珠不见了.

                  便立刻派人去找找了半天也没看到珍珠的影子.她不在,亲事自是没法谈成了,沈父当即写信一封传给李家,说是珍珠突感风寒,不易下床,改日再登门拜访.珍珠这孩子,太不让人省心.

                  什么?不来了.又要拖.不过没关系,既然她不来,就跟爹娘说清好了.反正他是不会被逼就范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19 10:46
                    爹,娘,孩儿恳请你们取消和沈家的婚约.我们都不认识,彼此没有感情,她嫁进来是不会幸福的.吃饭的时候,李俶按捺不住,就明说了.
                    俶儿,婚姻大事自古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道你想做不孝子孙?你们见了不就认识了,我们和沈家关系不错.给你选珍珠不会有错的.你莫要任性.李亨严肃的对李俶说,责备他太感情用事,世间哪有那么多生死之恋.大都是相互扶持到老.
                    爹,孩儿的婚事要自己做主,就不劳你们二老烦心了,即便是你们不同意,我也不会娶她过门的,不吃了,李俶有些不高兴,郁闷的放下碗筷,转身大步走向书房.他偏不娶,若真的没办法取消,大不了就逃婚.过些时日再回来.沈家失了颜面,自不会再把女儿嫁进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19 18:42
                      不会退婚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20 21: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20 21:15
                          哎,老爷,你说俶儿我们要拿他怎么办,退婚的事我又如何给沈家说出口.李夫人显得有些焦虑.两家关系那么铁,她不想闹僵.但俶儿似乎真的不喜欢...

                          这小子,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就可以肆意妄为了.这件事还由不得他.吩咐下去,没有我的命令,少爷不得踏出书房一步.李亨决定将李俶先关起来.让他好好思过.

                          总待在书房里也不行,我得想法子逃出去,管你沈珍珠是何方神圣,我就是不从,李俶在房间内来回踱步,郁闷的很.刚想去院里透透气.才发现门不知何时上了锁.任他敲还是踢都无人应答.

                          爹,娘,你们还真是尊守沈家承诺,我就不信出不去了.李俶倚着墙边,心里琢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21 15:29
                            第三章 出逃

                            济世医堂,慕容林致在为一老人家针灸.她平日里最爱研究医学,跟随长孙先生从医十几年,也足以称的上小神医了.

                            也不知道珍珠最近过得好吗?

                            沈母捎信说她快要嫁人了.她应该特别忙吧!跟珍珠三个月未见,怪想念她的.

                            慕容林致送走病人,抚摸着窗台的芦荟.丝毫没注意身后粉色衣裙的女孩正慢慢靠近.

                            林致,我来看你了,这么多药,你累不累啊!惊喜吗?沈珍珠从她背后跳出来.调皮的一笑.

                            珍珠,你吓死我了.你呀,还是那么活泼可爱,快给我讲,你嫁人的滋味如何?李家公子是不是一表人才?德艺兼备啊!慕容林致眨了眨眼睛 对沈珍珠的婚事感到好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21 18:36
                              别提了,嫁人的事是爹娘安排的,我一点都不想嫁给他.林致,所以我来投奔你了.你可不许嫌弃我,沈珍珠坐下,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你真的逃婚了.伯父伯母该有多着急啊,不过我也能理解你.但珍珠,若你找不到那个救你的玉箫公子,岂不是要孤单一辈子了.有时候你就是太固执了.慕容林致摇了摇头.她的胆子太大了.
                              不会的,我相信我会找到他的,前几日我去求过签.签文说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他应该离我不远的.林致,要是我爹娘找我,就说我不在,谢谢收留啦.沈珍珠挽着慕容林致的手撒娇,谁让她是她的发小,她们从小就在一起玩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21 18:56
                                夜深了,少爷你吃点东西吧,你都一天没进食了.李府的丫鬟冬梅抬手敲了敲门却没有动静.
                                少爷,少爷你在吗?冬梅继续敲了几下,依然没有人回应.门锁了,少爷会去哪呢?等冬梅叫上老爷夫人一块打开书房门的时候,果不其然,李俶已经不见了.
                                俶儿简直是胡闹,定时破了密室的墙偷跑出去了.风生衣,你赶紧组织一些人,务必找到回少爷,若带不回,我唯你是问.李亨气的额上露出了青筋,
                                李夫人也甚是心急.俶儿就这么逃婚了,丢下一个烂摊子,如何对沈家交代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1-22 16:11
                                  洛阳城里热闹的人群中李俶在漫无目的的闲逛,离开家,在这陌生的地方,举目无亲,虽然无人陪伴,倒是自由.
                                  此刻爹娘一定在派人找我,恕孩儿不孝了,奔波了一天,李俶感觉有些饿,就近找了家面馆,他打算在洛阳城先待段日子,以后再做打算,家里不安宁,他只想在这儿图个清静.
                                  小二,一碗牛肉面.李俶环视着眼前过往的人们,一对夫妻进入了他的眼帘.
                                  相公,你尝尝,我亲手做的.好不好吃,年轻的女子捏起一块点心喂身旁的男子.
                                  你做的,当然是美味了.男子揽住女子,在她脸颊印下一吻.
                                  唉,夜幕时分,你侬我侬,饮下一口酒,看着他们,李俶有点羡慕.何时他也能这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22 16:11
                                    第四章 失散
                                    珍珠,你看他们表演的好精彩,这趟没白来,洛阳城中心,
                                    有杂技团在表演武技,沈珍珠和慕容林致这两个爱玩的丫头扮成男装出行,
                                    见人多便也凑过来看看.晚上灯火璀璨,牡丹节快到了,街上的摊位和活动自然比平日里多了不少.
                                    冰糖葫芦,好吃不贵,便宜卖喽,老汉的叫卖声引起了沈珍珠的注意.
                                    林致,我好想吃,你去帮我买可不可以?沈珍珠本想自己去的,出门匆忙才发现忘记了带钱袋.她有些尴尬的对林致笑了笑.
                                    珍珠,你呀,还是跟个孩子一样,在原地等我,别走开,我一会就回来.慕容林致拿出钱袋,走进街头的拐角.
                                    还是林致懂我心,沈珍珠继续观赏着表演节目的江湖儿女.出府的生活就是舒服,那想像在家,都快闷坏了.
                                    大家快去看,王家小姐抛绣球选亲了.随着吆喝声,成片的小伙朝西边拥过,把珍珠弄的不断后退.
                                    哎,你们别挤我了,让我过去,沈珍珠努力找寻空隙,结果还是徒劳,反而被挤的更远,林致怎么还不回来.林致,林致,沈珍珠大声喊着她的名字.人海茫茫,慕容林致却听不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1-22 16:11
                                      等慕容林致买完冰糖葫芦,珍珠已经不知被人群冲到哪里去了.
                                      到处是人,该往哪个方向找啊?慕容林致正想着,并未注意,身后有一道色咪咪的目光在接近她.
                                      小妞长的不错嘛,从了爷,爷一定给你吃香喝辣,过来,让我抱一下.流氓恶少不怀善意的逼近她,令林致感到害怕.
                                      你弄错了,我不是女人,我只是一个下人,天色很晚了,我要回府.不然小姐会骂我的.
                                      少骗我,你长的那么清秀,连喉结都没有,分明是个女子,别挣扎了,过来吧,恶少扑向林致,准备脱她的衣服,不料林致从怀里掏出一包石灰粉洒在他脸上,然后仓皇跑掉了.
                                      ***,你们还不给我追.恶少捂着眼睛,指挥身后的下人朝慕容林致跑走的方向追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1-22 16:12
                                        人越来越多,沈珍珠被挤的很难受,周围全是男人,身上发出的汗臭味让他一阵恶寒.
                                        好在抛绣球活动持续的时间不长,最终落在一位秀才手上.否则小姐岂不是还要再重抛.
                                        待人群渐渐散去,珍珠总算松了口气.刚准备去街边拐角寻林致,可因走的太急,脚底一滑,就要倒下,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时,不料却掉进一个男人的怀里.
                                        啊..李俶只想拉沈珍珠一把的,由于惯性,他不仅被珍珠带倒,还当了她的人肉垫子.
                                        落地瞬间,沈珍珠的脸颊被李俶亲吻了,四目相对,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还未出嫁,就被陌生人给吻了.沈珍珠慌忙从他怀里跳出来,抚摸自己的脸颊.
                                        小兄弟,你没事吧,走路要小心点,李俶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看着神色慌乱的沈珍珠.她长得好生奇怪.倒像个女孩子.
                                        啪,未等李俶反应,他便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登徒子,刚才你对我做了什么.沈珍珠又羞又恼,这人怎么能这样对她.
                                        喂,是我救了你,我不是故意的.兄弟的反应像是我毁了你的名节啊,
                                        你又不是女的.干嘛那么激烈?李俶好笑的看着沈珍珠,仔细观察,她分明是个女子,睫毛细长,肤白唇红,脖子那么细,可是为什么要扮成男人.李俶觉得疑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22 16: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1-22 18:39
                                            第五章 共处
                                            我当然是男人了,莫非你有断袖的癖好,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做,
                                            失陪了.沈珍珠不再理会他,也许她不该动手打人,她本就是女子,情绪失控也不是她的错,如果没人扶她,或许她会摔的很狼狈.
                                            沈珍珠面上虽生气,但其实知道他对她没有恶意,是出于好心罢了.
                                            你别走啊,天黑了,街上的人都散了,你自己是要去哪,不害怕吗?
                                            我陪你做个伴吧!李俶跟上沈珍珠,尽管她一副不愿搭理他的样子.反正他无处可去,索性看看她大晚上想搞什么名堂?
                                            我和好友被人群冲散了 ,找不到她了,沈珍珠进入巷子发现早已是空白一片,市集皆散,这么晚,哪里还有人.
                                            林致,我要是不让你买糖葫芦...是我的错,沈珍珠不死心的将街头巷尾全找了个遍,也没有慕容林致的影子.她心里内疚,她若出了事, 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你别太难过了,我们找家客栈先休息吧!看你也不像本地人.走吧!沈珍珠失落的表情,李俶全看在眼里,萍水相逢,连他叫什么也不知,他却这么想去关心她,许是觉得她有趣吧!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我和朋友今晚来此逛夜市的 ,结果因替我买吃的走岔了,我和她一块去就好了.沈珍珠抬头仔细观察李俶,银冠束发,蓝白锦衣,剑眉星目,应该是府里公子出身.长的还蛮英俊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1-22 20:14
                                              我叫楚离,你可以称我楚兄,出门在外,李俶不方便透露真实姓名.就编了个假名字.

                                              楚兄,我姓沈,比你年纪小,你是哪里人?听口音应该也不是本地的吧!出门在外,这么晚,连个小厮都不带,难道也是离家出走的?沈珍珠猜想.

                                              我家在杭州城.沈弟呢?李俶和沈珍珠边走边聊了起来.

                                              他居然和我是同乡?之前并没听说过有姓楚的大户人家,定时出门太少了,居然不知道有这个姓氏.

                                              空旷的街道,美好的夜晚,李俶和沈珍珠相互搭伴,倒是减少了一些寂寞 ,穿过巷口,二人来到一家客栈.

                                              老板,要两间上房,沈珍珠忙着找慕容林致,已将没带钱袋的事忘的一干二净.待到掏钱时才想起来.弄的她有些尴尬.

                                              楚兄,我....能不能借你点钱,出门太急,忘了...沈珍珠攥着衣角,略显娇羞.此刻她觉得自己好丢人啊.

                                              好吧!你还害羞了,我有那么吓人吗?这个沈弟,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李俶瞄了沈珍珠一眼,轻笑,出趟门还会遇到这样的女子.

                                              二位客官,不好意思,只剩下一间房了,不如你们委屈一下,我开半价.实在是抱歉.客栈老板诚恳的说道.

                                              啊?那要不我们换一家吧!沈珍珠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跟他住一起,岂不是就露馅了,她还要怎么做人.我的清白啊!

                                              沈珍珠和李俶又去了几家,结果都是没有空房间,今日是牡丹节,客流量爆满.加上他们来的晚,哪里找的到.

                                              沈弟,不如我们就委屈一碗晚,都是男人,怕什么嘛?李俶调侃的对沈珍珠说道.他早看出她是女子,但不也是没办法么,留她一个人在外面,他也不放心.

                                              可是,我会不习惯的..沈珍珠怯怯的小声嘀咕着,怎么办.还未反应,便被李俶揽住肩膀,向客栈二楼走去.

                                              我不会欺负你的,沈弟你别抖呀!李俶心里偷笑.逗逗她还是蛮好玩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23 10: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1-23 18:31
                                                  第六章 同病相怜

                                                  房间里,沈珍珠有些拘谨.18年来第一次跟陌生男子同住,晚上肯定是睡不着了.
                                                  林致也没找到.她会不会遇上危险.
                                                  想什么呢?沈弟,这么入神,莫不是有不开心的事吗?
                                                  我相信你朋友吉人自有天相,你别太着急了.李俶瞅着愁眉不展的沈珍珠,用关心的语气说道.
                                                  嗯,可是她忽然不见了,万一...希望她能平安.楚兄,你为什么来洛阳?就你一个人吗?沈珍珠比较好奇,他们能在此相遇,也算是缘分吧!

                                                  实不相瞒,我是因为不喜欢家里安排的婚事才逃出来的.他们硬是要我娶一个我不爱的人,我甚至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李俶站在窗边,落寞的眼神不言而喻.

                                                  逃婚?那你准备去哪?总不能躲一辈子吧!就没有劝劝伯父伯母吗?

                                                  他们毕竟还是爱你的.我还能碰见和我一样逃婚的人,实在太巧合了.沈珍珠不禁感叹人生的奇妙.想不到他的境遇跟她如此相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1-23 20:10
                                                    提了又有何用,他们从来就没问过我的意思,全是他们操办的.
                                                    我也很无奈呀,为了不屈服,所以就到这里了.桌上有酒,
                                                    沈弟要不要陪我喝一杯?李俶指了指酒壶.,示意沈珍珠,安静的夜晚,似乎是无味了些.
                                                    我在家滴酒不沾的,不妨我们对弈几局如何?正好有棋盘.楚兄会下么?
                                                    沈珍珠已有困意,却又不敢睡着,强撑着意识欲找件事做,不然一张床两个人,怎么睡啊!
                                                    小瞧我是不是!看不出沈弟居然会喜欢下棋,那我们就比一比,谁的棋艺更高一筹!李俶取过棋盒,与沈珍珠开了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1-23 22:11
                                                      暗黄的灯光下,二人下的十分投入,谁让他们的父亲是棋迷呢!
                                                      真真是虎父无犬子,志趣相投,沈珍珠和李俶好像忘记了时间.可谓棋逢对手,很久了,二人还未分出胜负.
                                                      沈弟,该你了,李俶走完他那一步黑棋,见沈珍珠没了动静,疑惑的抬起头,才发现她竟然悄悄的睡着了.
                                                      沈弟?李俶喊了几声,沈珍珠不仅没有回应,小嘴还一张一合的,嘟囔着要吃糖葫芦,撅嘴的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你困了怎么不告诉我?是不是说不出口!也对,一个姑娘家,不和你抢,夜里天凉,好生休息吧!李俶小心翼翼的靠近沈珍珠,轻轻的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放在床上,生怕吵醒了她.
                                                      帮她盖上被子,李俶靠在床边默默的看着熟睡的沈珍珠,她很特别.换上女装的你究竟会是什么样子?李俶忽然很好奇,他搞不懂自己,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一面之缘,是我想太多了吧!李俶摇了摇头,趴在桌上,闭了眼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1-23 22:12
                                                        第七章 前往县衙
                                                        早上醒来,沈珍珠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昨夜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了梦乡,我怎么会在床上?
                                                        不会发生什么了吧?沈珍珠急忙掀开被子检查她的衣服,见完整无损 ,才长长舒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来向下看,她才发现李俶还在沉睡.
                                                        没想到他还挺仗义的,没和她抢床.沈珍珠对李俶的好感顿时增了几分.
                                                        她穿上鞋,下床走到桌前刚倒了杯水,就看到李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昨晚谢谢你啊,因为我你没睡好吧!沈珍珠话语真诚,是发自内心的.
                                                        昨天见你下棋睡着,我不忍心吵醒,就把你放在床上.今日去哪寻找你朋友?
                                                        不妨让我陪你一起去?反正也没事做,察觉到沈珍珠微红的脸颊,李俶说完停顿了一下.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害羞了.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我打算先去慕容府一趟,说不定她已经回家了.沈珍珠不想再欠他人情,毕竟她一个姑娘,也不能单独和男人独处太长时间.会被说闲话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1-24 17:08
                                                          沈弟,就别跟我客气了,我对洛阳不熟悉,正好你给我指路呀,走吧!李俶不容分说拉着沈珍珠就出了客栈.
                                                          你...李俶如此坚持,沈珍珠哪还能拒绝.便认命的被他缠上了.
                                                          慕容府内,林致已经脱离了恶少的追捕,她正准备贴告示寻珍珠呢!还未将告示拿出府,就在门口看到她带了一个俊俏的公子回来.
                                                          珍珠,你昨天去哪了?他是谁?慕容林致的脑袋里产生了问号,莫非是她找到意中人了?
                                                          我还想问你呢,以为你出事了呢,昨天人太多,你吓死我了.沈珍珠激动的和林致来了个拥抱.
                                                          她是沈弟什么人啊?你们可以如此亲密?
                                                          身后的李俶瞧着沈珍珠这番举动,忍不住说了一句.他忽然好想拆穿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1-24 20:03
                                                            沈弟?其实她是...慕容林致话未说完就被沈珍珠那犀利的眼神给挡了回去.
                                                            是我的表兄,伯父伯母出远门做生意,就暂住我家了.慕容林致临时编造了理由,糊弄了李俶.
                                                            原来他还被蒙在鼓里啊!珍珠,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啊?慕容林致对沈珍珠眨眨眼睛,现在她的疑惑更大了.
                                                            我们看演出的时候遇到的,他初来洛阳,聊着聊着就认识了.沈珍珠敷衍道.总不能说他救了跌倒的她吧!在这里说好尴尬的.
                                                            是这样啊,那还真是有缘分,进来坐吧!慕容林致当着李俶的面也不好再问什么,等会儿可要弄清楚.
                                                            厨房内,沈珍珠才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林致.
                                                            啊,珍珠,你们同居了.慕容林致感到十分惊讶,差点叫出声来.
                                                            嘘,别被他听见.沈珍珠忙捂住林致的嘴,有些不自在.
                                                            李俶必竟是客人,慕容林致和沈珍珠做了几道洛阳的特色菜招待他.午饭吃的很欢快,从李俶的谈吐和着装,慕容林致觉得他不是一般的公子哥,而且她总感觉他对珍珠似乎有点意思.
                                                            珍珠,三日后我就要去江州县衙,我师傅公孙策要我协助他处理一些事情,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慕容林致有意提到李俶,珍珠是固执,但她可不想让肥水流入外人田,救命恩人能被珍珠找到的可能几乎为零,她身边的这个倒是挺不错.希望珍珠能把握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11-24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