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吧 关注:129,149贴子:757,304

【双玄】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接着原著剧情写的,从师无渡死之前那一小段开始。怜怜被我无视了就当他不存在吧(加个怜怜就有点乱了)。


回复
1楼2017-11-19 16:54
    一周保底两更,尽可能多更一点。


    回复
    3楼2017-11-19 16:55
      1. 谁知,师无渡呕出几口血,忽然翻身,一跃而起,一把掐住了师青玄的脖子。师青玄一惊,登感窒息,血直往脸上冲。师青玄艰难地道:“……哥?”
      师无渡咬着齿间鲜血,道:“青玄!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放心不下!我死了你也肯定没法在世上活了,不如跟我一起走吧!”
      说着,手下陡然用力,师青玄眼前登时黑了,喉中逸出垂死的呻吟。
      不多时,喉间压力突然一松,大量空气涌入,呛得师青玄连声咳嗽,好容易缓过一口气来。却是贺玄站在他们身边,一掌将师无渡打在对面的墙上,后脑撞破,身体从石墙上缓缓滑落,将石墙染上一条长长血痕。贺玄负手挡在师青玄身前,语气中暗藏森然杀意:“我可曾给过你们第三条路?”
      师无渡白袍被血染红,早已没有力气起身,却毅然挺直腰板,放生大笑起来。贺玄眉头微簇:“你笑什么?”
      师无渡吐出一口漆黑的污血:“我笑你以为自己稳占上风!你以为自己隐忍多年到如今,报了仇很痛快吗?把自己弄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无论怎么折磨我们兄弟泄愤也复活不了你一个亲人!而我,我弟弟多活了这么久,当了这几百年的神官,现在就算他没得当了,活不了了,那也是他也赚了,还是我赢了。我不比你痛快吗?哈哈哈哈哈哈……”
      青玄头皮一麻,他虽看不清贺玄的脸色,却能清晰看见他的双手攥得极紧,手腕青筋根根爆出,身周那凛然杀气也令他不寒而栗。“哥你别说了…你别说了!明兄你别当真,他疯了在说胡话!”
      贺玄却全然不理会他,一步一步缓缓向师无渡逼近。师青玄心中恐惧上升至顶点,用力向前扑去,抱住贺玄双腿:“明…贺公子,我求求你别杀我哥!我…你杀我也好,给我换命也罢,求你别杀我哥!”
      贺玄突然被师青玄抱住腿,本可以一脚将他踢开去,却终究没再有动作,修长的手指再次攥紧又放下,强行按压下心中爆起的杀意转过身去,俯视着脚边的师青玄。他眼中还因刚刚险些窒息而闪着水光,白皙的颈上被掐出一圈红痕,衣领散乱,露出精致的锁骨,嘴中不断哀求着:“求求你别杀我哥……”
      贺玄抓起师青玄的手腕硬生生将他提起,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风师大人真是宽宏大量,刚刚你哥还要杀你,你现在还能牺牲自己为他求情…”未说完,他眉头一皱:“你怎么了?”
      青玄面色苍白,额头和后背渗出细密的冷汗,双唇颤抖张开:“疼…放…放手…”贺玄立即松手,蹲下身,一手托住师青玄的腰防止他摔在地上,一手小心翼翼地抬起他的手臂查看起来。这简直不像是人的手,仿佛被活活剥去了一层皮,露出红色的血肉,双手侧面甚至隐约露出森森白骨。师青玄竟然把手从手铐里抽了出来!
      本来就血肉模糊的手被贺玄突然抓起,痛得师青玄几欲昏厥,精神恍惚,只得任由贺玄将他半抱在怀中,头无力地靠在他身上,嘴里还轻轻呻吟着,温热的气息不断吐在贺玄脖子上。
      恍惚间,贺玄拿出一瓶药撒在师青玄双手上,药粉刺激得师青玄浑身一抖,手下意识地往后一缩。“别动!”贺玄带着几分沙哑的嗓音从师青玄耳边响起,吓得他不敢再乱动,咬牙忍痛让贺玄把药上完。
      “刺啦”一声,贺玄撕下自己衣角的一片布料,给师青玄包扎伤口。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当贺玄把布系上时肉被牵动的剧痛再次使师青玄一抖,身体半蜷缩起来,腿在贺玄的腿上轻轻蹭过。“都说了别动!”贺玄声音透露出怒意,抬手在师青玄颈部侧面用力一砍,使他立即昏迷过去。


      收起回复
      5楼2017-11-19 16:57
        收起回复
        7楼2017-11-19 17:04
          没人吗


          收起回复
          8楼2017-11-19 17:05
            自顶


            收起回复
            10楼2017-11-19 17:16
              六点左右还有一更


              收起回复
              11楼2017-11-19 17:19
                2. 贺玄把放到师无渡脑门上,抓住他的头发。师青玄魂飞魄散:“明兄!明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是我的错,我哥都是为了我才把你害成这样,求你别杀他!”
                贺玄闻言扭头望着他,须臾,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停下手中的动作。见状,师青玄松了口气,眼泪终于滚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听贺玄冷酷地道:“你叫错人了。”
                说完,猛一抬手,生生将师无渡的脑袋从脖子上拧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
                青玄发疯般大叫着,眼前变得一片黑暗,只觉天旋地转。片刻,他倏地睁眼,双手撑床坐起,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全身已被冷汗浸湿。“哥…哥!我哥在哪!”他发疯般四处张望,周围却是一片漆黑
                “你做噩梦了?”一个冰冷声音从房间角落传来,带着一个人起身的声音和沉闷的脚步声——有人朝他走了过来。
                明兄?你看见我哥了吗…”师青玄下意识地问出口。这声音他熟悉无比,自然是地师明仪。话还没说完,双手传来的微微疼痛却提醒了他,使他猛然惊觉,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地师明仪,而是因他和他哥而家破人亡的贺玄
                地牢中的一幕幕重新浮现在师青玄眼前,他感受到黑暗中贺玄的靠近,心中升腾起些许恐惧。他自然懂得贺玄心中的仇恨只能用鲜血来冲洗,可师青玄现在还活着,那他哥……
                青玄的气息都变得冰凉,再联想起自己刚才那个可怕的噩梦,全身仿佛掉入冰窟。万一,那不是梦……师青玄不敢再想下去,蜷缩起身体,再度打量起四周。由于渐渐习惯了室内的漆黑,师青玄也大概能分辨出屋内陈设的轮廓。这是…贺玄的寝室?
                突然,视线被一个高大的人影挡住,原来是贺玄已经走到床前。他抬起手,一团散发着刺目白光的法力从他手中钻出,然后突然炸开。师青玄只觉自己快要被晃瞎,抬手遮住双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再度把眼睁开。
                贺玄负手站在青玄面前,那双深邃得看不出情绪的眼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仿佛要活活把他看穿,看得师青玄心里发毛。师青玄分辨不出贺玄心情的好坏,只得小心翼翼地问:“贺,贺公子,你把我哥…怎么样了?”
                贺玄却完全不理会他,俯身坐到床边。床极为宽大,所以缩到床角的师青玄距他还有不小的距离。贺玄眉头一皱,道:“过来。”师青玄看着他向自己伸来的手,微微一怔,完全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还要我再说一遍?”师青玄听出贺玄语气中暗含丝丝不悦,连忙向前蹭了蹭,乖乖地把手递给他。
                贺玄小心避开了师青玄缠着黑布的手背,一手抓住师青玄五指,一手轻轻解开那带着银色云纹的黑布条。许是因为师青玄刚从噩梦中惊醒,手指冰凉,倒是比贺玄还像鬼。随着黑布被一层层打开,那与白皙五指差距极大的手背暴露在空气中。尽管依旧如一团粉色肉球一样看不见一块完好的皮,却比昨天那血肉模糊的样子强了太多,之前露出白骨的地方也长出了粉色的肉,想必贺玄给他用的药也是疗效极佳的。
                青玄小心地打量着正低头给他换药的贺玄。他一向自诩会察言观色,此时却看不懂贺玄在想些什么。他应该是恨自己的吧,那为什么还对自己这么好?若是换成他知道真相之前,他也许会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可是现在却觉得不安。
                正胡思乱想间,贺玄已经重新把他双手上的黑布系好,松开了他的手。师青玄回过神来,心中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问道:“贺公子,我哥现在怎么样了?”贺玄沉默片刻,嘴中吐出两个字,顿时让师青玄全身血液倒流,气血直冲头顶。
                “杀了。”


                收起回复
                15楼2017-11-19 17:56
                  自顶


                  回复
                  16楼2017-11-19 19:09
                    楼主回来了!


                    回复
                    39楼2017-11-26 17:17
                      来更新了!


                      回复
                      40楼2017-11-26 17:17
                        给你们发备忘录截图吧,复制粘贴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每段前面的两个空格。


                        收起回复
                        41楼2017-11-26 17:18
                          emmmm…不清楚啊……算了复制也给你们,自己选择一下哪个看着舒服一点看哪个吧


                          收起回复
                          42楼2017-11-26 17:20
                            3 . 师青玄脑中一片空白,全身剧烈颤抖起来。他像是没听懂贺玄说的话,空洞无神的双眼望着他,嘴中喃喃道:“你……你说什么?”说是询问,到不如说是在逃避。而贺玄的神情却是几近残酷的冷漠,语气平淡地道:“我杀了你哥。”
                            简单几个字,却轻易掐灭了师青玄最后的一丝希望和幻想,将他拉回血淋淋的现实。他哥……死了?师青玄眼眶通红,泪水大颗大颗滑落。他疯了般扯起贺玄的衣领,声音沙哑地吼道:“为什么!你明明答应过我不杀我哥!”
                            贺玄任由他扯着衣领,不愠不怒,轻笑着反问:“我答应过?”
                            师青玄愣住了。是啊,他居然忘了,面前这个人不再是他的明兄,对自己也再也不会是有求必应的了。撕心裂肺的痛抽走了师青玄全部的力气,他跌坐回床上,任由泪水滑落。
                            “贺玄……求你把我也杀了吧……”师无渡死了,明兄也再也回不来了,师青玄不知道自己独自一人存活于世还有什么意义。
                            “杀你?”贺玄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可笑的事情,“你以为你们欠我的,仅仅用两条命就能还得清?就算我肯杀你,我那疾病缠身受尽病痛折磨而死的娘,受尽凌辱悬梁自尽的妹妹和被活活打死的未婚妻,又肯不肯让你死得这么容易?”
                            每一个字都像刀子般割在师青玄心上。失去至亲至爱之人的痛苦,经历一次便足以让人崩溃绝望。他完全无法想象一次又一次经历这种打击的贺玄是如何与命运相争走到如今。因为如果换作他来经历这一切,早就会屈服于命运,满怀绝望地死去。
                            “对不起……”
                            “嗯?”突然听到一句没头没尾的道歉,贺玄愣了愣,却听师青玄接着说道:“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用,自己没本事飞升,即使被我哥点将到中天庭还是惧怕白话真仙到了极点。不然我哥也不至于想方设法给我换命,更不会走到如今这步田地。你家破人亡也都是我害的……我才是最该死的那个为什么偏偏让我活了下来!”
                            他的情绪陡然激动起来,用不知从哪里提起来的力气把头狠狠向墙上撞去。“咚”一声闷响,师青玄头昏昏沉沉,眼前世界模糊不清,只能隐约看见一团黑色飞快扑了过来,把他揽入怀中。有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脸滑过,师青玄闻着这腥甜的气味,只觉眼皮越来越沉。他把头埋入那团黑色里,缓缓合上双眼。


                            收起回复
                            43楼2017-11-26 17:20
                              @琉璃月下幽兰泌 @蝶洛冬晴 @bin凉心倾忆 @仓兮小丁 @喃歌笙渡 @理解路上是不是@想做女神多了精 @子蠍姬 @天水岚风中@墨水沉舟


                              收起回复
                              44楼2017-11-26 17:30
                                抱歉啊名字带我打不出来的符号的你们就自己关注一下吧,实在@不了。


                                回复
                                46楼2017-11-26 17:32
                                  @理解路上是 @想做女神多了精 @子蠍姬 @天水岚风中 @墨水沉舟


                                  回复
                                  50楼2017-11-26 18:52
                                    抱歉这周没有第二更……又要考试了我得背小科去了,我们学校很奇葩一学期四次考试……
                                    下周周五考完应该有一下午没事,给你们码字补回来。要是考好了进了年级前十发表成绩的当周加更。比前十高一名就多一更。


                                    收起回复
                                    51楼2017-11-26 19:25
                                      对了对了醉酒梗到底谁醉好啊!大纲卡在这了!


                                      收起回复
                                      52楼2017-11-27 17:41
                                        你们以为楼主不更新了吗?!怎么可能!马上码完马上更新!


                                        收起回复
                                        71楼2017-12-03 22:23
                                          这章撒糖!


                                          回复
                                          72楼2017-12-03 22:29
                                            4.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师青玄被细微清脆的瓷器相击声吵醒。干涩的喉咙,略微昏沉的脑袋都告诉了他,他还没死。
                                            “起来。”
                                            贺玄沙哑疲惫的声音传入师青玄耳中。师青玄却置若罔闻,双目紧闭不愿睁开。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也不愿去面对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如今的杀兄仇人。
                                            “知道你醒了,睁眼。”贺玄又用勺子轻轻搅了几下里面棕褐色的药,白色热气和淡淡的苦涩气味顿时弥漫开来,钻入师青玄的鼻子。见师青玄依旧一动不动,他威胁道:“要想你哥有个全尸就给我起来。”
                                            听得这话,师青玄神经瞬间绷紧,双手猛地撑床坐起,睁开双眼怒视贺玄:“我哥都死了,你还不肯放过他?!”然而如此迅速地起身,本就昏沉的头被狠狠晃了一下,更加生疼起来。他抬手想揉,却不慎碰到他自己撞出的伤口,痛得脸色更加苍白。
                                            贺玄被他吼了一通,竟然也没生气,而是舀起一勺药送到师青玄唇边:“喝药,不然头会更疼。”白瓷勺子轻轻抵在师青玄唇边,只要他一张嘴药便会送入师青玄口中。师青玄毫不理睬,把头扭向一边道:“我越痛苦你不是会越开心吗?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扫你的兴?”
                                            贺玄还是像没听见一样,又把勺子向前递了递。他这无缘故的温柔更让师青玄觉得恐慌烦躁,用力挥开勺子。可勺子却因为师青玄用力过猛而脱出贺玄的手,一勺药全部洒在贺玄身上。见贺玄脸色终于阴沉下来,师青玄心中反倒没那么害怕了。贺玄气急了,大概也就能杀了他吧。死,对现在的师青玄来说,是解脱。
                                            贺玄却看穿了师青玄的心思:“想激怒我杀了你,送你去和你哥团聚?你倒想得美。师青玄,别忘了,你现在的命,是我的。”说着,他把药碗举到自己唇边,竟把药往自己口中灌去。
                                            师青玄正因他那句“你现在的命,是我的”而呆住,完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突然头就被一只大手用力向前按去,直撞在贺玄脸上。冰凉的薄唇覆盖住师青玄干涩的唇瓣,带来微微的酥麻,毫无防备的牙关被贺玄轻易用舌头撬开,苦涩的药味顿时溢满师青玄的口腔。
                                            “唔!”师青玄瞬间回过神来,手用力地推着贺玄胸膛,却被他的大手牢牢禁锢住,头无法移动丝毫。两张脸紧紧贴在一起,唇齿纠缠间师青玄也渐渐没了力气,只能任由贺玄压住自己的舌头,慢慢地把药灌入自己口中。贺玄用的力气极大,师青玄嘴唇已渐渐麻木,眼角泛起泪光。贺玄***这么苦的药加点糖会死吗!
                                            终于,贺玄松开了手,舌慢慢从师青玄嘴中抽出。还不待师青玄有所反应贺玄便一手捏住他的鼻子,一手抬起他的下巴强迫他把药全部咽下去。“咳咳咳…”师青玄被呛到了,转过头避开贺玄的目光猛咳起来。
                                            贺玄手轻拍他的后背,另一只手把药碗举起来递到师青玄面前,笑道:“还有大半碗,你自己选择是乖乖自己喝了还是我再像这样喂给你。”


                                            收起回复
                                            73楼2017-12-03 22:54
                                              @琉璃月下幽兰泌 @蝶洛冬晴 @bin凉心倾忆 @仓兮小丁 @喃歌笙渡 @理解路上是不是 @想做女神多了精 @子蠍姬 @天水岚风中 @墨水沉舟 @绯缕微墨 @克拉拉 @御清酒


                                              回复
                                              74楼2017-12-03 22:57
                                                @理解路上是 @想做女神多了精 @子蠍姬 @天水岚风中 @墨水沉舟 @绯缕微墨 @克拉拉 @御清酒


                                                收起回复
                                                75楼2017-12-03 22:57
                                                  照例图片也给你们吧,这格式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发现自己写吵架特纠结写一句改两句,写个假车根本停不下来。


                                                  收起回复
                                                  76楼2017-12-03 23:03
                                                    问题来了啊,俩人在一起后风湿娘娘该怎么称呼黑水!叫明兄绝对不可以,叫贺玄感觉太生分,阿玄也不行啊他自己名字里也有这个……没有字或号的麻烦来了……


                                                    收起回复
                                                    86楼2017-12-07 12:21
                                                      失踪人口出来更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7楼2017-12-18 11:40
                                                        5.
                                                        师青玄咳得眼泪都出来了,脸却如被火烧般滚烫。他轻轻抿了抿被吻得发麻的嘴唇,羞恼地接过贺玄递来的药碗。然而闻着那扑面而来的苦涩气息,师青玄只觉得舌根又涌起苦味,犹豫再三,喝了一口。
                                                        “……”师青玄面容扭曲地把碗又递还给贺玄。
                                                        “怎么,需要我喂?”贺玄心情似乎很愉悦,伸手接下碗,话语中也带上了挑逗的意味。见他又把碗递到唇边,师青玄脸上的火顿时烧到耳尖,因受伤而苍白的脸色也通红起来。他狠狠瞪了贺玄一眼:“谁,谁要你喂!这药太苦了,你去给我加点糖。”
                                                        其实这药并未苦到喝不下去,只是师青玄现在心跳得狂乱,下意识地想找个理由把贺玄支开罢了。见贺玄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盯着他的眼里有戏虐的笑意,师青玄又急中生智,把药碗放在一边,脱下他身上沾染了褐色血污的外袍递了出去:“顺,顺便你去帮我拿件衣服来,这件脏了。”
                                                        贺玄看着面前人的窘迫模样,脸上表情再也绷不住,微微上扬了嘴角。师青玄只觉心跳漏了一拍,不敢再去看他的神情。他手忙脚乱地把外袍塞到贺玄怀里,手抵着贺玄的背把他往床下推:“你快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8楼2017-12-18 11:40
                                                          楼主深夜诈尸更新


                                                          回复
                                                          109楼2017-12-19 23:08
                                                            诶诶诶被吞了?


                                                            回复
                                                            111楼2017-12-20 1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