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吧 关注:477,237贴子:4,485,809

【步步惊心】朝露(九玉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敬度娘,不敢不敬啊!希望这次度娘对我好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19 23:30
    首先,我是阿轻(轩云迟轻,軒雲遲輕🌴),不知道怎么惹到度娘了,封号删帖,我有什么办法只能开新号继续奋斗。
    这篇《朝露》目前仍在更新,故而发新帖,会接着上个帖子发,也即从第十五章开始。
    至于《步步惊心之禛曦此生》,阿轻真的有在抽空整理,一来课业确实不轻,二来名朋的事也是我在负责,就有点忙,所以进度可能有点慢,抱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19 23:34
      因为今天就是这一章不知道怎么不合规定,才导致频繁操作,最终封号,这次便都发图片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19 23:41
        阿轻回来了,那个号也会慢慢解封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19 23:50
          今天进来看结果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19 23:58
            想签到,想发言,哇的一声就哭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20 09:27
              今晚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20 21:31
                十六、
                果然被若曦说中,太子以若曦年纪已大,性格温顺知礼,品貌俱是出众为由向皇上要若曦做自己的侧妃。若曦心中自是不愿意,想着太子平日的行径,想着他看敏敏的样子,不自觉的感到恶心。在院子中吹了一晚上的凉风,发起了高热,玉檀衣不解带的伺候在侧,她看到这样的若曦,心中很是心疼。
                玉檀知道太子突然求皇上要若曦是因为苏完瓜尔佳王爷向皇上奏请为敏敏格格与佐鹰王子赐婚,敏敏格格还是找到了她的星星,玉檀不知道这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
                她端着药进了门,见十四阿哥来看望若曦到不用避讳,她将若曦扶了起来准备喂她喝药。若曦却摇了摇头说,“玉檀,这药不能喝。”
                玉檀看了一眼十四阿哥,见他微微点了一下头,玉檀会意。
                “好姐姐,不喝药可受不了啊。”
                “我不想嫁给太子,所以只能借生病拖着,你只要按时把药端来,然后倒掉就行了,千万别让人知道。”
                看着若曦生病以后憔悴的样子,玉檀心头一酸,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连姐姐这样的人也要这样,这是为什么……”
                “好妹妹别哭了,我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是把你当亲妹妹才跟你说的,你可要帮我啊。”
                若曦的病就这样拖着,玉檀也只好听她的把药偷偷倒掉,若曦夜里发热烧的糊涂时经常会哭起来,玉檀只好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着若曦哄她睡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20 22:03
                  已经是年底了,大街已经开始有热闹可以看,胤禟与十阿哥、十四阿哥换了便服到大街上闲逛。
                  “这京城就是热闹,别处可没有这景致。”十阿哥走在前头,看看这瞧瞧那。
                  “嗯,十哥你今日叫我们出来不是只为了逛街这么简单吧”十四阿哥看向胤禟,二人相视一笑。
                  “我是让你们帮忙挑挑有什么好玩意儿送给若曦的,她现在生病了在宫里多憋闷,给她送点新鲜玩意儿,让她高兴的。”十阿哥左顾右盼找着给若曦的礼物。
                  十四阿哥胤祯看到一家大茶楼门口放着几个灯笼很是别致,每个图案都不一样。“十哥,你看那灯笼可好啊,送给若曦她肯定喜欢。”
                  “那是茶楼的装饰,人家又不是卖灯笼的,咱们可没这个脸面去买人家的装饰吧?”胤禟撇了撇嘴。
                  “我看就不错,就给若曦买这个吧。”说着就走向那家大茶楼,胤祯跟了上去,胤禟极不情愿的走在最后。
                  “几位爷里面请。”门口小二将三人引上楼上临街的雅间。“三位爷想用点什么啊?”
                  “小二,你们门口的灯笼卖不卖啊。”十阿哥胤礻我还没等胤禟开口要点心就心心想着他的灯笼。
                  “对不起,这位爷,我们茶楼的灯笼是老板朋友借给我们挂在门口供大家鉴赏的,不出售。”小儿恭恭敬敬地解释道。
                  “既然灯笼是老板朋友的我们就不夺人所爱了。”十四阿哥胤祯看了一眼十阿哥胤礻我。
                  “就是,咱们就点些点心跟茶水,跟这看看这街上的景色。”胤禟也搭腔。
                  “把你们老板找来,我要跟他说。”
                  “这……”小二一时为难。
                  “怎么还让我自己去叫你们老板吗?胤礻我瞪着小二。
                  小二被瞪得心惊肉跳,退出了雅间。
                  “十哥,人家不卖就不要买了。”
                  “好不容易看上的,再说我又不是不给钱。”十阿哥的拧脾气犯了。
                  “九哥,你劝劝十哥。”
                  “随他去吧,除了八哥能劝得住他,咱俩哪次说话他听了?”胤禟一脸我来看戏的嘴脸。
                  老板推门进了房间,只见三位爷端坐在桌旁。靠门的爷脸圆圆的,眼珠转来转去,正往门口张望。坐在中间的爷年纪看着最轻,俊朗威猛,表情甚为无奈,靠着窗户的爷长得十分俊美,表情颇不以为然,正低着头看着手上的鸽血红的戒指。
                  老板阅人无数,知道这三位爷来头肯定不小,忙招呼了门口的小二上了茶楼里最好的茶。
                  “不知道几位爷有什么吩咐。”
                  “我要买你们门口挂的灯笼。”
                  老板为难:“这位爷,这灯笼原来是四个一组,是我一位友人的心爱之物,挂在门口是为了让大家赏玩的,并不出售。”
                  “你们小二已经说过了,我就问问你出多少钱才肯卖。”十阿哥胤礻我直了直腰。
                  “多少钱也是不卖的,请爷见谅。”老板作了个揖。
                  “爷,就是看上了,你今天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这……”老板考虑怎么说才能打消胤礻我的心思。
                  胤祯拉了拉胤礻我的衣角,小声说。“十哥,算了吧。”
                  “我今天就要买这灯笼,我倒要看看我堂堂敦郡王连个灯笼怎么都买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20 22:04
                    老板一听到敦郡王三个字,吓得跪倒在地,这个为首的要是敦郡王,这后面两位爷也必是皇子。磕头道,“不知道是三位王爷光临,小的该死。”
                    胤祯胤禟对视了一下,没办法已经亮明了身份,只好打圆场。胤禟笑着站了起来,“老板,你不用害怕。我们不过是恰巧路过,也不想声张,只不过我十弟偏偏喜欢上你们这的灯笼,若是老板肯割爱,我们一定感激不尽,也绝对不会少给银子。”
                    “就是,我不会少给银子。” 胤礻我点头称是。
                    “老板,我们知道这灯笼是你朋友的,也不为难你,你自去找他商量,这四个灯笼我们只卖一个,若是实在不肯我们也不会勉强。”胤祯语气很是和气。
                    “正好我友人也在酒楼之中,我去问问他在来回复几位爷。”老板战战兢兢的退出雅间。
                    “十哥,你也真是的,一个灯笼,人家不卖就不卖,你拿身份吓唬他做什么?”
                    “你对若曦这么上心,人家可对你没这么殷勤。”语气满是轻蔑,“我看你还是想着给你加十福晋买点礼物,省得回家又受气。”
                    “我看也对,给十嫂也买点好玩儿的,哄哄她。”
                    “你们……”
                    没等胤礻我反驳老板敲门进了雅间。“那就请爷在四个灯笼里挑一个心爱的,也不要爷的银子,爷喜欢就当我们送给爷了。”
                    “这怎么行。” 胤礻我不干,“你说多少银子我给你。”
                    “这……”老板想了一下,“这灯笼确实出自名家手笔,又是请能工巧匠专门设计制作的,那爷就赏我们个本钱,一百两银子吧。”
                    “一百两银子?你这是用金子做的灯笼吗,这么贵。” 胤礻我瞪大了眼睛,摸了摸自己的银子,出门只带了些散碎银子,本来也没想着买什么值钱的东西。
                    “九哥,能不能先借我点银子,我带的钱不够。”十阿哥胤礻我巴巴看着胤禟。
                    胤禟从怀里掏出银票递给老板。“老板这是二百俩银子的银票。”老板伸手接银票,胤禟一抬手腕,“今日的事儿不要对外人提起。”
                    “三位爷放心,我知道怎么做。”胤禟一笑将银票放到老板手心里,“三位慢用点心,有事儿吩咐小二。”说完退出了房间。
                    “多谢九哥。” 胤礻我朝胤禟作了个揖,“回去我就还九哥钱。”
                    “好了,一个灯笼不碍的,什么还不还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20 22:04
                      胤禟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热闹,突然就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
                      “十四弟,你看那个人是不是老十三?”
                      胤祯闻言上前一看,“果然是十三哥。”
                      “他旁边的女子是谁啊?”十阿哥胤礻我也好奇的凑到窗前。
                      “那是绿芜姑娘。”
                      “就是传说中十三的相好?那个雅妓?”胤禟哼了一声。
                      “听若曦说过,她对这绿芜姑娘品行很推崇,说她并不是一般的风尘女子。”
                      这时小二敲了门进屋。“这个是三位爷点的黄金酥饼,三位爷趁热吃,凉了就不脆了。”
                      十阿哥与十四阿哥都回到座位一尝这黄金酥饼的美味,只有胤禟还在窗口看着十三阿哥与绿芜。
                      十三给绿芜整理了一下头上的绢花,然后伸手去拉绿芜,但是绿芜却将手撤了回去许是不肯,十三也不跟她见外,不由分说拉住了绿芜的手就向前走去,绿芜倒着步子跟上十三,十三回头朝绿芜笑了笑,绿芜也娇羞一笑。这一切都在胤禟的眼前,他心中隐痛,她还不如这绿芜来的光明正大,她只能守在那座巨大坟墓里偷偷等待她终于能离开的那天,而那天什么时候才能来呢?胤禟攥紧了拳头,‘希望我们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在酒楼吃完了茶点,拿着灯笼。三个人又到街上闲逛。这时候街上有杂耍的表演,三个人驻足观看。
                      “这还挺有意思的。” 十阿哥胤礻我跟大家一起鼓掌叫好。十四阿哥胤祯只是背着手笑着看,胤禟盯着表演的人,轻轻转着手上的戒指,上次看着表演还是跟她一起吧,那个时候她还那么无忧无虑,穿着男装的样子也是娇俏可人。
                      “九哥,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十四阿哥拉了拉胤禟。
                      “没什么。咱们去别处转转。”
                      “前面有个胭脂铺,咱们去瞧瞧。”十阿哥拎着灯笼指着前面。
                      “十哥你没搞错吧,咱们三个大男人去胭脂铺?”
                      胤礻我嘟囔着:“上次九哥给我的法兰西香水我给了明玉,前两天让我给不小心打碎了,她很不高兴,我看看有什么别的送给她。”
                      胤禟一笑,“看看又何妨,十四弟你也是娶了好几个福晋的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十弟,我那个法兰西香水可是很难得的,你打碎了十福晋当然不高兴了。”
                      三个人进到店里就让人侧目,买东西的姑娘、小媳妇们哪见过如此气宇轩昂的爷,老板更是看到了财神爷,这男人给女人买东西向来是不吝惜银子的。
                      十阿哥胤礻我从来也不知道女人都用些什么,只要老板推荐的他都照单全收,胤祯跟胤禟一边乐得看胤礻我一个人忙活,胤禟随手拿起柜上的花露闻了闻,“老板,这花露可是茉莉的?”
                      “公子,真是识货,原本有个有钱人给他夫人定做了一套花露,这茉莉花露就是其中一瓶,他嫌这茉莉的味道太淡了所以就留下了。”
                      “给我包起来,我要了。”
                      一旁十四阿哥胤祯盯着胤禟愁眉紧锁。
                      十阿哥胤礻我今日的收获颇丰,大包小包的抱着,还拎着灯笼,胤禟只买了一瓶茉莉露,胤祯什么也没买。到分手的时候十阿哥对十四胤祯说,“这灯笼还是你帮我拿回你府里去。”
                      “我拿回去干吗?”胤祯不解。
                      “他准是怕十福晋将灯笼抢了去,才让你替他拿着。”胤禟乐着说。
                      “那好吧,等过几日若曦好了,咱们一起去给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20 22:05
                        惊奇般发现贴吧bug?!我居然还能签到,虽然麻烦了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20 22:16
                          一路低着头快步走到没人处,玉檀方才大哭了起来。胤禟没心思和太子对付,闲聊了几句就告退了,胤禟快步往玉檀处所走去,迎面险些撞上一个人。
                          “九爷您这风风火火的是要去哪啊?”
                          这个声音?胤禟打量来人,太子妃瓜尔佳.梅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胤禟冷笑一声,“太子妃别来无恙啊。”
                          “你以前是总是叫我梅儿姐姐。”略显得有些失落。
                          “太子妃,原先也不喊我九爷啊。”
                          “你……”
                          “太子就在殿中,太子妃快些找他去吧,我还有别的事儿。”胤禟将梅儿甩在身后,一路寻找玉檀去了。
                          ‘胤禟,你我何时变成这样了?’梅儿望着胤禟远去的身影发呆。
                          “玉檀?”她柔弱的身躯背对着胤禟微微颤抖,听见他的声音,玉檀抹了眼泪,站起身。
                          “九爷,吉祥。”低着头,欠了欠身子。
                          握住她的肩膀,“他有没有对你……”
                          “爷,奴婢没事儿。”
                          “没事儿?你看着我的眼睛。”
                          玉檀将头侧开,不敢看胤禟。胤禟勾起她的下巴,她的眼泪明明就在眼圈里打转,领子口的盘扣被扯松了。
                          胤禟用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我可曾告诉过你,要是疼,要是委屈就哭出来。”
                          “爷……”仿佛又看到当年从歹人那里救出来的玉檀,她趴在自己怀里放声大哭。那个时候自己有能力保护他,如今呢?在这深宫里,她成为自己的眼线为自己传递着消息,事事小心,步步艰辛,她做的这些完全是为了自己,自己能为她在做些什么呢?
                          玉檀哭累了,趴在胤禟的怀里抽噎着。“好了,在哭眼睛就要肿了。”拿出怀里的帕子给玉檀擦了擦眼泪。
                          玉檀拿过手帕离开胤禟的胸口,“对不起爷,奴婢……”说不下去了。
                          “我明白,不用说了。”胤禟挺起胸膛,“太子叫你所为何事?”
                          “他问我若曦是不是装病,我告诉他若曦的确是一直病着。”摊开手中的帕子,竟然是当年自己绣得那块。
                          “那就好,八哥让若曦拖些日子,你小心看着她就是了。”
                          “爷,这帕子是?”
                          “我正想对你说呢,这帕子用久了,边上都磨坏了,我想让你重新绣一个。”
                          “那奴婢就重新在绣一块。”
                          沉默了一会,胤禟掏出那日买的茉莉花露,“前几日别人送给我的,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想你也许喜欢,送给你了。”胤禟将小瓶放在玉檀的掌心。“早些回去吧,出来太久了,别让人疑心。”
                          “嗯。”玉檀将帕子递还给胤禟,拿着茉莉花露走了。胤禟心中的怒气还未消散,“太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22 23:44
                            半个月已经过去,若曦靠不吃药浇凉水一直拖着病。她满心焦虑,玉檀当完值就回来告诉了若曦一个好消息。若曦听罢心中明了,八阿哥的人已经开始对太子发难,自己也不用在装病躲懒了。但若曦本来的笑脸渐渐转暗,玉檀不知道她心中想什么。
                            “姐姐,既然事情解决了,你可以开始吃药了吧?”
                            又过了多半个月,若曦渐渐好了起来,十阿哥拿了灯笼与十四阿哥还有胤禟一同到宫里看若曦。若曦确实爱灯笼的精巧,但听了得来灯笼的经历硬要十阿哥还回去。
                            “拿都拿来了,还怎么还回去。你就收着吧。”十阿哥看了看十四阿哥,都是十四阿哥将如何买来灯笼的经过告诉的若曦,害得若曦非要他把灯笼还回去。
                            胤禟对着满盘黑白的棋子,淡淡的接腔:“不过一个灯笼而已,拿来又何妨,又不是没给钱!何必这么矫情。”
                            若曦当作没听见,硬是逼得十阿哥答应将灯笼还回去才作罢。几个人正在说笑,十三阿哥迈着大步怒气冲冲的走来,挥拳就要打胤禟。胤禟连忙躲开,十四阿哥拉住十三阿哥:“十三哥,宫里可不是打架的地方啊。”
                            胤禟冷笑道:“十四弟,你放开他,我倒要看看他今天能把我怎么样!”胤禟本来这肚子火也没处发,整好跟十三打一架,消消火。
                            “你这**。”十三阿哥更气。
                            “你放马来啊!”胤禟不屑的一笑。
                            若曦连忙叫十阿哥把胤禟拉走,十阿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胤禟拖出宫去。
                            夜里几个人凑在一起,十四阿哥责备胤禟:“九哥,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你也不能拿绿芜出气啊?她是无辜的。”
                            “九弟,你做的确实不对,你要以大局为重,以后不许在胡闹了。”八阿哥胤禩也劝道。
                            胤禟一语不发听他们把话说完,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不会再找绿芜的麻烦。”
                            绿芜有十三护着,若曦有你们护着,玉檀呢?现在我是不是也能护她周全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22 23: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1-25 06:51
                                十八、
                                皇上着了三王爷调查步军统领托合齐父子在多罗安郡王马尔浑王爷治丧期间宴请朝中大臣和贪污不法银款的事,查出牵涉了朝臣二十人之多,已经移交刑部近一步的调查。这招棋走的蓄谋已久,沉重的打击了太子的士气,原本在复立太子之后皇上一直忌惮太子仗着多年来积攒的人脉逼迫自己退位,如今太子在皇上心中的形象更是一落千丈,各中曲直八爷党的作用不言而喻。案子一直查办了近一年,已经是康熙五十一年夏,这期间皇上与大臣们的谈话内容,玉檀都小心记录传递到胤禟的手中。
                                这一年来,若曦却是一直愁眉紧锁,瘦了一圈,开始是因为太子的事儿,接着八阿哥的额娘良妃娘殁了,八阿哥伤心过度一直抱恙在府中休息,玉檀眼见着若曦垂泪,知道她难过。谁知过了几日十四阿哥来玉檀的房里问她可知道若曦的心思。
                                十四阿哥拿着若曦一直戴在手上的镯子说若曦让他帮着还给八阿哥。
                                玉檀寻思了一会儿,近些日子玉檀每每被支开,回来时偶见了几回有人从小院离开,看那个人的背影好似四阿哥胤禛,若曦这几日写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是四阿哥钟爱的诗人王维的诗句,不知道是否也与四阿哥有关,难道若曦与四阿哥确实是有情吗?
                                “玉檀,你可是想到了什么?”十四阿哥见到玉檀低头不语,像在回忆。
                                玉檀一笑,“奴婢也不知道姐姐的心思,想她是死了心了吧。太子爷闹的那出您也瞧见了,现下皇上已经不可能将姐姐指给太子爷了,但皇上将她指给谁,谁也说不好。姐姐现在是认命了,只等皇上发话了吧。”
                                “这个坏人又让我当,她对八哥的心思……”十四阿哥盯着手中的镯子,“若曦心中到底中意的是谁,这归宿的事儿也不知道能否随了她的心愿。”
                                “十四爷,这个光景任谁也不会去求皇上要了姐姐,这道理爷你也知道,姐姐暂时安全,等这些事儿都过去了,将来在随了姐姐的心意岂不是更好?”
                                “只要不是四哥就好。”十四阿哥冷不丁冒出了这么一句,玉檀的心漏跳了好几拍,却装作平静。
                                “十四爷,您只管先收好了镯子,等一切过去,明了了姐姐的心思,这镯子是还给八爷,还是留给姐姐也自会有分晓。”
                                “我也是这么想的,瞧准了时候在决定镯子的去处吧。”
                                “既然爷心中早就有了主意,就恕奴婢多嘴了吧。”玉檀欠了欠身子。
                                “我原想着你是个姑娘,又与若曦同住,这女儿家的心事比我懂得多,还镯子是一时气急还是真心的我也不明白。”
                                “我与姐姐虽然同住,却从不敢多问,姐姐是个聪明人,怕她看出有异。”
                                十四阿哥看着玉檀平静的样子,叹了口气。“也难为你了。”玉檀听完只是摇了摇头。
                                十四阿哥盯着她若有所思,玉檀确实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她性子虽然沉稳,可她在宫中左右逢源的难处也可想而知,若不是这个身份,人生也会不同吧。十四阿哥一瞥正见玉檀的梳妆台上放着胤禟那日与他一道逛街买的茉莉花露,“我与九哥一会儿在小花园约好了下棋乘凉,你送些茶点过来,就算我要的福利。”
                                “好,奴婢一会儿就送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1-26 21:21
                                  玉檀到的时候,十四阿哥与胤禟已经进入焦灼状态,胤禟把玩着手中的棋子笑嘻嘻的盯着十四阿哥,十四阿哥手里拿着黑子举棋不定。玉檀放下手里的冰镇水果跟酸梅汤,凑过来看了一会儿。
                                  “十四爷,你不要在跟左下角这里九爷的白子儿纠缠了,您多瞧瞧中间的那一片,马上可就要被九爷围死了。”
                                  十四爷抬头见说话的玉檀,又低了头仔细看了看棋盘,下了一子。
                                  “玉檀,你可知道下棋不语真君子啊。”胤禟笑着看着玉檀。
                                  “奴婢可不是君子,只是个小女子。”偶尔才露出的俏皮。
                                  “九哥,你这左下角可是佯攻,实际上要把中间的都给我围死,真有你的啊,还得谢谢玉檀。”十四阿哥瞅着玉檀,她会弹琴会下棋,字也写得有些功力,不像是一般宫女所为,他又转头看向胤禟,胤禟正惬意的喝着酸梅汤,根本就没注意自己的目光。
                                  这日皇上召集了所有的皇子到乾清宫议事,十阿哥遮着自己半张脸没好气的走进来正撞上若曦,抬腿就是一脚,他因为跟十福晋怄气嚷嚷的要休妻,这期间八阿哥发掘若曦没有戴镯子,这镯子的事情东窗事发若曦给十四阿哥使了眼色,他知道这镯子是不还也得还了,他琢磨着拉着胤禟一同去,也好有个打圆场的。
                                  出了宫,十四阿哥直奔了九贝子府,招呼他的是岳恒。
                                  “九爷,还未回府,要是十四爷有什么急事就在府里等会吧。”
                                  “他与我前后脚出的宫,怎么还会比我晚到,这会子他能去哪?”
                                  “如果是已经出宫了,那可能是去了别院吧?”岳恒张罗府里的丫鬟给十四阿哥上茶。
                                  “九哥,还有别院吗?”十四阿哥皱了着眉头心里满是疑问,“难道九哥金屋藏娇了不成?”
                                  “别院里是空的,只是有些平时打扫的老妈子,还有小丫头。”
                                  “那就奇了,九哥跑去个空屋子干嘛,你知道别院在哪?”
                                  岳恒想了一下,许是十四阿哥有什么急事要跟自己爷说:“那奴才带着您过去。”
                                  别院里冷冷清清,十四阿哥由岳恒引着到了朝露堂。胤禟正在侍弄几盆茉莉。
                                  “你下去吧。”岳恒退下了,十四阿哥迈着大步子走到胤禟跟前。
                                  “九哥,你喜欢茉莉也就罢了,怎么倒自己跑到这躲闲种起花来?”
                                  胤禟见是十四阿哥也没见外,一边给茉莉浇着水,一边说道:“只是种几盆花,你要喜欢我也送你几盆?”
                                  “九哥,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今天不问不快了。”十四阿哥背着手。
                                  胤禟见他表情严肃,便擦了擦手站了起来。“咱们屋里说吧。”
                                  十四阿哥跟着胤禟进了朝露堂,“九哥,玉檀会抚琴,会下棋,字又写的不错,这是个一般宫女会的吗?”
                                  胤禟端起茶杯没有回答。十四阿哥继续说:“九哥,你喜欢的茉莉,还在这里种茉莉,送玉檀的茉莉花露,她没进宫前与你是什么光景?你以为我闻不到玉檀身上淡淡的茉莉花香吗?”他一时间将自己想问的一股儿脑倒了出来,终于松了口气。
                                  “她没进宫前就住在这里。”胤禟淡淡的说道。“她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个小丫头,在这里她学会琴棋书画,在这里她成为了我的棋子。”
                                  “九哥,你让她学琴棋书画,可是……”十四问不下去了。
                                  “对。”胤禟站起身,“她是我原本要送进宫选秀女的,她是我要送进宫伺候皇阿玛的女子。”
                                  “你还是不忍将她献给皇阿玛对吗?”十四其实早就猜到。
                                  “我不忍?”胤禟瞪红了眼睛,“我亲手把她送进那个紫禁城,她一个弱女子在哪里受尽了委屈,我只能在这里……”胤禟跌坐回椅子,“在这里回忆她的好。”
                                  “九哥,若是你当初不把她送进宫……”十四阿哥叹了口气。
                                  “我只知道她会是我最好用的棋子,她不会背叛我。”胤禟双手用力攥紧,“这条路我有的选吗?”
                                  “九哥,等咱们帮助八哥当上皇太子,一切就会好起来了,将来你可以将玉檀接出来当你的侧福晋。”
                                  “我已经许了她将来到塞外放羊牧马。”胤禟眼睛红红的。
                                  “九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现在什么都要以大局为重。”十四阿哥拍了拍胤禟的肩膀。“将来的事儿,将来再说吧,当下太子那边的事儿才是要紧事,你可千万别意气用事。”
                                  “无论你们谁当了皇帝,我只求我们一世长安。”胤禟握着自己的手,轻轻的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26 21:22
                                    十九、
                                    十四阿哥从没见过胤禟这副表情,他在人前显露的都是一副舍我其谁的傲气,就是当年梅儿姐姐大婚的时候也只是低着头一个劲的喝闷酒,某个雨夜胤禟也曾伏在八阿哥身上放声大哭,但是第二天就好似没事儿了一般,又跟兄弟们谈笑风生,伤口只有自己一个人时慢慢舔舐,从没见他如此的纠结、心疼一个人。
                                    “玉檀,你与九哥相遇,不知道是福还是劫,这是老天冥冥之中的安排吧。”十四背着手踱步到窗前,看着院内郁郁葱葱的树木长叹。
                                    二人都陷入了沉默。过了不知道多久,胤禟恢复了常态。“十四弟,你到别院找我是何事啊?”
                                    十四阿哥突然醒悟,“我找你陪我去趟八哥府里,若曦让我把镯子还给八哥,我一个人去怕……”
                                    “呵呵,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胤禟冷笑道。
                                    “九哥。”十四阿哥皱着眉头,“你怎么能这么说若曦。”
                                    “我有说错吗?”胤禟斜着眼瞥着十四阿哥,“她从八哥府里进的宫,她不帮忙也就算了,如今可是攀上高枝儿了。眼瞧着是因为八哥不得势了……”胤禟自知说错了话,住了口。
                                    十四阿哥听罢也若有所思的看着胤禟,“上次拥立八哥当太子的时候,八哥在皇阿玛那里留下的印象并不好,如今咱们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若败了什么一世长安,什么塞外之约不过是一厢情愿,也许连她的性命都……胤禟一拳重重砸到桌子上。
                                    胤禟随十四阿哥一同到了八贝勒府,十四阿哥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便将镯子递还给八阿哥,八阿哥接过镯子毫无预兆的拿起桌上的砚台就将镯子砸了个粉碎。
                                    “八哥——”十四阿哥措手不及,吓得声音都变了。“你这是何苦啊?”
                                    胤禟倒是很平静的在桌前喝了一口茶,抬眼瞧向八阿哥。
                                    八阿哥笑着说,“她终究是跟了老四。”
                                    十四阿哥听到这句,脸都变了颜色。
                                    “八哥,你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明白。”胤禟起身慢慢走到十四身边。“不是吗?”
                                    “如今,太子已经不是威胁,咱们应该顾忌的是老四。”八阿哥放下手中的毛笔,“老四才是最大的威胁。”
                                    胤禟与十四阿哥对视了一眼,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答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1-26 21:23
                                      今年的中秋家宴略有些沉闷,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蓄势待发,谁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太子越来越耐不住性子,动辄打骂宫人,皇上也越看他越不顺眼,眼神总是冷冷在不似原先的慈爱,这次家宴太子竟然还迟到,皇上本来就上了年纪又被太子一气,看着大家闹了一会儿就回去休息了,皇上一走剩下皇子还有他们的亲眷大家稍微随意了一些。一个不留神十四阿哥一抬头,若曦、九哥、十三阿哥都不见了踪影,十四阿哥起身寻找他们,寻着桂花香,十四阿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见一个宫女打扮的姑娘正对着月亮还有桂树磕头。
                                      “若曦?”
                                      宫女连忙起身,朝着十四爷跪下。借着月光十四阿哥才看清楚,这个宫女是玉檀并不是若曦。“十四爷,吉祥。”
                                      “起来吧,原来是玉檀啊,我还想着是若曦呢,你见着若曦了吗?”十四阿哥笑着问。
                                      “刚才宴会上姐姐就拎着食盒走开了,我想肯定是找个安静的地方赏月去了吧。”
                                      “你在这是干什么呢?”十四阿哥好奇。
                                      “今日是中秋,奴婢思念家人,就对着月亮磕头,希望保佑家里的额娘还有弟、妹能平安。”
                                      “你这样虔诚祷告,你的家人一定会健康长寿的。”
                                      “多谢十四爷。”玉檀欠了欠身子,“十四爷是来找姐姐的吗?”
                                      “我看九哥、十三哥、还有若曦都不在宴会上,看着也没什么意思就是随意溜达溜达,顺便看看能不能找见他们。”
                                      “我也没见着九爷,十三爷他们,刚才只有太子妃从这边过去了。”
                                      “太子妃不跟太子在一块呢吗,跑到这来干嘛?”
                                      “奴婢也不知道。”玉檀顿了顿,“十四爷,太子妃就是您说的梅儿姐姐吗?”玉檀声音很小,但是十四阿哥还是听到了。
                                      “你既然问了我就告诉你吧,太子妃就是梅儿姐姐。她原先是我同胞姐姐和硕温宪公主的伴读,也是玩伴。我自小就跟九哥还有八哥十哥关系要好,我姐姐温宪公主与九哥同岁,梅儿姐姐比九哥长两岁,我比他们小了五岁。梅儿姐姐知书达理,性格温和。那个时候八哥少年老成,十哥为人大大咧咧的,我年纪又小,梅儿姐姐与九哥年纪相仿,性子也相投自然是他们一起比较和得来,我们一起长大,一起念书,一起玩耍,九哥与梅儿姐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也以为他们最后能走到一起,可是突然一道旨意她就成了太子妃,九哥消沉了好久,之后就转了性子,人也变得凌冽了起来。他们两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我作为局外人知道的就这样。”
                                      玉檀若有所思,默默的说:“也许太子妃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吧?”
                                      “苦衷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九哥没说起过,梅儿姐姐也没有提起,虽然梅儿姐姐现在已经是太子妃了见到我时还是很识礼数,只是觉得好像疏远了似的。”
                                      “他那个时候失去了深爱的人一定很痛苦吧?”
                                      十四阿哥见玉檀眼神中满是心疼,一时见竟不知道接什么话了。
                                      “十四弟,你跑到这里躲懒来了?”胤禟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奴婢,给九爷请安。”
                                      “起来吧。”
                                      “九哥,我得去找十哥了。”十四识趣的离开了,这也许是他们难得见面的机会。
                                      胤禟看向玉檀,见她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正痴痴地望着自己出神。
                                      他抿嘴一笑,闻着她身上浅浅茉莉香,就想要逗弄她一番:“玉檀,爷可不是白看的,你看了这么多眼,爷可是要收银子的。”
                                      玉檀如梦方醒,用手轻轻拭了一下眼角,这小动作没有逃过胤禟的眼睛。“玉檀,你怎么了?”语气甚为温柔。
                                      “没有,只是中秋佳节,奴婢想念家人罢了。”
                                      胤禟从怀里拿出书信,“这个是你弟弟给你写的信,还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翠儿给岳恒生了个大胖小子。”
                                      “真的吗?”玉檀破涕为笑。
                                      “可把岳恒高兴坏了。”
                                      “那可真是恭喜他们了,奴婢也没有什么礼物送给他们的,到时候亲手给他们的孩子做一双虎头鞋。”
                                      看着玉檀眼角还挂着泪就开心的笑着,胤禟心中难免酸涩,但没有表现出来,“你想着送他们的礼物,答应我的帕子呢?”胤禟朝着玉檀伸出手。
                                      玉檀从怀里掏出了一方帕子小心地递给胤禟,“已经给爷绣好了,这次给爷绣得是梅花。”
                                      胤禟接过帕子略一皱眉:“梅花?我何曾说要绣梅花了?”
                                      “十四爷说您喜欢梅花,原先奴婢不知道,还曾经在帕子上绣了茉莉。”玉檀轻声说。
                                      “今日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喜欢的就是茉莉,我要你重新绣一块茉莉的帕子。”胤禟有些着急。
                                      “奴婢……”
                                      “九爷,何时喜欢茉莉了?”一个棉柔的女声。
                                      “太子妃,吉祥。”玉檀低下头行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1-26 21:24
                                        “呦,是太子妃,这是哪阵风将您刮来了?”胤禟将帕子塞进怀中,“这中秋佳节真是新鲜事儿特别多啊,太子爷误了家宴,您却倒这里赏月来了。”语气里满是讥讽。
                                        梅儿保持着笑容,“九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玉檀欠着身子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胤禟:“奴婢,先行告退了。”
                                        “太子妃,有什么话直说。”胤禟站得离梅儿远远的,侧身对着她,声音冷冷的。
                                        “胤禟,你我为何落到今天这田地。”
                                        胤禟瞥了梅儿一眼,立刻又收回眼神,连多看一眼也觉得多余:“这就要问问太子妃自己了。”
                                        “胤礽,被皇阿玛唾弃,如今地位摇摇欲坠是不是都拜你们所赐?”梅儿厉声问道。
                                        “太子爷,这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胤禟背着手,眼神看向前方。
                                        “就因为你恨我,所以就要毁了我的幸福吗?”梅儿越说越激动,声音忍不住颤抖,“就因为我嫁给胤礽,你就要把胤礽推下太子的宝座对吗?”
                                        胤禟冷笑一声,“太子妃说笑了,民间有句俗语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太子爷做不出来那些个勾当,还能让谁抓住把柄吗?您不回家劝劝太子爷,倒跑这里来质问我是何道理?”
                                        “胤禟,我看错你了。”梅儿愤愤的说道。
                                        “太子妃,我早就看错你了。”胤禟微微侧过脸,月光只照亮了他半张脸,那半张浸在阴影中,眼神炯炯发亮,平日那张俊美的脸此时有些狰狞,“从你告诉我你爱的是能坐拥天下的男人,我就发觉我看错你了。”
                                        “胤禟你……”
                                        “太子妃,如果没什么事儿,我还得去跟十弟他们好好喝一杯,好好庆祝一下。”胤禟轻笑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胤禟,你要毁了我的人生,我也不会让你得到幸福。”太子妃恨恨地说着,手中的帕子已经被她揉的不成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26 21:24
                                          我记得以前有个一样的小说也是吧里面的,但是被删了,是你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1-28 11:19
                                            这篇文是作者模仿《不辞冰雪为卿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2-02 19:38
                                              二十、
                                              事情来得突然,连玉檀都不曾想到还有这么一招。皇上查出揆叙、阿灵阿受四阿哥胤禛的指示通过各种渠道散布太子的恶劣行径,在京城和江南士民中制造倒太子的舆论,说太子储君之位不稳,随时可能再被废黜。
                                              实际上这是八阿哥做的局,先有人禀告皇上那些流言蜚语都是四阿哥授意。揆叙、阿灵阿又不承认散布谣言的事情是四阿哥所为,更加令皇上怀疑胤禛的作为,好让皇上治了四阿哥的罪。
                                              按照布置这次是针对四阿哥胤禛设的局,最后结果却将十三阿哥送进了养蜂夹道,十三阿哥一举承担了所有的罪责,代替四阿哥担下一切。
                                              玉檀的心中不安,她知道这已经是八阿哥公开对着自己的政敌发难,当初胤禟让自己注意四阿哥与十三阿哥不是没有道理的,她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么现在若曦如何呢?想到这玉檀起身跑出房间到了若曦的房门口,她抬了抬手,却没有落下,屋中隐忍的哭声让她的心拧成了一团,她咬紧了嘴唇,终于慢慢一步一步的退下台阶。
                                              “九哥,你说这件事怎么办?”十四阿哥拿着绿芜写给若曦的信,“绿芜请求去养蜂夹道侍奉十三阿哥,哪怕是做个粗使丫头。”
                                              “我倒小瞧了绿芜。”胤禟抿了一口茶,“没想到她倒有这份心思。”
                                              “如今她求到我的府上,我看到她着实是不忍心。”
                                              “呵呵,如今连跟老十三最好的老四都把事情撇的干干净净,咱们又何必要趟这滩浑水呢?”
                                              “话是这么说,可是……”
                                              “你若不忍心,就将这封信给若曦好了。”胤禟把杯子往桌子上轻轻一放,“咱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又想起她的样子,若是今日被送去养蜂夹道的人是自己,那么她一定也会这么做的,也只有她会为了自己那么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2-03 22:29
                                                玉檀慢慢说出了自己的身世,以及如何遇到胤禟的经过,只是没有告诉若曦她口中救了她全家的公子就是九阿哥胤禟。当玉檀说到儿时听闻诚孝可以感动菩萨,为了给父亲治病曾经从右臂上割肉煮药时,若曦震惊得都忘记了流泪,玉檀抚摸着自己的胳膊,在别院中祛除伤疤的痛要比当初割肉时疼上千倍万倍。
                                                若曦见玉檀说这个公子给了银子之后还将自己的大氅让玉檀穿上,玉檀虽然闪着泪光,可脸上满是暖意,她以为这个故事会有个美好的结局着急问道:“然后呢?”
                                                玉檀收了心神,抹掉脸上的泪水:“没有后来了,从那以后我再未见过这个公子,他给的银票数额很大,再加上额娘病好后,继续洗衣服,我们姐妹做针线活,也支撑到我入宫。”
                                                若曦遗憾的说:“居然只有一面之缘。”
                                                玉檀知道已经对若曦说了谎,所幸要将慌圆上,接着说道:“当年年纪小,根本不知道从何打听,后来入了宫,更是见不了外人。”不忍心继续再说谎话,玉檀话风一转,“姐姐,凡事值得不值得只有自个明白。像我,幼时女伴,如今已经儿女绕膝,她们只怕觉得我甚为可怜,可我自个不觉得。我只知道让额娘不用日日浸在冷水中洗衣服,不在为温饱忧心,病了请得起大夫,弟弟上得了学堂。”玉檀想起胤禟温柔的笑脸,“我当年的决定都是对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即使让我选择一次,我依然心甘情愿。”
                                                若曦眼中含泪,“值得不值得只有自个明白。从今后,也有你喝我做伴了。”
                                                玉檀心中苦涩,她不愿意和她在心中一直认定的姐姐这样说话,她更愿意若曦不要牵扯进来,得一处好归宿,这样自己还能安心一些。“姐姐,别说傻话,万岁爷肯定会给姐姐指一门好归宿的。”
                                                这夜若曦竟然又开始发高热,用了好些法子,仍旧不见温度褪下。
                                                “姐姐,你醒一醒,醒一醒。”玉檀摇晃着若曦,若曦毫无生气,好似这么一睡就不再醒来,玉檀的眼泪一刻也不能停止,如果若曦就这样去了,她不如也随着去了,就当一命抵一命吧。玉檀在心中许愿‘老天保佑,若是姐姐不能得到幸福,玉檀也一同陪着,甘愿和姐姐受一样的苦。’
                                                整夜玉檀一遍一遍唱着小时候额娘给自己唱的儿歌,一遍一遍叫着“姐姐”,直到第二日若曦终于退了烧醒了,玉檀嗓子哑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2-03 22:30
                                                  之前的十几章没看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12-04 17:53
                                                    有没有备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12-04 21: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12-07 21:48
                                                        二十二、
                                                        这样的胤禟玉檀有些害怕又有些心疼,这尊贵的皇子不是应该人人都羡慕的吗?
                                                        “玉檀,这么多年了,我们步步为营,已经没有退路了。”胤禟看向玉檀,“如今太子已经倒台了,可是还有很多的人在暗处巴望当这个皇位,只要是我们的对手登上宝座,我们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自古成王败寇,我们只有一条路。”他伸手抚上玉檀近在咫尺的面颊,玉檀轻轻附上胤禟的手,“等大事一成,我立刻让你离开皇宫,让你自由。”
                                                        泪水是温热的,流过玉檀的脸颊沾湿了胤禟的手,也淌进胤禟的心里。“玉檀,我……”玉檀抬手掩上胤禟的唇。
                                                        “爷,奴婢什么都不想再听,在这紫禁城里呆着,心中的牵绊越多越不安稳。是爷让奴婢做的,奴婢都会做好,即使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胤禟将玉檀拉进怀里用力抱紧,玉檀轻轻环着他的腰枕在他的肩膀上,她的身子那么消瘦,让人怜惜;她身上的茉莉花香,让人安神;可这一时的安宁,是否可以延续成一世的平安。
                                                        “九哥,昨夜你不在帐中是不是偷偷去见玉檀了?”十四阿哥问胤禟,还没等胤禟回答,他又接着说,“九哥,还是那句话以大局为重,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也不想玉檀在宫中暴露吧,如果被发现她的下场是什么,咱们都知道,你还是少见她一些吧,对你们两个都好。”胤禟盯着十四的脸,若有所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12-10 22:43
                                                          康熙五十四年,正月。
                                                          四阿哥胤禛仍旧在府中种地耕田,在外人看来他已经对一切看开,准备当个“闲王”度过余生,这种态度深得康熙的心意,康熙偶尔要到四阿哥的圆明园里体验一把农耕的乐趣。八阿哥迫于康熙的高压政策,也变得形势低调的多,但是自从康熙五十三年的“毙鹰事件”之后,八阿哥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康熙先是削了他的爵位如今又停了他的俸银与俸米,八阿哥已经无望在登上皇帝的宝座了。玉檀心中的滋味实在不知道如何形容,她急切的想要见胤禟,却又不能见他。
                                                          今日并不当值,玉檀正在屋中发愁,突然听到院子中的异响,出门看个究竟,看到若曦时玉檀一时说不出话,呆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忙给若曦烧水,备药。
                                                          若曦违抗了皇上将她指婚给十四阿哥的旨意,挨了二十下板子,又被贬去浣衣局,她寻思皇上大概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事儿,若曦只告诉玉檀皇上贬她去浣衣局。
                                                          “为什么?怎么可以这样?姐姐出身娇贵,连针线都少碰,怎么吃的了那苦?就是那份腌臜也受不了!”玉檀盯着若曦的脸。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若曦朝着玉檀嫣然一笑,玉檀看得出若曦心中那个人的影子,她想起当年若曦问的那句,‘究竟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姐姐其实你早也已经懂得不是吗?玉檀心头一酸,不禁潸然泪下。
                                                          虽然玉檀一直谨遵胤禟的吩咐在宫中做事都做得中规中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是若曦被贬去浣衣局之后,李公公吩咐玉檀顶了若曦的位子,玉檀虽然并不想顶这个缺,但是万一哪天皇上开恩若曦可以回来继续伺候皇上,她愿意先替若曦守着这个位置。
                                                          没有新人来,玉檀与若曦同住的院子只剩下玉檀自己,今天她起了大早推开若曦的房间,替她将房间打扫干净,闲暇的时候替她打扫房间,去浣衣局看看她陪她说说话,是玉檀唯一能为若曦做的事。那个人会懂她的吧,她苦苦熬着都是为了他吧?玉檀打扫干净房间,然后拿了若曦最喜欢的芙蓉糕,揣了一些散碎的银子去浣衣局看望若曦,今天若曦难得的休息一天。
                                                          握着若曦已经肿起来的手,短短几个月,若曦的手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尤其是关节处,又红又粗。玉檀强忍着泪水给她上药膏。
                                                          “我的好妹妹,你今日上好了,明天我又要开始洗衣服了,药膏不是都白费了吗?跟我说点开心的事儿吧,别每次来看我都哭丧个脸,这里也不错,起码心里踏实啊。”若曦笑嘻嘻的。
                                                          玉檀才不去理若曦的谬论,仔细给她的手都抹好了药膏,才从怀里拿出芙蓉糕。“姐姐,这里的宫女太监对你还好吗?可有欺负你啊?”
                                                          “有玉檀妹妹替我打点,他们怎么会欺负我呢?”若曦将手平摊开,轻轻吹着药膏,希望药膏快些吸收,“你把我的手给我涂成这样,叫我怎么吃芙蓉糕啊。”
                                                          若曦越是这样满不在乎,玉檀心里越难过,若曦心中的苦她虽然不尽然明白,但是她知道那不是一句两句说的清楚,她宁愿若曦哭出来,说出来,也不愿意她憋在心里,表面上却是张笑脸。
                                                          玉檀打开纸包,将芙蓉糕递到若曦的嘴边,“我喂姐姐吃。”
                                                          “那我就不客气了。”若曦将玉檀带来的芙蓉糕尽数吃光,玉檀见若曦竟然都吃了,知道在这若曦肯定是吃不饱饭的,起身给若曦倒了水,皱着眉头看着若曦喝了水把芙蓉糕慢慢咽下去。
                                                          “姐姐,我定要找张公公去理论,这里干的活儿如此不堪,还不让吃饱饭,你身体本就不好,这样怎么成?”说罢就要转身出去。
                                                          若曦拉住玉檀的手,“这里本就不比乾清宫,我是被万岁爷贬到这里的,本就不是那边的待遇了,妹妹还是不要去了,这跟张公公没有关系……”
                                                          “你这么说,就是说明确实吃不饱饭了。”玉檀眉头越皱越紧,眼泪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姐姐,是玉檀没有用,我知道我那些银子张公公根本就不会放到眼里。”玉檀知道那些阿哥会出面打点,但是不知道即使这样,若曦过得连饱饭都吃不上,那个人也不知道来过没有。
                                                          “妹妹,你别哭了。你把我手抹成这样也没法给你擦眼泪。咱们出去走走,晒晒太阳吧。”
                                                          玉檀抹干了眼泪,挽着若曦出了屋子,走出不远正遇上四阿哥胤禛,玉檀感觉到自己挽着的手臂轻微的颤抖了一下,请了安之后四阿哥示意玉檀退下,玉檀朝若曦看了看,“下次我再来看姐姐。”若曦朝玉檀笑着点点头,那笑容是实在的好看,像一朵鲜花在阳光下绽放,并不是强颜欢笑。‘姐姐,希望你的坚持是对的,希望四爷是你的良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12-10 22:43
                                                            别院中,胤禟坐在朝露堂的椅子上喝着茶。“爷,人带来了。”岳恒进来禀报。
                                                            “让她进来吧。”
                                                            玉檀的妹妹玉煐迈着碎步跟在岳恒的身后怯怯的走了进来,低着头跪下给胤禟磕头。“给爷请安。”
                                                            “起来吧。”玉煐起身,低着头不敢看胤禟,听声音只觉得冷冷的。“听说你要见我,有事求我是吗?”
                                                            “爷,下个月玉煐就要成亲了。”说着脸一红,“玉煐想见见姐姐,求爷成全。”说罢重新跪下给胤禟磕头。
                                                            “行了,你先起来,你姐姐在宫中,见一面谈何容易。”
                                                            “您若不答应,玉煐就不起来。”
                                                            “你不起来便不起来吧。”胤禟起身,准备走。
                                                            “我就说爷不会答应的,快起来吧。”岳恒上前欲将玉煐拉起来。
                                                            玉煐带着哭腔,抬头朝胤禟跪爬了几步抓住胤禟的袍子。“姐姐从小为了我们吃苦,现在进了宫,我跟哥哥在宫外得了姐姐的恩惠,都成家立业了,姐姐却还在宫中慢慢熬着,待到了出宫的年纪,也已经不能嫁人了,想到这些我心中不安,我想要见见姐姐,和她说说心里话。”
                                                            胤禟低下头,眼睛一花,玉煐与亲姐姐玉檀竟有六分相像,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雪天拦车的瘦丫头,祛疤时隐忍不做声的小姑娘,在自己怀中含羞写字的少女,还有立于草原上亭亭玉立的女子。微风一吹,窗畔的茉莉花轻轻摇摆,淡淡茉莉花香飘散在空气中,若有似无。
                                                            “岳恒,带她进宫吧,还是老样子,别让人看出来。”胤禟背着手走出了屋子。
                                                            玉煐朝着胤禟消失的方向用力的磕头,她刚才抬头才看清胤禟的面目,那是张俊美男子的脸,好看却阴郁,眼神中有怜惜,有心疼,还有说不清的其他,这张脸似曾相识。
                                                            “别跪着了,爷这是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让你进宫的。”岳恒上前将玉煐搀了起来。
                                                            玉檀得了张贤的消息,准时来到御膳房的后门。菜车还是按点进了城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12-10 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