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culticnine吧 关注:10,694贴子:57,095
  • 5回复贴,共1

【原创路线】逃避现实——超自然九人组(梨梨花线)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嗯,游戏现在基本上已经通关了。对于游戏抱有太大期待的,估计现在都……TV版深坑的END就是TRUE END几个意思?史上第一父控我闻又是几个意思?咳咳,为了平复这份深深地怨念,自己原创了西园梨梨花路线,就当作弥补本来期待游戏能填坑的遗憾部分吧。阅读顺序大概是放在游戏的TRUE END之后。1楼梨花姐姐镇楼,2楼放正文。


回复
1楼2017-11-20 06:39
    “啊啊,真是无聊的结局啊。虽然我画BL来着,可是,这样父控的结局完全接受不了哦。”


    西园梨梨花,轻轻地叹了口气,在对话框里填充上毫无意义的文字。


    并不喜欢BL,只是,在男子间的温情中,能够找寻到失去的碎片。


    她完全没有想到过,原来有一天,自己笔下的BL漫画,能够成为这个世界的预言之书。


    可是,那也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反复的生生死死,在世界的层次中穿梭,却都是一成不变的愚蠢结果。


    从和她息息相关,变成完毫无干系。


    是变得习惯了么?西园梨梨花并不知道。


    只是,她已经不再是起初那个,只是想要用自己的笔写写画画的,只凭兴趣爱好来推行前进道路的女大学生。


    稍微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本来已经习惯了孤独,却被拉入了奇怪的社交圈中。


    公园中,一如既往地,看着周围的风景,描画着一些毫无意义的图画。


    看着那糟心的线条,和乱七八糟的剧情,她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果然……我还是没有什么样的绘画天赋啊。虽说是业余的,可这样也太业余了。即便是自费出版,也不会有人买的垃圾呢。真不知道这样有什么意义。”


    她怀揣着消极的想法,将手中的物事整理好,打算回到无人的宿舍。


    刚刚站起身来,她便被眼前非日常般的风景吓了一大跳。


    有着E,不,也许应该是Z罩杯超巨乳少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笑着跳着蹿到了她的眼前,用一把造型古怪的手枪指着她。


    “啵呀呀——!”


    少女元气满满地大叫着让人一头雾水的词语,西园梨梨花不由当场怔在了原地。


    少女毫不在意她发怔的表情,一只手比成剪刀手放到头上,举着手枪的手则上下晃动着。


    “哦哈哈。漂亮的大姐姐哟,请问你要不要成为我们‘轻松破’的工作人员呢?”


    “轻……轻松破?工作人员?”西园梨梨花偏头凝视着巨乳少女,露出不解的表情:“你在说什么东西啊?”


    “喂喂,稜美眉,别……别这样啦……你会吓……吓……到人家。”


    在巨乳少女的背后,走出穿着奇特的异色大衣,将脸埋到高高的领子中的纤细男生。


    他说话有些结结巴巴的,样子看上去也稍微有些窘迫。


    似乎极适合的BL漫画中小受。


    “哟哟,我闻哥,你在害羞个什么劲儿啊?”巨乳少女朝怕羞的男孩子吐了吐舌头:“难道不是你说的,虽然‘轻松破’是一个以超自然现象为主要内容的博客,可是,却不能太过于刻板地拘泥于博客本身的内容。其他博人眼球的部分是很重要的,多拉一些像稜美眉这样的优质妹子,提升一下工口度什么的就会增加点击量啦——”


    “不是以超自然现象为主,而是打假啦!打假!明白不明吧!”怕羞的少年颇为恼怒地提高了声调,大声吐槽:“还有我虽然说过应该多拉一些工作人员,最好是女孩子,可是什么时候说提升工口度那么色气的话啦!”


    似乎面对这位巨乳少女,少年那些怕羞的样子就消失得干净了。


    “哈哈,我闻哥,又在‘呱啦呱啦’地叫唤呐。明明比谁都认为‘博客的内容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只要能赚到钱成为NEET神就可以’,却总是在言语间意外地拘泥于形式什么的呢。”


    “唉唉,毕竟要成为‘NEET神’,节操可以丢,形式主义却不能丢。本来内里就是个烂人了,如果再没有个道貌岸然的形象,根本就是渣滓了。”


    “啊哈哈,我闻哥的坦率、还真是总用错地方呐!”少女哼唱着歌,旋转了一个圈,把指向西园梨梨花的古怪手枪,指向少年。


    “依咻咻——”


    随着少女神秘的咒文似的言语,从那把手枪中流泻出彩虹一样的事物,将少年紧紧地包裹住。


    少年大声惨叫道:“啊——!啵呀枪!NO!”


    这俩人难道是想要参加什么谐星节目,为了看看效果,而把准备好的节目而随便演给路人看的么?


    如果是那样的话——还真是足够失败的作品啊。


    与其干巴巴的用言语来搞笑,还不如看少女胸前的两个哈密瓜给少年用作洗面奶来得效果更好呢。


    西园梨梨花面无表情地忖着,轻轻地朝他们礼节性地欠了欠身,转身就要离开。


    “喂——别走啊!”巨乳少女丢下半跪在地上的少年,再一次挡住她的去路。


    “哦,是需要观后感想一类的么?”西园梨梨花毫不留情地道:“真是无聊。”


    “嗯嗯,我也知道的啦。我闻哥的搞笑水平,一向和他的撩妹水平一样烂到致命呢!”她赞同地点点头。


    “感谢通情达理的自知之明。我还生怕我的话说得太直白,打击了你们的信心呢。”


    西园梨梨花想要绕过少女去,少女却蹦蹦跳跳地挡在她面前,就是不允许她走。


    “喂喂,猴戏也看完了,感想也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不不不,不是那个问题哟。”少女眨了眨眼:“您还没回答我,打不打算来做‘轻松破’的工作人员?”


    西园梨梨花收回之前的想法。


    他们俩说不定并不是谐星,而是新型的邪教组织或传销成员。


    最糟糕的可能性,他们是夜场的猎头?


    看着单单是悬挂在胸前,哪怕是身为女孩子,也有种吞口水,想要摸一摸碰一碰欲望的巨大欧派,这种可能性似乎又大了几分。


    她僵硬着脸,拼命地摇头,强行挤出一个笑脸。


    “不……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虽然我没什么朋友,生活也不算很有乐趣,可是也……也没有堕落的准备啊?”


    “啧啧,大姐姐,你说什么啊?说成是堕落,也太过分了吧?”我闻哥经常和稜美眉说,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不用努力,躺在床上就有大把的钱赚和吃不完的优格冰沙了。虽然说不努力会让人变得怠惰,可是努力地想要变成不努力的样子,不也是有梦想的一种么?”


    回复
    2楼2017-11-20 06:44
      唉唉?


      看起来羞涩的少年,和这位巨乳少女说了这样的话么?


      难道他真的是想自己刚才自称的那样——是道貌岸然的渣滓?所谓的怯生生的小受外表,都是他用以遮盖自己丑恶嘴脸的武器么?


      西园梨梨花的全身忽然泛起了一阵寒意。


      该怎么办?一个人离开?还是……


      她的良知,实在是不允许她一个人离却。


      “没关系的小妹妹,虽然我不是很厉害,可是,我也会尽力地保护着你的哦?”


      说出了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帅气台词,她拉起了莫名其妙地双眼泛着金色的星星的少女的手,朝着少年的腹部踢过去。


      刚才有些眩晕的少年刚刚站起身来,猝不及防地就被踢到在地。


      “咿咿?我闻哥?”


      少女似乎想要挣脱自己的手,却搀扶他,西园梨梨花却紧紧地抓着她不肯放开:“不要再管那种人渣啦!要走就是现在!”


      “啊哈哈。”少女朝少年做了一个鬼脸道:“我闻哥啊,被刚见了一面的大姐姐说成是人渣啦!啵呀呀!”


      “稜美眉?”他捂着被踢得生疼的腹部,轻轻地跺着脚:“你能不能不要还一脸高兴的模样啊?小心我不请你是优格冰沙了!”


      果然是个渣滓啊。


      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在用甜食诱惑无知的女孩子。


      西园梨梨花今天总算是彻底体会了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


      “别管他,小妹妹。不要听他的话,我会……”


      全身忽然一阵电流流过的痛感,她摔倒在地上。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看到巨乳女孩吹着枪口、无奈地笑脸:“虽然和您一起锻炼身体也不错,不过,对稜美眉来说,果然还是我闻哥的优格冰沙更好吃……”


      “……”


      没有警惕性的自己,还真是糟糕啊。


      再睁开眼睛会是人间地狱么?


      当西园梨梨花睁开眼睛时,在视线恢复之前,却是先深吸了一口气,来确定自己有没有自己受伤。


      从呼吸的顺畅程度来看,大概是没什么关系。


      环顾四周,也并不是她想象中肮脏、黑暗的地方。


      而是品味稍微有些奇怪,但是也别有情调的——大概是小酒吧里。


      “您……您醒了?”


      似乎是注意到了吸气声,羞涩的少年的脸孔悬在上方,安心似的道:“醒了就好,我还生怕稜美眉太过格了。让您受到伤害什么的。”


      “啵呀呀!我闻哥在胡说八道什么!”少女单膝压在桌上,声音略有些恼怒:“稜美眉我啊——可是很懂得分寸的!”


      “懂得分寸的话会把人家打晕拖上出租车吗?!”


      西园梨梨花在二人的吵闹声中,揉着太阳穴,坐起身来。


      这时候她才发现,酒吧里并不仅仅只有他们三个人。


      在右手边的桌子旁,则有个戴着可爱的小帽的女生,在摆弄着塔罗牌似的纸片。

      在吧台处,坐着个戴眼镜的严肃男生,正在拨弄着手机。紧挨着她的成熟的职业女性,手里拿着本科学杂志《MOMO》。

      “这……这是哪里?”西园梨梨花满脸的茫然。

      “这里是——”巨乳的少女从桌子上跳跃到地上:“我们轻松破的根据地哟!”

      “喂喂,整天整天就坐在我这里喝白水蹭WIFI的家伙,还好意思把这里当作根据地?”

      从吧台后面走出一个浓妆艳抹的——男人,用毛巾擦拭着杯子。

      “反正不蹭WIFI,你这里也没有除了我们以外的人不是么?”吧台旁的少年,相当冷淡地道。

      “……萨莱伊亲,能不能不要戳我的痛处。再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其他客人来这么可怜嘛。”

      嘴里这么说着,浓妆艳抹的男人显然有些泄气。


      就像是想要挽救他的尴尬似的,一阵清脆的风铃声响起。

      “你看,这不是?” 妖艳的男人来了精神:“欢迎光——”

      来人是一个娃娃脸,穿着奇怪的警官大衣的小正太。

      在他的身后,跟着水蓝衫、金色卷发的漂亮女孩。

      看清来人之后,他的话咽了下去,无趣地道:“什么啊,又是个不点东西的。”

      巨乳女孩一下扑上去,抱住了金发的女孩子,口里叫着:“明日喵!明日喵喵喵!”

      “太近了。成泽。”金发女孩想推开巨乳妹子,却推不开。

      娃娃脸的正太笑眯眯地看着,用稚嫩的声线道:“不,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只是来闲逛。只是老板啊,您调制出来的饮料,简直是毁灭性的味道啊。”

      “能不能不要这么打击人的积极性啊。你难道不知道饮料也和艺术一般的,分为写实派、抽象派一类的么?我的饮料就是抽象派的,只有懂的人才知道其中蕴含着多么美好的味道!”

      “嗯嗯。反正我就是欣赏不了抽象派的人啦,没办法呢。”他哈哈大笑着,上下打量了一番梨梨花,走近正在电脑键盘上上下敲击的羞涩少年:“这就是你们拐骗来的可怜女孩吧?”

      “拐骗?!”少年停住了敲击键盘的动作。

      “嗯,明日菜告诉我,你们拐来了一个昏迷的女孩子呢。”

      “不,这不关我的事情啊。”他摆着手:“要问你问稜美眉吧。“

      “啵呀?”巨乳少女把金发女孩子的头发揉得一团乱,耸肩道:“这也是为了我闻哥着想啊。”

      “明白。”金发女孩点点头:“你是想让森警官把他逮捕,让他整日胡思乱想的脑袋好好接受一番改造,就能从废柴变成对社会有益的人了吧……成泽还真是用心良苦呢。”

      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副手铐:“我这就把他抓起来。”

      “喂喂——”

      巨乳少女听到求救似的声音,立刻挡住金发女孩:“我不许你伤害我闻哥!再说我们只是因为博客里的工作人像稜美眉、幽语还有明日喵这种可爱属性的太多了,就连我闻哥穿上女装都会是可爱属性的,所以才想找来一个帅气些的大姐姐来中和一下整体属性嘛。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日本的法律堕落到这个程度了么?”

      “我才是觉得你们的良知堕落到一定的份上了。再说某种意义上,我根本不用遵循日本的法律。”

      “啵呀,明日喵不要说奇怪的话嘛,这么一来总算是能召唤神龙了哇哈哈,也能吃优格冰沙了,难道你就一点都不高兴么啵呀呀。”

      在经过了莫名其妙的事情后,这群太有个性的人的对话让西园梨梨花更加犯了糊涂。

      不过在那位看起来很眼熟的,自称名字叫做相川实幽羽的妹子的解释之下,西园梨梨花总算知道周围人的身份,以及自己为何身在此处了。

      那位身穿异色大衣的少年,名字叫做我闻悠太,是个有着想要成为“NEET神”这样理想的废柴高中生。为了实现自己可以不用工作也能赚钱,于是走上了开启营销博客的道路。

      出于各种原因,名为成泽稜歌的巨乳少女等独特的人,最终都成为了他的伙伴。

      不过招来了这么多的“工作人员”,他的博客点击量却还是令人绝望的数字,于是他略带绝望地吐槽了一句“是不是因为现在的人比起萌系的人,更喜欢成熟系画风的?”,于是就有了成泽稜歌拐骗自己的一幕。


      回复
      3楼2017-11-20 06:45
        孤僻的西园梨梨花偶尔也会幻想,突然有一天自己就多了许多的朋友。可惜总有人说西身上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她自己又怯于交际。

        好容易如同梦想中一样的被搭讪了,可是结果却是因为“画风”成熟这种原因,西园梨梨花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哭,还是应该笑才能准确地表达现在的心情了。

        “其实呢——”我闻悠太低低说道:“我的确说过需要画风成熟的,但是那不过只是我的玩笑话而已,被稜美眉当真了……”

        “啵呀呀!抗议!我闻哥是渣男!”成泽稜歌把枪头对准我闻悠太的脑袋。

        “NO啵呀枪!”我闻悠太用手挡住枪口。

        “向稜美眉道歉!”

        “对不起!我错了!我是渣男!所以——啵呀枪,NO!”

        “啵呀,这还差不多。出卖同伴可是有辱武士之魂啊,我的我闻旬之助大人,如果你要是下次再说这种话,小心稜美眉命令你切腹自尽,我来做你的介错人!不过不是把脑袋砍下来,而是用啵呀枪‘依咻咻’地把你的脑袋打爆!”

        “我知道了!不会有辱武士之魂了!所以稜美眉饶命!”我闻悠太半跪在沙发上,以头抵住桌子,看到成泽稜歌收起了那把奇怪的手枪,才重新转向梨梨花。

        “嗯,反正,能碰到确实是缘分吧。只是,是否成为轻松破的工作人员的决定权取决于您,我是不会强迫什么的啦。”

        西园梨梨花,让她自己都很意外地,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

        “看起来,好像相当有趣啊?”

        她的脸上,竟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笑容。

        就是这不假思索地决定,在某种意义上,改变了她之后的命运。

        其实,既然是受体的话,她的命运实际上,也算是被决定了——无论如何挣扎,也始终被束缚在小小的圈里。

        可是,西园梨梨花这个人,原本是没有任何特长、也没有任何追求的如同机械般的行尸。没有任何因缘与羁绊,她大概根本懒得管自己究竟是在哪一方境界都无所谓。

        正因为相遇,才会让她有挣扎的欲望了吧。

        毕竟,她也是真的度过了,可以称作愉快地一段时间。

        我闻悠太的博客,依然不赚钱。

        稜美眉每天,都是那么吵吵闹闹的,向周围发送着电波。

        萨莱伊过分严肃的样子,和一边吐槽“升天”的桐子,意外有夫妻相。

        她已经能够发自内心地笑出来了——忘记的表情。

        甚至在拿起笔进行BL绘画的时候,都变得轻松了起来——在日常中,我闻悠太、娃娃脸警官森塚骏甚至萨莱伊,都是YY的好对象。

        我闻悠太和萨莱伊都是满脸不情愿的样子,然而森塚俊却看得津津有味地,甚至还夸奖她相当有天赋。

        他甚至把梨梨花的作品带到警署去炫耀,不过却被当成了口味奇怪的人被嫌弃了。

        每一天,每一天,都如同梦一样。

        不,并不是如同梦一样。

        原本,就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

        终归还是要想起来的。

        那个一心想要成为“NEET神”的少年,杀了人。

        桥上萨莱伊教授。

        傻掉了的少年,被发现在杀人现场。尽管教授留下了“CODE”这样奇怪的讯息,也让人怀疑,是否另有隐情。

        然而为了防止不好的影响,少年,还是被当作了凶手。

        然后、幽羽的闺蜜失踪,被发现时,装在黏糊糊的子取箱中。

        猝不及防的,崩坏的开始。

        然后、我闻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在独居公寓中打开电视的西园梨梨花看到了井之头公园255人集体自杀的事件。

        在一大堆不相熟的人中,却发现了让她熟悉的名字。

        桥上萨莱伊。

        相川实幽羽。

        澄风桐子。

        森塚骏。

        她惊恐万分地,拨打着他们的电话,却没有任何人接。

        打开网页,想要看看受害者名单,是不是仅仅只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没有任何的错误之处。

        就像是失控般,她发疯地冲出家门,想要找到最后的希望。

        蓝月酒吧。

        空无一人。

        连人妖老板也不在。

        忽然有一种,世界都崩塌的感觉——明明从来不觉得这小小的世界有如此的重要,然而绝望感,却又是那样深沉地缭绕于心头。

        拖着沉重的脚步,她走出了蓝月。

        软绵绵的触感。

        胸器。

        成泽稜歌,正站在她的眼前。

        “成……成泽……”

        “啊。”

        西园梨梨花就像是发现了救世主一样,嘴唇颤抖却发不出一个音。

        “你很想哭么?”

        “我……我……”

        西园梨梨花,就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忍不住贴住成泽稜歌触感极好的胸部,发出了一阵难忍的嚎啕大哭。

        不知道哭了究竟有多久,她不好意思地起身,吸了吸鼻子:“对不起,我的情绪,稍微有点失控了。”

        “人之常情吧。”稜歌的脸上带着相当寂寞的神情:“尽管都是必然要经历的事情,却还是依然让人无奈呢。”
        是自己的错觉呢,还是成泽也陷入到了过分的悲伤中呢,总觉得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和平常不大一样——没有了平时发送电波时的灵动感。

        然而,她的眼眶却没有一点点湿润。

        西园梨梨花由衷道:“成泽、你还真是坚强呢——明明我还要更年长一些的。”

        “不,应该是我比较年长吧?”她如此说道。

        于是、西园梨梨花发现了,虽然她的样子,还是成泽稜歌,却似乎变成另外一个人了一般,

        西园梨梨花地瞳孔骤然收缩。

        “成泽……你是成泽稜歌没错吧?”

        “我是成泽,可我不是成泽稜歌,而是——艾芙琳·成泽·特斯拉。”

        “啊?!”西园梨梨花怔住了。

        这是——成泽稜歌又在释放什么古怪的电波么?

        然后、成泽稜歌,不,艾芙琳·成泽·特斯拉,开始自顾自地讲述起了自己的经历来。

        起初还能明白,接着却是越来越多听不懂的话。

        星光体、钪元素受体、MMG、沃邓克里芙之枪……

        这都是些什么?漫画和游戏世界的专有名词么?

        然而,艾芙琳的神情,又让她不得不相信,这些离谱的话,全部都是真实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闻他们还没有死么?”

        “不,他们的确是死了。只是死后,也有死后的世界,只是波频和寻常人有些不一样罢了,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也就是说……大家还可以再复活么?”

        “虽然钥匙我已经收回了,只要启动沃邓克里夫之枪的话就有可能……可惜、我闻哥的心大概已经彻底崩溃了,而且我们彼此之间关系都变成了这副样子。都活下来,也不能挽救什么了吧。轻松破要变得破破烂烂的啦。”

        西园梨梨花沉默着。


        回复
        4楼2017-11-20 06:47
          西园梨梨花,决定真从头开始。

          于是,在井之头公园里,她再一次,认识了艾芙琳、不,成泽稜歌。

          一点点的,和过去的伙伴,再次重新建立起友谊。

          她完全没有发现,消极又沉默的自己,在这一次,竟然都变成了主动的那一方。

          也完全没有发现,除了自己和稜美眉,其他原本的轻松破成员,并没有加入轻松破,甚至彼此之间都不认识。

          她只是自顾自地,在维持着所谓的曾经的关系而已。

          在不幸时间的汇聚点, 蓝月酒吧里,她拦住了要去拜访桥上教授的我闻悠太,给萨莱伊打了电话作为预防。

          然而,却演变成了萨莱伊和父亲不和而杀人这样更糟糕的状况。

          旋即,便是井之头公园,255人自杀。

          我要救大家,再一次,在医院的床榻,LOAD。

          LOAD,天花板的床榻,再一次,去救大家。

          天花板的床榻,再一次,LOAD,我要救大家。

          LOADLOADLOAD,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医院医院医院、救大家救大家救大家救大家桥上教授死了桥上教授又死了萨莱伊死了幽语妹疯了自杀了正太经管死了桐子死了MOMO的主编原来是幕后黑手之一原来蓝月酒吧的老板一直都是一个人形窃听器财阀出现了把大家毁了子取箱子取箱小千小千白化病患者幽语妹也变成了碎肉被塞入了子子取箱白化病的小孩子在吃人大家集体自杀了沃邓克里夫之塔开始波动了世界要毁灭了好险差点回不到原点了啊啊好像我要干什么来着是救大家么可是大家是指谁桥上教授死了啊啊哈哈果然又死了CODE什么的蠢死了什么轻松破啊我才不在乎呢看着大家死好像也很有意思就这么观察着大家一点点地堕落我会不会变成这个世界的卡密撒嘛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反正寿命也是无限的再也不要认识你们了只要认识的话就会受伤就会不能得到拯救的啊对了这一次小千没有变成子取箱呢干脆我去诱导白化病的变态让她变成碎肉吧不然历史如何进行呢没关系即使死了我只要重来就好了重来就好了哈哈哈把他们画成漫画好了叫什么好呢干脆就叫做昏暗水底吧看看大家是不是能够看得出来其中的秘密在明知道结局的时候挣扎也好有意思呢哈哈哈哈哈哈把这个也可以画进BL漫画哎呀呀真是的这么多次寻连我的画真是越画越好了哈哈哈这么下去的话会不会成为职业漫画家呢嗯还不是要吧与其称为职业漫画家还不如成为这个世界的观测者比较有趣些啊哈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好像森塚骏总能发现我的漫画里的隐藏的内容呢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他原本是个基么好了这个世界真是太无聊了我又要读档了……

          西园梨梨花,在雨天,打着她的小花伞,站在大学的公告栏前。

          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桥上教授死去的日子呢。

          然而,萨莱伊还什么都不知道呢,真是可怜啊。

          明明认为应该露出或是悲伤或是同情。

          她的脸上,却带着相当灿烂的笑容。

          已经,完全麻木了。

          反正,大家全都不认识她了,她即使不为那些不再是朋友的家伙感觉到伤心也不算是没良心吧。

          萨莱伊,缓缓地走近了她。

          一如她所想,内心没有任何的波动。

          但她,却忍不住用恶作剧的口吻道:“真是……好像要被恶魔吞噬了,还是……已经被吞噬掉了呢。”

          留下在原地惊疑不定的萨莱伊,她转着她的小伞,缓缓离去。

          打开轻松破的网页界面,有人提及到《昏暗水底》——看网名她知道是森塚骏,可是,似乎并没有什么人理会他呢。

          之后,他还是要把自己的BL漫画当作破案材料,被嘲笑的吧。

          一切尽在所料。现在,把子取箱的漫画给那个白化病的小男孩看,他是不是还能和之前一样,把幽羽的闺蜜碎尸万段呢?

          围观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呢,而且当面取材,更能画好漫画,会更加生动的不是么?

          西园梨梨花的嘴角挑起好看的角度。

          她,整个人,已经彻底不正常了。


          原本是参与者的她,变成了真正的观察着。

          她发现,之前一直在挣扎的自己,看上去可真像是可笑的蝼蚁。

          她根本——不适合救世主的位置。

          明明赐予了观测者的位置,却还要把自己当成救世主,根本就是脑子有问题嘛。

          看到更多、更多的可能性,才不浪费我这特殊的体质和运命啊。

          在集体自杀之夜,她偷偷地,潜入医院中,把自己的身体偷出来,丢入到了昏暗的水底之中。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突发奇想、单纯地想看一看,原本就是钪元素的魂魄的自己在虚幻的世界,身体也沉入水中,再一次回归肉身的话,究竟是回到水底的尸体,还是之前在医院的时间的延续?

          回溯。

          当她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口棺材里。

          啊啊,原来如此,又是一桩重大发现呢——原来,我的话,在虚拟和现实世界中的尸身时间,可以任选一个么?

          也就是,可以至少浮动于三个时间段?

          唔……

          像发现了新大陆的梨梨花,离开了集体停尸房。

          黑漆漆的天空,乌云,大雨,她的笑容、灿如朝阳。

          在桥边,跃入水中,再一次从身体之中,脱离。

          哈啊,我闻,终于击碎了沃邓克里夫之塔么?可是,艾芙琳却散去了,我闻也不愿意回来呢。

          尽管,这是她无限的旅途中,看到过的,最好的结局了。

          只是,是不是,还有更好的道路存在呢?

          倒回到暗夜的西园梨梨花,靠在栏杆上,轻轻地,把印象中的景象,描绘在速写本上。

          已经不认识她的,昔日的昔日的伙伴,从水中冒出头来。

          “哟,你们好啊。”梨梨花愉快地打着招呼。

          “西园……梨梨花……”森塚骏唤着她的名字,眉头拧在一起:“你又在画什么?”

          “啊啊,画什么?”

          西园梨梨花放下笔,笔下是击碎了沃邓克里夫之塔的我闻悠太的模样。

          天使、还是恶魔呢?

          她将画本丢给森塚骏,脸上带着变幻莫测的笑容。

          “大概是,昏暗水底的TRUE END?”

          “TRUE END?”

          “嗯,不过,我不大相信,没有大家一同存活的结局呢。在这个世界的你们,好好活下去,我啊……要去寻找HAPPY END了呢。”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西园梨梨花消失了、

          “去了哪里?”

          萨莱伊发出了一声惊呼。

          森塚骏翻看着西园梨梨花的速写本,忽然,笑着,长长地叹道:“应该是去看极限九分钟的我们,都看不到的未来了吧。”

          西园梨梨花,睁开眼,医院的天花板,

          唇角挑起。
          她又再一次,回到了这里。
          【西园梨梨花线END】


          回复
          5楼2017-11-20 06:50
            我猜认为TV版是NORMAL END的肯定不止我一个吧,结果最后竟然也是TRUE END……真心,有点猝不及防地感觉,明明难度很碉堡,立绘也很美腻,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填一填坑呢ORZ。而且虽然我闻以全天下第一父控的结局狗带了,变成黑须太一的幽灵广播站了,可是梨梨花的坑变得更大了好伐?所以……就在这里自己来填一下梨梨花的坑来慰藉一下脆弱的小心灵吧,233……晚安,各位……嗯,也许是早安?喵?


            回复
            6楼2017-11-20 0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