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镜奇谈吧 关注:1,351贴子:3,804

补天•逆天改命||半镜奇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补天·逆天改命
文/半镜先生


1.

天空,灰蒙蒙的。
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空气里泛着微微凉意。
夜幕已经降临。
临街的橱窗,都亮起了五彩斑斓的灯光。
撑伞的稀疏行人,三三两两地,在雨中疾行。
巴猜的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落在眼前冒着热气的咖啡杯上。
那是一个有着绿青蛙图案的精致杯子。
巴猜出神地足足盯了那青蛙有三分钟。
他完全沉浸在回忆里。
他的脑海里在回放着昨天擂台上的情形。
昨天上午,巴猜在擂台上,以泰拳打败了上届世界自由搏击大赛的冠军——俄罗斯拳王戴维洛夫。
戴维洛夫已蝉联三届冠军。仍是今年大赛冠军的最热门人选。但人们万万没想到,却被20岁的泰国拳手巴猜,爆了个大冷门。
巴猜在台上,仅用4个回合,就把戴维洛夫打趴下了。当看到观众惊讶得合不拢嘴的时,巴猜的心里闷哼一声。暗道:“这可是我理所当然,应得的成果!”
没有人知道,三年前,在台上被戴维洛夫打残的泰国拳手播求,就是巴猜的亲哥哥。
从那时起,巴猜就发誓,要在擂台上为哥哥报仇。
他开始搜集戴维洛夫的一切情报,和研究戴维洛夫的打法。并针对戴维洛夫的特点,吸收中国功夫的元素,改进出来了专门克制他的泰拳新打法。
所以,他轻松地完胜戴维洛夫。
他的脑海里还在回忆着击向戴维洛夫脑袋的最后一拳。
那一圈表面上看上去是泰拳招式,其实暗藏了中国的咏春手法,悄悄地把一股凶狠的“寸劲”打进来对他的太阳穴。
戴维洛夫当即丧失视觉,跪倒在台上。
其实,巴猜知道,令戴维洛夫当场失明,那只是表面的。后面更可怕的是那股隐藏的“寸劲”,会在十二小时后发作,将直接摧毁戴维洛夫的脑神经。
——此时此刻,戴维洛夫应该已经变成躺在床上的植物人了吧?
想到这里,巴猜从心底告慰哥哥的在天之灵。
接着,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明天就要回国了,今天特意在这个咖啡馆约了教他咏春的中国师傅。
他早早就来了,已经喝了两杯咖啡。
但师傅还没有来。
他看看咖啡馆上的挂钟。
已经过了约定时间一刻钟。
他心底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看来,是师傅在怪罪自己了。
师傅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武师,一生谦恭,行事光明磊落。
他的那一股暗藏杀机的“寸劲”,别人是很难发现,但通过电视的直播,应该是瞒不过师傅的。
但是自己又必须要为哥哥报仇!
巴猜又喝了杯咖啡。
又看了看挂钟。
现在已经过了,约定时间半小时了。
看来师傅今天确实是不会来了。
“唉!”
巴猜叹了口气。
站起身来,刚想走。
这时,咖啡馆的门开了。
有一个身形高大的人,撑着雨伞走了进来。


回复
1楼2017-12-01 12:51
    2.

    “师兄!”
    看到那人,巴猜的目光突然放出光芒,忍不住高喊。
    师兄来到巴猜身边,把伞收好,在他对面坐下。
    一面用责怪的语气说:
    “师弟,你下手太毒了!师傅原本不想再见你。但最终还是放心不下,让我来为你送行了!”
    巴猜低下头,连声致歉。
    师兄身体前伏,申手拍拍巴猜肩膀说:
    “好了,我理解你,你这样做,不就是为了替你哥报仇吗?”
    巴猜感激地望着师兄,连连点头。
    师兄咧嘴一笑。
    师兄也不是一般人物。是少林武僧团出身,后来带艺投到现在的师傅门下。
    他在国际拳坛也赫赫有名。曾摘取过两次世界级拳赛的冠军。人称“武僧铁龙”。
    自巴猜来中国拜在老拳师门下学艺后,铁龙师兄就一直对他照顾有加。
    巴猜替师兄要来一杯咖啡。
    两人一边喝一边闲聊。
    不知不觉中,已聊了半天时间。
    不知什么时候起,外面的雨早已停了。
    师兄又说了一些叮嘱的话,站起身来就要告辞。
    巴猜也站起来。喊过服务员结账。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暖烘烘的。
    师兄答应他,会在师傅那边替他说和。有师兄出面,师傅应该会慢慢原谅自己吧。
    另外,哥哥的仇已报,明天自己将要载誉回国。那边的人一定会对自己热烈欢迎。自己刚满20岁,就得到了拳王称号。
    未来,必将前途无限。
    巴猜的脸上浮现出笑容。
    师兄温暖有力的大手,正紧握着自己的手。
    他仿佛看到了辉煌的明天。
    可是让巴猜怎么都想不到的是,一分钟之后,他的生命,将在这个普通的咖啡馆里终结!


    回复
    2楼2017-12-01 12:57
      3.

      服务员返回来,笑吟吟地把找回的零钱,双手递给巴猜。
      巴猜把手从师兄手里抽回来,去接服务员递过来的钱——
      这时,巴猜突然发现师兄的身后站着一个人。
      那是个瘦骨嶙峋的老头,须发皆白,背佝偻着。看年纪,至少九十以上。一副老得快死的样子。
      但是,他的眼睛里却爆射出灼灼的精光。
      老人那吓人的目光,正直愣愣地盯着巴猜。
      以自己和师兄的武功修为,被人在不知不觉中已欺身这么近距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巴猜不禁惊讶地问:
      “你是谁?”
      铁龙师兄听到巴猜这么问,稍微一怔,然后扭过头去。显然,他也没有觉察已经有人走到他的身后。
      看到老人后,师兄也显出惊讶之色。
      指着老人,问:
      “你——”
      老人死死盯着巴猜。
      “你就是昨天刚得到拳王称号的泰国拳手巴猜?”
      “嗯。”
      巴猜不由自主地应答。
      他觉得自己嗓子中发出的声音,干涩而紧。
      “你是——”
      巴猜还想再问。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那老人伸手扒拉了一下师兄。
      健壮高大的铁龙师兄,连挣扎一下都没有,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径直飞了出去。
      巴猜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却已本能地提起双拳,做出防卫。
      可是已经晚了。
      老人像橘皮一样褶皱的脸已移到他面前,离他不过半尺距离。一双不含任何表情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同时,他觉得自己喉头一热,有热乎乎的东西,“呼”地涌出来。
      耳畔传来服务员的惊声尖叫。
      双手到脖子上一捂。
      才发现那些热乎乎的东西,是自己的血。
      而自己前面的脖子上,已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这是怎么回事?
      刚想到这里,巴猜的半边脖子,再也支撑不起脑袋的重量。
      他的脑袋一歪,像个球一样,从脖子上掉了下来,落在地上,滚了几圈。
      在双眼闭上之前,巴猜看到,自己的那被硬扯下来的,血淋淋的大半边脖子,正被那奇怪的老人,拿在手上。


      回复
      3楼2017-12-01 17:40
        你能不能改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01 19:37
          4.

          录像播放到这里,市刑警队长罗松伸手按下了暂停键。屏幕上的画面,定格在老人手里,那半边血淋淋的脖子。
          然后,罗松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说:
          “如果不是看到这段监控录像,打死我都不会相信,这样一个风烛残年,摇摇欲坠的老人,居然能够一招格杀世界拳王?而且还是直接徒手扯下拳王大半边脖子!令泰国拳王巴猜当场死亡!”
          我听完,沉默不语。
          这是前两天,刚刚发生的大事件。媒体已经铺天盖地报道过了。
          刚刚在本地举行的世界级自由搏击赛中,摘取冠军金腰带的泰国拳王巴猜,被人残忍地杀死在了一个咖啡馆中。
          同时身受重伤的,还有巴猜的师兄,也是著名的武学家,双料拳王——武僧铁龙。铁龙被人一掌打断六根肋骨,至今在医院中昏迷不醒。
          人们在纷纷猜测,凶手究竟是什么人?
          居然能够一举干掉两个拳王?
          罗松继续说:
          “案件发生四十分钟后,我就赶到了现场。根据咖啡馆服务员的证词和监控录像,立马就锁定了凶手——就是录像中的那位老人!但是——”
          我有点儿不耐烦地,打断罗松的话:
          “你还在我这里‘但是什么’!凶手是谁?就这么明显,你赶快派人捉拿凶手啊!”
          罗松皱皱眉。
          “但是,但是这个凶手好像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这个人年纪这么大了,而且武功这么高,绝对不会是从空气中跳出来的!也绝不可能是默默无名之辈!你到武学界一调查,肯定很多人都会知道他,你应该立马就能抓住他了!”
          谁知,罗松却摇摇头。
          “半镜,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那是怎么回事?”
          我好奇的追问。
          罗松长长吐出一口气,接着说:
          “这个人,我们已经找到了。但是,这个人不是什么武林界的前辈名宿,也不是什么世外高人。这个根本不会武功!而且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杀拳王巴猜!”
          “啊!”
          我惊讶地站起来。


          回复
          5楼2017-12-02 10:47

            6.

            接着,罗松又把所能找到的监控录像,全部给我播放了一遍。这些录像,几乎完整地还原了,姚劲波老人从疗养院的床上睁开眼睛,到杀人的整个过程。
            录像开始的时候,是在床上闭目躺着的姚劲波老人。他的状态跟那张照片上差不多。这卷录像带来自疗养院的监控室。
            床上的姚劲波老人一直在闭着眼睛。
            罗松按了一下快进。
            一边提醒我:
            “注意看!”
            我看到画面上的老人突然睁开了眼。
            他的那双眼睛里精光爆射,居然比年轻人还要凌厉。根本就不像耄耋之年,行将就木的老人。
            然后,他一把扯掉了鼻端的氧气。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安静地坐了一会儿。眼中的精光也慢慢变淡。最后变成了无精打采的空洞。
            再接着,他慢慢地从床上下来。
            推门走了出去。
            穿过院子,走出疗养院。
            后面通过城市交通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到他出门后就跑了起来,沿着城市的街道,一直不停的跑。
            跑到那一家咖啡馆外,停住了。
            停了片刻,他就推门走了进去。
            接着切换成咖啡馆内部的监控录像。
            只见他进来后,径直向刚刚从咖啡桌旁站起来的巴猜和铁龙走去。
            他在铁龙身后立了大约有十来秒钟,巴猜才发现他,脸上现出惊讶的神情。
            录像放到这里时,我大喊:
            “停!”
            罗松按下暂停键。
            我说:
            “慢放。”
            罗松调成慢放。
            画面几乎一格一格的速度在重放。
            播放了十几秒之后。
            我又说:
            “倒回去,再慢放。”
            于是罗松又倒回去,慢放。
            我们两人瞪大眼睛,一起紧盯着屏幕。
            这样反复慢放了三四遍。
            我才问罗松:
            “你看明白了吗?”
            罗松面色凝重,缓缓点了点头。
            原来在老人开始攻击之前,之前黯淡无光的眼神突然又爆出了精光,脸上的神情骤然一变,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同时佝偻的背,也瞬间直了起来!
            整个过程,大约只有两秒时间。
            如果不是经过录像的慢放,这个细节,是用肉眼很难发现的。
            半晌,罗松才缓缓问:
            “这一瞬间,他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是不是?”
            我点点头。
            “或许,在那一瞬间,他真的被换了个人!”
            要不然,怎么能解释后面发生的一切?


            回复
            7楼2017-12-03 18:05

              7.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地杀死跟他从未有过人生交集的泰国拳王巴猜?
              虽然,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能够一招干掉拳王的?
              但是,毫无疑问,姚劲波老人就是凶手。
              可是警方却没人能够抓得住他。
              因为,他杀人之后,走出咖啡馆。朝旁边一条小巷里一闪身,就不见了。
              从此,在所有的城市监控录像里,再也没有出现。


              回复
              8楼2017-12-05 18:58
                8.

                我和罗松又讨论了良久,依然无法猜测姚劲波老人要杀拳王巴猜的动机?以及这个瘫痪在床二十多年的老人,为什么能够一招格杀?
                讨论无果。罗松就回去了。
                他把那些录像给我留下了。凭着直觉,我感觉录像中,好像还有什么重要线索被遗漏了。
                但是什么呢?
                我一时理不出头绪。
                只好一个人反复看那些录像。
                为了更加集中注意力,我关掉了灯。屋里只剩下电脑屏幕上闪烁的荧光。
                尤其是姚劲波老人一招重创铁龙,又一招格杀巴猜的场面。我反复看了无数遍。
                直觉告诉我,这个画面里,还隐藏着重要信息。但我就是抓不出来。
                这样翻来覆去,一直看到深夜。
                我困得都要睡着了。
                眼前还在反复播放着这个画面。
                突然,我注意到以前不曾注意的一个细节:姚劲波老人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抛下巴猜的那半边脖子!
                而是把它带走了!
                你说,杀人就杀人吧!为什么将人杀死后,还会将对方身体的一部分带走?
                我脑中灵光一闪:
                ——或许,这就是杀人动机!
                我从沙发上跳起来,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手机,要给罗松打电话。
                谁知,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把我的手机一下子抢走了!
                我吓了一跳,急忙翻身跳的椅子后面。
                用勉力镇定的声音问:
                “谁?”
                黑暗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
                “我!”
                说着,那个人上前走了一步。
                借着电脑显示屏的微弱光芒,我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那正是我刚才在屏幕上看了无数遍的,熟悉无比的,姚劲波的老脸!


                回复
                9楼2017-12-06 17:39
                  9.

                  “你,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家里?”
                  我把旁边桌子上的一支红酒瓶拿在手中,横在胸前,戒备的盯着姚劲波。
                  姚劲波坐在沙发上。动作轻捷娴熟。脊背也是笔挺的。完全不像个九十多岁的老人。
                  他扭过头,轻松地回答:
                  “我专程是来向你借件东西的。”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又问。
                  “就在刚才,在刚才那个人来找你之前。”
                  他答。
                  听完他的话,我的背上不禁冒出冷汗。
                  以我的警觉,居然被人进到家里这么久,都没能发现。这要是直接来取我性命的人。恐怕我早就十次了!
                  “你要向我借什么东西?为什么进来了还要躲藏这么久?”
                  我又问。
                  他伸手打开灯,又拍拍沙发。笑眯眯地对我说:
                  “你过来,坐这边。反正你也跑不掉!刚好这会儿我有兴致,咱俩就聊一会儿吧!”
                  我从沙发后面绕过去,没敢坐他身边,拉了把凳子坐到他对面。
                  他轻蔑地瞥了一下我手里的酒瓶。鼻子里闷哼一声,说:
                  “放下吧,你拿10个这东西,也打不着我!”
                  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就把酒瓶放到身后的墙角里。
                  我定了定神,冲他说:
                  “请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他翘起二郎腿。拿起我的烟,点了一只。抽了一口,吐着烟圈儿。
                  才缓缓说:
                  “我本来是来找你借东西的。没想到刚进来。你那个朋友就来了。而他恰好给你带来了关于我的资料。出于好奇,我就躲起来静静观看。你朋友走后,我原想立马出来,取了东西就走。但看你在冥思苦想,所以就想知道,看看你究竟能不能发现什么?但没想到,你确实发现了!哈哈哈……”
                  我的思路被他引回了巴猜的案子上。
                  我忍不住问:
                  “你不是姚劲波!是吗?”
                  他点点头。
                  我又问:
                  “你究竟是谁?”
                  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轻描淡写地说:
                  “我只不过借了他个壳而已!”
                  顿了顿,我继续问:
                  “你之所以要杀巴猜,并不是跟他有什么仇恨,而是想要他脖子前面的那块肉吧?”
                  “对!”
                  他翘起大拇指。
                  “不过,准确来说,我不是想要他脖子前面的那块肉,而是想要他的喉结!”
                  “喉结?”
                  “对!”
                  “为什么?”
                  他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沉默了片刻,才一字一顿说:
                  “我已经得到了石达开的脚趾,孙中山的睫毛,蒋介石的阑尾,李嘉诚的胃,巴拿马的小肠,朴惠瑾的奶头,马云的肚脐……巴猜的喉结……”
                  说到这里,他开始激动起来,语气开始变得急促:
                  “我还缺最后一样东西!但我马上就能得到了!得到之后我就能逆天改命!马上获得自由了!”


                  回复
                  10楼2017-12-07 09:31

                    10.

                    听他提到“石达开的脚趾”,我不禁动容。
                    连忙问他:
                    “难道160多年前,帮助石达开‘石化’整个敌营,让他的军队顺利穿过白沙圩的道士,就是你?”
                    他点点头。盯着我的眼睛说:
                    “没错,就是我!”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思绪瞬间被扰乱了,心里就像被突然塞进了一团纷乱的毛线。我知道,破解前面所有难题的钥匙,就在其中。
                    但这团“毛线”千头万绪,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应该从何处着手。
                    于是,我陷入沉思之中。
                    他看出我在思考,也不打扰我。只是安静的抽烟。
                    很快,我就理出了头绪。
                    我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问:
                    “既然你能帮石达开‘石化’敌军,那么,不久之前,世纪公园的‘石化’事件,也是你的杰作了?”
                    他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灭。拍拍手。回答:
                    “是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追问。
                    他说:
                    “这个问题我一会儿回答。你还有什么疑问?现在都说出来吧。我看看能回答的,一会儿回一起给你解答。”
                    我思索片刻,把心中的一连串疑问,都说了出来。
                    “首先,你是怎么一下‘石化’那么多生命体的?似乎跟你发出的‘怪音’有关?那种‘怪音’是什么?你为什么要‘石化’世纪公园的人?你既然能够把人‘石化’,为什么还要那么残忍地格杀巴猜?”
                    顿了一下,我接着问:
                    “其次,你要石达开的脚趾做什么?还有收集那么多知名人物身体的不同部分?你究竟要干什么?这些东西,跟你所说的‘逆天改命’有什么关系?你说到我这儿来取一样东西,你要取什么?也是要取我的某样器官吗?”
                    他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换了口气,继续问:
                    “你究竟是谁?你肯定不是姚劲波!你至少应该已经活了160多年了,为什么能够一直不死?这在常理看来,你已经够‘逆天’和‘自由’了!你说的‘逆天改命’和追求的‘自由’,到底是什么?”
                    听完我这一连串的问题,他摆摆手,说:
                    “你的问题,确实太多了。我很难一一解答。不如这样吧,我就跟你说说我的来历。你听过之后,或许以上问题,差不多就能都迎刃而解了!”
                    他要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儿。烟雾缭绕了他沧桑的脸。
                    半晌,他才用平静舒缓的语调说:
                    “我从来没有跟人说过关于我的事情。或许是因为你过于特殊吧,也或许是我寂寞的太久了吧。今天,我就跟你讲讲我的经历吧!”


                    回复
                    11楼2017-12-08 17:48
                      继续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18 11:21
                        11.

                        为了增强读者的真实感,我下面将用第一人称来记录他所讲述的内容。
                        但读者朋友一定要明白,下文里的“我”,不再是“半镜先生”,而是“他”——那个神秘的,来历不明的,顶着“姚劲波”的躯壳的“他”!
                        他讲述的内容,也实在过于匪夷所思。若非有前面发生的这些事情,我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精神病人的“呓语”。
                        下面的内容,就是他讲的经历。


                        回复
                        13楼2017-12-18 19:30
                          继续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20 11:17
                            12.

                            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里。父亲在我两岁的时候就死了。母亲一人含辛茹苦把我拉扯长大。
                            在我十二岁之前,整个人浑浑噩噩,和乡下的普通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由于家境贫苦,我上不起学。
                            就在家帮别人放牛。
                            一直到我十二岁生日的那天上午,我遇到了两个人,他们跟我的一席谈话,改变了我以后的命运。


                            回复
                            15楼2017-12-20 20: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21 01:06
                                13.

                                那天中午,我正在山上放牛。
                                牛群在山谷里吃草。
                                我就一个人躺在山路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睡觉。
                                这是路边来了两个人,看穿着打扮,是两个和尚。一个年纪大些,看上去有五十左右。另一个很年轻,大约二十上下。
                                当他们走过我身旁时,那个年轻的和尚,无意中看了我一眼。便惊讶地大叫:
                                “师父,你快看这个孩子!他身上是不是有慧根呐?”
                                老和尚看了我一眼,便马上显露出极有兴趣的样子。
                                两个人来到我身边,把我从石头上拉起来。
                                老和尚很慈祥,温和地对我说:
                                “孩子,来,让我看看你!”
                                我心里说:
                                “看看就看看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损失。”
                                我就大大方方站起来,让他们观看。
                                两个人围着我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
                                最后,只听到那老和尚说:
                                “哎呀,你这个孩子,可不一般呢!”
                                我接过话茬:
                                “我就是一个山间放牛娃,怎么不一般了?”
                                老和尚笑着说:
                                “你呀,你身上有三道‘慧根’!”
                                年轻和尚不禁惊讶地问:
                                “什么?师父,你说他身上有三道‘慧根’?”
                                老和尚点点头。
                                “是啊!这个孩子真是千古不遇的奇才!”
                                我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但我知道他们是在说我好话。
                                我就壮着胆子问他们:
                                “什么是‘慧根’?”
                                老和尚沉思片刻,温和地对我说:
                                “怎么说呢?孩子,跟你说深了,现在你也不懂。你就这么理解吧,所谓‘慧根’,就是与常人不同的东西。一般来说,身上有‘慧根’的人,都能完成非凡的功业,成为杰出的人物!”
                                我点点头。其实我似懂非懂。
                                老和尚又接着说:
                                “我见过很多身上有一道‘慧根’的人,他们几乎都成了一代豪杰。但是,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身上有三道‘慧根’的人,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我觉得呀,孩子,你将来一定会是个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听老和尚这么一说,我不禁苦笑。
                                我长长叹了一口气,连连摇头说:
                                “大师,您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我一个山间放牛娃,连学都没有上过,怎么可能成为大人物呢?”
                                这是年轻和尚接过话茬。
                                “师父,要不你帮他算下‘命’呗!”
                                “嗯。”
                                老和尚点点头。


                                回复
                                17楼2018-01-02 09:56
                                  14.

                                  老和尚要了我的八字后,便蹲在路边,捡起一块石子,在地上写写画画。
                                  我和年轻和尚就在旁边看着。
                                  老和尚算了半天,又从兜里掏出纸和笔,在纸上“刷刷刷”写了几十行文字。递给我,说:
                                  “这就是你的‘命书’!你以后的人生轨迹和遭遇的主要事件,我已经给你都写下来了!你可以验证一下,将会毫厘不差!”
                                  顿了一下,老和尚又说:
                                  “你不要放牛了,赶快回家,去找个师傅学武吧。明年三月,你就将踏入仕途,官拜先锋之职了!”
                                  我听了他的话,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现在已经是十月,离明年三月,不过5个月之久,我未读书未习武,怎么可能被封官加爵。
                                  更何况,现在天下太平,没有战事,我怎么可能又会被封“先锋”之职?
                                  所以,他的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而他给我的那张“命书”,我不识字,反正也看不懂,就随手塞在了床铺底下。
                                  不久,就把这件事忘诸脑后了。


                                  回复
                                  19楼2018-01-03 18: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1-04 10:38
                                      15.

                                      谁知,一个月之后,却传来了北方有人造反,朝廷出兵征讨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才想起老和尚说的,我将“官拜先锋”的事情。
                                      于是,我找到那张“命书”,拿给识字的人看。
                                      对方看完后告诉我,上面果真写的是我以后的“命运”,大体是说我:

                                      13岁,官拜先锋。
                                      16岁,升主将。
                                      21岁,成为三军统帅。
                                      24岁,外放做三省提督。
                                      32岁,调回京做户部尚书。
                                      36岁,升职宰相。

                                      我就和妈妈说了,遇到老和尚的事情,并把那张“命书”给她看。
                                      妈妈看了,十分高兴。就省吃俭用,挤出些钱,就让我拜了附近的一个老武师为师,向他学习武艺。
                                      在练了三个月之后,果然,前方战事吃紧,扩大增兵。招兵的人终于到我们这儿来征兵了。
                                      我就果断参军了。
                                      由于我在战场上作战骁勇,参军一个月后,便被主帅破格提拔,升为了“先锋”之职。


                                      回复
                                      21楼2018-01-04 23:10
                                        乖乖躺被窝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1-04 23:39
                                          16.

                                          之后,我的人生际遇,果然就像老和尚“命书”上写的那样,甚至是完全一样!
                                          就连我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打了什么仗,结果如何,我方和敌方各死伤多少人。
                                          我什么时候升迁,在何地任职,任职多长时间俸禄多少。
                                          我什么时候生病,生病多长时间。
                                          诸如此类,全部都和“命书”上毫厘不差!
                                          于是,我的人生就像在按照“命书”的剧本在演戏一样,我一路飞黄腾达,直到32岁的时候,我顺利地成为了宰相!
                                          达到了我人生最辉煌的顶点!
                                          但是,那天晚上,我却失眠了。
                                          因为,“命书”上写着:
                                          我将在宰相位上任期八年,将会在44岁那年无疾而终,在睡梦中安详地死掉!


                                          回复
                                          23楼2018-01-08 18:58
                                            17.

                                            谁会想那么早就死呢?
                                            尤其在手握大权,安享荣华之后。
                                            我也不想。
                                            所以,一边寻找当年的老和尚,一边遍访天下的能人异士。寻找能为我“改命”之人。
                                            可惜,那些所谓的能人异士,基本都是江湖骗子而已。其中,即使真的懂两下子的人,也远远不及当年的老和尚。
                                            不知不觉中,已寻找了七年,依然没有找到能为我“改命”的人。
                                            看来我只好认“命”了。
                                            我变得颓废消沉,开始天天饮酒作乐。
                                            我知道,我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年。
                                            我想好好的享受“它”。
                                            谁知,半年之后,事情却有了转机。


                                            回复
                                            24楼2018-01-09 19:14
                                              18.

                                              那天早上,管家来报说有一个和尚来访。那和尚自称,是我的故人。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老和尚。
                                              让管家赶紧把他领进来。
                                              来的人不是老和尚,但我一见他,依旧高兴的满心欢喜。紧紧握住他的手,把他拉到上边宾的坐席上。
                                              这个人就是当年跟着老和尚的那个年轻和尚。
                                              “你师父呢?”
                                              落座之后,我便急切地问。
                                              “我师父三年前就已经驾鹤西归了。”
                                              听了他的话,我心中一阵黯然。
                                              沉默了片刻,我忍不住问:
                                              “那你,你有没有学会你师父的‘算命’之术?”
                                              他点点头。
                                              我在心中又燃起希望,忙追问:
                                              “那你认为‘命’能不能改?”
                                              他摇摇头。
                                              我的眼神又黯淡下去。
                                              半天功夫,我才又低声问他:
                                              “那你知道‘命’是什么吗?”
                                              他思索了一下,轻声说:
                                              “就是提前预定好了的轨道和进程。不仅人的‘命’是这样,宇宙之内的万事万物,从生到灭,都会严格遵守这种预设的轨迹。”
                                              “那,‘命’是谁定的?”
                                              我问。
                                              和尚竖起右手食指,向上指指。
                                              “天!”
                                              “天是谁?”
                                              我有些愤怒。
                                              “天”是谁?它是个什么玩意儿?为什么能够制定我的命运?为什么我的人生必须要分毫不差的遵守它预设的轨道?为什么非要按照它定的“剧本”往下进行呢?
                                              和尚摇摇头。
                                              “不知道!”
                                              “‘天’到底是谁?它在哪里?它凭什么能够确定宇宙的规律和制定我的‘命运’?凭什么它让我44岁死,我必须就得44岁死?”
                                              我不由得提高声音,愤怒地连续追问。
                                              和尚继续摇头。
                                              “不知道!”
                                              过了良久,我得平静下来。
                                              我知道,自己这样追问和尚,是不对的。他又不是“天”。他也没有责任替“天”向我回答这些问题。
                                              我向和尚道歉。
                                              和尚摇摇手,表示理解我。
                                              然后,他叹了口气说:
                                              “师父临终前,特意交代我来看望你一下,让我帮你正确认识‘命运’,以帮你解脱,让你安心的离开!”
                                              我双手合十,向和尚致谢。
                                              当我心中还有疑问,就继续问和尚:
                                              “你说,‘算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师父能把我一生的命,算得这样准?”
                                              和尚说:
                                              “既然‘命’是预设的。那么,总会有方法提前能够知道整个‘预设’的情况。这就是所谓的‘算命’了。”
                                              我又问:
                                              “预设的‘命’真的是不能改变吗?”
                                              和尚答:
                                              “当然!既然是天定的‘命’,那自然是一丝一毫都改变不的!没有人能例外,也没有能物例外!甚至连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遵守着预设进行的,连分毫都不会差!”
                                              我说:
                                              “我不信!难道我这一生的言行举动,甚至我现在正跟你所说的这句话,都是‘命’规定好的?难道我没有自由意志?为什么我觉得现在完全是我的自由意志,而不是按照什么‘天’设的‘剧本’而在和你对话呢?”
                                              和尚摇摇头,淡然说:
                                              “说不定,你刚刚说的这句话,就不是天定的‘剧本’里的台词呢?还有,你怎么知道,你说出这句话时,就一定是你的自由意志呢?说不定,连你所感觉到的‘自由意志’都是天定的‘剧本’里,规定好了的呢!”
                                              和尚的话,让我哑口无言。
                                              我不禁陷入沉默。
                                              心里默默在想:如果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在按照既定的“剧本”在有条不紊地演出着。那人的一生,可真的是太悲哀了!
                                              过了一会儿,我又问:
                                              “不是说人定胜天吗?不是也有说法,说人是能够主宰命运的吗?”
                                              和尚答:
                                              “那是某些渺小无知的人的空想和妄谈!”
                                              我接着问:
                                              “你师父既然让你来让我认‘命’,那么他应该也一定算到了我不会轻易认‘命’。那么,他有没有教你什么方法?来摆平我,让我认‘命’?”
                                              和尚一脸严肃。
                                              “我师父教了。”
                                              “呃?你师父教了你什么方法?来,快在我身上试试!”
                                              和尚从怀里掏出一卷纸,放在桌子上。
                                              然后,盯着我的脸说:
                                              “这是我师父三年前写下的东西。我师父说,只要我交给你,你看过之后,自然就会认‘命’!”
                                              说完,和尚鞠躬告辞了。
                                              我顾不得送他。
                                              急忙冲上去,打开那卷纸。


                                              回复
                                              25楼2018-01-11 18:57
                                                顶一顶


                                                收起回复
                                                26楼2018-01-17 15:27
                                                  没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1-21 21:11
                                                    19.

                                                    纸上是老和尚那熟悉的字迹。
                                                    上面写着:

                                                    “你师父呢?”
                                                    “我师父三年前就已经驾鹤西归了。”
                                                    “那你,你有没有学会你师父的‘算命’之术?”
                                                    “那你认为‘命’能不能改?”
                                                    “那你知道‘命’是什么吗?”
                                                    “就是提前预定好了的轨道和进程。不仅人的‘命’是这样,宇宙之内的万事万物,从生到灭,都会严格遵守这种预设的轨迹。”
                                                    “那,‘命’是谁定的?”
                                                    “天!”
                                                    “天是谁?”
                                                    ……
                                                    ……
                                                    ……
                                                    ……
                                                    “我师父教了。”
                                                    “呃?你师父教了你什么方法?来,快在我身上试试!”
                                                    “这是我师父三年前写下的东西。我师父说,只要我交给你,你看过之后,自然就会认‘命’!”

                                                    纸上写的,居然是我和和尚今天的对话!
                                                    而且一字不差!
                                                    那个可恶的老和尚,竟然在三年前就已经全部写下来了!
                                                    你说,我再不认“命”,能行吗?


                                                    回复
                                                    29楼2018-01-30 19:09
                                                      20.

                                                      我认“命”了。
                                                      我天天花天酒地。
                                                      我变得更加放浪形骸。
                                                      我只有半年的“命”了。
                                                      我再不挥霍,更待何时?
                                                      可是,就在这时,我的“命运”,却再次发生了转机?


                                                      回复
                                                      30楼2018-03-18 16:55
                                                        21.

                                                        那天下午,我在酒楼喝得酩酊大醉,两个下人正搀扶着我回府。
                                                        走到大街上时,我突然听到头顶一声轰的巨响,然后而耳畔就一直嗡嗡响个不停。
                                                        我以为是打雷了。
                                                        可抬头看看天,天上挂着大太阳。
                                                        我这才意识到,刚才的那一声轰鸣,是发生在我的脑海里。
                                                        我强烈地感觉到,在我的左前方,有什么东西,正在吸引着我过去。
                                                        我推开下人。脚步踉跄的走了过去。
                                                        我看到左前方路边的墙角下,跟着一个年轻的乞丐。
                                                        而强烈吸引着我的东西,就是那个乞丐的右耳!
                                                        他的右耳,似乎正在散发着一圈圈的音波。那些一圈一圈的音波,我居然用肉眼就能够看得见!
                                                        我知道我头脑里的轰鸣,和耳边的嗡嗡声,正是我体内的什么东西,跟他的右耳发生了共鸣!
                                                        我感到我的体内,也有三处地方,正在散发出一圈一圈的音波!
                                                        这三处地方分别是:我头顶的百会穴,我的左乳,和我右腿的膝盖!
                                                        我突然间明白了:这三个位置,就是我身上的“慧根”!
                                                        而那个乞丐的右耳,也是他的“慧根”!
                                                        刚才我身体的反应,就是我的“慧根”和他的“慧根”,发生了共鸣!
                                                        在那一瞬间,我明白:我已经找到了逆天改命的方法!
                                                        我“觉醒”了!


                                                        回复
                                                        31楼2018-03-19 18:52

                                                          22.

                                                          “你觉醒了?”
                                                          他讲述到这里,我忍不住插话问他。
                                                          “对。我觉醒了!”
                                                          他回答。
                                                          “你是怎么觉醒的?让我先猜一下好吗?我想,你是像杀巴猜那样,杀了那个乞丐吧?”
                                                          他笑笑。
                                                          “你怎么把我想的那么残忍呢?”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
                                                          “我没有杀他。而是把他带到府中,请他好吃好喝后,跟他做了笔交易。就是我给他1000两银子买他那只耳朵!他愉快地答应了。”
                                                          “然后呢?”
                                                          我催促。
                                                          “当我把他的耳朵拿到手上后,我体内的‘慧根’跟他的‘慧根再次’发生了共振。我的身体猛然一阵剧烈抖动,脑内也爆起一声更响的轰鸣。在抖动的那一瞬间,我手上的耳朵不见了!我以为是掉到了地上,但在地上却找不见。这时我才发觉,我能够清晰地内视自己的身体了!我能够清晰地看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全身骨骼,和血脉经络,就像面前放着一副别人的身体透视图一样!”
                                                          他长长吸了一口气,继续说:
                                                          “那只消失的耳朵,不是掉在了地上,而是融进了我的手掌,顺着我的手臂,向内移动,而且其中的‘慧根’开始生出根须,抓牢我的血肉,移动到我肩膀的时候,就已经牢牢地生在我的体内了。同时我体内的其它三道‘慧根’也开始生出根须。那些根须顺着我的骨头快速蔓延,然后和其他的根须交织融合,很快四道‘慧根’连成了一体。在我体内不断地发热发光,犹如四个小太阳!”
                                                          “那乞丐的‘慧根’,也长到你的体内了?”
                                                          我在脑内极力想象着他所描述的情形。
                                                          “对!我现在跟你说起来,似乎很简单。这个融合的过程,在我的感觉里仅仅是一瞬间。实际上却用了三天三夜。那三天三夜,在外人看来,我是一直昏迷不醒。”
                                                          他回答。
                                                          过了片刻,他接着说:
                                                          “我体内原有三道‘慧根’,这本已极其罕见,加上我吸收了乞丐的那道,就变成了四道。这恐怕是亘古未有。更何况,这四道‘慧根’又连接成了一体。大约是这种奇变,让我觉醒了!”
                                                          “你说的‘觉醒’,指的是什么意思?”
                                                          “‘觉醒’的意思就是,我能看清自己的‘命’了!”
                                                          “你能看清自己的‘命’了?”
                                                          “对!觉醒后,我不仅能够看清自己的‘命’,还能看清别人的‘命’了!我不仅能看清人的‘命’,还能看清其他动物,植物,以及一切非生物的‘命’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我能够看清世间万物的来龙去脉,以及宇宙的运行规律,我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了!”


                                                          回复
                                                          32楼2018-03-20 21:31
                                                            23.

                                                            “这个‘世界’是什么?”
                                                            我忍不住追问。
                                                            “别着急。你听我慢慢说。”
                                                            他摆摆手。
                                                            开始继续讲述——
                                                            (下面依旧用他视角的第一人称叙述为主。适当的时候会加入我和他的讨论。)


                                                            回复
                                                            33楼2018-03-21 2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