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樱鬼吧 关注:171,183贴子:5,362,365

原创真改伊千【亲爱的幼驯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宝宝为第一次发帖,为追了许久的薄樱,也为自己的青春岁月能留下一点回忆,而决定发帖,主题就定为小编最喜欢的八郎哥哥和千鹤酱的故事。因为小编是在校生,所以本文为不定期更新,到了假期,小编会提高更新速度,争取至少每周一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01 23:31
    【一】日常
    千鹤独自一人穿梭在京都拥挤的大街上,她不停的拨开人群,往人少的地方走去,头顶的太阳上升到了最高点,她额上的汗珠越来越密集。
    “千鹤?”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千鹤猛地一抬头,站在那里的人果然是——
    “千鹤,怎么一个人在这种地方?”伊庭关切的问道“新选组的人呢?”
    看见了熟悉的人让千鹤不觉感到安心,刚打算开口,身旁的一个粗犷大汉往前一挤,把千鹤往旁边撞了一下。本来就瘦弱的千鹤更是因为之前体力消耗太大,差点摔跤,千鹤被这么一撞,失去重心,不由得往前跌去。伊庭一张手,站不稳的千鹤拉了过来,护在怀里。伊庭比千鹤要高的多,千鹤被伊庭这么给拉过来,她的脑袋就抵在了伊庭的胸膛上。千鹤被伊庭这一举动惊了一下,伊庭没有动,而是环顾四周,大概是在找离开人潮的途径吧。
    “抱歉。”粗犷男子漫不经心的说。
    千鹤被伊庭抱在怀里,千鹤的脑袋贴着伊庭的胸膛,左耳边是伊庭强劲而有力的心跳,扑通扑通的声音仿佛盖过了人潮的杂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2-02 00:13
      “千鹤。”伊庭放开了千鹤,但却紧紧的拉住了千鹤的手 ,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后,背对着千鹤“我带你离开。”
      “啊,是。”千鹤说。
      伊庭走在前面,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出耀眼的金色,在白皙的额头前投下一片阴影,阳光静静的描绘着他的五官,轮廓。英气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轮廓,那双眸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日月生晕。
      路上许多小姑娘的目光都被伊庭吸引了,她们大多数都跟千鹤一个年纪,但不同的是,她们身上都穿着可爱的女装,头上插着精美的簪子。
      在路过伊庭时,抬起袖子遮住羞红的脸,对着同行的女伴说说笑笑,余光在遮盖着的宽大的衣袖下悄悄对着伊庭,露出少女羞涩的微笑,满是妙龄少女情窦初开的感觉。
      千鹤看着她们,再看看自己身上简陋的男装,一种名叫自卑的感情油然而生,握着伊庭的手渐渐松开。
      这样的我是不配站在优秀的你的身边的吧。
      但伊庭却加大了力度,更加紧的握住千鹤的手,千鹤在后面看不清伊庭的表情,她感受到了伊庭紧握着的手传来的力度。是避免走丢而增加的力度,还是绝不放手的执着?
      伊庭带着千鹤挤开了人潮,伊庭宽厚的后背一直映在千鹤的瞳眸上,那种安心,温柔的感觉,伴随着回忆往事慢慢的浮现。像是幻灯片一样从千鹤的脑海中回放,记忆中的少年的模样与面前的男人的样子慢慢的交错,重叠。直至合为一个像。
      “八郎哥哥。”大脑来不及思考过滤就脱口而出。
      “什么?”伊庭转过头来,貌似没听清楚。
      “不,没什么。”千鹤对伊庭否认。
      两人终于离开了人潮,千鹤不再感到拥挤,清凉的微风吹拂过二人,千鹤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千鹤,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伊庭问。
      千鹤跟伊庭解释了自己和冲田先生还有近藤先生一起外出的原因,以及自己走丢的过程。
      “原来是跟他们走丢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02 01:21
        伊庭笑着“原来是发生了这种事,跟他们走丢了是吗?”
        “嗯,是的。”千鹤微微低下头,觉得有点丢脸,毕竟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那我带你回屯所,帮你说几句好话吧。”
        “可以吗?”
        “当然了,如果岁哥他们问起来的话……”伊庭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即露出了狡黠的微笑,像是狐狸一般一双眼睛弯的像月牙一样“你说是跟我离开了也没关系。”
        “那……”千鹤有点语塞。
        “那我们走吧,”伊庭看向不远处“西本愿寺是在……那个方向的吧。”
        “是。”
        两人踏出脚朝伊庭望的那个方向走去,千鹤走在伊庭的旁边,从她那个角度,刚刚能看到伊庭的侧脸。
        两人走着走着,千鹤觉得有点不对劲,她紧张的东张西望,抬头对伊庭说:“伊庭先生,这里怎么想也不会是回西本愿寺的路啊。”
        伊庭先生该不会也迷路了吧?
        “只是稍微绕点远路,别担心,没有要把你带去别的地方的打算。”
        千鹤稍稍一抬眼,看见伊庭的嘴角微微上扬,一个浅浅的微笑在他的脸上出现,真的没事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02 12:07
          镇楼图好可爱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2-02 15:42
            一段时间后,两人来到了的地方是……
            “伊庭先生,这是?”伊庭在一家糕点店前停住脚步,显然这才是伊庭的目的地。
            “以前就想要带你来这了,趁现在有时间,一起进去吧。”伊庭对千鹤发出邀请。
            “但是……”
            “只是跟你一起出来散散步,放松一下,这种程度应该是可以被允许的吧?”伊庭露出完美的微笑。
            “那,好吧。”千鹤决定下来。
            ————————
            “好好吃!”千鹤一边感慨,一边把一块蜂蜜蛋糕塞进嘴里。
            “怎么样?千鹤,这里的卡斯提拉味道如何?”
            “嗯,真的很美味。”午后的阳光从屋檐上撒下来,阳光已经不再像日午时那么刺眼,暖暖的轻轻的撒在千鹤的脸上。她浓密纤长的睫毛在阳光下轻轻颤动,就像振翅欲飞的蝴蝶。
            伊庭一直注视着千鹤,眼神比吃着美食的千鹤还要喜悦“太好了,我一直都想带你来这里呢。”
            “伊庭先生以前也有像这样带我出来过吧。”
            “这么说来,确有这么一回事。小时候也是,只要看到有什么新鲜的事物,经常私自把你带出来,想要和你一起分享。”伊庭的脸上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有一次田野里开满了油菜花,整片田野都被染成金色,我刚看到时,马上就想把你带过来,让你也看看,没想到……”
            “没想到?”
            “没想到被纲道先生极力反对。”
            “父亲大人?”
            伊庭笑道“纲道先生对我说,已经到傍晚时分了,你们两个小孩子独自去到那么远的地方,要是遇到什么歹人,你能保护好千鹤吗?”
            “……”千鹤没有说话,默默的注视着伊庭。
            “可能是我当时还太过弱小吧。”伊庭的笑容里露出了些许落寞“但我当时多想告诉纲道先生我能够保护好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02 22:20
              八郎哥哥好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03 01:08
                “伊……”千鹤话刚一出口,就被从不远处的一个声音制止住。
                “千鹤!”一个清脆的女声从两人不远处传来,千鹤望向声音的发源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跑了过来。
                来人是一个女孩子,褐色长发披散在她背后,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如小鹿一般灵动的眼睛,娟秀的柳眉和小巧的鼻子如锦上添花一般点缀其间。
                “太好了,真的是你!”少女兴奋的说,她一笑,脸颊上就绽放出几朵梨花一样的酒窝。
                “小千!”千鹤看清来人后,也笑了起来。
                “咦,这位是?”千姬看向旁边的伊庭,向千鹤问道。
                “这位是伊庭先生,是幕府旗本,从以前就与新选组的各位交情很深。”
                “这么说也确实没错。”伊庭遗憾的嘟囔后,然后面向千姬“我是担任将军近卫队的伊庭八郎,从小时候起就是她的朋友。”
                “谢谢你的自我介绍,我叫千姬,如你所见是她的朋友。”
                “对了,”千姬对千鹤小声私语:“这个时间段,你们,是在幽会吗?”
                “幽!”千鹤不禁喊出声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千鹤小声对千姬说。
                “不是的,我们只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什么嘛,不是呀。”千姬无奈的笑“抱歉抱歉。”
                “不,这没什么。”千鹤倒是有点害羞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03 12:42
                  “千鹤,其实我是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的。”
                  “重要的事?”
                  千姬用手遮着嘴小声说“我从我认识的一个艺妓朋友那里听到,最近有一些不良浪士频繁出现在角屋,在那里讨论关于新选组的屯所和武装事情。”
                  “这些浪士是对新选组有什么企图吗?”
                  “我想是的,千鹤,我们得马上回去跟岁哥他们说。”伊庭突然开口。
                  “恩。”千鹤转向千姬“对不起,小千。我们好不容易才能碰一次面,但现在我要和伊庭先生回新选组去,我们得向新选组的大家及时提这件事。”
                  “这没什么。”千姬笑着摆摆手说“千鹤的安危最重要啊。”
                  “那么,再见。”
                  “恩,再见。”
                  ————————
                  两人再次回到大街上,此时已有一部分人退去,不再感到拥挤。
                  “啊,千鹤,你看那里——”千鹤顺着伊庭的示意望过去。近藤和冲田正小跑过来。
                  “雪村!”近藤朝千鹤喊了一下。
                  “近藤先生,冲田先生!”
                  近藤看到千鹤后,舒了一口气“太好了,一直找不到你,我还以为你被那名自称鬼族的人给掳走了。”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家说,可以先回屯所吗?”
                  “恩,那我们走吧。”
                  千鹤和近藤走在前面,伊庭和冲田在后。突然冲田说。
                  “真是大意啊,居然被伊庭抢先了。”
                  “抢先?”千鹤回头,不解地问。
                  “是啊,近卫队还要负责找走失的人吗,还是伊庭太闲了。”冲田对伊庭嘲讽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2-03 16:40
                    “像现在这样只是我的私人时间,千鹤也只是偶然碰到。”伊庭回道。
                    千鹤看着两人,有点不明觉厉。
                    ————————
                    夕阳渐渐消失,疏星拖出一轮圆月,暮色四合,抹去了房屋树木凌厉的轮廓。
                    “什么!让千鹤假扮艺妓混进去?!”屋里传出平助的声音,震得那屋外的树叶轻轻颤抖。
                    “小声点,平助。”新八一个巴掌拍了一下平助的头。
                    “岛原那边的动静也不是一两天了,只是搜查起来有点困难,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土方抱着胳膊说。
                    “艺妓的服装的话,可以拜托千鹤的朋友,而且千鹤也想帮大家的忙。”冲田看向千鹤“对吧?”
                    “诶,恩。”
                    “喂!总司,不要擅自替千鹤决定!”平助不满的叫道“让千鹤一个人去岛原,那里那么危险,万一被别的什么人占便宜,被……”
                    “关于千鹤的护卫,就由斋藤和山崎你们去吧。”土方突然说。
                    “是。”两人一答。
                    “既然这样,那么就拜托了,雪村。”近藤看着千鹤“一切都小心。”
                    “是。”
                    “喂,不是真的要让千鹤去吧……”平助还在抱怨着。
                    千鹤走出房间,看到伊庭站在门外。
                    “千鹤,”伊庭看着千鹤,欲言又止“一切都小心。”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伊庭先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03 17:52
                      下周更第二章,千鹤艺妓装上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03 17:53
                        由于上周太匆忙,所以这周打算把第一章的最后一段内容再重新更一遍。再更第二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10 15:01
                          夕阳和晚霞渐渐暗下去,天边的疏星托出一轮圆月,暮色四合,抹去了房屋和树木,凌厉的棱角。
                          “让千鹤扮作艺妓去打探情报?!”
                          屋内传出平助的声音,震得树上的树叶微微颤动。
                          “喂!平助,小声点!”新八一抬手给了平助一个大盖帽。
                          “好疼啊!新八先生。”平助稍微压低了声音对新八抱怨。
                          新选组的副长土方先生十分无语的瞥了他们一眼,深紫色的眸子透露出不满“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两人连忙停止打闹。
                          “衣服的话,可以拜托千鹤的朋友,只是在旁边偷听,这种事情千鹤也能做到吧,而且千鹤也行帮大家的忙。”冲天测过头来望着千鹤,微微上扬的嘴角带着几分不羁,眼睛里闪动着猫的精明“对吧?千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10 15:14
                            问题被丢给了千鹤。
                            千鹤听到自己被冲田提名了,连忙说:“啊,是的。”
                            “岛原的动静我也听说了,只是在那里搜查很不方便,让千鹤去打探情报,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土方抱着胳膊说。
                            “不是真的决定要让千鹤去吧。对方可是不良浪士啊,万一他们为难千鹤,占她的便宜怎么办?”
                            “一想到这里我真是……无法忍受!”平助抓着自己的头发“噌”的站起来。
                            土方叹了口气“斋藤,山崎。你们在暗处保护千鹤的安危。”
                            “是。”两人异口同声。
                            “没关系的,”新八和原田走过来在千鹤旁边坐下。原田把手搭在千鹤的肩膀上,“等巡逻一结束,我们也会到岛原去的。”
                            “嗯!”千鹤绽放出微笑。
                            “这样真的好吗……”平助还在喋喋不休。
                            ————————
                            到了会议结束以后,千鹤拉开和门,看到伊庭坐在庭院的回廊里,他抬头仰望着头顶璀璨的星空,在月光下凝固成雕塑,千鹤没有出声,静静的看着被月色包围的伊庭。
                            伊庭发现了千鹤,便收回了目光,视线投向千鹤时,变为了月光下的水塘,温柔的散发出平静和深邃。伊庭的笑意从嘴角漫延开来。
                            千鹤在伊庭旁边坐下“伊庭先生,你还在呀。”
                            “嗯,”伊庭沉默了两三秒“千鹤,你的事我听说了。”
                            “诶?伊庭先生知道了?”
                            “嗯,”伊庭欲言又止“其实我不想你去。”
                            “什么?”
                            “不,我是说。一切小心,照顾好自己。我也会去看你的。”
                            “嗯,谢谢你,伊庭先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10 15:40
                              更第二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10 16:02
                                【二】岛原之夜
                                夜色笼罩下的岛原,就像海上的一座迷城,充斥着欲望,男人带着金钱来向女人们耀武扬威,女人则是费尽心思去讨好男人,但这其中也有着纯良无害的白花,在无尽的黑夜中绽放。
                                伊庭走在外屋的回廊里,身边经过的艺妓都对他行礼后,目光依然停留在他身上。在两个艺伎经过他身边后,伊庭听到了两人对话中的敏感词“像演员一样俊美”。
                                “这是第几个了?”伊庭心想。自己为什么又会出现在岛原呢。
                                ————————
                                “你要去岛原?为了雪村?!”本山的声音穿过和门,直达庭院。
                                “本山,不要那么大声。”伊庭压低声音,对本山说。眼睛慌张地瞥了一眼外庭,在确定没人后,才轻叹了一口气,把视线转回来。
                                “之前我带你去的时候,你总是半路逃跑,现在居然为了保护雪村,自己主动去了,”本山白了伊庭一眼“我该说你什么好。”
                                “当时,我还在修行。”伊庭说,眼神不自然的飘向庭院外 。
                                “你就扯吧!”
                                一听没有回话,两人沉默。
                                “在你眼里,雪村算什么?”本山突然问。
                                伊庭转头,眼神对着本山,一字一顿的说:“赌上一切,也要守护的人。”
                                伊庭的眼神中闪烁着坚定不移的光芒,使得他往日里沉稳的模样也变得愈发可靠,本山一愣,视线转向别处,搔搔头发笑着说:“哈,认真的啊。”
                                “我从来都没有要开玩笑的打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10 16:26
                                  思绪回到现在,伊庭来到一间角屋,是千鹤换艺伎装的角屋,伊庭刚想敲门,就听到了里面传出了千姬的声音。
                                  “哇!我就说嘛,千鹤穿这套很合适!”
                                  “已经换好了吗?”伊庭心想,伸手敲门。
                                  “千鹤,阿千。我可以进来吗?”
                                  “伊庭先生?请进吧。”千姬说完,一个身着紫色花魁装的艺伎拉开了和门,“这位老爷晚上好,妾身名叫君菊。”
                                  名为君菊的花魁向伊庭行了一礼,纤长撩人的眼睛下有一粒泪痣,朱红的唇笑得分外美艳,是个妖娆风雅的女人,一颦一笑,风华绝代,不愧是花魁 。
                                  伊庭点头表示回礼“千鹤呢?”
                                  伊庭朝屋内一望,看到了在千姬身后的千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10 16:41
                                    伊庭朝屋内一望,不由得吃了一惊,脸上的表情变化明显得连他自己都感觉到。眼前的少女虽换上了艺伎花魁的服饰,却还是可以看出她往常的模样。墨色的长发被簪子整齐利落的盘在头顶,却又在两肩处各披散了一缕,皮肤像牛奶一样干净白皙,微颦的柳叶细眉下是一双泛着宝石光泽的大眼睛,就像是最纯粹的原石,那清澈动人的双眼之中透露出她独有的无辜,双手紧张的攥在胸前,少女的胸部在衣服的前襟下含苞待放,腰带完美的勾勒出她纤柔的腰部,更是体现了少女的青涩,身着精致华美的红色花魁装,身段窈窕匀称,宛若池中红莲,亭亭玉立,聘聘婷婷。
                                    伊庭心中有种微妙的感情在他内心有如潮水般不断漫延,漫延,直至心底深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2-10 17:19
                                      下一章
                                      【三】嫉妒是大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2-10 17:22
                                        【三】嫉妒是大罪
                                        千鹤听见声音,抬起头朝伊庭的位置望去,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彼此交错,融合着。伊庭怔了一秒后,移开了视线,千鹤也低下了头。
                                        “是……千鹤吧。”伊庭缓缓开口。
                                        “是的……”千鹤的头低得很低,双手的手指绞在一起,手指因为过于用力的原因而透出微微的浅血色。
                                        接着就是一段长达3秒的沉默。
                                        “很适合你,”伊庭突然开口,棕色的额发遮住了新竹色的眼睛。
                                        “适合?”
                                        “艺伎装。”伊庭补充,眼神在千鹤周围不断飘悠。
                                        再看一眼吧,悄悄的,应该不会被她发现吧。
                                        伊庭轻轻抬起眼睛,却对上了千鹤的视线,从千鹤的眸光深处,伊庭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千鹤她也在注视着自己吗?
                                        再一次的视线交错,这次伊庭却没有移开视线,新竹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千鹤,那双眼睛深处隐藏着炙热的感情,而那炙热感情却在那淡淡的新竹色下,如深夜的幽莲一般悄然绽放,含蓄而静默。
                                        千鹤被伊庭炙热的目光盯着,也无法挪开自己的视线,于是就只能迎合着对方的视线。
                                        “这套很适合千鹤,”伊庭勾唇笑道,那微笑就像是月夜下的池塘微微泛起的涟漪。
                                        “很漂亮。”
                                        不含迎合或恭维所说出来的话语,充满着少年真挚的感情。
                                        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冲上头来似的,千鹤的脸就像是倒满红酒的水晶杯一样涨红。
                                        ……
                                        “谢谢。”千鹤说,嘴角微微上扬起一个弧度,而脸上的炽热却久久不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2-31 21:43
                                          后续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1-01 10:38
                                            稍后再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1-01 11:06
                                              “千鹤,一会如果有人要对你做越界的事情,一定要反抗。”伊庭的眼神认真得可怕。
                                              “嗯,是。”
                                              “我就在你要去的那间角屋隔壁,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请呼叫我。”伊庭说。
                                              “我不希望你出什么意外。”
                                              “嗯。”千鹤欣然应允。
                                              千姬在一旁默默看着两人,苦笑着,轻叹了一口气,和君菊对望一眼,我们这是被当成空气了吗?
                                              ————————
                                              千鹤在路过一间角屋的时候,听到了本山的声音。
                                              “噢,对了千鹤,伊庭先生是和其他人一起来的,其中就有一位叫做本山的先生,”走在前面的千姬回过头来对千鹤说。
                                              “伊庭先生……应该在这间角屋。”千姬思考了一下便说。“和你要去的那间角屋很近呢,说不定是伊庭先生为了保护你,就特意选的吧。”
                                              千姬笑道“千鹤要进去看看吗?”
                                              “进去吗?但是,说不定伊庭先生他们正在商量事情。”千鹤连忙推辞。
                                              “再见了伊庭!我要去月亮上和辉夜姬在一起!”屋内传出本山的声音,随后就是一阵其他人的笑声,本山应该是喝醉了吧。
                                              千鹤早就听伊庭说过,本山醉酒后会说胡话,还会做出和平常的形象大相径庭的举动。
                                              “这哪是商量什么事情呀,”千姬忍笑道。
                                              “那么就偷偷看一下,不打扰到他们就好了。”千姬把和门拉开一条缝“明明千鹤很想知道伊庭先生正在做什么吧。”
                                              “小千——”千鹤压低了声音说。刚想要制止千姬,千姬已经把眼睛探向了门缝内。
                                              “咦?”千姬轻呼,回头看向千鹤。
                                              “怎么了?小千?”
                                              “不……没什么,千鹤,我们走吧。”千姬有点慌张的说,说完就站了起来。
                                              千鹤却并没有马上离开,手攀着门框,悄悄的望着门缝内。
                                              “千鹤……”千姬刚想拉千鹤走,但见千鹤已经看见了,就不再阻止,垂手站在千鹤身旁。
                                              屋内,本山一面喝酒,一面和其他人在大声的谈论,面色通红,想必是喝了很多酒。
                                              伊庭坐在本山不远处,右手扶着额头,用中指摁着眉心,应该醉酒的本山太折腾,伊庭替他处理了烂摊子,而显得十分疲惫。
                                              但让千鹤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伊庭的身周还坐着两位年轻的艺伎小姐。
                                              两人都端坐在伊庭身侧,都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没有半分商业化,这正是少女如花的年纪,纯真的笑容不掺进半分杂质。
                                              其中一人见伊庭手中的酒杯空了,正打算倒酒。
                                              “啊,不必,我……”伊庭刚刚出言阻止,一抬头,便从门缝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伊庭不觉一惊。
                                              “失礼了。”千鹤说。
                                              千鹤也看到伊庭投过来的视线,往后一退,站起身,轻轻地拉上和门,和门上少女的剪影消失。
                                              “千鹤。”伊庭想要站起来,去找千鹤解释,就被本山给阻止了。
                                              “伊庭,你就别去了……”本山打着酒嗝摇摇手说“雪村她不是要去……要去……执行什么任务吗……”
                                              “本山!”伊庭有点生气“我不是让你不要给我叫艺伎吗?”
                                              本山被伊庭一吼,十分不满的叫道:“我这还不是为你好呀!你本来就不来岛原,这次好不容易来了,你父亲都交代过我了,我当然要好好带带你呀……”本山又打了一个酒隔。
                                              “等你哪天……和雪村成为夫妻之后……说不定就不能……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了……”本山说完就躺了下去,嘴里念念有词。
                                              “本山这酒量……真是……哈哈……”一个男人手握酒杯,喝的醉醺醺,拍腿大笑。
                                              “喂,坂崎,你也还好意思说本山?”另一个男人笑道,随后人群中发出了一阵哄笑。
                                              伊庭无奈的看了本山一眼,就转身出去,去找千鹤解释刚刚的一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1-01 12:56
                                                第三章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1-01 12:59
                                                  看到一张游戏录3的cg,觉得很适合第三章的本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1-01 13:01
                                                    “千鹤,”千姬追上来:“对不起。”
                                                    “小千……”千鹤一愣,在看到小跑过来的千姬后,才扯出一个勉强笑容。
                                                    “小千不必说对不起,”千鹤微微侧过身:“小千又没做错什么。”
                                                    “千鹤……”
                                                    “好啦,不是还有任务要做吗。”千鹤用手指点了一下千姬的眉间“不要再皱着眉头了。”
                                                    千姬叹了一口气,舒展开细眉。
                                                    “千鹤总是这样,”千姬无奈的笑笑“千鹤太温柔了。”
                                                    “那我去了。”千鹤对千姬笑了一下表示回应,转身要走。
                                                    “千鹤。”千姬再次叫住千鹤,千鹤转过身来。
                                                    “那个,刚才的事你别在意,别影响到你自己的情绪。”
                                                    “而且,照顾好自己,别被人欺负了。”
                                                    “知道啦。”千鹤笑了起来,跟之前的强颜欢笑不同,没有半分勉强,没有一丝敷衍,有的只是少女静默的温柔,和恬静的淡雅,衬托出她如花般的面容。
                                                    “要是有人想占你便宜……”
                                                    “就拿酒泼他的眼睛,或者拿簪子扎他的手。”千鹤接了下半句。
                                                    两人相视一笑。
                                                    ————————
                                                    角屋里,满是男男女女的调笑声,以及推杯换盏声。千鹤低头坐在一个绑着马尾的中年男人身旁,就算在男人的酒杯需要添酒时,千鹤也依然低着头,一语不发,只是默默的添酒。
                                                    “哼,新选组有什么可怕的,”一个留着月代头的男人放下酒杯说:“一群不知道随流的幕府走狗,总有一天会让他们玩完的!”
                                                    “哦,那你有什么妙法?”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接嘴到,他的声音,就像坏了的手风琴在拼命的拉伸着。
                                                    千鹤一惊微微抬头,这些人果然打算袭击吞所。
                                                    千鹤这么一抬头就让她旁边坐着的那个中年男人看见了她的脸,男人笑了一下,用食指抬起了千鹤的下巴,饶有兴趣的盯着她的脸看,男人像黄鼠狼一样猥琐而贪婪的眼睛让千鹤很不舒服。千鹤的手在暗处紧张得一握。
                                                    “这是哪家的姑娘,生得那么美,啧啧,可惜了……”
                                                    “你还没有‘旦那’吧,莫非还没有‘水扬’?”男人低头对千鹤说:“怎么样?要想成为我的妾就只有今晚的机会,如果你今晚把我伺候舒服了,明天我就带着钱来赎你。”
                                                    “胭脂水粉什么的,以后都给你买。”男人大笑着,把千鹤搂入怀中。
                                                    “不,这怎么行。”千鹤挣扎着推开男人,男人身上的酒气和鱼肉菜牙味,让千鹤难以忍受,脸上因为过度紧张而泛起了微微的红晕。
                                                    “哎呦,害羞了?”男人也没计较。
                                                    “真可爱啊……”男人露出了猥琐的笑容,笑起来像阴曹地府里牛鬼马面。
                                                    千鹤握着酒瓶的手默默使力,而在暗处,一双墨绿色的眼睛正一瞬不眨的盯着房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2-03 14:52
                                                      “抱歉,酒瓶空了,我再去打一点来。”千鹤找了个借口,赔了笑脸赶紧离开。
                                                      千鹤离开后,男人望着她消失在和门后的身影,“呵”的笑出声来。
                                                      ————————
                                                      呼,好险。
                                                      千鹤握紧了衣襟站在回廊里,心有余悸。
                                                      突然身后的和门“擦啦”一声,被人粗鲁的打开,千鹤条件反射的向后望去,看到了那个刚才调戏自己的中年男人正盯着自己,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男人笑着,一步一步朝自己逼近,可能是刚才饮酒过多,他的步子歪歪扭扭,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要倒了的松树。
                                                      “刚才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男人嬉笑着踱过来,伸出胳膊来想要抱住千鹤。
                                                      千鹤往旁一躲,轻松的躲过了,男人并没有生气,反倒像是被挑起兴趣一般的,继续一步一步的踱过来,想要抓住千鹤,就像是古时候纵欲酒色的君主在与姬妾玩耍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2-05 23:21
                                                        千鹤虽然暂时不会受这个男人的猥亵,但也不愿与这个男人有过多纠缠,正打算转身离开。突然男人像是豹子一样扑了上来,从背后抱住了千鹤。
                                                        千鹤像是受到了电击一般,战栗了一下,随后就拼命的想要挣扎逃离出男人的怀抱。
                                                        “别那么大反应嘛……”男人吐出的酒气喷在千鹤脸上,千鹤被刺激得呛了几声。
                                                        “请不要这样!”
                                                        “你该不会是和新选组里的某某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吧……”男人抱着千鹤喃喃地说。
                                                        这一句话仿佛平地惊雷一般,在千鹤的心里炸的轰轰作响。
                                                        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知道自己和新选组的人有关系!
                                                        正在千鹤担心自己是不是暴露了这件事,中年男人突然又说道。
                                                        “一聊到新选组……你就,就紧张起来,”男人不满的说:“你该不会是对……新选组里的某,某人有感情吧?”
                                                        千鹤松了一口气,至少自己还没有暴露卧底身份。
                                                        “不,怎么会呢。”千鹤强颜欢笑。
                                                        “呵,你要是有,趁早,趁早,趁早断了那个念想。”
                                                        男人把千鹤推进角屋的小隔间里,在黑暗中,视觉丧失了能力,千鹤的其他感觉倒是变得异常敏感,千鹤虽然感觉很害怕,但她预感到这个中年男人即将要说一件重要的大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06 00:21
                                                          顶顶顶,已收藏^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2-06 19:14
                                                            顶起来顶起来~最喜欢八郎哥哥啦~楼大大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2-06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