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庄周吧 关注:7,596贴子:35,618
  • 30回复贴,共1

【短篇完结】王者荣耀扁鹊×庄周同人《逐光之影》by穆惜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前面:楼主学生党,庄周本命,喜欢的可以来微博@穆惜城 关注我(虽然关注了也没什么卵用)(:з」∠)_
好久不用贴吧了,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希望大家理解(:з」∠)_
其实这篇文写得挺仓促的,有几处描写我自己也不太满意,但是估计以后也没什么时间和精力去改了。。。干脆就发上来吧(:3_ヽ)_
不知道王者荣耀吧里让不让发这种东西。。。就先发到这里来吧(:3_ヽ)_
大概是傲娇攻×温柔受的感觉,有肉渣
故事背景:扁鹊被活埋的地点在稷下学院附近,那时庄周第一次见到扁鹊并十分崇拜他。山洪过后,庄周循着洪流找到了扁鹊。故事是从这里开始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7-12-09 11:20
    废都朝歌像一只死去的巨兽,孤独地被人遗忘在谷底。
    阳光,除了正午时分,几乎照不到这里来。朝歌城里到处都是倾颓的楼房和鬼魅一般的黑影。在这里时间都静止了,仿佛今天同昨天没什么不同,明天比起今天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但偏偏有一个男子,在这样的一天踏进了废都的城门。
    “学习医术?”扁鹊压根看都没看这个傻小子一眼,他的目光仍然牢牢锁定在面前魔道的书卷中。
    “是的。”应答者带着有点天真的微笑。他穿着干净的天蓝色布褂,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废墟中显得格格不入。“外面的医馆都不肯收留我了,他们说我是……离经叛道。”
    这话倒是让扁鹊产生了一点兴趣。这么一个看上去乖巧可爱的男孩子,为什么会被别人说成是离经叛道呢?
    想到这,他放下了手里的书,转过身去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
    宽大的衣服下,略显纤细的身子,清秀的脸,毫无戒备之心,只身一人前来的毅力和勇气,这些都是很好的实验对象的素质……只是如果没有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和那一副没睡醒的迷糊状态,大概会更完美吧……
    扁鹊挑了挑眉,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
    “好吧,那你就留在这里。”
    是的,一开始,扁鹊只是打算将庄周作为一个活体解剖的对象暂时养起来而已。所以他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竟然都没问过庄周的名字。
    “王宫里面不准你进去,懂吗?这些书,你倒是可以看,就是不准翻坏了,不然,我会把你开膛破肚。”扁鹊看他整天一副没精神的样子,倒也乖巧,便没太担心他,把他留在自己的住处,独自一人径直去了王宫。
    他这次进王宫,正是为了准备活体解剖所需的资料和用具。
    开膛破肚的话,不是恐吓,而是扁鹊真的打算这么做。不管庄周有没有做错什么事。
    反正,不过是具标本罢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7-12-09 11:21
      几个月之后,当准备齐全的扁鹊从王宫里回来后,第一次看到了遮天蔽日,在峡谷半空中慵懒翱翔的鲲。
      那种视觉效果,对于一个人心理上的冲击是很大的。以至于一瞬间扁鹊以为是什么潜伏在这里的魔物觉醒了,差点要扔出随身携带的毒剂;可当他听到遥远半空传来的缥缈歌谣时,几年来,一种名叫“惊愕”的情绪第一次席卷心头——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那竟然是那个傻小子的声音!
      他是怎么坐上那东西的?那是什么东西?是他召唤来的吗?是不是对自己有威胁?
      一瞬间扁鹊脑子里生出无数个疑惑。但是他还记得,要管得住实验样品的话,必须要对他严厉。于是,扁鹊稳住了心神,厉声喝道:“那个谁,你***下来,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眼见那大鱼一样的东西缓缓下落,下落,同时慢慢变小,落地时,原本几百丈长的大鱼变得仅有一人多高,懒散地趴在了地上;而那个天蓝色衣服的男子坐在大鱼的背上。此刻,他的气质竟然与上次见到他时有了脱胎换骨的差距,那种傻气已经不见了,被一种更加温柔,更加成熟的东西替换掉了。男子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直视着扁鹊的眼睛,视线交错的瞬间,对方却低垂双眸,表现出谦恭的姿态。可这姿态竟一瞬间让他联想到,此刻正照在他们头顶的正午的太阳,那么明媚,那么刺眼,好像将他阴暗的想法尽数暴露在外了似的。
      “扁鹊师父,我叫庄周。”
      他开口说话的动作使得头发晃动起来,正好晃了一道太阳光在扁鹊的眼睛里。扁鹊在王宫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呆了太久,本来就接受不了太刺眼的阳光,现在被这么一晃,他突然觉得有些恍惚。眼前的庄周,仿佛正渐渐和阳光融化在一起。眼前的世界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直到扁鹊再也睁不开眼时,一切倏然变黑,扁鹊失去了意识,晕倒在庄周面前。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12-09 11:21
        后来,他才知道,那条“鱼”,是庄周在大量阅读自己丢给他的魔道典籍之后,结合他自己的理论,主动参悟并创造出的一种召唤生物。“大概可以这么理解。”庄周给他解释自己的理论的时候,连畅读魔道典籍的扁鹊都一时无法消化。自此他也不再敢小瞧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年轻人。
        同时在那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外面的人说庄周“离经叛道”。庄周的主张是“遗世而独立”,这在外面那个群雄纷争,英雄独领风骚的时代,未免有些太不合时宜了。由此,扁鹊那多年以来坚硬如铁的心,竟也生出了一点怜悯之情。
        自从有了鲲,庄周总是在中午的时候骑着它飞到谷顶,在那里默默地遥望着远方,好一阵子才会下来。
        而扁鹊早就习惯了在夜里做研究,中午时分一般都会躲进屋里睡觉。不过他偶尔也会在中午时分醒来,盯着窗外缓缓飞行的鲲,陷入沉思。
        那只鲲在缩小形态下还是很可爱的,但是像这么大的一条,横在峡谷半空,看上去还是很恐怖的。简直就像……就像……
        梦魇。
        就像那个多年来一直笼罩在自己心头的梦魇。
        尽管已经逃离了秦帝国的国土,对自己的海捕令仍然撒遍了四方。师父那可怖的面孔依然时时让他从噩梦中惊醒。是他害得自己众叛亲离,流离失所,被当成罪人,是他害自己从此再也不能暴露在阳光下生活,把自己搞成现在这幅样子,让自己落得现在这番田地,全部……都是师父的错!
        愤怒过后,扁鹊又想起了其他的事情。
        师父……吗?现在自己倒也成了别人的师父了。天道好轮回啊,当年的自己,就像这个庄周一样,傻傻地相信着自己的师父,可谁知自己的师父,最后只是拿自己当一枚棋子,当所有的利用价值都消失了之后就把自己弃如敝履了呢?!
        那么现在呢?自己的位置竟然跟当年那个诡计多端的男人一样了,而身边的那个天真的傻小子,俨然就是当年自己的翻版。扁鹊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他要给这个可悲的人施以报复。要让他尝尝被人利用的滋味,让他明白,这个世界这么可怕,谁都不能相信。
        其实扁鹊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不过是对自己的报复。对他深恶痛绝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曾经的自己的报复。他恨庄周其实就是在恨自己的曾经。
        还有一条,扁鹊没有意识到的事……在他眼里的所谓报复,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善良呢。
        从此,庄周就成了扁鹊的实验体,整天被扁鹊用以奇怪的药水。有的时候,扁鹊会将灼烧、冰冻或带毒效果的药滴在庄周身上,看他烧焦的皮肤飘出的烟;有的时候,扁鹊故意隐瞒庄周药水的副作用,看着他喝下药水后痛苦地蜷伏在地上抽搐,自己会忍不住大笑起来,觉得报复的效果达到了。
        很痛苦吧,痛苦就对了。
        必须要让你也尝一尝这种感觉。
        不要掩藏你因轻信而产生的懊悔,然后跟我反目成仇,逃离我身边吧。
        反抗吧,叫出来吧。
        ……
        可是,每次不论扁鹊怎么用可怕的药水来折磨庄周,庄周都一声不吭,不求饶,也不反抗,每天结束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用魔道之力给自己的伤治好后,第二天仍然乖乖地出现在扁鹊的实验室,随叫随到。
        这令扁鹊越来越烦躁,感到失去了折磨人的乐趣,也令他如鲠在喉,越来越烦躁。
        你在坚持什么呢。
        真是搞不懂你。
        他本来以为,事情会像他预想的那样顺利地进行下去,没想到,这个小子的反应异于常人。这让他原本的报复计划落空了,同时也让他意识到,自己正慢慢步入自己师父的后尘。这个认识让他在除了烦躁之外,还隐隐地感到一丝不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12-09 11:22
          扁鹊扔下手里的镊子,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庄周。
          “师父……”庄周手上的十字形伤口还在不停地流血,他的面色有些苍白,身影清冷忧郁,显得很没精神的样子。
          庄周又盯着手掌心愣了一会儿,就把视线移到扁鹊的脸上。
          “师父,如果你是想杀我的话,不用这么麻烦。”
          扁鹊的心咯噔了一下。不知对方何出此言。他看着庄周的脸。庄周的脸色难得一见的严肃,那股平日里一直睡不醒的样子此刻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庄周正色道:“师父,您知道我为什么要拜您为师吗?”
          哦,终于要跟我摊牌了是吗?扁鹊嘴角勾了勾,心里生出一丝“不过如此”的失望,于是不耐烦地打断他:“我没兴趣知道。”
          庄周开始运用魔道之力让自己手上的伤口愈合。那力量的化形,到了庄周这里,竟然变成了一只只飞舞的蝴蝶,看上去少了魔道本来的狰狞,倒多了几分温和与优雅。只见那些蝴蝶绕着受伤的手飞舞,然后依次钻入伤口之中,那伤口便迅速地愈合起来。庄周因为愈合的疼痛眉头微蹙,一边用蝴蝶疗伤,一边并不理会扁鹊的回答,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我在稷下学院学医的时候,见过您。”
          仿佛有一道晴天霹雳劈下来。稷下学院,正是扁鹊被秦国追兵活埋的地方。他就是在学院附近,被追兵追上的,他还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如何因恐惧而颤抖,如何被追兵打得半死,如何眼看着黄土一锨一锨地盖住自己的脸,又是如何在滚滚的雷声中,被泥石流裹挟着跌入深渊……
          扁鹊不知不觉将牙关咬得咯吱作响,却又故作镇定地问道:“哦,然后呢?”话说出口后他就立刻后悔了,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察出声音里的颤抖。
          他害怕了,害怕被面前的人揭露出他实际上的软弱。他一直以来努力维持的威严,以及利用这威严对这人所实施的种种,从中所获得的所有便利……只要面前这个人一开口,他那虚假的自尊心就会轰然倒塌。而他也将重新成为一名罪人,罪名是欺骗,而这在本质上与他的师父并无任何不同。
          庄周并不理会此刻扁鹊内心的翻江倒海,他只是笑笑:“我看见您以一人之力对抗秦国追兵的千军万马,听见您对他们喊'大仇不报,誓不为人',那时的我觉得非常震撼。
          “我一直都是个非常懦弱的人,所以特别崇拜那些有勇气的壮士。所以那天当我第一次看见您的时候,心里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觉得您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人。”
          “我这辈子的目标是治病救人。所以当您被他们活埋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我能救您,那大概是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了。我本打算等秦军走了之后悄悄地将您挖出来,可没想到,当晚就爆发了山洪,导致我的计划被打断了。山洪停止后,我才顺着洪流一点一点地找到了这里……”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扁鹊这才发觉,庄周其实并不傻,他其实对一切都了然于胸,他只是不想提起,不想点破而已。而自己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一心想着拿庄周当代替品,对过去的自己复仇。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庄周和自己不一样,他和这世界上的其他人都不一样;他比自己更洒脱,有更宽广的胸怀,一心想着渡人苦难。扁鹊一直拿庄周当做比他低一等的身份看待,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完完全全地错了;从一开始,他的地位就比自己高,与他的高尚品格相比,自己如同泥土,而对方如同天上飞翔的云,一个阴暗低贱,一个干净神圣。
          原来一直以来,自己才是那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傻小子。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12-09 11:22
            那之后,庄周仍然日日骑着鲲到峡谷半空晒太阳,只是扁鹊再通过窗户看过去的时候,再也不觉得那鲲像一个梦魇。看庄周骑着鲲在天上飞行,如鱼得水。其实那鲲飞在天上,真的像鱼儿游在海里一样。而自己仿佛站在漆黑的海底,看着头顶遨游的鱼,还有水面上方的阳光——那本以为已经是自己余生再也无法拥有的温暖,此刻竟然似乎向他发出了无声的邀请。只是扁鹊心里仍然有一些芥蒂。经过上次那件事后,他反而有些心虚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庄周。于是下意识地选择了逃避。
            有时候扁鹊也会悄悄趁走到空地上去向上看,常常看到出神。直到鲲快要落下来的时候,才如梦方醒,匆匆回到房间里。
            有一天,庄周邀请扁鹊一起坐着鲲去上面看看。扁鹊推脱自己恐高,坚决不和他一起去。
            庄周很是失望的样子:“上面的景色很壮丽的。”
            不过虽然很失望,也没有办法,庄周只好依旧自己一个人上去。
            没想那天庄周在天上飞的时间特别长,一直到未时,才指挥着鲲徐徐落下。庄周跳下鲲的背,一溜小跑进了扁鹊的房间。扁鹊正在房里研究魔道的医书,庄周看见扁鹊后,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
            扁鹊正潜心书籍,吓了一跳,把庄周推开,警惕地问庄周:“何事?”
            庄周笑嘻嘻地解释:“师父,你平时总是不晒太阳,这样会让寒气入体,会造成精神不振的,我把自己晒得暖暖的,这样就能把阳光的温暖传给你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太阳晒久了,庄周整个人今天显得格外地傻乎乎的。
            这番话倒是令扁鹊心里久违地升起了一股暖流。养大自己的是师父,师父虽对他恩重如山,但在自己的印象里,师父一直都板着一张脸,叫自己做这做那的,更别提之后利用、背叛自己的事了;所以扁鹊自从记事起,就很少体会到别人真正关心自己的那种温暖。这也令他即使在长大后,也特别贪恋这种温暖。之前对师父的仇恨,令自己变成了一个带刺的人,现在自己身上的刺被庄周尽数抚平,平静下来后,难得的柔情也不禁泛滥了起来。
            于是扁鹊把手探到身后,摸了摸庄周的头,叫他转到自己面前来。庄周依旧乖乖地照做了,正在不明就里的时候,扁鹊突然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庄周,像抱着一个爱宠一样,宠溺地在庄周的脖颈附近蹭来蹭去。
            庄周吃了一惊,惊讶过后,却也仿佛理解了一般,放松了身体,任由扁鹊在自己的身体上蹭来蹭去。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12-09 11:23
              扁鹊低下头,余光瞥见庄周后颈的痕迹。那是一枚铜钱大小,四圈呈放射状的烫伤伤痕。那是自己在某天拿他做实验的时候,被药物灼伤留下的疤痕。
              是只有我才知道的,我留在他身上的记号。
              这个想法,令扁鹊心里一动。这个想法触动了自己作为男性的身体的本能,瞬间让扁鹊头脑发昏。
              这个本能,推动了人类的发展和进化,让人类在漫长的历史洪流中终于屹立于物种之巅;让人伟大,却也让人卑贱。自古以来多少人败在这奴役他们的本能之下,顺着欲望的长鞭所指,狼奔豸突,像母亲受孕的子宫中,亿万精子争先涌向卵子的情形——人类所有罪恶的源头大抵源于此,所有的疯狂、异常……皆不出此因。
              所以此刻,扁鹊更加搂紧了怀里的人,更具侵略性的吻落在了庄周的肩头,后背,沿脊椎一路向下,直到那处隐秘的所在……
              当夜,从废都深处传来的低吟,忽高忽低,似有似无,像鬼魅般随风飘来,给这断壁残垣平添了一丝惊艳的意味。
              即使是在多年后,扁鹊再次回想起那一晚,依然觉得当时的情形,像极了那个怪异传教士所描述的“伊甸园”,尽管那个传教士口中的伊甸园生机勃勃,而他们只有一座死去的城。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12-09 11:24
                而就在那晚之后,庄周就不见了。连同他一直养在身边的鲲,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在清晨到来之前,消失了。
                扁鹊疯了一般地寻找,却没有发现对方留下任何消息。只有褶皱的被子才能让扁鹊相信,庄周并不是他臆想出来的幻影。
                几个月后,江湖上一名怪医声名鹊起。求诊的病人被索以高额金钱,求教医术的同行首先要奉上供解剖的材料。怪医要价不菲,但只要雇主出得起钱,他什么都会去干。普通人没见过他的样子,只有寥寥几位雇主见过他的面,但每一位雇主事后都默契地守口如瓶。
                扁鹊开始有了自我毁灭倾向。他故意接一些危险的任务,也遍访山河湖海,专往最偏僻的地方扎。他用这几年的时间积累了巨大的名气。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是因为失去了救赎,自己活在世上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或者是因为心里还存有一丝希望,只要自己的名气足够大,或许有一天会让庄周看到,那么他就还会像他们最开始一样,在未来的某一天突然造访……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7-12-09 11:25
                  再次相遇,是在王者峡谷。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王者峡谷,是个兵家必争之地,向来战事频繁。今天,不出所料,双方以各自的泉水为根据地,再次向对面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而他们便在下路的河道处相遇了。
                  当扁鹊在潜伏着的草丛里暗中观察的时候,突然就看见塔下混战的人群里,穿梭着一条灵动的鱼,不停地为队友提供辅助和治疗。那些同阵营的战士们,因受了这大鱼的支援,士气高涨,很快便将对手消灭在了塔下。紧接着,队友纷纷回城,很快,塔下只剩下这一条大鱼。仔细一看,大鱼上原来还坐着一个人,他盘腿坐在大鱼背上,正一脸轻松地四处张望着。
                  扁鹊从草丛里站起身子,迎着对方走了上去。
                  对方很快也看见了扁鹊,表情从最开始的轻松,很快变成警惕,当认出扁鹊的时候,又变成惊愕,最后,慢慢恢复成一个正经的表情,就像那天,他向自己解释为什么要拜师时一样。
                  扁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感情。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分开的这几年里,他早就将可能的各种结果都演练过无数次了,以至于真的再会的时候,感情早就被磨没了。总之,他用一个特别冷静的语气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庄周的语气里带着掩藏不住的小骄傲:“治病救人。”
                  顿了顿,他试探地反问:“师父,您呢?”
                  扁鹊冷冷地答道:“取人性命。”
                  庄周的身子顿了顿,眼神暗淡了些许。二人低着头,许久,谁也没有说话。
                  最后,庄周终于似乎释怀了一般,拍了拍身边的鲲,转身,爬上鲲的后背,乘着风,向暴君飞了回去。
                  “当您的任务结束的时候,来泉水找我。我们换个地方,慢慢地说。”
                  扁鹊点点头,便又蹲进了草丛里。这之后的无数次,他都经历过更加命悬一线的情况,但再没有任何一个瞬间,能像现在这样——不动声色,却又如此惊心动魄。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不停追逐阳光的影子一样。虽然阳光与影子总是相伴出现,但它们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产物。影子永远也不可能成为阳光。世人都怕影子会吞噬阳光的温暖,可只有影子自己才明白,在追逐阳光的过程中,自己怀抱着的是一颗多么卑微和虔诚的心。而且,正是因为有了阳光的照耀,影子才有了被温暖的可能,而阳光也因此得以成为阳光。
                  —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7-12-09 11:25
                    肉片段我当时是跟正篇分开写的,当时写了很多,后来闺蜜跟我说,肉片段的文风跟正篇差了太多了,于是我在这里把肉片段的大部分都删掉了。。。先在这里放两天吧,如果读者反馈比较好的话我再把肉段单独放出来。。要不然就太尴尬了(:3_ヽ)_
                    溜了溜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12-09 11:29
                      我觉得扁鹊的形象要比庄周鲜明一点,结局有点仓促了,不过我想知道扁鹊那什么庄周的时候子休没有反抗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09 13:36
                        子休真可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28 23:24
                          肉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1-21 11:38
                            肉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02 20:16
                              卡肉会怀孕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05 17:21
                                对不起各位我来晚了😂废话少说直接放H片段୧(๑•̀⌄•́๑)૭
                                因为最近风声比较紧,所以也不敢写得太sq,请大家谅解哈(´• ᵕ •`)*
                                最近不是会出子休的新皮肤嘛,有以这个皮肤为题,再写一篇的打算,不过目前也只是有这个想法而已,请大家不要期待(´• ᵕ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8-02-11 18:11
                                  《逐光之影 H片段》
                                  扁鹊低下头,余光瞥见庄周后颈的痕迹。那是一枚铜钱大小,四圈呈放射状的烫伤伤痕。那是自己在某天拿他做实验的时候,被药物灼伤留下的疤痕。
                                  是只有我才知道的,我留在他身上的记号。
                                  这个想法,令扁鹊心里一动。这个想法触动了上古时代便流淌在男性身体中的本能,瞬间让扁鹊头脑发昏。
                                  这个本能,推动了人类的发展和进化,让人类在漫长的历史洪流中终于屹立于物种之巅;让人伟大,却也让人卑贱。自古以来多少人败在这奴役他们的本能之下,顺着欲望的长鞭所指,狼奔豸突,像母亲受孕的子宫中,亿万精子争先涌向卵子的情形——人类所有罪恶的源头大抵源于此,所有的疯狂、异常……皆不出此因。
                                  而如今自己竟然对同性的对方产生这样的本能,大概不是自己发昏了,就是对方真的是个绝色的妖精……
                                  而冲动令扁鹊已经无暇考虑那么多,于是扁鹊一口咬住了那块伤疤。舌尖细致地舔过那里的每一寸皮肤,细细的品味着、欣赏着。这是自己的实验品,是自己的成果,是自己支配着另一个生命体的证明。
                                  庄周缩在扁鹊怀里,瑟瑟发抖。他不知道扁鹊要做什么,感到羞耻,却由于被人咬着, 又受制于二者的立场,也不敢轻举妄动。慢慢地,细小的疼痛被另一种感觉代替了。
                                  自从来到这废都,成为师父的实验品之后,自己已经习惯了整日遭受折磨,每次做完实验,身上的伤口都只多不减。每次也都只有自己回到房间里默默地疗伤。现在突然被这样“款待”,惊恐之余,身体竟然不争气地给出了回应。于是庄周喉咙深处发出细小的呻吟,出于抗议——或者是欲拒还迎。
                                  肉体的欢愉让人上瘾;对快乐的追求令人盲目。此刻的二人大概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
                                  庄周的眼神更添几分迷离。这眼神平时看来让人觉得没精神,在这种情况下却最是撩人。幸好扁鹊只闭着眼睛舔舐着伤痕,并看不到庄周的脸,否则只怕是要直接撕开对方的衣服长驱直入。
                                  扁鹊似乎并不打算住嘴,慢慢地,啃咬的力道变得越来越大,并慢慢由后颈沿着细长的脖颈向上,直到触到庄周早已发红发烫的耳垂,便像品尝珍馐美味一样将它含进嘴里。扁鹊听到庄周不禁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心下某种根本的需求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心里像是被无数的蚂蚁噬咬着,吞噬着他所剩不多的耐心。他只觉得脑子渐渐地昏昏沉沉,视线也迷离了起来。有一个瞬间,他似乎又变回了曾经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放下了所有的猜忌与防备,那样全身心的去信赖一个人,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一心一意地交付出去。这就像是婴儿依赖母亲那样,回归本源,令人身心舒畅。这感觉真的太美好了,美好得他已经想要永远深陷其中,不再离开。
                                  而庄周又何尝不是如此?此刻,在对方侵略性的噬咬下,庄周感到一种酥麻的感觉涌上来,由后颈为源头,瞬间席卷全身的经脉。这种快感在身体里不停地积累、横冲直撞,令庄周很快变得焦躁起来,四肢也仿佛被卸了力一般。庄周忽然双膝一软,一个趔趄,便跌入扁鹊肌肉结实的怀中,幸得扁鹊用力地搂住了他,他才不至于直接跪坐在地上。
                                  当夜,从废都深处传来的低吟,忽高忽低,似有似无,像鬼魅般随风飘来,给这断壁残垣平添了一丝惊艳的意味。
                                  即使是在多年后,扁鹊再次回想起那一晚,依然觉得当时的情形,像极了那个怪异传教士所描述的“伊甸园”,尽管那个传教士口中的伊甸园生机勃勃,而他们只有一座死去的城。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8-02-11 18:12
                                    好喜欢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13 01:08
                                      楼主什么时候更新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13 01:09
                                        不更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6 21:12
                                          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22 08:24
                                            暖一拔贴,顺便催更


                                            回复
                                            22楼2018-05-12 22:10
                                              我本命庄周,也本命扁鹊,真巧,握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04 01:40
                                                为什么不把庄周改写成女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3-03 17:04
                                                  唔……新人来报道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03 01:43
                                                    !好厉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03 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