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兰吧 关注:373,298贴子:8,298,967

回复:【Angel在等待】她骑白驹问流年(新人拜吧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样一来,她们的目的地就很快选定是日本内供的一款高端小众产品。
直奔柜台,等到了地方黑泽的用处就只剩刷卡了。这可是女人的修罗场,男人在这里只能充当钱包的作用。显然黑泽也很清楚这一点,淡定地拿起一本厚厚的时经杂志看起来。
两个女孩对着一大堆瓶瓶罐罐试来试去,争论不休,最终做出决定的时候黑泽已经看完一本半了。他丝毫没有不耐的样子,反而很感谢两人花这么长时间帮他选礼物,结账的时候顺便送了两人各一瓶香水。
“兰,你这个朋友也很上道啊!怎么就有那么一个表姐!”
“园子!”
“嘁,本来就是,想到这些东西都是给她挑的我就心痛,明明也很适合我的皮肤。”
不想吐槽铃木大小姐会缺护肤品这种天方夜谭,更不想戳破她之所以来自家消费,就是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机灵心思,兰只是戳了戳园子的额头,无奈摇了摇头。
不过既然来了,两个女孩都不免想再多逛一逛,特别是兰打算给尤利安买件礼物。一方面感谢他最近一直陪练指导,另一方面她还记得那件昂贵的和服,怎么说都应该回赠一份礼物。于是借口给爸爸买礼物,三人兜兜转转走到了男士商品区。
兰已经想好送什么了,她的奖学金刚下来,以她的经济水平,买一对精致的袖扣再合适不过。说到送男士礼物,园子相当有经验,直接带兰到了一家很低调奢华有内涵的男士饰配店。
“这家店我有钻石会员卡,每次都是给爸爸和阿真买礼物,积分刚好攒够一次超级回馈折扣,送你啦!”
说完,园子从包包里抽出一张银色亮闪闪的卡片塞到兰的手里,似乎是怕兰拒绝,还连声叨念可恶的阿真,再也不来了云云。兰心中感动,由衷道谢。只是旁边恰好视察的经理认出了园子大小姐,闻言不免有些嘴角抽搐。
“铃木小姐,既然是您的朋友,不需要这张卡我们也一定给最大的优惠折扣,还请您以后多来光顾。”
经理连忙表态,并且亲自接待三人。
“矮油,还有这等好事?嘿嘿,那我可要把卡收起来,下次给我老爸买礼物,总不能没了男朋友就不孝顺爹了。”
园子被看破身份,态度丝毫不变,依旧是一脸占了大便宜的小模样。这种可爱又真实的作态,丝毫不摆大小姐架子,不仅兰会心一笑,就连经理和黑泽都为之侧目。


回复
242楼2018-02-28 00:10
    三十九




    挑选的过程很快,远超兰自己的预料,因为她只一眼就看中了一对袖扣:简约而不失质感的托扣上镶嵌着漆黑深沉的托帕石,里面似融有细碎的金粉,在柜台暖光下闪动着暗金色,流光溢彩,低调奢美。
    兰几乎立刻就联想到那个男人,深沉如古井无波,黑暗冷漠的气息压抑逼人,却莫名闪动着光彩。
    她指了指这对袖扣,抬头对经理说选好了。园子伸头过来瞄了一眼,楞了一下,然后一双狡黠的眼里就带着了然之色。她就说兰不年不节的,突然要给那大叔送什么礼物。看到这对袖扣她还有什么不懂的,这么有气场的奢华款式,她绝不信兰会认为这和毛利大叔搭调,毛利大叔估计都没有能与之相配的西装。
    兰微微红了脸,不去看好友取笑的眼,转而问黑泽有什么想看的。黑泽微微摇头,浅笑表示没有了。最后去结账,经理果然给了兰一个巨大的折扣。三人都没有什么其他想买的东西了,就打算上楼吃饭。
    一说到楼上餐饮区,兰就想起尤利安,两人在楼上吃饭那次,是他第一次毫不掩饰自己的黑暗属性,现在想想大约就是在那时他渐渐撕掉了表面上的伪装。
    这边兰还在想着心事,园子忽然刹住脚步,紧紧攥着她。兰下意识看过去,园子刚才还笑嘻嘻的脸瞬间失了血色,眉头锁得紧紧的。黑泽和兰都有些不解园子的反应,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一家男士服装店里的两人。
    京极真和克莱尔。


    回复
    243楼2018-02-28 00:10
      京极真挠着头似乎很为难的样子,克莱尔举着两件外套在他身上比来比去,言笑晏晏。兰反手拉住园子,伸手揽住不让她再看,自己的目光却渐渐冰冷。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大的怒意,京极先生这是在做什么?难道真的和克莱尔有什么吗?
      身边的黑泽原本看到自家表姐还有些惊讶,再见身边两个姑娘的反应,眸光闪了闪,一抹了然之色划过眼底。
      也许是三个人站在这里,在人来人往的商场显得太突兀,那边的克莱尔也望了过来。她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容,踮起脚在京极真耳边说了什么,吓得黑皮肤的男生连忙后退,接过她手里的一件衣服就进了更衣室。克莱尔慢条斯理地把手里另一件衣服交给柜员,这才悠悠过来。傲慢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园子,她伸出纤白的手,欲捏住园子的下巴。
      “啊呀呀,这不是铃木吗?你是来找阿真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
      不等园子回答,兰一把扣住克莱尔的手腕,她的声线与往常的温和柔软不同,异常清冷严厉。被人中途截下,克莱尔原本还满不在乎,待试图抽回手发现抽不动时,这才有几分讶然看向兰。
      “你是谁?放开我!”
      克莱尔这下也动了真怒,暗自用力挣扎,但兰紧紧攥着丝毫不放,反倒慢慢把她的手拉到两人面前,眼神冰冷渗骨。克莱尔被这个看似娇弱女孩身上爆发出的慑人气势惊到,懵了一下,意识到自己被一个亚洲小女孩吓住,她挣扎的动作大起来。兰的动作更快,就在克莱尔深吸一口气准备动手之前,兰狠狠甩开她,克莱尔放空了力道踉跄出去好几步。她握着手腕,一脸怒容就要上前,却被黑泽横手挡住。
      “表姐,你上来就挑衅是要做什么?这里是日本,不是美国,更何况你就在铃木财团的地盘上,要对铃木小姐动武吗?”
      黑泽丝毫不因为克莱尔是自己的表姐就保持中立不语,反而冷冷制止她。克莱尔这才注意到园子身边的男生是自己的表弟。她似乎有点怵黑泽这种笑面虎类型,闻言停下了动作,只是惊奇问他为什么在这里。
      “陪园子小姐买东西。”言毕黑泽将手里提着的护肤品晃了晃,很是淡定。
      园子:o_0
      “你和铃木园子很熟?”克莱尔惊怒交加,见黑泽并没有回答的意思,她又指向兰,“那你又是谁?”
      兰不习惯被人用尖尖的指甲指着鼻子,亦不回答,只微微皱眉侧身。
      “都说了跟你有什么关系,听不懂吗?用手指指着别人一点礼貌都没有,真是粗鄙!”
      终于找回性格的园子回瞪着克莱尔,毫不示弱地怼回去。克莱尔却没有和她争,她回头仔细看了看兰,眼里闪过了然的神色,渐渐恢复了方才的高傲,还隐有一丝不屑。
      “你是毛利兰,阿真给我说过,听说你空手道不错?”
      “听说你也不差,只不过留这么长的指甲,世界空手道大赛不准许吧?”
      兰淡淡回应,一语双关既承认自己的身份又表明自己也参赛。克莱尔这下感兴趣了,她眯了眯眼掀唇一笑,慢腾腾伸手直接拔下一片指甲。兰这才发现她只是在原本的指甲上贴的软质彩甲片。而克莱尔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慢吞吞一片一片把彩甲片撕掉,然后抬眸冲兰挑了挑眉。
      “很快大赛区就要开赛了,我很期待和你的对决,希望你不要撑不到决赛。”


      回复
      244楼2018-02-28 00:15
        对这种程度的挑衅,兰根本不多做理会,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克莱尔似乎很不满兰风轻云淡的样子,就在她正准备开口时,京极真走出了更衣室,他四下看不到克莱尔有点奇怪,抬眸环视。他的目光刚扫过园子和兰就倏然停下,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和显而易见的喜悦。他也不顾身上还穿着人家的衣服,大步朝这边跑过来。果不其然,他前脚离开店面,店员就呼叫着在后面追出来。他着急得不管不顾,胡乱脱下衣服丢回去,只穿着贴身衬衫跑过来,很激动的样子。
        克莱尔皱了皱眉,没有吭声。
        “园子,园子!为什么要和我突然分手,不接电话也不肯见我?”
        “我不想和他说话。”
        虽然京极真就在眼前,园子却对着兰说道,捂着耳朵就把头侧开。
        京极真过来就想去扶园子的肩,园子快速缩进兰的怀里,拒绝和京极真交流,兰注意到他紧张委屈的神色不似作假,当着克莱尔的面也毫不掩饰焦急,心想两人莫非有什么误会。这边京极真却见黑泽站在园子身边,因为一直知道工藤新一的存在,下意识就没想到黑泽与兰有什么关系,习惯性脑回路走岔路的他当下以为这是园子的“新欢”,面色唰得僵硬,眼里的光一瞬黯然。
        “园子你、你是喜欢别人了吗?”
        “你管我做什么,你继续啊,该买衣服买衣服!”
        园子被这人倒打一耙气笑了,拉着兰就要离开。见京极真还想上前,她另一手挽上黑泽,挑衅地瞪视回去。京极真像被烫了一下,猛然后退了一步,深色皮肤的俊脸上全是失落和受伤,一米八几的大男孩就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狗般委屈黯然,十分可怜。
        兰看京极真的样子,真觉得他不是这种装可怜的人,就想叫住园子好好听他解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还没等兰开口,那边克莱尔上前,几根玉葱指拉住京极真的袖子细声细语说些什么,一张明艳的脸上温柔又可爱。
        这下不管兰说什么园子都不听了,拽着兰就快步跑开了,黑泽扫了一眼京极真转身去追兰她们。三个人就这样你追我赶跑出了百货商场,等停下来都快到到街角了。园子气喘吁吁,看到同样停下脚步喘息的两人,才后知后觉原本大家是要上楼吃饭的。
        “对不起,害得你们都没吃上饭。”
        “你说什么呢园子,那种情况我也得吃得下去才是,倒是黑泽君,你刚才说这是园子的,那礼物怎么办?”
        “礼物就算了,铃木小姐这么认真的挑选,这种状况我实在不好给她了。”
        “诶?刚才你不是还叫园子的名字吗?”
        黑泽和园子对视一眼,对兰的迟钝都很无语,两人忍不住笑起来,兰更奇怪了。等气息匀整了,黑泽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园子。
        “刚才园子小姐说了这个也适合你,送给你吧,就当做今天害你不愉快的赔礼。”
        “这不好……”园子不好意思地推拒。
        黑泽却不容拒绝地塞到园子手上,态度很是坚决,这种绅士型男生忽然强势起来倒是很忽悠人,园子愣愣地接过了。兰见状,忍不住问。
        “那你拿什么送给你表姐呢?”
        她实在不想叫克莱尔的名字,这样不喜一个人,对兰来说是很少见的。黑泽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我想了想,还是人体模型比较适合她。”


        收起回复
        245楼2018-02-28 00:25
          “噗——”
          园子没忍住喷笑出来,连兰都忍不住跟着笑。
          黑泽见两位女士重展笑颜,体贴提议去附近有名的店吃饭,获得一致赞同。在吃饭过程中,黑泽委婉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似乎觉得园子和那位京极先生有误会。
          “同为男生,我看得出他很重视你,见到你和我——”黑泽停顿一下,其他两人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他很受打击,至少难过绝对是真的。”
          “我也这么认为,京极先生方才真的很受伤的样子,园子你有好好和他说吗?”
          见桌上的两人都诚恳的替京极真说话,园子咬着勺子半晌不语,想了好长时间才开口。
          “其实我知道,阿真对我的感情有多深,但是这种事情不止一次了,克莱尔只特别嚣张过分而已。两个人在一起,不只是感情的问题,如果阿真总是对别的女生这么纵容,我接受不了的。更何况,那个克莱尔她这么对我,他都视若无睹。”
          在感情的事情上,园子一向比兰看得开,既然她这么说兰也不好多劝,感情的事情就是两个人自己的事情,配与不配、分与合、爱与不爱从来不是外人能置喙的。她只能说出自己的看法,其他的就只剩支持她每一个决定了。
          饭后黑泽提出送她们回家,兰和园子婉拒了,两人更想在路上慢慢聊,顺便消消食,黑泽见状也不多做勉强,道别之后就离开了。
          “兰,你的同学性格很不错啊,又体贴又聪明,最重要的是人也帅。”
          哭笑不得,这小祖宗刚才还伤心欲绝,此刻又能品鉴帅哥了。不过这样也好,总比难过好,于是兰少见地配合园子,听她的高见。
          “不过你今天抓住那个克莱尔的时候,眼神很恐怖不说还特别气人,我第一次见你那么有气势的样子。”
          “那个呀~”兰笑而不语,其实她当时就是有些气,这位克莱尔小姐觊觎别人的男朋友,还那么傲慢不屑、理所当然,一副看不起园子的作态。抓她的手纯属下意识保护园子,等伸手抓住了,看到她长长的尖指甲就更愤怒了,要是划伤园子的脸怎么办?一时间还联想到她非要园子和她比空手道的行为,所以忍不住恼怒。
          一不小心,用上了尤利安一贯的神情,冰冷狠厉又带点儿不屑鄙夷。也许是见得太多次了,学起来异常得心应手,看到克莱尔被震到,她自己也有点惊讶,本以为画虎不成反类犬,不想却还有点像模像样。


          回复
          246楼2018-02-28 00:31
            四十


            和克莱尔对峙后,兰训练更认真了。如果说以前只是因为承诺不想输,亲身接触后,完全是发自内心不想输给她。这个女孩太过骄傲得意,以至于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她对园子的态度实在碰到她的底线了。
            她运动神经发达,学习能力极强,这方面想来一点就透。加之从小练习空手道基础非常扎实,兰进步飞速。尤利安分析她耐力在女生里很不错,但是比起男生稍差,考虑到克莱尔的身体素质,兰增加了不少耐力训练。
            此外尤利安认为她招式过于中规中矩这一点,兰深有感触,她就属于那种武道都走堂堂正正的刚健路线,不够灵活机敏,所以练习期间她针对这一点下了最多的功夫。甚至期间还跑到大阪去找和叶切磋了一段时间,和叶的合气道就是借力打力,巧劲与柔术结合。等和叶被她折磨得实在疲惫不堪,干脆把兰丢到道场去,让师父好好教育一番。
            尤利安的陪练,实在是让兰一日千里最重要的原因。原本兰渐渐学会机敏要诀后,对尤利安原本是可以占上风的,但坑爹的是他时不时有冷兵器助阵,防不胜防,让兰吃了不少苦头。
            有一次,尤利安运用拳击技巧锁住兰的双手双脚,她奋力挣扎试图脱困,却被尤利安用身体压在地面。以往两人你来我往,偶尔有肢体接触,兰不会很在意。但这次不同,因为之前缠斗得紧了,两人体能消耗都很大,不止她满头大汗,他也是呼吸急促。
            这种情况下,身体接触就有点尴尬了,特别是他身上的温度高得吓人,丝丝缕缕传到她的身上,兰只觉得接触的部分快要起火了,庆幸这会儿红着脸也看不出到底是羞的还是热的。脖子后面露出的一截皮肤有痒痒的怪异感,她回头去看身后的人,不想尤利安错头,将脸贴近她的耳垂。他呼吸愈加粗重,炙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畔,兰整个人都僵硬了,作为医学院高材生有些事情不可能不懂,这会儿丝毫也不敢再挣扎了。
            僵持了片刻,兰刚想硬着头皮提醒他可以松开了,就听尤利安紧贴着她的耳朵轻笑了一声,然后离开她身上。兰松了口气,来不及想他笑什么,就发现自己被困住了。
            兰:what?
            不是那种引人遐思的捆/绑/被play,而是被他用钢绳拴住了手脚,像一只小猪那样丢在垫子上。过度震惊的兰忘了质疑,傻呆呆地去解蹭,半天解不开,最后只能如同可怜的蜗牛奋力蠕动。
            蜗牛兰大怒:偷袭无耻!你平时用钢绳和人对打吗?
            尤利安淡定:不,我平时用枪,要试试吗?
            ……
            不了,我觉得钢绳就挺好,我可以顺便学习一下挣脱术这个实用的小技能,呵呵呵呵……




            收起回复
            248楼2018-02-28 00:35


              ————此处是作息不规律的楼主——————
              对不起,今天实在有点晚……我的电脑哪儿都好,就是偶尔会黑屏。。。


              回复
              249楼2018-02-28 00:36
                楼主真心辛苦了!越来越喜欢你了,这段时间高产哦,继续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0楼2018-02-28 01:53
                  楼楼,加油↖(^ω^)↗这种更新时间,我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1楼2018-02-28 07:54
                    赞赞赞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2楼2018-02-28 08:57
                      当初看的第一篇琴兰是《兰色巅峰》,因为里面相当于平行世界,所以觉得新兰琴兰不冲突,没觉得哪里不妥,反正兰是穿越的,所以那个世界的新一依然是抱得美人归的人生赢家,但这个文里没有平行世界,所以,一旦确定了琴兰主线,又突然觉得:哇,我对新一真的是复杂的感情,小青梅都要跟别人跑了,你还隐瞒,隐瞒个大头鬼啊!摔!所以,私心希望洗衣机结局也能好点,当然!千万不要跟兰以外的女孩子谈恋爱啊!!就这么残暴没人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3楼2018-02-28 09:54
                        看着我竟然入坑琴兰


                        收起回复
                        254楼2018-02-28 16:57
                          四十一


                          天天密集训练,即使从小体力过人的兰也有点吃不消,更别说被人摔摔打打还带捆绑的。兰为了更长远的未来,宣布要休战一天。她这两天总是找不到机会送出那对袖扣,又不好问生日这种比较私密的事情。
                          兰直觉,关于尤利安的事情,还是他自己想说的时候她听就好,问太多对两个人之间的和谐相处无益。
                          眼瞅着今天正合适,快到晚饭的时候,兰不仅没有进厨房反倒收拾好一个小背包,兴高采烈地提议去吃。她心里盘算着请他吃饭作为感谢,然后趁着吃饭的光景送上礼物。
                          对于她突如其来的想法,尤利安皱了皱眉也没有反对,干脆地直接拎了外套拿上车钥匙就走,还回头一个眼神示意兰跟上。
                          兰:我真是个机智的孩子。
                          当上了车,不久她就发现事情并不如她想象那样发展。原本她是想着两人会就“去哪里吃”这个问题进行简单的探讨,然后她很自然的提出请客。可眼下尤利安很明显自有想法,非常符合大佬风范,上车就是一脚油门,黑色的保时捷如离铉箭一样飞驰出去。他目不斜视,丝毫不犹豫的样子让兰不禁猜测,从她开口时他就已经想好了目的地。
                          也是,大佬吃饭随随便便便的地方能撑得住场面?
                          兰:可我钱包的不一定撑得住啊。T-T


                          收起回复
                          255楼2018-02-28 21:39
                            稍微等一下,我的朋友们,我遇到了一个尴尬的技术问题,给度娘的屏蔽系统献上我的膝盖,让我在法律的边缘试探一下


                            收起回复
                            262楼2018-02-28 21:50
                              等着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5楼2018-02-28 21:58
                                我。。。找不到度娘的经期规律,好绝望,如果我发截图,会被屏蔽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8楼2018-02-28 22:04
                                  等你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9楼2018-02-28 22:0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1楼2018-02-28 22:17
                                      大家帮我看看显示正常不,回复到一层下面,如果正常我一会儿把这几个试探的楼层删掉,不影响大家的体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2楼2018-02-28 22:1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3楼2018-02-28 22:1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4楼2018-02-28 22:2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5楼2018-02-28 22:20
                                              尤利安半天无语,他是一个有耐心的罪犯却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而眼前这个醉鬼在挑战他仅剩的忍耐力。
                                              “真的!你车速太快了!好几次我都想批评批评你。”兰摇摇晃晃伸出一只手,素白的肌肤在路灯下闪着珍珠般光晕,她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幸亏我没有批评你!”
                                              知道怕说明还没有烂醉,尤利安狠狠瞪了一眼还在胡咧咧的女孩。
                                              “我要是批评了你——那我不就丢脸了吗?你开的哪是汽车啊!你开的是飞机!哈哈哈哈……”兰捂着肚子笑得直打跌,指着脸色已经黑如锅底的男人,“我们都到外国了!”
                                              尤利安:……
                                              “不过我也开过飞机!”女子即使醉了对危险依然有小兽般的直觉,她在身边人青筋暴起前一刻机灵转身岔开话题。
                                              “那时候机长和副机长都出了意外,我被抓壮丁驾驶飞机——大型客机诶!平时连驾驶类游戏都没玩过,突然让我驾驶飞机。”兰自顾自絮絮叨叨驾驶飞机的经历,身后的尤利安无奈揉了揉眉心,“我当时很害怕的,飞机上那么多乘客的性命,我怎么担得起?在我最害怕的时候呀——新一他给我打电话了……”
                                              男人脚步一顿,目光沉沉,“新一?工藤新一?”
                                              “不然还会有哪个新一?那个超自大的推理狂!”


                                              收起回复
                                              276楼2018-02-28 22:22
                                                四十一


                                                兰傻乎乎笑得天真,似乎口中的新一人就在眼前,还挥了两下拳头。尤利安唇角勾起从未有过的和煦笑容,只那笑意不达心底,危险又冰冷。
                                                “你和那个工藤新一,还保持联系吗?”
                                                男人淡淡问,仿佛不经意的语气似乎只是随口一问。醉酒的兰没有看到,此刻他眼眸漆黑无底,闪过诡谲的暗芒,再无一丝方才的温度。他冷戾的目光紧紧锁住兰的侧脸,不错过她脸上一个变化。
                                                “保持联系?”女孩仿佛听到什么有趣的笑话,笑呵呵半天,“怎么可能?我们……飞机那通电话根本是怪盗基德打给我的,因为他本人当时也在飞机上。”
                                                “怪盗基德是个奇怪的人,他可以巧秒扮成另一个人,从声音到外貌!你别不信哦,真的有这种人,真的!”兰生怕眼前人不相信这种神乎其神的技能,认真强调还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我知道。”尤利安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多么神奇的本领啊……就是为什么,为什么总是在我面前露馅呢?哪怕装得更像点,我也可以安慰安慰我自己。”


                                                收起回复
                                                277楼2018-02-28 22:26
                                                  兰看着两人经过路灯不断变化的影子,从一个高大一个娇小慢慢拉成两条长长的不合比例的面条人,到了下一个路灯又被压缩成一团。一个一个路灯过去,一遍又一遍轮回。她和尤利安先生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他喜欢吃她做的饭,送她和服、陪她训练,她早已习惯了和他相处。
                                                  兰再迟钝也不是当初的高中生了,她懵懵懂懂意识到她和这个男人相处有些模糊了边际。
                                                  “尤利安先生,我喜欢我的青梅竹马,真的很喜欢,所以我想等他回来。别人告诉我你该放弃了,我知道他们是好心,也许他们是对的。”
                                                  兰停下来,微微回头看着尤利安,浅笑着。
                                                  “可是,可是我好像迷途不知返了。”

                                                  说给尤利安,也说给她自己。
                                                  尤利安低头看兰的表情,她在他身前半步朝他的方向转过脸。
                                                  路灯照亮她半边脸,在另半边脸隐藏在阴影中。女孩姣好的脸颊微醺,光晕下透着玫瑰色,她容颜葳蕤眼波流转,一半天真一半妩媚,粉唇微微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从不懂同情理解为何物的尤利安,竟在这一刻对另一个人产生了共情。
                                                  前所未有的事情,他感受到她虽然笑着却真实的悲伤着。
                                                  与此同时,方才还暗生杀意的心间,猛然涌进一股怒火。这愤怒来得如此莫名其妙,让他迷惑不已。鬼使神差伸出手按在她的头上,是比想象中更柔软的触感。女孩鸦青色的发丝像是有魔力,顺着他的手臂,丝丝缕缕平息了他胸口无端的焦躁。
                                                  她还在嘟囔呓语,尤利安、尤利安的,轻声唤着他的名字。
                                                  甚至不是他真正的名字。


                                                  回复
                                                  278楼2018-02-28 22:2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1)
                                                    279楼2018-02-28 22:28
                                                      ———楼废白有话说——————
                                                      之前有朋友问我为什么琴爷称呼兰小雏菊,这是一个设定问题
                                                      尤利安 Urien 是个意大利常用名,本文设定就是琴酒是日意混血,因为73大叔的内部定的琴酒原名黑泽阵,所以父亲是个姓黑泽的渣男,母亲是个意大利女人。
                                                      雏菊是意大利的国花,花语很复杂,最主流的几个分别是:天真烂漫、希望、纯洁的美和藏在心的爱恋。前几个简直就是兰姑娘的写照,后一个很适合他俩这种感情,兰对父母亲友甚至对自己都是懵懂隐瞒,琴爷更是得把她偷偷藏着。
                                                      今天的更新有点儿曲折嘞,我被度娘删的怀疑人生。就算隔开认为所有可能的敏感词,还是不行,所以只能发图片。个人有点强迫症,总觉得非常对不起大家,影响了整体一贯性。今天先更到这里,就怕万一还是会被删就断层了,明天确认安全后一定把今天的补上,谢谢几位陪我在法律边缘试探的小伙伴,么么哒。


                                                      收起回复
                                                      280楼2018-02-28 22:35
                                                        睡前看到更新!可以做个好梦了!晚安,夜猫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1楼2018-02-28 23:13
                                                          之前就觉得了,楼主大大的知识好丰富啊


                                                          回复
                                                          282楼2018-03-01 08: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3楼2018-03-01 1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