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兰吧 关注:381,966贴子:8,334,211

回复:【Angel在等待】她骑白驹问流年(新人拜吧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楼感觉到了压力,拖延警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35楼2019-04-06 22:11
    人生太艰难了,晚安诸位,明天见么么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43楼2019-04-07 03:16
      人生真是变故多多,导师电话叫帮忙去取材料嘞,等我取回来更啊乡亲们。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48楼2019-04-07 08:10
        活儿早就干完了😂抵不住老师和同门师姐的热情大家一起吃饭,我果然不适合预告时间,大家放心,今天一定更,回去就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83楼2019-04-07 14:26
          说起来,这篇文完结以后开柯兰还是快兰,在这一层楼底下投票我看看。两篇文都有大纲和一丢丢存稿了,柯兰1 /快兰2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84楼2019-04-07 14:28
            我来了我来了


            收起回复
            4648楼2019-04-07 23:29
              (三)
              吃过饭阿笠博士带着研究成果被接到铃木家了,兰帮灰原重新检查了一下伤口换了药,确定没有什么大碍,几个小孩已经蹲在一起做学校的手工作业,拜托兰帮他们一起做。
              兰很愿意帮忙,只是还没做多少,手机响了一声。兰看了眼手机,起身和几个孩子说了声抱歉,解释说北川那边说圣诞晚会的演出服定下来了,让她去量一下尺寸。
              正在她弯腰换鞋的时候,赤井秀一忽而道,“兰小姐,需要搭便车吗?”
              兰眸子缩了缩,“不用了……”起身莫名地打量了一圈男人,赤井秀一神情不变,正好孩子们做手工的颜料有些不够,两个男孩子自告奋勇和兰一起出门,顺路买了颜料回来。兰一直到走到博士家的前院都若有所思。
              柯南送她一起出来,灰原哀似乎不想和赤井秀一待在一个屋檐下太久,也跟了出来。柯南见兰一直出神,疑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小兰姐姐?”
              “不……只是,”她眨眨眼,“刚才忽然觉得赤井先生很像一个人。”
              元太和光彦都有些不解,唯有柯南猛地紧张了几分,灰原哀下意识望向兰,“谁?”
              “冲矢先生,赤井先生刚才的语气好像冲矢先生。”纤细的女孩抬起手臂疑惑地道,“而且,冲矢先生之前是不是手臂也受了伤?”
              光彦摸着下巴,“是呢,而且好像和之前冲矢先生打绷带的地方也是同一个位置,好巧啊。”
              灰原哀愣在了原地,柯南内心警铃大作。
              兰带光彦元太走了之后,留下柯南与灰原哀站在院子里,灰原哀垂头柯南一时看不出她的神色。
              “灰原,这件事不是有意隐瞒你,只是赤井先生之前的身份必须隐藏。”
              “工藤君。”灰原哀冷冷地打断他,抬起头精致的脸上全然是漠然,“你把之前我的话都告诉了他吗?”
              “什么?”柯南一时没反应过来灰原哀说的是哪件事。
              短发女孩站在他两步之外,身体斜侧回头凝视着他,“我之前警告过你,不要相信冲矢昴,你始终置若罔闻,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灰原……”
              “我不信任冲矢昴,我更不能信任赤井秀一!那个男人——”灰原哀一贯浅淡,鲜少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她胸口起伏几下,“我明明告诫你绝对不能把我的话告诉他,毛利兰的事情不能告诉他,你为什么让他牵扯进来?”
              柯南无奈,肃了神情认真回答道,“我不是把你的话当做耳旁风,但是这件事情关系到兰,我必须保证万无一失,如今能够拜托保护她的只有FBI。赤井先生是FBI在日本的核心力量,如果我要借助他们保护兰就不可能绕过他,这一点你很清楚才对。”
              是的,这一点她很清楚。
              灰原哀攥紧了手心,赤井秀一是另一枚银色子弹,毛利兰现在的处境必须有FBI暗中保护,无论柯南隐瞒还是不隐瞒赤井秀一势最后必会知悉,虽然有他毛利兰才会更加安全,可是她无法忘记当年姐姐第一次在她面前提起褚星大的情景。
              彼时姐姐笑着说,“志保,有个人我想第一个介绍给你认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姐姐漂亮的脸庞上浮现的温柔神情她一生都不会忘记,或许那时她就对姐姐的结局冥冥中有所觉。
              “工藤君你要记住,落子无悔。”
              “什么落子无悔?”步美见大家半天不进去,跑出来听到第一句就有些懵懂,“柯南君要和小哀下棋吗?”
              “没有……”柯南无奈按了按头,灰原哀一言不发从他身边快步走过,步美奇怪地问柯南怎么惹到了小哀,柯南只得胡乱解释了两句也跟着进去,只留下步美将信将疑。
              回到客厅,整个大厅三度陷入沉默,赤井秀一坐在高台那边,柯南从沙发拿起一沓不知什么东西在翻看。
              步美坐在柯南君和灰原之间讪讪,小哀的伤才勉强养好,脸上还透着不健康的苍白,刚才步美好像看到她微红的眼眶水光一闪而过。柯南则自山梨县之后一直很郁沉,哪怕笑着也能看得出笑意不达眼底的勉强,尤其从弘树的事件之后更添了几分窒人的压抑,即使他竭力掩饰却依旧不时露出痕迹。
              如今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更让小姑娘心生不安,不由得暗自祈祷光彦和元太快点回来。
              然而,上天没有听到步美的小声呼唤,在她看来过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久,两个男孩才抱着一堆东西咋咋呼呼回来了。
              “你们好慢!”
              光彦和元太却没有回应小姑娘,两个人还在争论不休。
              “那就是保时捷!”
              “保时捷不长那个样子!我见过4S店的保时捷。”
              “所、以、说!元太君你在4S店的都是新款,那辆是上个世纪的限量款了。”
              “上个世纪的老爷车呀,嘁——我还以为是有钱人呢!”
              光彦望着一脸可惜的元太十分无语,“保时捷356A是开创保时捷传奇时代的车款,在欧洲拍卖行最高到九十多万英镑,一般人都是拿来收藏的,会开着上路的肯定是有钱人啊!”
              “你们在说什么?!”
              柯南和灰原哀几乎同时蹦起来,“保时捷356A?什么颜色?”
              光彦和元太被柯南震惊的表情吓到,两个人结结巴巴,“黑、黑色,怎么了?”
              “在哪里看到的?”柯南丢开手里的东西上前几步抓住光彦的衣领,“光彦,在哪里看到的?”
              光彦按住柯南的手臂,挣扎出点空隙喘了口气,“……就在街道口啊。”
              柯南松开手就要往外跑,不料赤井秀一不知什么时候在他身旁按住了他的肩膀,看似没有用力,柯南却一点都挣脱不开。
              “赤井先生!”
              赤井秀一没有看柯南,狭长锋利的眼眸闪过异样的光芒,他问道,“请问你们是什么时候看到的?”
              元太和光彦对视一眼,“已经是半小时前了吧,我们和兰姐姐一起出去,那车是来接她的。”
              如同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柯南全身都冷彻了,最不敢碰触的可怕猜想以一种最猝不及防地方式成真,他只觉得大脑仿佛凝固了几秒。
              “兰?”
              灰原哀霎时苍白了脸,她对两个男生道,“你们有没有看到车里的是什么人?女人还是男人?”
              “是男人。”光彦笃定道,“金色长发,很凶神恶煞的样子——我记得很清楚。”
              元太也点点头确认,“真的,他眼睛冰冷冷的,真的有点吓人。”
              “琴酒!”柯南扯开赤井秀一的手就要冲出去,赤井秀一却牢牢按住他,柯南挣扎不过猝然扭头,双目通红。
              “每一次,你们都阻止我到她身边。”他声音冷得几乎渗出冰渣,“那个男人是琴酒!那是兰啊!她会死的!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放开我!”
              “兰姐姐遇到危险了吗?那是坏人吗?”
              柯南从未有过的恐怖模样吓得光彦元太一僵,赤井秀一面上不为所动,手底下的力道却放松了几分,“半个小时前,你现在追出去又能找到什么?”
              “我不管!”柯南狠狠甩开他的手,“如果兰遇到危险、如果我找不到她——”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赤井秀一已经知晓了他未尽的意思,“这件事,其实——”
              “光彦君,你们说的是这个人吗?带走兰姐姐的男人?”
              步美稚嫩的声音忽然打破了僵局,众人回头,只见小姑娘弯下腰,白嫩的小手从柯南丢开的一沓资料里抽出一张打印A4大小照片,照片里的男人一身漆黑的风衣,浅金色的长发披在宽大的肩后,一只手微微压下宽沿帽,他大约是若有所感抬头盯向镜头的方向,目光如鹰隼锐利刺得人背生寒凉。
              光彦似乎不明白为什么步美手里有刚才一面之缘男人的照片,愣愣的点了点头,“是他。”
              迎着惊疑不定的众人目光,步美有些局促,“啊,这样的话你们不用担心,这位先生不会伤害兰姐姐的。”
              “你怎么知道?”元太不解。
              “因为,”小姑娘轻轻脆脆地道,“尤利安先生虽然看起来很凶,但是他喜欢兰姐姐啊。”
              短短数日,柯南以为不会有任何消息比兰牵扯进黑衣组织更令他茫然了,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无法应对目前的状况,他甚至不知道张开嘴应该说什么,一个简单的音节都无法发出。
              “什么?”他听见灰原哀问,那声音仿佛从及其遥远的地方传来。
              “去山梨县之前,有一次我去找兰姐姐见过她身边的尤利安先生,那个时候,他就很喜欢很喜欢兰姐姐了。”


              回复
              4653楼2019-04-07 23:47
                (四)
                步美和光彦他们被回来的博士送回家,柯南坐在地上用双手扶着阵阵剧痛太阳穴,耳边是赤井秀一略带歉疚的嗓音。
                “这件事,我已经有所猜测,所以今天带这些资料来找你。”赤井秀一将地上的资料收起来放在茶几上,自己坐在一侧沙发,他对面是脸色苍白的灰原哀。
                对方冷冷地瞪视着他,赤井秀一不以为意将资料推到她面前,继续道,“神奈川那次之后我调查了很长一段时间,你还记得那个被杀的男人吗?眉心贯穿是许多杀手的射杀方式,原本这一击最大的优点应该是干脆利落,即最节省子弹、最快的速度确认目标必死,但是这个人却在死前遭受了折磨。”
                “这是无意义的行为,除非凶手不是简单的灭口,而是死者做了什么事激怒了他,我们都知道死者只做了两件事,追杀她。”他的目光划过灰原哀,“还有就是重伤了兰小姐。而后来在铃木财阀的双子楼,就在另一栋与兰小姐获救楼层正对的地方,我找到了同样没有记录的冲锋枪子弹。如果这些子弹来自同一人,要么是有另一方未知势力介入黑衣组织,要么就是组织里有人专程救她。”
                “此前,我以为这个人或许是贝尔摩德,唯一的疑点是上次兰小姐就医的医院丢失摄像的事件,一位护士在警方笔录里提到她看到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能让护士第一印象是高大,可见那人应该超过了平均身高不止一点,我当时已经有所怀疑,这个人可能不是贝尔摩德伪装的,因为贝尔摩德易容能力再出神入化,身高的改变到底是有限的。”
                “直到你告诉我山梨县最后那一幕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太了解琴酒了,他不会容忍一丝变数。即使贝尔摩德和他做出交易放过了兰小姐,回到东京之后他也不会继续放任你们活下来,所以我和FBI的人曾经潜藏在你们身边密切保护,包括大阪本部长的儿子和那几个小孩子。”
                这件事情也是令柯南和灰原哀紧张许久的原因,当时琴酒伪装成石川,对他们包括平次的事情都知道得太多了,很难想象之后他竟然像失了忆般放任他们这群人大摇大摆回归了原本的生活。
                “就算琴酒的问题不提,组织里其他人也不可能放过你们,可令我惊讶的是,不仅琴酒从未找上过门,甚至没有任何组织的成员跟上你们。”
                女孩僵硬地开口,“只有一种可能,组织的人不知道。”
                赤井点头,“没错,或者说知道的人都死了。贝尔摩德因为某个原因和琴酒联手,除掉了组织的支柱成员麦卡伦,并且把这个消息压死了。贝尔摩德本就神秘难解,可是一个男人的行事风格如果发生了什么无法理解的改变,不是因为权势就只能是因为女人了。”
                “琴酒其人,对权势毫无感觉。所以在那之后,我调查了兰小姐和琴酒一段时间——”
                他的话惊起了柯南的注意,赤井秀一锋利的眼眸略显愧疚,“因为你对上兰小姐的事情就会失去理智,我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不得不先隐瞒你。事实上,倒是真的查到一件事,新宿暴力袭击的案件中,虽然当时整条街的监控都遭到破坏,但有一辆被撞扁的车,因为车身破碎严重行车记录仪被人遗漏了,而我找到了这个记录。”
                “经过修复,在一段记录里看到了兰小姐的身影。”他拿出手机放开了一个视频,从凌乱的画面里看出,拥挤的人群中的确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不熟悉的人或许认不出,但是在场的两人都能一眼认出这是谁。
                短短的动态里她白皙的小脸几乎没有血色,一只手似乎拿着手机在给谁打电话,但是电话没有接通,因为她收起了手机。逆着人流挣扎出来,朝反方向跑。在她即将消失在镜头范围时,赤井秀一按下了暂停。
                灰原哀冷漠的声线细细听起来有些颤抖,“这能说明什么?兰小姐曾经说过她在现场。”
                “是的。”赤井秀一看了眼柯南的神情,就知道这位小侦探已经揭开了障目之叶,柯南嗓音干涩地继续道,“这一段不是新闻里暴徒翻车后发生枪战的街道口,她逆人流是为了什么?兰没有给毛利大叔或者‘新一’打过电话的话,她在给谁打电话?”
                “你是说……”灰原哀惊呆了,“这只是推测而已!”
                “大叔不是告诉过我们吗?制止暴徒的子弹完全没有记录,从弹头和膛线判断,是一把M92F,还有目击者说开枪的是一个金发男人。”
                “不可能!”短发女孩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跳起来坚决地反对,“这根本就不符合琴酒的风格,那些人都没有……”
                赤井秀一知道她想说什么,“那些人都没有死——除了第一辆重型机车的司机受了三枪身亡。第一枪是颈部大动脉,虽然是致命伤但是他当时没有死还爬出来的一段距离,后来被两枪打碎了脑袋彻底断气。当时有暴徒说看到开枪的是个黑发的女人,有人则说是一个金发的男人。因为打伤他们的子弹检测出来是出自同一把枪,而那些暴徒摄入过量药物,所以警方最终认定他们是精神恍惚。”
                “如果说,他们都没有看错呢?”柯南惨淡地轻笑了两声,已经起身走了过来,少年的手指卷起来叩着照片中的金发男人,“灰原,你仔细看看,兰的衣服。”
                灰原哀僵着脖子看到赤井秀一手机中定格的女孩,她奋力奔跑,身上裹着一件明显不合适的风衣,衣服宽大的肩膀显得她更加纤瘦——而漆黑的颜色衬得她肤如白雪。
                灰原哀忽然想起一件过去的事,发生了凶杀案的百货大楼里,她从高高的玻璃窗看到了楼下停着黑色的保时捷356A,没多久就见到了毛利兰。当她靠近过来的时候,灰原哀只觉得自己被琴酒冰冷恐怖的气息包裹,那种近在咫尺的恐惧如同跗骨之疽无法摆脱。
                当时毛利兰也披着这样一件黑色的风衣,未开口时整个人都显得冰冷又无情,只是她一开口温软的气息就驱散了寒凉。
                “我们要找到毛利兰。”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必须立刻保护她!带她离开东京,离开日本!越远越好!”
                “恰恰相反。”赤井秀一不紧不慢地道,“我知道你们很担心兰小姐,FBI已经派遣了两名精英暗中保护她。兰小姐如今的表现来看,她多半还不知道全部真相,我们更不能轻易告诉她了。”
                “无论琴酒和贝尔摩德联手反叛是为了什么,不得不说他能为保护兰小姐做到这一步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她现在受到双方保护其实是最安全的。琴酒和贝尔摩德功于心计,但兰小姐却不是。你认为毛利小姐一时能够接受这样残酷的真相吗?如果她知道了一定会被琴酒发觉,我们保护得了她却不能同时保护所有人。”
                对上少女树满尖刺的视线,赤井秀一静静地直视她,“我已经向FBI总部申请了证人保护计划,在下学期会通过日美的大学生交换计划将她安全送去美国保护起来,在做足万全把握之前不能打草惊蛇,同样的错误我已经犯过一次,绝不允许再犯一次。”
                同样的错误,灰原哀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得一切就像荒唐的梦一场。
                “真是可笑。”
                少年干巴巴笑起来,这一刻他忽然想明白了很多很多,很多他早就该明白的事情。
                从琴酒第一次在银座町叫出他的名字时,他就应该警惕,然而他竟有自信觉得能掌握所有的节奏。琴酒一共三次反常的放过他, FBI与黑衣组织对峙的夜晚,男人明明已经踩踏在他胸腹用漆黑的枪口瞄准他了,最后却莫名其妙收了手。
                为什么呢?是因为兰对他说过吗?她有一个很喜欢的弟弟?
                兰知道吗?她知道喜欢她的那个男人曾经在碧加多罗乐园的一个黑暗角落将冰冷苦涩的毒药灌进她青梅竹马玩伴的嘴里?她知道在他最悔痛的案件是没能从那个男人的手中救下一个肖似她的女子吗?她知道他最漆黑可怖的噩梦就是那个男人隔着一扇门用枪对着她?
                应该不知道吧。
                因为她一直被蒙在鼓里,被他欺骗得团团转,却恰恰落入了猎人的陷阱。
                贝尔摩德饱含遗憾和深意的目光几次暗示,从神奈川到东京近郊,从一枚御守到一部手机……只是因为他一意孤行地欺骗她直到最后骗了自己,才会愚昧盲目至今。
                以往的谎言和无知此刻在残酷可笑的真相之下化作寸寸钢刀,剖得他支离破碎、痛不欲生。
                柯南一手紧紧握住胸口的御守,另一手将玻璃杯狠狠砸在桌面上,掌心沿着破碎的玻璃渣迅速氤氲出鲜红温热的血液,他却像没有知觉一样握拳直起身,从他们旁边静静走过。
                两人知道他此刻现在最需要的是无人打扰的空间,都没有再跟上去。
                灰原哀盯着屏幕里的女孩,轻声问,“前因后果,真的就是你说的那样吗?”
                赤井秀一手指微动摩擦了指腹厚茧,微微眯起眼睛,“没有必要说假的。”
                女孩抬起头,浅色的眸子静静盯着男人,“记住你说过的话,褚星大,不要忘记曾经发生过什么。”


                兰坐在副驾驶位置,目光涣散地盯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她在今天出门前发了一条短信,只有简短的一句话。
                [我去米花町上次你接我的地方了。]
                这些天她发的短信他从没有回过,而这一次,他的回复虽然迟且只有两个字。
                [出来]
                她立刻找了借口离开,果不其然,她从阿笠博士家走出来没几步就看到熟悉的车停在路口,他靠在车门上,指间夹着一支没有点燃的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愈走愈近,墨绿的眸子凝聚着不知名的情绪。
                兰与光彦、元太告别之后就上了车,琴酒上车前凉凉扫了两个有些战战兢兢的小孩一眼,待她坐好就踩了油门驰离。
                他只右手懒懒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指节一下一下轻轻点着皮革,一点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这辆车驾驶盘后面空荡荡的,没有她惯常去拨弄的猪猪一家,倒是有几道明显的焦痕。
                两人一路沉默,车也没有要开回公寓的意思,而是朝着市区边缘驶去。兰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她很明确地试探了他,而他也毫不在意地向她展示了答案。
                在一处车不是很多的红绿灯口,琴酒稳稳停了车,兰抬头看见红灯旁边漫长的数字。一旦停下,车里就安静了下来,男人指节敲击方向盘的声音变得清晰了许多。
                没有安静多久,刺耳的喇叭声不断从后面传来,兰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停在背后,因为那车打着大灯她看不清车里的人,只觉得喇叭声激得她心浮气躁。
                前面明明是红灯,这辆车似乎是想闯红灯却被琴酒稳稳挡在这里,按了好长时间的喇叭不见前面的反应,那车似乎闯红灯的死心不改猛地打了方向盘,意图拐向旁边的车道。
                如果真有急事一开始就不会按喇叭,兰面无表情拿出手机按下了交警报警电话号码,就等那辆车真的飞驰出去立刻报警,多一秒都不耽误。然而,改道意图超车的越野车停在了兰这一侧旁边,没有闯红灯反倒是降下窗户,驾驶室和副驾驶室坐了两个流里流气的年轻男子,探着头朝车里打量。
                琴酒左手丢开始终没点燃的烟,大掌落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两下,就穿过她的颈后捂住了她的左耳。
                兰的脑袋被他几乎是揽在手中,不明所以想去看他,琴酒的手劲却很大牢牢箍住她。
                “尤利安,你做——”
                激烈的枪声打断了她舌尖的话,几乎是同时琴酒按下了她的脑袋,右手从方向盘下晃出来一把枪,等待玻璃破碎的瞬间迅速回击了两枪。
                旁边安静下来没有一秒,车身忽然遭受剧烈的冲撞,兰系着安全带还被他按着脑袋都感到胸腔几乎被撞得一痛,副驾驶的安全气囊迅速弹出。琴酒松开了按她的手,改用左手持枪反身开了几枪,单手操纵方向盘迅速飞驰而出,在十字路口堪堪划出一道闪电般的弧线,几乎是要把兰甩到一侧的离心力,才堪堪躲开迎面撞上来的卡车。
                这个关头,兰瞥看见刚才从后面撞上来是一辆黑色的小型轿车。此刻车前窗玻璃已经被打碎,不知里面的人是死是活,和越野车一起斜斜停在路口。一侧的大卡车显然也来者不善,划了一个大圈全速追了上来。
                琴酒扫了一眼后视镜,面色不变,两辆车追击了一段距离之后他驱车猛地拐进了一条限高度的小路,卡车跟得太紧来不及停车便撞了上来,车顶差点被栏杆削平。
                兰终于从安全气囊里挣出脑袋,喘着气问道,“发生了什么?你在做什么!”车速之快,让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尖。
                男人重新拾起那根烟叼在嘴上,随即掏出衣兜里银色的打火机点燃。随着烟雾缭绕散开,他的眼眸终于不再是一片古井无波的寂静,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仿佛从胸腔传来,震得她一侧耳根麻麻的。
                “你不是逼我来见你吗?如你所愿。”


                收起回复
                4670楼2019-04-08 00:00
                  ————————
                  。。。。我这边显示的三四真的没有吞啊,你们看看是不是楼层折叠了


                  收起回复
                  4674楼2019-04-08 00:02
                    (three)
                    吃过饭阿笠博士带着研究成果被接到铃木家了,兰帮灰原重新检查了一下伤口换了药,确定没有什么大碍,几个小孩已经蹲在一起做学校的手工作业,拜托兰帮他们一起做。
                    兰很愿意帮忙,只是还没做多少,手机响了一声。兰看了眼手机,起身和几个孩子说了声抱歉,解释说北川那边说圣诞晚会的演出服定下来了,让她去量一下尺寸。
                    正在她弯腰换鞋的时候,赤井秀一忽而道,“兰小姐,需要搭便车吗?”
                    兰眸子缩了缩,“不用了……”起身莫名地打量了一圈男人,赤井秀一神情不变,正好孩子们做手工的颜料有些不够,两个男孩子自告奋勇和兰一起出门,顺路买了颜料回来。兰一直到走到博士家的前院都若有所思。
                    柯南送她一起出来,灰原哀似乎不想和赤井秀一待在一个屋檐下太久,也跟了出来。柯南见兰一直出神,疑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小兰姐姐?”
                    “不……只是,”她眨眨眼,“刚才忽然觉得赤井先生很像一个人。”
                    元太和光彦都有些不解,唯有柯南猛地紧张了几分,灰原哀下意识望向兰,“谁?”
                    “冲矢先生,赤井先生刚才的语气好像冲矢先生。”纤细的女孩抬起手臂疑惑地道,“而且,冲矢先生之前是不是手臂也受了伤?”
                    光彦摸着下巴,“是呢,而且好像和之前冲矢先生打绷带的地方也是同一个位置,好巧啊。”
                    灰原哀愣在了原地,柯南内心警铃大作。
                    兰带光彦元太走了之后,留下柯南与灰原哀站在院子里,灰原哀垂头柯南一时看不出她的神色。
                    “灰原,这件事不是有意隐瞒你,只是赤井先生之前的身份必须隐藏。”
                    “工藤君。”灰原哀冷冷地打断他,抬起头精致的脸上全然是漠然,“你把之前我的话都告诉了他吗?”
                    “什么?”柯南一时没反应过来灰原哀说的是哪件事。
                    短发女孩站在他两步之外,身体斜侧回头凝视着他,“我之前警告过你,不要相信冲矢昴,你始终置若罔闻,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灰原……”
                    “我不信任冲矢昴,我更不能信任赤井秀一!那个男人——”灰原哀一贯浅淡,鲜少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她胸口起伏几下,“我明明告诫你绝对不能把我的话告诉他,毛利兰的事情不能告诉他,你为什么让他牵扯进来?”
                    柯南无奈,肃了神情认真回答道,“我不是把你的话当做耳旁风,但是这件事情关系到兰,我必须保证万无一失,如今能够拜托保护她的只有FBI。赤井先生是FBI在日本的核心力量,如果我要借助他们保护兰就不可能绕过他,这一点你很清楚才对。”
                    是的,这一点她很清楚。
                    灰原哀攥紧了手心,赤井秀一是另一枚银色子弹,毛利兰现在的处境必须有FBI暗中保护,无论柯南隐瞒还是不隐瞒赤井秀一势最后必会知悉,虽然有他毛利兰才会更加安全,可是她无法忘记当年姐姐第一次在她面前提起褚星大的情景。
                    彼时姐姐笑着说,“志保,有个人我想第一个介绍给你认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姐姐漂亮的脸庞上浮现的温柔神情她一生都不会忘记,或许那时她就对姐姐的结局冥冥中有所觉。
                    “工藤君你要记住,落子无悔。”


                    回复
                    4676楼2019-04-08 00:05
                      三分了两遍发,你们能看到了吗


                      收起回复
                      4678楼2019-04-08 00:08
                        好吧,网盘见了


                        收起回复
                        4685楼2019-04-08 00:11
                          估计这个也是被吞的,我发在回复里,保存到的朋友回复我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693楼2019-04-08 00:16
                            4692楼的回复里看到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00楼2019-04-08 00:18
                              4747和4749又被吞了。。。真的是不知如何是好在等我看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51楼2019-04-08 09:32
                                第三部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52楼2019-04-08 09:41
                                  第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55楼2019-04-08 09:49
                                    第五部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57楼2019-04-08 09:52
                                      更新是止不住催的,你们这些魔鬼😂我今天跑去琴兰吧溜达了一圈,还看到了催更楼(:3_ヽ)_我发誓四月之内完结,五月开新楼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62楼2019-04-08 12:25
                                        给大家两个真实的故事,如果这个周末我更新了,那就是一万多字爆更,如果这个周末我更新不了,那我下个周末也更新不了,得到下下个周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26楼2019-04-13 00:05
                                          你永远不知道计划和作业哪个先到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27楼2019-04-13 00:05
                                            周日或者周二可能有一天可以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28楼2019-04-13 00:07
                                              今天码了点,但是不够爆更的,攒着过两天发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61楼2019-04-14 23:36
                                                选项A下次爆更,选项B今晚半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70楼2019-04-15 21:45
                                                  好的呢,今晚更一波!四月一定能完结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72楼2019-04-15 23:47
                                                    第一部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78楼2019-04-16 00:56
                                                      第二部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79楼2019-04-16 00:57
                                                        第三部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80楼2019-04-16 00:59
                                                          你们看完更新点一下那层楼的赞,我就知道你们能看见,不是我求赞😂因为我发现我这边TUN的楼都能正常显示,我并不知道有没有被TUN。每次链接txt都被Tun,今天我发更新链接改成word 文件试试。
                                                          ——被支配的恐惧甚至不敢打出那个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81楼2019-04-16 01:01
                                                            我看二十分钟前贴图更还有赞,大家怎么都在找链接,这次没tun吧?心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908楼2019-04-16 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