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梦吧 关注:72,192贴子:2,922,523

【原创】《 请多关照,小学妹 》,柚子第三弹,校园有甜心 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要介意乱入的雪村镇楼图!柚子喜欢45度仰角的回头,可惜找遍了没找到这样的几斗…假装是他好不好?


回复
1楼2017-12-11 21:12
    1. 像是早春含苞的第一朵娇花


    开学典礼什么的,自古以来无外乎就是灌鸡汤加上打鸡血。


    坐在新生方阵中的一个樱发少女偏着头小心的打了一个呵欠。本来也用不着这么偷偷摸摸的,只是位置被安排在了前三排,又在正中间实在是过于显眼了一点。


    她叫日奈森亚梦,十三岁,蒂伽中学初中一年级一班的学生。


    理事长讲话完毕,初中部学生会长讲话完毕,紧接着新生代表上台讲话她才终于稍微的有了些许兴致。


    “ 大家好,我是这一届的新生代表,初中部一年级一班的边里唯世。初次见面,请大家多多指教。” 有着淡金色短发的男生走上台去,温润如玉的外表以及温和妥帖的举止很快就收获了不少的好感。


    至少少女就听到坐在隔壁的女生在小声的议论,无外乎好帅好像王子是殿下,在一个班真是走运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成为朋友云云。


    但是她会有兴致当然不是这个原因。边里唯世在小学就已经是她很好的朋友了,他们因为梦想诞生的守护甜心而结缘,继而并肩作战已经是可以彼此交付后背的战友了。


    嘛,战友的演讲啊……哪怕也是灌鸡汤打鸡血,她也总要耐着性子听一听的。


    “ ……青春是最动人的歌,我们是如此的幸运才能在青春最美的韶华里遇见彼此……”


    她没有忍住,又打了一个呵欠。


    她瘪了瘪嘴,其实她希望开学典礼快一些结束她想去吃饭了。早上一如既往的赖了床,她只叼了一小片面包就急匆匆的跑来了学校,这会儿她已经饿了。可是她亲爱的战友似乎还不打算结束他的演讲……偏着头看看,隔壁座位的女生盯着台上的男孩看得如痴如醉,眼里的星星闪耀着亮的出奇。


    还真是像啊,曾经的她自己。


    她仰头望着天花板,有些无趣。而这时候礼堂的半空中很突兀的蹿进来了一只蓝色小猫。不,不是猫,是阿夜,嗯,长相是猫的甜心。


    她还来不及思考为什么阿夜会出现在这里,小家伙已经仓惶的从窗子又蹿出了礼堂。而紧接着一大串的甜心紧跟其后从她的眼前穿过。


    兰,米琪,丝,戴娅,奇迹,嘻嘻,节奏,手鞠,连大地也在!


    好么,这是全员出动了么。


    她觉得心里像是有着一只小猫在挠啊挠的,痒的不像话。她一直都想溜出去,而现在是非常非常想溜出去。


    溜吗?


    台上的王子少年正在说着对于即将到来的六年中学生活的期许和展望,他们的目光触碰到一起时,少年的唇边绽开一个腼腆含蓄但又暖意融融的微笑。


    像是早春含苞的第一朵娇花。


    她于是有些踌躇了。不安分的在椅子上磨过来磨过去。


    她也知道这种时候开溜很不像话,可是又想起那只小猫甜心,那家伙出现了是不是就说明另一只大猫家伙也就在附近呢?


    她有些害怕,会不会一点点的耽搁就又错过了逮住他的机会。


    双手篡成了拳,她猫着腰起身,“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回复
    2楼2017-12-11 21:15
      2. 的确是修的很好呢


      猫着腰一边道歉一边挪出礼堂,她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而在终于离开了大家的视线以后她拐上两个弯从侧门溜了出去。


      啊,初秋室外的空气真是好的不像话。


      她回想着那群小东西最初飞来的方向,撒开步子跑了过去。一路上都并没有遇见谁,想来大家都在参见开学典礼。也没有遇见那群小家伙,毕竟校园那么大她又找的没头没脑。


      很快她就走到了头。


      绿色菱格的铁丝网的对面是几颗高壮的树,紧接着就是跑道和足球场。她知道那是蒂伽中学属于高中生的区域。没错,蒂伽中学是既有初中又有高中的中学,两个区域中间只隔了一片铁丝网。


      她背靠着铁丝网坐下,有些烦闷,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没头没脑的跑出来。根本就没什么意义嘛,她开始思考要不要直接去小卖部买面包吃。


      “ 啊!”


      后脑挨了一记算不得重的爆栗,她吓了一跳,从地上蹦起来再迅速回了头。


      铁丝网的对面,墨发的青年蹲在地上,双臂懒懒的垂在地上,很是无辜的样子。


      “ 几斗?干嘛弹我,不,不对,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青年漫不经心的往身后一指,“ 那里。”


      她于是顺着望过去,是一棵浓密的树。真是的,真把自己当猫了,躲在树上摸鱼的习惯还是一直没改呢。


      她忍俊不禁的笑了。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并不是她要的答案。


      “ 不是啦,我是说你不是走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在我们学校?”


      “ 你很关心?”


      “ 不,一点也不。”


      “ 那就不要告诉你了。不过我不在你们学校,看清楚了,铁丝网的这一边都是属于我们的学校。”


      诶?


      她眨眨眼睛,果然发现青年虽然没有系领带,衬衣最上面的纽扣也没有好好的扣起来,但他身上的制服毫无疑问的是蒂伽中学高中部的款式。


      “ 怎么,惊喜的不会说话了?”


      她别过头嘟着嘴道,“ 才没有呢,只是突然觉得这道铁丝网修得真是好。”


      青年闻声也笑了起来,他站起身子拍了拍裤脚沾到的尘土,才对上她的眼,她发现他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的确是修得很好呢。”


      紧接着他三两下攀上了铁丝网的顶端再利落地跳了下来,灵巧的像猫一样。


      诶?她没有想过还可以有这样的操作。


      “ 修得很好对吧?就跟没有一样。”


      回复
      3楼2017-12-11 21:1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11 21:2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11 21:34
            我来了!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2-11 22:12
              楼主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11 22:31
                前一篇的潜水党冒泡,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12 01:07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12 06:30
                    柚子加油!干巴爹!


                    收起回复
                    10楼2017-12-12 18:09
                      等直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12-12 20:06
                        3. 可能也就再多一个你




                        “ 修得很好对吧?就跟没有一样,所以我们也可以算是同校了。那么接下里的一年请多关照了,小学妹。”


                        她觉得,如果那时候她大声指责他怎么可以跳过来,又或者为即将到来的“ 同校 ”生涯哀叹几下,那都可以算得上是正常的反应。


                        可是她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 一年?”


                        青年听了像是很高兴,“ 嫌不够久吗?可是亚梦舍不得也没有办法喔,再一年我就会毕业了,留级什么的想想果然还是不喜欢呢。”


                        “ 谁舍不得了,巴不得你赶紧毕业才好呢。笨猫。”


                        “ 好好,我笨。” 青年不以为意,只是拽了她就走。


                        “ 诶?去哪啊?”


                        “ 小卖部,你也该饿了吧?而且你们初中部的巧克力面包做的比我们那边好吃一些。”


                        “ 啊啦,看样子你翻过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啊。不怕挨处分吗?”


                        “ 干嘛总是关心我呢?要是一不小心被我爱上了,那可是很麻烦的事情的。处分什么的根本不会,大家都经常翻来翻去,也不止我一个人。”


                        ……


                        她有些不想理他了。三句话一个坑的频率让她有些气恼。


                        仔仔细细的斟酌了用词,她才重新开口,“ 为什么大家都翻来翻去?”


                        “ 高中部大多学生都是从这个初中部毕业过去的,这边总是有很多老朋友吧?部门社团的学弟学妹什么的,有事情了互相帮帮忙加加油啊,或者回来看看原来的老师啊,各种各样都有。嘛,我的话倒是只对这边的巧克力面包有兴趣,至于以后,可能也就再多一个你。”


                        ……


                        她耳根烧了起来。她果然还是闭嘴好了,她这样想。


                        蒂伽中学和东京很多的中学一样没有食堂这种设定,要么从家里带便当,要么就在小卖部买面包点心解决午餐。


                        她本来应该是属于前者,而今天作为到校的第一天,没有带便当,她只能和不注重营养的糙汉子们一起抢面包吃。


                        “ 你要什么?”


                        “ 嗯……” 她弯着腰看着玻璃柜里的面包,指着其中一个说,“ 要这个抹茶红豆奶油卷。”


                        “ 好,一个抹茶卷一个巧克力塔,嗯,要牛奶还是酸奶?”


                        “ 牛奶好了。”


                        “ 其他的呢?”


                        “ 我不要了。”


                        “ 好,那再两瓶热牛奶,谢谢。” 青年和阿姨说完谢谢,便递去了他的校园卡。


                        她愣了一下,小声的插话,“ 再,再加一盒迷你三明治吧。”


                        回复
                        12楼2017-12-12 21:49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12 22:09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2-12 22:1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12 23:2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13 06:30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13 13:01
                                    4. 似乎是无比的正确


                                    从小卖部出来,路上也能看见三三两两的人了,看样子开学典礼是结束了。


                                    “ 午餐,谢了啊。”


                                    “ 有什么关系,下次你请我不就好了?”


                                    ……好吧,就这样有了下次。


                                    “ 去哪里吃?”


                                    青年想了想,“ 两个地方的都不错,天台和小池塘,你挑。”


                                    “ 天台吧。”


                                    她喜欢高一点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手机响了。


                                    “ 喂?唯世君吗?”


                                    “ 亚梦酱,你在哪里呢?刚刚中途离席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少年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关切,像是有些焦急。


                                    “ 没有没有,我只是出去透透气。”


                                    “ 那就好,那要一起来吃饭吗?我今天带了饭团来,想说守护者的大家一起聚餐呢。”


                                    一起聚餐吗……


                                    她用眼尾的余光探向身边的人,青年一手拎着袋子,一手插在兜里,微微仰起头望着天空。他只是很安静的立在她的身旁,没有干预的意思,甚至没有看她。


                                    “ 对不起,唯世君,我已经买了午餐了,下次我再约大家吧。”


                                    “ 啊,是这样,买了也不要紧啊,你也可以,”


                                    “ 真的对不起,下次吧,谢谢你!”


                                    放下手机,重新迈开步子,却被身边的人拉住了手臂。


                                    “ 想去就去,我无所谓。”


                                    无所谓……她突然发现她好像不喜欢听他说这三个字,比那些恶劣的玩笑还更要不喜欢。


                                    “ 你无所谓,我有所谓。天台在哪啊我第一天报道你不能不带路吧?”


                                    青年有些微怔的样子,紧接着迈开长腿走在了前面,“ 好好记着吧,我只带路一次。”


                                    小跑两步跟上,她突然就觉得,适才的决定似乎是无比的正确。


                                    天台很小,而且教学楼明明有八层,这个天台却在六层的上面。有些奇怪。


                                    “ 七八层面积变小了,所以六层上面就有一个小平台。这里一般不会有人来,以前的话,我都是把这当练琴的地方用的。”


                                    “ 诶,那倒的确是个好地方,也不会打扰到别人风景也很好的样子。”


                                    咕……


                                    她有些难为情。


                                    青年轻轻的笑起来,替她撕开了抹茶卷的包装袋,“ 饿了就赶紧吃吧。”


                                    回复
                                    19楼2017-12-13 20:31
                                      5. 不要躲啊,野猫君


                                      望着云,青年叼着牛奶的吸管,喝的有些漫不经心。


                                      “ 不要只喝牛奶啊,还有三明治呢。”


                                      “ 那不是你要的吗?”


                                      “ 是我要的……但是,我又吃不了那么多。而且你好歹是个男生吧,吃那么小一个塔,少得不像话诶!”


                                      放下牛奶的玻璃瓶,青年轻笑,“ 所以,帮我拿的?”


                                      “ 嘛,我自己也有想要尝一块,我只是吃不完而已。”


                                      “ 那不就是帮我拿的的意思么。”


                                      ……“ 随便你怎么理解,反正吃掉就对了。”


                                      “ 还真是,意外的体贴啊。不过我平时都吃一个面包,足够了。”


                                      “ 好少诶,而且你明明就低血糖不是吗?”


                                      “ 啊,还记得。”


                                      “ 这种程度而已理所当然的吧,吃那么少小心血糖变得更低哟,而且你明明就瘦过头了。”


                                      “ 理论上讲吃东西的量和血糖没有关系,而且就科学数值看我也属于正常范围,最多是在正常范围以内偏瘦而已。”


                                      她觉得有些委屈,“ 欺负刚升上初中还没有上过生物课的学妹有意思吗?”


                                      不知道为什么,青年突然就笑了起来,还险些被自己呛到,“ 不,不好意思,但是真的是很有意思,或者说,是太有意思了。”


                                      ……


                                      果然还是让人火大的家伙呢!


                                      “ 到底吃不吃嘛!不要我拿走喂野猫去!”


                                      “ 突然觉得很想当一只野猫怎么办?”


                                      ……


                                      “ 想当野猫是吧?行啊,没问题!” 她放下牛奶的瓶子两只手各抓起一块三明治,心情颇好的看着青年眼里的戏谑转为怔忪再到惊讶最后变成惊恐。


                                      “ 不要躲啊,野猫君!”


                                      “ 不,亚梦我错了,饶命,不,唔……唔唔……”


                                      咔嚓一下用手机拍下青年被塞满一嘴的三明治的狼狈的样子,她突然觉得很畅快,原来这就是欺负别人的感觉,果然是会让人上瘾的呢。


                                      很久,对面的人才终于咽下了那两块三明治,他像是毫不介意被拍下了黑历史,也根本顾不上蛋黄酱沾到了嘴角,只急忙的扔掉牛奶的吸管举起了瓶子大口喝了起来。


                                      “ 太过分了吧,哪有这样的,这么不温柔小心嫁不出去啊。”


                                      “ 哼,几斗先担心担心你自个儿吧,可不会有哪个女孩子愿意嫁给嘴边还挂着蛋黄酱的家伙的。”


                                      回复
                                      20楼2017-12-13 20:3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2-13 20:42
                                          勤快的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12-13 20:49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2-14 09:37


                                              收起回复
                                              25楼2017-12-14 18:17
                                                6. 抱成球状嘻嘻的笑


                                                蛋黄酱事件是有后续的。


                                                不过少女已经在心里发誓那件让她气恼了整整一个下午的事情她一点也不想再提了!


                                                绝不!


                                                开学的第一天在班会后结束了。新生见面的班会,和开学典礼一样几乎可以说是有着固定模式的。老师见面,自我介绍,选班委,最后再灌鸡汤打鸡血。


                                                如果说真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的话。好吧,两件。一是新来的班主任似乎是一只二货,第二件事情就是这只新来的二货班主任把班长的活计丢给了她!


                                                班主任是个年轻男人,他剪着最普通的小平头,套着裁剪并不合身还崭新的过头的西装。站上讲台首先就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各位同学们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内海 和野,接下来的三年请多关照。”


                                                他说完非常白话又官腔的自我介绍,转身捏起粉笔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看他工工整整的字迹,她当时突然就有了一种诡异的预感。


                                                这位内海老师,虽然没有刚进教室就和大地来一次亲密接触,可是在内核上看,或许将是一个不输给二阶堂老师的二货。


                                                “ 那个,我还是第一次正式当老师呢,刚刚师大毕业通过了这里的面试……所以,同学们请一定要多多关照老师啊。” 内海挠着头,笑得十分腼腆。


                                                果然。


                                                然后接下来的自我介绍,她虽然鼓足了勇气想要和其他同学一样谈谈爱好,再以“ 希望和大家成为好朋友 ” 作为友好的结尾,但事实却是,她依然只说出了“ 日奈森亚梦,请多指教。” 这么短短的一句话。


                                                兰有些遗憾,一直盘旋着念叨如果和她形象改造就不会这样了云云……但少女只是自己揪着头发,一直依赖形象改造也不是办法啊,她必须要自己学会改变才可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因为这样一句自我介绍,那位二货内海老师十分愉快的把班长的职务指派给了她。


                                                “ 啊,老师的话就是那种特别拿不起架子的人,连理事长也一直担心我管不住大家呢。所以我想我们班的班长就一定得选一位干练帅气的同学来担任才行。就日奈森同学吧,拜托你了哟!”


                                                ……什么?


                                                她眨巴着眼睛,向她的好朋友们递去了求助的眼光,可是斜前方的唯世和其他同学一样微笑着鼓着掌,而斜后方的璃茉,只把自己抱成球状毫不掩饰幸灾乐祸的嘻嘻的笑。


                                                ……


                                                好吧,这也未必是一件坏事,相反是她改变自己的机会与挑战。她默默的给自己打气。


                                                内海老师的话不多,他似乎忘记了还有鸡汤要熬鸡血要打。于是一班放学放的格外的早。


                                                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三人也并没有雀跃到哪里去。他们早说好了晚上要一起为新的开学而庆祝,那么这就意味着他们还得等三班的凪彦和二年二班的空海。


                                                二年级的教室还没有去找过,但一年三班就在隔壁的隔壁,少女悄悄地趴在后门玻璃外往里瞄着,讲台上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女人正神情激动的说着些什么,她的手上还捧着厚厚的文件夹。


                                                看样子似乎不像是很快能结束呢。


                                                “ 可怜的凪彦。” 少女喃喃的感叹。


                                                回头却看见她亲爱的挚友又一次把自己抱成了球状嘻嘻的笑。


                                                回复
                                                26楼2017-12-14 20:18
                                                  7. 会经过一条河


                                                  凪彦终于垂着脑袋和三班的同学们一起从教室出来的时候,连空海都已经下来坐了片刻了。


                                                  “ 抱歉,等久了吧。”


                                                  “ 居然被分到了那位百合子阿姨的班上,你的运气真是出人意料的好啊!” 已经二年级的空海从地上站起来大大咧咧的笑着,也根本不知道他的话,给走廊上其他三班的同学带去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 少啰嗦。”


                                                  听了长发少年淡然的回话空海扑了上去,两人扭成一团,“ 要尊重前辈知道吗?乖乖叫学长的话我可以大发慈悲告诉你和百合子阿姨的相处秘诀喔。”


                                                  “ 像笨蛋一样。” 璃茉率先扭头背上包就走。少女于是也赶紧跟上闺蜜的脚步,心里暖融融的,大家的感情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呢。


                                                  庆祝的地点是一家专门吃文字烧的老店,从学校走去那里会经过一条河。


                                                  夕阳的余晖洒在河面上,橙红的颜色里泛着淡淡的金光,好看极了。半空中一串小家伙绕着圈子飞来飞去,地面上身着校服的五个人就沿着河边慢慢的走着。两个女孩子手牵着手,三个男孩子也都肩并着肩,走在两边的稍高的男孩还在拌着嘴,中间的金发男孩一边苦笑着一边摇着手,“ 嘛嘛,你们俩都差不多一点,不要吵了啦。”


                                                  热闹又静谧,就像是水花不断迸溅但又终将安静流淌直到未来的河。


                                                  “ 有很奇怪的感觉,有点像坏蛋呢。” 戴娅突然停下了和几只甜心一起追逐的游戏飞到了少女跟前。而紧接着大家就都发现了不对劲。


                                                  “ 在那里!”


                                                  顺着凪彦的手指看过去,河边上坐着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在一张一张的把手中的一叠纸丢进河里去。


                                                  几人跑了起来。


                                                  到了近处才发现男孩的头顶上浮着一颗灰色的蛋,没有光泽暗淡的像石头。而他扔去河里的也根本不是纸,一张张的,都是水粉的画。


                                                  “ 亚梦。”


                                                  “ 嗯!” 她和兰变了身,像往常那样净化坏蛋,可是却丝毫不起作用。


                                                  “ 再和戴娅试试呢?”


                                                  她于是又试了一次,依然拿那灰色的蛋毫无办法。


                                                  面对从没遇见过的情况,几人都有些拿不准主意,反而是那个小孩子先开了口。


                                                  “ 哥哥姐姐,你们有什么事吗?”


                                                  啊……灰蛋的主人竟然可以正常的聊天交流,几人都愣了一下。少女有些尴尬的摆摆手,“ 啊,是这样,小弟弟你手中的画很好看呢,我们就看呆了一下,呐,是吧?大家。”


                                                  男孩的手顿了顿,“ 很好看?不,明明就是很难看才对!”


                                                  “ 谁说的?明明就很好看啊,这是你画的吗?为什么要扔掉呢?” 唯世在男孩身前蹲下,从他手中抽出了一张向日葵的画作,温柔的问道。


                                                  “ 他们都是这么说的,大哥哥也不要安慰我了,就是很难看。”


                                                  回复
                                                  27楼2017-12-14 20:19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2-14 22:59
                                                      8. 空海直接迎了过去


                                                      那晚他们终究没有吃到文字烧。


                                                      唯世说要带那个孩子去一个地方。大约走了十五分钟,原来是一片绘画墙。墙上有很多让人感到忧伤的画,比如背对太阳的向日葵,比如一个人望着天空的雨中的女孩,再比如森里里面一栋孤零零的紧闭门窗的小屋。


                                                      “ 帮哥哥一个忙,让他们都变幸福好吗?”


                                                      唯世这样对孩子说。


                                                      小男孩迟疑了一下,盯着墙壁看了半晌终于还是拿起一路上他都说再也不要碰的画笔,慢慢的在墙上画了起来。


                                                      他在小女孩的手中画了一把撑开的雨伞,在落单的背向太阳的向日葵的面前画了一个小小的太阳台灯,然后在那栋孤零零的屋子的烟囱上加上了袅袅的炊烟,又接着在阳台上画上了晾衣绳,上面挂着很多衣服,有男人的西装,女人的裙子,还有小孩子的虎头T-恤。


                                                      而画完最后一笔,那颗石头一样的灰色的蛋慢慢褪回了白色绽放出来一丁点的微光。


                                                      男孩重新回过头来,笑的有些腼腆,“ 我怎么差点都要忘了,用画笔带给别人幸福,是我的梦想啊。”


                                                      原来是这样温柔的梦想。


                                                      看着墙上三幅温暖的画,少女弯了弯唇角。虽然只有一丁点,但她相信那颗蛋会茁壮成长,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


                                                      ……


                                                      “ 亚梦,走吧。”


                                                      她回过神来,“ 啊,好。不过怎么会有这样灰色的蛋呢?”


                                                      “ 不知道,是自己灰心放弃梦想了?毕竟也不是坏蛋啊。” 空海叼着一根糖棍背着双手望着天。


                                                      话是这样没有错,可是拥有那样温柔梦想的孩子又是为什么会突然的放弃呢?


                                                      她没有问出来,但是她知道每个人或许都在心里思考着和她同样的问题。


                                                      “ 还聚餐吗?不要我就回去了。” 璃茉神情淡淡的,语气也一样淡淡的。


                                                      凪彦则直接把手伸上了璃茉的那头金色长发一通乱揉,“ 不会就想回去了吧?聚餐什么的当然还是要的啊。”


                                                      “ 放手啦,像笨蛋一样!”


                                                      “ 嘛嘛,都别闹了快想想去哪里吧,文字烧肯定是去不了了。”


                                                      打圆场的依然是一贯温和的唯世,几人很快的决定就在附近的拉面店解决晚餐。


                                                      生活从来都不缺巧合,不过最近的巧合似乎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多的离谱了。在看见店里戴着帽子和墨镜,盘着长发的金发少女时,她这样想着。


                                                      金发少女只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就自顾自地重新把头埋进了碗里,她的手边是重着的两只空碗。


                                                      …… 能这样吃也会发胖什么的,她突然的小小羡慕了一下。


                                                      “ 哟,一如既往的厉害呢。”


                                                      空海直接迎了过去。


                                                      回复
                                                      29楼2017-12-15 20:4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2-15 2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