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吧 关注:12,000,412贴子:184,883,435
  • 33回复贴,共1

来来来,发小说了,让我们编个故事把英雄联盟的人物串起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一个辉煌的时代,也将是一个即将被遗忘的时代。
  这个时代对于格雷福斯来说,是幸运的,亦是不幸的。
  从后来的瓦罗兰大陆史料中我们得知,马尔科姆.格雷福斯出生在一间比尔吉沃特酒馆的后面。和他一起被遗弃在那儿的,还有一瓶掺了烈酒的牛奶。在一个由海盗所管辖的贫民窟里,凭借着书中记载的各种卑鄙手段,他得以活着度过了童年时光。
  但在海洋之灾普朗克的航海日记中,我们得知,格雷福斯并非出生在比尔吉沃特,而是普朗克的父亲文森特周游世界时,收留的一个孤儿。
  对于这段格雷福斯在海盗船上的历史,很难找到文字的记载,我们只能从后来的海盗船长普朗克手下的水手口中了解到某些信息。
  在不久的某一天,船长文森特要求看看儿子普朗特的刀法和枪法。刀法上普朗克继承了种族优良的传统。
  那天的比试普朗克没有让文森特船长失望,普朗克与海盗船上资格最老的水手进行比拼,很显然,普朗克以绝大的优势打赢了这场对决。
  在下一场的火枪对决上,普朗克又成功打掉桅杆上的最高的那一面旌旗。
  通过一段来自瓦罗兰大陆的正史,我们或许可以窥探出普朗克如此优秀的原因:
  “文森特船长是整个蓝焰岛上最富有、最恐怖的海盗之一。也许有人会认为普朗克会如温室的花朵一般被宠坏,但事实却恰恰相反。海盗是毫无同情心可言的,即使对待他们的家人也如此。文森特希望自己的儿子在艰难困苦中磨砺成长,因此他对小普朗克的要求也格外严厉。就算还是一个孩子,普朗克也如蛇鼠一般卑贱,据说他连睡觉都睁着眼睛。”
  这段来自瓦罗兰史料的记载,虽说有些看起来比较浮夸,但我们不得不看出这个海盗世家的恐怖的自制力。
  也是那一年,格雷福斯得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杆枪——汤姆逊冲锋枪。那是文森特船长掠夺的来一把枪,他把这杆枪赏给了格雷福斯,表彰他能尽心尽职地陪同他的儿子普朗克练剑。
  接到枪的那一刻,海面上有两只海鸥在飞行,格雷福斯毫不犹豫地朝他们开了枪。意料之中,那两只海鸥应声掉进了海里。
  这一举动,震住了当场的所有人,要知道,能用汤姆逊这种冲锋枪击中百米之外的微小目标,那是绝无仅有的。
  从那一刻,文森特决定收格雷福斯为干儿子,并且带他回那片神秘的符文之地——瓦罗兰大陆。
  对于格雷福斯的的出生,一直是众说纷纭,真正知道他出身并与之生活了许多年的普朗克船长,似乎对这个在他看来不起眼的小角色并不感冒。
  但我们可以看出,普朗克与格雷福斯的关系非同一般,有过生死之交,并且他们从小便在一起生活,这份交情,足以让每一个无情的海盗为之动容,那么,格雷福斯看起来与普朗克毫无感情可言?
  或许,在他们之间,有着某些默契,正因为彼此之间过于了解,那么彼此更愿意选择遗忘彼此。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让别人轻易地探索自己的内心。
  对于格雷福斯在海盗船上的生活,也很难找到资料,而格雷福斯本人也是极其不愿意提起这段往事。但从各方的猜测中,或是普朗克船长的航海日志,亦或是“冥渊号”的水手们夸大其词的表述中,我们可以推测出,这是一个毫无情感的海盗船队,在这里,没有能力人,将会受到欺辱,有实力的人就是王者。
  格雷福斯本人也从未提起过这段岁月,也因为如此,为格雷福斯的一生添上的神秘的色彩。
  格雷福斯与普朗克年岁相仿,但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年岁,甚至包括他本人。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在这条船上度过了五年。这五年虽说与文森特父子朝夕相处,却未产生任何情愫,普朗克待他也是十分冷淡的态度,他几乎没有笑过,这让格雷福斯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然而这一天,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就在普朗克十八岁那年,一场叛变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是晴空万里的一天,比尔吉沃特的南边海岸依旧繁忙,大大小小的船只在此停留,或是渔船,或是商船,亦或是瓦罗兰大陆各个城邦的商务船。
  这是整片联盟内最为优良也是最为忙碌的港口。然而,这也是海盗船经常出没的场所,最负盛名的当属文森特船长的“冥渊号”海盗船。
  格雷福斯并不知道“冥渊号”有多么恐怖,当这艘海盗船像幽灵一般突然出现蓝焰岛海湾时,整个海岸的的船只与居民为之惊恐。他们大呼小叫,喊道:文森特船长回来了!
  随即,天空中出现了大片的乌云,紧紧跟在“冥渊号”的身后,朝整个海岸扑来。那是格雷福斯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场景。所有的船只停止行动,所有的人,不是站在甲板上,就是站在海岸线上,静静等待“冥渊号”的靠岸。
  在靠岸的那一刻,文森特船长走向船头,大声宣布今天是他儿子普朗克的18岁的生日。他为之骄傲能有这样一个像他一样有能力的儿子,在他宣布要将普朗克送去战争学院学习魔法时,普朗克,也就是他为之骄傲的儿子,就在此时,从背后刺死了他的父亲,并宣布“冥渊”号海盗船从此归他所有。
  所有的人为之惊愕,他们明白虽然文森特船长已经死去,但他的继承人将比他更加残暴不仁。
  在比尔吉沃特这个没有政府组织的乌合之地,暴力,就是为了杀戮!
  格雷福斯深深地明白了这个道理,这也就让他下定决心,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充满杀戮的海盗船。
  就在普朗克杀死他的父亲时候,文森特船长的拥护者与普朗克的手下发生了混战。格雷福斯抓住这个机会跳进了海里,他走的时候只带走了文森特船长留给他的那把汤姆逊冲锋枪。
  船只离海岸并不远,但格雷福斯感觉游了好久、好久,这将是他第一次踏上瓦罗兰大陆的领土,他身无分文,也不知道该如何该如何生活下去,但他明白,他永远也不会再回到那条充满杀戮的海盗船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12-14 12:02
    继续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2-14 13:28
      然后麻花降临,所有英雄卒,全剧终。


      收起回复
      7楼2017-12-15 09:47
        建议开总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2-16 00:04
          《瓦罗兰之封神演义》:第二章:初来乍到。比尔吉沃特,又名蓝焰岛,是位于瓦罗兰大陆的东南角的一块岛屿。
            这座岛屿没有政府组织,长期以来由海盗统治,一直到战争学院派来维和部队,才初步稳定当地的秩序,蓝焰岛也被命名为“比尔吉沃特”。
            这支维和部队的队长就是鼎鼎有名的赏金猎人——莎拉小姐。他还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外号——厄运小姐。当然,这所谓的厄运是对当地的海盗而言,在比尔吉沃特,没有比莎拉小姐更受人的尊重的了。
            她的父母从小被海盗杀死,所以她通过自己的实力,成功拿下了战争学院的授权,得到一支部队,管理比尔吉沃特,希望能够彻底铲除海盗,为父母报仇。
            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比尔吉沃特是一个鱼龙混杂之地,不仅仅有海盗,还有从瓦罗兰大陆逃过来的亡命之徒、罪犯、难民。总之,这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地方。
            而我们的格雷福斯,就是踏上了这样的一个地方。
            城市里有无数的酒馆,无论岸上还是水中,成为装扮城市的一大亮点。酒馆是一个拥有外交豁免权的地方,在这里,每个人都有权利喝上两杯,不管你是海盗,还是罪犯,亦或是官兵,在这里都将一视同仁。对海盗们来说,同酒馆间的友好关系与宣誓效忠的海盗船一样重要。
            初来乍到的格雷福斯似乎并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依旧保留了在“冥渊号”海盗船上留下来的恶习,以为自己有着一把枪,就能够很轻松地在这里生存下去,然而,他错了。
            当他想要从酒馆直接拍屁股走人时,一位身材火辣,穿着暴露的女郎站在了他的面前。
            没有错,这就是我们所听闻的那位赏金猎人——厄运小姐。她似乎拥有着一种永葆秦春的魔法,没有人知道她的年岁,虽然她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岁,但永远不要被她的外表所迷惑,因为当地的长者们都说,她至少四十五岁了!
            我们并不知道那年格雷福斯多大,但我们可以推测,他与海盗船长普朗克的年岁相仿,哪怕是这样的一个年龄差距,也未能阻止格雷福斯对这位女郎的爱慕。可能是孤儿的原因,格雷福斯对莎拉小姐有着独特的情感,据格雷福斯本人后来描述,在他的一生中,遇到过许多女人,她们的身材与美貌也远远超过莎拉小姐,但从没有一个人,想莎拉小姐那样,令他为之动容。
            有些人将这种感觉称为“一见钟情”,我们暂且不论,要考虑的是,我们的格雷福斯还被莎拉小姐堵在酒馆门口。
            就在格雷福斯想要拿出汤姆逊冲锋枪冲出这间酒馆时,在场的所有人听见了一声枪响,随之发生的所有事,令在场的所有人为之震惊,格雷福斯的枪应声落在了酒馆的地板上。
            格雷福斯从未见过有人的枪法如此之快,如此之准,这对于他一直以来相当自负的枪法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也因此,格雷福斯束手就擒,被莎拉小姐带回了审判室。
            此次审判,格雷福斯被判因为无力支付酒钱而拘留三日。这三日,倒是解决了格雷福斯的伙食问题,就是没有酒,让格雷福斯着实难受了一番。
            在拘留所,格雷福斯认识了一位大叔,人称酒桶的古加拉斯,他有着硕大无比的肚皮,走起路来如同一个不倒翁。他肚皮的左下方有一道数十厘米的刀疤,据说是古加拉斯喝醉酒与人打架所留下的。也是因为酒后闹事,被拘留七天。正好与格雷福斯同一天释放,出来的那天,古加拉斯邀请格雷福斯喝酒,这顿酒,也是喝出了一点名气。
            那天,古加拉斯掏出两块亮闪闪的金子,一下子买了十桶酒,与格雷福斯喝了三天三夜,最后,古加拉斯又叫了三杯黑麦芽啤酒,大叫道:“嘿呀,再来一杯吧!”而格雷福斯则已经趴在酒桶上睡着了。
            没有人能够喝过古加拉斯,正是因为此次喝酒,格雷福斯认识了这位豪爽的大叔,也正是如此,这让他在后来的岁月里,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位酒桶大叔帮了他一把。
            古加拉斯是来自诺克萨斯城邦南部的一个酒水采购特使,这次来比尔吉沃特也是官方要求挑选运一大批优质的麦芽啤酒回去供官员饮用。
            码头送别,古加拉斯邀请格雷福斯去诺克萨斯做客。格雷福斯满心欢喜地答应下来。
            古加拉斯一走,格雷福斯一下子又失去了生活的着落,他看到码头在招搬运工,便应聘前往,可是许多码头的老板并不要他,因为他总是背着一把枪,说他更像是一个海盗。
            终于,有一家码头老板愿意要他,每天格雷福斯可以得到一枚银币,而这点钱对于格雷福斯来说,只够他一天的酒钱。
            有一天,格雷福斯喝多了酒,与码头上的另一个搬运工起了争执,还扬言要用枪打死这个**种。
            还没等到格雷福斯酒醒,他就被码头的老板开除。好心的老板给了他两枚银币,格雷福斯带着这两枚银币,走进了一家酒馆,买了两杯最为劣质的麦芽酒,独自坐在一旁饮用。
            此时,酒馆里正在举行一场扳手腕的比赛,第一名将免费获得在酒馆里喝上一天一夜。
            格雷福斯好奇地端着酒杯靠上前去,看到两名彪形大汉正在最后的决战,两方互不相让,持续了整整一个钟头,还是不见分晓。酒馆的老板在一旁决定宣布两人位列第一,格雷福斯突然叫道:“让我来!”
            众人望向格雷福斯,年少气盛的他引起众人的哈哈大笑,酒馆老板笑道:“少年,你要是能这二位中的其中一位手下撑得过十秒钟,你今天的酒钱我就免了。”
            “不用!”格雷福斯挥手坐到桌子前,“你们两个一起来,一人一只手,你们要是能扳得动我,就算你们赢。”
            这好大的口气引来一阵唏嘘,酒馆老板说道:“好样的,小伙子,你要是赢了,我免你两天的酒钱。”
            “比扳手腕,没有人能够扳过海盗。”这是文森特船长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在海盗船上,扳手腕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自然,海盗们都有着某些来自海洋的天生神力。
            酒馆的人并不知道格雷福斯在海盗船上长大,所以,这场决斗从两位彪形大汉吃力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出,胜负已经出晓。
            获胜的格雷福斯如愿以偿在酒馆中喝了个酩酊大醉,我们知道,格雷福斯一喝醉就会闹事,与人打架成了他的家常便饭,也因此他再次被赏金猎人——莎拉小姐抓进了拘留所。
            
          [图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12-16 00:16
            第三章:一场祭祀。 再次见到莎拉小姐,格雷福斯倒是有些兴奋,他在审讯室里说道:“莎拉小姐,你长得可真是动人,从第一次见你我就被你给迷惑了。”
              “小兔崽子,你才多大,我都能做你的奶奶了。”莎拉小姐似乎并不买账。
              “我要是有你这样性感的奶奶,我就不会天天出去喝酒了。”
              “看来你喝酒闹事还能坏到我的头上?”
              “不不不,我怎么能……”
              “行了,”莎拉小姐打断格雷福斯的话说,“我可没空和你在这插科打诨,还是老样子,呆三天走人。”
              我们不知道这三天格雷福斯是怎么度过的,但他从拘留所出来时,似乎有些变了样,精神气不那么十足了,多了些许憔悴。
              他出来时,天已渐露夜色,黑夜从四周爬了上来。格雷福斯拖着疲惫身躯漫无目的地走着,有一个乞丐向他乞讨,他掏出一枚银币,那还是码头老板最后给他的两枚银币中的一枚,因为扳手腕赢了,喝酒也没有掏钱。
              格雷福斯将银币放入乞讨者的手里说:“我只有两枚,所以只能给你一枚,我得留一枚吃饭。”
              乞丐千恩万谢地走开了,而我们的格雷福斯去不知该何去何从,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干嘛,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更不知道上天会派给他怎样的磨难与任务。
              黑夜吞噬了最后一点光线,一张落寞的脸,消融在黑夜中。
              格雷福斯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会在短短的数月内,被一场赌局和朋友的背叛所改变。
              格雷福斯在一家酒馆的角落里蜷缩了一夜,当他醒来时,发现万人空巷。他以为在做梦,揉开惺忪的睡眼,发现还是看不见一个人。酒馆关门,船舶停运,我们可怜的格雷福斯以为自己一夜之间被全世界的人抛弃了。
              他穿过城镇,来到一处码头,终于看到了一个渔民。格雷福斯准备上去询问,而那渔民绑好缆绳后,迅速超蓝焰岛的西北方向跑去,格雷福斯只好也迅速跟上前去。
              不多久,格雷福斯跟到了一个开阔地,此时映入眼帘便是成千上万的比尔吉沃特居民人头攒动的景象,在这千万人合围的中心是一座巨大的祭祀台。
              通过询问,格雷福斯得知今天将举行上古祭祀仪式。
              格雷福斯从未参加过祭祀活动,对此也很是好奇,是谁有如此大的能力能够吸引比尔吉沃特全岛的居民来参加祭祀活动。
              格雷福斯找到一位老者询问情况,老者看着格雷福斯意味深长地说:“怎么,你不是本地居民,这个也不知道?”
              “哦,是的是的,”格雷福斯掩饰道,“我从小就是个孤儿,被大陆上的一家渔民收养,今年才回到比尔吉沃特,所以不了解。”
              “原来是这样,”老者捋了捋胡子说,“在上古时代,蓝焰岛被一群恶魔所统治。而那个遥远的时代有一种永生的飞行生物,这类生物拥有着美丽的翅膀,人们将之称为天使。
              在他们其中有一对姐妹,姐姐叫凯尔,妹妹叫莫甘娜。姐姐凯尔为了种族的人民,同恶魔展开了数十年的斗争,就在凯尔即将取得胜利之时,她的妹妹选择了叛变,和恶魔的残余势力合作,对抗她的姐姐,也因此,莫甘娜成为了神族里的堕落天使。而她叛变的理由仅仅是不愿接受姐姐凯尔的统治。
              和很多战争一样,这场战争让所有人家破人亡。一方宣称自己是完美守序和正义的,他们作战是为了用自己的法律和强力中央统治来统一世界。另外一方把他们视为战争独裁的统治者,认为他们目光短浅,为了效率和安全牺牲个人和自由,莫甘娜就是那个与所谓战争独裁统治者抗战的人。
              为了得到来自符文之地的魔法力量,莫甘娜失去了她飞行的能力,因为她美丽的翅膀被黑魔法所侵蚀,甚至连同她美丽的容貌。
              姐姐凯尔似乎怎么也无法理解她的亲妹妹为了背叛她而去学习黑魔法。不知为何,姐姐凯尔尽管外表看起来十分美丽,但她从那时起,将自己隐藏在了金光闪闪盔甲下面,她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告诉人们正义通常是一件丑陋的事情。
              后来,蓝焰岛的两个统治集团凯尔与莫甘娜发起了一场世纪大战,双方几乎投入了整个蓝焰岛可支配的战斗力。当姐姐从空中看到这场血流成河的战争时,决心使用天使一族的上古魔法终止这场战争。
              这种魔法需要牺牲所有天使族的人来感化世人,而她的妹妹莫甘娜从未想到这种在天使族被视为神话的魔法真的存在。就在审判之光照向大地之时,所有的军队停止了屠杀,天使族的成员全部化为极光,汇聚到凯尔的审判之剑上,以一剑之力,斩断了所有恶魔的灵魂。
              可能在化为极光的那一刻,莫甘娜才终于明白,天使族怎么也无法逃脱拯救世人的使命。从那以后,凯尔被人们奉为审判天使,而她的妹妹也被称为堕落天使。”
              “那我们现在要祭祀的是审判天使?”格雷福斯问道。
              “不,是整个天使族。”老者回答道。
              “那祭祀什么时候开始?”格雷福斯又问道。
              “快了,日照正午。”老者说完,看向了祭台。
              格雷福斯也抬头看去,引入眼帘的,是站在台上的祭司,长得像个蓝色大水母一般。
              格雷福斯那个时候还不知道,站在台上的,是鼎鼎大名的海兽祭司——俄洛伊。是当时整个瓦罗兰大陆唯一一个能够召唤出神明的祭祀官了。
              这时,烈日的清空突然乌云密布,所有人都跪了下来,格雷福斯也只好跪下。他偷偷抬起头看着祭祀台,只见祭祀司挥舞手中奇怪的不明物体,乌云成螺旋状,并夹杂着闪电。祭祀司口里念着咒语,大呼一声咒语,从乌云的最中心亮出耀眼的极光。
              不知过了多久,祭祀司大叫一声,狂风大作,审判天使从天而降。满身的黄金盔甲,丰满的洁白羽翼,手握神光之剑,缓缓而降。
              这时所有人喊道:“审判之光,照我后人,上古神明,不祧之祖。”
              格雷福斯虽然不太懂他们喊得什么意思,但被这威严的气势所吓到,吓得也没敢抬头。
              “古神先知,灵魂摆渡。”海兽祭司念罢咒语,在场升起一片蓝色海灵,接受审判之光的洗礼。
              洗礼之后,海灵随风升天,带走了残留的上古魔灵。
              不知过了多久,审判天使开始升天,所有人再次喊道:“审判之光,照我后人,上古神明,不祧之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12-16 00:18
              吧主说要加精,先更个六章,每天两更,大家给点意见,最好提供一些任务关系的设定,一经采用,献上么么哒,(备注:我是男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2-16 00:24
                第六章:荣耀行刑官。 偷渡的那个夜晚,格雷福斯所在的一船人在诺克萨斯的东南海岸登陆。
                  一行人登陆后,各自分散,崔斯特带着格雷福斯前往诺克萨斯城邦。要想到达最近的城市市中心,还需要徒步走上几个时辰。
                  夜间在荒郊野外徒步,着实事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格雷福斯似乎有些吃不消,想要坐下来歇一歇。刚一坐下来就被崔斯特喝道:“快起来!如果不在天亮前赶到诺克萨斯城邦,就会被早上巡逻的军队抓到,到那时候就会被当做偷渡者交给荣耀行刑官。要知道,诺克萨斯可是一个不讲人情的国度,哪怕是偷渡者,也将是死刑。”
                  “不可能吧,顶多把我们赶出去。还有,荣耀行刑官是谁。”格雷福斯似乎觉得崔斯特有些危言耸听,但当他真正见到那场由荣耀行刑官执行的屠杀时,他才会明白,崔斯那天夜晚脸上露出的恐惧。
                  在崔斯特的催促下,格雷福斯与崔斯特终于在天亮前赶到了城邦,并且冒充居民随着清晨第一波进城的人流成功混进了城邦。
                  这是位于诺克萨斯城邦南部郊区的小镇,是从南部进入诺克萨斯城邦中心的必经之路。这里虽然看起来和普通的小镇毫无区别,但是地处交通要道,所以鱼龙混杂,也是诺克萨斯最主要的行刑场所。
                  因此,这里被称为:石鬼城。
                  赶了一夜路的格雷福斯与崔斯特又饿又困,他们在一家摊位前吃了早饭。吃完早饭,崔斯特准备找一家廉价的旅馆作为暂时的落脚点。
                  “我有十枚金币,完全可以找一个好一点的旅馆。”格雷福斯看着破旧的廉价旅馆抱怨道。
                  崔斯特躺在床上,冷笑了一声说:“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多一点钱,未雨绸缪,总没有坏处,况且,我不能太引人注目。金钱能带来财富,也伴随着危险。这就是所谓的福祸相依。”
                  对于从小在海盗船上长大的格雷福斯来说,崔斯特的这一番话完全不能理解,按照海盗的习惯,金钱就是用来享受的!
                  找到合适的旅馆后,格雷福斯与崔斯特就听到外面嘈杂声不断,趴在窗户上,格雷福斯发现许多人开始向一个广场聚集。格雷福斯与崔斯特也怀着好奇跟了过去。
                  原来,今天有三个罪犯要被行刑,而今天的刽子手正是荣耀行刑官。崔斯特一看见荣耀行刑官,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对身旁的格雷福斯说道:“他就是荣耀行刑官——德莱文。诺克萨斯第一刽子手。”
                  那是格雷福斯第一次见德莱文,在此之后,过了十多年他在战场上再次见过他时,他已经是诺克萨斯的战争狂人。而这次行刑也使得格雷福斯终身难忘。
                  只见德莱文穿着大红色的无袖燕尾服,内着蓝色衬衫,一手一把斧头,晃晃悠悠地在行刑台上走着不着边际的脚步。
                  行邢台上跪着三个罪犯,手被反绑着,不一会儿,行刑时间到,德莱文咧着邪恶的大嘴说道:“还是老规矩,谁要是能躲过我的一记飞斧,那他就自由了。”
                  说完,德莱文一脚将其中一个罪犯踹下行刑台,那罪犯吃了一嘴巴的灰尘,但他已经顾不上这个,他站起来冲开人群,试图朝居民区跑去。而德莱文似乎并不着急,悠闲地跳了一小段舞蹈,在诡异的舞步中,将手中的一把手斧扔了出去,斧头在空中旋转,正中逃跑罪犯的后脑。顿时,罪犯应声倒地,血液与脑浆混成一片,流到一起。第二个罪犯未等德莱文发话,就起身跳下行刑台,朝另一个方向跑去,这似乎在德莱文的预料之中,他看起来并不着急,不多长时间又扔出另一把手斧,再次正中罪犯的后脑。
                  此时,台下想起一片掌声,所有的人都在叫好。格雷福斯有些不寒而栗,一场如此残酷的行刑,成了城邦人民的乐趣,他们是否想过有一天,这样的屠杀也降落到他们头上。
                  再次回想起昨天晚上,崔斯特对他说的话,格雷福斯庆幸自己没有落到这位荣耀行刑官的手里,不然,那来自背后的恐惧,将是最为可怕的。
                  剩下的那名罪犯,早已吓得不敢动弹。很显然,德莱文把这个行刑台当做了他的个人舞台,并且将行刑转变成了一种主流的娱乐方式。他鼓动观众们陷入狂热状态,与此同时,走投无路的囚犯们疯了似地想要逃离他。可他们从来没有成功过。
                  德莱文大叫道:“跑起来,我的猎物们!”
                  台下的居民也开始为之疯狂,附和道:“跑,快跑!跑起来才有乐趣呀!”
                  很显然,这名罪犯已经恐慌到了极致,背着手,低着头在不停地抽搐。
                  德莱文叫道:“既然你放弃了最后逃生的机会,那就接受死亡的宣判吧。”
                  德莱文从后腰摸出一把手斧,在手掌中旋转了几圈,那手斧划破空气的声音令人胆寒,随即手斧飞出了手掌,嵌进了行刑台的石板上。那最后一名罪犯,随着手斧的落地,倒在了地上。然而,手斧并未击中罪犯,那手斧只是从罪犯的身边擦过。
                  全场一片寂静,随即爆发出山崩地裂般的掌声与呐喊。
                  那名罪犯死于来自背后无休无止的恐惧。
                  德莱文带着他的红色燕尾服,完美谢幕。
                  “一个刽子手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力?”格雷福斯非常不解。
                  “那只是他的乐趣,”崔斯特解释说,“德莱文嗜杀成性,他的兄长德莱厄斯为了满足他弟弟杀人的嗜求,特地安排他进了行刑队。要不了多久,战争一旦爆发,他将是战场的刽子手!”
                  看完行刑,格雷福斯与崔斯特回到旅馆,他们需要好好睡上一觉。
                  住下后,格雷福斯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德莱文行刑的场景像电影一样掠过他的眼前。他对这个地方有了莫大的敬畏之心,他有些恐惧,自己或许不该来这。在这样矛盾的心思下,格雷福斯昏睡了过去。
                  即将等着他的,将是诺克萨斯城邦另一面更为险恶的地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12-16 00:24
                  字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16 12: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16 14:49
                      要是有排版的话 看上去会更舒服的


                      收起回复
                      19楼2017-12-16 15:00
                        《瓦罗兰之封神演义》
                        第七章:超级决斗场
                        格雷福斯与崔斯特来到诺克萨斯的第三天,他们在大街上看到了官方贴出公告:
                          诺克萨斯政府公告
                          为欢迎德玛西亚最高领导人嘉文二世对本国的访问,特在明天晚上在城邦角斗场举行大型决角斗比赛。
                          作为本城邦特有的比赛项目,嘉文二世将亲自下一万金币赌注并在大赛上发表讲话,届时还有精彩的虎狮困战,以及车轮战。
                          入场费每人10枚金币,今晚八点在角斗场门前售票,售完为止。
                          诺克萨斯城邦宣
                          当崔斯特看见此公告时,已经是傍晚,白天他们在睡觉,所以并没有看见。对于一个赌徒来说,这样大型的赌注娱乐项目,简直是一剂兴奋剂。
                          然而,可悲的是,由于此次有嘉文二世亲到现场,还有诺克萨斯的高级官员到场,所以当崔斯特赶到角斗场时,所有的门票都已经售光。懊恼的崔斯特坐在角斗场门前,哀声叹气,跟在一旁的格雷福斯感到十分疑惑,问道:“嘿,崔斯特,怎么了,为什么非要看这场比赛?”
                          “你不懂,格雷福斯,这场角斗的头彩就有一万金币。这个不说,这场角斗有这么多大人物,比赛一定很精彩。”崔斯特说道。
                          “比赛是什么,角斗吗?”格雷福斯问道。
                          “分两个项目,虎狮困战和车轮战。”
                          “就是人和狮子或者老虎打吗?”
                          “是的。”
                          “打输了岂不是就被吃了?”
                          “当然,那些老虎都是被饿了好几天才放出来的,残酷无比。”
                          “打赢了呢?”
                          “有资格参加车轮战。”
                          “还是和老虎吗?”
                          “和人打,先和一个人打,赢了的话就和两个打,再赢的话,就和四个人打,一直打下去。”
                          “那他们岂不是必死无疑?”
                          “他们会带着至高无上的荣耀死去。”
                          “那也不该就这么让人这样送死吧。”
                          “这个就是有钱的人乐趣所在了。”
                          这时,从拐角处冒出一个人来,他裹着头巾,蒙着面庞,加之黑夜,无法认清这个人的面目。
                          只见他从裤兜里掏出两张门票来,在崔斯特的眼前晃了一下,有迅速装进兜里对崔斯特说:“是不是没买着票?”
                          “你有多少?”崔斯特问道。
                          “别问我有多少,您想要几张。”
                          “我们就两个人,两张吧。”崔斯特说道。
                          “100枚金币一张。”
                          “太贵了吧!不是十枚金币吗?”格雷福斯听到后吓了一跳。
                          “看来这位小哥是头一次来看角斗比赛,您要知道,这次的有嘉文二世的一万金币做头彩,这能买到票,就算是成功了一半。只要运气好,赢个千把金币自然不在话下。”票贩子娓娓道来。
                          “那要是输了呢,这钱岂不是白花了?”格雷福斯咄咄问道。
                          “既然您没那魄力,我就不和你费这口舌了,要的人多了去了。”说完票贩子要走,崔斯特说道:“唉,这票我买了。”
                          “崔斯特,你……”格雷福斯想要劝阻,崔斯特摆摆手示意说:“没事,身为赌徒,这点钱都不愿意花,怎么赢大钱?”说罢,崔斯特掏出一个钱袋,里面正好有两百枚金币交给了票贩子,崔斯特接过了票,看了又看,似乎从眼里发出了绿色的光芒。那一天晚上,格雷福斯怎么也无法理解,崔斯特会如此痴迷于一场惨无人道的角斗比赛。
                          数十年后,格雷福斯才会能够明白,那是人性对权利与暴力的一种莫名的渴望。
                          对崔斯特而言,这是一个亡命赌徒参加的一场空前绝后饕餮盛宴。
                          在第二天上午,诺克萨斯发出公告,嘉文二世下了赔率最高的维斯赛罗,赔率为7.00。而到时最为热门的选手喀拉杜斯赔率也不过只有4.44。
                          崔斯特认为这其中必定有操控,维斯赛罗,名不见经传,怎么可能有如此高的赔率,而嘉文二世却投了维斯赛罗,这就意味着大多数人会出现三种状况:一、跟投,投赔率最大的维斯赛罗。二、反投,投除赔率最大的维斯赛罗之外的实力高赔率选手喀拉杜斯。三、稳投,投赔率最小的选手卡弗基。赔率为1.44。
                          如果庄家想要赚钱,必定要绕开这三种。崔斯特相信这是一场**控的比赛,当他看见赔率为3.75的普里斯时,崔斯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奸诈的笑容,他相信,获胜者就是普里斯。
                          这场绞肉大赛如期在诺克萨斯角斗场举行。开场仪式,嘉文二世发表讲话:
                          亲爱的诺克萨斯的居民们,你们好。我是来自德玛西亚的嘉文二世,很高兴也很荣幸做客你们的城邦。
                          这是一个充满活力与激情的城邦,在这里我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热情。很庆幸参加今天的绞肉大赛,我希望与各个城邦的居民共享这场盛宴。
                          谢谢!
                          演讲完毕,角斗场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也是格雷福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嘉文二世。由于离得很远,格雷福斯无法看清嘉文二世的真正面貌,只能依稀看见那是一位戴着金色皇冠,穿着黄色冠袍履带的老者。格雷福斯也无法想到,嘉文二世所下注的那位角斗士维斯赛罗,会在数十年后成为共同战斗的盟友。
                          那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绞肉大赛,以至于在格雷福斯记忆中只留下了一片模糊的血腥场景。
                          参加虎狮困战的有数十名角斗士,他们不是同饥饿老虎作战,便是同残暴的狮子作战,此次作战,令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残酷,因为此次角斗士们要面对不是一只老虎或是狮子,而是两只。
                          以至于能够参加下一轮车轮战的选手,只剩下两名:普里斯与维斯赛罗。
                          此时,崔斯特深深意识到,普里斯正是那个**控那个角斗士。要知道,崔斯特在这个人身上下了整整一千枚金币。
                          每一个进场人全都下了赌注,包括格雷福斯。在崔斯特的鼓励下,格雷福斯给维斯赛罗下了200枚金币的赌注,如果崔斯特输掉这场赌注,那么格雷福斯也有很大的几率获得7.00高赔率,这也算是崔斯特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
                          由于进入到车轮战的只有普里斯和维斯赛罗,这让崔斯特很高兴,不管如何,总会有一个输赢,而这些都在掌控之中。
                          而崔斯特相信,角斗场时绝对不会允许维斯赛罗取得胜利,因为这样,嘉文二世将拿到7.00极高赔率。
                          车轮战开始进行,角斗场场地被划分为两块,两个人出现在两块场地的中央。车轮战开始,人数随着几何的倍数逐渐增加,当他们每个人要面对128个奴隶时,已经打破了原有的记录的64个。要知道,从64开始,就是一个质的飞跃。
                          这场残酷的绞肉大赛一直持续到了天黑,两个人成功的进入到下一轮,256人。
                          很明显,这是一个不可能的现实,能够打败128人,已经是不可估量的奇迹。
                          崔斯特此时也陷入了极度疯狂的境地,因为他发现,普里斯已经奄奄一息,无力再战,维斯赛罗虽然体力不支,但再打上个一百人,或许不是问题。
                          就在这危机关头,裁判员宣布维斯赛罗犯规出场。这莫名其妙的宣判,成功是的普里斯获得本场的胜利,然而,他的最后结局便是在256人围堵下,被活活地打死。
                          据说,嘉文二世又花了一万枚金币,买通裁判。而角斗场的庄家们,也是极其愿意的,应为这样他们就不用支付高赔率的维斯赛罗了。作为条件,角斗场必须把维斯赛罗交给嘉文二世。
                          因为被宣判出场,维斯赛罗成功逃脱一死,作为回报,维斯赛罗将开始效忠德玛西亚,他被嘉文二世带回了自己的城邦。他就是后来的德玛西亚大总管——赵信。
                          诺克萨斯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在罗马角斗场的一名角斗士,会在未来的战场上,成为他们铁骑最大的障碍之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12-16 17:15
                          兄弟,来搞事的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12-16 17:49
                            滴,经验+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4-19 08:11
                              滴 经验+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4-19 0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