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38,545贴子:44,809,525

【原创】<我生命中最后的三十天>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又是格式错误。。。。

文如标题
记述叶瑛岚的死亡倒计时

叶瑛岚×司马炎
外加一群客串的狐朋狗友
灵感来源于看到的一个说说
讲述的是她查出癌症 却义无反顾去旅行直到最后一刻
我很喜欢这种积极的情绪
所以想传递下去
因此
献给所有在世的不在世的刚出世的还没出世的马上要离世的想要离世的人们
没有真正的不幸 生活总有你从未察觉的小幸运
还有
Love life,love the world.

其实全世界都在爱着你

PS.有的地方可能会有些黑暗向 但是会有光明扫除阴霾

天使为所有人歌唱幸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15 23:12
    啊啊啊啊啊啊有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2-15 23:13
      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2-15 23:13
        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15 23:14
          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15 23:14
            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15 23: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15 23:15
                <倒计时开始>
                我叫叶瑛岚,普通男人。
                我的生命进入倒计时了。

                昨晚,我梦见了一个老头,说实话那老头长得还蛮帅的。他跟我说,你还有三十天的生命,有什么愿望快去实现吧。
                信你个大头鬼哦打扰我睡觉。
                可是第二晚,他又跑到我的梦里,叫嚣着要弄死我。
                我才不信你来略略略略略。
                然后我就被踹醒了,床边站着的正是还抬着一只脚的他。
                他告诉我,如果还不相信的话就要直接弄死我。

                好吧好吧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老头,呸,老大告诉我,他会在三十天后来弄死我,叫我好好享受最后身为活着的***子。
                那我裸奔会不会有人把我抓起来?
                老大将他的脚移向了我的屁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15 23:15
                  <倒计时三十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三十天。
                  我掏出那个废弃依旧的挂历摆好在玄关处,在今天的日期上重重的打下一个红色的叉。
                  那个红色的叉像是在嘲讽我平庸无谓的前半生。
                  呵呵呵呵区区一个叉而已你能像我一样在家裸奔吗?你不能。
                  这时手机闹钟响了,到点要上班了。
                  反正都要死了,我就去把工作辞了吧。
                  于是我就真的辞掉了工作,领了工资,回到家开始计划我剩下的日子。
                  我做了个计划,打算充实的过完我仅剩的人生。
                  首先当然是去吃顿好的了,嗯,还有要好好出去玩一趟。
                  回家?不不不,我是孤儿,况且那个孤儿院啊,我对它并没有什么多么好的回忆呢。

                  计划好了之后,我就吃了个简单的早饭,出门瞎逛去了。
                  女友?我连个像样的朋友都没有那里有人愿意跟我啊,不过没有人来打扰我倒也是落得轻松。
                  孜然一身嘛。

                  我从街头逛到街尾,嘴里手里塞满了东西。我去买了我最近一直想要的那本书,去听了一场小小的街头音乐会,将我的糖果分给一个哭泣的小妹妹,顺便去看了看八戒的媳妇跟孩子们。
                  啊,八戒是一只猫,我从到孤儿院的第一天直到现在,这短暂的人生一直是我们两个一起度过的。
                  不过丫的最近成家立业了有了别的小母猫就不要我这个过命兄弟了哼。
                  但是还是要感谢它,在我最阴霾的时候一直陪伴没有离开我。
                  所以我才不会跟它一样呢。我带着刚买的小鱼干和猫饲料去看它们,看着小猫宝宝们吃的欢腾的样子,我内心那块最柔软的地方还是被触及到了。好吧八戒我原谅你了,如果我也有这么可爱的孩子我也会选择陪伴它们的。
                  你可一定要守护好这个家呀,千万不要离开它们呀。
                  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哼你撒娇蹭我也没用。

                  当晚我还去了我们那比较知名的酒吧。
                  我还是第一次进酒吧呢嘿嘿嘿。
                  酒吧夜场真的算得上是灯红酒绿。
                  我点了一杯很便宜的酒,嘛,毕竟以我的经济状况是买不起那些摆在架子上的名贵酒的。
                  我慢慢饮着,仔仔细细观察这个我从未触及过的地方。
                  吧台处随处可见调情的人,也见手腕翻飞的酷炫调酒师,高台上的嗨爆全场的DJ,和舞池里放飞自我的人们。
                  然后我就毫不犹豫的加入了他们。
                  超级嗨!超级嗨!超级嗨!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放飞自我还是很不错的呢,就是下场有点出乎意料。
                  我挂机了。
                  原来我的酒量这么差!
                  真伤心,我的第三十天,除了这些其他的我竟然一点记忆都没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15 23:16
                    <倒计时二十九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二十九天。
                    昨天我去酒吧嗨过后挂机了,直到现在才重启。

                    我醒来时,除了预料到的头痛以外,还有无法预料的事发生了。
                    我像平常在家里一样裸着躺在高级酒店大床上。
                    好塞哦!这么高级的酒店我从来没有住过呢!
                    瞧瞧这大床,瞧瞧这装潢,我是提前来到了天堂吗?
                    正当我感叹着的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来一个下身围着浴巾的男人。
                    嗯,房间隔音还不错,这个人也是很棒棒哦。
                    秉着反正我都要死了不要脸就不要脸呗的信念,我盯着那个男人直到他不耐烦。
                    “我很好玩吗?”男人插着腰站在我面前,眉峰一簇,英气逼人。
                    “不不不,你很帅就是了。”我嬉皮笑脸道。
                    “不要脸。”
                    “谢谢你的夸奖咯!”我笑着看着他拿我没办法。看够了美男,我伸手打开电视,也不准备洗漱起床,也不准备离开。
                    男人见我没挪窝,没好气的说:“你不问问发生什么了吗?”
                    我惊呼:“难道我们真的睡了?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还想有什么感觉啊?”
                    “小说里不都是第二天醒来会浑身疼吗?我除了头疼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你平常都看些什么小说啊。。”男人一脸鄙夷。
                    “嘿!老哥!别误会!我那是被公司女同事硬逼着灌输的不营养知识,才不是我愿意的呢。”
                    沉默。
                    “你不回家吗?”
                    “回家做什么?除了八戒又没人等我,而且最近八戒的媳妇生娃了它的照顾着。我竟然比不上外面的母猫,真让我这个过命兄弟感到寒心。”我啪啪摁着遥控器,毫不介意赤裸的身体被注视。
                    “你父母呢?他们要是知道你这个样子的多伤心。”
                    我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可别介,真那样的话我可得被恶心死。”
                    “你怎么能这么说?那可是你父母啊。”
                    我看了他一眼,轻笑出声:“他们抛弃我的时候,也没见他们伤心啊?我凭什么要为他们考虑呢?”

                    我是孤儿。
                    我经常能够在门口见到我父母,因为他们就住在附近。
                    我是被抛弃的人。

                    那一天,我向往常收拾书包准备去上学。那个时候我真天真啊,乖乖的跟在父母的屁股后面,还很开心今天他们两个一起送我,等到到了孤儿院门口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明明所有人都夸我是个找人喜欢的乖孩子,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呢?
                    我至今也不明白,然后他们两个离开时的灿烂笑容成了我这十几年最害怕的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2-15 23:17
                      暂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15 23:17
                        <倒计时二十八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二十八天。
                        昨天我很一个很帅身材很好的男人疑似一夜情,当然,我一个将死之人怎么会像那些搏上位求露脸想赚钱的人一样呢。
                        于是我死皮赖脸撒娇耍赖,让他去延长了住店时间,因此体会了一整天高级酒店的服务,直到今天才回来。
                        再回到家里觉得自己的猪窝好可怕哦。
                        不过还是家里好,可以肆无忌惮的裸奔。
                        于是我毫不在意的将我最后的遮羞布一把扯下,扑向了与我共度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小床。
                        啧,好硬,还是酒店好。

                        得去接八戒回来了。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家里,拿出前天给它们新买的猫窝和玩具,准备好牛奶小鱼干,抱着铺了软布的大纸箱子就去找八戒了。
                        沿途是再熟悉不过的环境。各种小商饭店,还有来往奔波不停的车辆行人。不远处就是公园,公园对面是大厦。这里离我上班的公司近,而且也远离孤儿院,除了房租贵些其他都很和我心意。
                        很快我就找到了八戒。我将它们抱紧纸箱里,八戒跟在我后面。
                        我们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令人安心。

                        我还记得当年八戒脏兮兮且惨兮兮的样子。
                        据我猜测,八戒与我的初次相遇时它刚与其他公猫打完架。嘛,猫咪之间,除了争女友争地盘还能为啥打架呢。
                        嗯,不过当时的我也挺惨的呢。被父母送到孤儿院的当天就受尽他人欺侮,逃出来后,明明自己家就在面前却不能回。
                        上天注定我们要相遇。
                        之后八戒还是带我回了孤儿院。
                        我记得当时就是这个样子,八戒走在前面,他的尾巴轻轻扫过我的掌间,我也轻轻的回握住。
                        等到第二天早晨,我一睁眼就看到八戒那颇有些沧桑的背影时,抱着它直接哭成狗,尽管丫的要挠我,不过当时它还是忍住了。
                        第三天,第四天,一年,两年,直到此时此刻它已经有了自己的家。
                        尽管它还是像往常一样神出鬼没,喜欢挠我,喜欢在我认真工作时打扰我,喜欢看我抓狂的样子,安慰被欺负的我,不耐烦的听着我唠叨烦心事,下雨天与我依偎在沙发看电视打发时间。
                        可它如果出了门,就一定会告诉我,只要我生气,它就会撒娇求饶,打架输了会求安慰,赢了会跟我炫耀,心情好了还会分给我它最爱的小鱼干。
                        啊啊,你没有抛弃我,你不会抛弃我。
                        活着的人心里都有一个牵挂,有的人知道自己为何而活,有的人则不自知,而我属于第一种人。
                        我得陪着八戒,我不能抛下它一个人。
                        这是自从遇见八戒之后,是我必须要做的也是最幸福的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16 22:09
                          突然来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16 22:10
                            不过下个星期要摸底了摸什么底 没有底还摸什么 伤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16 22:11
                              突然更新 考试还一天啊啊啊好希望赶快结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2-19 20:58
                                <倒计时二十七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二十七天。

                                还有二十七天我就要死了,我还没去旅行过呢。
                                不过还是算了,就这几天也不够我嗨的。想找老大给我加几天,可我也不知道怎么找他。
                                不过在家附近游玩还是可以的。
                                如此这般,我就准备了吃的喝的,带着我的相机,还有八戒一家,就出发了。
                                目的地就是大公园!

                                我找了公园的一处空地,一半沐浴在阳光下,一半遮蔽在阴影处。
                                八戒的三个孩子小米花生大枣在阳光下撒泼打滚,它们的妈妈粥粥温柔的注视着它们。而八戒却像包头工一样监督我。
                                “我不会偷吃啦!干嘛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委屈道,“养你这么胖,都不会感激我。说好你做单身猫我做单身狗,你背着我找了女人我还没说你呢,现在都当爹了还这么对我,难道你已经忘了那些年我们风里雨里相依偎的日子了吗?我可是只有你的啊!我对你可是忠贞不渝呢!”
                                说着我就扑过去,我们就这样展开了日常追逐戏。
                                “噗——”
                                我闻声望去,是一名逆光男子。
                                “老弟好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呢?”反正本性暴露,我也就继续发<>骚。
                                我走上前去一看,呦呵,这不是操了我的那个有钱的大帅哥嘛。
                                “缘分就是一言难尽呢,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我笑眯眯的说。
                                “嗯。”他点点头,看了一眼周围,“我听到这边有动静,就过来看看,没想到是你。你这是。。。”
                                “我带着家里人出来玩。”我指指扭打在一起的八宝粥配料三猫组,“小孩子在家闷着总归是不好的嘛。”
                                “你家猫真多。”
                                “那是八戒能生。”说着八戒就过来了,看丫沉稳矫健的步伐和竖起的尾巴,我立马选择窜到帅哥身后,“这里可有别人在呢,你敢打我丢<>死<>你的脸!略略略略路!”
                                八戒白了我一眼去照顾孩子了。
                                我非常热情的邀请了帅哥参加我的野餐,不过看他很忙的样子,就先放他一马啦。
                                不过说起来我们俩真的是有缘分。

                                下午出门丢个垃圾的功夫,就被同事给逮住了,不,是前同事,因为我可是辞职了的人。
                                喝酒应酬到很晚,天都黑的差不多了,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很不幸我撞到了一群人。
                                嗯,都是一群帅哥,不过看脸色他们很不开心的样子。
                                “不长眼啊?怎么走路的啊!”他们率先开口。
                                哎呦喂我这暴脾气,撞你们怎么了?我还不想搭理你们呢!
                                我没说话,看了他们一眼就准备要走。
                                “让你走了吗?道歉!”
                                “你们这种人不值得我道歉。”
                                我抬脚准备要走,他们就骂骂咧咧冲过来。我们一群人扭打在一起。
                                我<>他<>妈一个人耶!也太不公平了!
                                当我被摁在地上打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制止了这场单纯的暴力。我睁开眼一看,是操}<>了我的那个有钱的大帅哥!
                                他刚准备过来扶我,我就迅速的扑倒他怀里去,一阵鬼哭狼嚎。
                                “他们欺负我!”我仰起脸来给他看,“你看,打的我都流血了,还吐了一地呢!”
                                没错,刚刚我躺的地方,还有一摊带着酒气味的呕吐物。
                                哎呀喝了酒都是会吐的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2-19 21:01
                                  没有和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2-19 21:02
                                    虽然晚了一天但是还是圣诞节快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2-26 11:38
                                      <倒计时二十六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二十六天。
                                      我被人打了一顿,烦气!
                                      事情是这样的。
                                      我被前同事拉去喝酒,回家路上撞上了一群年轻帅小伙。对方也是醉的不行,非拉着我让我道歉,还骂骂咧咧的。我不愿意,他们就群殴我。
                                      欺负人!有本事单挑!虽然我还是打不过!但这是关乎尊严的问题!
                                      不过,在我快被打死的时候,我家大帅哥就来了。
                                      他总是出现的这么及时。
                                      对了,不能再叫大帅哥了,得叫人家的名字。
                                      司马炎。

                                      我再次从豪华酒店的超大双人床上爬起来,这次我是穿好衣服的。
                                      房间没有人。
                                      床头柜上放了一杯水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了让我洗漱完毕就到餐厅去。
                                      我快速洗漱好去了餐厅,果然跟我猜的没错,帅哥和那帮打我的人都在。
                                      “先来吃饭吧。”帅哥开口道。

                                      一顿饭吃的贼糟心,从始至终没有一个人敢开口。
                                      “这个。。。“我瞧瞧帅哥,再瞧瞧那边,“哎呀,大家都没事就好哈哈哈哈!”
                                      “不好。”帅哥开口,冷若冰霜。他扫了一眼对面,那几位纷纷打了个冷颤低下了头。
                                      不好!我可没有在我死前树敌的想法啊!
                                      “都不是故意的,再说,也是我的不是,是我先撞上的他们。”帅哥看着我,温柔了些,我连忙劝道:“是吧是吧,这件事就算了,我也二十好几了为这事闹得不愉快传出去多丢人啊?这事就算了,我没道歉,他们也打了我,就当扯平了。”
                                      片刻,帅哥点点头,一桌人才松了口气。
                                      后来聊起来,那个领头先打我的是帅哥的表弟,怪不得帅哥要发这么大脾气。

                                      吃完饭收拾妥当后,帅哥要送我。
                                      “不用了,我家里这挺近,我走过去就行。”我笑笑。
                                      “我送你。”
                                      “帅哥,你这车这么拉风,开到我们那破小区,还不得引得所有人围观我嘛,不用啦,谢谢你。”
                                      “司马炎。”
                                      “哎?”
                                      “名字。”
                                      “哦哦哦哦!咱们见过好几次还不知道叫啥呢。你叫司马炎对吧?我叫叶瑛岚。”
                                      “我送你回家。”
                                      “哎呀不用啦!”
                                      。。。。
                                      好吧我还是上了人家的豪车。

                                      果然不出我所料,帅哥的确引起了骚动。
                                      所有人围着我们,跟看猴子一样。实在接受不了围观的我,拉着帅哥就上了楼。
                                      回到家,八宝粥组合就扑了过来,围在我的脚边转。远处八戒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八戒,我是清白的。”
                                      八戒扭头带着孩子们走了。
                                      呵呵呵呵,如此不给面子。
                                      “很可爱。”帅哥四处瞧着,来到客厅坐下。见到正趴在沙发上的粥粥,便伸手去抚摸。
                                      “哎是吗?就八戒那种猫还可爱呀。”我从厨房拿出两瓶饮料,“我家没有茶和咖啡,你先喝这个吧。”
                                      帅哥点点头,接过饮料。片刻他说到:“你也很可爱。”
                                      我一愣,笑笑。
                                      什么呀真讨厌哼唧!
                                      八宝粥组合又蹭过来了,我拿着逗猫棒跟它们玩耍。
                                      “那件事,真的很抱歉,是我照看不周。”帅哥一脸歉意的看这我。
                                      我笑眯眯的安慰他:“安啦,我又没放在心上,再说那的确也是我错在先。”
                                      “不,是他们先动的手。”
                                      “你就别在意这些那些了,我说没事就没事。”我顿了顿,突然想起一件大事,“帅哥,你有没有认识的人想养猫?”
                                      帅哥看看八宝粥组合:“你想送人?”
                                      八戒从屋里出来,跳到桌子上十分严肃的看着我:“不不不,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才不会干那种被你挠的事。”
                                      “那你为什么问这种问题?”
                                      我转头面对他:“我得在临终前安顿好我唯一的家人们。”

                                      帅哥有点蒙。
                                      “什么?”
                                      “我说都是我的原因,我得安顿好它们。”我看着他那渐渐僵硬住的脸,云淡风轻的说,“我几天前被告知还有三十天可以活命,我得安顿好它们。”
                                      “怎么回事?你是生病还是有人威胁你?你说出来,我一定会帮你。”帅哥扑过来死死抓住我的肩膀,“你别死。”
                                      我笑笑:“死神那个臭老头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送走帅哥后,我在沙发上葛优瘫。
                                      八戒跳到桌子上看着我。
                                      “我知道啊。”我拿过抱枕捂住脸,“我不能毁了他的人生,他还有很长时间的路要走,我不能做他的拦路障,不能因为我就断送了他的一辈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2-26 11:38
                                        <倒计时二十五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二十五天。
                                        俗话说,不打不相识。
                                        前天我与帅哥的表弟打了一架,还记得吧?
                                        那一架给我带来了我人生中第一个朋友。

                                        那个小子叫辛遥,还在上学中。
                                        我正在家逗我家八宝粥组合呢,电话就响了,就是辛遥打来的。
                                        “你好!我是辛遥,是司马炎的表弟。内个。。你是叶瑛岚吗?”
                                        “哦哦,你就是打我的那个坏小子!”我在电话这边装出很严肃的样子。
                                        “呀!我不是故意的啦!我都道歉了。。算了算了,我这次打电话是叫你出来玩的。”
                                        真是个可爱的小朋友。

                                        辛遥小朋友诚恳的邀请我出来玩。
                                        他说他来接我,结果他带了一大帮子狐朋狗友拜金公子哥们来接我。
                                        “哇,我好有面子哦,竟然有这么多人迎接我耶。”
                                        辛遥小朋友长得水水嫩嫩的,站在人群里格外小清新。他嘿嘿傻笑着,递给我一个头盔。
                                        “小盆友,飙车是不好的行为,小心我告诉你哥哦。”
                                        “哎呦!你怎么能这样呢!”辛遥小朋友嗔视,他周围的人纷纷进入花痴状态,“来啦来啦,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我跟随着一大波带着大金链子的有钱人们,骑着摩托车到了这个地方。
                                        是一片静谧的湖。
                                        没想到本市还有这么原生态的地方。我沿着湖边慢慢踱步,清澈见底的湖水配上蓝天白云,这让我的心情好的不得了。
                                        “喜欢吗?”辛遥小朋友走过来问。
                                        “嗯,理想的度假胜地啊。”我闭上眼深深呼吸,空气是如此清新,还带着淡淡的草香。
                                        “喜欢就好啦。我已经叫人把你的东西搬到那边的房子里了,你可以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打个电话就行啦,。”
                                        我狐疑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如果是弥补我的话,我不需要这种东西,只要能跟你交个朋友就好,我还没有一个朋友呢。”
                                        辛遥笑笑,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是我哥准备的啦,他说不放心你一个人,叫我把你带到这里来。我当然可以跟你做朋友啊,我们是朋友对吧?”
                                        “哈哈,不打不相识嘛。”我揽过辛遥的肩,眼睛却看向那湖边的木屋。
                                        司马炎,你真的是。。。

                                        辛遥去上课了,其他公子哥们也早就不知去向,我也不关心。
                                        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慢慢散步到木屋。
                                        木屋跟我想象的差不多。长长的玄关,墙上挂着几件不属于我的外套。客厅铺着超大的毛绒地毯,八宝粥组合正在那上面玩的不亦乐乎。粥粥一直盯着客厅的那个壁炉研究。八戒不知去向。
                                        我来到二楼,进到第一个房间,果然,八戒在这里。
                                        这个房间是给我安排的卧房。超大超软的床,床边还铺着地毯,我得行李就放在那。床头柜上的橘黄色台灯散发着温暖的光。
                                        屋里扇落地窗被窗帘遮住了,屋里有些暗。
                                        我走向窗帘后的那个阴影,它正端正坐在地上,认真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风景很不错是吧?”我坐下来在它后面,“那个湖很美,你有没有下去看过?”
                                        它的尾巴轻轻摇动,耳朵抖了抖。
                                        “我真的很想就这么住下来,你知道的这是我的梦想。”
                                        是的,我从小有个梦想。那时我刚到孤儿院,没日没夜地盼着爸爸妈妈能来接我回家。正巧,那个时候老师让我们写作文,题目是俗到爆的《我的梦想》。
                                        我的梦想就是跟我得家人一起回家,然后去找一个最漂亮的湖,我们一家人住在那里。
                                        盼啊盼,盼了十多年,盼到我长大,盼到我离开孤儿院。
                                        人也不在了,湖也消失了。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我很感谢他。”我将它搂在怀里,“他保护了我,给了我朋友,还对我那么好,他是第一个除了你没有离开我的人,我能感觉到他不是那些人里的任何一个。”
                                        “我有点迷茫,我到底该怎么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2-29 20:56
                                          解锁新人物
                                          元旦快乐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2-29 20:57
                                            <倒计时二十四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二十四天。
                                            昨天,我稀里糊涂的被带到这个度假圣地,然后住在这里。
                                            这个坐落在湖边的木屋,是属于司马炎的,也是我的梦想之地。我很感激他对我这么好,可我怕我会毁了他。
                                            毕竟我马上就要死了,我不能跟他在一起。
                                            不过美景在前,该享受还是要享受不是吗?
                                            于是我来了个探险。

                                            我收拾了一下,带着八戒一家往附近的树林里走去。
                                            这片树林被保护的很好。枝丫间蹦来跳去的松鼠,从高处传来的清脆的鸟鸣声,草丛间穿过的不知名的动物们。
                                            有钱人真令人无法理解。
                                            我们一家人行走在这片小树林里。八宝粥组合兴奋的满地打滚,脏兮兮的可成了真的小花猫。八戒一边催促着它们向前走,一边把它们从沿路的坑坑洼洼里解救出来。粥粥跟在我身边,宠溺的看着它们。
                                            看着它们的样子,我不自觉微笑起来。
                                            只要找到了能够托付它们的人家,我也就了却了我最大的心愿了,虽然我觉得它们并不需要别人的照顾。不过国家规定,它们是不能成精的,可惜。
                                            我们在树林里行走了很长时间,认识了不少这里的动物,身边也集结了一些同伴。。。
                                            好吧,其实是我们迷路了,是八戒请它们带我们出去的。
                                            有了树林里伙伴们的帮助,我们很快就走出了这片林子。
                                            “哇,这是哪里哦?”树林的这边,竟然是座大别墅!

                                            这座别墅跟电视剧里的那种长的差不多,不过真正亲眼见过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很雄伟,很壮观,很大。
                                            嗯,很大。
                                            “有钱人真令人无法理解!”我恶狠狠的说着,去追兴奋的八宝粥组合。
                                            连接树林的是这里的花园。各种被修剪过的奇形怪状的乔木,还有高大的白杨和一些果树花树,花园最中心的是一个挺大的开满荷花的池塘。
                                            “这里真的实在是太棒了!”
                                            我们到处转着玩耍着,来到前院。
                                            这里除了通向各个地方的青石路外,还有一小片有游乐场地,那里有一个正独自荡秋千的小朋友。
                                            我原本想离开,结果八宝粥组合出卖了我们,无奈我只好到小朋友身边去。
                                            “嘿孩子,八戒可不喜欢被摸,你最好离它远一点,小心它咬你。”我蹲下来准备抱过她怀里的八戒,八戒拿尾巴抽了我一下便不理我了,“好吧好吧,大爷您玩好咧。”
                                            小姑娘咯咯笑着,很是开心呢。
                                            开心就好。
                                            “怎么就见你一个人在这里呢?没有人照顾你吗?”我坐到她旁边的秋千上问。
                                            “我才是要问你,你是谁?怎么到这里来的?这附近方圆百里可都是我们家,一般是不会有人出现的。”
                                            “我叫叶瑛岚,我是被辛遥带来的,就安顿在那边的湖边。”我指指所来的方向。
                                            “你认识遥哥哥吗?”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是呀,我还认识司马炎呢,就是他让辛遥带我来这边的。”我微笑,“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叫什么?”
                                            “告诉你我们就能够做朋友吗?”
                                            “当然啊,朋友不就是从交换名字开始做起的吗?”

                                            小姑娘叫司马林梦,是司马家老大司马文森的女儿,司马炎是她的小叔,她喜欢叫辛遥哥哥。
                                            “可是我长大后,遥哥哥却不经常来看我了,也不会跟以前一样留下来陪我玩一整天。”林梦低着头很不开心,“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我想改正也不知道改哪里。”
                                            八戒的尾巴缠上她的胳膊,尾尖轻轻扫过她的脸。林梦笑笑,白嫩嫩的脸颊贴在八戒的脸上。
                                            八戒总是能够治愈任何人,可惜那个样子在平常是见不到的。
                                            小林梦带这我们进了这座很大很大的别墅。别墅里面也很豪华,玄关宽敞的比我家都大,客厅跟我住的木屋差不多,超大超软的沙发,还有壁炉,还有那个联通花园的超大透明拉门。
                                            进了屋里我才直知道佣人们正在忙着打扫房子,忙的根本没空管小林梦。它们其中穿着独特的指挥大局的那个人看到我们,连忙跑来接待我们。
                                            “林梦小姐,我正到处找您呢?您到哪去了?”他整洁的衣装和服帖的黑发,带着白色手套的手轻轻抚摸着小林梦的脸,“您看您,这么热的天就不要出去了。要吃点凉凉的东西吗?我吩咐厨房做好了果冻。”
                                            “维尔,这是岚哥哥,我可以让他陪我玩吗?”
                                            他站起来,微笑着向我鞠躬:“叶先生,我是维尔,炎少爷让我去昨日去照顾您,不过请原谅我昨天没能及时去那边,请再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安顿好这边。”
                                            “安啦塞巴斯酱,我自己一个人的话还会比较自在。”
                                            “这是我的指责,我是维尔。”

                                            这天,我见到了司马炎的家里人,与小林梦玩的很开心,并且在这边住下来,陪着孤单的小林梦,渐渐沉睡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1-07 16:23
                                              赛巴斯酱出现!
                                              该谈谈小叶和司马的感情问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1-07 16:26
                                                我回来了!
                                                点击更新新人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1-15 16:40
                                                  <倒计时二十三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二十三天。
                                                  我来到了树林这边的别墅里,司马家的别墅。
                                                  如此大的地方,仅仅就住着一位小姑娘,未免也太可怜了。
                                                  因此,我便留在了这边。

                                                  司马林梦,是司马炎的哥哥司马文森的孩子,她的母亲在生小林梦的时候就死了,司马文森一个人将小林梦拉扯大。
                                                  司马家家大业大,人多亲戚也多,因此小林梦也没有太孤单,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充满笑声的房子渐渐失去了往日的活力。
                                                  只剩下小林梦一个人守在这片梦的栖息地。
                                                  “小时候都是遥哥哥陪着我玩,一放学他就会过来,可是现在我已经有好久都没见过他了。”小林梦坐在地毯上,八宝粥组合正依偎在她身旁,“阿炎小叔工作忙,阿竹小姑有自己的家要照顾,只有维尔会陪我玩。”
                                                  看着她寂寞的样子,我真的是很心疼。我将她拉进怀里抱在腿上,笑眯眯的说:“我不是来了吗?我陪你玩呀。不如。。我带你出去玩吧!”
                                                  “真的吗!”

                                                  于是,我带着小林梦,小林梦带着八戒,八戒带着赛巴斯。维尔,我们就上路了。
                                                  带小孩子出来玩,当然是去游乐园了。
                                                  来到了附近的主题乐园,我们先去了周边店,给小林梦好好打扮了一番后,还给八戒粥粥和孩子们选了猫咪用品。我还给赛巴斯酱挑了一只黑色猫耳发箍,我带的则是小林梦给我挑的小兔子耳朵。
                                                  我们先去做的旋转木马。小林梦穿着公主服,甜甜的笑容直接秒杀所有人。小林梦很大胆,跟着我去做了海盗船,还挥舞着仙女棒扮海盗。然后是碰碰车,我跟小林梦一组,赛巴斯酱带着八戒。
                                                  其实昨天的相处下来,我就觉得八戒跟塞巴斯酱很像。他们俩都是面瘫脸,而且会照顾人。
                                                  最后我拉着塞巴斯酱去做了过山车跳楼机。
                                                  一天下来,小林梦说她很开心,塞巴斯酱也说他好久没见到过这么开心的小林梦了。
                                                  我也很开心。

                                                  小林梦的阿竹小姑来了,我们下午就回了别墅。
                                                  一进客厅,就见到一位衣着华丽的美人。小林梦见到她,立马就扑了过去。
                                                  “阿竹小姑!”
                                                  “小梦啊,去哪儿了呀?让小姑看看,好可爱的小梦哦。”
                                                  “是岚哥哥带我出去玩的,他给我挑的裙子。”小林梦把我拉过去,“这是岚哥哥,就是他带我出玩的。昨天他就来这边了,还给我讲故事陪我睡觉。”
                                                  我点头笑笑:“我叫叶瑛岚,是司马炎的朋友。他安排我在那边的湖边暂住,昨天我本来想在附近转转就到这边来了。”
                                                  “你好。”她笑笑。
                                                  听小林梦叫她小姑,我想她应该就是司马文森的同胞妹妹司马文竹。
                                                  以前司马家我是不认识的,但是司马文竹我却略有耳闻。我以前在公司听到过她的一些事情,文武双全,才貌过人,是叱咤财经界的风云人物,不过嫁人后就专注于相夫教子了。

                                                  玩了一上午,小林梦累了,塞巴斯酱就带她回房间休息了,客厅里只留我和文竹大大。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我正思考着怎么打破尴尬的时候,文竹大大率先开口了。
                                                  “你是怎么跟小炎认识的?”
                                                  我无奈的说:“说起来也是缘分。我在路上碰上了辛遥,起了些争执,还是司马炎帮了我,不然我一个人被他们一群公子哥逮住,那岂不是完蛋了?”
                                                  文竹大大被我逗笑,她笑起来真好看:“辛遥其实不坏,单纯得很。”
                                                  “嗯嗯,就是他带我来这边的。”我点点头,“我们是好朋友,我很喜欢他。”
                                                  “小炎呢?你觉得他怎么样?”
                                                  这话一出,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我得好好回答。
                                                  “其实我们俩认识时间不长,就是最近才认识的。”我尴尬的笑笑,“我一个人,没有亲戚朋友,也没有父母,他大概是见我可怜才跟我做朋友的吧。”
                                                  “小炎不是那种人。”文竹大大突然说,吓了我一跳。她的神情也很严肃。
                                                  “我知道他是好人。”我不知道我是否露出了伤心的神情,“可他不应该跟我在一起。”
                                                  “为什么?”
                                                  “实不相瞒,我马上就要死了。我能隐约察觉到他对我的感情,可我不敢回复他,也不能回复他。我的人生经历和我的现状不允许我跟他在一起。对不起,我实在是无可奈何。”
                                                  文竹大大沉默,我想她大概明白我的意思了。片刻,她对我说:“但是我觉得你应该去问问小炎的意见,感情的事是两个人的事,在临终前做完最想做的事,你不正是在做这件事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1-15 16:41
                                                    天呐感觉丝毫没有灵感了。。。
                                                    我打算放寒假的时候在更
                                                    就是二月十号十一号放寒假
                                                    我会努力在这两个星期造些东西出来的
                                                    (其实第二十二天已经写了一半了 正在纠结两个主角的感情线怎么发展
                                                    到现在都没想好结局)
                                                    我会写完的!不要放弃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1-24 17:09
                                                      时隔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的更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又回来啦!
                                                      撒花撒花~挥手挥手~鞠躬鞠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2-08 21:06
                                                        我这次来要说的是













                                                        。。

                                                        emmmmm












                                                        就是啊


                                                        。。







                                                        我又瓶颈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2-08 21:08
                                                          要知道啊
                                                          这个瓶颈期
                                                          就跟大姨妈一样
                                                          时不时来那么一回两回的。。
                                                          但是但是!
                                                          我有一些存稿!
                                                          也有了时间!
                                                          不怕瓶颈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02-08 21:11
                                                            <倒计时二十二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二十二天。
                                                            我见到了商业精英司马文竹,并且与她进行了深度对话。
                                                            在那之后,我们像普通朋友般交谈。直到小林梦醒来,我们又玩耍了一阵,还一起吃了晚饭。
                                                            文竹大大没有在这边过夜,小林梦看起来挺伤心的,但是她说有我在这她并不会寂寞。
                                                            可爱又让人怜惜的姑娘。

                                                            自我进入社会以来,还没像昨天那么疯玩过。今早顺顺利利的起晚了,一睁眼不仅日上三竿,还有坐在我房间喝茶打电脑的大帅哥。
                                                            有很长时间没见他了,应该有四天了吧。我没动弹,赖在床上看着他的侧颜。
                                                            明明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却死死追着我不放,果然有钱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样。
                                                            “看够了没?看够了就起床,去洗脸吃饭。”他头也不抬的说。
                                                            “不饿,不起。”
                                                            “你是小孩子吗?多大了还赖床,小心小梦笑话你。”
                                                            “要抱抱才起。”
                                                            帅哥终于肯看我了:“那你要不要我给你穿衣服伺候你洗脸刷牙?”
                                                            我继续发挥我不要脸的精神:“哇,热烈欢迎!”
                                                            帅哥哭笑不得,走过来把光溜溜的我从被窝里提出来,我连忙捂住他的眼,娇嗔道:“讨厌,臭流氓!你想干什么!”
                                                            “是你叫我伺候你起床的好吗?”帅哥摸索到衣服给我披上,把我抱下床后,就将我往厕所的方向推了推,“快去,辛遥也来了,他说要等着跟你一起钓鱼呢。”

                                                            我洗漱完下楼吃饭。帅哥早就下楼了,在我的位置旁的座位上看报,辛遥小朋友则跟小林梦在另一边玩耍。其他位置也坐满了人,是我们辛遥小朋友的那些小粉丝们。
                                                            我坐下来,塞巴斯酱立即将早饭端给我。我头一回见他如此开心,他解释道:“家里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以前除了逢年过节,几乎没有几个人来。自从叶先生来到这边,就连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带着一种朝气。谢谢你的到来。”
                                                            “跟我客气什么呀。”我笑,“是塞巴斯酱你守护的好才对。”
                                                            “我是维尔。叶先生快趁热吃早点吧,不然就凉了。”

                                                            快速解决完早饭后,我们就出发了。我跟司马一家乘一辆车,帅哥开车,我坐副驾驶。
                                                            我撑着头看着沿途窗外的风景,享受着扑面而来的风,时不时跟后面的两个小朋友们搭个话。
                                                            惬意的时光啊,我还能感受多久呢。

                                                            很快,我们就来到目的地,是之前给我安排的那个湖边。
                                                            虽然只在这边住了一晚,我却还蛮想念这里的。
                                                            我静静的在湖边踱步,周围清新湿润的空气包围着我,不知为何,我就是这么喜爱这里。
                                                            等我回去的时候,烧烤架已经支起来了,辛遥粉丝团正在准备此次烧烤的东西,塞巴斯酱头一回没跟着一起准备,紧紧跟着到处乱跑的小林梦。辛遥小朋友正安安静静坐在湖边准备他的鱼饵,旁边坐着也在准备钓鱼的帅哥。
                                                            我嬉笑着坐到他们俩中间,接过帅哥手里的鱼竿就要往湖里甩。
                                                            “哥!你还没弄鱼饵呢!”辛遥小朋友高声叫道。
                                                            我一甩头发:“你懂什么?哥这叫姜太公钓鱼。”
                                                            “那你钓一天也上不来一条。”帅哥给我挂上鱼饵抛出去,又给我支起来,“好了。”
                                                            我做出不高兴的样子:“都让你准备好了我怎么享受钓鱼的乐趣?”
                                                            “那你会钓?”
                                                            “不会。”
                                                            “这不就得了。”
                                                            好像还蛮有道理的。

                                                            没想到这兄弟俩还挺溜,很快就钓到了不少鱼,今天的烤鱼有找落了。
                                                            我坐在他们中间什么也不能干,无聊的很。干脆索性就把钓鱼的差事丢给他们。
                                                            我跑去围观粉丝团们准备烤串,顺手带走了几块布丁,分给还在钓鱼的辛遥小朋友和帅哥,还有还在你追我赶的塞巴斯酱和小林梦。
                                                            我端着我的那块布丁,走到木屋里。木屋还是那么温馨也干净。我慢悠悠转到楼上,我的行李还在屋里,房间还是我当时离开时的样子。
                                                            我放下手里剩一半的布丁,将床头摆放的台历拿起来,用红笔在上面打上几个叉叉。
                                                            马上就要二十天了,时间走的这么快啊。
                                                            楼下小林梦的笑声传来,伴随着辛遥小朋友担心的呼唤声、粉丝团们的交谈声、塞巴斯酱依旧镇定且礼貌的话,还有帅哥的一言不发的强大存在感。
                                                            什么时候我已经不是孤身一人了呢?
                                                            八戒,粥粥,八宝粥组合,司马炎,辛遥,司马林梦,维尔,还有许许多多虽然不是为了我却还呆在我身边的人。
                                                            还有司马文竹,和没见过面的司马文森。
                                                            还有那个虽已过世却仍旧伟大的小林梦的母亲。
                                                            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不与任何人深交,只是因为被最亲最信任的人伤害过,就不在相信任何人。
                                                            啊,这一切都是司马炎带给我的。
                                                            没有那一夜的相遇,恐怕此时此刻我还是一个人,一个人荒度时光。
                                                            我想感谢他,可我又有什么能够感谢他呢?我什么也没有,一穷二白,就连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我们俩真是个极差啊。”我看着窗外说。
                                                            “什么极差?”背后司马炎的声音响起,吓了我一跳,我连忙将手里的日历往背后藏。
                                                            “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司马炎挑眉,斜靠在门框上,“快下去吧,都准备好就差你了。”
                                                            “哎哎,我马上就来。”我胡乱将日历往被子里一塞就跟着他往楼下走。
                                                            我为什么要把日历藏起来?那种东西,我早就跟他说明过的。
                                                            这次的烧烤派对,我吃的心不在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02-08 2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