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38,451贴子:44,807,800

回复:【原创】<我生命中最后的三十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直操作频繁 死都发不出去 换手机的我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5楼2018-03-23 20:57
    非得让我用电脑


    收起回复
    67楼2018-03-23 21:39
      好吧楼主实在是发不出去就由我这个小可爱来发哈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8-03-24 10:41
        我也发不出去,老是显示操作频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8-03-24 10:46
          上图试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8-03-24 10:49
            ***就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8-03-24 10:50
              忘记可以发图了。。坑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8-03-24 1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8-03-24 10: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8-03-24 10:55
                    我也没有嘿嘿嘿的情节为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8-03-24 10:56
                      改一下接下来的剧情 最近老在虐决定治愈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8-04-04 21:2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8-04-04 21:22
                          八戒很是不情愿的打开我的手,扭头就走了。
                          司马炎温柔的笑着,颇有些无奈。
                          “笑你个大头鬼哦!”我故作生气的去打他。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我一愣,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被他抱了起来。
                          “喂喂!你要干啥?”我下意识搂紧他。
                          他登登登跑进海里,啪的一下把我丢了进去。
                          “好你个司马炎,看小爷我怎么收拾你!”我立马爬起来把他推倒,他倒下的时候溅起的水花滋了我一脸。我哈哈大笑,趁他还没站稳往他身上撩氺。
                          我们俩打闹着,我的眼前满满的是司马炎那帅气的笑脸,我的耳边所充斥的是这片海滩上同伴们的笑声。司马炎的手突然从对面伸过来一把抓住我,我们就这么相拥着倒进水里。
                          他把我黏在我脸上的头发拨开,我笑着看着他。他作势要吻我,我捧起海水洒了他一脸。
                          我看着他对我宠溺的笑容,我很开心。我有很久没有这么畅快的笑过了,单纯的只为快乐而快乐。
                          不远处,辛遥小朋友带着小林梦,一人手里举着一支水枪,大叫着冲过来。司马炎迅速爬起来,拉着我就跑。我们一大帮人,你追我赶,从海滩这头跑到那头。

                          水枪滋够了,我们又游了会儿泳。小林梦想堆沙堡,于是我们又回到了沙滩上。
                          我们先随便堆了个小土堆,等粉丝团成员把家伙事拿来之后,我们开始了大型工程。
                          由我跟辛遥小朋友亲手打造的巨型沙堡拔地而起。沙堡很是精致,城门外的吊门,城门的把手,高楼的窗子,旋转楼梯,无一例外的展现出来。沙堡上面还有小林梦贴心装饰的她从海里捡来的漂亮贝壳和费老劲儿请来的来自大海的“客人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8-04-04 21:23
                            反观粉丝团们的战果,他们简直就是直接把迪士尼都搬来了。什么巨型米老鼠巨型唐老鸭。还有人堆的怪兽,模样很是卡通。配合怪兽,有人堆了奥特曼,就是有点发福,不过把它们放在一起还是很有爱的啦。
                            司马炎拒绝参与这项游戏,好吧堆沙堡这种萌萌哒的游戏,的确不适合他的画风。不过趁他躺在沙滩上犯懒的时候,我们运了一大堆沙子把他埋了起来。
                            不怕!我们人多!还不埋得他动弹不得!
                            埋好后,小林梦还不忘补两脚踩结实。见状,我有了新的想法。
                            于是乎,我们把司马炎那埋在土里的下半身,弄成了鱼尾。
                            一只名叫司马炎的人鱼诞生啦啦啦!
                            拍照留念!
                            玩的差不多了,塞巴斯酱喊我们去吃饭。
                            “先洗手!”他举着夹子敲着一只只想偷吃的脏爪子,“一个两个玩了那么久,手脏不脏就吃饭!哎说你呢放下!”
                            我们排队洗好手,一人一个盘子准备开吃的时候,这时塞巴斯酱问道:“少爷呢?谁知道他去哪了?”
                            我大惊,嘴里的烤肉都掉了:“完了!我把他忘在沙堆里了!”
                            等到我们在回到司马炎身边的时候,他的脸堪比深海的黑。
                            他整个身子都在沙堆里,只露出大半个肩膀。我边挖边问:“还以为你能自己出来呢。”
                            “踩得多么结实你们还不知道吗?”
                            我嘿嘿笑:“好啦好啦,我们的错啦,这不是来救你了吗?”
                            好不容易把他挖出来后,丫的爬起来就追着我们跑,跑了两步还抓起地上跑掉的拖鞋扔上去。
                            闹腾了一阵,所有人也都饿了,乖乖回去吃饭。

                            到了下午,粉丝团几位拿出冲浪板开始纷纷展现男人的魅力。
                            我跟塞巴斯酱躺在沙滩椅上。我瞧着那帮孩子们,一个个耍帅露肉,簇拥着辛遥小朋友往海里走,都把小林梦给丢下了。
                            我叫八戒把小林梦带回来,让小林梦在我们附近玩。
                            “啧,真是要闪瞎眼了。”我掏出墨镜带上,招呼小林梦喝果汁。
                            小林梦问:“什么闪瞎眼了?”
                            我爱怜的摸摸她的头:“孩子,你以后就明白为什么你遥哥哥大了之后没有时间陪你了。”我这么说完,正巧司马炎过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8-04-04 21:23
                              “怎么了?什么没时间?”他坐过来问。
                              “唉。”我扶额叹气,指指海里的几位青春无极限,然后戳戳司马炎的肚子,“咱家也有身材,咋不去耍耍的呢?”
                              “冲浪?”他一挑眉,“我怕我玩了一会儿就是你跑来追我了。”
                              “臭不要脸谁追你!”我撇嘴,“切切切,怕是你玩不过人家才这么说的吧?司马大老板?”
                              司马炎笑笑不说话,片刻后,就抄起一块板子往海里走。
                              我见状跟在屁股后面:“我要观摩战绩,可不是追你哦!”
                              他捏捏我的鼻子,阳光下笑得很好看。

                              冲浪真的是一项耍帅的项目,特别是身材好的人,不分男女。
                              海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反着光,映着蓝天白云。色彩斑斓的鱼虾静静地待在透蓝的海里。海水翻卷,层层白色浪花推向岸边。时不时掀过一个大浪,这个时候就是冲浪者上场的时候了。他们冲向大浪,脚踏冲浪板,与大浪搏斗,与大浪嬉戏,与大浪起舞。
                              麻得,我也想学冲浪!
                              司马炎教我一阵,我学的还不错,已经有模有样了。他叫我休息一会儿,于是我便躺在冲浪板上,我们俩飘在水里。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个啊?”我问他。
                              “大学在外面读的,同学组织休学旅行,曾经到过海边。看着不错就学了一下。”
                              “开心吗?”他问。
                              “嗯!”我伸出手挡住太阳,咯咯笑着,“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司马炎抓住我的手,我扭头看他,与他对视。
                              “愿意一直跟我这样下去吗?”
                              我看着他,他沐浴在阳光下,翻着丝丝金光。海水溅湿了他的脸,却反而更增添了几分英气。他笑,是我见过最温柔的笑,温柔的像着正包围着我的海水,向我传递着丝丝暖意。
                              他开口:“跟我在一起。跟我睡一张床,跟我一张桌吃饭,坐我车的副驾驶,做我左手边的人。以后我保护你,我宠你,我替你遮风挡雨。我不会辜负你的爱,我会拿千倍万倍的爱来回报你。我会让你以后的日子全部都是最开心的日子。”
                              他复开口:“跟我结婚吧。”
                              这大概是我最想不到的事了。
                              我从未想过我与司马炎的将来。我的筹划范围只限于未来十几天,毕竟我的寿命有限。
                              能在这仅有的最后三十天里,光是遇见他就已经够我庆幸的了。对于我这种人,我丝毫不敢奢求更多。
                              可正是因为眼前这个人,他亲手将我从我那个小黑屋里拉出来,让我见到了所谓的斑斓世界。
                              没错,在我的生命里,我的救赎不仅仅是八戒,还有他。
                              我想跟他在一起。
                              我想跟他永远在一起。
                              “我不是已经跟你睡一张床,同桌吃饭了吗?你的副驾驶还想给谁?你的左手边还想有谁?”
                              我翻下来一把抱住他。我们额头相抵。
                              “我愿意。”
                              我爱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8-04-04 21:23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8-04-04 22:08
                                  这么长时间没来没有被处理掉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8-04-27 10:04
                                    哇吓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8-04-27 10:04
                                      先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8-04-27 10:04
                                        <倒计时十六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十六天。

                                        我要结婚了。
                                        我跟司马炎从确定关系到决定结婚,不超过一天的时间。你可能觉得我太草率,才认识几天,怎么能说结婚就结婚呢?
                                        喜欢上一个人的契机是什么?
                                        是了解他吗?是日久生情吗?
                                        我们喜欢上一个人的契机,只是因为被他吸引而已。被他的风趣而吸引,被他的体贴而吸引,被他的可爱而吸引。
                                        然后我们开始了解对方,慢慢深入彼此的生活。
                                        然后在某一刻,你会突然坚信,他就是那个要陪你度过余生的人。
                                        这就是我的回答。

                                        司马炎非要办婚礼,我不想,可他这次却死不妥协。
                                        那就由我来操办,我这么对司马炎要求。毕竟司马家家大业大,我们又都是男的,我怕把婚礼交给司马炎,他肯定要大张旗鼓。
                                        他承认了,并且告诉我,哪怕婚礼只有我们两个他也要办的风风光光的。
                                        他说圆满的人生应该有一个漂亮幸福的婚姻。
                                        “我又不是女的,这些行式我不在意。”我笑,“再说了,圆满的人生还要儿孙满堂呢,你怎么解决啊?”
                                        他沉默,然后说道:“我们领养,或者代孕。你想选哪个?”
                                        什么鬼。

                                        什么聘礼之类的我们就取消了,房子就一直住现在住的这栋就行,家具什么的都不需要,省了不少麻烦。
                                        我并不打算请婚庆公司,会折腾一堆事,我也支付不起这时间。我打算把湖边小屋收拾收拾就当做婚礼场地,而现场布置就交给了粉丝团一位成员。至于婚礼当天的仪表,塞巴斯酱说司马家有位专门造型师,可以来帮忙。
                                        现场音乐交给身为乐队的粉丝团成员们,婚席也交给塞巴斯酱操办,弄成露天自助。司仪之类的人选司马家都不缺。
                                        接下来就是宾客。除了文竹大大,司马文森,小林梦,辛遥小朋友,粉丝团成员,司马炎的父母,和塞巴斯酱以外,我真的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塞巴斯酱问我:“你就没有想邀请的人吗?”
                                        “没有。”我坚定的摇摇头。我无父无母,而且没有亲戚朋友。
                                        “那也没有你想要邀请的吗?比如说到现在都有跟你联系的人?”
                                        我仔细想了想,我的人生中,除了此刻身边的人们之外,与我还有联系的就是白泽了。
                                        要叫他来吗?
                                        我不想他来,可是这不就显得我对以前的事还耿耿于怀吗?可是叫他来了,让他看着我结婚,我不忍心。
                                        而且还有白老爷子这一关。
                                        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办。
                                        “还是问问司马炎的意见吧。”我回答。
                                        “那结婚照呢?还拍吗?还有蜜月也要计划。”
                                        “等司马炎回来我们一起商量。”我微笑,想起司马炎心里满满都是幸福,“我们俩的婚礼,可不能少了他这个主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8-04-27 10:04
                                          安排好之后,我准备去司马家,将我与司马炎的事全部摊牌。而塞巴斯酱告诉我,我与司马炎的事本家早就同意了,不必在多跑一趟。
                                          “总得见一面才是。”我说,“而且我还不是司马家的人,他们可没有权利指挥我。”
                                          我告诉司马炎这件事,他非要一起去,我回绝了。
                                          两个人的感情需要双方共同付出来维护。他为我做了太多事,是时候让我为他奋不顾身一回了。
                                          虽然这算不上奋不顾身,可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与他绝不是儿戏。
                                          司马炎还是对我不放心,让塞巴斯酱送我去。
                                          “你去过本家吗?”我们走在路上,我这么问塞巴斯酱。
                                          “去过,不多回。”他回答,“本家住的是现任掌事者,一般是不会遇上其他亲戚的。文竹小姐结婚后也搬了出来,现在住在本家的只有老爷子了。”
                                          他接着说:“老爷子人很好,他知道你的一些事。而且一开始原本是有人反对你们在一起的,但老爷子是站在你们这边,所以在往后就没有人再说什么了。”
                                          我看着窗外,没在接话。
                                          直到我们来到司马本家。

                                          司马本家并不是像湖边小屋那般,有一大片圈地,仅仅只是独栋别墅。不过别墅内里还是挺大的,客厅里还放了一张超大钢琴。
                                          塞巴斯酱带我坐下后就走了。片刻,他跟着一位长者回到客厅。
                                          那一定就是司马炎的父亲了。我连忙站起来想去扶一把,结果老爷子却推开了我的手。
                                          他没看我,慢悠悠的坐下来,还不忘对我说:“我还没老到让人扶的地步呢。”
                                          我笑,也坐了下来。

                                          “维尔说,你非要来见我一面不可。”老爷子一字一句,话说的虽慢,却掷地有声。
                                          “是的。”我没想到他会直接进入主题,我不禁直了直腰背,“塞巴。。维尔跟我说,老爷子您知道我的事。您就不怕我对司马炎图谋不轨吗?”
                                          他看着我。
                                          老爷子虽年事已高,但他的威严却是刻在骨子里的。他的眼神冷峻清明,仿佛能看透一切。我呼吸一窒,这让我想起了司马炎看我时坚定的样子。
                                          司马炎老了会不会就是这番模样?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这么想?”他突然问我。
                                          “我是孤儿,没有钱没有权,而司马炎对我来说就是一块送给乞丐的巨大面包。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我是处于利益角度的。”
                                          “你是这样的人吗?”
                                          我摇摇头,如果我是,我就不会来这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8-04-27 10:04
                                            “你只是来求个安慰而已,我说的没错吧?”老爷子向后依靠,露出慵懒疲惫的深色,“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把小炎交给你,我很放心。”
                                            他顿了顿说:“他母亲因为生他受感染而死,我从小有没有陪伴在他身边。他懂事优秀,从没有向我要求过什么。而他却因你向我低头两次。第一次要我领养你我没有做到,第二次我必须支持他。”
                                            这些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个一向处事严谨,追求完美的司马炎,也有灰暗的过去。
                                            我迎上老爷子的目光,坚定的说:“您就放心把他交给我就好。”
                                            老爷子和蔼的笑笑,点点头:“孩子,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我还要谢谢您帮了我们呢。”
                                            “孩子,那年我在孤儿院见你的第一面我就看得出来你是怎样一个人。孩子,你受苦了,这里一直都是你的家,你现在回家了,可以卸下你的包袱了。”
                                            我的表情大概有些呆头呆脑的吧,因为我还有些不明白他的话。他见状,宠溺的冲我笑。
                                            司马家一直有为我留着一个位子吗?
                                            “我见你的第一面就知道了为什么小炎会对你如此执着,我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我们会成为一家人。”
                                            我看他,他笑的样子与司马炎是如此相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8-04-27 10:05
                                              暂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8-04-27 10:06
                                                还有一个月要高考了 真的得学习了 虽然我的成绩不咋地 无论如何都得先加把劲再说 所以剩下的我打算等到考完试再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8-04-27 10:07
                                                  而且班里的人少了 可以让我真正静下心来 我也有码之后文案 所以并不担心会瓶颈 倒是会担心因为高考会影响写作的心情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8-04-27 10:08
                                                    太太好,冒昧打扰您一下,这里是落尘互娱的耽美责编,很喜欢您的作品,不知道您现在有签约吗?如果没有的话,是否有和网站签约的意向呢?如果太太有意向的话可以加我qq了解一下~83878203


                                                    回复
                                                    92楼2018-04-27 10:08
                                                      不过无论怎样 都得继续生活下去 感觉我现在的状态就跟主角小叶同学一样 享受人生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8-04-27 10:09
                                                        不过高考也不能松懈啦我要上课了高考之后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8-04-27 10:10
                                                          回归!!!!!!!


                                                          回复
                                                          95楼2018-07-03 13:33
                                                            <倒计时十五天>
                                                            我叫叶瑛岚,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后的第十五天。

                                                            想我一个月前还是个穷光蛋,每天忍受着黑暗社会和残酷命运的折磨,像一只顽强的小强一样生活在阴暗处。
                                                            而现在的我,找到了归宿。

                                                            昨天,我去见了司马家的大家长,跟老爷子谈了很久。到了晚上还叫了司马炎一起留在本家吃了饭。
                                                            司马炎对老爷子很是恭敬的样子,我看向老爷子,老爷子无奈的摇摇头。
                                                            我不理司马炎,走在他前面跟老爷子亲昵的聊天。
                                                            后来,在餐桌上,只有我跟老爷子在说话,司马炎在一旁默默地听着。
                                                            交谈的过程中,司马炎突然给老爷子填了一筷子菜。
                                                            只是一个动作,并没有过多言语,那个我最初所见的冷酷无情的老爷子却露出犹如孩童般的惊喜。
                                                            司马炎低头继续吃饭,我碰碰老爷子的胳膊,向他使眼色。老爷子夹了司马炎爱吃的菜到司马炎的碗里。司马炎愣住,最终吃掉了那菜。我转头冲老爷子笑笑,他也向我笑,给我也夹了菜。
                                                            到此为止,在这个我所见过的司马家并不算最大的房子里,这个只有这个家族最举足轻重的人才能居住的地方,我终于感受到了人独有的温度。

                                                            关于婚礼上还未决定的事项,就交由司马炎处理。在等待结婚的这几天,所有人都要求我好好休息。
                                                            “我的婚礼不是我在忙,反而让你们跑前跑后的,怪不好意思的。”我对手机那边的辛遥小朋友说。
                                                            “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一家人还在意这么多干什么。”
                                                            我的心里泛起一阵酸涩,却无比幸福。
                                                            “对了。”辛遥小朋友突然说,“白泽老师让我帮忙约你,今天放学后他想跟你吃个饭,祝贺你新婚。”
                                                            我一愣。
                                                            “你们几点放学?”

                                                            我如约来到白泽约我的酒店。
                                                            我进了包间,白泽早就坐好等着我了。他先招呼服务员把菜上齐后,像我们以前那样,他往我的碗里添了一筷子菜。
                                                            “快吃啊,叫你来就是吃饭的,我还点了那么多你爱吃的菜,可别浪费了。”他催促我。
                                                            “你怎么知道的我要结婚了?”我没有废话,直奔主题。
                                                            该来的总会来的,就像我要坦然接受我的死亡。
                                                            他叹了一口气,放下筷子,眼神里是我从未曾见过的不可置信和怀疑:“你为什么要跟他结婚?”
                                                            “我跟谁结婚跟你都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最先喜欢你的是我好吗。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他司马炎算什么?”
                                                            “那你又算什么?”我看着他,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么淡定过,就连我自己都惊讶,“地痞流氓?泼皮无赖?”
                                                            “我才是最爱你的人。”他红着眼,眼里满是面无表情的我。
                                                            我盯着他眼里的我,眼睛都没眨一下:“你觉得你做的那些事有哪一件是处于爱我?你做的那些事有哪一件让你好意思现在在我面前说爱我?”
                                                            “那他呢?那他着这么爱你,为什么当初却不帮你一把,他一直都是旁观着你的痛苦难过。”白泽突然抓住我的肩膀,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只绝望的野兽在低吼,“明明保护你陪着你的是我!你为什么要选择一个连帮助你都不帮的人!”
                                                            “他从没害我陷入困境。”
                                                            “他也从没有拉一把陷入困境的你!”
                                                            我没说话。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明这一切。他是第一个肯接近我的人,第一个把我护在身后的人,是他教会我再次成长,可同样也是他,站在那些推搡我的人们中与其为伍。
                                                            他的爱,伴随着伤害。
                                                            我不想在经历伤害了,哪怕再多那么一丝丝,多那么一只推搡我的手,恐怕下一秒我就会发疯了。
                                                            我们彼此沉默,彼此都在冷静着。
                                                            半晌,白泽吸吸鼻子突然问道:“为什么选择司马炎?”
                                                            “我从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被抛弃,被放弃,你觉得我还会相信谁?实话说,就算是他真的来帮助我,我也不会接受。”我叹了口气,“你还不明白吗?这不是救赎与不救赎的关系,也不是你更爱我或者他更爱我的关系。我需要的从来不是你这个人,也不是他这个人。我需要的是一个真正可以被我称之为家的地方,一个的真正需要我我也需要他的人。”
                                                            “我难道就不行吗?我可以给你家,我也需要你啊。”
                                                            我看着他:“白泽,放下吧,放下过去的种种吧。你跟我不一样,你还有很多年要活,你还有未来。我不一样。”有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别再纠缠在回忆里不放了。
                                                            其实我真的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你。我反而还挺感谢你给我保存了那么长时间的平凡的高中生活。可是你在这样,在我心里的唯一一点温存也会消失,到时我会彻底讨厌你的。”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不是你与他之间存在的差异,而是你与他出现的不同时机。”
                                                            真正该道歉的,真正该纠结的,不是你,不是我,不是他。是那些很久很久以前,真正造成这种蝴蝶效应的最开始的愚昧者。


                                                            回复
                                                            96楼2018-07-03 1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