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吧 关注:43,634贴子:201,740
  • 12回复贴,共1

几个人上坟烧纸人,没想到纸人笑了,之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21 14:49
    01 深夜挖孤坟

    天空被黑暗彻底吞噬,午夜的核桃湾泛着让人发毛的气息,周围万簌俱寂,宛若置身于坟墓之中。

    远远的一抹幽红的暗光摇摇晃晃而来,在这寂静的夜里恍若漂浮在半空中的鬼火。

    而那鬼火身后还紧紧跟随着几个修长的黑影,在雾蒙蒙的黑夜,显得尤为诡异。

    “动作麻利点,过了阴时不好挖坟”

    领头的人一声吆喝,身上的道袍掀起一个冷冽的弧度。

    跟在后面的几人连连点头,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

    半盏茶后,一队人浩浩荡荡的跨进了柳山。

    远远望去,也不知道是大雾的效果,还是天太黑的原因,整座柳山雾蒙蒙的,那些在阴暗的光线中随风起舞妙曼的柳枝,宛若一只只张牙舞爪的手臂在乱舞着,而那从树林深处不断冒气的白色影子,好似漂浮的亡魂,让人看的心里打颤⋯⋯

    刚踏进树林,密密麻麻的柳树便遮挡住了视线,让手里的那盏殷红的灯笼看起来更加暗淡,红的有点让人头皮发麻。

    “进了林子,听见什么声音都要充耳不闻,更别回头!“

    倏地,低沉带着一丝沧桑的声音赫然响起,让身后跟着的众人脚一软,差点就栽进地里。

    再看那道人的脸色,不似在开玩笑,瞬间觉得身子抖擞的更厉害了。

    这柳山阴气重,若不是拿钱办事,谁吃饱了撑着午夜到这里来挖人坟墓啊。

    远远的,入目的杂草越来越多,柳树也越来越稀松了起来。

    按照方位来看,这怕是距离那个无名氏孤坟不远了。

    用镰刀砍开繁杂的杂草,果然,一座被刺藤掩盖的坟堆便呈现在眼前,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那坟头冒着丝丝缕缕的青烟,惊鸿一督间,恍若人形,让人觉得后背心犹如贴着大冰块一般,冰的刺骨。

    这坟地若不是四周的杂草,很难找到,而且这里只有这么一座坟,倒也不会担心找错地方。

    那道人看了一眼天,开始在四周拉红线,掏出铜铃开始准备挖坟前的仪式。

    待一切准备就绪后,道人招呼一旁的汉子把竹篮里的祭品给烧了。

    那汉子提着竹篮,把祭品慢慢的检出来,除了香烛纸钱,还有一个做的惟妙惟肖的漂亮纸人。

    阴风呼啸而过,掀起周围的树梢哗哗直响。

    周边的杂草也开始随风乱舞,那感觉怎么说不出的森冷人。

    汉子半跪着,掏出火折子开始点香烛,也不知道是四周的风太大,还是他心里慌乱的原因,那香烛竟然迟迟点不燃。

    不由得,虎背熊腰的汉子额头上渗出细密的冷汗,他尽量克制住不停颤抖的手,把香放在好不容易点燃的蜡烛上。

    一旁拿着铁楸等着挖坟的众人看着他不停颤抖的手,不由得面色也开始变得僵硬苍白。

    “抖什么抖,快点把纸钱烧了,那个纸人也烧了,你给他送媳妇,你怕什么!”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2-21 14:51
      02 纸人,笑了

      绕着坟头走了一圈的道士看着抖成筛子的大汉,恨铁不成钢道。

      “道⋯⋯道长,这坟是孤坟,连墓碑都没一块,您,您怎么知道里面是个男人?”

      烧纸钱的汉子声音还是打颤,冰冷的风,不停从打颤的牙缝里灌进来,让人难受的紧。

      那道长精光小眼一眯,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笑的一脸得瑟:“哼,贫道捡骨迁坟这么多年,光看这坟头就能辨出埋葬的是男是女”

      那汉子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刚想再问问,却被那道人打断。

      “磨磨蹭蹭作甚,快些,烧了纸人开工!”

      那汉子一听,也顾不得等那纸钱烧完了,连忙掏出那纸人。

      那纸人做的好似真的女子一般,弯弯的细眉,血红的小唇,特别是那双眼眸,做的好似活的一般。

      特别是身上的嫁衣,血红的好似真的是出嫁的新娘一般,

      那汉子盯着那纸人女子数秒,心中感叹,这纸人虽然是纸人,但是倒是做的格外逼真,若是真的那一定是个绝美的人儿。

      嘴里不由得小声嘀咕道:“烧个媳妇儿给你啊,你老就挪个地儿,让咱们早点办完事儿,好回去交差”

      念念叨叨间,他把纸人丢进还未燃烧殆尽的纸钱火堆里。

      橙色的火舌,把那纸人卷进了火堆里,慢慢吞噬。

      倏地,一阵阴风吹过,火堆里原本熊熊燃烧的纸人,火焰突然变的极小了起来,明黄的火苗逐渐变成了惨绿色,裹在纸人上面那细细灰沙似乎也开始燃烧,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好象牙齿摩擦在钢板上的声音⋯⋯

      众人一愣,显然是听到了这样让人心底发寒的声音,不由得看向烧纸人的汉子。

      而那汉子只觉得全身僵硬,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跳着,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双眸直愣愣的盯着那越来越小,越发深绿的光芒。

      绿色的火焰没有一点温度,相反还发散着一股寒气。

      就在那火焰慢慢从小纸人的脖子燃烧到脸上的时候,那汉子赫然瞪大了双眸,因为他惊恐的发现⋯⋯那纸人原本微微抿着的小嘴突然细微的拉开了一条弧度⋯⋯好似⋯⋯好似在笑⋯⋯

      “笑⋯⋯笑了?⋯⋯纸人笑了!”

      那汉子只觉得喉咙发干,全身发冷,他想要跑,但是浑身却没有力气,连眼珠子都动不了一下。

      这话一出声,众人还站得住?连忙丢了铁锹就想跑。

      “瞎⋯⋯瞎嚷嚷什么,快,快挖,赶紧挖!”

      那道长一样看出了不正常,额头上布满冷汗,可是一想到那不菲的报酬,他硬着头皮硬是没有撒腿就跑,而是冷声下令。

      几个汉子心里苦啊,不过也不甘心就这么跑了,那银子不就泡汤了?心想这好歹有个道长在这里,应该没事,盲足了劲儿拿着铁楸开始埋头挖坟⋯⋯

      然而谁也没有发现,那火堆里原本围绕在纸人身边的火焰越来越小,越来越小,随后,一阵白烟从纸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火⋯⋯熄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2-21 14:52
        03 诡异的笑弧

        那纸人半颗头未曾烧完⋯⋯

        就这么掩埋在纸灰里,而那扬起的红唇却绽放出一抹诡异的笑弧......

        而那四周的火焰也彻底熄灭,连烟都消散的一干二净。



        “叽叽叽”

        也不知是谁挖到了什么东西,只听见砰的一声,便传来了叽叽叽的,类似于老鼠的声音。

        “啊”

        倏地,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寂静的黑夜,然后就见一个身形高大的汉子这么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

        “张虎,你,你咋啦⋯⋯啊⋯⋯”

        一汉子看到那汉子倒下,想要过去看个究竟,谁知他一凑近,连忙吓得屁**流。

        这下众人哪里还有心思挖坟,纷纷看向那倒在地上的汉子⋯⋯

        只听噗咻一声,脸朝地倒下的汉子,那天灵盖上突然掀开了一层皮,一阵血柱涌出来后,雪白的脑浆便流了出来⋯⋯再然后⋯⋯众人看到了无数只叼着脑花的老鼠从天灵盖的那个黑洞里钻出来,一双双殷红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众人。



        一声接着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淹没在寂静的荒坟处⋯⋯

        三日后。

        天灰蒙蒙的,空气中翻滚着泥土的腥味,燥热感至土壤中钻入脚底心,让整个人都觉得烦躁起来。

        核桃湾村,沈家小院子里。

        冷苒瞅了一眼窗外,白皙的小脸上布满了一丝愁云。

        虽说六月是多雨季节,但是这连着下了三日的大雨着实让人心焦。

        再看看天,怕是傍晚又会下雨吧。

        叹了口气,冷苒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刷洗铁锅,准备做早饭。

        看着连老鼠都不光顾的厨房,空空的米缸,刮的发亮的油罐子,簸箕里嫣瘪瘪发黄的野菜。

        想着奶奶的身子,冷苒只得挪到另外一个土罐里伸手进去捣鼓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勺出半碗米糠。

        看着土碗里半碗米糠,冷苒眼眸有些酸涩,这是他们家的最后半碗米糠了,吃完这一顿,下一顿怕是没有着落了。

        “咳咳咳⋯⋯”

        门外响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冷苒连忙放下手中的土碗迎了上去,当看到门外那抹拘镂的背影时,眸中的酸涩感再次袭来,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下一秒,她努力的吸了吸鼻子,握紧拳头走了过去。

        “奶奶,你身子还未大好,怎么就下炕了”

        轻柔的声音响起,她抚摸上了沈凤贤的背梁,一下一下,帮她顺气。

        一双无比粗糙沧桑的手紧紧的握住了冷苒的手掌,沈凤贤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疼惜。

        “苒儿,是不是家里的米糠没了?”

        冷苒不想看到奶奶担心,连忙摇摇头,嘴角扬起一抹甜甜的笑,两个浅浅的梨涡便溢出来,一副很讨喜的模样。

        “有呢,奶奶你别担心,苒儿这就去做早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21 14:52
          04 沈家捡骨人

          冷苒说着就要往灶头上走,却被沈凤贤一手拽住。

          心中跟明镜一样的沈凤贤怎么会不知道孙女的乖巧,即便是日子在难过,她从不曾抱怨过一字一句,即便是和她翻山越岭,餐风露宿,她也是那么贴心,乖巧的让人心疼。

          看着冷苒越发纤瘦的身板,沈凤贤浑浊的眸光中闪过疼惜和自责。

          “对不起,奶奶给不了你最好的⋯⋯”说着,竟然有些哽咽。

          冷苒知道奶奶又要愧疚了,她连忙拽住沈凤贤的手,一双黝黑清澈的眸子看着她满脸沧桑,布满皱纹的脸颊,笑的很温暖。

          “奶奶,苒儿不苦,若是没有奶奶,苒儿早就饿死了”

          是啊,若是当年没有遇见奶奶,她早已被冻死在桃湾村的村门口。

          沈凤贤是核桃湾村有名的捡骨人,她依靠帮村民捡骨安葬,迁移坟墓为生,在村子里既受人敬重,但又不受人喜欢,身份比较难堪。

          她常说,当初入这一门,完全是被逼无奈,为了养活家人,她甚至愿意终生不嫁,孤独终老。

          好在上天怜悯,让她捡到了她,当作亲孙女养在身边。

          冷苒知道,这一辈子,奶奶经历的太多太多,如今她年事已高,又身染痢疾,还拖着她这么一个人,日子过的越来越贫苦了。

          她也曾想过和奶奶学捡骨,但是却被她制止,她总是苦口婆心的说,即便是饿死,也不能让她走上她走过的这条旧路,让她一辈子嫁不出去,被阴气缠身⋯⋯

          说这话的时候,奶奶的面容充满了惆怅和无奈。

          冷苒觉得,奶奶一定有不为人知的故事,却也问不出口。

          思量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还带着院外粗狂的叫喊声。

          冷苒一愣,随后听出了来人的声音,她连忙应了一句,小跑去开院子的门。

          门一开,果然是在罗家做小工的冯六,冷苒的眉心不由得轻蹙起来。

          这个冯六,平时不务正业,总在村子里闲逛,又偷又骗,一说话就是凶神恶煞的模样。

          说白了,就是那种吃软怕硬的主儿,在核桃湾村的口碑不是很好。

          前阵子也不知道他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攀上了核桃湾村的大户罗家,还顺利的在罗家做了帮工,听说这才升了管事。

          冷苒不知道,这么一个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的人居然也能当上管事,不过若是对象是罗家,倒也没什么大惊小怪了。

          罗家就是爆发富,核桃湾村的地主,平日里的欺压这家,欺压哪家。

          看到冷苒这丫头一脸冷色,冯六仿若未见,挤出一张笑脸,眯起一双三角眼点头哈腰道:“哟,这不是冷丫头吗?沈大娘可在屋头?”

          说着伸长了脖子往院子里瞅。

          冷苒挪了挪身子,挡住了冯六往屋里瞅的脑袋,声音带着浓浓的淡漠:“你来作甚?这里不欢迎你”

          冯六看到冷苒不好看的脸色,心中有些气愤,不过想到自己要办的事儿,也不计较,只是笑脸盈盈道:“你这丫头,冯叔我可是给你们带生意来了,你奶奶呢?快让我进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21 14:53
            全文找我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21 14:57
              05 柳山无名坟

              冯六说着就往里冲,冷苒狐疑的看着横冲直撞的冯六。

              他说带生意来了?什么生意?莫非是捡骨?

              不过核桃湾村的人,不都喜欢去镇上请排场大的捡骨人或者道士来迁坟吗?嫌弃她奶奶年纪大了,早已经没多少人来找奶奶了。

              更何况还是罗家这大户人家⋯⋯

              就在冷苒狐疑的愣头,冯六已经闪身进了院子,当他看到坐在堂屋门口的沈凤贤时,那张平日里凶神恶煞的脸顿时换成了狗腿万分的笑脸。

              “哟,沈大娘今儿精神看起来不错,老六给您带来了赚银子的好事儿”

              冯六笑着说着便自己拽过放在一旁的板凳坐在沈凤贤的对面。

              沈凤贤虽然眼睛不怎么好使,但是耳朵却是精明着呢,抬头瞅了一眼冯六,声音淡然道:“能轮到我这老婆子的事儿,能有什么好事”

              冯六看着沈凤贤一脸不买账的模样,当下眼眸中划过一丝不耐烦,不过摸了摸揣在兜里的银子,他心中的火气便像遇见了万年冰水,瞬间被浇熄了。

              不慌不忙的掏出袖中的一锭银锭子,差不多二十两的样子,摆在沈凤贤的面前。

              看到银子,沈凤贤面色一愣,随后看向冯六的眼神多了一分狐疑。

              能从此人手中拿出这么多银子,可见这事儿定是棘手的事儿,莫非是要帮谁捡骨?

              不过捡骨人虽然不多,清水镇可是有一个专门包揽捡骨,迁坟,看风水的道士,为何不去请他?偏偏请她这老婆子?

              冷苒站在一旁,看到那锭银子也是一惊,不过也只是一闪而逝罢了,曾经奶奶最风光的时候,也赚过不少银子,这银子算少的了。

              “我也不绕弯子,这是定金,咱们大少爷说了,只要你把柳山那座孤坟捡骨,迁走,事后还有五十两银子的报酬给您送来”

              “什么?柳山的孤坟?”

              不等沈凤贤说话,冷苒便忍不住惊呼出声。

              柳山那孤坟可是在哪里很久了,传言比核桃湾村还要久远,说是当初人们在这里建村庄的时候,它便已经在哪里了,为何这罗家要迁那座无名氏的孤坟?

              冷苒咋咋呼呼的声音让冯六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也算是理解,想当初,他听到这里,屁股可是抬了三丈高。

              别说这柳山,阴气森森,里面虽然没多少坟墓,但是即便是六月的正中午走到哪山林中,也是有种透心凉的惊悚感,以前可是传言说,这柳山乃阴气极盛之地,乃大凶之处。

              光是这满山的柳树来看,柳树招阴,本就吸人阳气,而且那无名氏的孤坟,听说就在西南方位的盘龙水位中,这可是阴宅啊⋯⋯不,应该是说,阴山配阴地,而那盘龙水位上的乃是阴坟!

              那无名氏的孤坟,没有墓碑,不知姓氏,更不知这坟是几时安葬在此,只知道里面埋葬的是个男子,而且那坟头疯长的刺藤已经有碗口粗大,而四周的杂草已及人高,可见这坟已在此待了不下百年,乃至更久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21 20:49
                06 无名坟捡骨

                就这么一个诡异之极的无名氏孤坟,现在要把他搬迁?先不说这一动会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后果,就说这坟里的棺木,应该腐朽成渣了吧?那尸骨应该也化作一缕尘埃灰飞烟灭了吧。

                这样的坟还怎么迁坟?怎么捡骨?

                “哎哟,冷丫头,反正沈大娘也是捡骨人,这迁那座坟不是一样吗?”

                冯六看着面色凝重的沈凤贤,知道她定是在思量。

                这下他可急了,这要是请不去这老太婆,这到手的银子怕是要飞了。

                当下也有些慌了,说话的口气也飙升了一分。

                冷苒不理会他语气中的深意,坚决的摇头,冷言拒绝道:“你找别人吧,奶奶身子不好,不宜上山”

                这意思很明显,就是没得商量的余地。

                “你这丫头⋯⋯”冯六狠狠的瞪了一眼冷苒,这黄毛丫头,倒是嘴硬,居然敢拒绝。

                看着冯六一副要打人的气势,冷苒虽然有点害怕,但是一想到若是让奶奶去柳山,她的心不由得打寒颤,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她坚决不能让奶奶有事,这般想着,她倒是很坦然的对上冯六吃人一般的眼神。

                “时候不早了,你若是没事,就请回吧”冷苒鼓起勇气开始撵人。

                冯六看着面前这个咄咄逼人,伶牙俐齿的丫头,再看看无动于衷的沈凤贤,好似没有想要开口挽留的意思,他心底压抑的怒火就蹭的一下冒了起来。

                再也没有任何顾及的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丫头,给你脸不要脸,若不是咱们少爷看你们可怜,想要给你们一口饭吃,大爷我还真不想踏进这道门儿,真是晦气!呸!”

                吐了一口唾液,冯六面色无比难看的转身便走。

                “等等”

                谁知,前脚刚跨过院门槛,沉稳带着一丝沧桑的声音却响起。

                “奶奶⋯⋯”

                冷苒满脸担忧的出言呼唤。

                却被沈凤贤摆了摆手,示意她下去。

                原本在心里恨的骂娘的冯六,在听到沈凤贤的声音后,立马换上了一副灿烂无比的狗腿脸。

                恍若前面的不愉快不曾发生过。

                “就知道沈大娘是个知趣的,只要你把这事儿办成了,咱家大少爷一定好不了你的好处,我跟你说⋯⋯”

                冯六热情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沈凤贤扬手制止,她侧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不肯离开的冷苒,柔声道:“苒儿,你去烧壶茶来”

                “奶奶⋯⋯”

                看着沈凤贤突然凌厉的眼眸,冷苒跺了跺脚,咬了下唇瓣,然后转身进了厨房烧水去了。

                她知道,奶奶是要支开她,支开她,就意味着,奶奶要接下这单生意⋯⋯

                想到关于柳山的传言,冷苒不由得后背心一冷⋯⋯

                希望,是她多虑了。

                当天夜里,吃过晚饭,沈凤贤便叮嘱了一下冷苒早些歇息后,便进了自己的屋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22 13:59
                  07 夜梦荒野坟

                  冷苒不知道奶奶和冯六说了些什么,但是心里惦记着她已经答应迁坟,所以一直不敢睡,一直留意着东间屋子的动静,可是一直到半夜,天空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后,仍旧不见东屋有动静。

                  冷苒拍了拍有些发懵的脸颊,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清亮的眸子瞅了一眼窗外。

                  这雨虽然不大,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停下来,看来是她多心了,奶奶应该没有答应冯六,更不会今夜去柳山。

                  心里这般想着,冷苒顿时觉得心口一松,困意更是一脑门的涌了上来,让她不得不上了炕,到头便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东间的房门却是咯吱一声打开了⋯⋯

                  夜很静,睡在炕头上的冷苒睡得很沉,细看下,她的眉心蹙的很紧,白皙光滑的额头上还布满了细密的汗液。

                  显然,她此时睡的并不安稳。

                  恍惚的梦境里,四周寂静的让人感到窒息,四周是一片阴森森的黑暗,慢摇的树枝,连虫叫都没有一声,静的让人只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冷苒环顾四周,陌生的地方,漆黑一片,朦胧中,仿佛能看到远处一个土堆。

                  那是⋯⋯一座坟。

                  没有墓碑,四周荒草丛生,看着竟然有些凄凉的感觉。

                  梦中的冷苒,脚不停使唤的慢慢走了过去。

                  奇怪的是,那些布满在坟头的刺藤和杂草,好似活了一般,竟然慢慢的移开,给冷苒让出一条路来。

                  就在冷苒诧异的时候,她的手竟然慢慢的抚摸向那荒凉的坟头,说不清是什么思绪,只觉得胸口闷闷的,竟然有些感伤。

                  怪了,这⋯⋯坟墓里的人莫非她认识?

                  为何感伤?为何觉得鼻尖无比酸涩?

                  “叩叩叩”

                  倏地,坟墓深处传来一阵的扣扣声,好似有什么东西啃咬着木板发出的声音⋯⋯

                  若是平常,冷苒一定吓得双腿发软,但是此时此刻,她却神经大条的竟然弯腰寻声看去⋯⋯

                  只见,坟尾出赫然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大洞,那洞有拳头大小,那啃咬的扣扣声,便是从此处传来的。

                  刚凑近,冷苒就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直愣愣的定在哪里,一双清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那黑洞⋯⋯

                  只见,一口棺材的一角露在洞口边缘,而大概有十来只老鼠正在拼命的啃咬着那棺木的一角,上面依稀还能看到发杂交错的牙龈儿。

                  似乎感到有人靠近,那一双双泛着腥红的眼眸齐刷刷就看了过来,

                  那一个个尖嘴利流出泛着腐臭的液体,冲着她撕牙咧嘴。

                  显然是不高兴被她这么一个外来人打扰了。

                  就在冷苒僵持的那一秒,那些泛着腥红光芒的老鼠们闷哼一声,竟然一拥而,朝她扑了过来,冷苒吓得惊叫着转身逃跑。

                  可谁知,刚抬脚,她便被一旁的刺藤给绊了一跤,重重的摔倒在地,一根根手指粗细的利刺扎进手心里,疼的她倒抽一口冷气。

                  然而她也顾不得去拔掉手心的刺头,爬起来拼命的想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22 13:59
                    你倒是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12 21:01
                      可以转载不


                      回复
                      13楼2018-01-24 11:59
                        厉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4-04 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