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际网吧 关注:666贴子:6,348
  • 2回复贴,共1

新书佳作《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全集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她与丈夫结婚三年,丈夫却心系一个植物人!终于在她放弃这段婚姻离开人世后……他却满世界找她!“童希,我的人,随我生,随我死——


回复
1楼2017-12-25 16:44
    ×第008章 引产!
    “童希,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这婚你同不同意都得离!”
    他烦躁的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本来他们就该离婚,可为什么现在她同意离婚反而她童希像是掌控这段婚姻的最终主角??
    保时捷一路飞驰,去的最终地竟是靳家!
    童希才暗喜逃过一劫,就被送到靳家常年不见天日的地下室!
    传说这里过去是个水牢,在祖辈时这里就质押与靳家为敌的人,曾经不少人命丧靳家水牢,外界却寻不到踪迹。
    “夜廷……你,你要做什么……”
    童希双脚发软。
    莫非他要以祖辈对待外人的方式来对待自己??!
    “把她关起来,除一日三餐可以放出来其他时候都关着!”
    靳夜廷大手一挥,就有四名黑衣保镖上前质押。
    而所谓的关押哪里是地下室,分明就是将她关进水牢!!
    “夜廷……你这是要做什么!”
    童希强行被几名黑衣保镖拖进水中!
    水中央是两米大的牢笼,人站在水里水面刚好到她脖子。
    只是身体被浸泡在冰冷的水中让人冷的直哆嗦。
    “放开我!夜廷你到底做什么!我没杀童雨柔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童希,该受的罚你一个别想逃!”
    靳夜廷一语令下:“把门锁上!”
    “是!靳少!”
    守在门口的黑衣人齐齐将水牢门上锁,就离开水中。
    论童希再怎么解释求救,他靳夜廷都头也不回的决然离开!
    童希靠在冰冷的水牢中,身心俱疲。
    他的狠心和绝情,仿佛比这冰冷的水牢更刺骨,能让她跌入万丈深渊……
    ……
    一天后……
    午餐时童希再次被放出水牢,全身一动不动。
    一整天浸泡在水里,此刻的她竟冰冷的连瑟瑟发抖的力气都没……
    整个人可谓是软趴趴的被抬出水牢,若不是呼吸尚在,她空洞的眼神仿佛离开人世!
    进来的靳夜廷刚好看到她被抬出这一幕,下意识心脏像被一只手狠狠抓紧!
    他大步向前,修长的食指在童希鼻头前试探几秒,直到感受到她微弱的呼吸后,心上的那只手才好似松开……
    转而,脸上换上的满是嫌恶!
    “童希!别这么娇柔做作,用你虚伪的面目来博取同情!”
    他眼里写满对她的鄙夷!
    童希被抬放在地上,心上竟没有心痛只有心凉……
    到现在,他还以为她是在博取同情??
    她童希在他靳夜廷眼里应该像是铁打的一样,在大出血后应该相安无事,在掐喉后应该能说会道,在冷水里整整浸泡一天一夜后还应该生龙活虎?
    童希侧头,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解释都没有,泪水却出卖了她的固执。
    靳夜廷轻蔑的看了眼,就对身后跟来的五名白大褂医生道:“可以给她进行引产手术了。”
    “……”什么!?
    前一刻还面无表情的童希,下一秒立马捂着肚子挣扎起身!
    “不要!你们谁都不准动我孩子!谁都不准杀我孩子!!”
    她沙哑的声音满是诉控,仿佛多说一个字声音都会撕裂喉口。
    虚弱的童希起身几次都跌倒在地,最后坐在地上不停倒退,她可以接受靳夜廷对她的任何惩罚,但绝不能接受失去孩子!
    “抬去手术室。”
    眼前的男人居高临下,无情的字眼仿佛是命运的审判者。
    五名医生齐齐上前围住,这次都不需保镖动手,童希就被轻而易举抬入早已备好的手术室!
    “放开我!靳夜廷你放开我!”
    手术台上,童希耗尽全身力气挣扎!
    泪水布满惨白的脸孔,“靳夜廷求求你放过孩子!你就让孩子出生吧!我求求你!只要让孩子出生我什么都答应你!哪怕去看守所……”
    她撕心裂肺的嗓音虚弱无力,仿佛耗尽全力在为肚里孩子求救。
    “童希,我们之间不需要孩子!”
    他站在手术台前绝情冷漠:“动手——”
    “是靳少!”
    几名医生将她手脚分别在手术台上扣上环扣,四肢形成一个‘大’字型。
    连麻醉都没打,童希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剖腹……
    那冰冷的仪器贯穿她身体,绞痛欲烈!
    她四肢不停在钢铁般的环扣上挣扎,形成道道红印,手术刀在她肉体上无情的操控着,不一会儿就染满整个手术台!
    童希看到孩子露出小小的一颗脑袋时,绝望到几乎窒息!
    “靳夜廷!我恨你!”
    “我这辈子都永远不会原谅你!!”


    回复
    2楼2017-12-25 16:44
      ×第009章 我后悔……
      当童希再次醒来时又一次躺在病房。
      她下意识慌张的去摸肚子,肚腹却是平扁一片……
      没了。
      孩子没了!
      她绝望的连泪水平静无波,瞳仁空洞、死寂。
      就连流泪时的哽咽都没有,像的一个即将临终者的绝望无助。
      “医生!靳少!太太醒了!”
      柳姨喜悦的呼喊着,抹着脸上的眼泪就道:“太太,你已经昏迷三天了!你又大出血了……差点,差点就这么走了……”
      躺在病床上的童希平静的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如果知道孩子没了,她宁愿一直这么昏迷下去,永远都不要醒来!
      永远都不想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
      立马,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多年未见的熟悉脸庞……
      牧琛一身白衣大褂站在病床边,着急的为童希重新做了遍全身检查。
      “童童,你终于醒了。”
      牧琛是童希大学里的学长,从大一开始就一直追求童希,直到她嫁人他才放手退出。
      只是三年没见,现在的童希伤痕累累!
      两次流产一次引产,两次大出血,其中一次还是在她发着四十度高烧,全身被泡得起皮的情况下进行!
      牧琛大手抚去童希脸上晶莹的泪水,他掌心温暖如故,如同一道屏障能为她挡去所有。
      童希视线终于有了丁点波动。
      看向牧琛时终是卸下一身盔甲,显现疲惫,“学长……我后悔了……”
      她后悔嫁给靳夜廷,后悔当年没答应牧琛的求婚,后悔拒绝他。
      “童希!你后悔什么!”
      紧接着,一道怒火瞬间被点燃!
      就见病房里另一个男人登时走到童希边上,大手惩罚性的捏在童希脸上!惩罚她这半边脸被别的男人摸过!
      那双骇人的眼神像要吃人一样!
      “靳夜廷,你放开她!”
      同样,恼火的不止他靳夜廷一人,还有站在旁边的牧琛!
      见对方将童希那张面如纸白的脸蛋捏的涨红,牧琛一把就是一拳上去!
      “我让你放开她!”
      靳夜廷被打的后退两步,那双黑眸顿时燃火!
      上前就揪住牧琛白色衣领,冷声:“放开她?她童希是我妻子,该放手的应该是你!”
      “砰——!”
      猛的一声闷响,拳头就砸在牧琛脸上!
      嘴角立马渗出血丝——
      牧琛不甘示弱,同样上前挥去一拳!
      “我若是知道她嫁你会遭到这种痛苦,我牧琛死也不会放手!”
      当年,他尊重童希选择她所爱,最后换来的却是她满身伤痕!
      “靳夜廷!如果童童是我妻子,我就不会让她流产两次还引产!不会让她连麻醉都没有就眼睁睁看着自己孩子被取出!更不会像现在这样随时有生命危险躺在这里!这一拳,是我替她教训你的!”
      说着,病房里的两个男人就厮打成一片!


      回复
      3楼2017-12-25 1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