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禁域夕颜吧 关注:3,142贴子:43,751

kawaii&夕颜~【如遇归期】 [以夕/小清新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30 21:58
    如若需要审核请先告知 请别急着删帖 要做的我都会配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2-30 21:59
      重发一次 把之前被删的发出来 更新时间不确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30 22: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30 22:10
          第四 五章不发 不影响剧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30 22:11
            第六章
            “姐姐!”女孩的长发及腰,笑嘻嘻地搂住自己,“你好久没回来了,我很想你的。”
            “月见?” 夕颜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怎么在这?”
            “我想你嘛。”几年不见,女孩出落得越发动人,冰蓝色的眼眸笑起来好像藏着光芒,声音也格外动听。
            夕颜有些失神:“还能再见到你真好。”她伸出手抚摸着女孩白净光滑的脸颊,“你越来越漂亮了。”
            “姐姐,你什么时候走?多陪我一会好吗?”月见看着夕颜,有些不舍。
            “不走,我不走了。” 夕颜看着女孩冰蓝色的眼眸,里面有自己的倒影,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姐姐也很想你。”
            夕颜想抱紧怀中的妹妹,却发现月见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她慌张了,伸手拼命抓住月见的手腕,只抓住一片虚无,她的眼泪溢出来,跌跌撞撞地跑着,想追到月见,想和她道歉,想重新做一个好姐姐,想回家,和朝颜,月见一起吃草莓蛋挞,想看屋子后院的花长得好不好……
            夕颜看着消失不见的月见,放声大哭。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回家啊。
            ——姐姐,我什么时候能再见你一面?
            “姐姐!月见!”女孩猛地睁开双眼,泪流满面。
            原来是梦。
            夕颜自嘲,自己也只能在梦里和她们相会了吧。
            已经入夜,古堡外的月光单薄而黯淡,如墨的黑暗仿佛将她吞噬。女孩转头望向枕边的以赛,他睡着时的模样,倒是令人倾心,俊美的侧脸被月光照亮,柔和了棱角分明的五官。
            她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他,却不敢回答。
            喜欢上自己的仇人,终究是错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30 22:11
              第七章
              女孩带着泪痕沉沉睡去,而身旁的男子却睁开了双眼。
              夕颜在梦中的呼喊早已被悉数听了去。以赛缓缓伸出手,抚摸睡梦中女孩的脸,而后用两只修长的手指掐住夕颜的脸颊,使女孩的脸向内凹陷,在她耳边残忍地吐字:“过去的快乐时光过去了,你只能乖乖呆在我身边,被我玩弄。”
              女孩因为耳边冰冷的咒语而在睡梦中皱紧了眉头,却没有睁开眼睛,只当自己做了噩梦。
              第二日,夕颜早早地起了床,穿好衣裙,望向镜子中的自己,苍白的脸,脖颈上的几点痕迹,她将一条蕾丝带子缠绕在脖子上,并不想让朝颜 担心。
              “很漂亮。” 以赛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女孩的身后,他没有穿上衣,将女孩的脊背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什么时候去看我姐姐?”夕颜挣脱他的怀抱,转过身,冰蓝色的眼眸盯着以赛。
              “急什么?”他凑近她,似要吻她,又偏离,女孩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不做声。
              男子低笑一声:“好了不逗你了,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30 22:13
                第八章
                女孩一声不响地跟在以赛的后面,黑暗的古堡长廊望不到尽头,她加快了脚步,希望快点见到姐姐。
                以赛领着夕颜来到一扇门前:“你只能站在门口,不准进去。”
                “为什么?我想和姐姐说说话。”夕颜睁大了双眼,祈求地看着以赛。
                “你不过是血仆而已,有和我谈判的资本吗?”以赛挑起她的下巴,讽刺道。
                夕颜不再多言,她小心翼翼地将门推开。
                她希望朝颜的处境,会比自己好些。
                女孩垂着头,刘海遮住了眼睛,双 手交叉着被铁链锁住,手腕因为不停地挣扎而伤痕累累,身上那件白色的长裙被磨破了多处,衣领被蛮力撕开,有几处被咬的痕迹。
                朝颜并不知道有人站在门口,她想起自己的两个妹妹一个生死未卜,一个沦为血仆,紧紧咬住下唇,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夕颜捂住嘴巴,她想告诉姐姐自己就在这里,想冲上去抱紧她,擦去她的眼泪。可是她不能说,只能远远看着朝颜。夕颜转过身,靠着墙,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她听见以赛说:“该走了。”便伸手拉住以赛的手臂:“求求你,让我再看看姐姐。”
                以赛将她甩开,眼神冰冷:“你最好服从命令。”
                “求求你……”女孩又一次拉住他,“主人。”
                “你现在在装什么好人,嗯?”以赛掐住夕颜的下巴,“那些血猎是你害的,南宫月见也是你害的。你现在早就洗不干净了,怎么还装出一副关心姐姐的模样?”
                “你胡说!是你逼我的!”女孩的声音颤抖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逼你?”男子凑近了女孩,在她耳边如同诉说情话,字字却像恶魔的呢喃,“你也选择可以不做的。”
                女孩仿佛失去了支撑瘫倒在地,她伏在地上呜咽着,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砸进柔软的地毯中。
                是啊,自己早就洗不干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30 22:16
                  第九章
                  夕颜听到以赛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才擦干了眼泪从地上爬起来,昏暗的灯光打下来,她白皙的脸上有着清晰可见的泪痕。
                  女孩看向朝颜所在的房间,攥紧了拳头,她发誓,要逃出去。
                  夕颜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点了一只蜡烛,她盯着烛火发呆,冰蓝色的眼眸映出炙热的光点。
                  ——怎么离开?首先要躲过城堡里这么多吸血鬼的视线……
                  “南宫夕颜?” 一个女仆轻轻推开门。
                  “在!”夕颜慌乱地起身,“有事找我吗?”
                  “没啦……我就想问问你吃了饭没有。”
                  小女仆有着棕色的齐耳卷发,灰蓝色的眼睛清澈明亮。
                  “还没,怎么了吗?”夕颜有些戒备,冰蓝色双眼紧紧盯着来人。
                  “我是新来的,她们说你可能还没吃饭,就给送来了。”小女仆笑意盈盈,手上托着盘子,盘子里有一杯新鲜的血液。
                  ——应该是以赛派来的吧。夕颜想着。
                  “对了,她们说这还是以赛大人特意吩咐的呢。” 小女仆眨了眨眼,“她们都说以赛大人对你照顾有加。”
                  ——照顾有加?那些人的观察力真不是一般的差。
                  夕颜道了声谢,问道:“她们是谁?”
                  “她们就是女仆们啊,我是新来的,她们当然要告诉我些事情了。”小女仆把酒杯递给夕颜,“喏,喝吧。”
                  “我不喝这些,谢谢你。”夕颜将酒杯重新放回盘子上,不再说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30 22:18
                    第十章
                    小女仆见状不好再强求,只得好意提醒:“身体重要啊,我放这里啦,先走了。”
                    “等等。”夕颜端详着酒杯,眼神明暗不定,“怎么称呼你?”
                    “哈?”女仆愣了愣,“叫我瑟琳娜就好。”
                    “嗯,谢谢你瑟琳娜。”
                    瑟琳娜离开后,夕颜回想起她的话,垂下眼帘。
                    ——这真的是以赛特意吩咐的吗?他是关心我的?
                    女孩心中没有来由地期许,但是想到之前他对自己的 态度,夕颜,两手轻轻拍了拍双颊 ,以提醒自己。
                    ——说不定是那小丫头骗人的,他除了利用自己,还会有其他想法吗?
                    ——那一天晚上,也是自己被人下了药,恬不知耻地扑上去吧,不过是个荒谬的错误罢了。
                    ——他伤害了这么多人,自己怎么还会对他心存侥幸?
                    女孩的双眸逐渐黯淡,视线移向酒杯,伸手拿起它,一饮而尽。
                    很快,眼眸中的冰蓝色如落潮般退去,一片猩红弥漫开来。
                    夕颜心里明白,自己只能将这段不知名的感情,压抑在心底,她能做的正确的事情,只有逃离这里,找到月见。
                    等到有一天,他们兵刃相见,不知自己又会是以什么神情面对他呢?
                    夕颜后来才知道,当喜欢一个人到 深处的时候,他做什么她都会原谅。第十章
                    小女仆见状不好再强求,只得好意提醒:“身体重要啊,我放这里啦,先走了。”
                    “等等。”夕颜端详着酒杯,眼神明暗不定,“怎么称呼你?”
                    “哈?”女仆愣了愣,“叫我瑟琳娜就好。”
                    “嗯,谢谢你瑟琳娜。”
                    瑟琳娜离开后,夕颜回想起她的话,垂下眼帘。
                    ——这真的是以赛特意吩咐的吗?他是关心我的?
                    女孩心中没有来由地期许,但是想到之前他对自己的 态度,夕颜,两手轻轻拍了拍双颊 ,以提醒自己。
                    ——说不定是那小丫头骗人的,他除了利用自己,还会有其他想法吗?
                    ——那一天晚上,也是自己被人下了药,恬不知耻地扑上去吧,不过是个荒谬的错误罢了。
                    ——他伤害了这么多人,自己怎么还会对他心存侥幸?
                    女孩的双眸逐渐黯淡,视线移向酒杯,伸手拿起它,一饮而尽。
                    很快,眼眸中的冰蓝色如落潮般退去,一片猩红弥漫开来。
                    夕颜心里明白,自己只能将这段不知名的感情,压抑在心底,她能做的正确的事情,只有逃离这里,找到月见。
                    等到有一天,他们兵刃相见,不知自己又会是以什么神情面对他呢?
                    夕颜后来才知道,当喜欢一个人到 深处的时候,他做什么她都会原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30 22:19
                      第十一章
                      清晨,光透过古堡的窗探进来,照在女孩美好的五官上,她似乎感受到阳光的温度,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
                      “南宫夕颜,以赛大人叫你过去。” 一个女仆站在门口,面目表情道。
                      “好,我这就过去。”女孩揉了揉惺忪的眼,起身洗漱,穿好衣服。
                      夕颜早女仆的带领下来到以赛的房间,女仆敲了敲门:“大人,南宫夕颜来了。”
                      “进来。”
                      推开门,男子背对着自己,听到女孩的脚步声,他转过身,好看的眉毛微挑:“今天有客人,换一件好看点的衣服。”随即吩咐道“佩妮,给她拿一件。” “是。”唤为佩妮的女仆微微弯腰退下。
                      身着一身洋裙的女孩有着美好的身形,栗色的长发扎成两个马尾,冰蓝色的眼眸如蓝宝石般绚丽夺目,裙摆之下露出纤细白皙的双腿。
                      以赛微微恍神,忍不住伸手挑起夕颜的下巴,仔细端详她的模样。
                      女孩被他亲昵的举动弄红了脸,清澈的眼睛里倒映出他的影子。
                      原来她长得,这么漂亮了。
                      他放下手,低头轻咳一声:“等一下你待在我身边。”
                      “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30 22:19
                        第十二章
                        以赛吩咐仆从早早准备茶和点心,坐在沙发上等待客人,而夕颜乖巧地站在旁边,低头不语。
                        一会儿后,夕颜似乎听到了马车的声音,在古堡外戛然而止。
                        “好久不见呢,以赛。”来人有着如提琴般的男声,步伐随意地踏进来。夕颜低着头,只看到他黑色的带着金色纹路的鞋子,有些好奇他的模样。
                        “是好久了,尤西斯。”以赛站起身来,拍了拍尤西斯的肩膀。
                        尤西斯目光移向以赛身后低下头的夕颜,调笑着问道:“这是你的新欢?看起来挺可爱呢。”
                        “少来,血仆而已。”以赛转头看了女孩一眼,说道。
                        “抬起头来。”尤西斯想看看女孩的刘海下遮住了怎样的面容。
                        夕颜闻声慢慢抬起头,才看到尤西斯长了一张妖孽般的脸,墨色的 头发,狭长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英俊中更带有一丝女性的妖娆。
                        ——难道血族都长这么好看吗?夕颜心里有些不满,真不公平。
                        心里这样想着,嘴也嘟了起来,使女孩漂亮的脸上带了一点孩子气。
                        尤西斯对夕颜的兴趣更大了,他自己端详女孩的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南宫……夕颜。”女孩回答道。
                        “名字很好听,是一种花。” 尤西斯笑道, “是吧?以赛。”
                        “嗯?随你怎么说。”以赛猩红的眼眸闪过一丝不一样的感情,但仍然面无表情。
                        “哎,既然你对这个可爱的血仆不太中意,不如让给我好吗?” 尤西斯伸出手把玩女孩的长发。
                        夕颜被这出格动作吓了一跳,又不敢做太大的动作,只能呆呆地站着。
                        想到尤西斯刚才的话,心里有些害怕。
                        ——自己要被送走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30 22:20
                          第十三章
                          “尤西斯,她对我还有用。”以赛让客人入座,自己也坐下来,随意地倚在高背椅上。
                          “这么可爱的女孩,你忍心让她去参加血族的争斗么?”尤西斯懒洋洋地说道。
                          “这是我的事情,你就不必插手了。”
                          “哎,真是可惜呢。”尤西斯无奈地笑笑。夕颜心里松了一口气。
                          ——至少自己还可以留在他的身边吧。
                          尤西斯和以赛商谈了整整一个下午才离开,夕颜站在旁边,希望听到一些有用的情报,但他们谈论的和魔党的计划没有丝毫关系。也对,自己并没有完全取得以赛的信任,还要再耐心等到才是。
                          “在想什么?”以赛凑近了夕颜,不错过女孩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我在想……”夕颜临时撒了个谎,“我在想尤西斯是个怎样的人。”
                          “尤西斯?”以赛挑眉,“他花言巧语几句你就被迷住了?”
                          “我没有……”女孩气恼地抬起头看着他,不知道怎么辩解。
                          “你好歹也是我的血仆。”以赛的大手一把扯开女孩的衣领,轻轻咬住女孩几乎透明的肌肤,却没有咬破,女孩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地挣扎,但被男子揽着腰,动弹不得。
                          “你知道该效忠谁,不得有二心。”以赛一用力,带着甜香的血液就溢出来,夕颜疼得皱紧眉头,贝齿轻咬住下唇。
                          “我明白……”女孩轻声回答。
                          以赛放开她,擦了擦嘴角:“晚上,到我房间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30 22:20
                            第十四章
                            漆黑如墨的夜,一个纤细的身影出现在古堡的长廊。
                            他找自己大概是为了新的任务吧?夕颜抬手敲了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里面似乎没有人。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什么情报,她这样想着,慢慢移开脚步,走进以赛的卧房。
                            夕颜警惕地环顾了四周,确认安全后视线移向以赛的书桌。桌上面有很多文件,夕颜大概扫了一眼,似乎是关于密党和血猎的信息。
                            女孩想拿起来仔细浏览,心下却想到:他是城府这样深的人,怎么会把文件随意摆放在桌上,而门又是虚掩的?
                            想到这里,夕颜触电般把手缩回来,转身,目光和站在门口的以赛相撞。
                            女孩垂下眼帘,不动声色地说道:“主人,您吩咐我来找您是是为何事?”
                            以赛轻笑一声,走到夕颜的面前,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我就想看看你有是不是对我忠诚。”
                            “我不敢背叛主人。”女孩面无表情,眼眸直直望着男子的双眼。
                            “很好。”以赛吻住女孩的嘴唇,“明天我带你去寻找圣器。”
                            “圣器?在哪里?”女孩乖巧地搂住以赛的脖子,任凭他索取。
                            “在血猎那里。”以赛似乎很满意,轻轻啃咬着她的锁骨。
                            “血猎?”女孩强压下心中的慌乱,“为什么会在血猎那里?”
                            以赛将她打横抱起放在大床上,俯身压下来:“中立的血族将圣器交给他们保管。”
                            血猎?她又要伤人了吗?女孩任他予取予求,她明知没有结果,却仍然轻轻颤抖着抬头吻住以赛的肩膀:“圣器拿走后,求你……不要杀他们。”
                            以赛褪去女孩的衣物,出人意料地没有讥讽她,抚摸夕颜如丝绸一般光滑的肌肤,“好。”
                            女孩心底一阵惊讶,她感知到以赛的动作,闭了眼准备接受暴风雨的来临,但男子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咬了她的唇瓣:“睡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30 22:21
                              第十五章
                              他们决定夜晚行动。
                              一路上,夕颜都一言不发,只有以赛在说明现在大致的情况。
                              现在圣器有一部分在不同的血猎组织手里,而魔党准备将圣器从人类手中夺回。
                              也许这说明人类还是有胜算的,可是圣器不是只有血族才能使用吗,人类怎样才能牵制他们?
                              “南宫夕颜,你在发呆。”以赛的声音把女孩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啊?没有,我在听。”夕颜抬起头来,冰蓝的眼眸深不见底。
                              “我在他们之中安插的卧底已经知道了圣器的位置,进去之后按我的指示行动。”以赛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颀长的身形在黑夜里模糊不清,在夕颜眼里却格外清晰。
                              近日来的温存让她忘乎所以,他的态度似乎一天天在转变,细小的变化,几乎让人察觉不到。
                              夕颜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想要触摸面前亦真亦幻的身影。
                              男子似乎察觉到她的动作,转过身来,女孩慌忙缩回了手,仍是面无表情。
                              以赛的面容在昏暗里俊美如黑夜的神祗,他没有在意女孩刚才的表现,只是挑了挑眉:“跟上。”
                              “是。”夕颜心里早就骂了自己一千遍,加快了脚步。
                              接近血猎的据点时,她听到了激烈的打斗声。当以赛踏进去的时候,夕颜拉住他的衣袖,“以赛……你答应过我的。”
                              男子抬眸:“我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30 22:22
                                第十六章
                                夕颜推开门,低声念动咒语,炽热的火焰瞬间将所有人包围,极高的温度让他们动弹不得,只得不可思议地望着来人。
                                一名手下从一个已经破碎的结界中拿出圣器,微微弯腰双手奉上:“亲王大人。”
                                那是一个黄金手镯,带着精致而狰狞的骷髅浮雕,似乎是地狱里青面獠牙的恶鬼,而那通体的金色则让人移不开眼睛。
                                以赛将它接过,漫不经心地把玩:“这就是腐镯?”
                                手下回答道:“正是。”
                                “走吧。”以赛轻蔑地看着被火焰困住的血猎,“他们把腐镯交给你们就是个错误。”说着,他一脚踢开虚掩着的门,走了出去,“南宫夕颜,等我们离开了再解开结界。”
                                “是。”夕颜垂下头,看不清表情。
                                此时,夕颜听到身后一阵声响,一名血猎突然从火焰的桎梏中脱身,他吃力地抽出长剑,向以赛的后背刺去。
                                夕颜惊呼一声,想上前阻止,但以赛比她更快,在那名男子逼近他时就已经转过身来,冰冷的双眸倏地变得血红,夺过男子手里的剑,直直贯穿他的胸膛。
                                “不——”一个被困在火焰中的女孩大喊,她的眼眶里满是泪水,极力想冲出结界,白皙的手臂被灼热的火焰烧伤,“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只剩下女孩的哭声回荡在屋内,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倒映出男子倒在血泊中的模样,手中紧握的短刀将手划破,流出殷红的血,触目惊心。
                                以赛皱了皱眉,转身离开:“不自量力。”
                                夕颜跌跌撞撞跑着跟上他:“以赛,以赛你答应过我的……”
                                “我答应了。”男子面无表情。
                                “可是你为什么杀了那个血猎,你答应我的……”
                                以赛不耐烦地转过身来,捏住女孩的下巴,一字一顿地说:“他想杀了我,你要是再多话我连里面那些活着的都杀。”
                                女孩听话地静下来,过了一会低低地说:“那个女孩让我想起了之前的自己。”
                                以赛身形一顿,一言不发。
                                之后的路上他们没再有谈话。
                                回到古堡后,夕颜拖着疲倦的身子到了房间。
                                她对着镜子,衣衫一件一件地剥落。
                                自己来到这里后,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
                                她好想姐姐和妹妹。
                                不经意地抬头,男子站在她身后,眼眸深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30 22:23
                                  不发了好累晚安 可以艾特一下你们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2-30 22: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2-30 22: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2-30 22:2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2-30 22:26
                                          @顾瑾流年似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2-30 22:26
                                            打扰到你们了怪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2-30 22:2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2-30 23:51
                                                来啦。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2-31 01:34
                                                  我来啦┏(`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2-31 07:54
                                                    不叫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12-31 10:0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12-31 10:07
                                                        来了


                                                        收起回复
                                                        30楼2017-12-31 10:14
                                                          这里子初 不喜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2-31 11: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2-31 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