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386,205贴子:9,362,750

【同人文】【中短篇】没有哆啦A梦的大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一个阳光晴朗的星期天里,三个少年在空地上踢足球。
“大雄,接好咯。”胖虎把球踢得高高的,像一个流星。
“欸,啊,好。”大雄除了当守门员以外,还兼任发呆。他看着天上的白云,想起了风靡日本的漫画,《哆啦A梦》,主角也和大雄一样没用,一样的学习不行、运动不行、没有毅力,但是抽屉里出来了一个猫型机器人,以及他的子孙,世修,说是从未来世界过来帮助他的。那时候,大雄被《哆啦A梦》这部漫画吸引住了,“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漫画呀。”大雄嘀咕着。他没看见球来了,于是就踢到他的脸上。引来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大雄,你干嘛啊。”胖虎在远处对大雄说。于是恰好静香也来了,静香一路小跑,跑到大雄身边。“哦,对了,还有一个女孩子,性格也和静香差不多。温柔,可爱,富有同情心。要是我是这位主角的话,会觉得自渐形秽,而配不上她。”大雄想着这无关紧要的事情,他看着静香拿出创口贴,给他的鼻子贴好。
“这样应该就没事了吧。”静香的声音很好听,如沐春风,飘到了大雄的心田。大雄喜欢静香,这也是事实,不需要辩论。于是他又想起了《哆啦A梦》的情节,主角的青梅竹马——一个和静香差不多的女孩子会嫁给主角。“哈哈,怎么可能呢?“
“大雄,你没事吧,什么怎么可能?”耳边传来了静香的问候。
“没事没事。”说着就向胖虎小夫他们喊,“踢过来吧。”转头向静香说道,”对了,静香不来玩吗?”
静香笑着说:“好啊。”
不过我可没有像这位主角那么弱,因为弱,因此才会派出哆啦A梦来保护他。“喂,大雄,球接好啦。”一阵女声传过来。“好啊,看我的。”于是大雄把球接住了。“真是的,大雄你刚才在想什么啊?”小夫问道。“对不起啦,其实我在想《哆啦A梦》这部漫画而已。”
“《哆啦A梦》?哈哈,大雄你都是一个中学生了耶,《哆啦A梦》是给小学生看的啊。”小夫笑道。
“哈哈,大雄就是大雄,喜欢看漫画的个性还是不变啊,都是一个中学生了。最起码也要订像《少年周刊》、《少年JUMP》等等很多漫画杂志。”静香笑着说。
“哈哈,说的也是啊,大概是《哆啦A梦》的主角和我有一些很像的地方吧。”
“什么,跟你有什么像的地方?”胖虎、小夫、静香异口同声的问。大概是被吓到了,大雄突然有什么讲不出来了。
“嗯,学习很差、运动不行、没耐心、没毅力这些都和我很像吧。尤其是性格,那简直就是烂人。我最起码考试也能考个5、60分左右,运动能跑个1500米左右——虽然在学校这些都是很差了。性格方面我也是被他吓到了,他就是一个**——但是我依然觉得很感动,就算是这样一个**,他没有去选择自杀,而是会坚强地活下去。我来跟你们说说他的性格缺陷吧。
“首先,就是认为他的未来的老婆是他的青梅竹马,这妨碍了她的交友自由。最具体的表现就是他要了哆啦A梦的道具去让青梅竹马喜欢他,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事情,也是我不能接受的。在漫画的结局是没有什么好的下场,他的青梅竹马跟了他(认为)的情敌。”
“嗯,这的确是不能接受。对于女性来说,把女主角刻画得太完美也是不能接受,于是她有了一点小缺点也是比较自然的事情。”静香说道,胖虎小夫也表示赞同。
“但是,为什么刻画校园暴力的桥段很多呢?”胖虎问了一个问题。
“你也看过这漫画?”
“那是当然,在现实中的我绝对不是这样的。”
“嗯……你绝对不是这样?”大家带着鄙视的目光盯着胖虎。
“干……干嘛?我说就是这样!”
“嗯……算了,就当是这样吧,唉。”
“不讨论了。反正讨论来讨论去也没个结果,大家都会把自己代入到这里面的人中去。比如说胖虎。以前我们也曾经讨论过很多次,但都被胖虎打断了,因为一说到这部漫画就必须讨论到主角的朋友。就这样,解散吧。”大雄无奈地说道。
大雄、静香、小夫、胖虎道了个别以后,就回到自己的家去了。
“我回来了。”大雄回到家后,喊道。
“人不在吗?都去了哪里了呢?”
先来学习吧。等把作业做完了以后再去静香家,嗯,这样也不错。大雄把作业本摊开,中学生的题目有难有易,尤其是数学,这方面大雄都是只有50多分而已。
正在做作业,发现一个难题,只好去请教一下静香了。大雄想着,在抽屉里发现一张零分考卷,这是谁的呀?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会做错。也真是够了,把这张零分考卷也带走吧,免得让妈妈认为是我的。
在去静香家的过程中,大雄一直在想,这张零分考卷到底是从哪来的。十五分钟后,他来到了静香家。他按了一下门铃。“来了。”里面的人急急忙忙地开了门。
“哎,是大雄啊。有什么事吗?”静香问道。
“嗯,是这样的。我有一道不会的题目,想请你来教我。”说着大雄就打开了作业本。
“哦,是这道啊,这题应该这么写……然后做一下代换就可以了。”
“我明白了,谢谢你。”大雄正要准备走人之时,静香连忙抓了一下他的衣角。
“有什么事吗?静香。”大雄疑惑地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来讨论一下《哆啦A梦》这部漫画罢了。”静香扭扭捏捏地说道。
“你不是不喜欢看漫画吗?”大雄很奇怪的说着。
“可我想听你解释一下,主角的青梅竹马到底是怎么喜欢主角的?”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反正感情就是要从日常生活当中,渐渐地产生的嘛。她作为一个女孩子,自然有很多小秘密的。目前也有很多看法,也许她就是喜欢那种照顾人的感觉吧,从这点上来说更像是那种……”大雄滔滔不绝地说着很多关于《哆啦A梦》这个漫画的话题,而静香也在静静地听着。
“对了,大雄,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就是因为这样……什么奇怪的事?”大雄疑惑地说道。
“就是这部漫画他们的名字和我们的名字是一模一样的。”
“从这点上我也觉得很奇怪,但我想一定是巧合啦。”
“真的是巧合吗?”
“肯定的啦。真是,干嘛要在无关紧要的事情那么较真呢?”
“可是,我看的书里面有一种叫平行世界理论的,虽然只是小说,但是我们也不能就此否定平行世界的存在啊。”
“你说的也有道理。算了,别这么较真嘛,我想我应该回去了。”大雄看了看时钟,发现已经是六点半了。正准备起身走人之时,静香又抓了一下他的衣角。
“……今天你是怎么搞的啊?静香。”大雄疑惑地说。
“从这点上来说,我觉得还是较一下真比较好。”
“唉,你听着,但凡是连载了三十年的漫画,自然都会有一点小小的缺陷。”大雄说。
“那么,我就告辞了。”
“大雄……”在大雄走后,静香又想起了大雄的关于漫画的见解。他对于漫画真是理解得非常深刻啊。
在大雄回到家后,他把静香提供的解法给完完整整的在作业本上写上他理解的解法。写完作业后,大雄没有事可做的时候,突然响起了妈妈的喊声,“大雄,帮我出去买点东西。”
“唉,好。”虽然有点不情愿,不过也算是答应了。
“什么……洋葱、鸡蛋、胡萝卜、鸡肉……”
在大雄买完东西后,他妈妈又叫他去院子里拔草、打扫卫生。唉,该做的事还是得做。
把这些都忙完了以后,大雄就去吃饭。
在吃饭的过程中,他妈妈突然要大雄把考卷拿出来给她看。虽然不太情愿,还是照她的话做。
“还是要继续努力才行。”大雄妈妈指着60分的考卷说。
“好。“
洗完澡后,大雄就去睡觉了。


回复
1楼2017-12-31 00:10
    本文不定期更新。


    回复
    2楼2017-12-31 00:13
      哇好新颖的设定,前排支持+收藏,求不坑话说回来最近真的看到好多文帖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12-31 07:27
        “大雄,大雄醒来了。”听到妈妈的喊声,大雄模模糊糊地,带好眼镜,换好衣服,刷牙、洗脸、吃早餐、整理书包,总之每天重复这样乏味的日子,他们就不会觉得腻吗?大雄想着这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边去上学了。在上学的路上碰到胖虎、小夫两人,大雄打了个招呼,“胖虎、小夫,你们早啊!”“早啊,大雄。”胖虎小夫也随之回应。
        “对了,大雄。我跟你说哦。”听见小夫这怪里怪气的腔调,他想着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就加快了步伐,把胖虎小夫两个人甩得远远的。很快就到了学校,在学校中,他看到了出木杉,想要上前跟他打个招呼。
        “早啊,出木杉。”大雄笑着说。
        “早啊,野比同学。”出木杉也随之回应。
        两人就此沉默不语。他们一定非常尴尬,毕竟一个是优等生,学习运动料理无所不能,是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而一个是资质平庸,甚至有点小自卑的大雄。“大雄早啊,出木杉早啊。”一阵女声传来,是静香啊。
        “静香早。”大雄说。
        “静香同学早。”出木杉说。
        “我看你们两个觉得怪怪的,是吵架了吗?”静香问道。
        “没有啊,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啊?”大雄疑惑道。
        “说起来,大雄会和我打招呼还真是稀奇。”出木杉笑着说。
        “怎么说?”大雄问道。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有一种眼前的人好像不是以前的人了一样。”出木杉说道、
        “那么,在你眼中,以前的我是怎么样的人啊?”大雄问道,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很奇怪。
        “我始终有一股模糊的记忆,以前的你上学中总是迟到、上课还爱开小差,差不多四天总有一天迟到吧;还有啊,考试也总是考零分……后来的我就想不起来了。”出木杉说。
        静香在静静地听他们两个说话,她其实也有一股记忆,不过是那种冒险的记忆。她依稀记得,和四个人在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的大冒险,古生代的恐龙世界、海底世界、宇宙什么的。四个人是哪四个呢?大雄、小夫、小武,还有一个是谁呢?嗯……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圆圆的头、圆圆的身体,圆圆的手、圆圆的脚,就这四个特征而已了。——话说哪有人从头到尾都是圆的啊?真是。想到这里,静香不禁笑了起来。
        大雄听到“扑哧”地一声,莫名其妙的说:“静香,笑什么呢?”随即加了一句,“我总是迟到、开小差、总是考零分,你就希望我这样吗?”
        “大雄,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想到一个人,好像是从头到尾都是圆的。”静香连忙说道,毕竟是青梅竹马。
        “圆的?哦对了,是哆啦A梦吧。”以大雄喜欢看漫画的个性,一下子就猜到了。“他是畅销全日本的人气漫画的《哆啦A梦》的主人公。怎么啦,静香也爱看漫画吗?”
        “对了,就是哆啦A梦。”她把以前的那股记忆全都讲出来了,冒险的记忆什么的。其实她多么希望有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呀,什么竹蜻蜓、任意门之类的。看静香讲得神采奕奕的样子,大雄、出木杉都被感染了,这是一个充满了无穷想象力的女孩。“对了,大雄,我们来举办社团吧。”出木杉说。看着面前喜欢的人神采奕奕地说个不停,“还有呀,哆啦A梦给我们带来了怎样的快乐,多么精彩的童年。有时候,我还真是想要加入他们的冒险中去呢。”
        “对了,静香,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哆啦A梦》的这四个人名字和我们都相同呢?”大雄又问了同样的问题。“这一定是巧合啦,也许是我们的父母看到这部漫画以后觉得这些名字很不错,所以才想要取这样的名字,这也说不定啊、”静香笑着说道。
        “其实也没说错,但我想,漫画毕竟是娱乐用的,取名字也按照漫画人物来取,这个还是有些不太苟同。我妈妈可是最讨厌漫画了,她认为漫画、游戏机之类的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可能是耳濡目染听到别人说的吧?”静香其实也不太敢确定。不过在日本,喜欢漫画的人还是占了多数吧?
        出木杉听到他俩的对话,情不自禁地说了句:“漫画的艺术是多种多样的,尤其是手冢治虫的《火鸟》,就题材来说,作者意图表现生命与自然之间的种种关系。”
        “出木杉,你也爱看漫画吗?”大雄好奇地说道。
        “还有《异色短篇集》,此漫画也是《哆啦A梦》的第一作者藤本弘创作的一部成人漫画。此漫画用了大量的隐喻手法,黑暗的不行。”
        “嗯,这个我也看过,但看得很不明白啊。我只能看到一些很黑暗的东西。”大雄说。“这漫画并不好看。”想了想,大雄再补充了一句。
        “出木杉,刚才你跟大雄说要举办社团?”静香问道。
        “嗯,对呀。让人们欣赏到漫画的魅力,这不是一件好事吗?”出木杉笑着说。
        “好啊,我们来举办社团吧。首先要取个名字,再把剩下的人招来,五个人应该就可以申请了。”大雄当即表示同意。
        “我、大雄、静香。剩下的两个人要从哪里找呢?”出木杉说。
        “嗯……我觉得还是找胖虎、小夫比较好。”大雄说。
        胖虎、小夫也很喜欢看漫画,可是他们只喜欢看一些热血的少年漫画。算了,总之还是比没有人要好一些吧。大雄想。“要取个什么样的名字比较好呢?”在大雄找来了胖虎小夫的时候,出木杉就出了个这样的世界性难题。
        “漫画研讨社?”在大家想了半天都想不到的时候,静香首先第一个提出。
        “我同意。”大雄说,取这样的名字,自然是有过一番苦思的。
        “我也同意。”出木杉也表示答应。
        “我也同意。”胖虎自然是想不到什么好名字出来。
        “我也同意,这名字取得太好了。”小夫也表示同意。
        在大家进行了充分研讨之后,简称为“漫研社”的社团申请提交上去了。
        “嗯,虽然申请提交上去了,可是学校方面会同意吗?”大雄很担心,毕竟主流认为看漫画是一件不务正业的事情,作为学生,应该有学生的样子。
        “不用担心啦,有出木杉带头,成功率应该会上升很多的。”静香笑着说。
        “哈哈,说的也是。”毕竟是出木杉啊,应该是很优秀的。比如说,他看一些很深刻的漫画,读一些康德、海德格尔、尼采的书。关于数学方面,他早就自学完了中学的数学课程(毕竟中学数学课程也只有那么点),甚至还旁听过大学的课程呢。
        “那么,静香,你究竟喜……”大雄的“欢”字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对了,大雄,说不定,哆啦A梦是真实存在的哦。”静香笑道。
        “是啊。说的也是呢,出木杉就是我们的哆啦A梦啊。他总是会把事情处理得很好,虽然在漫画里,哆啦A梦有时也会弄得很糟糕。但这些都是主角不能正确利用道具而产生的后果。”大雄说。
        ““哈哈,说的也是。”静香也笑道。终究还是没能和大雄说,在昨天晚上梦见了哆啦A梦,算了,这也可能是我想太多的关系。静香摇摇头。说不定我在哪里读过刊载《哆啦A梦》的杂志,比如说小学馆的杂志之类的,对了,又一次八岁的时候,我吵着要让爸爸订刊载这有趣的漫画的杂志。说不定就是在这一年里,我才有了哆啦A梦的模糊印象。原来是这样,这么就说得通了。
        大雄看见静香坐在那里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又仿佛突然想通了,摇摇头,又点点头。
        “对了。”静香紧握右拳,打在左手手掌上。
        “怪不得你有了哆啦A梦的初步印象。”在听了静香的叙述之后,大雄就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上课铃声响起)
        “对了,要上课了。赶紧出发吧。”大雄说。
        “好啊。”静香答道。


        收起回复
        4楼2017-12-31 15:42
          看起来,静香比大雄更像主角静香一直想着狸猫,大雄满脑子老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12-31 15:55
            前排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31 22:34
              楼主我来召唤了@颠哥zsc @迅猛龙德尔塔 @冥灵剑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31 22:35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1-01 01:16
                  在放学以后,大雄找静香要上课的笔记,见到了如下一幕。
                  出木杉在搂着静香的腰,对她说:“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这么夸张,又这么做作,肯定是演戏了。因为一般人告白不可能用这种方式。说起来,马上要到校庆了。校庆中大雄选择了文艺小清新式的校园爱情剧,为什么我要演的是拆散男女主角的坏人啊?唉,算了,还是按照剧本来说的吧。现在的时机正好。
                  “哇哈哈哈哈哈,我是绝对不可能让你们两个走在一起的,因为我也喜欢她呀。”
                  “什么,你想干什么?”出木杉惊恐地说道,在静香还是一脸懵逼的同时,马上抓住她的手。“不用担心,我会把你抢过来的,美人,你就跟我走吧?嗯?”
                  “请你马上放开她的手。”出木杉义正言辞地说。
                  “嗯?放开她的手?那你就过来抢吧。哈哈哈哈。”大雄扬长而去。
                  “为什么?为什么?”
                  “这……怎么这么狗血?”静香做了一副干呕的样子,说。
                  “我也没办法,谁叫剧本是这么演的?”大雄无奈地说道。
                  “好像是叫克莉丝姬娜的人写的。”静香补充说道。
                  出木杉正好走出来,说道:“克莉丝姬娜是技子的笔名。
                  “唉,技子还是不明白。怎么把一个人物写活。”出木杉苦笑说。
                  “算了,能把自己的漫画改编成剧本,且添加了不少细节,我认为这一点值得褒奖。”静香也说道。
                  “我们再来排练一遍吧。”出木杉说道。
                  “每次都是这样,叫我演一些坏人、树木、花花草草的。”
                  “不过大雄你刚才的演技还可以啊。”静香鼓励道,“而且有股莫名的帅气。”这句是静香小声说的,大雄听不到,于是他们就开始练习了。对了,有一句话还没和大雄说,还是等排练完了以后再说吧。静香想道。
                  “这剧本我也是搞不明白。”
                  排练完成后,大雄说了这一句话,他看了看两个人,觉得还有什么没有说的,就继续说:“也不是剧情理解不了,无非就是一出肥皂剧。但女主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坏人的?在剧情的最后,女主开始主动为坏人说话,据我所知,无论是哪一点,坏人都是个人渣呀?”
                  “这个坏人我认为是这个剧本中,形象最丰满的,没有之一。”出木杉回答道。
                  “那么就请你说说,丰满在了哪里?”
                  “首先,他不是真的坏,而是一种处于在极端环境下的一种自我救赎。自我救赎表现在他为了救女主,可以做尽一切坏事,剧本在这一点上做了最大努力;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在剧本的最后,女主对他表现爱意的时候,他竟然一口回绝道‘不好意思,我要去自首了’。这是我个人认为最精彩的一笔,在矛盾集中最大化后,他表现的是一种释然的态度,而在剧本的末尾,坏人死了——我个人认为他不应该死。”喝了一口水后,出木杉继续说道,“理解剧本的最佳核心就在于坏人到达王城之后,他不是去救女主,而是去杀死国王。他为什么要杀死国王呢?你们应该都懂,是为了颠覆政权。这个国家的三观已经扭曲了,颠覆政权倒不如说是改革。而在全体人民都被国家洗脑了以后,就开始排斥这个‘坏人’。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一方面,他不仅可以作为舞台剧上舞台表演,另一方面也能让人思考,是不是改革者,让国家变好和既得利益者之间的关系,到底是要让国家变好呢还是要既得利益者开心?这是个问题。其次,这个坏人的人物形象很复杂,又很丰满,是配角战胜主角的一个例子。”
                  “嗨,对我来讲,我还是演跑龙套比较好。”大雄听得迷迷糊糊,他的政治史学得并不太好,一方面很复杂,另一方面,还要听出木杉的长篇大论,真是够了。大雄只能明白,出木杉讲这么多深奥的话,这就表明这剧本写得好。很不如把《哆啦A梦》这漫画给他看,看他的话说得多不多?这漫画世界中的我怎么就这么废呢?我需要请教一下出木杉才行。他把手放到后脑勺上,打了个哈欠。对了,去问静香吧,她作为经常和出木杉等优秀生一起玩,她肯定知道出木杉说的是什么。“静香(さん),你知道出木杉同学说的是什么吗?”
                  “呃,我也不知道,他的理论太深奥,太复杂了。”静香在听到大雄把称呼改了以后,眼神突然很落寞。——尽管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出木杉也发觉到了这个问题,大雄从小学开始都是叫静香为さん的呀,为什么呢?“嗯。还有昨天谢谢你教我作业。”大雄说。“不客气,都是同学,这是应该的。”静香微笑着说。
                  下午四点半,当大雄整理书包时,静香还在纠结那个称呼问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他一直都是叫我静香さん的。不行,还是应该去问问他,他以前叫我什么,我都忘了,静香想着,飞奔过去找大雄。
                  “什么,我以前叫你什么——嗯,不就是称呼嘛,随便一点不就行了?”大雄无所谓地说。
                  “快告诉我,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拜托了。”大雄架不住静香的攻势,便说了,“以前的话,我都是叫你静香ちゃん的。现在我们都上中学了,也不能太幼稚,还是成熟一点比较好。怎么?这成熟的称呼你不喜欢?”大雄笑嘻嘻的说。“嗯……也不是不喜欢,就是感觉你我之间又不是生人,还是换回原来的比较好。”
                  “呃,是吗?总感觉这又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好吧,那就听你的吧。——虽然我是无所谓的。”
                  “无所谓……”静香很生气,一巴掌打在大雄脸上,气冲冲的走了。大雄看着静香的背影,露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打,——也无所谓了。”
                  比起这边的事情,还是那边的事情更为重要。作为漫画的鉴定师,他从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看漫画直到现在,《哆啦A梦》这部漫画的确是很好。作者刻画了很多桥段,其中至今想起来就觉得好笑;也有比较深刻的场景,比如影射了古巴导弹危机,作者的私货也还是夹杂了不少的。让儿童看的有趣,让成人看的舒心,便是《哆啦A梦》这部漫画的可贵之处……
                  说起来,大雄又想起静香打他的一巴掌的那种悲愤的表情。那是一种绝望感,是没有人理解自己的绝望表情,一想到这一表情,连鉴定书也写不下去了。连忙找到静香,跟她道个歉再说吧。虽然大雄还是不知道为什么静香会生气,但肯定是重要的事情。
                  大雄把很多地方都找遍了,图书馆、学校、超市等等,都没有看见她的身影,冷静地想一想她会去哪里。对了,我听静香说过,对,没错,就是那个地方。
                  “静香,你在哪里,快出来啊,是我错了。”
                  “那么你知道错在哪了吗?”
                  “不知道。但我想,肯定是错了。”
                  大雄在静香家的门口等着。
                  “拜托你让我进来嘛,要下雨了。”
                  “火灾啦,火灾啦。”
                  “唉,女孩子的心思猜不透呀。”在大雄无计可施的时候,只好认真想想看了。不过是变了个称呼而已,有那么生气吗?“
                  大声喊吧,尽管觉得很羞耻。“静香ちゃん!!!我错了,请原谅我吧。”
                  “这还差不多。”
                  “对不起啦,静香。”
                  “没关系,大雄。”
                  “哈哈哈哈哈。”两人在开心的大笑。


                  回复
                  9楼2018-01-01 21: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02 14:1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1-02 18:55
                        “嗯……这道题应该怎么做啊?看都看不懂。”胖虎在对着求最值的题发呆,他看着天上柔软的白云,遐想远方。“啪”的一声,他的笔扔向桌子。“去问问小夫吧,看他会不会做。”在胖虎决定出发之际,突然听见他妈妈的喊声,“小武,帮我送个货。”
                        “可是,我现在要到小夫家去……。”胖虎说。
                        “叫你送货就送货,哪来的那么多理由?”
                        “好……好吧。”胖虎依旧还是那么怕他的妈妈,这也许就是一物降一物吧?说起来,大雄说的漫画,我还留在家里呢,这本漫画还真是很好看,我多么想加入到他们呀。唉,都是现实的压力给逼的。
                        那时候,胖虎每月的零花钱都去买《哆啦A梦》的漫画了。以至于他做梦梦见的全都是跟这本漫画有关的片断。“虽然我已是中学生。小珠也想当个漫画家,可是她怎么都想不到有趣的剧情。”他边骑着单车,想到这点,他觉得小珠真是可怜,下次一定要逼大雄看她的漫画——不,算了,都是中学生了,也不应该再像个小学生的样子。
                        “嗯,源家、谷口家、野比家、谷川、木村、佐佐木、志村、伊藤……哇,要送的货多达二十七家。老妈,你这是要累死我啊?且不说大多数都住在邻镇,邻镇离我们这儿有三十公里啊……这一来一去的……。”胖虎自言自语道。
                        虽然骑着单车是很舒爽啦,可是身后还有一大堆货物。想舒爽也舒爽不起来啊。唉,真是,老妈一天到晚只会叫我送货、看点、打扫卫生、做家务,从小学时候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不过我依稀记得,老妈生病的那一天里,对我说:“小武啊,你要好好地把我们这家店做成大超市,等我们以后不在了,也能安心。”那时候的老妈,闪着泪光。我不知道老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毕竟我们家,全靠这家杂货店啊。我不要求你学习成绩好,你的人生道路,还很长。不像我们,只有一半的时间了。”真的是不敢相信,女强人的老妈也会有柔弱的一天。这也许就是人生吧……。等我送完货,天都黑了吧。我望着满天星斗,小时候的我一天到晚只会玩,抢别人的东西,还提出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样的强盗逻辑。想到这一点,我就开始笑了。唉,不知道这样的我,有什么资格经营这家刚田杂货店呢?胖虎想着,脸上的表情变得刚毅,他一家一家地把货送完。在经过野比家时,他还楞了一下,微微笑,按下门铃,等里面的人把门打开,他说:“这是你要的货物,感谢光临刚田杂货店!”
                        “货都送完了?那过来吃饭吧。”在昏暗的灯光下,胖虎妈妈看到胖虎回来了,说道。
                        “是的。啊,对了,我差点忘了,还有作业没写完呢!”胖虎急急忙忙地跑上楼,“唉,真是的,这个孩子……”胖虎妈妈苦笑道。“吃完饭后再写吧。”胖虎听到了,又急急忙忙跑下楼,去吃晚饭了。
                        “今天我弄了一顿大餐,让你吃个够。”
                        “哇,全都是我最爱吃的菜。”胖虎很兴奋,拿起筷子,张口就要吃。胖虎妈妈却发现还有一个人没有回来,就问胖虎:“对了,小武,小珠呢?”
                        “嗯,好像是跟那个茂手一起去取材了吧。”说起来,胖虎在送货的过程中,看到了这一幕。看到妹妹那高兴的样子,胖虎也很高兴。他注视着这两个人,良久。“真是良辰美景。”茂手笑着对小珠说。“是啊。”小珠微红着脸注视着茂手。说起来,小珠貌似喜欢茂手吧。就这样顺其自然发展不也挺好的嘛?于是他看到大雄和静香这一对青梅竹马也来这所公园了。胖虎苦笑,就他和小夫没有喜欢的人了吧?那么,要不要打破这个场面呢?胖虎犹豫着。
                        小珠在图书馆查阅资料的时候遇见了茂手,于是他们开始讨论起漫画的构图、分镜。
                        “这里讨论不太方便,不如我们去公园吧?”茂手笑着说。
                        “好啊。”小珠微红着脸,这不就像约会嘛?
                        于是,就有了胖虎所看到的一面。而作为哥哥,他自然是想让妹妹幸福,于是没有叫她,就回家了。
                        “对了,不好意思,茂手君,马上就要到我家的饭点了,真是不好意思,还让你来和我一起取材。”小珠没有把这份喜欢给表露出来。因为她不想破坏现有的关系,这样就好了,她想。
                        “不不不,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哈哈哈。”茂手挠着后脑勺,笑道。
                        “对了,在六年前,你说了喜欢我吧,依旧是在这里。”茂手害羞地说。
                        “嗯,没错。”小珠觉得很吃惊,这么久的事情他还记得,她不禁羞红了脸。
                        “今天的夕阳真美。”茂手是在日常生活中渐渐产生情愫的,他又不敢直接表白,再说这个点也没有月亮。于是他想到一个折中的方法。
                        “嗯,我也这么觉得。”小珠害羞地说。
                        大雄和静香正默默地看着这对男女,作为经常看漫画的人,大雄知道,这就是在进行表白。“真希望他们能够幸福。”静香笑着说,大雄也感慨道,“六年呀,这样的感情的确很深。”
                        “那么,六年和十年相比起来,哪一个比较深呢?”静香眼看着大雄的眼睛,问道。“当然是十年的了,这还用问?“大雄莫名其妙地说,“话说静香你干嘛要抛给我这样的问题啊?嗯?喂喂喂,静香你的脸很红啊,是不是发烧了?”“我感觉心跳个不停。”静香说。
                        “啊,要是我喜欢的人也能这么浪漫就好了呢。”静香说。
                        “嗯?你有喜欢的人?那究竟是谁?”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静香笑嘻嘻地说。
                        “是我吗?哈哈哈,你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
                        “真是,烦死了。感情就是来的这么没有道理嘛!”
                        “错,错了,你应该喜欢出木杉。”
                        “为什么我非要喜欢出木杉不可呀?”静香好奇地问道,“说起来你还没给我答复呢。”
                        “因为出木杉是个优秀、完美的人!”大雄激动地说。
                        “嗯,的确,他长得帅,学习成绩又好,家是万能,有这么一个男朋友真是再适合不过了。而且对你说的漫画理论,他也很精通。而且性格友好,谦虚、懂事;而反观你呢,毛病一大堆,不晓得让我怎么评价你才好。但是感情就是这么毫无道理的,即使你笨、你懒,只能把考试成绩最高升到六十分左右。但是,我看到了你的努力,虽然这个世界上没有哆啦A梦的法宝,我也会喜欢你。你仍然会问我数学题,我看到了你那股进取心。而且我为什么非要喜欢出木杉呢?我很尊敬他,他是我学习的榜样,大雄你也很尊敬他吧。然而他太完美了。像我这种普通的女孩子,还是找一个同样是普通人的你吧。还有呢——说起来你还没给我答复呢?”
                        “可是,——”大雄正要说什么,“真是,多嘴多舌的,烦都烦死了。那我就去找他咯?”静香作势要走。“好了好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嘛?”大雄无奈道。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是男女朋友咯?”静香问道,“嗳,我想,要害羞的应该是我才对吧,为什么反而是你害羞啊?你害个什么羞啊,我还不了解你?”看到大雄一脸红通通的样子,自己好像也变得害羞起来了呢。一切顺其自然吧,强迫他变得好,形势反而会坏起来。


                        回复
                        12楼2018-01-03 01:28
                          这个自然是有阴谋的,哇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让大雄这么容易就得到静香?


                          收起回复
                          13楼2018-01-03 01:30
                            一脸懵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1-03 14:17
                              胖虎你这特喵是想……在下有个大胆的想法话说回来静香快住手你们还只是初中生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1-03 18:41
                                “哎,这题好难啊。”小夫面对着数学题,发着呆。说起来,大雄这家伙,偏偏有了静香的垂青,这还真是羡慕死人了。在前几天,大雄这家伙突然得到静香的表白,而后他们两个就到处黏在一起,真是羡煞旁人。唉,在这里想这道题目也不是办法,只好去请教出木杉了,一想起出木杉,还以为静香会喜欢出木杉呢,偏偏选择了大雄。哎呀,算了算了,还是赶快去问问出木杉这题怎么做再说吧。已走出家门,小夫就发现了大雄和静香两个人手拉手,不过看起来大雄好像并不情愿……“喂,大雄,静香,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小夫问道。
                                “那是因为我们是情侣呀,怎么了?”静香笑道,并且看了看大雄,“是吧?大雄?”
                                “对呀,我们是情侣,(不过比起情侣更像是朋友)。”大雄小声地说道,静香悄悄地抓住他腰间上的肉,旋转一百八十度。“哎呀呀,痛死了。你在干什么啊?”
                                “痛死了?什么痛死了?”小夫一脸懵逼地问道。
                                “啊哈哈哈,没事没事,只是静香在谄我的肉罢了。”大雄哭笑不得地说。
                                “她为什么要谄你的肉,真是莫名其妙。唉呀,我差点忘了我还要去问出木杉作业呢。”小夫说道。
                                “哎哎哎,别丢下我一个人啊,啊。”耳边响起了大雄的惨叫。
                                真是一对奇怪的情侣。小夫边走边想,他走了十分钟后,就走到了出木杉家。小夫按好门铃后,等待里面的人出来,“来了,是骨川君啊,有什么事吗?”出木杉问道,“是这样的,我又到不会的题目,想请你教一下。”小夫一边说着,一边从袋子里拿出习题集来。“就是这道。”
                                “嗯,是这道啊,这道有点难,我也是花了好长时间才做出来的。进来再说吧。”出木杉笑着说。
                                “那就打搅了。”小夫进来后,脱掉鞋子,穿好客人用的拖鞋。
                                “不用客气啊,对了,你的肚子饿了吧?”出木杉问道。
                                “倒也不是十分饿。”小幅看到出木杉进厨房,便阻止道,“不用了啦,客人怎么还请主人去做点心呢?”
                                “那就上楼吧。”出木杉做了个“请”的姿势以后,小夫就随着出木杉一起上楼了。
                                “这题是这样的,先做一下代换,再构造一个式子,用拉格朗日中值定理,本来可以直接用拉格朗日的,可是超纲了。然后做一下配方,再用因式分解,最后求个不定积分应该就解决了。”出木杉指点小夫,小夫表示一脸懵逼,好多我没有听过的词语。
                                “出木杉,什么是拉格朗日中值定理?什么是不定积分?”小夫在补习班听到什么导数的定义,求导的方法,可是他没有听过这两个词语,于是就问出木杉。
                                “首先要从罗尔中值定理讲起……”
                                “出木杉,罗尔中值定理我已经听补习班的老师讲过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出木杉欣慰地说道。
                                “简单来说,拉格朗日中值定理是一种求值的公式……”出木杉口若悬河地说个不停。等小夫完全弄懂后,开始讲一下拓展知识,比如说广义拉格朗日中值公式、广义勾股定理、范数什么的。
                                “出木杉,你还没告诉我不定积分是什么呢。”
                                “简单来说,不定积分就是求导的逆运算……微分的严格定义要等到你读了微分几何这门课程,才明白,现在先不用管不定积分出现dx的意义是什么,你就暂时用着。”小夫看到出木杉的房间里的书架上摆了很多他看不懂的书,比如《宇宙学》、《量子力学》、《泛函分析》、《实分析》、《复分析》、《交换代数引论》、《代数几何原理》、《数学分析原理》等等。“哇塞,都是我看不懂的书啊。”小夫惊叹着,而且大多数是英文,也有德文、法文、意大利文等等。“哈哈,这些没事就拿来自学一下,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出木杉笑着说。
                                “对了,出木杉,我可以跟你借一本那个Walter Rudin所著的《数学分析原理》吗?我也很想看。”小夫说道。“好啊,你尽管拿走吧。”出木杉答应道。“这本书从比较高的观点来纵观数学分析的,因此还是要一本辅助性的读物,对了,Courant的《微积分与数学分析引论》你看怎么样?”
                                小夫大致翻阅了一下.“以我的英文水平的话,直接看原著也不是显得很难读……。”
                                “那就太好了,既然是这样,你就把它带走吧。”出木杉说道。
                                “嗯。”小夫离开了出木杉家。
                                “静香,我喜欢你!”一听见大雄的声音,没想到这小子也变得勇敢起来了,小夫想到这一点,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你们两个也真是够了啊,秀恩爱秀得也太频繁了。”小夫走近大雄和静香的身旁,说道。“我也觉得是这样啊。”大雄说道,随后被静香瞪了。“哼,不理你了。”
                                “小夫,看你书包背得满满的,这是什么啊?”静香好奇地问道,大雄也凑了过来。
                                “这是出木杉给我的,《微积分和数学分析引论》三本,《数学分析原理》一本。”
                                “没想到出木杉这么厉害。”大雄和静香一起说道。
                                “那么,有什么是出木杉不会的?”大雄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静香、小夫一起说道。
                                “既然如此,我就给他出个难题吧。”大雄笑道。
                                “嗯?”看到静香和小夫那狐疑的眼光,大雄忍不住生气地说:“我有这么笨吗?我的书架上不只是只有漫画而已哦。”“那么你还有什么?”静香也很好奇。“还有《漫画的起源》、《漫画的发展史》等一大堆字书。”大雄自豪地说道。
                                “我晕了。”
                                “不过我也有一个很正经的问题。”过了一会儿,大雄突然想起了他一直在想的问题。
                                “什么问题?”小夫问道。
                                “在我看的少量科普书中,有一个著名的问题,我具体指给你们看。”大雄就从口袋里拿了一张皱巴巴的纸。
                                静香定睛一看,上面写着:“为什么不同种类的植物叶片排列顺序不同?”
                                “在我的少量观察中,我发现一个很厉害的事情,那就是植物叶片的排列顺序。众说周知,植物的叶片排列顺序可分为螺旋、互生、对生、轮生等各种类型,螺旋和互生叶序(叶子的排列顺序)是每个节发育一个叶片……虽然我们已经完全了解植物叶序的类型,但是什么因素引起的呢?”
                                “这是我看科普书而得到的问题。”大雄说着,“你们等着,我去拿一本书来给你们看看。”
                                “嗯……大雄还真是了不起……至少他能够想出问题来。”静香说道。
                                静香和小夫看着大雄写着那些文字,“植物的叶片是在茎顶端分生组织生成的。茎顶端分生组织包括中心区和周围区,……在早期的研究者认为,在植物的茎顶端分生组织中 ,原基之间含有‘通讯’……”
                                “原基”是什么?静香想道,回去之后用Google查一下吧,话说大雄也有我不知道的知识啊。
                                “……已经存在的老的叶原基控制其附近区域新原基的起始,新叶原基的发生部位受已经存在的老的叶原基的控制。这就是区域理论,区域理论认为……”搞什么啊,所以说原基是什么啊……。静香晕了,算了,还是继续看下去吧。“已有的原基产生了化学抑制物质,……”
                                “没想到大雄名词一套一套的。”小夫笑道,话说他知道吗?静香想着这一点,就问他。
                                “呃,其实,我也不知道啊。”小夫尴尬地说。
                                “不知道什么啊。”大雄的声音响在耳边。
                                “大雄你写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啊?”静香说道,“这个出木杉看得懂吗?”
                                “哈哈哈,放心,他肯定看得懂我想表达的是什么。”大雄笑道。
                                “话说回来,你写的‘原基’是什么?”小夫问道。
                                “不严格的说起来,就是种子。”大雄说道。
                                “话说你给的科普书,我们看的还真是头大。”小夫一边看大雄给的科普书,一边说道。
                                “连我都能看懂的东西,你一定能看懂。”大雄竖起大拇指,说道。
                                大雄给的科普书叫做《植物的秘密与问题》,是一本漫画书,“话说啊,你每次考试考得很及格也是靠这系列书吗?”小夫说到,他指了指封面的“好奇百科系列”的系列书名。
                                “多啊,多亏了这书,我才能不被妈妈训斥。”大雄笑着说道。
                                “话说,这套书也真够贵的,要十万元呢。”大雄说道。
                                “这漫画也真是……大量的专业名词。”静香抹着汗,说道。
                                “我还真是佩服你呀,全是字的书看的头大,对于漫画则比较爱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对了,我还要去上补习班,你自己交给出木杉吧。”小夫说道。
                                “好。这问题真能够难倒出木杉吗?”大雄自言自语地说道。
                                大雄和静香一边有说有笑,一边来到了出木杉家。
                                “出木杉,在吗?”
                                “在啊,大雄、静香,你们怎么来了?”出木杉一边问,一边把他们两个请到自己的家里。
                                “是这样的,大雄说有个问题想问你。”静香说道。
                                “那好吧,让我看看。”出木杉看着大雄给的纸条,皱起了眉头。
                                “嗯……这问题已经有了很多专家学者在研究了。”出木杉一边看大雄给的纸条,一边说道。“我想想,在随后的切割实验证明了大雄所说的推论,在老的叶原基与新的叶原基之间进行切割,目的就是要阻断这种联系。从而抑制老叶原基所释放的抑制剂向叶原基的运输,结果导致相邻原基出现错位。”
                                “这就解决了问题?”大雄问道。
                                “不,远远不够,这才要开始呢。众所周知,在叶原基的形成过程,一定程度的生长素诱导是必须的,……由于在茎顶端生长素的极性运输使得局部生长素的浓度突然升高,高浓度的生长素能够抑制叶原基的产生。利用拟南芥生长素流出载体缺陷突变体(pin1)或用生长素极性运输抑制剂NPA处理,可导致植株的叶序丧失。……由此表明,生长素参与调控叶原基的起始,生长素作为叶的起始和发育信号起作用。那么,生长素的信号作用和老的叶原基产生的抑制物的关系是什么?”
                                “这,我也不知道。”大雄抹着汗说道。静香也同样如此。
                                “说实话,这问题越研究越复杂。……PIN1是一类生长素流出载体,PIN1在植物茎顶端分生组织的亚细胞定位决定着茎顶端分生组织中的生长素的流出方向。”出木杉介绍着研究进展。
                                “呃,静香,你能听懂吗?”大雄问道。
                                “大致听懂了,简单来说就是这个所谓的生长素载体通过亚细胞定位来决定分生组织的流出方向,就是一类技术细节。”静香答道。
                                大雄和静香静静地听着出木杉的讲解,大雄时不时提出问题,像是“为什么用拟南芥来研究?”等等这类基础问题。…
                                “…目前,对叶原基形成和发育过程中对PIN1积累变化的调控机制还缺乏了解。”出木杉总结道。
                                “原来如此。”大雄和静香听得似懂非懂。
                                “你们到底懂了没有?”
                                “不懂的地方很多。”大雄和静香摇摇头。
                                “因此,对于大雄的问题,我是没有能力解答的。”出木杉苦笑说。
                                “你们一定渴了吧,我去倒杯水来给你们喝,顺便讨论一下。”出木杉笑道。
                                “谢谢了……”大雄和静香一起说道。
                                出木杉很快拿来了水,继续和他们两个一起讨论。
                                “那么,针对这一问题,其他方向的研究进展是什么?”静香问道。
                                “除了生长素外,细胞分裂素也参与调控叶序的发育。编码细胞分裂素诱导反应类型A调节因子基因缺失突变体(ABPH1)的叶序由二分对生叶序变为交互对生叶序。然而,ABPH1突变体中PIN1的表达低于野生型,……”出木杉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
                                “……就是说,ABPH1是PIN1表达的正调控子?”大雄问道。
                                “嗯,对啊,生长素信号和细胞分裂素信号共同调控叶序。ABPH1作为细胞分裂素信号的负调控子和生长素信号的正调控子起作用。”出木杉说道。
                                “……目前的问题是,1.对生长素信号的作用机制还缺少令人信服的结论,2.除了生长素外,对其他激素的研究较少。”
                                “谢谢你,出木杉,我明白了。”大雄说道。
                                “哈哈,不用客气,都是应该的,说不定我也要请大雄帮忙呢。”出木杉笑着说。
                                大雄和静香在出木杉家继续说了会话,聊到了漫画。
                                “噢,你说《哆啦A梦》,那是我的科学普及启蒙的读物。”出木杉说,他从书架上拿出了《哆啦A梦》的其中一册,“比如说,就火山的形成、地质的变化以及化石的形成,作者都做了生动而细致的描述;还有就是对小孩的朦胧的情感,主人公对于女主角的喜欢,都是这部漫画的一个亮点……”
                                “那么,在这部漫画里,为什么他们的名字和我们的名字一样呢?”大雄问道。
                                “对于这一点,我比较喜欢的是作者的看法。”出木杉说道。
                                “‘大雄是我小时候的一个缩影,漫画的作用就是夸大、夸张’。”
                                “哈哈,我就说吧,肯定是巧合啦。”大雄笑着说。
                                “不,不对,你们都不觉得太奇怪了点吗?为什么连配角,比如说出木杉英才,比如说刚田技子,都和现实一模一样?”
                                “‘我想对于这一点,大家肯定觉得很奇怪,配角的主要作用是丰富剧情。我在《小学四年生》引入了一个叫出木杉英才的人物,他计入无所不能,但你们辉县,现实中哪有这号人物,这就是他是注定要成为配角的原因。就因为现实中没有这号人物……因此主角才会嫉妒他’。”
                                “原来如此……”
                                大雄和静香又和出木杉说了会话以后,就回到自己的家去了。


                                收起回复
                                16楼2018-01-04 03:17
                                  静香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1-04 08:12
                                    还是一脸懵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1-04 12:30
                                      感觉。。。。和端脑的输世界一样全特喵是假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1-04 18:44
                                        顶顶,有意思的同人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1-04 23:09
                                          “说起来,那张零分考卷是从哪里来的呀。”大雄看着那张零分考卷,上面的计算题都是错的。甚至都没有写名字,到底是谁的呢?我来帮他修改一下,变成正确的答案吧。大雄就立刻动起手来。这……大雄仔细地看着这张考卷,发现连最基本的分数运算都会搞错。
                                          大雄一脸懵逼了,随即他很生气的说:“这分明就是不认真嘛,连这么简单的题都会写错,我……”他意图把这张考卷扔掉,突然想想还是算了,还是找静香来判断吧。想着,他动起身来,连忙跑到了静香家。
                                          “不好意思,静香她正在洗澡。对了,你在静香的房间里等一会吧。”静香妈妈笑着说道。“那就打搅了。”大雄说着,就穿上拖鞋,到静香的房间去了。
                                          “话说这房间也没什么特别嘛,……为什么我会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呢?”大雄一想起自己的青梅竹马,随即摇摇头,“不行,今天我来到这,是想让她判断一下这张考卷。”于是他等了三十分钟,静香才来。“大雄你找我有什么事……?”静香一进门,就看到了大雄。“我这次想找你来是为了那张考卷。”大雄说着,把考卷拿出来。
                                          “这……这个人还真是,哈哈哈哈,连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会做错……,对了,上面没有写名字耶。”静香说道。“对了,大雄,难得来了,就看看漫画吧,顺便吃一下点心。”静香笑着说。
                                          “嗯,好啊。”大雄也同意。
                                          趁着静香去楼下拿点心的时候,大雄就翻来覆去看那张考卷,话说这张考卷的字迹很像我耶。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模仿我的字迹,真是莫名其妙的考卷,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题都会做错?
                                          大雄看着那张考卷,感慨道。
                                          “点心来了。”静香来了,她看到大雄正在看着那张考卷。
                                          “噢,你来了正好。”大雄想看看点心是什么,“是栗子馒头和日本茶。”
                                          “怎么了,你不爱吃吗?”
                                          “不不不,非常爱吃。”大雄就一边吃着栗子馒头,一边看这张零分考卷。
                                          “对了大雄,这张考卷是谁的啊?”静香很莫名其妙。
                                          “就是说我也不知道啊。”
                                          “话说这张考卷的字迹很像你耶。”“那么,是谁在模仿我的字迹呢?”大雄问道。
                                          静香拿起考卷,仔细端详着,她皱起眉头,说道:“说起来,我在梦中也看到过,有一个小学生——当然我也是小学生,他经常考零分,被老师训斥,而且我还鼓励他努力一点,——当时我还跟他说了一些‘很棒’什么的,他就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是吗?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分手’之类的很可笑的话?”大雄说道。
                                          “嗯……这个我也只能想起一点点,好像就是他被老师骂了一顿以后,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尽管他是个小学生,我很担心他,就跑到他的家里,大概是他拜托了哆啦A梦,我去他家里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一种不祥的气息。”静香回忆道。
                                          “后来怎么样了?”大雄好奇地问道。
                                          “后来嘛,我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把他救了回来。真是,自己考试考零分也不要那么极端呀。”
                                          “真的是很极端。”大雄深表赞同。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很愚蠢的话呢?”大雄问道。
                                          “有很多,比如说什么变出一只天马,——虽然有竹蜻蜓,哈哈哈哈。说实话,我是一点也不想骑看上去这么蠢的天马的。他非要让我骑,我也就只好骑了——毕竟他为我付出了很多。”静香笑道。
                                          “有一天,看到我和出木杉在排练话剧的时候,我知道他这样的想法,毕竟我也不是那种迟钝的女孩子。那时候他呀,唉,真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明才好。”
                                          “他怎么了?”
                                          “又吃醋了。哈哈哈。”
                                          “什么,我的天哪,跟出木杉排练话剧也要吃醋,——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呀。”大雄无语了,这么小的小孩竟然懂得爱情——小屁孩懂什么爱情,无非就是一些占有欲嘛!
                                          “其实当时我演的是公主,而出木杉演的是王子,于是被他看到牵手了,那时候的他,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明才好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什么‘不甘心’、‘好羡慕’之类的,其实我都明白,然后出木杉就解释道,是在排练话剧。于是他就很羞耻地走了。”
                                          “哈哈,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人啊?”大雄笑道。
                                          “毕竟无条件付出的,可就是这样的单纯而又美好的爱啊。其实他也明白了爱的真谛。于是呢,我就在梦境中醒来了,眼泪哭湿了枕头。”静香感慨道。
                                          “也许,我需要向他学习了。”
                                          “是吗?那么我的话,你愿不愿意呢?”
                                          “你很美。”
                                          “是吗?那么你喜不喜欢我呢?”
                                          “呃,这个我想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也感到很无语。你比他还要没用,他至少还会主动争取爱情。”静香生气地说道。
                                          “其实我在想,要不要再出几道题为难一下出木杉呢?”大雄问道。
                                          “出木杉君?为什么话题突然跳到了出木杉君身上了?”静香惊讶道。
                                          随后大雄把小夫的计划告诉了静香。
                                          “噢,原来如此,这很有意思。”
                                          “我们去提几个问题吧?”大雄笑嘻嘻地说。
                                          “嗯,好。”
                                          “这次我想提的是两个数学问题。”
                                          “什么问题?”
                                          “局部上同调模的相伴素理想的有限性问题。”大雄说道。
                                          “什么什么?”静香一脸问号。
                                          “局部上同调模的相伴素理想的有限性问题。”大雄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噢,明白了,这是代数学上的问题对吧?”静香释然,她继续说,“假设R是一个有单位元的交换Noether环,设M是一个R模,如果存在M的一个元素m使得m的零化子Ann_R(m)就是p,则p就是M的一个相伴素理想。……当M是有限生成的R模时,M只有有限多个相伴素理想。但对不是有限生成的R模,这结论不一定成立。
                                          “局部上同调模,指的是‘假设R是一个局部环,I是R的一个理想,M是有限生成的R模,M关于I的第i个局部上同调模
                                          有几种等价定义方式,其中的一个是
                                          ’,那么,对于这样的问题,出木杉他会看懂吗?”静香用笔在本子一边写,一边说。


                                          回复
                                          21楼2018-01-05 15:48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8-01-05 15:56
                                              下一部分得等晚上发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1-05 16:05
                                                坐等楼主下一次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1-05 16:06
                                                  喜欢看推理剧的我居然看到这篇文感到迷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1-05 18:40
                                                    楼主,你确定是初中生?为什么不设定成高中啊,感觉那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1-05 21:10
                                                      她很是好奇,出木杉到底懂的有多少啊。“嗯,对的,局部上同调模和代数几何中的上同调模有密切的关系,在交换代数中起着重要作用。……然而,作为R模局部上同调模一般不是有限生成的。”
                                                      “话说还有一个数学问题呢?”静香说。
                                                      “连续统势确定问题,这个也是数学上的一个重要问题。”
                                                      “连续统势确定问题?也就是说,实数集合到底含有多少个实数?”
                                                      “对,没错。”大雄说道。“对于无穷集合来讲,两个集合等势的充要条件是它们之间存在一个一一对应或双射。你也知道,自然数可以被用来作为有限集合所含元素的多少的一种度量,两个有限集合等势的充要条件是它们含有相同个数的元素。因此,每个有限集合的势都唯一地由一个自然数来确定。无限集合的势也都唯一地由一个基数
                                                      来确定(假设选择公理)。最小的无穷基数是,它代表着全体自然数所组成的集合的势。……一般来说,紧接着基数之后是。”
                                                      “于是呢?”静香好奇地问道。
                                                      “我要问的就是到底哪一个才是连续统的势?”
                                                      “嗯……。我知道一件事情,康托尔猜想,连续统的势是第一个不可数的基数。”
                                                      “噢,那么有人证明或者否定了吗?”大雄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去问问出木杉吧,他肯定知道后续所发生的事情。”大雄说。
                                                      “那好吧。”静香说道。
                                                      在空地一边,“你说大雄他会不会出几道题为难一下出木杉呢?”小夫对胖虎说,他投了个球。
                                                      “这我就不知道了。”胖虎把球接住,恰好他看到了大雄,就想趁机恶作剧一下。
                                                      胖虎说:“喂,大雄,球要扔给你了哦。”
                                                      “好,来吧。”大雄说。
                                                      他跳得高高的,把胖虎扔过来的球接住了。胖虎一愣,没想到这小子的运动神经挺不错的啊,为什么我邀他去打棒球他都说“不好意思,我不会打”呢,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其实我只是恰好接住而已。”看到静香那崇拜的眼神,大雄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得有多么好的跳跃能力。”小夫也说了句话。
                                                      “可是,……我们赶时间,我还要出个难题给出木杉呢。”大雄说。“出道什么题?”胖虎小夫一起说道。
                                                      “嗯,就是这两道。”大雄翻开静香的笔记本。
                                                      “嗯……什么什么,局部上同调模的相伴素理想的有限性问题,以及连续统势确定问题?”小夫说道。
                                                      “对于第一个问题的进展,我知道一点。”小夫说道。
                                                      “是什么?”大雄一脸好奇的问道。
                                                      “我听补习班的老师说起过,著名的代数学家C.Huneke提出了有关局部上同调模的一系列问题,他猜测‘尽管局部上同调模不一定是有限生成的,但其相伴素理想一定是有限个’……当R是包含域的正则局部环时,C.Heneke,R.Y.Sharp和G.Lyubeznik证明这个猜想是对的……而随之产生的结论是,Brodmann和Lashgari证明了对
                                                      ,…,从左向右看,第一个不是有限生成的局部上同调模只有有限多个相伴素理想。”小夫用树枝画着。
                                                      大雄一边做笔记,一边想小夫真的好厉害,连这么高深的数学问题进展他都知道。
                                                      不一会儿,他就做完了笔记。
                                                      “对于第二个问题,我就一点都不知道了。”小夫无奈地说着。
                                                      “那么,既然如此我们就赶快前往出木杉家吧。”大雄对静香说道。
                                                      回头看了看胖虎和小夫,胖虎表示他还要打棒球,小夫也是。
                                                      不过,胖虎还在想,原来大雄的运动神经并不差,真是,漫画害死人。把漫画当现实的我,实在是再愚蠢不过了。
                                                      “那么,这次要问什么呢?”出木杉好奇道,他倒了三杯水,一杯给大雄,一杯给静香。
                                                      “是这样的,我今天是来请教两个数学问题的。”随即,大雄就把笔记递给出木杉,出木杉接过笔记仔细端详着。
                                                      “噢,是这样啊。”出木杉很兴奋,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
                                                      “哎,出木杉你说慢点,笔记都来不及记了。”大雄说道。“哈哈哈,不好意思。”出木杉高兴地说道。
                                                      “……在Katzman给出了该猜想的一个反例后,尽管如此,人们对局部上同调模的研究热情未减。一方面,因为局部上同调模的许多(很好的)性质成立都和相伴素理想的有限性有关;另一方面,放大来说,在什么环上,这个猜想成立?……”记了一本厚厚的笔记,在出木杉说了很多这个那个性质以后,还对第二个问题的研究进展也做了点概述。
                                                      “嗯,我说完了,大雄你有没有听懂啊?”出木杉说。
                                                      “哇,这么厚的笔记,我有说那么多吗?”出木杉表示不解。
                                                      “画了很多交换图,箭图,也是很厉害啊。”静香感叹道。
                                                      “是啊,这个问题果然很复杂。”其实大雄马上就快睡着了,已经是晚上了。“
                                                      那么,就请你多多照顾大雄咯。”出木杉对静香说。“
                                                      嗯,好。”静香微微笑。
                                                      “大雄,大雄,快点醒来。”“
                                                      嗯……我在做什么?静香?!”大雄惊讶道。
                                                      “对出木杉的讲解,你肯定有很多收获吧?”静香笑着说。
                                                      “嗯,是啊。出木杉真的很厉害。”大雄说道。
                                                      “我还故意伤害你,真是对不起啊。”
                                                      “我还故意为难出木杉,问了很多刁钻的问题。”
                                                      “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大雄,其实你根本没什么好自责的,出木杉也很高兴你能问他很多问题……”
                                                      “可是……”大雄肩膀抽搐着。
                                                      “你还要忍受到什么时候呢?”静香温柔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其实我说不喜欢你都是骗你的,我其实非常非常喜欢你啊。”大雄脸上有了很多眼泪,只是在不停地说着“道歉”的话。
                                                      静香微微笑,她的眼泪掉下来,但她并没有哭。


                                                      收起回复
                                                      27楼2018-01-05 22:40
                                                        最后一段,静香要干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1-05 22:52
                                                          “在漫画里,人们会采用比较夸张的描述,来对一个人进行性格的描述。这个我在前几天已经讲过,而因为在漫画的世界里……”听着老师的讲课,大雄的头脑变得昏昏欲睡,想着昨天的事情,他脸变得燥热起来,没想到静香会……变成这个样子。大雄偷偷地看静香,静香慌慌忙忙地坐好。看起来他们两个还不习惯做这样的事情,(当然不习惯了)。“随着漫画的发展,人们产生了很多流派……”不行不行,要专心听课,不要想昨天那档子事。
                                                          “哈……”好无聊的课程,无非就是照本宣科地讲一些课本上都写着的东西,照这么讲,我还不如去看课本。——虽然我是不会看的,只要看书看三十分钟,我就会昏昏欲睡。照这么说,还不如看《好奇百科系列》,既寓教于乐,有趣,把枯燥的知识变得活灵活现起来。大雄想着好奇百科系列的内容、问题,果然很有意思。比如“纳米尺度场发射的理论问题”、“CMOS工艺特征尺寸的极限是什么?”等等这些都很有意思。
                                                          “野比、野比!!!”听到老师的喊声,大雄顿时摸不着东西南北。“你给我说一下,什么是漫画的‘夸张’?”老师质问道。“哎,唉,呃,欸?”大雄满脸的问号。“哈哈哈哈,老师,大雄人在这里,但是他的神志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小夫笑着说道。“哎,好吧,大雄你坐下。”老师无奈的说。“那就换个人回答吧。”老师点到出木杉的名字。“出木杉同学,你来回答一下。”
                                                          “嗯,好的。漫画为了表现人物的情绪、神态、动作,通常都会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夸张。但究竟什么是夸张呢?我们知道,文学上有一种描写手法,也叫做夸张(Hyperbole),为了表达效果的需要,对事物的形象、特征、作用、程度等方面进行刻意地夸大、缩小,这种表达方式被认为是合理的,把文学上的‘夸张’转到漫画中的创作手法当中去,自然就有了比文字还要好的效果。……而对漫画的创作手法进行改革的人物,当属手冢治虫,……”出木杉滔滔不绝地讲漫画的描述手法、漫画界的人物。
                                                          “好了好了……”老师挥挥手让出木杉停下,“总之,漫画的夸张是一门很重要的学问,而如何对这门精湛的创作手法进行发扬光大,则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大雄听着课,对于漫画,他是很感兴趣的,特别是,学校竟然把漫画的欣赏及其创作作为必修课——真是让人感到服气,最起码也应该把这门课改成选修啊,等修够了学分,我就有了一定的鉴赏能力。大雄对于上课,还是表现出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谁叫他天生不爱学习呢?
                                                          耳边响起了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夹子》,看来是下课铃声,真是够了这所学校,美名其曰“为了学生的艺术修养,我们给下课铃声配上了古典音乐”,****的,还不是为了升学率?大雄愤愤不平地想着。“***,这漫画理论还真难,我都快被搞晕了。”小夫说道。“嗯嗯嗯,对啊。”大雄也随声附和着,——其实他根本没想什么漫画理论。只是静香,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看来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被弄得太痛了吗?大雄愧疚地想着。他又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了。不不不,应该说是静香主动的,而我只是经不住诱惑而已……。但还是做了那种事情,唉,我也真是……忒急了点,但男女朋友就是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再说现在的日本,对于性观念的开放令人吃惊。大雄想到。既然静香诱惑我,我也要保持冷静,才是个好男人啊。大雄用手敲着头。
                                                          “大雄,大雄,你有在听吗?”小夫奇怪地看着大雄,问道。
                                                          “哎,哎,我当然有在听。”大雄扶着头,惊道。
                                                          “那么我说了什么?”小夫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嗯,你大概是讲了藤子·F·不二雄,尾田荣一郎、高桥留美子、鸟山明之类的吧。”大雄说道。
                                                          “噢,都答对了,了不起了不起。”小夫鼓掌道。随即小夫看到静香一瘸一拐的样子,就关心地问道,“静香,你怎么了?”
                                                          “哎,没什么。”静香看着大雄,幽怨地说:“大雄在昨天啊……”
                                                          “哎哎哎,静香,求求你别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不然我们都会被退学的。”大雄慌忙捂住静香的嘴。
                                                          小夫看着这两人,一脸懵逼地说道:“昨天……你们两个发生什么事了?”
                                                          “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对了,还是聊上课的内容吧,毕竟也能做好预习工作。”大雄打着哈哈,慌忙说道。静香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也有错,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嘛。大雄想到这一点,愧疚地看着静香。静香受到了大雄的视线,扬起嘴巴。
                                                          “话说这学校也真够奇葩的。”小夫转而吐槽起学校的教育来。“数学课程偏难,什么丢番图几何、微分方程的定性理论,还要我们读望月新一证明ABC猜想的论文,虽然这些都是基础……大雄,你想的问题,是很老套的问题,虽然这些也都很难,但是科学家们不关注这些……。”大雄随声附和着,“对对,你说得都对。”虽然在心里已经把小夫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精光,但脸上还是要陪着笑容。
                                                          又是柴可夫斯基的曲子,这次是什么呢,哦对了,是《小天鹅之舞》,看来是要上课了。大雄、静香、小夫急急忙忙赶回了教室。
                                                          “话说啊,大雄,你可要好好珍惜我哦。”在赶回教室的途中,静香微笑着说道。
                                                          “好好好,但我们先回教室再说。”大雄无奈地说道。
                                                          真是快累死了,毕竟是二十千米的走廊。大雄跑着步想道。
                                                          三分钟后,“到、到了。”大雄气喘吁吁地说道,他看了眼身后,静香和小夫像平常那样,“你啊,就是平时缺乏运动。”静香责怪道,“好吧。”大雄无奈地说。"“要记住,每天跑一百千米。”小夫也说道。“不要朝三暮四,这是学校给我们最低程度的要求。”静香也说道。
                                                          “可是我懒得跑。”大雄说。
                                                          “你们几个在那里嘀嘀咕咕地说什么?!”老师说道。
                                                          “呃,抱歉。”小夫站起身来,鞠躬。
                                                          “坐下吧。”老师示意小夫坐下。
                                                          “那么……我们刚才讨论了阿贝尔群上的隐子群问题,现在来讨论非阿贝尔群上的隐子群问题。我们先回顾一下隐子群问题的表述是什么……已知黑盒函数f:G→X将群G映射到集合X,并且满足:存在群G的某个子群K≤G,使得任给g,h∈G,f(g)=f(h)当且仅当f+K=g+K,就是说,函数f在K的任意个陪集的值都相同,而在K上的不同陪集上的值不同。问题的要求是设计出一个有效的,这里有效的是指多项式时间,量子算法来确定子群K……所谓的黑盒函数是指我们唯一可以访问函数f的方式来选取群元素g∈G,除此之外,我们不可以进行其他操作……,当G是阿贝尔群时,称其为阿贝尔群上的隐子群问题。许多著名的问题,比如大数分解问题,对了,野比同学,你来说说大数分解问题说的是什么吧。”
                                                          “嗯,我想想,大数分解问题指的是‘输入:正整数N;输出:N的素因子分解:N=

                                                          ’。当然大整数分解问题可以规约到如下几种问题,1.求阶问题,2.图同构问题,3.图自同构问题,4.带前提的问题。”
                                                          “很好,野比同学请坐下。”老师说着,“容易想到,G为非阿贝尔群时,我们称这问题为非阿贝尔群上的隐子群问题。一个最重要的例子就是野比同学刚才指出的图的自同构问题,至今未给出任何多项式时间的量子算法。而对于图的自同构问题,一般来说其形式是这样的……”老师飞快地讲解着。
                                                          “好了,这次我们就像讲到这里,同学们下节课再见。”
                                                          下课铃声也是一首古典音乐,叫做那什么《斗牛士进行曲》,这曲式风格也真不愧是巴洛克时期的音乐……大雄想着。“真是的,大雄,你昨天把我弄得好痛。”静香笑嘻嘻地说着,看她的样子已经恢复了。“明明是你自己要……唉,还是不说了,一个巴掌拍不响。”大雄头痛地说。
                                                          “那就一直错下去吧。”静香小声地说。“你……刚才说什么了。”大雄顿时感到一阵恶寒,说道。“没什么,对了,放学后,我们去哪里约会吧。”静香说道。“嗯……这个嘛,去哪里好呢?”“快点想嘛。”“我也不知道啊,你知道我又不是个浪漫的人。”“唉,真拿你没办法,来,跟我走吧。”“好好好……。”


                                                          收起回复
                                                          29楼2018-01-06 02:57
                                                            我去,上篇我都没发现他们俩发生了那个,难道是楼主写的太隐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1-06 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