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收藏馆吧 关注:102贴子:1,830
  • 3回复贴,共1

【还珠】原著 第一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乾隆年间,北京。   紫薇带着丫头金琐,来到北京已经快一个月了。   几乎每天每天,她们两个都会来到紫禁城前面,呆呆的凝视着那巍峨的皇宫。那高高的红墙,那紧闭的宫门,那禁卫森严的大门,那栉比鳞次的屋脊,那望不到底的深宫大院……把她们两个牢牢的,远远的隔开在官门之外。皇宫,那是一个禁地,那是一个神圣的地方,那是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紫薇站在宫外,知道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无法进去。更产用说,她想要见的那个人了!   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可是,她已经在母亲临终时,郑重的答应过她了!她已经结束了济南那个家,孤注一掷的来到北京了!但是,一切一切,仍然象母亲经常唱的那首歌: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   盼过昨宵,又盼今朝,盼来盼去魂也消。”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   紫薇这年才十八岁,如此年轻,使她的思想观念,都仍然天真。从小在母亲严密的保护和教育下长大,使她根本没有一点儿涉世的经验。丫头金琐,比她还小一岁,虽然忠心耿耿,也拿不出丝毫主张。紫薇的许多知识,是顾师傅教的,是从书本中学习来的。自从发现有一个衙门叫作“太常寺”,专门主管对“礼部典制”的权责,她就认定只有透过“太常寺”,才能见到想见的人。于是,三番两次,她带着金琐去太常寺门口报到。奇怪的是,那个太常寺的主管梁大人,几乎恨本不上衙门。她求见了许多次,就是见不到。   这天,听说梁大人的官轿,会经过银锭侨,她下了决心,要拦轿子!   街道熙来攘往,十分热闹。   紫薇带着金琐,站在路边张望。她的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长长的包袱。包袱里面,是她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两样东西。这两样东西,曾经把大明湖边的一个女于,变成终身的俘虏。   紫薇,带着一份难以压抑的哀愁,看着那行人来往穿梭的街道。心里模糊的想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和方向,只有她,却这么无助!   行人们走去走来,都会不自禁的深深看紫薇一眼。紫薇,她是相当美丽的。尽管打扮得很朴素,穿着素净的白衣白裙,脸上脂粉不施,头上,也没有钗环首饰。但是,那弯弯的眉毛,明亮的眼睛,和那吹弹得破的皮肤,那略带忧愁的双眸,在在都显示着她的高贵,和她那不凡的气质。再加上紧跟着她的金琐,也是明眸皓齿,亮丽可人。这对俏丽的主仆,杂在匆忙的人群中,依然十分醒目。   街道虽然热闹,却非常安详。   忽然间,这份热闹和安详被打破了。   一阵马蹄杂沓,马路上出现了一队马队,后面紧跟着手拿“肃静”“回避”字样的宫兵。再后而是梁大人的官轿,再后面是两排整齐的卫队,用划一的步伐,紧追着轿子。一行人威风凛凛,嚣张的前进着。   马队赶着群众,官兵吆喝着。   “让开!让开!别挡着梁大人的路!…紫薇神情一振,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她匆匆的对金琐喊:   “金琐!我得把握机会!我出去拦轿子,你在这儿等我!”   紫薇一面说,一面从人群中飞奔而出。金琐急忙跟着冲出去。   “我跟你一起去!”   紫薇和金琐,就不顾那些官兵队伍,直奔到马路正中,切断了官兵的行进,拦住轿子,双双跪下。紫薇手中,高举着那个长形的包袱。   “梁大人!小女子有重要的事要禀告大人,请大人下轿,安排时间,让小女子陈情……梁大人……梁大人…”轿子受阻,被迫停下,官兵恶狠狠的一拥而上。   “什么人?居然敢拦梁大人的轿。”   “把她拖下去!…“滚开!滚开!有什么事,上衙门里说……”   官兵们七嘴八舌,对两个姑娘怒骂不已。   金琐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我们已经去过衙门好多次了,你们那个太常寺根本就不办公,梁大人从早到晚不上衙门,我们到哪里去找人?”   一个官兵怒吼着说:   “我们梁大人明天要娶儿媳妇,忙得不得了,这一个月都不上衙门。”   紫薇一听,梁大人一个月都不上衙门,就沉不住气了,对着轿子情急的大喊:   “梁人人!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拦住轿子,实在足求助无门,才会如此冒犯,请梁大人抽出一点时间,听我禀告,看看我手里的东西………   官兵们早已七手八脚的拉住紫薇和金琐,不由分说的往路边惟去。   “难道梁大人,只管自己儿子的婚事,不管百姓的死活吗?”紫薇伸长脖子喊。   “呼啦”一声,轿帘一掀,梁大人伸了一个头出来。   “那儿跑来的刁民,居然敢拦住本官的轿子,还口出狂言,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紫薇见梁大人露面,就拼命挣扎着往回跑。   “大人!听了我的故事,你一定不会后悔的……请你给我一点点时间,只要一点点就好………   “谁有时间听你讲故事?闲得无聊吗?”梁大人回头对官兵吼着:“另耽搁了!快打轿回府!”   梁大人退回轿子中,轿子迅速的抬了起来,大队队伍,立刻高喊着“回避…肃静”向前继续前进。   紫薇和金琐被官兵一推,双双摔跌在路旁。   围观群众,急忙扶起二人。一个老者,摇头叹气的说:   “有什么冤情,拦轿于是没有用的,还是要找人引见才行。”   紫薇被摔得头昏脑胀,包袱也脱手飞去。金琐眼明手快,奔过去捡起包袱,扑掉灰尘,拿过来,帮紫薇紧紧的系在背上,一面气冲冲的说:   “这个梁大人是怎么回事?他儿子明天娶媳妇,就可以一个月不上衙门,我们要怎么样才能见着他呢?小姐,我们的盘缠已经快用完了,这样耗下去,要怎么办啊?我看这个梁大人凶巴巴的,不大可靠,我们是不是另外找个大人来帮帮忙比较好“路边那个老音,又摇头叹气:   “大下的‘大人”都一个样,难啊!难啊!”   紫薇看着那消失的卫队和轿子,摸摸自己背上的包袱,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片刻之后,她整整衣服,振作了一下,坚决的说:   “不要灰心,金琐。我一定可以想办法来见这个梁大人的!见不着,再想别的门路!”说着,她忽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他家明天要办喜事,总不能把贺客往门外赶吧?是不是?”   “小姐,你是说………”   “准备一份贺礼,我们明天去梁府道贺!…紫薇并不知道,她这一个决定,就决定了她的命运。因为,她会在这个婚礼上,认识另一个女子,她的名字叫作小燕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05 21:14
    小燕子是北京城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小人物。今年也是十八岁。   在紫薇拦轿子的这天晚上,小燕子穿着一身“夜行衣”,翻进一家人家的围墙。这家人第二天就要嫁女儿,正是要嫁进梁府。用小燕子的语言,她是去“走动走动”,看看有什么东西“可拿”!新娘子嫁妆一定不少,又是嫁给梁府,不拿白不拿!她翻进围墙,开始一个一个窗子去张望。   她到了新娘子的窗外,听到一阵鸣鸣咽咽的饮泣声。舔破了窗纸,她向里面张望,不看还好,一,看大惊失色,原来新娘子正爬在一张凳子上,脖子伸进了一个白绞圈圈,踢翻了椅子在上吊!她忘了会暴露行藏,也忘了自己的目的,想也没想,就一推窗子,穿窗而入,嘴里大叫:   “不好了!新娘子上吊了!”   梁府的婚礼非常热闹。   那天,紫薇穿了男装,化装成一个书生的样子,金琐是小厮。自从去年十月离开济南,她信一路上都是这样打扮的。虽然,她们自己也明白,两个人实在不大像男人,但是,除了女扮男装,也不知道该怎什办才好,女装未免太引人注目了。好在,一路上也没出什么状况,居然就这样走到了北京。   婚礼真是盛大非凡。她们两个,顺利的跟着成群的贺客们,进了梁府的大门。   吹吹打打,鼓乐喧天。,新娘子被一顶华丽的大轿子抬进门。   紫薇忍耐着,好不容易,等到新娘凤冠霞帔的进了门,三跪九叩的拜过天地,扶进洞房去了。梁大人这才从“高堂”的位子走下来,和他那个趾高气昂的儿子,眉开眼笑的应酬着宾客。紫薇心想,这个机会不能再放过了,就混在人群中,走向梁大人。   “梁大人……”紫薇扯了扯梁大人的衣袖。   “你是?……”梁大人莫名其妙的看看紫薇。   紫薇有所顾忌的看看闹哄哄的四周。   “我姓夏,名叫紫薇。有点事想麻烦梁大人。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借一步说话?为什么”这时,梁大人的儿子兴匆匆的引着一名老者过来,将紫薇硬给挤了开去。   “爹,赵大人来了!”   梁大人惊喜,忙不迭迎上前去。   紫薇不死心的跟在梁大人身后,亦步亦趋。心里实在很急,说话也就不太客气:   “梁大人,该上衙门当差你不去,到你家里跟你说句话也这么困难,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百姓的感觉吗?”   梁大人看着这个细皮自肉,粉妆玉琢的美少年,有些惊愕。   “你是那家的姑娘,打扮成这个模样?去去去,你至外面玩去!亲戚们的姑娘都在花厅里,你去找她们,别追在我后面,你没看到我在忙吗?”   “昨大才见过,你就不记得了吗?拦轿子的就是我,夏紫薇!”   “什么?你混进来要做什么……”梁大人大惊,这才真的注意起紫薇来。。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突发的状况,惊动了所有的宾客。   一个红色的影子,像箭一般直射而来,闯进大厅。大家一看,不禁惊叫,原来狂奔而来的竟是新娘子!她的风冠已经卸下了,脸上居然是清清爽爽,脂粉不施,她的背上,背着一个庞大的、用喜樟包着的包袱。在她的身后,成群的喜娘、丫头、家丁追着她跑,喜娘正尖声狂叫着:   “拦着她!她不是新娘子!她是一个女飞贼呀那个“女飞贼”正是小燕子。她横冲直撞,一下子就冲了过来,竟然把梁人人撞倒在地。所有的宾客都惊呼出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07 19:11
      紫薇和金琐也看得呆了。这个局面实在太可笑了。新娘子穿着一身红,背着红色大包袱,在大厅里跳来跳去,一群人追在后面,就是接近不到。   她,看来,她还有一些身手。   梁大人从地上爬起来,被撞得七荤八素。   “这是怎么回事?”   喜娘气极败坏的跑着,追着小燕子喊:   “新娘子不见了呀!她不是程家小姐,是个小偷……快把她抓起来呀!”   满屋子的客人发出各种惊叹的声音。   “什么”、新娘广被掉包了?岂有此理!”梁大人大叫:“新娘子到那里去了?”’“不知道呀,我刚才进房里的时候,看到这丫头穿着新娘的衣裳在偷东西!她把整个新房都掏空了,全背在背上呢!”喜娘喊着。   “来人呀!”梁大人怒吼着:“快把她给我抓起来!”   一大群家丁,冲进房里来抓人。   小燕子在大厅里碰碰撞撞,一时之间,竟脱身不得。身上的大包袱,不是撞到人,就是撞到家具,所到之处,桌翻椅倒,杯杯盘盘,全部跌碎,落了一地。宾客们被撞得东倒西歪,大呼小叫,场面混乱已极。当家丁们冲进来之后,房间里更挤了。小燕子忙拿起桌上的茶杯糖果为武器,乒乒乓乓的向家丁门掷过去。嘴里大喊着:   “你们别过来啊!过来我不客气了!看招!”   梁大人又羞又怒,气得跺脚。   “新娘子一定被她藏起来了!快抓住她!仔细审问!”   家丁大声应着,奋勇上前,和小燕子追追打打。   不料,这个“女飞贼”还有一点武功,身手敏捷,背着个包袱,还能挥拳踢腿,把那些家丁打得唏哩哗啦,跌的跌,倒的倒。可惜背上的包袱太大,东撞西撞,施展不开。她忽而跳上桌。忽而跳下地,把整个喜气洋洋的大厅,打得落花流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08 19:33
        紫薇和金琐看得目瞪口呆,对这个“女飞贼”折服不已。金琐忍不住对紫薇低语:   “哈!这个女飞贼,帮我们报了拦轿子的仇了!   这就叫………   “恶人偏有恶人磨!”紫薇笑了。心想,这个女飞贼,还不一定是“恶人”呢!   小燕子几次想冲到窗前,都破背上的包袱报阻。家丁却越来越多。她四下一看,见情势不妙,当机立断,飞快的卸下包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08 1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