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伊吧 关注:42,343贴子:241,407
  • 5回复贴,共1

【原创】《意大利面》(异色独伊日常第二弹/依旧爱茨第一视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依旧是看起来很像自戏但其实并不是的第一人称视角文。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无图不镇,二楼放文,见者有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07 18:17
    被一阵锅碗瓢盆互击声从梦中强行唤起,我撑开眼皮。几缕晨光落在窗边,聊胜于无。
    “老天,没有意粉了。”
    卢西安诺从厨房门里探出上半身,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悲戚,好像在宣布谁的死讯。但实际上,他只是在说「厨房的某种食材已经告罄」,一件花上十几分钟出门遛一圈就能解决的事儿。
    说真的,如果你不要一边一边在手指间飞快地玩转你的刀子,可能会显得足够严肃。
    ——而且刀刃上还有血滴下来。
    ——不要误会,把自己给割伤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在卢西安诺·瓦尔加斯身上的。
    基于他刚刚的话,我可以认为他正打算煮一点意大利面;至于为什么同时他还手持一把(或者几把)带着(并不是他的)血迹的匕首…
    打住,我不想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见我没有什么反应,他略微不爽地发出一记“啧”,听上去舌尖都要出血了。接着响起一串脚步声——他在室内应该是穿着拖鞋的,但行动仍然轻捷无比,跟钢琴在演奏高速琶音时跳跃的黑白键似的。
    枕边一陷,随即一只心怀不轨的手顺着我的肩膀向下滑去……带着对于冬日来说非常令人恼怒的凉意。
    “卢西安诺!”
    不得不承认那一瞬间我确实有了「还是给他一枪吧」的念头。

    这么一打岔,卢恰终于成功地使我困意全消。
    我坐起身来,把外套从床头柜上扯过来胡乱披着,上面残留着的烟味让我多少舒坦了点。
    从这个角度,恰好可以从房门到走廊的夹角里觑到,卢西安诺正在玄关的鞋柜前面猫着挑选出门的鞋子,绷紧的衣服勾勒出他流畅秀气而不失矫健的背部线条。
    当然,是背对着我这边的:几分钟前,我毫不留情地拒绝了陪他去超市买意粉的提议。他大可以从他的常色(那个并不讨厌的小**)那里取些现成的;不过,更直接的原因是,最近他越来越无所畏惧了——就在刚才他用「他那冰凉的小手」把我难得的休息日给毁于一旦。
    你知道,困倦被寒冷强行驱散的感觉,就像被掐着喉咙按进一桶冰水那样“迷人”。
    可这会,他表现得却仿佛是自己受了委屈一般。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看见他的胳膊肘赌气地动来动去,脑袋左边那根头发也随着在空气中一勾一勾。光看背影,这个时候倒是有点儿可爱…如果他没有同时在以怨气冲天的语调碎碎念些什么的话。
    “…妈的颜色太不和谐了……”
    听上去似乎非常苦恼的样子。看在上帝或者别的什么的份儿上,说真的,你只是出门买意粉,不是走T台。
    他把柜中鞋子一双一双拖出来比划了又比划。我甚至瞥见了一双魔力贴球鞋,与其他花样繁多的皮鞋皮靴根本是两个世界的存在,天晓得他是什么时候搞到手的——反正我是根本想象不了,「卢西安诺」穿上一双魔力贴球鞋是个什么模样。光是说一遍这句话我就产生了生理不适。
    掀开被子适应了一下凉意,我缓步行至房门口。大约是听到了这边动静,他动作顿了顿,以一种十分故意的迟缓速度直起腰,把脸转了一半过来,眼角不加掩饰地放射出「你来干什么继续躺着啊」的鄙视光线。
    我抱着胳膊斜靠在门框上跟他对视着。
    气氛一时陷入凝滞。
    僵持须臾,他意义不明地嗤笑了一声,回转去提出一双系带皮鞋,就势在玄关台阶上坐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直难以言表:可能是被烦躁的心情影响了手指的协调性,总而言之,他坐在那来来回回摆弄了接近三分钟,鞋带依旧顽固地耷拉在两边,拒绝相亲相爱。肉眼可见地,他变得愈加烦躁,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暴躁了。实际上我自己也不甚明白,为什么我就这么站在旁边看他绑鞋带看了三分钟。听起来很蠢,不是吗。
    我是说,不仅仅是行为意义上。它导致的结果也相当微妙——我们彼此间的空气简直僵成了固体,好像谁先动一动就会稀里哗啦碎成一地渣子。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07 18:26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咳嗽一声,试图找个话题。然而,说些什么好呢,嘲笑他终于被费里西安诺给传染了某种笨拙病毒,变得连鞋带都不会绑了吗?还是他一大早就颇有兴致地用一只皮鞋玩绑鞋带play?……

      当一只鞋子伴着破空声气势汹汹地朝我飞来时,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无意识中把上面那句给说出口了。万幸,还算机敏的反应让我一个急闪,与它险险错身而过。鞋头分量十足地撞在墙壁上,发出一记定音鼓般的击打音效。我不禁回头打量了下,却意外发觉惨遭抛尸的这只鞋子十分眼熟。
      “○○○○!”
      比我反应更快的是卢恰,他一只脚还踩在没系鞋带的鞋子里,就霍地窜了起来,同时喊出了一个大概是某个牌子的单词,平时总是存心撩人的声音此刻都挤得变了调,向前扁扁地割着像剃刀片。他这么一喊我也想起来了,那是上一次他熬了夜挤破头才抢到手的限量款。问我为什么也记得这么清楚?因为那天晚上他大爆手速下了单以后精神陡然放松,直接脸朝下扑在床上陷入了深度睡眠。
      我就在旁边目睹了全程。
      ——他的衣服还是我脱的。
      ——不然让他把自己闷死在枕头里吗。
      我回过头,就撞进一双熠熠生辉的深茜色眼眸,犹如两只正在工作的火焰喷射器;而在它们上面,那对按寻常标准来说稍嫌秀气的眉毛向上飞扬而起,正像一羽振翅的海鸥那般气势汹汹。他的嘴抿成一条直线,唇瓣的血色都因为压迫而褪去了,两侧的法令纹深不见底,愁云惨雾。总之,整副表情饱含着一触即炸的忿怒,以及明目张胆的谴责。
      格外令人愉快。

      “行了,行了,”我举起双手,向前踏出一步,“摆出这***看是没有用的。我现在答应和你一块出去,也是因为我需要出门了。”
      要谴责我没有原则吗?无所谓。我的烟刚好抽完了。
      将走廊边衣帽架上的帽子摘下,扬手丢了过去,随即被他一把接住。在身手敏捷方面,他总是显得特别有天赋。
      我将外套扣子逐个扣上。诚然,我并不喜欢穿得多么齐整严谨,但那也不代表我感受不到温度。一月份的空气对皮肤非常不友善,即使将外套扣至最上,依旧有森森凉意呢喃耳畔。忽然之间,一圈绒毛质感的纺织物包裹住了我的颈项。我下意识地抬起视线,再次撞进一对深茜色的眸子:只不过这次盈满了诡计得逞的狡黠笑意,哪里还有半分怒气?

      说实在的,不然我还是先揍他一顿吧。
      在关上门之前,我盯着那撮随着他的动作摇曳生姿的紫色帽穗这么想着。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07 18:2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16 16:21
          好可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20 22:41
            好可爱啊 老师真棒 真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2-10 1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