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write吧 关注:44,315贴子:2,634,788

【同人創作】Rewrite Kotarou (瑚太朗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樓度娘。


回复
1楼2018-01-10 02:16
    2020-09-21 12:09 广告


    "在森林一戰後的瑚太朗,除了失去超自然研究社之外,還失去了甚麼?"


    嘛,這個冷飯我居然過了一年才來炒一次。
    當時在看動畫以及破遊戲時就有想寫的念頭了,但是中間卻遇到了一些挫折。
    最近回想起來,看了看之前寫的,於是又刷新了一下設定,重新寫了一次。
    不過都還沒上傳,所以找不到的別難過。
    小鳥線、千早線、靜流線、露西亞線、朱音線以及Moon線、Terra線。
    這個故事可以說是夾雜在Moon線以及Terra線之間。
    不過我只能說到這了,再多就劇透了。


    (原本要放一樓的,結果一直吃我帖...)


    收起回复
    2楼2018-01-10 02:17
      00 一切的開端


        「……這裡是?」瑚太朗從床上坐了起來,望著房間內的擺設疑惑著。

        「發生了甚麼事情……?我不是應該在森林裡嗎?」瑚太朗雙手緊抱著頭思考著。

        森林、魔物、疑似"鍵"的緞帶少女……還有受傷的右手以及被自己藏起來的少女──朱音。

        或許是因為受傷,瑚太朗覺得自己的腦袋似乎忘記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總之,先去基地看看吧……。」瑚太朗如此想著,走到了衣櫃前面。

        打開衣櫃,瑚太朗意外的發現原本的勁裝都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風祭高的制服以及一些私服而已,瑚太朗疑惑的穿起私服,然後發現自己的右手並沒有包紮過的痕跡,反而是全身上下有繃帶纏著。

        「我明明記得只有右手受傷阿……。」瑚太朗將全身的繃帶拆了下來,發現還剩一些傷口,不過並不再需要包紮,瑚太朗也就放著不管了。

        穿起私服,瑚太朗拿出手機打算看一下距離那天到底過了幾天,看了一下今天的日期後,瑚太朗整個人呆滯了一陣子。

        「11月16號?而且年份也很奇怪,這到底是……?」瑚太朗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的手機想著。

        瑚太朗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忘記這十年來的事,加上自己櫃子裡的私服及校服……。

        「先找江坂先生問問吧……。」瑚太朗從手機裡找著江坂的電話,發現到自己的手機裡面多了好多不認識的人,唯獨沒有江坂先生。

        「西九條老師?西九條燈花嗎?」瑚太朗意外的發現另外一個眼熟的名字,但卻不知道為何後面要加上老師兩個字。

        瑚太朗按下了通話鍵,發現電話已經被停用了。

        瑚太朗只是嘆了嘆氣,然後又看到了另外兩個熟悉的名字。

        神戶小鳥以及千里朱音。

        「我怎麼會有他們的號碼呢……?」瑚太朗疑惑地撥了小鳥的手機,無法接通,然後又撥起了朱音的手機,也同樣無法接通。

        「現在到底是……發生了甚麼?」瑚太朗疑惑地往自己的窗戶望去,陽台上一片綠油油的盆栽,明顯就不是自己種植的。

        手機的日期、櫃子的衣服、右手的傷口以及自己的記憶……。

        「我到底經歷了什麼……?」瑚太朗摸著右手想著。

        突然,歐若拉之刃從右手竄了出來。

        「這是……我的血液?」瑚太朗隨意的操作了一下歐若拉之刃想著。

        「看來我失去記憶的這段期間……很亂來阿。」瑚太朗感受了一下身體的整體力量,發現比之前強大許多,發覺到自己曾經多次踩下了"油門"的事情。

        「總之,先去基地看看吧。」散掉歐若拉之刃,瑚太朗緩緩的走出了房門。


      回复
      4楼2018-01-10 02:20
        01 守護者


          瑚太朗走在風祭的街道上,看著那些有點熟悉,但卻與自己的記憶中完全不同的風祭。

          「這真的是……。」瑚太朗看著風祭的街道自言自語著,再重新的認識這一座城市。

          瑚太朗默默的逛著,一邊往守護者的基地走去。

          沿著自己記憶中的道路往基地走去,瑚太朗卻在半路被攔截了下來,被告知裡面不可以進入。

          「我只是想找江坂先生……詢問關於我失去記憶的事情。」瑚太朗想了一下要找江坂的理由後說道。

          「你是組織的一員?」身穿管理員衣服的人問著。

          「不知道,我失去這幾年以來的記憶了,我現在能詢問的也只有江坂先生了。」瑚太朗老實的回答,同時也用左手凝聚了一把血液短刀。

          「喔……不過看你年紀小小的,該不會是去風祭高探查的吧?我記得有派幾個人去風祭高的。」管理員見到瑚太朗是超人後,也放鬆了下來,跟瑚太朗閒聊了起來。

          「啊,抱歉,差點忘了你失去記憶。」管理員突然拍了拍額頭道。

          「不會,那……江坂先生在嗎?」瑚太朗問。

          「不在喔,江坂先生帶著西九條小姐以及她的小組出任務去了。」管理員摸了摸下巴思考後回復。

          「是嗎……這是我的手機號碼,江坂先生回來後可以請他聯繫我嗎。」瑚太朗將自己的手機號碼交給了管理員。

          「可以,我能說的也只有這些了,更深的詳情我還觸碰不到呢。」管理員微微笑的記住了手機號碼,對著瑚太朗道。

          「不會,能告訴我已經很感謝了。」瑚太朗說完就往反方向走了回去。

          「江坂先生不在麼……手機裡面認識的人的電話也都打不通……這下麻煩了。」瑚太朗抓了抓頭,走在路上想著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瑚太朗彷彿想到了甚麼一樣,突然拿起了手機,再度撥打了小鳥的電話,依然沒有人接聽,瑚太朗像是不放棄一般,開始把通訊錄裡面除了父母以外的人都撥打了一次。

          從小鳥開始,朱音、千早、靜流、露西亞、西九條都沒有接聽,直到撥打了吉野的電話。

          「喂,天王寺麼?」一個對現在的瑚太朗來說有點陌生的聲音響起。

          「恩……我是天王寺。」瑚太朗思考了一下,打算先以"一般人"的身分跟吉野溝通。

          「你和小鳥以及千早已經兩天沒來上課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吉野的聲音來勢洶洶的詢問著瑚太朗。

          「痾……其實我都不太記得了,我前幾天受傷撞到頭了,現在幾乎什麼都不記得。」瑚太朗聽見關於上課的問題後,已經確定吉野是個一般人,所以並不打算繼續深入下去。

          「失憶……這是哪一部電視劇的劇情啊。」吉野吐槽。

          「我也不知道啊,我再打電話問問其他人看看,這幾天我可能也不會去上課。」瑚太朗隨意地說道。

          吉野則是嗯嗯了幾聲後就掛斷了手機,瑚太朗也鬆了一口氣。

          「不過名單上就只有這些人的手機麼……這也太慘了吧,雖然之前的我是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啦……。」瑚太朗看著連絡人裡面的名單默默地吐槽自己。

          瑚太朗將手機收回了口袋,默默地往家裡的方向前進。


        回复
        5楼2018-01-10 02:21
          02 名為天王寺瑚太朗的人


            瑚太朗從基地回到了家中之後,開始隨意地在客廳揮拳、腳踢,以確認自己身體現在的強度。

            「現在的身體強度已經熟悉了……失去記憶時的我到底幹了甚麼啊?」瑚太朗癱坐的沙發上自言自語著。

            忽然,瑚太朗高舉了右手,歐若拉之刃隨之出現,瑚太朗將其放在眼前觀察,其造型與他當年自稱"地球救濟獵人"這中二的名稱時期,用血液所形成的樣子。

            「……好久沒用這樣子的武器了。」瑚太朗想著當時自己自稱地球救濟獵人的樣子,然後高舉歐若拉之刃甩了幾下。

            「手感還不錯,不過就是不知道銳利度了如何了。」瑚太朗四處尋找能拿來試驗的物品,眼睛突然瞄到冰箱。

            瑚太朗走到冰箱前,打開了它,取出了紅蘿蔔、馬鈴薯以及蒟蒻。

            「喝!」瑚太朗將紅蘿蔔丟起,歐若拉之刃向其揮了過去。

            紅蘿蔔分成了四段,瑚太朗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銳利度還不錯,完全沒有卡住的感覺。」

            瑚太朗也對馬鈴薯做了同樣的事情,馬鈴薯也悲慘的分成了四等分。

            「再來就是蒟蒻了……」瑚太朗嚥了一口口水,將蒟蒻高拋,劈了過去。

            蒟蒻輕而易舉的.…..沒事。

            「果然是蒟蒻嗎......太可怕了。」瑚太朗將蒟蒻撿了回來,放回冰箱裡。

            「就先這樣吧!」瑚太朗將歐若拉之刃收回,然後往房間的方向回去。
          -------- -------

            「天王寺麼……?」身穿西裝手握著刀的江坂從對講機裡得知了瑚太朗的訊息。

            「是的,如果他說的都是事實的話,那他的記憶可能已經恢復了,但也失去了這兩年以來的記憶。」對講機裡的聲音如此說著。

            「好的,我明白了,明天我再親自去瑚太朗他家拜訪。」江坂先生說完,就將對講機交給了西九條。

            「瑚太朗他……?」西九條從對話中大約可以得知瑚太朗的事情,但還是無法斷定,所以詢問了江坂。

            「記憶恢復了,不過失去了在風祭高兩年生活的記憶……不過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或許算是個好消息,最近蓋亞的行動越來越頻繁了,在風祭這裡多一個人手也不錯,畢竟總部那邊給我們的支援依舊是有限的。」江坂分析著目前守護者的現況說著。

            「是嘛……靜流跟露西亞可能會很難過吧?」西九條嘆著氣,想到瑚太朗與靜流以及露西亞交好的情景,和自己所認識的瑚太朗的反差,如此想著。

            畢竟自己所認識的瑚太朗實在是太陰暗了,跟現在的瑚太朗幾乎完全相反。

            「這件事晚點再跟靜流他們說,他們現在的情緒還有點不穩定,今天的任務都有點不再狀態上了。」江坂也想到了三人的交情,交代著西九條。

            「是的。」

          --------- ---------

            「瑚太朗和守護者有所接觸嗎……?」朱音對著咲夜問。

            咲夜點點頭,道:「千早小姐吩咐我去保護瑚太朗以及小鳥小姐,不過一直都沒有看到小鳥小姐的身影,而瑚太朗的樣子似乎也不太對,不過確實有看到他和守護者的人接觸了。」

            「瑚太朗也是守護者的人麼……?」千早咬著餅乾歪著頭問。

            「我覺得不太可能,畢竟瑚太朗是個笨蛋,守護者的人在怎麼樣也不會派出一個笨蛋來偵查吧?」朱音說著,她也不相信那天天做著蠢事想著自己歐派的瑚太朗會是守護者派進風祭高偵查的人。

            「正如朱音小姐所說,原本的瑚太朗連蓋亞和守護者的事情都不知道,還曾被一隻魔狼給逼到了絕境,最後我有出手,不過他那時的樣子完全沒有一個"狩獵者"該有的樣子。」咲月分析著瑚太朗當時被蓋亞的魔物使逼到了絕境時的情境說著。

            「是麼……這麼說來,你有說過醒來後的瑚太朗不太對勁吧?」朱音用雙手合著,然後詢問著咲月。

            「是的,剛醒來時的瑚太朗和原本的瑚太朗的感覺不太一樣,少了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咲月想著原本瑚太朗脫線的樣子,以及醒來後的瑚太朗從頭到尾一本正經的行為說著。

            「會不會是被守護者動了記憶方面的手腳?」千早喝了一口牛奶後問。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不過在咲月說瑚太朗的不對勁之後,我也去調閱了母神會裡有關天王寺瑚太朗的所有資料,發現了一些很可疑的疑點。」朱音將筆電轉了過去給兩人看有關於瑚太朗的資料。

            「你們看這裡,瑚太朗的父母是母神會的研究員,並在八、九年前左右時常一家三口來母神會聽取演講。」朱音指出了這一部分說著。

            「這不是很正常麼?」千早歪著頭問。

            「不,朱音小姐會說有問題,那就是有其他不合理的地方存在吧?」咲月看完瑚太朗的資料後說著。

            「對,不合理的地方就在於這個影片。」朱音隨手將縮小的影片打開,裡面的內容也撥放了出來。

            影片中是介紹著環境是怎麼被人類所破壞,氫彈的影響有多麼的大,最後提問的時候是一名少年不甘情願地舉手,然後道:「總之,在環境方面,人才是阻礙吧?」之後被隔壁疑似是少年母親的婦女打了一巴掌後坐下。

            「這個人不是瑚太朗麼……?而且隔壁坐的是朱音吧?」千早瞪大了眼睛問道。

            「將近十年前的天王寺瑚太朗早已經是一名十五、十六歲的少年,而現在卻才十七歲,這並不合理。」咲月如此說著。

            「對,這並不合哩,不過資料上有寫著,瑚太朗曾經受過重大的傷,導致外傷性的腦機能障礙,所以外表才幾乎沒有變動,不過這份資料卻有一小部分是被動過手腳的。」朱音看著資料說著。

            「也就是說,朱音小姐你認為瑚太朗曾和守護者有所關係,最後因為受了重傷,忘記了有關守護者的事情麼?」咲月問著。

            「不排除,也有可能是重傷後的瑚太朗退出了守護者,被強制弄去了有關守護者的記憶。」朱音說出了自己所想道的可能性。

            朱音嘆了口氣道:「不論如何,咲月最近先別接近瑚太朗,不僅有被發現的可能性,而且他和守護者有所接觸的話,那就已經是我們的敵人了。」

            「是的。」

            「連瑚太朗都是敵人嗎……超自研已經回不去了嗎?」千早聽不懂前面所講的,不過她聽得懂最後朱音說瑚太朗已經是敵人這句話。

            「回不去了,蓋亞跟守護者一直以來都是死敵,千早你就算了,我可是蓋亞的聖女,你覺得我跟他們有所接觸的話會怎麼樣?」朱音品了口咲月泡的紅茶道。

            「……」千早無語,只是默默地走出了房門。

            「千早麻煩你了,咲月。」朱音看著離開房門的千早,對著咲月說著。

            「照顧千早小姐本來就是我的責任。」咲月對著朱音做了告別的姿勢後也離開了房間。

            而朱音卻只是看著影片中提出問題的少年,以及坐在他旁邊的自己,不知道在想著甚麼。


          回复
          6楼2018-01-10 02:24
            收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10 08:16
              写的不好,就救济你————吾以圣歌为触媒,因而召唤,伟大的键啊,请救济这个污浊的世界吧,于此救济开始!吾必将追随汝之篝火!


              回复
              8楼2018-01-10 10:36
                收藏了加油~
                ---罚罚A001号机器人为您暖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10 11:34
                  没有he就救济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1-10 12:38
                    所以...为什么是一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1-10 14:48
                      捉个虫,是咲夜,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1-10 18: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1-10 18:59
                          终于变回了那个不开朗很阴暗不亲切很冷淡不温柔的瑚宝寺,鸟儿也应该满意了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1-10 19:00
                            感謝各位支持。
                            不過從留言看來,我應該是要等著被救濟了(遠望)。
                            目前我手裡的故事已經接近了尾聲,所以想改也改不了(笑)。




                            主要是中間聽到這首,略帶點憂愁的音調,讓我寫的也變得很憂愁。


                            結局會如何,我不敢保證,但至少我會更到底的。
















                            所以請不要救濟我,拜託了。


                            回复
                            17楼2018-01-10 21:39
                              03 身為超人


                                「喂喂,江坂先生麼?」早晨時,瑚太朗接到了一通陌生號碼,接聽後出現的是一名略帶陌生的男聲,瑚太朗隨之想到的就是昨天去拜訪但沒找到的江坂。

                                「對,是我,聽說瑚太朗你的記憶恢復了?」江坂在電話的那頭問。

                                「诶?我現在是失去了將近十年的記憶,怎麼變成記憶恢復了?」瑚太朗驚問。

                                「你在那時受傷之後,昏睡了將近八年,最後你也同意離開守護者,所以我們就對你的記憶封鎖了有關守護者以及蓋亞的所有一切了。」江坂如實說,畢竟他覺得並沒有欺騙現在瑚太朗的需要。

                                「阿……是這樣麼?所以我已經不是守護者了麼?不過我現在完全搞不懂我現在的狀況呢……。」瑚太朗的思緒也明朗了起來,被封鎖了記憶的自己去了風祭高上課,所以櫃子裡才沒有守護者時期所穿的西裝,而是制服以及私服。

                                再說自己在參加了守護者之後也就沒有回過家了,醒來時會在自己房間這件事情才奇怪。

                                「記憶恢復的話……考慮回來守護者嗎?傳遞消息的人說因為你也是超人,他才會傳話的,現在的情況已經越逼越緊了,蓋亞已經大範圍的使用魔物來尋找鍵了。」江坂將風祭的現況說了出來。

                                「诶?可以麼?」瑚太朗以為自己早已不是守護者的一員,正想以普通人的身分繼續活下去,沒想到江坂先生卻再一次的邀請自己回去守護者。

                                「畢竟你是恢復記憶的,所以不可能再一次將你的記憶消除,我也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而且現在的人手真的很缺,蓋亞的行動越來越積極了。」

                                「……」

                                「你願意再一次以守護者的身分守護風祭嗎?」

                                「……願意。」瑚太朗深吸一口氣,接受了再次回到守護者這件事。

                                「下午我們會到你家門口等你的。」江坂說完後就掛斷了電話。

                                瑚太朗放下手機,思緒開始動盪了起來。

                                原本只是想要詢問江坂先生自己現在的處境,但沒想到自己早已退出了守護者,還被消除了有關守護者的記憶,之後還過上了一般高中生的生活……,不過為甚麼我身上會有這麼多傷口?難道我是一個小混混嗎?那個叫吉野當時的口氣就有點像小混混,難道我這幾年真的墮落成一個小混混了嗎?

                                瑚太朗的腦袋開始當機了起來,隨後搖了搖頭,將思緒給中斷了。

                                「我甚麼時候開始想這麼多了?」瑚太朗這樣自言自語著,如果認識這兩年以來的瑚太朗的人知道他的想法的話,一定會說:「你一直以來就是這樣子的笨蛋阿。」

                                瑚太朗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就像當初他離開家裡前去守護者受訓一樣。

                              ------- -------

                                下午時,瑚太朗穿著一件黑色的外套,揹著一個小背包,在門口等著江坂。

                                背包裡面除了兩件私服以外,還有一套風祭高的制服,瑚太朗原本不打算將其帶著,不過不知道為甚麼,回過神來時就已經將制服也塞進了包包裡。

                                而且瑚太朗發現自己時常用的隨身聽也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

                                這時一台紅色的車子開了過來,停到了瑚太朗面前,窗戶也緩緩地搖了下來,駕駛著車子的是與瑚太朗記憶中還要成熟許多的西九條。

                                「呦,應該叫你天王寺同學,還是天王寺呢?」瞇著眼西九條如此說著。

                                「蛤?」瑚太朗茫然。

                                「這一年左右,我可是你的老師喔。」西九條補了一句。

                                「真的假的……,你都不覺得被同年紀的人這樣叫很詭異嗎?」瑚太朗道。

                                「阿啦,你不知道討論女生的年齡是禁忌嗎。」西九條突然殺氣騰騰的看著瑚太朗,原本瞇著的眼睛也睜大了。

                                「嗚!抱歉!」瑚太朗馬上道歉。

                                「好了,先讓瑚太朗上車吧。」坐在副駕駛座的江坂先生說著。

                                「好了,上車吧。」西九條又瞇回了眼睛,笑著將後門的鎖給打開。

                                瑚太朗則是冒著冷汗,默默地打開後車門並且上車。

                                「瑚太朗君你記憶的斷點是在?」車子行駛了一小段路後,江坂先生問道。

                                「恩……當時是追著西九條以及西宮進入了森林,然後看到了三國班被一頭巨龍給殲滅掉,之後遇到了一名少女。」瑚太朗將遇到了朱音的事情隱埋了起來,其餘的事情都如實說出。

                                「喔?少女?」江坂先生問。

                                「恩,一名少女,他身旁都是紅色的緞帶,我正要靠近時就被他所攻擊,右手直接被斷成兩半了。」瑚太朗摸了摸自己的右手道。

                                「右手被斷了......?可是當初找到你的時候,你的右手只是受了點傷而已啊?」西九條聽見瑚太朗的話後問到。

                                「诶?可是我明明記得是……嗚!」瑚太朗想到在那之後,還有一名小女孩哭著叫著自己的名字時,頭突然痛了起來。

                                「不排除是瑚太朗你自己接上的,你不是可以操控血液嗎?」江坂先生看到瑚太朗捧著頭思考著甚麼的樣子,將自己認為的可能性說了出來。

                                「這麼說也是……。」瑚太朗的頭痛緩和了一點後,回應著江坂先生的話。

                                「不過你真的忘記醒來後的事情了嗎?」西九條接著問道。

                                「恩,怎麼了嗎?」瑚太朗疑惑,不知道為何西九條又再次問了這件事。

                                「她們可能會很難過吧?」西九條喃喃道。

                                瑚太朗沒有聽到西九條所說的話,車子再次靜了下來,瑚太朗望著窗戶外面,看著風祭市的風景。

                              ------ ------

                                「好了,我們到了。」西九條將車子停好之後說著。

                                瑚太朗推開車門,跟著兩人一起走了進去。

                                「現在先對瑚太朗做一套基本的測試吧,先確認一下能力的強度,才有辦法決定任務的難度。」西九條對江坂說著。

                                「也好,不然又會像當時一樣受了重傷。」江坂先生道,而西九條則是尷尬地笑著,當時就是她和西宮不自量力地進了森林,瑚太朗才追了進去而受了重傷。

                                「那我要先做甚麼呢?」瑚太朗將背包放下,看著眼前比八、九年前還要精密許多的機器問道。

                                「先換上這套衣服吧,這是測驗用的,可以清楚的感應到使用者的整體力量以及爆發力。」江坂拿著一套全黑的衣服給瑚太朗,讓其穿上。

                                「這是最近才使用的吧?當時並沒有看到這種衣服呢。」瑚太朗看著手上的衣服說著,然後在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瑚太朗從更衣室回來之後,穿著一身黑色的緊身衣問道:「那我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西九條將一連串的測驗項目說給了瑚太朗聽,瑚太朗只是點了點頭後,就開始照著測試的內容進行測試。

                                「真的不像呢,如果是那個瑚太朗的話,可能會先抱怨幾句呢……。」西九條再次說著。

                                「這也沒辦法,畢竟那時的他還有許多的朋友,不像現在這麼陰沉。」江坂看著瑚太朗的數據說著。

                                「該讓他去和靜流或露西亞他們見面嗎?」西九條將自己的疑問提了出來。

                                「遲早的事情,他們倆個現在還是很擔心和兩方組織都有相關的神戶小鳥以及瑚太朗的事情,不過小鳥失蹤的事情還沒有告訴他們,他們遲早是會知道的,而且瑚太朗現在所表現的能力強度,很有可能會在出任務時遇到她們。」江坂看著瑚太朗的數據說著。

                                「這麼說也是……我會先試著跟她們兩個提起這件事情的。」西九條看著那面熟,但卻像是不同人的瑚太朗說著。

                                「大致上沒甚麼問題了,瑚太朗你的身體強度已經和前線的那些超人一樣了,差的只有經驗了。」江坂對著測試結束的瑚太朗說著。

                                「是這樣嗎?那我現在要……?」瑚太朗拿著毛巾擦著剛剛測試時所流出的汗問著。

                                「這幾天由我來給你經驗指導,我覺得你合格後就可以開始出任務。」江坂抽出了腰上的刀道。

                                「诶?由江坂先生來指導我嗎?」瑚太朗想起了在守護者受訓時,單獨接受江坂先生指導的樣子。

                                「別在意,我年紀已大,早已退出了前線,現在很閒的。」江坂甩了兩下手中的刀說著。

                                「那就,請您指教了。」瑚太朗接過了西九條遞過來的短刀說著。

                                江坂的指導開始後,西九條也離開了測試的房間,前去找靜流以及露西亞。

                                「身體的強度確實比之前強上許多,但你還是只會直來直往的攻擊而已。」江坂單手拿刀,撐住了瑚太朗一波波的攻擊後,說出了瑚太朗的缺點。

                                「你並不是狩獵系或者是採伐系,而是操控著血液的污染系,所以對你來說直來直往的攻擊並不適合你這種爆發力不強的,你可以試著用自己的長處去對敵人進行消耗。」江坂看著瑚太朗一次次的攻擊後,點出了瑚太朗能力的優勢。

                                瑚太朗看著自己手中的短刀,原本應該是平順的刀口早已被江坂的刀格擋出了許多的缺口,瑚太朗隨之凝聚了歐若拉之刃。

                                「喔?這是?」江坂略為驚訝的問著,他知道瑚太朗可以透過血液凝聚出武器,但沒想到卻是這種極光樣子。

                                「我也不太明白……,不過我可以將它凝聚成刀刃的樣子,應該算是我的血液吧?攻擊性也相當的高。」瑚太朗將自己的手伸直道。

                                「真有意思,能凝聚成其他的樣子嗎?」江坂看著瑚太朗的右手道。

                                「我試試。」瑚太朗將歐若拉之刃散掉,然後試著凝聚出其他的樣子。

                                叮!

                                清脆的聲音響起,一把相當長的大劍出現在瑚太朗的右手上。

                                「喔?真有意思。」江坂試著以刀砍了一下歐若拉之劍,發現自己的刀砍不太動。

                                「宛如極光一般,歐若拉之劍?」江坂先生打趣道。

                                「歐若拉麼?」瑚太朗揮了兩下手中的歐若拉之劍喃喃道。

                                「不過血液出現了這種異變也是很奇特……,等等去接受一下精密的檢查吧,明天再過來這裡接受訓練。」江坂收起了刀,對著瑚太朗說著。

                                瑚太朗收起了歐若拉之劍,對著江坂敬禮後,回去更衣室,將身上測驗用的衣服給換了下來。

                                換好衣服之後,便隨著江坂前去接受檢查。


                              回复
                              18楼2018-01-10 21:43
                                04 再遇


                                  從瑚太朗接受了江坂的訓練之後,已經過了三天。

                                  「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江坂雙手持刀格擋了瑚太朗的一擊後說著。

                                  「喔、喔喔,好的。」瑚太朗愣了一下後回應。

                                  「今天帶你去認識一下你的新組員,你換上這套吧,這是你之前常穿的西裝,算我送你的禮物。」江坂將一個紙袋遞給了瑚太朗,裡面是一件白襯衫以及西裝上衣和褲子。

                                  瑚太朗向江坂道謝並接過紙袋,往更衣室的方向前進。

                                  江坂則是望著手中的刀,想著這幾天以來的訓練。

                                  瑚太朗從一開始的經驗不足,憑藉著汙染系強大的持續作戰能力,硬生生地將訓練時間延長了許多,所以作戰的經驗也豐富了不少,儘管還是比不上前線的超人們,但也足以應付大多數的狀況了。

                                  「我好了。」瑚太朗拉著西裝的袖子,朝著江坂的方向走了過去。

                                  江坂沒有說話,示意瑚太朗跟著他走。

                                  瑚太朗跟上。

                                  「進去吧,這是由西九條帶領的隊伍。」江坂將瑚太朗帶到門口後,對著瑚太朗說道。

                                  「嗯。」瑚太朗應聲,然後推開了門。

                                  「喔喔,來啦?記得我說的話,然後過去打招呼吧。」西九條坐在裡面,對著一旁的兩人道。

                                  兩人正是靜流以及露西亞。

                                  她們帶著疑惑的眼神,瑚太朗則是有點尷尬,然後先開了口道:「初次見面,我是天王寺瑚太朗,請多指教。」

                                  兩人的疑惑也解開了,變成了一種深深的失落感。

                                  昔日認識的人已經不是自己所認識的那一位,而且據西九條所說,瑚太朗早在兩人入組織之前就是守護者的一員了,後來受了重傷才離開的,不過最近因為相關的記憶恢復了,但也失去了離開守護者之後的記憶,所以才被召回守護者,並成為前線的一員。

                                  「你好,我是靜流,中津靜流。」靜流先打破了僵局,自我介紹道。

                                  「我是露西亞,此花露西亞。」露西亞急忙地跟著靜流一起自我介紹。

                                  「靜流、露西亞……?」瑚太朗的腦袋抽痛了一下。

                                  「怎麼了嗎?」後面的江坂看到瑚太朗呆愣了一下,拍著他的肩膀問道。

                                  「啊啊,沒事。」瑚太朗抓了抓脖子,尷尬地笑了一下。

                                  總不能說我對這兩個名字有印象,特別又是女生,被誤會就完蛋了!瑚太朗在心中如此想著。

                                  「好了,現在你們三個歸我管喔,尤其是你,瑚太朗~!」西九條在後面笑道。

                                  「诶?喔…好的。」瑚太朗愣了一下後回應道。

                                  靜流以及露西亞兩人看到瑚太朗的反應也笑了一下。

                                  西九條見到兩人的笑容後,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濃了。

                                  「人家靜流跟露西亞可是很乖的喔!」西九條從兩人後面摸著兩人的頭道。

                                  「不知道當初是誰先違反規定的……。」瑚太朗細碎唸道。

                                  「嗯?」瞇瞇眼睜開了一點點,盯著瑚太朗。

                                  「沒事!」瑚太朗立正道,但臉上的冷汗流了下來。

                                  兩人看到後,互看了一眼,一起笑了出來。

                                  西九條也瞇回了眼睛,摸著靜流的頭一起笑了出來。

                                  一旁的瑚太朗沒有跟入狀況。

                                  江坂早已知道兩人對於風祭高的事情之後,變得有些鬱悶,原以為失去了記憶的瑚太朗的到來可能會給兩人一點不小的衝擊,但卻有了意外的效果。

                                  也不可能隱埋著兩人有關瑚太朗的事情,已經成為同僚的情況下,總有一天還是會遇到的,與其瞞著倒不如直接說出來,還比較不會出現其他的問題。

                                  瑚太朗則是在一旁的……繼續狀況外。

                                  江坂也微微笑了一下,拍拍瑚太朗的肩膀道:「好好加油啊。」然後就離開了。

                                  「嘛……噗哧,我們交代一下今天的任務吧。」西九條看到依舊一臉狀況外的瑚太朗,忍著笑意,交代著今天的任務。

                                  「今天的任務是搜索這一塊區域,附近的搜索人員有在附近看見疑似蓋亞人員的痕跡。」西九條指著螢幕的一塊森林道。

                                  「這邊是一座廢棄工廠,前陣子因為排放許多廢棄物被發現而被勒令停業,但蓋亞的人似乎就以此地為據點了。」西九條指著區域中的一小部分道。

                                  「今天晚上我們在森林入口集合,你們三個先去準備一下要用的東西吧!」西九條說完就離開了房間。

                                  三人一陣沉默。

                                  對於現在的瑚太朗來說,跟人交流甚麼的是最困難的,所以他也只能尷尬地坐在這邊等著兩人。

                                  「恩……我們應該怎麼稱呼你呢?天王寺?瑚太朗?瑚太朗前輩?」靜流再次先突破了沉默問道。

                                  「天王寺或瑚太朗就好了……說是前輩,我也只不過是待了一陣子就負傷離開了守護者了。」瑚太朗回應道。

                                  「那就叫你瑚太朗吧!請多指教,瑚太朗。」露西亞伸出了手道,瑚太朗也伸出了右手和露西亞意思的握了一下。

                                  靜流也伸出了右手等著瑚太朗握手,瑚太朗也隨著靜流的意握了一下。

                                  不知道為甚麼,怎麼有種想摸摸她的頭的衝動。瑚太朗在心中如此想著。

                                  「那我先去準備一下晚上要用的東西…。」瑚太朗選擇了逃避,離開了房間。

                                  兩人也相視,笑了起來。

                                  「雖然說已經不被記得了,但還是可以從他身上看到瑚太朗的影子呢!」露西亞道。

                                  靜流點了點頭,接著說:「而且他聽到我們的名字的時候,還呆愣了一下,代表他並沒有完完全全的忘記掉我們,我們可以試著慢慢的去述說我們之前一起做的事情來讓他記起來。」

                                  露西亞點了點頭,跟著靜流一起離開了房間。

                                ------ ------

                                  「好了,你們都準備好了麼?」西九條在森林入口問道。

                                  「沒問題。」露西亞以及靜流兩人同時說道,並拿出了槍刀給西九條檢查。

                                  「瑚太朗你呢?」西九條檢查完兩人的裝備後,對著瑚太朗問道。

                                  「在這裡。」瑚太朗右手凝聚了一點點的歐若拉道。

                                  「诶?」西九條愣了一下,隨後想到江坂有提過瑚太朗的右手血液有點特殊,會產生宛如極光般的樣子。

                                  「怎麼了嗎?」瑚太朗散掉了歐若拉問。

                                  「沒事,那我們出發吧。」西九條踏入了森林之中,三人隨之跟上。


                                收起回复
                                19楼2018-01-10 22:0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1-10 22:16
                                    已经写到尾声了?看来近期的精神食粮可以不用担心了,期待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1-10 23:36
                                        瑚太朗在森林之中奔跑著,追趕著三人的腳步。

                                        「已經有其他守護者的人到達那邊,並且跟蓋亞對上了,我們要加快速度前去支援了。」耳機裡傳出了西九條的聲音,說完後速度又變得更快了。

                                        雖然說速度已經相當的快了,但對瑚太朗來說似乎還沒有道追不到的問題。

                                        西九條見到三人依舊輕鬆的追著,速度也就加的更快。

                                        不一會兒就到了現場,可以清楚的看見有許多的魔物正在和守護者的人爭鬥的,其中天空中還有一個魔物在飛著。

                                        「跟上,我們要支援的點還沒到。」西九條隨意的射出了兩把飛刀命中了魔狼,一邊往深處的方向前進著。

                                        靜流和露西亞也拿出了武器跟上,瑚太朗見狀也凝聚了歐若拉之刃跟了上去。

                                        「是西九條?過來B區這邊支援!」一名男子透過耳機道。

                                        「沒問題。」西九條道。

                                        四人往B區的方向前進,中間雖然遇到了不少魔物,但都很快地就被解決掉了。

                                        「我們到了,現在狀況如何?」西九條對著現場的指揮官問道。

                                        「不樂觀,上面的飛行魔物太煩人了,能請你們牽制住牠嗎?」指揮官指著上面那條飛行著的魔物道。

                                        靜流則是一直盯著那個飛行魔物,被一旁的瑚太朗發現異常。

                                        「怎麼了嗎?」瑚太朗原本想要叫名字的,但突然覺得有點害羞。

                                        「那是……毀掉家的……魔物…。」靜流眼睛依舊盯著飛在上面魔物,喃喃道。

                                        「毀掉,家?」瑚太朗念著這兩個詞,不知道為甚麼心中有一股無名火湧現了上來。


                                        「靜流的家庭是被一隻飛行魔物破壞的……是這隻嗎?」露西亞看著飛在上面的魔物道。

                                        「靜流,先以火力吸引牠的注意力,瑚太朗和露西亞兩人在牠下來後對其進行騷擾。」西九條一邊說著,一邊往魔物的方向射出了飛刀。

                                        飛在上空的魔物被飛刀插到了之後,往瑚太朗這邊看了一眼,然後飛了過來,靜流也反應了過來,以雙槍開始掃射魔物,吸引牠的注意力。

                                        瑚太朗以及露西亞兩人則是各往一邊,開始尋找機會去攻擊。

                                        瑚太朗手中凝聚出了歐若拉之劍,拖在後面開始四處尋找機會。

                                        魔物往下飛一小段後,開始以激光攻擊著。

                                        西九條皺了皺眉,開始下令道:「躲避激光,瑚太朗和露西亞先回來,你們沒辦法攻擊到牠。」

                                        一旁的指揮官也開始指揮著各個守護者的人躲避激光。

                                        「太高……麼?」瑚太朗知道自己已全力跳躍的話,可能還差了一點點……但是一想到剛剛靜流那略帶落寞的眼神,緊緊地咬了牙,踩下了油門。

                                        「雙腳的爆發力……爆發力!」瑚太朗緊握住歐若拉之刃,對雙腳進行了改寫,使其的爆發力變的更高。

                                        「瑚太朗,快回來!」西九條看著魔物的目標轉移到瑚太朗那邊時,對著通話器喊著。

                                        魔物對著瑚太朗的方向射出了激光。

                                        瑚太朗突然往後跳躍,躲過了激光,然後開始往魔物的方向跑了過去。

                                        「瑚太朗?」靜流以及露西亞兩人看著瑚太朗的動作,但卻不了解他為什麼這麼做。

                                        瑚太朗藉著跑步,身形一低,往上躍去。

                                        「哈啊!!」瑚太朗的跳躍起來的高度比魔物飛行的高度略高一點,瑚太朗高舉著歐若拉之劍往魔物的翅膀插了下去。

                                        魔物在空中失去了平衡,向著地上墜落。

                                        「靜流、露西亞,支援!」西九條立刻做出指示,一旁的指揮官也示意支援。

                                        「瑚太朗!」靜流的速度比露西亞快了一點,所以比較早到魔物墜落的位置。

                                        「哈……哈…哈啊!」瑚太朗喘著氣,以歐若拉之劍為支撐站了起來。

                                        「沒事吧?」靜流問道,隨後露西亞也趕到了。

                                        「魔物…最後一擊。」瑚太朗左手指著躺在地上掙扎的魔物,對著靜流道。

                                        「诶?」靜流征了一下,看著那個毀壞掉自己一切的魔物,拿起了槍,近距離對著牠的頭扣下了版機。

                                        一陣槍聲後,魔物再也沒了反應。

                                        「……謝謝。」靜流轉過身,回到了兩人身旁,對著瑚太朗道謝。

                                        「靜流……。」露西亞知道靜流對於這支魔物的仇恨,只能叫著摯友的名字。

                                        「不會,我們是隊友吧?」瑚太朗收回了歐若拉之劍,擠出了一個笑容對著兩人道。

                                        兩人則是愣了一下,然後也露出了笑容。

                                        「三位,作戰還沒結束啊!既然這隻魔物搞定了,就去支援一下其他人吧!」耳機裡面傳來了西九條的聲音,略帶輕鬆,因為剩下的魔物基本上都只是偵查用的魔物而已,真正棘手的已經被清除掉了。

                                        「好的。」瑚太朗回應道,然是再次凝聚出了歐若拉之劍,往其他魔物的方向趕去。

                                        兩人看著瑚太朗飛奔離開的身影,才發覺到現在的瑚太朗僅僅是將兩人當作"隊友"而已,露西亞露出了一種有點寂寞的表情,對著靜流道:「相處一陣子後,才發現他真的已經不是我們所熟識的那個瑚太朗了。」

                                        「比起之前還要來的冷靜,以及不擅長與人溝通。」靜流相當同意露西亞的話,同時也取出了兩把短刀跟上了瑚太朗的腳步。

                                        「這倒真的是呢……我們還有辦法像之前那樣嗎?」露西亞跟在靜流旁邊問道。

                                        「不知道。」靜流搖搖頭回道。

                                        露西亞緊握了一下手中的刀,沒有再說什麼,開始掃蕩著剩餘的魔物。


                                      收起回复
                                      23楼2018-01-11 12:21
                                        06 Rewriter


                                          「我怎麼會,這麼衝動呢?」瑚太朗感受了一下雙腳的力量,開始思考著剛剛為什麼就直接踩下了油門。

                                          「不知道為什麼,聽見露西亞說靜流的家是被那頭魔物毀滅的,就有一種想殺死牠的衝動……」瑚太朗一邊以歐若拉之劍追擊著剩餘的魔物,一邊自言自語著,四周也沒有其他的人在。

                                          「年齡也很相近,難道之前失憶時我們有所接觸麼?通訊錄裡面好像也有她們倆的名字。」瑚太朗突然想到手機裡面還有著她們兩個名字,開始懷疑自己失去記憶前是否和她們有聯繫。

                                          瑚太朗緊握了一下歐若拉之刃,拋開了腦袋中的想法。

                                          「等等再說吧,先處理這些魔物。」瑚太朗不知道為何笑了一下,繼續開始了廝殺。

                                          在場的人並沒有發現瑚太朗那殺意滿滿的笑容,

                                        ------ ------

                                          「瑚太朗已經確定是守護者陣營的了。」朱音將瑚太朗在廢棄工廠拍到的戰鬥錄像給了千早看。

                                          「……」千早沒有說甚麼,只是靜靜的看著影片中和魔物廝殺著的瑚太朗。

                                          「咲月你有甚麼看法?」朱音突然問道。

                                          「大約一個月前,他還是一個遇到魔狼都只能選擇跑的人,突然間就有這麼強大的戰鬥意識,看來是經歷了一定程度的訓練量。」咲月看了一下影片後立刻給朱音一個答案。

                                          「為什麼斷定是戰鬥意識,而不是能力呢?」朱音抓住了咲月語中的問題。

                                          「瑚太朗跟我是同一類人,我們都是Rewriter。」咲月答道。

                                          「Rewriter?」千早從影片中被拉回了現實。

                                          「可以強化自己的身體能力,但是瑚太朗似乎和我不太一樣……」咲月思考著瑚太朗突然變出來的歐若拉之刃,但自己卻只能強化自己已有的東西。

                                          「可以強化自己 ?這能力也太作弊了吧?」朱音反駁道。

                                          「不,強化到一定的程度後,會魔物化。」咲月打斷了思緒,認真的回答朱音。

                                          「诶?魔物?」千早驚訝道,朱音則是皺起了眉頭。

                                          「我曾經因會Rewrite過度,結果變成了櫻花樹,然後才和千早小姐締結了契約,但瑚太朗應該不知道會魔物化這件事……而且我們似乎是不同系統的Rewriter,所以我也不知道瑚太朗Rewrite的代價是甚麼。」咲月述說著自己的事,也將自己對於瑚太朗的Rewrite和自己似乎不太相同也如實的說了。

                                          「所以說……瑚太朗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會變成魔物?」朱音問著。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

                                          「你們過來看一下……這裡的瑚太朗似乎有點怪。」聽到瑚太朗似乎會變成魔物,千早更認真地看了一次瑚太朗戰鬥的影片,發現了瑚太朗那恐怖的笑容。

                                          「看來已經朝著魔物的方向發展了……」咲月看著影片道。

                                          「……」兩人沉默。

                                        ------ ------

                                          「靜流、露西亞,過來一下。」西九條對著兩人道,一旁的瑚太朗則是在學著基本的槍械使用。

                                          兩人聽到西九條叫著自己,立馬起身過去,留下了瑚太朗一人在房裡研究槍械。

                                          「怎麼了嗎?」露西亞看著有點焦燥的西九條問道。

                                          「這是瑚太朗最近的身體檢查報告,你們看一下。」西九條將兩份體檢表交給了兩人看。

                                          「……」

                                          「才沒幾天,身體素質怎麼突然提升了這麼多?」露西亞不敢至性問道,一旁的靜流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們也很納悶,而且重點不是這裡,而是瑚太朗的皮膚組織已經不單單是人類的皮膚了,可以說已經是魔物的皮膚了。」西九條拿出了另一份資料,上面顯示了瑚太朗的皮膚組織的報告。

                                          「瑚太朗……魔物?」靜流呆愣道,一旁的露西亞則是開始思考著。

                                          露西亞知道瑚太朗的特殊能力,可以在一瞬間讓瑚太朗得到可以抵抗自己的毒的能力,但卻不知道和此事有沒有關聯。

                                          「對,瑚太朗的皮膚已經開始魔物化了,這是我們從來沒有面對過的事情。」西九條看著有關瑚太朗的報告說著。

                                          「瑚太朗……」靜流念著瑚太朗的名字。

                                          「你們可能要注意一下瑚太朗的狀況,依狀況不同,組織很有可能做出軟禁的決定。」西九條說著。

                                          「軟禁!?有這麼嚴重嗎?」露西亞瞪大眼睛看著西九條。

                                          「組織會認為瑚太朗是魔物嗎?」靜流將自己的推測說了出來,認為組織很有可能認定瑚太朗是蓋亞所駕御的人類型魔物。

                                          「……對,畢竟已經有一個毀滅級的人形魔物存在了,再多一個也不是問題。」西九條嘆氣道。

                                          「經過了江坂先生的保證,組織才決定如果瑚太朗有奇怪的舉動,就要軟禁,更甚至是殺掉。」西九條的眼睛微微睜開道,看起來甚是可怕。

                                          兩人顫慄,那個與自己時常開著玩笑、搗亂的瑚太朗,居然會被組織貼上了這種標籤。

                                          「先別跟瑚太朗說,回去吧。」

                                          兩人點點頭,回到了房間內,看到把玩著小槍的瑚太朗,想到了剛剛西九條所說的話。

                                          ──「如果瑚太朗有奇怪的舉動,就要軟禁或者是殺掉。」

                                          「……」兩人沉默。

                                          瑚太朗覺得兩人的舉動有些詭異,但還是沒有過問。

                                          畢竟瑚太朗覺得麻煩……。


                                        回复
                                        24楼2018-01-11 12:21
                                          07 靜流、秋刀魚、記憶


                                            「瑚太朗!走了!」一名少女的聲音對著瑚太朗喊著。

                                            瑚太朗身穿著制服,揹著書包跟上了少女。

                                            兩人一前一後的在學校走廊上走著,最後到達了他們的目的地┴─超自然研究社。

                                            少女推開了門,裡面一名帶著手套的少女道:「小島、瑚太朗,你們終於來了啊?」

                                            一名少女穿著與其他人不同的制服,被一名穿著男生制服的男子拿著甜點餵食著。

                                            一名帶著白色眼罩的少女歪著頭看著站在門口的兩人。

                                            一名少女則是坐在桌子上玩著遊戲,裡面的槍聲接連響起。

                                            瑚太朗面前的少女坐到了椅子上,吃著男子所準備的甜點,看著站在門口的瑚太朗道:「瑚太朗,你怎麼不進來呢?」

                                            少女一說完,房間內所有的人都看著呆呆站在門口的瑚太朗。

                                            站在瑚太朗微微一笑,流出了眼淚。

                                            「瑚太朗?瑚太……」

                                            瑚太朗聽見了少女呼喚著自己的聲音,以及搖晃著自己的身子,於是瑚太朗睜開了眼睛,看著一旁與剛剛自己夢裡帶著眼罩的少女一模一樣的靜流,愣了一下。

                                            「瑚太朗,你沒事吧?」靜流問道。

                                            瑚太朗回過神來,疑惑道:「怎麼這麼問?」

                                            靜流伸出手用大拇指擦了擦瑚太朗的眼角道:「你哭了阿。」

                                            瑚太朗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雙眼,的確是濕潤的。

                                            「做惡夢了嗎?」靜流坐在瑚太朗的床上問道。

                                            「沒……我做了很奇怪的夢。」瑚太朗對於靜流的動作有點害羞,但還是回答了問題。

                                            「奇怪的夢?」靜流歪頭道,對於瑚太朗的害羞反應似乎是沒有看到。

                                            「我夢到了你跟露西亞,以及三個女的……喔,對了,還有一個男的。」瑚太朗想了一下剛剛夢中除了靜流以及露西亞之外,還有兩個有點面熟的小島以及朱音,還有現在的瑚太朗所不知道的千早以及咲月。

                                            「诶?」靜流愣了一下。

                                            瑚太朗沒有看見靜流的反應,穿著睡覺時所穿著的私服下了床,對著靜流問道:「走吧,我們去吃早餐。」

                                            「嗯!」靜流微微笑,跟上了瑚太朗。

                                            對於靜流來說,瑚太朗做了這個夢,說不定哪一天就會回復了記憶,認出了自己以及露西亞,說不定是一件好事呢。

                                          靜流決定等等要跟露西亞一起分享這個喜訊。

                                          ------ ------

                                            瑚太朗三人吃完了早餐之後,因為昨天蓋亞的大行動被殲滅,所以安分了許多,也讓三人無所事事。

                                            「今天出去逛逛吧?」露西亞提議,靜流已經將瑚太朗作夢的事情告訴了露西亞,於是露西亞決定三人一同出去逛逛,看能不能讓瑚太朗在記起些什麼。

                                            「诶?出去?」瑚太朗驚詫,過去的他平常最討厭的就是出門了。

                                            「你沒有機會反抗的,少年。」靜流用了滑稽的語氣說著,然後拉著瑚太朗的右手。

                                            露西亞見狀也拉著瑚太朗的左手,和靜流兩人一同將瑚太朗拖了出去。

                                            「啊啊,是人潮還有陽光啊。」任務只出晚上,平時只待在基地的瑚太朗低吟著。

                                            那怨念之深,讓周圍的人看到都覺得害怕。

                                            「就當陪我們逛逛吧。」露西亞道。

                                            「不行麼?瑚太朗。」靜流接著道。

                                            被兩人用非常期待的眼神看著的瑚太朗覺得渾身不舒服,於是嘆了口氣,跟上了兩人。

                                            兩人開心的和瑚太朗四處逛了起來。

                                            「嗚哇,是秋刀魚耶。」靜流看著魚販上賣的秋刀魚,流著口水。

                                            瑚太朗覺得現在的靜流如果再加上貓耳以及貓尾巴,可能會很搭。

                                            「嗚。」靜流看了看,收起了口水,依依不捨的往露西亞的方向走。

                                            「乖~乖~,靜流。」露西亞安慰道。

                                            「诶?靜流喜歡吃秋刀魚嗎?」瑚太朗問道。

                                            「嗯,以前爸爸最喜歡烤秋刀魚給我了。」靜流收著口水,對著瑚太朗說著。

                                            瑚太朗開始思考著,雖然是將近十年前的事了,不過他當時可是和某位權高望眾的某人一起吃遍了風祭的所有美食。

                                            「啊!」瑚太朗突然拍了自己的手。

                                            「怎麼了嗎?忘記甚麼東西了嗎?」一旁的露西亞問。

                                            「還是想到甚麼了?」靜流接著問。

                                            「雖然不知道還有沒有開著,不過我記得這附近有一間店,賣著非常好吃的秋刀魚,要一起去嗎?」瑚太朗無視了兩人的問題,說出了自己剛剛想道的事。

                                            「诶?有嗎?我怎麼都不知道?」靜流瞪大眼睛,看著瑚太朗。

                                            「我和靜流可是逛遍了風祭都沒看到秋刀魚喔……」露西亞嘆氣,想起了之前靜流為了吃現烤的秋刀魚而四處尋找有賣的店家。

                                            畢竟基地裡不能開火,兩人住的地方更不能開火……,再說能開火也不會烤。

                                            「我也不確定有沒有開,不過我們可以過去看看。」瑚太朗對於兩人的反應覺得好笑,嘴角一翹,對著兩人道。

                                            「LET’S GO.」靜流推著瑚太朗喊道。

                                            露西亞看著被推走的瑚太朗,以及推著瑚太朗的靜流,嘴角也露出了微笑,跟了上去。

                                          ------ ------

                                            「到了,就是這裡。」瑚太朗指著一處沒有招牌,從外觀看起來就是民宅的地方道。

                                            「诶?這裡不是民宅嗎?」露西亞看著那外觀有些破舊,但依舊看的出來民宅樣子店吐槽。

                                            靜流眼眶開始濕潤了,瑚太朗連忙解釋道:「這裡是風祭的隱藏美食店,不過我不知道老闆還有沒有在營業,你們等我一下。」

                                            說完,瑚太朗就敲門走了進去,過了一陣子後走了出來,招呼外面的露西亞以及靜流進去。

                                            「真的可以吃到秋刀魚嗎?」靜流興奮道,完全看不出來剛剛還差點哭了。

                                            「可以可以。」瑚太朗拍了拍靜流的頭說著。

                                            一旁的露西亞跟在兩人後面,看著兩人的互動。

                                            「三份秋刀魚麼?」一名有點年紀的老爺爺走了出來,招呼著三人。

                                            「對的。」瑚太朗點頭,一陣子後老闆將三份秋刀魚送到了桌上。

                                            「喔喔喔!真的是烤秋刀魚。」靜流用筷子肆意的撥弄著自己眼前的秋刀魚道。

                                            瑚太朗和露西亞兩人則是看著靜流的樣子,一起吃起了眼前的秋刀魚。

                                            不過瑚太朗似乎是突然想到了甚麼,拿起了靜流的盤子。

                                            「瑚太朗?」靜流疑惑,一旁的露西亞也不明白瑚太朗的舉動。

                                            只見瑚太朗挑出了腸子的部分,然後將秋刀魚放回了靜流的面前。

                                            「诶?」靜流看著腸子已經被瑚太朗挑走的秋刀魚,愣了一下。

                                            ──「等靜流再長大一點,就能吃了喔。」靜流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親曾經這樣說過,眼睛又開始濕潤了起來。

                                            「诶诶?瑚太朗!」露西亞見到靜流快哭的樣子,對著瑚太朗就是一發鬼之拳。

                                            瑚太朗反應過來接下了露西亞的拳頭,感受到一陣麻痺感從左手上傳遞了過來,露西亞準備打出第二拳的時候,靜流卻道:「瑚太朗你為甚麼知道我之前不喜歡吃秋刀魚的腸子呢?」

                                            「我不知道,身體很自然地就動起來了……抱歉。」瑚太朗道。

                                            「沒事,這不是瑚太朗的錯,我只是想起了爸爸之前也會做一樣的事。」靜流擦了擦眼淚,舉起筷子吃起了秋刀魚。

                                            露西亞發現了自己誤會瑚太朗,略為尷尬地吃起了眼前的秋刀魚。

                                            瑚太朗見到兩人都開始吃起了秋刀魚,也跟著吃了起來,不過瑚太朗卻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觸摸到了甚麼,決心回家一次,尋找一下有沒有這幾年以來的自己所留下的訊息,默默地吃起了秋刀魚。

                                            三人安安靜靜地吃完了秋刀魚後,結帳離開了,開始往基地的方向走去。

                                            「啊啊,我有事回家一趟。」瑚太朗在一個十字路口對著兩人道。

                                            「诶?回家?」露西亞歪頭問。

                                            「拿點東西而已,你們先回去吧。」瑚太朗揮揮手道,然後往另一邊走了。

                                            「露西亞。」靜流看著瑚太朗的背影道。

                                            「很可疑啊。」露西亞接著道。

                                            兩人似乎達成了某種共識,一起往瑚太朗離開的方向跟了過去。

                                          ------ ------

                                            「從靜流說自己的家被魔物毀滅時,心裡那種奇特的感覺,以及後來詢問了露西亞為何一直戴著手套時,那略帶寂寞的臉神,心裡也有那種奇特的感覺,以及剛剛我那異常的舉動……。」瑚太朗細碎的唸著自己與兩人接觸後時常發生的異常舉動,得出了一個結論。

                                            「早上的那個夢……是我失去記憶?」瑚太朗得出了這個結論後,突然捂著頭蹲了下去。

                                            跟在後面的露西亞以及靜流見狀也跑到了瑚太朗的身邊。

                                            露西亞扶起了瑚太朗問:「瑚太朗?沒事吧?」

                                            一旁的靜流則是摸著瑚太朗的頭,使用著自己能力。

                                            「哈…哈…。」瑚太朗微微喘息著,剛剛頭痛的一瞬間他看到了許多許多的東西。

                                            但是他依舊記不起來自己失去的東西是什麼……。

                                            答案可能就在自己的家裡的某一處了……瑚太朗如此想著。

                                            「沒…沒事,你們怎麼會在這裡?」瑚太朗站了起來後,對著一旁的兩人問道。

                                            「路過。」靜流看起來很鎮定的說著,但沒發現自己的眼睛早已出賣了她。

                                            「對,路過。」露西亞也跟著道,但是她的頭卻已經轉過頭,不敢正眼看著瑚太朗。

                                            瑚太朗看著兩人的反應,覺得有些好笑。

                                            「走吧,去我家吧。」瑚太朗知道兩人是跟蹤自己過來的,也就不忌諱什麼了,直接對著兩人道。

                                            「诶?瑚太朗想做什麼?」靜流抱著自己的身體,對著瑚太朗道。

                                            露西亞有點茫然,直到看到靜流的動作後才發覺話裡的含意。

                                            「你們不是跟蹤我過來的嗎?」瑚太朗扶著額頭道,他覺得自己的頭又有點痛了。

                                            「不是跟蹤,是路過。」靜流更正。

                                            「我們只是剛好要去你家附近找人而已。」露西亞接著更正。

                                            「好好好,走吧。」瑚太朗投降。

                                            三人走在黃昏的風祭裡,露西亞以及靜流跟著瑚太朗後面,在瑚太朗的帶領之下來到了瑚太朗的家……。


                                          收起回复
                                          25楼2018-01-11 12:23
                                            08 照片手套


                                              瑚太朗一人在房間內尋找著有可能帶著自己記憶的東西,而露西亞以及靜劉兩人則是在客廳待著。

                                              「不是這個,也不是這個。」瑚太朗翻著櫃子裡的東西,但是都沒有那種感覺。

                                              「可惡,都沒有。」瑚太朗將所有翻出來的東西放置在地上,看著那些東西道。

                                              瑚太朗坐到了書桌前,五著自己的臉道:「還是失去記憶時的我,其實比現在的我還陰沉啊……。」

                                              瑚太朗發現了靜靜躺在桌子上的筆記型電腦,彷彿想到了甚麼似的,立刻將其打開。

                                              在桌面有一個資料夾叫超自研,瑚太朗點了進去。

                                              裡面是一張張的照片。

                                              自己夢中帶著自己進去那個房間的少女,以及那個穿著不同制服,被另一名穿著男性制服的男子餵養著的少女,還有坐在辦公桌上面玩著電腦的少女,以及靜流和露西亞,都在照片裡面出現過。

                                              瑚太朗眼角濕潤,嘴中喃喃道:「這是我所失去的……場所嗎?」

                                              瑚太朗摸著一張大合照的照片,想了想,將其存入了自己的手機之中。

                                              關掉了筆電,瑚太朗將淚水擦乾,走出了房門。

                                              「啊!瑚太朗你好了嗎?」露西亞發現了下樓的瑚太朗,對其問道。

                                              一旁的靜流則是聽著MP4睡著了。

                                              瑚太朗看到靜流用著的MP4,發覺他也有一台一模一樣的,但是早已找不到了,想必是自己失去記憶前送給他的吧?

                                              露西亞發現瑚太朗發呆了起來,對著他喊道:「瑚太朗?」

                                              一旁的靜流似乎也發現了瑚太朗下來,摘下了耳機看著瑚太朗。

                                              瑚太朗想了許久,最後下定了決心,對著兩人道:「什麼都沒有發現,我們回去基地吧。」

                                              兩人點點頭,跟著瑚太朗一起離開。

                                              『這樣就好了。』瑚太朗如此想著,知道自己並不是兩人所認識的天王寺瑚太朗,只是個陌生人,所以自己也不必要問太多,那時所感受到的那種奇特的感覺,就是那個天王寺瑚太朗的吧。

                                              以後也有可能會遇到其他超自研的人,自己應該如何面對他們呢?

                                              瑚太朗一邊想著,一邊往基地的方向走了回去。

                                            ------ ------

                                              「靜流、露西亞、瑚太朗,你們過來一下。」西九條對著訓練中的三人叫道。

                                              三人也放下了手中的訓練,迅速的到西九條面前。

                                              「再過幾天就是收穫祭了,到時候你們可能要穿著比較不顯眼的衣服混進去,注意著蓋亞的動向,到時候會由西宮帶著你們。」西九條對著三人道。

                                              「诶?收穫祭?已經到這個時候了嗎。」瑚太朗疑惑到,因為記憶的關係,對於活動這類的記憶早就模糊掉了,如果西九條沒有說的話,他可能真的忘記有收穫祭這回事了。

                                              「恩,有甚麼需要特別注意的嗎?」露西亞問到,而瑚太朗的話語被三人無視。

                                              西九條想了一下,道:「沒有,然後這兩天可以稍微放鬆一點,別把神經繃得太緊,蓋亞可能會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收穫祭上,畢竟那時的風祭是非常沒有防備的。」

                                              「好的。」三人同時道。

                                              西九條轉過身去處理了自己接下來要處理的事務,留下了三人。

                                              「要出去麼?」靜流提議道。

                                              「你是想吃秋刀魚吧?」露西亞回應。

                                              「嗚。」靜流彷彿是被戳中了心事一樣,撇過了頭。

                                              瑚太朗看著兩人的互動,想了一下後說:「還是要去買私服?到時收穫祭時可以穿著。」

                                              「诶?到時候可能穿著風祭高制服吧?」露西亞說。

                                              「嗯嗯,畢竟收穫祭是大祭典,學生也是被允許出來逛逛的。」靜流接著說。

                                              「而且我們這樣穿著私服上街才奇怪吧?穿著制服的話應該只會被認為是學生而已。」露西亞又接著說。

                                              「诶?是這樣嗎?還好我有帶制服來,不然又得回家一趟了。」瑚太朗慶信當時的自己有將制服塞進了包包裡,不然現在又得再回家一趟了。

                                              「恩,不過還是去外面逛逛吧?在基地裡面待久了有些不適。」露西亞伸了個懶腰,對著兩人道。

                                              瑚太朗撇過了視線,道:「沒意見。」

                                              靜流也贊同,於是三人就這樣出了基地。

                                            ------ ------

                                              「啊,好大片的草原。」靜流在草原上踏著。

                                              露西亞則是看著靜流四處奔跑著,一旁的瑚太朗則是已經坐在草原上,探望著四周的風景。

                                              「瑚太朗,你看。」靜流跑回了兩人面前,指著一處隊著瑚太朗道。

                                              「嗯?我看看。」瑚太朗看了看靜流所指的方向,那邊是一顆相當大的樹。

                                              「喔喔,好大啊。」露西亞也看到了那棵大樹,說出了心裡想到的第一句話。

                                              瑚太朗愣了一下,靜流則是捂著嘴偷偷笑著。

                                              露西亞似乎也發現了自己剛剛的語病所在,羞憤地準備往另一邊走過去。

                                              瑚太朗發現了露西亞前方的地板似乎有小孩子用草製成的陷阱,但露西亞本人卻因為羞憤而沒有注意到,於是趕緊起身往露西亞那邊跑了過去。

                                              「诶?」露西亞突然腳下一個絆,整個人往前撲了過去。

                                              瑚太朗從後面僅抓到露西亞的手,拉了一下,給了露西亞一點速度緩衝,但瑚太朗卻不小心拉下了露西亞的手套。

                                              露西亞有手套的手,撐在了地上,手套被拉走的右手則是以手肘撐著地板,不讓手去觸碰到草原上。

                                              瑚太朗心中那奇特的感覺又冒了出來,看著自己手上的手套,以及露西亞那雙潔白的手,瑚太朗站起身子,替露西亞將手套給戴上。

                                              「喔喔~」一旁的靜流發出了怪聲。

                                              「瑚太朗?」露西亞有點害羞地看著準備幫自己戴著手套的瑚太朗,輕叫了他的名字。

                                              「喔?啊啊,抱歉。」瑚太朗發覺自己應該先讓露西亞站起來,所以伸手直接拉著露西亞的右手往上一啦。

                                              「喔喔?」露西亞茫然之間就被瑚太朗拉了起來,然後被戴上了手套。

                                              「好了,注意下地上啊。」瑚太朗替露西亞戴好手套後,對著露西亞道。

                                              瑚太朗又坐回了地上,看著一旁竊笑的靜流以及有點茫然的露西亞,想著剛剛心裡的那一份奇特的感覺。

                                              露西亞的手……有毒吧?瑚太朗這樣想著,剛剛自己與她觸摸的時候,就感覺到手上傳來微麻的感覺,這才了解到原來那時問她為甚麼帶著手套的時候,會露出那種表情。

                                              什麼都不能親手去觸摸的感覺,真的不太好啊……,瑚太朗如此想著。

                                              露西亞走道了瑚太朗的面前,對著瑚太朗道:「……謝謝。」

                                              「不客氣。」瑚太朗說完之後,往草坪上躺了下去,望著那藍色的天空。

                                              露西亞想了一下之後,坐在了瑚太朗的旁邊,一旁的靜流也靠了過來一起坐下。

                                              三人一同眺望藍天。

                                              「絕對不能讓蓋亞還有鍵毀掉這樣的世界。」靜流突然道。

                                              「恩。」露西亞道。

                                              瑚太朗並沒有說話,默默地看著那片藍天。


                                            回复
                                            26楼2018-01-11 12:33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1-11 16:04
                                                催更 实话 写的挺好的 我觉得不比游戏剧本差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1-12 04:43
                                                  09 櫻桃&作戰開始


                                                    「今天開始是收穫祭,你們三個好好努力啊。」西九條對穿著制服的三人說道。

                                                    「是。」三人同時回應。

                                                    西九條微微笑,將三人送出了基地。

                                                    「痾,要怎麼逛呢?」瑚太朗撓著脖子問道。

                                                    「三人分開吧,記得用無線電通知狀況。」露西亞指了指耳朵上的耳機道。

                                                    「兵分三路。」靜流點點頭,用無線電對著兩人道。

                                                    無視了靜流的無理頭行為,瑚太朗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靜流和露西亞兩人點點頭,也分別找一條路走了。

                                                    「喔喔,好久沒逛收穫祭了。」瑚太朗看著四周熱鬧的樣子,想起自己之前也會像這樣逛著收穫祭。

                                                    「瑚太朗,你那邊沒甚麼可疑的人物吧?」耳機裡面傳來了露西亞的聲音,讓瑚太朗想起了自己正在做任務,收回了心,開始看著周圍的人們。

                                                    拿著氣球的小男孩,舔著冰淇淋的小女孩,以及有說有笑的情侶……還有一個在樹上的少女。

                                                    看著在樹上的少女,瑚太朗的心中又有一絲絲的悸動,於是瑚太朗走向前詢問道:「那個……需要幫忙嗎?」

                                                    「啊?诶?瑚太朗?」樹上的少女往下看了看,發現是瑚太朗。

                                                    瑚太朗看到少女的臉,發現她正是在照片哩,唯一一個穿著不同制服的人。

                                                    不過她現在正為了幫一名小女孩檢氣球,而爬到了樹上卡住了。

                                                    「真是的……」瑚太朗細唸著,然後快手快腳地爬上了樹,抓住了氣球後往下一跳,交給了小女孩。

                                                    「謝謝大哥哥。」小女孩拿到自己的氣球後,開心的對著瑚太朗道謝。

                                                    「嗚~」千早發出悲鳴。

                                                    「也謝謝大姊姊。」小女孩發現一旁的千早的悲鳴後,趕緊道。

                                                    「嗯嗯,不會,記得不要再讓氣球飛走囉。」千早拍了拍小女孩的頭說著。

                                                    「嗯嗯,掰掰!」小女孩點點頭後,便離開了。

                                                    只剩瑚太朗以及千早兩人在樹下。

                                                    沉默了一陣子後,千早問道:「瑚太朗你怎麼也在這裡?」

                                                    瑚太朗拿出了偽裝用的相機道:「我正在打工。」

                                                    「喔喔。」千早傻傻的信了。

                                                    「最近學校過得如何?」瑚太朗不知道千早是蓋亞的人,以為她只是個普通的學生而已。

                                                    「诶?還…還好。」千早呆愣了一下後道。

                                                    「是麼?」瑚太朗對千早奇怪的反應沒有加深詢問。

                                                    兩人又沉默,直到另一名男性的聲音道:「千早小姐,原來你在這裡啊?」

                                                    是一名身穿執事服,紅眼黑髮的男性。

                                                    「咲月你來啦。」千早走過去幫忙拿著咲月手上的一些東西。

                                                    咲月把買給千早的零嘴交給了她,然後轉過身對著瑚太朗道:「與太朗,你也來逛收穫祭啦?」

                                                    「啊?喔…對啊。」瑚太朗一開始沒聽懂與太朗這個詞,所以反應慢了一拍,不過也沒多在意。

                                                    咲月眼睛微瞇,然後對著千早道:「千早小姐,我們該離開了。」

                                                    「诶?」千早咬著一顆章魚燒發出聲。

                                                    「差不多要開始了。」咲月道。

                                                    千早這才乖乖點頭,然後對著瑚太朗道:「……小心點。」

                                                   兩人離開,留下一臉茫然的瑚太朗一人在樹下。

                                                    咲月及千早走著,校月突然道:「千早小姐,瑚太朗……似乎不太記得我們。」

                                                    「什麼?」千早疑惑。

                                                    「從對話來說,完全沒有瑚太朗的風格,而且我叫他與太郎也無動於衷,看來瑚太朗並不是我們所熟識的瑚太朗。」

                                                    「怎麼會……。」千早茫然道。

                                                    「而且等等計畫就要開始了,我們先離開吧,千早小姐。」咲月與千早兩人一同離開了收穫祭。

                                                  ------ ------

                                                    「完全沒有奇怪的地方。」靜流的聲音在耳機響起。

                                                    「這邊也是。」露西亞接著道。

                                                    「我這邊……也沒甚麼奇怪的地方。」瑚太朗依舊認為那兩人就是一般人,所以也沒有特別提出來。

                                                    「奇怪了,燈花明明就有收到訊息指出蓋亞會在收穫祭行動啊……,怎麼會這樣呢?」靜流疑惑道。

                                                    瑚太朗想了想剛剛千早所說的話,內心微微的悸動。

                                                    「等等…等等蓋亞應該就會出手了。」瑚太朗突然道。

                                                    「诶?」兩人透過耳機收到了瑚太朗的消息,都有點茫然。

                                                    「剛剛有人對我說,要小心。」瑚太朗的頭又痛了起來。

                                                    「那個人是誰?」露西亞問道。

                                                    「她…她是……」瑚太朗的腦袋中各種翻騰著。

                                                    「瑚太朗?」靜流聽到瑚太朗的聲音有點斷斷續續的,關心道。

                                                    「……超自研中,穿著不同制服的少女對我說的。」瑚太朗捂著腦袋,依舊什麼都想不起來,僅能透過照片中去述說千早的樣子。

                                                    「千早…?那蓋亞不就等等就要行動了!?」露西亞驚呼。

                                                    「我去聯絡燈花,瑚太朗你先休息一下,準備等等的應戰。」靜流知道瑚太朗可能是因為腦袋的問題,所以讓他先休息。

                                                    「麻煩你們了。」瑚太朗整個人癱坐在樹下。

                                                    超自研到底是……?瑚太朗在心中如此想著,每當想到超自研的事情的時候,瑚太朗的頭就會痛起來。

                                                    能做到的就是不去想這件事。

                                                    「可惡……」瑚太朗雙手捂著眼,開始準備等等隨時可能會開始的戰鬥。


                                                  回复
                                                  29楼2018-01-12 15:03
                                                    10 逐漸崩壞的意志


                                                      一名小男孩拿著樹枝戳著瑚太朗。

                                                      戳戳、戳戳,小男孩看著瑚太朗熟睡的樣子,於是拿著樹枝一直戳著瑚太朗。

                                                      「嗚…」休息中的瑚太朗被吵醒了。

                                                      小男孩看見瑚太朗醒了之後,趕緊撇下了樹枝跑開。

                                                      「……」瑚太朗看著跑遠的小男孩,有點無言。

                                                      瑚太朗拿出手機看了看,發現自己躺了十分鐘,左右環顧一下,發現收穫祭還是照常舉行,並沒有任何的蹤跡。

                                                      瑚太朗站起身來,拍了拍褲子,然後將外套褪了下來綁在腰上。

                                                      「清涼多了。」瑚太朗拉了拉外套,確定綁緊後,便繼續在收穫祭裡逛著。

                                                      瑚太朗漫不經心地在路上逛著,同時也在等著靜流或露西亞給自己消息。

                                                      「超自研,真的那麼重要嗎?我。」瑚太朗自言自語著。

                                                      「與靜流吃秋刀魚時的悸動,幫露西亞帶著手套時的悸動,以及剛剛看見那名在樹上的少女時的悸動……共通點都是超自研的一員呢…。」瑚太朗拿出手機,翻出了那張照片看著。

                                                      「其實"我"才是不被需要的吧?」瑚太朗苦笑道。

                                                      突然,瑚太朗聽見了不祥的歌聲響起……,將手機收了起來。

                                                      彷彿是說好了一樣,靜流的聲音也同時在耳機道:「瑚太朗!蓋亞行動了。」

                                                      「是嘛……開始了阿,蓋亞。」瑚太朗揮去了剛剛腦袋中的所有想法,將自己完全的投入到這場即將開始的戰鬥之中。

                                                      四周的人民都往瑚太朗的方向跑去,有的人甚至撞到瑚太朗的背,但因為過度害怕,馬上爬了起來又繼續往外跑了。

                                                      沒人發現瑚太朗那臉上既猙獰又帶了點哀傷的笑容。

                                                      「瑚太朗!收穫祭中心集合。」露西亞道。

                                                      「沿路上要協助ㄧ般民眾撤退。」靜流補充。

                                                      「OK,上吧。」瑚太朗喚出了範圍較小的歐若拉之刃,畢竟周圍的民眾有點多,歐若拉之劍可能一個不小心就會傷到了他們。

                                                      但瑚太朗的擔心也是多餘的,民眾看到瑚太朗手上的歐若拉之刃,也紛紛退離瑚太朗附近的範圍。

                                                      瑚太朗不在意,往前衝了出去。

                                                      一隻飛過來的葉鳥被瑚太朗一刀給粉碎了。

                                                      瑚太朗沿路擊退了看的見的魔物,到達了收穫祭的中心點。

                                                      守護者的成員們穿著防護服,高舉著盾牌。

                                                      看到瑚太朗的到來,開出了一條路讓瑚太朗進去。

                                                      「啊,來了。」西九條看見了瑚太朗後道。

                                                      「沒事吧?」靜流看著比平時更加陰沉的瑚太朗問道。

                                                      「你們聽不到這個歌聲嗎?」瑚太朗說不清自己現在的狀況,只是耳朵邊響起的音樂讓自己越來越煩躁……。

                                                      「什麼歌聲?」一旁的露西亞疑惑問道。

                                                      「啊…沒事,我聽錯了。」瑚太朗耳朵清晰地聽著這令人恐懼的歌聲,疑惑著為何眾人都聽不到,但最後選擇了隱埋著,甚麼都不解釋。

                                                      「是嗎?」露西亞依舊有點疑惑,不過現在情況特殊,所以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瑚太朗你小心點,這次蓋亞可以說是總攻擊了,從收穫祭為中心點,魔物已經追出去很多了。」西九條看著瑚太朗道。

                                                      「恩,我要去擊退那些魔物嗎?」瑚太朗想盡辦法無視了歌聲,詢問著西九條。

                                                      「不,我們去追擊鍵,只要殺掉鍵,救濟就會結束了。」西九條拿出了平板道,指著其中的一塊地區道。

                                                      「為甚麼確定是那一區?」瑚太朗看著平板上那一塊非常明顯的地方問道。

                                                      「我們常常進入森林裡偵查,最後的結果就是這一塊都無法偵查到,所以推估這一塊可能有甚麼東西擋住了我們。」西九條解釋道。

                                                      西九條看見三人都沒意見,於是繼續道:「由江坂先生所帶領的拜恩帶劍騎士團也已經投入到戰鬥中了,我們現在必須去追擊鍵的下落。」

                                                      「是。」三人同時道。

                                                      西九條帶著頭,瑚太朗三人緊跟在後。

                                                      守護者的人看到帶頭的西九條,都迅速的讓出一條路讓其通過。

                                                      四個人到達了最外圍,西九條找了找現場指揮官詢問了一下狀況後,帶著數十個守護者的人,走了過來。

                                                      「再來一起行動,外面似乎有很強大的魔物。」西九條皺著眉道。

                                                      「到時候由我們去牽制魔物,你們四個趕緊盡速森林。」另一名守護者成員道。

                                                      西九條點了點頭,瑚太朗三人也表示自己沒有問題。

                                                      一行人出發了,在四周循環的槍聲以及魔物的慘叫聲之下穿越了過去。

                                                      到了一定的距離之後,瑚太朗看見了位於魔物群中心的魔物──地龍。

                                                      「可惡,蓋亞連地龍都派出來了嗎。」一名成員咬牙道。

                                                      遠處的地龍似乎是看見了瑚太朗一行人,直直地向著這裡衝了過來。

                                                      「見鬼了。」另一名守護者的成員用槍直接掃射的地龍,但效果並不顯著。

                                                      「被命運選中的個體啊……。」瑚太朗聽見了背後傳來的聲音,轉過頭看去。

                                                      數十人牽制小隊被地龍給無視,地龍直直地往瑚太朗四人的方向襲來。

                                                      「可惡。」西九條咬著牙,現在的狀況也不允許請求支援,只能自己去牽制地龍了。

                                                      「你們先走吧,我留下來。」瑚太朗喚出了歐若拉之劍,轉過身道。

                                                      「瑚太朗?」靜流也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瑚太朗的背影。

                                                      「沒事,我等等就過去了。」瑚太朗轉過身一笑,不再是之前那猙獰或邪媚的笑容,也沒有帶著一絲絲的悲傷,就只是單純的一個微笑。

                                                      「嗯!」靜流點了點頭,轉過身繼續跑。

                                                      「瑚太朗你可要沒事啊!」露西亞的聲音傳了過來。

                                                      瑚太朗苦笑,舉起歐若拉之劍,看著離自己有一小段距離的地龍。

                                                      「被命運選中的個體啊……」地龍看著瑚太朗道。

                                                      「會說話的…魔物?不,是我聽懂了嗎?」瑚太朗有點疑惑,但想到了那詭異的歌聲,就將兩者串連起來了。

                                                      「阻擋孩子們的夙願的人啊,我將在這裡阻止你的腳步。」地龍說完,馬上往瑚太朗的方向衝了過來。

                                                      瑚太朗皺了皺眉,現在的身體能力雖然說已經很強了,但他還是沒有信心可以去和地龍正面對抗。

                                                      「不踩油門的話就會死!」瑚太朗想起了與靜流的承諾,以及露西亞最後的言語。

                                                      雙眼一道精光閃過,地龍已經來到了瑚太朗的面前重重的咬了下去。

                                                      瑚太朗往旁邊蹬去,然後用歐若拉之劍砍了地龍一刀。

                                                      鏘!

                                                      瑚太朗宛如砍在一個相當堅固的東西身上,只見地龍身上一點傷口都沒有。

                                                      「可惡!不夠嗎?」瑚太朗咬咬牙,再度踩下了油門。

                                                      「我就踩到砍的動你為止!」瑚太朗吼道,地龍用著自己的頭往瑚太朗甩去,瑚太朗借勢跳上了地龍的頭,往其身體再次砍了一刀。

                                                      「嘎嘎嘎嘎!」地龍慘叫著。

                                                      瑚太朗很滿意,又在其身上砍了兩刀。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地龍怒吼著。

                                                      突然一個魔法陣包住了地龍,魔法陣緩緩地升起,而地龍也隨之消失了。

                                                      一旁的守護者們正在抵禦著其他魔物的攻擊,見到地龍消失,都以為瑚太朗擊退了地龍,一個個都在歡呼著。

                                                      只見瑚太朗抓著左胸口,跪在地上。

                                                      「可惡…一口氣,踩太深了嗎。」瑚太朗咬著牙,忍受著突然加速的心臟。

                                                      一陣子之後,瑚太朗緩緩地站了起來,看了看四周守護者的人正抵禦的魔物。

                                                      瑚太朗喚出了歐若拉之劍,開始清理了這一群魔物。

                                                      抵禦著四周魔物的守護者們,並沒有看見瑚太朗的眼白已經轉黑,眼珠也變成了金黃色的樣子。


                                                    回复
                                                    30楼2018-01-12 15:06
                                                      011 曾經名為天王寺瑚太朗的生物


                                                        「可惡,這邊的魔物也太多了吧!」一名拿著大斧的老人道。

                                                        「沒發現鍵的身影嗎?」另一名較矮拿著電鋸的老人道。

                                                        「先找出魔物使吧!」

                                                         這是拜恩帶劍綠地騎士團,儘管年邁以高,但還是投入了這次的戰鬥。

                                                        「露西亞!靜流!你們跟著江坂先生一同深入,尋找鍵或是魔物使。」西九條揮出了兩把短刀,對著兩人道。

                                                        兩人解決掉手邊的魔物後,立刻往江坂的方向奔了過去。

                                                        由江坂開著路,一同深入。

                                                        「……天王寺瑚太朗的狀況不太對勁。」西九條的耳機裡面傳來了西宮的聲音。

                                                        「怎麼說?」西九條皺著眉,往後退了幾步,順手丟了一刀殺死了一隻樹形魔物。

                                                        「整個人都有點癲狂了…而且眼神也不太對勁,感覺已經殺上癮了,連自己人都開始攻擊了。」西宮看著在槍林彈雨中追著魔物的瑚太朗道。

                                                        瑚太朗一開始還帶著一絲絲的意識,他知道要去攻擊魔物,但是隨著歌聲的響起,以及剛剛對戰地龍對自己的改寫,讓瑚太朗的意識崩壞了,現在就像是一頭魔物一樣,見到東西就揍過去,連歐若拉都不用了。

                                                        「……」西九條不知道怎麼處理。

                                                        該下令殺掉,還是活捉?

                                                        瑚太朗現在的實力,據西宮所說的話,可以一拳打爆恐爪龍的……。

                                                        「等等,有狀況了。」西宮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西九條皺眉,她有不祥的預感,因為江坂三人剛剛才進去一陣子,瑚太朗那邊就起了異狀。

                                                        「瑚太朗他…他被魔物召喚陣召喚了!」西宮看見瑚太朗栽進了魔法陣裡消失了,震驚的道。

                                                        「糟糕。」西九條咬牙,往森林深處衝了進去。

                                                      ------ ------數分鐘前

                                                        「騙人的吧……?小鳥你怎麼會在這裡?」露西亞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小鳥道。

                                                        「小鳥……」靜流望著小鳥,細唸著她的名字。

                                                        「露西亞…靜流……」小鳥看著靜流以及露西亞,細唸著她們的名字。

                                                        江坂三人在進入深處之後發現有大量的魔物,最後由江坂一人獨力拖延,讓露西亞以及靜流兩人去尋找鍵以及守護鍵的魔物使。

                                                        看到小鳥的那一瞬間,兩人都呆愣了一下,隨後就被四周圍的魔物闖入給包圍了起來。

                                                        「……先處理這邊吧。」露西亞望了望四周的魔物道。

                                                        「嗯。」靜流拿出了雙刀道。

                                                        小鳥的父母也拿著獵槍以及狙擊槍,望著周圍的魔物。

                                                        「怎麼會……。」小鳥看著周圍的魔物,最後望著站在歐若拉之池旁已經開始和歌聲共鳴起來的鍵。

                                                        「為什麼會這樣……」小鳥抓著自己的頭,眼淚也開始滴滴答答的流了出來。

                                                        「鍵已經啟動了救濟了……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會死,可是如果鍵死了的話……爸爸媽媽以及瑚太朗都……」一旁的斯比摩奇似乎是想安慰小鳥,但卻被小鳥無視了。

                                                        這時周圍的魔狼也圍上了小鳥,一旁戰鬥中的四人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

                                                        「瑚太朗…!」小鳥緊閉著眼睛,最後想到的是瑚太朗的樣子。

                                                        一個魔法陣出現在小鳥的正前方,魔物化的瑚太朗從裡面鑽了出來,一拳打爆了魔狼的腦袋。

                                                        「瑚太朗……?」小鳥看著被自己召喚而來的瑚太朗,呆愣道。

                                                        「嘎啊啊啊啊!!!!」瑚太朗一聲嘶吼,和周圍的魔狼廝殺了起來。

                                                        和四人糾纏的魔物也不再攻擊他們,而是聚集道瑚太朗那邊。

                                                        「這是……瑚太朗?」露西亞看著把魔物的肉咬下來的瑚太朗問道。

                                                        「小鳥…這到底是?」靜流看見了瑚太朗是被召喚陣所召喚出來的,於是轉過頭問著小鳥。

                                                        「瑚太朗…瑚太朗……。」小鳥眼眶濕潤著地看著瑚太朗的樣子。

                                                        最終,瑚太朗與魔物群的廝殺也結束了,瑚太朗的眼睛讓眾女們看了都不寒而慄。

                                                        而且身上的傷口也很嚴重。

                                                        瑚太朗又怪叫了幾聲,然後準備攻擊靜流。

                                                        「瑚太朗!住手!」小鳥叫道,瑚太朗聽見後就真的收手,緩緩的走到了小鳥身邊站著。

                                                        「……這已經連人類都算不上了。」露西亞看著瑚太朗的樣子皺眉道。

                                                        「我先替瑚太朗治療吧……」靜流想要靠近瑚太朗,卻被瑚太朗咬牙示威,在小鳥的指示之後,才乖乖地讓靜流治療。

                                                        「瑚太朗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靜流問道。

                                                        一旁的露西亞也不解地看著小鳥。

                                                        小鳥看著瑚太朗,以及自己的父母,深吸一口氣道:「數十年前,我們一家出去旅遊,最後發生了事故,只有我存活了下來,得到了德魯伊的傳承。」

                                                        「德魯伊……?」露西亞疑惑。

                                                        「守護鍵的團體,不過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在那之後我復活了父母,他們就變成了現在這樣,在鍵出現的那一天,我看見了瑚太朗被鍵攻擊而受到了重傷……跟鍵借了東西治好了瑚太朗,但也讓瑚太朗昏睡了將近十年,而且也和我締結了契約,成為了魔物一般的存在。」

                                                        「可是很不可思議呢,瑚太朗不像爸爸媽媽,他有著自己的思維,還跟我告白了……可是那都是身為主人的我潛意識裏面在下著的指令吧?」小鳥講著講著,眼淚也滴了出來。

                                                        「身為德魯伊的我可以依靠那個泉水來和大量魔物締結契約,不過當鍵死亡之後,這個泉水恐怕也會消失吧?到那時瑚太朗以及爸爸媽媽可能都會死掉……」

                                                        一旁靜靜聽著的兩人,眉頭越皺越深。

                                                        「小鳥……」靜流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拍了拍小鳥的背。

                                                        露西亞則是眼眶微濕,在一旁沉默不語。

                                                        三人…三人加三個人形魔物沉默。

                                                        最終突破沉默的是西九條的聲音:「靜流、露西亞!你們沒事吧?」

                                                        「沒事。」靜流走過去,搖搖頭道。

                                                        「那孩子是……魔物使嗎?還有瑚太朗怎麼會在這邊?」西九條睜開眼睛,瞪著那邊的兩人問道。

                                                        「她不是蓋亞的魔物使…瑚太朗的話……。」靜流講到瑚太朗,又沉默了起來。

                                                        「瑚太朗,你怎麼會在這裡?」西九條皺著眉,直直地瞪著瑚太朗道。

                                                        「嘎…嘎啊啊啊!」瑚太朗準備向西九條衝過去,卻被小鳥抱住。

                                                        「瑚太朗!不可以!不可以對人類動手!」小鳥抱著瑚太朗的腰際,將臉埋在其中開始哭了起來。

                                                        一旁的露西亞則是又被瑚太朗嚇到,臉色非常的微妙,靜流站到了露西亞的身旁,和露西亞靠在了一起。

                                                        瑚太朗又沉默了起來,任由小鳥抱著自己。

                                                        「人形…魔物?」西九條楞著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啊…啊啊……啊啊啊。」不遠處的鍵,也開始望著某處,尖叫了起來。

                                                        西九條發現了那邊的鍵,於是飛快地掏出了飛刀,將所有的力量灌注在這一刀上投擲了出去。

                                                        三人都來不及反應,西九條就已經投擲出去了。

                                                        命中!

                                                        鍵的尖叫聲也中斷了。

                                                        「「小鳥!?」」靜流以及露西亞想起了小鳥剛剛所說的話,發現小鳥的樣子非常異常。

                                                        與騎士團爭鬥的魔物一個一個的消失了……

                                                        負責附近巡邏的魔物也消失了……

                                                        小鳥父母則是走近了小鳥,抱了一下小鳥後,消失了……

                                                        「摩西摩西。」斯比摩奇用鼻子頂了頂小鳥,小鳥伸出了手摸了摸牠的頭,牠也滿意的消失了。

                                                        只剩瑚太朗一人呆愣愣地站在那裏,望著抱著自己的小鳥。

                                                        「這到底是……」西九條皺眉,發覺自己殺掉鍵之後的連鎖反應太奇怪了。

                                                        「小鳥用鍵所給予的能量去復活了自己的家人……以及瑚太朗。」露西亞見西九條疑惑的樣子,簡單的說給了她聽。

                                                        西九條沒有感到愧疚,如果再來一次,她還是會射出飛刀將鍵給殺掉。

                                                        畢竟救濟代表著毀滅。

                                                        「吼吼吼!」地面開始震動了起來,大量的魔物也衝了過來。

                                                        「撤退!蓋亞的魔物全部都出動了!回到風祭市去避難!」江坂先生的聲音在森林之中傳遞開來。

                                                        靜流、露西亞、西九條三人互望,西九條道:「走吧,去風祭市。」

                                                        露西亞以及靜流扶起了小鳥,跟上了西九條。

                                                        瑚太朗則是緩緩地跟在四人後面。

                                                        魔物的叫聲一次次的傳過整個森林,蓋亞的毀滅之歌因為鍵的死亡而中斷了,加島櫻決意出動所有的魔物,要進行最後一次的反撲。

                                                        千早和咲月早已在朱音的指示下先行離開了,朱音也只是呆呆地望著窗外。

                                                        因為毀滅之歌和鍵的共鳴,風祭市早已被樹木的根弄得千瘡百孔,加上被魔物的襲擊,也發生了不少災事。

                                                        「結束了……」朱音喃喃道,隨後也離開了母神會的建築物,帶著志麻子。


                                                      收起回复
                                                      31楼2018-01-12 20:53
                                                        12 斷後與約定


                                                          「咲月,先去尋找一下瑚太朗他們吧。」被咲月公主抱在懷中的千早道。

                                                          「沒問題。」咲月想了想,往森林的方向躍去。

                                                          僅僅因為那邊方才發出了許多魔物的慘叫聲,所以咲月的直覺就是往那邊。

                                                          「靜流、小島、露西亞…瑚太朗,要沒事啊。」千早喃喃道。

                                                          咲月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到了森林之中,發現了魔物群正在追逐著守護者的人。

                                                          其中就有小鳥她們的蹤影。

                                                          千早拉了拉咲月的衣服道:「咲月。」

                                                          咲月只是微微笑,然後衝了過去。

                                                        ------ ------

                                                          「可惡,怎麼黏的這麼緊。」不知何時入森林裡的西宮也被追著跑,礙於手上並沒有任何趁手的武器,所以也很難去擊退魔物。

                                                          主力還是由靜流、露西亞以及騎士團的眾位前輩們,還有瑚太朗。

                                                          瑚太朗的速度相當快,但只會清理掉想往小鳥附近靠的魔物而已,礙於現在狀況,守護者也就沒有去處理瑚太朗。

                                                          只見小鳥的樣子越來越不妙,魔物化的瑚太朗才過去抱起了小鳥,繼續跟著隊伍行動。

                                                          「诶?瑚太朗?」小鳥突然被抱起,有些吃驚道。

                                                          但瑚太朗的臉依舊沒有任何表情,所以小鳥只能將自己的臉埋在瑚太朗的左胸口,聽著瑚太朗的心跳。

                                                          撲通、撲通,或許是因為魔物化的關係,瑚太朗的心跳比一般人還要慢了許多。

                                                          不過小鳥知道自己幾乎沒有能力可以支撐瑚太朗了,這也是剛剛臉色相當難看的原因。

                                                          這時天空突然降下一名男子,以及她懷中所抱著的少女──千早。

                                                          「不是吧?毀滅級魔物!」西宮大叫,一旁的江坂以及西九條的臉色又更難看了一些。

                                                          「各位請別對我們動手,我和千早小姐已經不是蓋亞的人了。」咲月放下了千早,對著一行人行禮道。

                                                          礙於咲月的存在,一旁的魔物也不敢輕易的攻擊,但守護者的超人們並沒有因此放下戒心,警戒著咲月的同時,也派了一些人警戒著魔物。

                                                          「靜流!露西亞!」千早發現了一旁的露西亞以及靜流,便抱了過去。

                                                          兩人也愣了一下,然後接住了撲過來的千早。

                                                          「你們沒事真的是太好了……瑚太朗呢?」千早抱著兩名少女,突然想到了瑚太朗。

                                                          見兩人都往同一個方向望去,千早也跟著看了過去。

                                                          看到的是在不遠處抱著小鳥的瑚太朗,以及將頭埋在瑚太朗懷裡的小鳥。

                                                          「诶?瑚太朗怎麼會抱著小鳥。」千早見到這個情景也嚇了一跳,隨後想靠過去一探究竟。

                                                          「千早小姐請留意。」咲月突然出現在千早的面前,阻止千早繼續向前。

                                                          「诶?」

                                                          只見瑚太朗的眼睛已經轉為了黑色,也沒有帶著任何一絲絲的情感盯著自己,千早向後退了兩步。

                                                          「千早…」露西亞走過去緊抓了千早的右手道,而靜流也抓著千早的左手。

                                                          「瑚太朗…魔物化了吧。」咲月盯著瑚太朗道。

                                                          卻被瑚太朗以威嚇,試圖不讓咲月靠近。

                                                          「而且小鳥小姐的生命流逝也相當快…」咲月無視了瑚太朗的威嚇,看著小鳥道。

                                                          瑚太朗懷中的小鳥,聽見了有人叫著自己後,相當虛弱的轉過頭看著超自研的大家。

                                                          「大家……」小鳥虛弱道。

                                                          「這不是真的…」千早呆愣道,似乎無法接受變成了魔物的瑚太朗以及即將面臨死亡的小鳥

                                                          轟隆隆隆…,巨響突然從後面出現。

                                                          「糟糕…」咲月眉頭緊皺,這個敵人他可是最不想去面對的,畢竟沒有把給予千早的能力拿回來的話,是很難對付牠的。

                                                          而牠的身影也隨之現形── 地龍。

                                                          「吼吼吼吼吼!!!!」地龍一聲怒吼,帶動著一旁的魔物一同向著守護者的人進攻。

                                                          一旁一直警戒著咲月的守護者們也沒有心力去警戒,只能頑強的對抗往自己撲過來的魔物。

                                                          「千早小姐,請你退後。」咲月護住了千早以及其身旁的少女們,一人面對著地龍。

                                                          「小鳥小姐,請你下令讓瑚太朗帶著你們離開吧。」咲月接著道。

                                                          「咲月!?」千早大叫。

                                                          「咲月…瑚太朗……」小鳥聽聞,輕聲道,同時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小鳥!?」靜流發現了小鳥的異狀,趕過去替她治療。

                                                          露西亞則是緊握著手中的刀,守著三人。

                                                          魔物化的瑚太朗呆愣著地看著四人,以及和地龍互相牽制的咲月。

                                                          他知道自己的主人──小鳥已經沒有足夠的生命給予他,所以他並沒有繼續戰鬥,但是自己的存在就會讓其的生命持續消失。

                                                          看著幫著小鳥治療的靜流,以及一旁憂心滿面的千早,守護著他們三人的露西亞,還有阻擋著地龍前進的咲月,瑚太朗的心底又出現了一絲絲的悸動。

                                                          腳步往前,想往小鳥的方向靠近,卻發現了一台手機從自己的口袋落下。

                                                          經歷了許多戰鬥,瑚太朗身上的衣服也已經相當破爛,但手機卻僅僅受到一些刮傷而已。

                                                          手機掉到地上的同時,螢幕也自己打開了,是先前瑚太朗看著的超自研的照片。

                                                          看見了螢幕上的照片,瑚太朗愣了一下。

                                                          瑚太朗將手機撿了起來,眼神之中似乎又多了些東西。

                                                          他將手機螢幕關上,重新站了起來。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神情不再令人感覺道害怕,多了一絲絲人性的溫暖。

                                                          他向著小鳥的方向前進,露西亞並沒有阻擋,但是她眼眶中的濕潤,已經被瑚太朗看到了。

                                                          「小鳥,小鳥,不要阿。」靜流發現自己幾乎無法小鳥的生機流逝,僅能哭訴著。

                                                          一旁的千早眼淚早已淚流滿面,兩人絲毫沒有發現瑚太朗已經站到了身旁。

                                                          瑚太朗蹲下身子,撫摸著小鳥的臉。

                                                          小鳥虛弱的睜開了眼睛,看著瑚太朗道:「瑚太朗…對不起,沒能守護你。」

                                                          「這不是妳的錯。」魔物化的瑚太朗生硬的說道,小鳥訝異的看著瑚太朗,一旁的三人也一臉驚訝。

                                                          「謝謝妳讓我活到現在,我生存與此的意義可能就是為了現在吧。」瑚太朗繼續說著,眼神之中也多了一些神采。

                                                          「所以,這是最後了,要好好的和她們一起生活下去。」瑚太朗雙手捧著小鳥的臉道。

                                                          瑚太朗將自己的額頭貼著小鳥的額頭,輕聲道:「對不起,讓你受苦了。」

                                                          瑚太朗使用了僅存不多的生命去改寫,他想將自己和小鳥的生命聯繫給切斷,並將屬於小鳥的生命也返還了回去。

                                                          小鳥的眼睛瞪大,與瑚太朗有著契約的她,在現在不透過生命之泉的狀況下,可以清晰地知道瑚太朗想做甚麼。

                                                          「住手!瑚太朗!這樣下去的話你會死的!」小鳥哭著道,但因身體的虛弱,她無法制止瑚太朗的動作。

                                                          「我早已在數年前死亡,是妳將我救回來的,我現在所能為妳做的,就只有這些了。」瑚太朗改寫完後,緩緩地站起身子道。

                                                          「瑚太朗…」小鳥因為生命的返回,整個人的氣色又好了許多,但眼淚卻一直滴了出來。

                                                          「小鳥麻煩妳們了。」瑚太朗對著望著自己的三人道。

                                                          「瑚太朗…」千早喃喃道。

                                                          「瑚太朗,交給我們吧。」露西亞勉強露出了笑容,對著瑚太朗道。

                                                          靜流也點了點頭示意。

                                                          瑚太朗打算去協助消滅四周的魔物,好讓守護者的人們可以離開。

                                                          「你會回來嗎?」小鳥忍住了淚水,噎聲道。

                                                          瑚太朗的心中並沒有像之前一樣悸動,只是他想起了他加入守護者的那一天──

                                                          「你會回來嗎?」那名小女孩拉著他的衣服問道。

                                                          「那你帶我去收穫祭吧!」小女孩得知了他要離開,於是這樣道。

                                                          他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少女。

                                                          但是他最後並沒有履行這個約定,並差點在森林之中頻臨死亡,並被當時的小女孩救下,並昏睡了數年。

                                                          想到這裡,瑚太朗轉過頭,露出了一個和之前的瑚太朗一模一樣的爽朗笑容道:「我會回來帶你去逛收穫祭的!」

                                                          然後馬上就離開了。

                                                          「騙子……」小鳥的淚水又忍不住流下,她沒想到瑚太朗還會記得這個約定。

                                                          靜流、千早、露西亞三人沉默,她們也知道沒了契約的魔獸很快就會瀕臨死亡。

                                                          但既然這是瑚太朗最後的願望,那她就會去完成。

                                                          略為恢復了一絲一是的瑚太朗,手中的歐若拉也幻化為魔獸的樣子,廝殺著阻擋守護者們離開的道路的魔獸。

                                                          「西九條,超自研的大家,交給你了。」瑚太朗將前方的魔物殺的差不多後,走到了西九條身旁道。

                                                          「瑚太朗?」西九條反應過來時,瑚太朗已經往地龍的方向去了。

                                                        …… ……

                                                          「瑚太朗,你怎麼會在這裡……解除了契約了阿。」咲月看到一道人影攻擊著地龍,發現是瑚太朗,端倪了片刻後發現瑚太朗身上的魔物契約已經消失了。

                                                          「是嗎,你已經想好了嗎。」咲月一瞬間就懂了瑚太朗來到這裡的心思。

                                                          「拜託你了。」瑚太朗手中的歐若拉獸與地龍糾纏著,整個人退到了咲月的身旁道。

                                                          咲月輕輕地嘆氣,道:「是的。」

                                                          咲月轉過頭,追著已經離開的守護者隊伍。

                                                          瑚太朗一人面對著地龍,以及眾多的魔物。

                                                          「嘎嘎啊啊啊啊啊啊。」瑚太朗大聲的咆哮,帶著歐若拉獸衝了出去。





                                                          在遠處聽見了瑚太朗咆哮的少女們,眼眶再度濕潤了起來。

                                                          最先振作起來的是小鳥,小鳥擦乾了自己的眼淚道:「瑚太朗說過他會回來的,走吧。」

                                                          其餘三人聽完後,也擦乾了眼淚,繼續跑著。

                                                          儘管他們早已知道瑚太朗的未來,但他們依然相信瑚太朗會帶給她們的"奇蹟"。

                                                          咲月隨後跟上,看著眼睛略為紅腫的少女一行人,但是卻堅定著甚麼一樣的神情,只是微微地笑了一下。

                                                          「與太朗,要回來啊,她們需要的既不是那個瑚太朗,也不是我,而是你啊。」咲月喃喃道。


                                                        收起回复
                                                        32楼2018-01-13 02:27
                                                          写得不错


                                                          回复
                                                          33楼2018-01-13 17:26
                                                              說個,已經寫完了。
                                                              感覺人氣差了些。










                                                              所以結局等你們來救濟我lalalalalalalalalalallalalalala。
                                                              Terra著手中,剩下的幾篇我在修飾一下後再上,不過會慢慢發的。
                                                              不過其實也只剩下3回啦。


                                                            回复
                                                            34楼2018-01-13 1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