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好看吧 关注:20,469贴子:209,659
  • 6回复贴,共1

【超好看2017年09刊】《妖怪画卷之·念佛》 文/苏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手打&校对:@xmhuangjinchun

扫描:@xmhuangjinchun


(以下均来自超好看手打组手打,请米娜桑尊重大家的劳动成果切勿随意转发)


回复
1楼2018-01-14 12:45
    他们化妖而来,善恶皆在一念。





    陆离离开落云庄,南行八十里,来到一处县城。此处唤作南平县,县中人喜食狗肉,所以县中活狗交易频繁,每年都有大量犬类命丧于此。


    南平县最有名的狗肉贩子名叫陈得渊,他下手利落,处理迅速,现杀现卖的狗肉十分新鲜,所以客人源源不断。


    然而,近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得渊竟然不再屠狗,而是整日躲在家中,一身的手艺竟搁置了。


    县上传闻陈得渊家中闹了妖怪,而这妖怪便与陈得渊屠狗的营生有关。


    那日,陈得渊在菜市场出摊,一位客人要狗腿和狗肺,结果陈得渊提起刀便往客人的手腕处砍去。幸亏客人及时闪避才没有被砍伤。


    “卖肉的,你怎么下刀呢?”客人急了。


    “对不住,对不住,实在对不住,一时眼花没看清楚。”陈得渊回过神来,浑身直冒冷汗,一个劲儿地给客人赔礼,最后又多称了二两狗肉才算作罢。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


    当天下午,陈得渊卖光了肉案上的狗肉,见天色尚早,便准备再杀一条狗拿来卖。他磨亮刀,拎着狗来到僻静处,将狗摁在砧板上,准备一刀下去砍断狗脖子。谁知那狗不肯就死,猛一挣扎,整张狗脸抬了起来,陈得渊竟然在狗脸上看到了一张人脸。


    “啊!”陈得渊吓了一跳,手中的屠刀落地,然而再去看那条狗,脖子上面还是一个狗头,狗头上哪还有什么人脸。


    陈得渊又惊又怒,抓起地上的屠刀,一刀砍断了狗脖子。


    到了入夜时分,陈得渊收了摊子,独自赶回家中。


    “还我命来!”


    经过一条小巷时,陈得渊忽然听见这四个字。他转过头看到身后的角落里坐着一位蓬头垢面的黑衣老人。


    这人明明活得好好的,问我要什么命?


    陈得渊心中疑惑,一步步走向角落想去看个究竟。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陈得渊惊疑不定地走到那黑衣老人跟前,却发现哪有什么人,分明是一张狗皮。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一个年纪稍长的人叹息,“当时若是能少杀几条狗,想必也不会有今日的祸端了。”


    “是啊!”一个中年男人接话道,“何况已有两个道士死在那妖怪手中了,就算陈得渊倾家荡产怕是也无人敢去他家除妖了。”


    陆离站在人群外围,将事情听了个大概,便拉住一位小哥问道:“敢问小哥,这陈得渊家住何处?”


    小哥见陆离模样斯文,年纪不大,口音也不是本地人,便道:“兄台,我看你年纪不大,不忍你去送死,实话告诉你吧,这陈得渊杀狗太多,积攒的怨气化作妖怪回来报复。这是他应得的报应,旁人是管不得的。”


    陆离一笑,道:“实不相瞒,在下是一名捉妖师。”


    “真的?”那小哥眼中七分不信,三分疑惑。


    “嗯!”陆离点了点头。


    “不不不,我还是不能告诉你。”小哥摆摆手,“之前陈得渊已经找了两位道士来他家做法事,那两个道士年纪长于你,看起来颇有些道行,最后却是没能降服那妖怪,还白白搭上了自己一条性命。”


    “这个你放心,我自有分寸。”陆离道。


    “这…”那小哥看着陆离,一时间竟没了主意。这时众人被两人的对话吸引过来,有人出口讥讽,说陆离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


    陆离听着众人的话,也不生气,依旧向着那小哥道:“这位兄台,这陈得渊家究竟在何处?”


    那位小哥心中一阵气恼,心想这人真是冥顽不灵,正欲伸手将陆离拉到一边详说一番,却不知人群中是谁嘴快,指着南面道:“此处向北,过两条街,左手第三家便是。”


    小哥伸手想要拉住陆离,却拉了个空,再定睛一看,人群中哪还有刚刚的那个年轻人!





    自从家中出现妖怪作祟,陈得渊便不再屠狗,而是整日疑神疑鬼地躲在房间里烧香拜佛,求佛祖保佑。


    陈煜见父亲这般模样,十分担忧,只得放出消息,愿花重金聘请能人异士斩妖除魔,以求还陈家一份安宁。


    此刻,陈煜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年轻人。


    “你…你是谁?”陈煜一惊,问道。


    “我叫陆离,是来帮你除妖的。”陆离道。


    “你…”陈煜看着陆离,眼中惊疑不定。眼前这个人模样斯文,看起来年纪与陈煜不相上下,虽然颇有些风度,但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捉妖师。


    “你不用怀疑我的本事。”陆离看出陈煜的心思,“人都是惜命的,我此刻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除去妖怪,但和妖怪周旋一番的本事还是有的,又岂会不知天高地厚,白白舍命!”


    “先生若真能除去这妖怪,陈煜感激不尽。”陈煜见陆离语气笃定,神情自信,又想到他刚才神


    不知鬼不觉突然出现在院子里,想来是有些本事的。


    “只是不知那两位道士是怎样死在妖怪手中的?”


    “事情是这样的。”陈煜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


    那日晚间,陈得渊惊慌失措地跑回家中,口中不住地念叨着:“狗来索命了,狗来索命了…”


    “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煜心中奇怪,不禁追问起来。


    “狗来找我索命了,快去请道士来作法。”陈得渊边说边跑进了房间里。


    陈煜当然不相信狗来索命的无稽之谈,但转念一想,陈得渊连日劳累再加上这些年确实杀了不少狗,心中难免有些惭愧不忍,以至于出现幻觉。不如便请个道士来做一场法事,也好让父亲心安。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天还没亮便有一位道士出现在了陈家门口。


    “贫道途经贵府,发现府上戾气深重,若不设法除去,怕是会招来更大的祸患。”那道士站在门口一本正经道。


    “如此便有劳大师了。”


    陈煜打着哈欠,将那道士让进院子里。然而那道士却说此时已临近天亮,妖怪已经散去,戾气也已敛起,要等到入夜之后做法事才是最好的时机。


    陈煜不以为然,但是陈得渊对此却深信不疑,一定要等到晚上才能开坛作法。


    “后来呢?”陆离问。


    “当天夜里,那道士在院子里开坛作法,起初一切都好好的,但是法事快完成的时候,院子里忽然起了一阵狂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待风停了,我见那道士伏在祭坛上一动不动,上前一看,发现他已经死了。”


    “第二位道长呢?”


    “第二位道长也是如此。”陈煜道,“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来做法事,每到夜里,便有无数的狗吠声响彻庭院,叫人彻夜难眠。”


    “如此说来,这妖怪确实非同小可。”陆离道,“今夜便让我来会会他。”


    回复
    2楼2018-01-14 12:46



      陆离和陈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井中的尸体打捞上来。


      此刻,两人看着那具尸体,百思不得其解。因为那尸体正是前任住持的金身,且尸体面目慈祥,嘴角含笑,唯有眉头微微皱起,像是有一丝隐忧。


      “这尸体并没有化妖。”陆离断然道。


      “若不是他,化妖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陈煜看着眼前的寺庙,觉得每一件事物都充满了妖邪之气。


      “走,咱们再去禅房看看。”说完,陆离便率先朝禅房走去。


      由于已经空置了些时日,所以禅房内积了一层灰尘,除了住持的床上整齐地摆放着几件僧衣,地上放着一个蒲团,墙上贴着一张写有佛字的宣纸以及一桌一椅之外,再无其他。


      两人在禅房中又仔细地巡视了一遍,陆离停下来,望着那张桌子出神。


      陈煜也看向桌子,只见桌子上的灰尘像是被什么东西拂过一般,出现一道干净的印迹。


      “是器物。”陆离道,“这庙中有器物化作了妖怪。”


      “器物?”陈煜惊讶。


      “这庙中的一事一物都受到过佛光普照,也都听过这和尚念经说法,想必日久天长便有了灵性,待那和尚圆寂之后便有器物化身为妖想要完成这和尚最后的一段尘缘。”陆离转过身,继续道,“只不过器物化作妖怪,虽身带佛法,却无佛性,想必只是一味想要惩罚你父亲,所以才会接连杀了两个道士。”


      “难道先生也不是这妖怪的对手?”陈煜急得团团转。


      陆离摇头,他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器物化作了妖怪。


      “这可如何是好啊!”陈煜踩脚,“难道家父注定逃不过这一劫吗?”


      “你不要着急。”陆离安慰陈煜道,“我虽然不是它的对手,但却未必不能降服它。”


      “先生拿什么降服它?”


      陆离似笑非笑地看向陈煜,伸出手指,朝着自己的脑袋点了点。


      “靠这里。”





      傍晚时分,陆离与陈煜回到家中。


      陈得渊迎出来道:“今日你们离开后,家中又来了一位道士。”


      “哦?”陆离四下巡视,并未见人,“不知这位道友现在何处,能否一见?”


      “这…”陈得渊面露难色,“这位道长向来独自行事,不肯见他人。今夜两位要分开行事才好。”


      “嗯!”陆离沉思了一下,问,“不知这位道友是何时来的?”


      “清早你们离开后,他便到了。”


      “他现在在何处?”


      “在西厢房中打坐。”陈得渊道。


      陆离来到庭院中,只见西厢房门窗紧闭,忽然问道:“不知之前两位被妖怪杀死的道士尸体停放在何处?”


      “停放在城北义庄。”陈煜道,“先生问这个做什么?”


      “闲来无事,随口一问。”说完,陆离便走回了自己居住的东厢房,关门之前不忘叮嘱陈得渊父子道,“我准备一下晚上用的法器,那妖怪一来,我自会现身。”


      “先生只管忙自己的,我们父子二人绝不打扰,绝不打扰。”陈得渊连声回应。


      陆离关上门,打开临街的后窗,一跃便来到了街上。


      一上街,陆离便加快脚步向着城北而去。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陆离到了城北义庄,他走进义庄,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棺木,有主的、无主的,松木的、楠木的,陆离见最外面放着两具一模一样的薄棺,那棺材油漆颇新,棺盖上也尚未落灰。


      想必这两口棺木里成殓的便是之前无辜丧命的倒霉道士的尸首了。


      陆离走过去,两只手搭在两个棺盖上,稍一用力,便将棺盖掀了起来。


      陆离看向棺材的内里。


      棺材里却空无一物!


      “果然是这样!”陆离放下棺盖,回想着陈得渊父子说的话,回忆着这两日发生的一切,走出祠堂,慢慢地沿着来路走了回去。





      夜,月已将满。


      一轮巨大的银盘悬挂在夜空中,散发出无尽的月辉,沐浴着世间万物。


      一位身着黑色道袍的道士手持桃木剑正在院子里作法。


      “先生怎么还不出来?”陈煜注视着院子里的一举一动,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陆离自下午回东厢房之后,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此刻院子中只有今日新到的那位道长一人。


      院子中忽然狂风大作,那道士桃木剑竖起,蓦然回身,大喝道:“妖孽,出来受死!”


      说完,那道士挥起桃木剑在风中砍杀起来,每一剑都劈砍在虚空中,然而十几剑过后那道士却渐渐出现了颓势。


      “又来坏我好事,今晚连你一并收拾掉。”那道士朝着虚空中用力一砍,袍袖朝身后一挥,两道黑气从袖间激射而出,直奔陈煜和陈得渊所在。


      “阿弥陀佛!”一声清亮的佛号在风中响起,一位老僧出现在门口,无数白色丝线飞出,与那两道黑气纠缠在一起。


      “和尚来杀我啦,和尚来杀我啦!”陈得渊一见那和尚立时怪叫起来,急忙往墙角躲去。


      “陈施主,躲到贫道身后,贫道护你周全。”那道士跃起,朝着陈得渊的方向掠过来。


      此时月已升高,那道士在月光下功力竟似提升了不少,全没了刚才的颓势。他跃到屋檐下,袍袖一卷便卷开了窗子,一跃便来到了屋中。陈得渊见这道士进了屋子,急忙躲到了道士身后。


      “阿弥陀佛,施主万万不可,这妖邪是来取你性命的!”那和尚突然出声阻止。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那道士身后忽然冒出无数黑气,黑气甫一落地,便化作一只只黑色的大狗,黑狗双眼发红,犬牙差互,咆哮着朝陈得渊扑来。


      “阿弥陀佛!”那和尚一声佛号念出,身后飞出更多白色丝线,朝着那些黑狗射去。然而终究距离过远,又有那道士挡在中间,竟来不及为陈得渊争取一分逃命的时间。


      “爹!”陈煜大叫着,朝那道士扑去。


      道士袍袖一拂,将陈煜打得直直向后飞去,落地时将一张小几砸得粉碎。


      “救命啊…”陈得渊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黑狗扑向自己,森白的狗牙马上就要咬断他的喉咙了。


      “起!”


      随着屋顶上一声轻呼,陈得渊脚下忽然升起四道黄符,那黄符飞至陈得渊腰襻,便围着他迅速旋转起来,将他笼罩在一股无形的咒力之下。那些黑狗飞身扑上,刚刚与咒力接触,便一点点地化去,最终消失不见。


      此时那些白丝飘然而至,将那道士缠裹起来。


      那道士奋力挣扎,不肯束手就擒,然而那白丝却是越挣扎束缚得越紧。片刻之后,那道士一声长啸,竟不是人类的声音,而后身体渐渐委顿缩小,最后竟然化作了一具已经腐烂的狗尸。


      “阿弥陀佛,妖已除了,你还不回来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顶上传来。


      紧接着屋顶上瓦片响动,陈得渊父子与那和尚一齐朝外看去,只见一位老僧从屋顶飘然而下。


      陈得渊父子看着落地的老僧,又看了看眼前的和尚,发现两人竟然一模一样。


      “阿弥陀佛,你还不回来!”老僧朝着和尚伸出手。


      那和尚看着老僧,身体一点点委顿下去,慢慢地化作一尾拂尘,朝着老僧飘去,最后落在老僧手中。


      十一


      老僧手持拂尘,在原地转了个圈,竟然变了个样子——是陆离。


      此刻陆离身上穿着一件僧衣,手中拿着拂尘,朝着陈得渊父子走了过去。


      “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煜不解道。“离开一字庙前,我特地拿了一件僧衣,刚刚又念了佛号,这拂尘自然是将我当作那已经圆寂的老住持了。”


      “先生,我是问这整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那两位道士是不是也是天还没亮便到府上来敲门了?”陆离不答反问。


      “是。”陈煜点头。


      “这便是了。”陆离道,“那两位道士其实是死去的狗的怨气所化,因为妖物白日里不敢现身,又忌惮佛光加持,所以才趁着天亮之前来敲门,好在天黑妖力强盛之后杀死你父亲。”


      “这么说,要杀我父亲的不是那和尚?”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陆离看向远处苍茫的夜空,“想必那和尚圆寂时知道你父亲不守信用,终会招致祸患,这拂尘与主人心有灵犀,于是便化作那和尚的模样来降妖除魔,想要救你父亲一条性命。所谓一念成佛,即便是妖怪,只要怀有一颗慈悲之心,与佛又有何区别?”


      陆离看着手中的拂尘,眼中满是敬佩之意。


      “终究是我贪心不足,命中该当有此一劫。”陈得渊黯然道,“罢了,罢了,从今往后不再干这营生便是了。”


      尾声


      南平县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陈得渊家中再无狗吠声。


      陈得渊不再杀狗,而是一心向佛,出家为僧,做了南山一字庙新任住持的弟子。


      陆离带着那拂尘上路了,他的画本上也多了一尾佛光普照的拂尘…


      回复
      4楼2018-01-14 12:52
        苏荼:北方人,单身,留寸头,平时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等待愿者上钓。大学在烟雨江南度过,可惜没见到“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商女。毕业后从事外贸工作。此生最大的理想是有一天能著作等身。


        延伸阅读


        @舍利


        舍利是梵语的音译,最初意思是“米粒”,因为佛舍利形似米粒,所以得名。在佛教中,僧人死后所遗留的头发、骨骼、骨灰等,均称为舍利。舍利子和舍利还有些不同,舍利子是僧人在火化后所产生的结晶体。佛经上说,舍利子是通过“六波罗蜜”和“戒定慧”等功德所熏修的,是难能可贵且受到尊重的。佛教中对舍利和舍利子的尊敬和供奉,是依据缘起性空的义理。传说释迦牟**后留下了八颗舍利子以及八千四百颗珍珠形状的真身舍利,是佛家至高无上的圣物,各个地方的寺庙都抢着供奉。然而也有人拿着彩色玻璃珠子,打着舍利的幌子,说是上天入地的宝贝,以此欺骗消费者盲目购买供奉。这就有点儿过分了啊…总之,舍利属于宗教的圣物,我们只要怀着敬意去看待,并不需要过度神秘化、物质化。


        @加持


        “给我加个buff!”“加持来一套!”游戏中经常可以听到“加持”这个词,获得加持后,可能会迅速“敏捷+10”“攻击+10”。简单来说就是给你一些辅助技能、增益效果,总之是一种队友看到抱大腿,敌人看到想杀人的技能。追本溯源,“加持”是梵语音译,是佛教尤其是密宗派行者常用的一个术语。《佛学大辞典》中有记载:“此时,有一种超乎人类之力量显现,此种相应而且得到感应之事,称为加持。”佛教中说加持,一般是指修行到一定阶段的佛教修行者,在意念的作用下,把自己的美好祝愿和能量作用在某一物品上,使其具有保佑护持功能,辅助佩带者趋吉避凶,心想事成;或直接作用在某一生命体身上,改变这一生命体的不合理的思想、状态和结构。总之,“加持”是一件美好的事情,那么请把你的智力加持给我吧。


        @义庄


        现如今谈起义庄,大家可能想到的都是电视剧、小说中那些存放棺柩的阴冷场所,自带着翻飞的引魂幡和诡异可怖的BGM。然而早在北宋时期,义庄的作用还不是这样。义庄是中国古代社会风俗,是宗族所有的田产。仁宗时范仲淹在苏州用俸禄置田产,收地租,创建了范氏义庄,用以资助族人。这也是历史文献中关于义庄的最早记载。如今,在股市中也有“义庄”这一说法,指的是讲道义的庄家。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情:在钾肥认沾权证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有人在论坛声称要解救亏损的散户,并且豪放地做到这一点,该神秘人也被最早称为“义庄”。然而事后,有机构投资者指出,根本就没有什么义庄,只不过是一群不知道权证为何物的交易者的无知造成了难以理解的结局。虽然不是很懂发生了什么,但是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回复
        5楼2018-01-14 12:53
          =====================================End=============================


          回复
          6楼2018-01-14 12:53
            三完了就八?中间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11 01:18
              中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3-15 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