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好看吧 关注:20,470贴子:209,658
  • 4回复贴,共1

【超好看2017年09刊】《老江湖》 文/猫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手打&校对:@xmhuangjinchun

扫描:@xmhuangjinchun


(以下均来自超好看手打组手打,请米娜桑尊重大家的劳动成果切勿随意转发)


回复
1楼2018-01-14 13:49






    回复
    2楼2018-01-14 13:56
      大年三十到了。虽然正值战乱年代,但这毕竟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家家户户都有些过节的喜气。


      夜幕刚刚降临,薛六就带着手下往震岳拳馆去了。身后跟着的,还有张大帅——他急需人手来扩张势力,拳馆里这些精壮青年正是完美的选择。


      既然大帅在身边,薛六自然想显摆显摆自己的威风。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在这么个喜庆的日子里冲进去和拳馆众人正面对峙,师父那个老家伙的脸上会是什么样的精彩表情。他已经被这个脾气软绵绵的老头儿压了数年之久,现在总算轮到他发达了。


      刚一踹开门,薛六就心头一紧:往常人声鼎沸的拳馆突然变得寂静无声,只有一张太师椅放在天井正中央,冯让端坐其上,神色坦然。


      张大帅眉头一皱:“怎么个意思?薛六,你不是说这拳馆人挺多的吗?”


      没等薛六开口,冯让就淡淡一笑:“想知道人去哪儿了?让薛六出来,我们爷儿俩比试比试,你赢了我就告诉你。”


      薛六恼怒不已,举枪就威胁他:“我念在咱们俩师徒情分上给你面子了,你竟然这么不识抬举!”


      张大帅却根本不在乎这些,冲薛六不耐烦地吩咐:“赶紧的,把他打趴下!老子还等着收编你那群师弟呢。”


      薛六知道张大帅没人情味,自己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小卒子,没办法,只好把枪重新揣回腰间,硬着头皮上了场。


      冯让出手极快。震岳拳本来是以力道见长的拳法,却被他使得像是闪电一般迅猛,每一拳都带着呼啸的风声。薛六虽然年轻力壮,但也只是堪堪招架得住,没有力气还手。但他心里并不慌——老爷子这么个打法,一会儿就会体力不支。


      “打来打去,还是这十二招,您真觉得能奈何得了我吗?”薛六边招架边出言讥讽。


      冯让却不言语,只顾着认认真真把拳势打出来,每一拳都无可挑剔。


      九、十、十一…这一套拳法快要打完了,薛六在心里默念着。


      终于到了第十二招结束,薛六依旧毫发无损。这第十二招讲究“贴身近打”,重点就在于要和对手近身相搏。二人对这套拳法都极熟悉,几乎在同一时间双拳尽出,肘部紧紧锁在了一起。


      “你就一点儿悔意都没有?”冯让大口喘着气,力道显然快衰竭了。


      薛六有些得意:“该后悔的是您吧。江湖早就不是您年轻时候那个江湖了,规矩当然也不是那些规矩了。您老人家练了一辈子震岳拳,到头来还不是一样落了个空?拳头再快,终究快不过子弹。”


      冯让闻言,轻轻叹了口气。


      “我开了一辈子拳馆,攒下点儿钱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如今都给你那些师弟做了盘缠,前两天就已经让他们趁夜出城去了。震岳拳馆里如今就只剩下我这个老头子了,你死心吧。”


      薛六只觉得浑身的血都涌到了脑子里,红着眼骂了一句:“老**,看我不打死你!”说罢便硬使蛮力把冯让震开,想一拳往他面门上招呼。


      就在这一瞬间,冯让出手了!他的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几乎是刹那之间就将薛六腰间的枪拔了出来,紧紧握在手中。


      “你不是喜欢枪吗?”冯让紧紧盯着薛六,用枪指着对方,“师父的拳头确实快不过枪,但却快得过拿枪的人。”


      薛六却丝毫不慌,反倒抱着胳膊笑了:“老爷子,你真是老糊涂了。你以为这枪会自己开哪?我这枪里还没上子弹呢,你拿手里有什么用?开枪啊,我倒是看看你能不能凭空打出来子弹,哈哈…”


      二人站得极近,但离张大帅和士兵们却有段距离。众人只看见薛六被冯让拿枪指着脑袋,却听不清二人的对话,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们俩这是干吗呢!薛六,给我弄死这个老东西!”张大帅等得不耐烦,在旁边高声喊了一嗓子。


      冯让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精光。


      “混江湖讲究德行,这是老辈儿传下来的道理,但你不听。徒弟出了岔子,是师父没教好。今天师父就告诉你,震岳拳的第十三招,叫作‘规矩’!”


      话音刚落,他已经飞扑而出,一只手死死抱住了薛六,另一只手举起了枪,枪口正对着张大帅!


      薛六瞬间明白了过来,他慌忙撕吼着:“都别开枪!他骗你们的!我的枪里没…”


      但是为时已晚了。就在冯让抬手瞄准张大帅的时候,大帅身旁的数个士兵早已经对准冯让扣动了扳机,将这名“刺客”当场击杀。数不清的子弹穿过了冯让和薛六的身体,他们俩倒在了漫天血雾当中。


      自那以后,沧阳城里就再也没了“震岳拳馆”这个名号。但这门武艺却没有失传,据说几年后在全国好几个地方都出现了传授震岳拳的拳馆。唯一不同的是,这些新开的拳馆不再以“十二路震岳拳”为当家武艺,而是换成了“十三路震岳拳”。


      最后这一招,就叫“规矩”。


      回复
      3楼2018-01-14 13:56
        苍耳&路瑶-出品


        猫刀:90后首班车乘客,深爱猫和游戏,喜欢小樱和柯南,AB站资深潜水员。大学时期开始写作,脑洞颇大,性情无常。写作风格不定,文笔水平没准儿,被编辑砍是常事…现居北京,蛰伏苟活,希望文字能被大家喜欢,一起在繁重的生活中透口气。


        创作心得:江湖这个概念,对我而言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刀光剑影、恩怨情仇,女儿红配牛肉,炫酷到睁不开眼啊。


        然而“江湖”已经是过去式了,枪械的出现结束了冷兵器时代,再快的拳法也挡不了呼啸的子弹。对此我始终有些伤感,有些浪漫情怀是不应该被击碎的。


        正是出于这种想法,所以才有了这篇《老江湖》。


        师父冯让代表的是传统江湖,他略显古板苛刻,但始终遵循一种不可撼动的行事准则,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他们那代人的行为底线。徒弟薛六则是枪械的信徒,崇尚新武器带来的简单粗暴,努力钻一些空子达到自己的目的。用现在的话说,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时代洪流无人可挡,但并非所有传统都要摒弃才算合理。拳法比不了子弹,可它和子弹一样值得敬畏,不仅是因为威力,更是因为态度。


        老江湖还在不在?


        在这个北京城里不剩多少老城墙的时代,我和你一样,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延伸阅读


        @花架子


        花架子一般用来指一些浮夸且不切实际的行为。比如说两方过招,一方看似厉害地摆了很多狂霸酷炫的动作,然后被一击K0,那么这些战前预热行为就是花架子。可是在戏曲中,有一种“花脸”叫作“架子花”,观众所欣赏的重点之一就是他们的“花架子”,此处的花架子,便是一种艺术了。“花架子”一词,来源于一个有趣的故事。在元代,松江乌泥泾有一个叫作黄道婆的纺织家,她传播纺织技术,研制革新了轧花车、纺织机等工具,带着乡民们一起发家致富奔了小康,远近闻名。同乡有一个名落孙山的李秀才,跑到了湖州织里当私塾先生,当地村民一听这家伙来自乌泥泾,眉头一皱,觉得“了不得了,他肯定也是织女再世”,于是纷纷找他请教纺织新技术。而李秀才对纺织一窍不通,又碍于面子不愿承认,就发挥“聪明才智”,画了纺织机图纸给乡民们进行研究制造。当然,纺织机是造出来了,可惜——完全不能用!这就是中国第一款高端定制“花架子”啦。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书,怎么就不懂“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道理呢?


        @天井


        天井不是丼,天井没有水。天井一般是指宅院中房与房之间或房与围墙之间所围成的露天空地。咦?听起来和院子一样啊…其实不然,最为重要的区别在于——天井至少由三面房屋以上来围合。想不到吧!天井与厅堂为一体,姑且可以算作室内的空间。而院落则相反,属于室外空间,是人类“圈地自萌”的产物。中国传统建筑艺术一直以来都与传统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人们对建筑风格的掌控更是体现出了人与自然的交流磨合。而院落的形成,也透露着儒家修身齐家的思想。正所谓“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可是我们又不能天天年年在山里住在水边玩,修身养性很重要,面包也很重要,对吧?所以机智的人类就把大自然请到了自己的院子中。相比于院落,天井则显得封闭了很多,然而能在天井里种种花、养养草,感受一年四季最为直观的变化,一天二十四时的阴晴光影,也是格外美好的。愿人人心里都有一座院子,天井也行。


        回复
        4楼2018-01-14 13:57
          =====================================End=============================


          回复
          5楼2018-01-14 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