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好看吧 关注:20,460贴子:209,896
  • 29回复贴,共1

【超好看2017年09刊】《死亡密码·蜥蜴之髯14》 文/藤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手打&校对:@xmhuangjinchun

扫描:@xmhuangjinchun


(以下均来自超好看手打组手打,请米娜桑尊重大家的劳动成果切勿随意转发)


回复
1楼2018-01-14 13:59
    致读者书


    《死亡密码·蜥蜴之髯》自2017年1月停止连载,至今已有8个月。主要原因是该故事已接近尾声,庞大的故事框架与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整理完善3为了呈献给读者更为完美的故事,给读者更好的阅读感受,我们与作者藤萍协商一致决定暂停连栽。如今,藤萍已经完成了《死亡密码·蜥蜴之髯》的全部创作,终稿已经在我们手里了,大家可以放宽心,坐等更新,我们保证按期刊登,直至完结!由于之前暂停连载,给读者朋友们造成了困扰,我们在此负荆请罪,请大家务必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


    收起回复
    2楼2018-01-14 13:59
      他们也许从未彼此仇恨,只是一场绝恋。


      前情提要:


      韩旌与王伟对萧竹影留下的“示意图”展开调查,认为萧竹影窃取了携带病毒的巨蜥幼体后被各方势力追逐,万般无奈之下准备将其交给韩旌。至于她选择在玉兰小区埋藏巨蜥的原因,在没有实地调查之前,众人不好妄下结论。韩旌收到了李土芝寄来的针管包裹,而李土芝却因感染了“斑龙病”被迫加入“KING”。李土芝得知“龙”感染“斑龙病”后异变为蜥蜴人,想要得到基因图谱,并开始进行疯狂的人体实验,楚翔便是其中一个受害者。另一方面,林静被隔离,王伟、陈淡淡对萧竹影进行二次尸检,发现她右手虎口处有残缺牙印,推断她曾被大型犬咬过。于是两人再度前往玉兰小区进行调查,根据牙印线索推断萧竹影曾“借住”在白色事故车中,但资料却显示她驾驶黑色皮卡车将巨蜥丢入泥地,然而黑色皮卡车中却毫无与萧竹影有关的线索。


      回复
      3楼2018-01-14 14:00
        怀着对韩旌所谓“我倾向于相信它对你并没有恶意”的极度不信任,李土芝和韩旌去了小胡椒咖啡馆。晚上十点,小胡椒咖啡馆生意兴隆,两层的小楼内座无虚席。大门依然紧闭,李土芝敲了敲门上的小窗口,递进去“国王卡”。


        门内的服务生依然戴着面具,接过了那张卡。


        国王卡上并没有照片,只有一串感应条码,服务生拿着它刷了一下,装在大门口的读卡机闪烁出紫光。李土芝感觉到门内的服务生似乎愣了一下,他打了个电话到后台:“经理,我刷到一张闪紫光的卡,一般不是闪蓝光吗?是不是读卡器坏了?”


        欸?难道张秃头的卡有什么特别?


        李土芝心里暗叫坏了,坏了,说不定这张卡能刷出来张秃头的资料,那样一看就知道持卡者不是本人啊!怎么办?


        韩旌表情平淡,一直镇定如常。


        一会儿,门内的服务生打开大门,对他们俩鞠了一躬:“两位,你们的桌子在楼上‘孤独囚笼’。”同时他把卡还给了李土芝。


        李土芝装模作样地指了指身后的韩旌:“这是我朋友,没卡,没事吧?”


        戴着面具的服务生说:“您这张卡属于三级卡,可以带您的组员进去。”


        李土芝感觉手里小小的黑色卡片简直烫手,传说中的KING游戏第三等级的高人——张秃头居然是第三级的人!所以他和楚翔、沃德什么的…真的是一伙儿的。


        表面上,李土芝勉强控制住震惊,依旧装模作样地和韩旌上楼去了。


        二楼有三个房间,每个房间里都有人。


        所以所谓“孤独囚笼”到底在哪里?


        李土芝带着韩旌在每个房间里流窜,不停地给房间里的人道歉,就差按服务铃叫服务生来带路了——这时候,韩旌突然发现在采光天窗的墙面上,装饰着一个生锈的怀旧铁管楼梯。


        楼梯以老式水管焊接而成,钉在裸露的红砖墙壁上有一种微妙的神秘感。


        韩旌抓住楼梯,爬了上去。


        那个楼梯在二楼所有的房间正中间,几乎每个房间里的客人都能看见韩旌在爬墙,大家不约而同地停下交谈,好奇地看着韩旌往上爬。


        这感觉实在太羞耻了,这么大的人了,在公众场合玩别人的装饰品…李土芝捂着脸,跟着韩旌爬了上去。


        铁管楼梯真的通向采光的天窗。


        只不过在夜里,它能透过来的仅仅是微弱的星光。


        韩旌一推窗户,窗户向上打开,它并非封死的。


        一阵沁凉的微风吹上他的脸颊,非常舒服,微风中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是竹叶的香气。


        韩旌爬出天窗。


        眼前是一片完整的天台花园,不大不小15平方米左右的空间,靠近天窗的地方种满了琴丝竹,夜里的微风吹来,竹叶纷纷摆动,发出细碎的声音。


        在纤细但茂密的竹林中间摆放着一张石桌,石桌旁边有几个竹凳,石桌上点着一盏蜡烛,蜡烛的光在微风中明灭。


        这是一个私密却又清爽的空间,极具情调——如果没有包围着天台的那些铁丝网的话。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小胡椒”的主人用极粗的铁网格将整个天台全部罩住,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不留一点儿缝隙。


        在蜡烛闪烁的微光中,巨大的铁网就如同囚笼,给进入这个空间的人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竹叶纷飞,但不再让人感觉到美。


        这个地方,就是“孤独囚笼”。


        李土芝跟着韩旌爬了上来,心里有些诧异,又有些理所当然——他曾经看到“龙”在二楼的花园里现身,显而易见,当时“龙”就是站在“孤独囚笼”的竹林里。


        张光的国王卡能让他们进入这个私密空间,这到底又暗藏何意?


        李土芝胡乱点了两杯咖啡,和韩旌坐在“龙”曾经出现过的地方,到处查看痕迹。


        韩旌看了一会儿竹子,突然说:“张主任有国王卡,但是可能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或者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了。”李土芝点头,显然——看门的小弟都不认识这张卡。


        “但不管怎么说,张主任和楚翔还是可以相互联系的——他们都有国王卡,他们可以通过KING游戏互相联络。”韩旌沉吟,“楚翔在针管里留下的信息是要给张主任的可能性不大…”


        毕竟他们推测KING游戏能监视玩家有没有完成游戏的权限来自于“蓝网系统”,而又推测“蓝网系统”的黑客权限是张光给的。


        他们之间一定早有联系,只是一直极力避免被人发现。


        那么楚翔的秘密信息是要给谁看的呢?


        “喂?”李土芝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你说他会不会就是要给你看的?”


        韩旌愣了一下。


        “你看,他把东西给了我,而我显然只会把东西给你看。”李土芝耸耸肩,“我这种人是很容易了解的…”


        韩旌哭笑不得,他并不是什么位高权重,能左右一切的重要人物。楚翔不可能甘冒奇险,就为了让韩旌涉入其中,何况他和韩旌根本没有交集…


        “你不要忘了,根据调查结果,这个楚翔是你师弟,你们是一个大学的…虽然他被开除了。”李土芝一本正经地说,“萧竹影是你的**粉,说不定楚翔也是,他迷信你能解开他的密文有什么奇怪的?何况你真的解开了嘛!”
        韩旌微微一震。


        “我觉得说不定楚翔不信任张秃头,他藏着什么大秘密…萧竹影不是一直想联络你,她想把关于病毒的机密交给你。”李土芝越想越兴奋,“楚翔是她男朋友,说不定他也想联系你…呃…”当李土芝顺口想说“他也想把关于病毒的机密交给你”的时候骤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悖论——楚翔的立场和萧竹影的好像并不一样。


        楚翔绑架他就是为了从他手里早一步取得所谓“病毒资料”,他是为了活命想取得病毒资料,理由非常充分,可见他手里没有那份机密,所以他怎么可能像萧竹影一样想找到韩旌,秘密地给他什么东西?


        欸?又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楚翔真的是萧竹影的心爱之人——她为什么不把机密给楚翔,救他的命,却要冒险带着东西逃走,试图转移给韩旌?


        楚翔的故事里一直有难以解释的断层。


        萧竹影身上一样也有。


        她画了一个心爱之人,为之而死,而她手里有心爱之人急需的救命之物,她却要给韩旌。


        李土芝慢慢抬起头看着韩旌:“会不会是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你自己不知道?”


        韩旌蓦然转头看着李土芝,他一瞬间想到的并不是自己有什么特别之处,而是李土芝的这几句话恰好证明了他一直在怀疑的一件事。


        “他们是情侣…或者萧竹影爱着楚翔,”韩旌说,“至少在萧竹影画示意图的时候,她仍然爱着楚翔,把他画为心爱之人,他们之间是什么时候出了问题,让萧竹影宁可把资料给我也不给他,让楚翔卑劣到需要通过绑架你来获得那份东西?”他喝了一口咖啡,也许是味道太苦,他忘了加糖,他看了咖啡一眼。


        李土芝撕开黄糖的包装,递了过去:“可能是因为萧梅影的死?听说她是被楚翔传染的,作为双生妹妹,萧竹影可能恨他?情侣之间翻脸成仇?可是我听说萧梅影才是楚翔的女朋友,里面没有萧竹影什么事啊!难道是姐妹两个都爱上了楚翔?他的魅力这么大?”


        韩旌把黄糖倒进咖啡杯里,搅了搅:“萧竹影和萧梅影是双胞胎,萧竹影是我的师妹。”他不动声色地看了李土芝一眼,“可是当年的同学里面,没有人记得尹竹曾经有过双胞胎姐妹,楚翔是我师弟,尹竹是我师妹,学校里他们俩是情侣。”他还学了一句李土芝的口头禅,“并没有萧梅影什么事。”


        萧竹影长得清纯甜美,如果她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妹,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即使不在一个学校读书,也不可能没有人知道。在学校里她和楚翔是一对儿,几年后,凭空出现的她的双胞胎姐妹和楚翔是一对儿。


        这岂不是很奇怪?


        “你的想法,”李土芝皱着眉头看他,“是什么?”


        “没有萧梅影,也没有萧竹影。”韩旌说,“从头到尾,只有尹竹。”


        “不不不,我看到了萧梅影的标本。变态的楚翔给她做了个半身的标本,像活人一样,她和萧竹影的确长得一模一样。”李土芝连连摇头,“萧竹影的尸体在太平间,萧梅影的尸体在红灵山,不可能是一个人,除非她们都是修炼多年的妖怪。”


        “你也说了,”韩旌说,“红灵山里的萧梅影,是一具‘标本’。”他又撕了一包黄糖,倒进咖啡杯,“而‘标本’,是‘制作’出来的。”


        李土芝变了脸色:“你是说——那具‘标本’是假的吗?”


        “我怀疑是的。”韩旌非常坦然,“只有它是假的,才能证明我一直在怀疑的事——我怀疑‘龙’也是假的。”


        “什么?”李土芝愕然,“‘龙’怎么可能是假的?如果‘龙’是假的,KING是谁在领导?王桃和萧竹影是谁杀的?密码组大楼的保安是怎么死的?红嬷嬷酒吧里散布的病毒是哪里来的?还有我看见的那个…”


        那个大蜥蜴…


        “嘘——”韩旌压低了声音,“冷静。”


        回复
        4楼2018-01-14 14:01
          他怎么冷静得下来?韩旌居然说“龙”是不存在的!李土芝怎么接受得了,都恨了那么久的假想敌,说是假的就是假的啊?


          “我怀疑萧竹影就是萧梅影,双胞胎姐妹从来不存在。”韩旌说,“这个念头存在已经很久了,自从知道萧竹影就是尹竹,我就有这个想法,而王桃的存在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为什么?”李土芝莫名其妙。


          “王桃对人说她在老家的女儿叫作尹竹。”韩旌说,“我不知道她出于什么目的,她没有提过萧梅影的存在。除了楚翔的故事,从尹竹曾经的同学、她的微信照片,她的手机,她租住的房间,她画的示意图——没有任何地方显示她还有一个姐妹存在。”他苍白的手指轻抚咖啡杯的边缘,“假如你有一个兄弟,他死了,你们曾经那么亲密,怎么会连一张照片、一个牌位…或者一个摆牌位的地方都没有?”喝了一口咖啡,韩旌继续说,“而如果‘萧梅影’并不存在,那具‘标本’就很可疑——我猜它是假的。”


          “那和‘龙’有什么关系?”李土芝不能理解为什么韩旌非要说“萧梅影”是假的。


          “有很大的关系…”韩旌说,“如果‘萧梅影’不存在,‘萧竹影’和楚翔之间是怎么翻脸成仇的?‘萧竹影’为什么要出逃并冒险要把什么东西给我?他们假造了一对双生姐妹,是为了什么?”他撕了第三包黄糖,李土芝的目光看了过来,韩旌并没有停止,继续说,“‘萧梅影’的死是他们之间‘翻脸成仇’的合理理由,让‘萧竹影’出逃的行为变得合乎逻辑,如果没有这件事发生,‘萧竹影’无论如何也不该带着资料潜逃——不管楚翔到底是谁的情人,她都不可能见死不救。”微微一顿,他又说,“这也是让楚翔歇斯底里,变得疯狂和不可理喻的理由。受到刺激而疯狂的人,即使做出很多不合逻辑的事,也都可以说得过去。”


          李土芝听出了弦外之音:“听起来像很大一盘棋?”


          “的确是很大一盘棋。”韩旌说,“有一个…或者一些一直在下棋的人,他们冒险深入其中,不得不跟着下。‘萧梅影’的身份能混淆那个人的视线,就像‘龙’的存在一样。”


          他终于说到了“龙”,李土芝兴奋了起来:“为什么?”


          “任何人都能伪装‘龙’,”韩旌说,“它比萧梅影更好伪装,甚至根本不需要假装自己有一个双胞胎兄弟。你还记不记得,当楚翔和你说‘龙’的故事的时候,是不是表现得尤其激动,显得非常怨恨,把‘龙’描述得十恶不赦,欲杀之而后快?”


          李土芝想了想,好像真是。楚翔说起“龙”的恨是真的,那股怨毒根本是深入骨髓、无可抵消的,这又导致他的故事即便断层诸多且漏洞百出,却依然说服了李土芝。


          “他说故事的时候,沃德在场吗?”韩旌问。


          李土芝仔细回想了一会儿:“基本上都在。”


          断腿的沃德就像隐入洞窟深处的鬼魅,几乎都在房间角落阴暗古怪的灯光下坐着,一声不吭,仿佛陈旧古老的时光中古怪的装饰品。


          “他的故事不是说给你听的。”韩旌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舒了一口气,“还不明白吗?有一种古老的,在强敌面前自保和求胜的手段,叫作‘拥敌自重’。”


          “啥?”


          “我想要接近你,而你并不好接近。”韩旌一字一句地说,“最好又最快的方法,就是让我和你拥有共同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


          “沃德和楚翔,就是盟友。”李土芝开始听懂韩旌的意思,随即变了脸色,“而‘龙’就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对!因为‘龙’的存在,楚翔的存在变得重要,这就是我说的‘拥敌自重’——假造一个强大的敌人,作为自保的方法去接近真正的敌人。”韩旌说,“‘龙’很可能和‘萧梅影’一样并不存在,它可能是‘元始天尊’‘山河尽处’或‘我从无间来’之中的谁,更有可能的,它就是楚翔。”


          它就是楚翔!


          李土芝蓦然站起——他想到他在小胡椒咖啡馆第一次看到了“龙”,他从来没有见过楚翔,楚翔却莫名其妙地找上了他;他想到楚翔对着KING杀人放火,“龙”却没有报复过他;他想到楚翔的针管留言里面所留的签名是“龙”;他想到他被楚翔送出红灵山地窖,分道扬镳后他偷偷溜去小胡椒咖啡馆,二楼恰好有“龙”在等着他;他甚至想到楚翔把他带去地窖,对他各种威逼利诱,几次要把“斑龙病”病毒传染给他…但…


          他渐渐瞪大了眼睛,脸色变得青铁,他瞪着韩旌。


          但韩旌发病了,他却没有!


          楚翔冷笑着说让他感染了斑龙病——那该死的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真的被感染了吗?


          还是其实没有?


          回复
          5楼2018-01-14 14:02
            一切都是…这一切都是…那个该死的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为了完成任务而冒的险,布的局?“如果‘萧梅影’只是一个另有作用的身份,如果‘龙’真的并不存在,那么打入沃德身边的人从头到尾就只有尹竹和楚翔。”韩旌的表情非常慎重,“他们为了得到沃德的信任做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然后他们从沃德那里得到了一份重要的东西——出逃的‘萧竹影’被各方势力追杀至死,但除了一只带有病毒的巨蜥,谁也没得到东西。”他看着李土芝,“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萧梅影’的作用…非常重要。‘东西’从来不在萧竹影身上。”李土芝慢慢坐了下来,“说明…如果没有‘萧梅影’的死,很快就有人会猜到东西还在楚翔…那里。”他内心惊骇无比,“但是已经有人翻查了萧竹影的房间,带走了她所有的东西,有人甚至能从警局内部盗走照片,各方势力都在追查那个东西,甚至为此杀人,这里面不知道有哪些人是沃德的人,楚翔的处境非常危险…极其危险…”


            “斑龙病在蚕食他的思维,影响他的行为。”韩旌说,“这才是他最终决定通过你向我传递信息的原因,他的确在求助,只是这个求助…起点太高,风险巨大。”


            楚翔已经再三展示了他是个极端危险的男人。


            尹竹毫无疑问是为他而死的。


            为了保护楚翔,尹竹调虎离山,以一只巨蜥,带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直至死亡。


            她一直爱着楚翔,愿意为他而死。


            他们也许从未彼此仇恨,只是一场绝恋。


            “第三级地域”里,楚翔抚摸着“萧梅影”的标本时流下的眼泪,其中岂止是伤心成狂!


            她成尸成鬼。


            他入狂入魔。


            韩旌所猜测的故事,比楚翔自己所说的,更悲伤、痛苦十倍。


            三十一、展露踪迹


            “啪、啪”两声,有人鼓了鼓掌。


            韩旌毫不意外,端坐不动,李土芝是吃了一惊,但也不是很惊讶。


            自从刷了张光的国王卡进入小胡椒咖啡馆,他们就知道一举一动都在咖啡馆的监视之下,而韩旌愿意冒这个险,自然是对自己的“猜测”非常有信心。


            小胡椒咖啡馆是“龙”的基地。


            但杀死“萧竹影”的凶手也正是潜入了这里——李土芝现在想通了——王磊在这里做服务生,他的目的不单纯,一定与萧竹影的死有关,这就是为什么楚翔持枪破门而入当场杀了他。


            那是赤裸裸的复仇。


            王磊是别人放入小胡椒咖啡馆的卧底。


            而另外一个神似韩旌的男人,那个真正动手的人至今没有找到,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有一个练习钻入拉杆箱的女孩,她会是谁?


            李土芝大脑里的念头还没有转完,铁丝网的外面赫然出现了一张他非常熟悉的脸。


            楚翔站在铁丝网的外面,琴丝竹当中,细碎繁多的小竹叶挡住他身体的大半部分,让李土芝看不清他的下半身有没有变成大蜥蜴——不过料想能随心所欲地把自己搞成半人半蜥,“斑龙病”就不是一种病,其实是特异功能吧。


            “韩师兄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是和传闻中一样,非常聪明。”楚翔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藏匿在那里的,显然刚才韩旌的话也有一半是说给他听的,他听见了,却没什么表示,讳莫如深。


            “李土芝没有被传染。”韩旌说,语气很确定。


            楚翔不为所动,过了一会儿,他淡淡地说:“也不是我好心放过了他,他的血有问题,少了一些这种病毒能够感染的载体,不受感染,他是一个很好的实验体。”


            李土芝有一点儿轻微的血友病,难道居然是这种遗传病让他幸免于难?


            “我知道你们在查沃德。”楚翔后退了一步,让自己整个人隐没在小竹林里,“沃德·西姆森,他不是阿拉伯人,他的国籍我至今没有弄清楚。他会三国外语,中文也说得不错,但几乎不在中国人面前说。”他讽剌地笑了笑,“我告诉他我是越南人,他相信了。”


            “你们的身边有间谍。”楚翔说,“我不知道‘他’来自何方,但警方的行动——尤其是师兄的动向,沃德非常清楚。我不该让尹竹投奔你…在说服她逃离第三级地域的时候,我不知道…韩师兄身边已经有他们的人,他们抢先一步冒充师兄和尹竹联系,最终害死了她。”顿了一顿,他面无表情地说,“不,是我害死了她。”


            “那天晚上你看到了我?”李土芝突然问,在追踪王磊而来的那天晚上,小胡椒咖啡馆院子里的那只大蜥蜴一直是他的梦魇,“那只大蜥蜴真的是你?”


            “是我。”楚翔轻声说,“我看到了你,知道你是谁,你和韩师兄的材料,一直放在沃德房间的桌上。他在研究你们…主要是研究韩师兄。”当然,楚翔的“斑龙病”表现并不是完全变成一只蜥蜴,为了在沃德面前将“龙”与自己区分开来,在扮演“龙”的时候特意夸大了病状,使用了一些软胶道具将自己伪装得更像一只蜥蜴。


            “所以韩旌身上真的有问题?”李土芝惊奇了,他本来以为萧竹影和楚翔都是韩旌的迷妹迷弟,所以才千方百计地联系韩旌,想要把什么宝贝送给他,结果居然是因为沃德在研究韩旌!


            韩旌也很是意外:“我?”


            “‘沃德’只是一个代号,在MSS截获带有‘龙首’的那份材料之前,沃德已经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他们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伙儿来历不明的外国人。”楚翔说,“他们并不是想制造一种新病毒,而是在研究超级武士。大概在七十年前,有人在天津展览一具所谓‘龙’的干尸,当时干尸的来历我们并不知道,但那具干尸很快消失了,再次被人发现的时候,就在被MSS截获的那份绝密材料中。”他突然说起了一段历史,韩旌和李土芝都有些吃惊,只听楚翔面无表情地说,“当时MSS在追击‘菲利斯国王’潜入中国的小队的时候,截获了一个密码箱,箱子里面是一份密文和一块头颅的碎片,那个头颅碎片就是所谓的‘龙首’。”


            “这和沃德研究韩旌有什么关系?”李土芝诧异极了,“70年前?70年前还是民国啊…那么久以前的事,你们怎么知道人家密码箱里装的骨头就是70年前的那具干尸?”


            “密码箱里有密文和照片,很详细地解释了‘龙首’的来历。”楚翔说,“那具来历不明的尸体上带有神秘病毒,而DNA实验证明那并不是一条龙,而是…”


            “一个人?”韩旌问。


            李土芝吓了一跳,只听楚翔说:“嗯,那是一个人。干尸身上的伤痕证明了这个人经历了激烈的搏杀,身上的许多伤放在‘人类’身上都足以致命,但他当时并没有死,不但没有死,伤痕都有愈合的迹象。他的肌肉和骨骼发生了二次生长,几乎进化成了另外一种生物。沃德得到了那具尸体,试图发现二次生长的奥秘,但他们只是从尸体中发现了一种新病毒。”


            “所以其实那只是一个…也许是第一个感染了‘斑龙病’的人。”李土芝喃喃自语。


            韩旌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楚翔的方向,那里只是黑夜中的一片竹林,发出沙沙微响,景象平静,但那个方向却在诉说一段惊心动魄的往事。


            “他们研究了很多年,死了很多人,杀了很多人…”楚翔说,“在八年前彻底破解了这个病毒的基因图谱。但阿拉伯人获取了情报,知道沃德正在研究的‘超级武士’项目取得了进展,他们雇用‘菲利斯国王’从沃德那里抢走了‘龙首’和资料。”他面无表情地看了韩旌一眼,“没有合法文件和手续,1949年后没有人能从中国运走一具来历不明的尸体,从七十年前在中国得到那具神秘干尸,沃德就一直在中国本土进行研究,从来没有离开过。”


            所以在研究中死去的都是中国人?李土芝骇然,这么多年,到底有多少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项实验中?张少明在沃德的别墅里发现的人头是多少年罪恶的积累?


            “而MSS阴差阳错地又从‘菲利斯国王’那里截获了‘龙首’。”韩旌突然接话,“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没有隔离处理,整个行动组因此受害。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非常冷静地回想,“八年…八年前…”他蓦然抬头,“当时我还在上学,遭遇了一场严重车祸,肇事车辆逃逸,至今没有找到。”


            “没错。”楚翔说,“肇事车辆就是当时正在逃逸的‘菲利斯国王’的车辆,MSS的行动组在追击他们,他们开车撞上了你。”


            那场车祸撞碎了韩旌高傲的自尊,让他走下神坛,甚至和玉馨纠缠在一起,生下了韩心。幼小的韩心还没有来得及与父亲相认,就死于张少明之手,而张少明居然是沃德的模仿犯。


            生活就像一个一个的怪圈,你不知道因果,不知道所谓正义与光明在何处,不知道混沌与邪恶在何处,迷茫地摸索…蓦然回首,却是撕心裂肺。


            李土芝看着韩旌的脸色越来越白,知道他想起了韩心,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你还好吗?别想了。”


            韩旌的脸色苍白如死,宛若当初他在张少明的密室里看见韩心的头颅:“他们开车撞上了我,可是我并没有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东西。”


            “事实就是东西不见了。”楚翔说,“那伙人逃走了,而当沃德再从MSS那里拿回密码箱的时候,发现最重要的东西不见了。”他一字一句地说,“当时密码箱里有两支实验性的病毒针剂,十二支病菌培养瓶,它们失踪了。”


            韩旌被撞成重伤,休养了大半年才痊愈,对当时撞击的记忆非常模糊。他摇了摇头:“我记不清有没有针剂,也不记得有密码箱,当时我在等红绿灯,那辆车突然失控,从对面车道冲出来撞上了我,过程只有几秒。”他连肇事司机的脸都没看清,否则怎么会这么多年都找不到肇事者?


            并且事发路段的监控并没有朝向这个方向,也没有留下任何视频资料。


            “沃德追查那些东西很久了。”楚翔冷冰冰地说,“MSS在交通事故的现场取得了那只密码箱,当时箱子没有打开。现场留下的人,只有你。”


            回复
            6楼2018-01-14 14:03
              但在这之前,欧阳笑的病情是所有人里面最轻的。


              在简恩、欧阳笑、杨迪和萧顺顺去世之后,继承权限的是擅长技术的毛国强。他产生了强烈的怀疑——他们死得太蹊跷了。


              他们刚刚查到沃德的存在,还没有进行下一步分析,团队中的精英就突然死去。毛国强认为组织内部有鬼,里面有人是MSS的卧底或沃德的卧底,阻挠他们追查“龙首”的隐秘,甚至正在进行胡谷昌没做完的事情——让“KING”从世界上彻底消失。


              胡谷昌和黄夔一样,从密码箱的资料里看出了什么,无法控制住得到它的欲望,黄夔为之不幸疯狂,胡谷昌为之杀人灭口。


              毛国强查到了贺华头上——贺华不是“KING”的成员,在赵钰庆死前,他们夫妻和胡谷昌还是亲密好友,这也是为什么黄夔病发,胡谷昌第一时间请了赵钰庆来为他治疗。贺华是赵钰庆所在医院的一名护士长,毛国强查出她和胡谷昌有私情,虽然贺华否认她是胡谷昌埋伏在这里的卧底,毛国强还是杀了她。


              没错。


              杀了她。


              所有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失控,人生前景黯淡无光、光怪陆离,精神崩塌的前“KING”行动组专员在病毒、恐惧和血腥的交叉作用下互相怀疑,自相残杀,最终…居然是爱德华掌握了“KING”的权限。


              他才是沃德的人。


              可那个时候,人们并不知道沃德是一帮外国人的组织。


              失控的“KING”扭曲成沃德的工具,他们开始发现人体实验不但能在阴森的地窖中进行,还可以光明正大地在网络中进行。


              以蛊惑之气,以应许之诺,以撩人之息,以明媚之色。


              让无聊与放纵的人们在充满恶意的环境中狂欢是那么容易,只需要四个字——前两个字是“游戏”,后两个字是“免费”。


              为了自救而成立的组织,最终沦为了沃德狂欢式人体实验的温床。


              这些信息一半是楚翔进入MSS查阅到的,一半是潜入沃德内部得到的,连当年离开的张光也未必有他清楚。而基于女人的敏感和怀疑,一直没有轻易暴露自己的王桃成了他最坚实的后盾,她从来没有回应过“KING”的呼唤,沃德从来不知道她的存在。


              当年她在MSS中的名字并不叫王桃。


              她也从来不是一个头发花白、皮肤黝黑、膀大腰圆、说话尖声怪气的穷大妈。


              王桃,原名苏渐寒,出身于书香门第,古汉语专业博士生,看尹竹的模样,就知道她年轻时候的样子。


              三十三、失落的正义


              这是一个荒诞而悲惨的故事,故事中没有正义。


              韩旌和李土芝听完了楚翔的故事,或者这仅仅是故事的一部分,就生出了更多的疑惑。


              韩旌沉吟了一会儿:“你说沃德调查我,是因为他认为我从密码箱里偷走了药剂?可是密码箱被打开过很多次,密码并不能阻止MSS的解码人员打开它,黄夔看过,胡谷昌也看过,为什么沃德却怀疑是我偷走的?”他还是很理智,楚翔的故事虽然人物众多、关系复杂,但他依然能理清头绪。


              “沃德认为他制作出了两支‘完美版’的药剂,如果黄夔和胡谷昌得到了完美药剂,他们不可能死,也不可能与他合作,唯一的解释就是药剂在到达MSS之前就丢了,他们拿到的是那些培养菌。你就是那个盗走完美药剂的嫌疑人。”楚翔面无表情地说,“我一直以为…你拿到了药剂,隐藏了起来,


              没有交给任何人。如果是这样,你就是我们最后的救星,只有你手里有证据,证明我爸妈、王姑姑、尹竹和我的遭遇不是无中生有,而那两支完美药剂才是让斑龙病病毒成为人类可控制的异能的关键。”他的眼中迸发出狂热的光,“斑龙病不可逆转,但是完美药剂会让我们能够从‘龙’的形态转变回‘人’,我们将能在‘龙态’和人形之间变化,即使病毒无法治愈,也算是获得了新生。”


              韩旌和李土芝对视一眼,他们发现楚翔的神智已经有一半陷入了歇斯底里,如今的楚翔和他当年立志要做的那个人已截然不同。感染了斑龙病的楚翔有一种莫名的狂热,似乎和故事里的黄夔和胡谷昌也没什么不同,他们都相信得到那种完美药剂之后能获得巨大的满足,整个人生都会发生奇迹般的变化。楚翔相信自己能变成超人,而黄夔和胡谷昌大概也有类似的想法。


              人就是人。


              韩旌嘴唇微抿,李土芝一看就知道他陷入了一种玉石般冰冷的漠然中——韩旌这人在某些方面意志极其坚定,他绝对不会因为群体狂热或领袖意志而改变自己的观点,同时对一切意志动摇、笃信怪力乱神的人深恶痛绝。楚翔这一出无疑是踩了他的地雷。


              人就是人,不会变成鬼,也不会变成妖怪。


              一切和生物书上的表述不一样的东西,都是病态。


              李土芝无比了解韩旌,隔壁冷成一块石头的人就是这样想的,说不定还对楚翔没能彻底坚持“查明真相、消灭病毒”的理想,反而自己深陷进去的行为气得要命。


              不是谁都能坚持到底的,何况有些东西…换个人来看,“真理”就不一样。李土芝就能接受世界上有蜥蜴人、恐龙人、蛇人、老鼠人、狮子人…也能接受超人、绿巨人、钢铁侠、蝙蝠侠,楚翔幻想能拥有在“人”和“某种怪物”之间自由转换的能力,也不是罪大恶极。


              罪大恶极的…是他是不是在这种狂热之下失去理智,让化名“萧竹影”的尹竹出逃向韩旌求救,最终害死了她?而那份传说中的“重要资料”“病毒基因图谱”在哪里呢?


              “我没有带走任何药剂。”韩旌抿了好一会儿的嘴唇,淡淡地说,“甚至对密码箱也没有任何印象,那就是一次单纯的车祸。”顿了一顿,他又说,“你和尹竹从泰国回来,通过什么办法取得沃德的信任,进入‘KING’高层?又是通过什么渠道拿到了那个密码箱?”


              楚翔正烧得通红的脸微微白了一瞬,脸颊上的斑纹蠕动了一下,似乎为韩旌直接就猜测他拿到了那个“密码箱”而感到惊讶:“我们疯狂地刷了KING的任务,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了三级,得到了进入红灵山的权限。”


              “你们真不怕死。”李土芝啧啧称奇,楚翔和尹竹为了复仇,真是什么都敢做,“后来呢?你们真的直接去了?他们抓住你了吗?”


              “当然。”楚翔的语气又喜又悲,说不上是骄傲还是痛苦,“他们当天就告诉我们,在‘任务’中我们已经感染斑龙病毒,并且做了多少宗与贩毒或走私有关的任务,已经是罪犯,绝不可能向警方求救,必须一切听他们指挥才有生存的希望。那时我们才知道,在后期实验中所有的病毒反应都没有第一代病毒那么强烈,人类正在快速适应这种病毒,弱化的病毒很容易被免疫系统杀死,只有一代病毒能引发致命的后果。而只有斑龙病病征明显的,必须依靠组织才能存活的人,才会被他们信任——所有第三级权限里的人,都是病情晚期的患者。尹竹一直没有被感染,她没有去过红嬷嬷酒吧,所以被排除在第三级权限外,而我被感染了,她…她非常自责,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错。”


              韩旌对他脆弱的感情部分只作未闻:“沃德本人也拿自己做实验?”他不被任何事干扰,一直清醒地记着关键,“李土芝说,红灵山弹药库里的沃德感染了病毒,砍断了双腿。”


              “这就是我取得沃德信任的那件事。”楚翔说,“沃德是一个组织,当年在‘菲利斯国王’抢夺‘超级战士’项目的时候,他们枪杀了两个沃德人,而在斑龙病闹得MSS元气大伤的时候,他们也曾经派人重新追查这条线索,那就是‘龙首行动’。他们虽然没查出什么结果来,却抓住了一个沃德,就是那个土耳其籍的胖子,曾经拿到KING管理权限的那个人。”他说起自己得意的事迹,语速情不自禁地快了起来,“我知道你们也在追查他,他杀了不少人,但MSS不可能把人让给你们,这个人知道MSS当年那么多事,包括胡谷昌指挥的禁闭整个特别行动组——实际上是让他们等死的丑闻。沃德失去了三个关键的研究员,它的研究链断了,完美药剂就这样昙花一现,他们怎么能死心?当时作为一个实验品,我身上的病毒反应微乎其微。”楚翔嘴角忍不住上扬,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作为一个惊恐的外国学生游客,为了在那里表现出研究价值,为了让他们相信我是一个重要的实验品,我表演了一切我所知道的,想象到的斑龙病反应,果然…”


              “你的病是假的?”李土芝怪叫一声,“难道你一直在骗我们?”


              韩旌却不吭声。


              回复
              8楼2018-01-14 14:07
                苍耳&路瑶-出品


                未完待续


                延伸阅读


                @断层


                断层是指地壳受力断裂,沿裂口两侧岩块发生相对位移的构造。小的断层可以以厘米来计量,而大的断层可以连绵不绝一万里。是的,没错,说的就是东非大裂谷了。东非大裂谷被称为“地球的伤痕”,由此可见这断层有多壮观。写到这里,我的记忆可能出现了断层,突然产生一种自己上通天文、下晓地理的错觉…“记忆断层”的梗经常被运用在悬疑故事中,电影《雾气蒙蒙》讲述的就是一个记忆断层的男人追寻真相的过程,突然失去了两年记忆,又突然发现自己能够穿越时空回到两年前,两年之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断层”这个词还经常和“文化”配对出现,文化断层是指期望的文化准则、价值观与现实之间存在差异。文艺评论家陈丹青说文化断层比肉体破裂更可怕,两千年文脉已断。“文化是否断层”一直以来都是文人政客讨论的焦点之一。不管怎样,我们始终立足在传统文化的根基之上,我们的习俗、思想与信仰,都从远古而来,向未来而去,即便出现断层,依旧奔流不息。


                @讳莫如深


                出自《谷梁传·庄公三十二年》:“何也?讳莫如深,深则隐。苟有所见,莫如深也。”原意是指事件重大,讳而不言。现在指把事情真相隐瞒得很深。《谷梁传》中的这段话是在评价《春秋》中对一件历史事件的记载。春秋时,鲁庄公死后,他的弟弟庆父想要夺君位,于是杀死了太子般,但是他又觉得时机未到,就想立年幼的公子启为国君,好加以控制,同时叛投齐国,争取齐桓公的支持。不到两年,新国君公子启果然也惨遭杀害,但是这时候庆父更没有时机了,因为百姓极力反对这个残暴不仁的人登上王位。庆父只好再次出逃齐国,最后也不得善终。《春秋》中记载这段历史时,轻描淡写,没有提及庆父的恶行。这是因为弑君叛投是极严重的事件,为了免伤臣民之心,也为了维护贵族的体面,所以隐瞒起来不说。然而纸包不住火,公道自在人心。


                @禁闭


                禁闭是一种惩罚措施,跟你妈妈把你关小黑屋在形式上是相同的,本质是类似的,都是为了让犯错误的人反省检查,毕竟人在没有食物与娱乐的无趣环境下比较容易妥协,也比较容易思考人生。禁闭也经常作为私刑,在一些文学影视作品中出现。法国著名哲学家、作家让·保罗·萨特曾在1945年创作过一部戏剧,就叫作《禁闭》。这部戏剧展现给我们的,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禁闭——精神层面上的。这是萨特最具代表性的哲理剧,其深刻含义和深远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戏剧范畴。戏剧中主要描述了三个下地狱的罪人之间的相互追逐排斥与猜忌揭露,将淋漓的鲜血与人性暴露在了观众的面前。“何必用烤架呢,他人就是地狱。”加尔森最终悟得地狱之中并无刑具的道理,也留给了我们关于人与他人关系的无限思考。


                回复
                9楼2018-01-14 14:08
                  =====================================End=============================


                  回复
                  10楼2018-01-14 14:08
                    感谢手打组!为藤萍太太打电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17 10:07
                      里面发像有断层,是不是少了一部份没有上传啊?


                      回复
                      12楼2018-01-17 15:17
                        我的天呐!!!!终于更了!!!!谢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1-17 18:55
                          赞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1-21 17:59
                            第7楼被吞啦


                            回复
                            15楼2018-01-26 10:25
                              以为是有生之年系列,没想到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1-26 23:50
                                7楼重新发一下吧


                                回复
                                17楼2018-01-27 22:13
                                  @漠颜若水 七楼被吞了,跪求再发一遍


                                  回复
                                  18楼2018-02-09 14:32
                                    七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26 11:26
                                      15在那( '▿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10 14:00
                                        7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17 15:24
                                          都忘了这部小说看到第几期了


                                          回复
                                          24楼2018-08-06 02:53
                                            现在还连载着么…实体书上连载完了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16 15:17
                                              然而一万年过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9-25 09:23
                                                你也不在了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10-02 03:52
                                                  呼唤楼主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10-08 03:39
                                                    死亡密码 蜥蜴之毛


                                                    回复
                                                    29楼2018-10-21 23:52
                                                      都隔了这么久了,以前的情节早就忘了,现在看起来没啥感觉了,不看了


                                                      回复
                                                      30楼2018-10-21 23:53
                                                        不死心的我还在等


                                                        回复
                                                        32楼2019-07-03 10:1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