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xhxw吧 关注:2,023贴子:59,066

[原创.古言] <聚似飞霜不肯融 散入尘埃各西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痴人说着梦 都道情之所钟
求不得就偏宠 心猿意马就相拥
是风动 还是幡动 轮回难道就不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15 13:43
    <<二楼闲聊茶水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15 13:45
      备用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15 13:45
        艾特小伙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15 13:47
          <女主>





          红袖其人,才貌双绝,虽沦落烟花巷,但其心性品格与旁人却是大大不同,然一生碌碌觅归宿,终得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15 13:55
            <女二>





            名字还没想好,那就讲下大概遭遇好了
            被卖进惊鸿坊时才是双七年华,颇得红袖照顾,然不甘风尘一生,决意跟随心上人而走,但终被捉回,死的凄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15 14:03
              <女三>





              芳名轻萝,原惊鸿坊头牌,后被红袖挤下,心有不甘,开始致力于为老 鸨做事,是惊鸿坊暗里的“眼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15 14:09
                前方高能预警!!!
                楼主我先提前说一下
                我的存稿只有两章
                还是手写的那种
                要一个一个敲上来
                暑假里本来是完结了一个坑的
                可是又发在了另一个网站上
                又懒得把它搬过来
                所以开了新坑
                可能要慢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1-15 14:1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15 15:1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15 15:40
                      壹.映阶碧草自春色






                      红袖初睁眼时并不知自己被困在了何处.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紧紧缚住,丝毫动弹不得.她想喊,想大喊,却发现喉咙干涩得仿佛粘连在了一处,连张嘴呼吸都有些吃力.





                      红袖无力地靠了下来,鼻子下意识地嗅了嗅身旁的气味,似乎带着淡淡的檀木香.正想细探,从外传来了一男一女的说话声.






                      “红姐,这回我可真不跟你开玩笑,我拿这么多年的经验担保,我这大妹子啊,绝对是个姿色不凡的可人儿,若是好好栽培,定能……”





                      “别废话了,先验货!”
                      “好嘞!”





                      久违的光线随着吱呀一声猛地射了进来,红袖没法用手遮挡,只好慌忙闭了眼.而后便感觉自己被人打横抱了起来,随即又被重重摔在了地上,红袖不由得轻哼了一声.





                      “哎呦喂王二你倒是轻着点,仔细弄疼了我的心肝小宝贝!”女人虽这么说着,那轻佻的话语中却听不出半分关心的意味.






                      红袖这才看清了面前之人,一个念约四十的中年妇女,却梳着精致的妆容,挽了时下正兴的追云髻,花钿也是永不过时的三瓣梅花图案,侧发上还别了支鎏金步摇.打扮得一点也不含糊,颇有些徐娘半老的韵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1-15 15:41
                        码了!嘻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1-15 16:39
                          她身旁站着一个男子,粗鲁莽夫的样子,此时正满脸堆了笑的讨好似的望着那女人.






                          红袖心里此时也明白了七八分,自己是被卖到风月之地,花街柳巷来了.她挪了挪身子,瞥见了一旁有个红木大箱,乃知方才自己是被绑在了那里面的.





                          那女人走上来拈起红袖的下巴细细瞧了瞧,顿时眉开眼笑起来:“还真真是极标致的一个水灵人儿呢!叫什么名儿哪?”





                          红袖不语,眼神只定定地望着一旁不动.气得王二上来狠狠掐了红袖的手臂一把:“红妈问你话呢!你个贱 蹄 子装什么木头!”





                          红袖被掐得疼了,一下子清醒过来,眼前也水汽氤氲起来,良久才淡淡吐出两个字:“红袖.”





                          那女人见了红袖如此,竟更加欢喜:“我的红袖心肝儿,你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是更惹人疼惜了呢!”





                          王二见状,腆着脸凑到女人跟前,伸出手笔画了两下:“红妈,那价钱的事……”





                          被唤作“红妈”的中年妇女甩了甩帕子,斜着眼望红袖:“合着你王二也好不容易给我找来了个称心如意的货色,价钱的事嘛,好说!好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1-15 16:43
                            勤奋的我决定多码一些存稿
                            毕竟上学了就又没时间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1-15 17:37
                              贰.世人谓我恋长安
                              距红袖被卖入惊鸿坊已有三年的光景.惊鸿坊明面上是个舞坊,暗地里却不知道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这里的大多数女子都是明码标价,只要公子哥儿们带够了银两,便可陪你逍遥快活一晚,说起来并不比下等的妓 院上等到哪去.





                              可红袖在这其中却是有大大的不同的,因着她乖巧、听话,姿色又是再上等不过的,讨得坊主红妈的喜欢,红妈便请了上好的琴艺老师来教红袖学琴,好好地培养她,终是让红袖在惊鸿坊五年一度的花魁大选上拔得头筹,不知多少官家少爷公子急着求取红袖的初 夜.





                              可红妈依旧让红袖卖艺不卖 身,吊足了胃口,终于在七夕这一天,也是红袖进入惊鸿坊整整三年的日子,预备着大肆拍卖红袖的第一 夜.





                              红袖坐在梳妆镜前安静地往头上别着珠花,红妈在身后喋喋不休:“红袖,我的好女儿,今儿可是你的好日子,也是我们惊鸿坊的好日子,你怎么能打扮得这么单调呢!”




                              “来”红妈从自己的发上拿下一支桃红色的发簪,又从红袖的梳妆盒里跳出一对紫色的雕花耳坠,给红袖亲手扮上了.




                              “听红妈的话,今儿晚上把客人服侍好了,以后呀便让你半月只接 客一次,住上等花房!但平时可不准偷懒,若是有客人愿出高价,你还是得乖乖弹好你的琴的,明白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1-15 17:56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1-15 20:04
                                  “是,红袖明白,但凭妈妈吩咐.”




                                  红妈走后,红袖拿下了艳俗不堪的大红大紫两样饰物,再次别上素净的淡色珠花,按照自己本来的心意好好打扮了一番.梳妆妥帖的一瞬间,红袖想起来自己来到惊鸿坊之前的事.




                                  三年前.
                                  那年红袖十三岁,是林侍郎家从小买来家生的丫鬟,也是从小就跟在林少爷身边侍奉的人.




                                  林少爷名子琅,是林侍郎家的独子,也是林侍郎和夫人王氏从小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的宝贝.由红袖陪着一块儿长大,两人年龄相仿,林子琅大了红袖三岁,倒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一对了.




                                  日子久了,林子琅与红袖,一个风流倜傥,满腹才学,一个容貌绝美,温柔体贴,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林子琅身边,往往只许红袖一人贴身跟着,下学时也时常要拉着红袖说好一会子话才进屋温书,舞笔弄墨时也只有红袖在一旁替他研墨添灯.后来,林子琅的画中,诗里,随处可见的,都是红袖的身影.




                                  王夫人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找来红袖逼问一番又苦口婆心地套儿子的话都没发现什么,她开始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自己的儿子也不会眼光差到去喜欢一个婢女,虽然这婢女是长的不俗.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夫人也就渐渐放下心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1-16 12:08
                                    我决定了
                                    我要把存稿都发出来!!!
                                    存稿发完的日子且看楼主怎样和懒癌斗志斗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1-16 12:38
                                      <男主>



                                      “我没说过不爱你,可你,又能带给我什么呢?”
                                      ——林子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1-16 12:47
                                        来咯来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1-16 12:49
                                          这天傍晚林子琅下学后,便拿着自己新作的诗篇奔去后花园寻红袖.这个时间,一般都是红袖负责喂鱼的时间.




                                          果然,此时红袖的纤纤玉手正抓着一把鱼食,轻轻地洒向湖面.




                                          林子琅蹑手蹑脚地上前,从背后一把抱住了红袖,红袖惊得手一抖,鱼食尽数落入湖面,惹得池中鱼儿一阵哄抢.




                                          反应过来的红袖面色潮红,却是一脸甜蜜:“子琅你这是作甚……”




                                          “我忍不了了,红袖,我想吻你,你可愿?”
                                          “我……”




                                          “我倚窗前思红颜,心雨漫洒串珠帘,悦舞翩翩飘倩影,你笑嫣然似花仙.①”林子琅边念着为红袖而作的诗,边慢慢地转过红袖的身子来,将脸渐渐凑近红袖.红袖见此,忙紧闭双眼,但身子有些微颤.




                                          正是郎情妾意,情意绵绵之处,偏偏撞上了不速之客王夫人:“你们在干什么!”




                                          红袖冷不丁听见王夫人的声音,顿时方寸大乱,一个不稳,朝身后的池塘栽了下去,红袖从小便不会水,没挣扎几下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后红袖就被绑在了箱子里,等见到王二,这个王夫人的远房表亲之后,红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便也心知肚明了.




                                          红袖叹了口气,现如今,她除了乖乖地做好她的花魁,也别无他法.




                                          正在这时,从窗棂处传来的响动把红袖吓了一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1-16 13:08
                                            存稿发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1-16 13:11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1-16 13:26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1-16 13:3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1-16 13:30
                                                    叁.早知如此绊人心
                                                    待看清那人的面容,红袖被惊得花容失色,但随即反应过来捂住了口.半晌,才眨了眨眼睛,对着身前的人喊出日日不忘的名字:“子琅……”




                                                    那男子正是林子琅.他动作迅速,一下翻了进来,红袖嗅到了他身上浓浓的烟火气,是自己已经许多年都未曾接触的了.不觉有些恍然.




                                                    红袖握紧了帕子,脑海中一瞬间涌起的,都是与他过往的回忆.红袖瞧见林子琅额前,不知是因为过度紧张还是心急沁出的些许汗珠,正想迎上前去为他拭去,又想起王夫人和王二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心顿时便冷了,于是竟只僵在了原地不肯动.




                                                    “你怎么来了?”最后从红袖口中吐出的,不过是薄凉得不带一丝温情的一句话.殊不知,这当中压抑了她几许热切又几许眷念,“若是被妈妈发现有男人进了我的房间,不知又有什么罪受了”




                                                    红袖狠了心的没有把自己藏在心底日日想要当面告诉他的话说出来,而是冒了句无关痛痒的话.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最想见的人就在眼前哪.




                                                    “真的是你!红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1-19 17: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1-21 17:00
                                                        来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1-22 12:29
                                                          dd我可爱的雯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1-23 1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