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哥和黑岩吧 关注:569贴子:26,447

不定期更新的短篇(内容和镇楼图无关)文笔很渣,不喜随便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定期更新的短篇(内容和镇楼图无关)
文笔很渣,不喜随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17 18:51
    “去死吧。”他说。
    为什么?我想了半天,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死。不过,死似乎也没什么。失去感觉、记忆、和思考的能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和睡觉一样,不过是时间长点儿。然后我就接受了。
    但是没有他,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去死吧。”我对着自己说。
    等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海勒。很快,我不能准确地说,不过下一个瞬间,我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17 18:59
      死了。
      然而,我还在这里。我很努力地想知道这里长什么样,可惜我看不清。我只知道,我还活着,活在和他对话的地方。当然,没有他,他把我抛下了。不过我有种直觉,他也没死。我会遇见他的,只是不知道时间。也许在这之前,我真死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17 19:06
        我没有试着乱走,去试着“探索”这儿是哪。因为不必要。我总感觉很累,有足够的力气去徒步走遍整个地球,可我连一步也迈不动。我太累了,只想等一个人,然后杀了我。
        忽然,我想起了什么,把手伸进外套的兜里,摸索着。很幸运,我摸出一枚硬币。不知道是什么挡着我的眼睛,我实在看不出硬币是什么面额的。
        左手握住硬币,玩了个硬币戏法——左右手一碰,在手指微张的一瞬间把硬币换到右手。打开左手,再把右手伸进衣服里,假装摸出一枚硬币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17 19:20
          我正盯着硬币,硬币突然不见了,我的视线被烟尘盖住了。爆炸声震耳欲聋,我腾空了。我好像等到一个人。
          虽然不是我等的那个人。
          不过,只是这样,我还死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17 20:09
            @yearfhfuf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17 20:1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18 08:39
                落到地上几秒后,烟散了。视线里出现一张陌生的脸,一张陌生的,女性的脸。
                我的头重新放下了。躺在地上,终于可以放下重压,我想好好休息休息。然而,她没再继续开炮。她也在等着,等着我攻击她。我又一次抬头瞟一眼她——她的装束很奇怪,我并不想浪费时间去描述,不过她的手臂倒有点意思,右肩下并不是胳膊,而是重炮,左手则握着一把太刀。
                然后,我和她的视线就对上了。她立刻警戒起来,左右脚岔开,作防守状。
                我很不情愿站起来,可是被这么看着,又不得不站起来。只好双手撑地,慢慢地爬起,等我站稳,已经过去两分钟了。
                她看起来倒很有耐心,一直在原地摆防御的姿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18 19:02
                  我并不着急,我的时间很多。
                  但我总感觉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毛病,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抗争,想要留在原地,拼命地发出电信号的悲鸣。然而,我最终还是迈出了一步,然后又是一步。没有任何要攻击的预兆。
                  她的重炮重新举起,对准我,但她很迷惑,不知道是否要开炮。
                  而我,一步一步地,缓慢地靠近着她。不过几十米的距离,不知道走了多久。
                  “嗒……嗒……嗒……”我走到她的炮口前了。她的重炮对着我的头,另一只手上的太刀也已经蓄势待发,大概一刀就能把我的头砍下来。
                  我曲腿蹲下,她就后退几步,重炮仍顶着我的头。慢慢伸出手,捡起地上那枚硬币再站起来,我对着自己的手笑了笑,算是把那个戏法变完。
                  两只手作握拳状,一碰,再吹口气,把两只手伸到她跟前。可是她不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我就把两手摊开——硬币消失了。她看着我的手,第一次做出不一样的表情,疑惑。她偏了偏头,手上的刀晃了晃,似乎不明所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1-19 12:19
                    向空中用力一抓,再把手收回来,打开手掌,那枚硬币正躺在我手心里。她还是不明白,只是皱着眉,看看手,又看看我。
                    “你知道硬币魔术吗?”
                    “什么?”显然,她不知道。或者说,只知道战斗。但现在,她并没有杀了我。看来,还得我自己动手。
                    我抬起手,推开对着我的头的炮,她立即反应过来,太刀就砍过来了。然后,她呆住了——刀没砍进去。想要举炮,不过她忍住了,“你是谁?”
                    我不说话,拇指和食指拿住硬币,把手移到额前,看着她的眼睛,考虑了几秒钟,最后,说出我的遗言:“杀人,得用点劲儿。”胳膊瞬间发力,我的额头,就被硬币洞穿了。我听到最后一声,是“噗——”。然后我听不见了,也看不见了,我的身体向地上跪。再然后,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19 19:25
                      @yearfhfuf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19 19:26
                        然而,我醒了。
                        记得有一句话是“如果你决心要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帮你。”事实是“如果你决心要做一件事,世界就会把你吊起来打,打完再有各种刑具蹂躏一遍,最后把你扔到上帝的下水道里,直到你痛恨这件事,然后,世界会帮你完成它。”
                        无法改变的是,我还是醒了。我的脑子还稍有点混乱,手扶着额头,几秒后,总算缓过来了。可是环顾一下四周,我又搞不清状况了。我躺在一张病床上,还穿着原来的衣服,盖着一张被单,四周是帘子。
                        而且,被单里似乎不只有我一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1-19 20:31
                          她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醒了,她钻出被子,对着我的脸:“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一抬手,手被镣铐铐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1-20 16:20
                            “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
                            她皱一下眉头,“问。”
                            “我在哪?”
                            “医务室。学校的医务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1-20 16:23
                              我这时也皱起了眉头,不过,只能问一个问题。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该你了。”我恢复平常的表情。
                              “那么,你是从哪里来的?”
                              “不问我是谁吗?”
                              “问过了,可是你没回答。”她指了指自己的头。
                              “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应该说,我死了以后就看见你了。”说着,我扯断了手脚的铐也从被子里出来了。
                              “你又是怎么来的?”我反问她。
                              “我不知道。你自杀之后我就从里面出来了。”
                              “什么里面?”
                              “心灵世界。”她回答。虽然她说的每个字都很清楚,不过我还是无法理解。
                              “下一个问题。你是什么?”
                              “很明显,我自杀了,却没死。所以你判断我不是个人。这没错,我是个不死的怪物。就不细说了,你大概也不会懂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1-20 16:45
                                “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
                                “找人。”
                                “谁?”她的表情一瞬间严肃起来
                                “你不会认识的。或者说,也许只有我会认识他。”
                                “你找的人叫什么?”
                                “没有名字。我也记不起他长什么样。不过,我能认出他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1-20 17:14
                                  “可笑。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
                                  “我知道,但我还是要完成它。”面对着她,我可以吐露自己的心声,因为我不认识她,我想。
                                  “为什么这么执着?”
                                  “我不知道,但我总觉得我有什么事情要去做,而能想起来的,只有这么一件事。我不怕死。我的时间还很多,所以我要去找他。”我平心静气地回答。
                                  “那么,我问完了。”她的声音仍然很平稳。但,“你很有趣呢。”声音又有些微妙的上扬,“现在,你要去哪呢?”
                                  “不知道,也许能碰巧遇见他呢。不过我觉得,我找不到他,大概是他不想让我找到吧。”
                                  我的最后一句话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你嘴里的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1-20 22:08
                                    顶顶。水平挺不错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1-20 22:14
                                      性格吗?大概,“对于你们所有人来说,他大概是个坏人。他是为了革命而生的,为了自己的革命。”
                                      “他能怎么样?能毁灭世界吗?”她平静的语气中带着嘲笑。
                                      “他就是这么相信着的。他相信,准备得足够充分,就能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因为,只有疯狂到想改变世界的人,才能改变这个世界,不是吗?”
                                      她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他想要什么?”
                                      “乌托邦。”我只回答了这三个字。
                                      “是吗?那么,他理想中的世界,一定很美好吧,没有战争与不满,每个人都能待在自己想要守护的人的身边,他一定很了不起吧。”
                                      “革命,需要牺牲。”我只是这么简短的回了一句。她不说话了。
                                      当我正欲离开时,她问我:“你有名字吗?”
                                      “墨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1-20 22:47
                                        @yearfhfuf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1-20 22:52
                                          正想开门,门却自己开了。门那边露出另一张陌生的脸。这可不行,我的头转过去,“你叫什么?”不问名字,见的人多了,大概会记混。
                                          “黑岩”,她皱了皱眉,“黑岩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1-21 07:34
                                            我转过头来,对着那张陌生的脸,并不说话。
                                            她先开口了:“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有点糟糕。”我这么回答她。她的脸上写满了妖艳,身着白大褂,里面则是教师的制服。
                                            “那,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不用,个人认为,现在你应该负责说明一下情况。”我虽然并不喜欢和面前的人对峙,不过情况还是要了解一下。
                                            “其实,我在上班途中看见你窝在学校旁的小巷子里,看起来就快死了,就把你抬到这儿了。那个小姑娘则本来就在这。”身后的黑岩点了点头。
                                            “那么,再见。”
                                            “唉~对救命恩人连声谢谢都不说的吗?”
                                            “谢谢。再见。”
                                            “你这人明明长得挺帅,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她的声调总是拐来拐去让我很不习惯。
                                            “那你想怎么样?”我看她并没有让开的意愿,也不怎么想对人动粗。
                                            “问你几个问题,行吗?”
                                            今天已经被问得够多了,不在乎再多几个。我点头默认。
                                            “那,你的文凭是——”
                                            这是什么问题?不过我也不想无故生出事端,“生物学博士,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物理学研究生。”
                                            “不错,我果然没看走眼,那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个学校的理科老师了。”她高兴地宣布。
                                            我皱起眉,且不提我怎么想,“这种事一般应该是校长说吧。”你一个保健科老师瞎管什么?
                                            “对呀,我就是。”她笑靥如花地回答。
                                            “那为什么你不好好招聘,反倒去邀请一介陌生人?”
                                            “就是找不到理科专攻的人我才会这么说不是吗?”她有点无奈地笑笑,“对了,那边的姑娘,你来找我们学校上学吧,最近学校生源有点不足呢。”
                                            “我如果不答应呢?”我不太想成天见到她,何况还要找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1-21 23:03
                                              “那么很遗憾,既然你忘恩负义,我也无话可说。”她摊了摊手。
                                              黑岩倒是很感兴趣:“我能来吗?”
                                              “嗯。”她给出肯定的答复。
                                              “我还从没去过学校。”黑岩倒是坦诚。
                                              “那么——我再说一次——再见。”说完,从她身旁走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1-21 23:16
                                                走出学校,顺着校门口走着,周围的建筑与曼哈顿颇有不同。可即便如此,却也没有什么显著的标志性建筑。为了熟悉环境,我特地走得慢一些,方便记忆路牌和地形。
                                                这一整天的时间基本都耗在记忆路线上,却也只是熟悉了一小部分区域。我看着太阳每十几分钟变动的微小角度,浅蓝的天逐渐呈现出淡红色,然后这红色变深,路上的人少了不少,车倒是多了。而我,又绕回了学校门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1-22 19:10
                                                  放学了。
                                                  黑岩和我正好打了个照面。基于我和她的关系,我正犹豫要不要打招呼,却已经和她只剩一臂之隔。
                                                  “你……怎么在门口,难道在等……不,没什么。”
                                                  “熟悉路况,刚好绕回来。”我总觉得她好像有话没说完,不过这么问出来好像不太好,“你好像有话没说完。”然后就问出来了。
                                                  “没有。”
                                                  “你好像有话没说完。”我重复一遍。
                                                  “没有。”她仍然这么回答。
                                                  “你好像,有话,没说完。”我加了强调。
                                                  “没有!”她急了。
                                                  “你,好像,有话,没说完。”再次强调。
                                                  “没!有!”她快哭了。
                                                  “你好像……”我还没说完,她接上“够了!”
                                                  “我,我以为你在……等我。”
                                                  “没有。”我平静地回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1-22 19:26
                                                    @yearfhfuf @kangwei1810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1-22 19:27
                                                      不知道为什么黑岩一副要哭了的样子,我就很耐心的指了出来:“我看见有眼泪在你眼眶里。”
                                                      “闭嘴。”她强压这快要颤抖的声音,说出一句话来制止我的嘴。
                                                      身旁有些学生停下来看戏,一边说着风凉话。
                                                      她让我闭嘴,因此我沉默地盯着她的眼睛。
                                                      被我这么盯着,她似乎浑身不自在,却不能走开。于是,她小声地吐出一句话:“把眼睛……移开。”
                                                      我没有回答,她的眼神开始往旁边飘。过了一会儿,她看回来,又急忙小声说:“别盯着我看。”
                                                      我还是没有回应。
                                                      “……你可以说话了。”
                                                      “你的心情不太好?”我问。她皱起眉,脸都快憋红了,最后,还是忍住气息,把表情硬生生撑了回去。
                                                      “嗯,心情不好。”
                                                      “毕竟也算个杀手了,控制自己的情绪很重要。”我回应。
                                                      她的表情差点变形,左眼角挤出一滴泪来。然后我伸出右手借助那滴泪,握紧拳,又松开,一枚硬币就躺在手心了。把那枚硬币抛给她,她接住硬币仔细地端详,而我则从她身旁走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1-22 21:47
                                                        “还在这儿调情呢?”身后忽然传来我还未能习惯的声音——校长。
                                                        她的自行车绕到我前面来,刹住。
                                                        “调整情绪?”我不太明白,这个词总觉得不太熟悉,没听出是什么意思。
                                                        “那我换个词,调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1-23 19: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1-24 13:08
                                                            我不知道说什么。因此我保持沉默。
                                                            “既然这么巧,不如你就来当个老师吧——”试探和询问的语气。
                                                            不过,我倒是不急,他会来的。既然无事,做做别的,也不错。
                                                            “可以。”
                                                            “哦,怎么突然改变想法了?”她大概没想到我会答应。
                                                            “你不是为了让我改变想法才问的吗?这样能提高双方的效率,不是吗?”
                                                            她微笑起来,“没想到你还挺明事理。那,我的名字是……”
                                                            她正要说自己的名字,被我打断了,“我的工作具体事项希望您能明日提早告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1-24 1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