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吧 关注:471,909贴子:4,386,955

【原创】【吉娜】偶尔也说说昔日吧(時には昔の話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雯的放假惯例——闲不住……
打算写篇《紅の豚》中吉娜视角的文。(可是目前还一字没动呢……【惭愧捂脸】)
因为之前没尝试过这类风格的文,能不能完成还不知道……(多不负责的言论啊(╯°□°)╯︵ ┻━┻)
对了对了,题目源自《红猪》片尾曲《時には昔の話を》~
跟之前同样,可能文笔构思都比较……唔……稚嫩,请大家多多指教啦!
我会加油的!( •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19 16:55
    序 映象
    1959年,亚得里亚海

    一闭眼就是那幅景象。
    厚厚的云层上方横着那条纯白的线……
    午后的阳光晒得人身子暖暖的。我攥着手里仅剩的那张泛黄的照片,有些兴奋地望向来人:“这个满脸胡须的是你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19 18:08

      @shizugu 使用挽尊卡

      挽回他的尊严!

      效果:宫崎骏吧经验+1



      回复
      4楼2018-01-21 23:49
        DD 希望继续写


        收起回复
        5楼2018-01-21 23:49
          第一章 试飞
          1914年,热那亚


          “马可!”都怪今天的裙摆太碍事了,我怎么都追不上明明只有几步之遥的少年。没办法,我把裙摆胡乱抓做粉色的一团,边跑边喊:“马可·帕哥特!你等等!”
          他终于站住了,回过身,飞行墨镜在烈日下反出燥热又晃眼的光。“你不能去。”他用尚且稚嫩的嗓音用力表达出一种坚定,我当然是一点儿没放在心上。“这是试飞,不懂吗?我自己都没什么把握。”他显然是对我仍挂在脸上的笑脸有些着恼。
          “我知道,正因为第一次飞,我才要跟在你身边啊。”我一把抹下卡在额上的从贝尔里尼那儿借口拿来的飞行墨镜,抢先一步朝那架稍显破旧的木质飞行艇走去。
          “Adriano,嗯,好像试飞都用这架?”我敲敲艇身印着的字道。却见他仍站在原地,皱着眉,一脸不愉快的样子。“贝尔里尼也知道你干这么没头脑的事儿?”
          我听到那名字,反而好像得了什么底气似的,笑说:“喏,这墨镜可不就是他的!”
          他赌气似地走来,径自登艇。我也二话不说,就扒住扶手要爬到他后面的座位去。引擎已在耳边隆隆地响起了,但我看准了他绝不会在我登艇过程中启动,于是终于也就大着胆子坐到了驾驶座后高出来的座位上。
          他一手握着手柄,另一手递过一条丝巾。“系上。不然帽子掉了可没法捡。”看嘛,还不是同意我一起试飞了。我有丝得意地接过丝巾,用它固定住确实有些碍事的帽子。
          听他准备启动了还嘟囔一句:“总是拿你没办法。”

          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坐试飞的飞行艇,其实统共也不曾坐过几次,但坐在马可后面却让我格外安心。不管是水上的缓冲阶段还是腾空的时候,他都完成得要比贝尔里尼出色许多。不愧是17岁就可以单独飞行的人啊,我暗暗赞叹,可并不说出口,省得听一通自夸。
          在低空飞行算得上我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如果正赶上有夕阳的时候,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了。现在的我就正处在这幅光景里。空气中还恰到好处地弥漫着海浪的气味,耳边也是恰到好处的风声。
          “好美啊……”我瞪大眼睛看得出神。
          前面的少年好像也被我感染了似的,兴冲冲地回过头,咧嘴一笑:“不过你可抓紧喽!”
          忽地赶巧的一阵风掀起了我的裙角,我慌忙地伸手去按住,这裙子、这风却总也不听话,搞得我手忙脚乱,憋红了脸。“今天就不该穿裙子的!”我在心里念叨了无数遍。期间我根本无暇顾及马可,不过他大概也是红了脸转过去的吧,因为从后面还隐隐看得到他的耳廓红着,但也有可能是夕阳的缘故吧。
          我们飞了多久才降落,我不知道,只是恍惚预感到,今天的这些喜悦,好像会在记忆里存留很久。









          收起回复
          7楼2018-01-22 20:54
            结尾有个细节,红猪的船停在岛旁边,他们在一起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23 00: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1-23 19: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23 19: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23 19:37
                    呀,昨晚开始账号就出问题了……今天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号找回来了!
                    以后继续好好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1-23 20:39
                      第二章 前夕
                      1916年,帕尔马


                      “非去不可?!”待四下无人,我着急地一把握住贝尔里尼的手腕。
                      “吉娜,别闹了!上面下达的指示,这正是需要我的时候啊!”他脸上那副义不容辞的面孔叫我又害怕又厌恶。
                      “没有你,这仗也还是照这样打的!就算是缺了你这个少尉就不能作战了……你哪怕缓几天再出发呢?!”这是我第一次用高八度的声调跟他说话。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从八字胡须底下动了动嘴,道:“对不起。”这干瘪又苍白的声音在教堂回荡着无法散去。我顺着声音环顾教堂,怎么白日里还聚集祝福的地方,到将近入夜的时候,就寂静惨白地有些骇人。在一片惨淡的颜色中,我望见马可靠在侧门边低头看着脚下。
                      “马可!你也不劝劝他!”我索性将气撒在马克身上,“刚结婚就要跑到外国打仗,简直不像话!”
                      马可抬头望着我,眼里满是复杂的神情,却什么也不说。
                      “你怎么还没走?”贝尔里尼挣脱我的手,转向马克。
                      “明天跟你一批出发,忘了?”马克故作轻松。
                      贝尔里尼过去拍了拍马克的肩,俨然一个长官和前辈,平常我们三个嬉笑时的样子,现在在贝尔的脸上完全没了踪影。他嘱咐道:“那么今天就早点休息。记得再检查一遍你的飞行艇。”“知道。你也是,引擎可别出什么岔子。”马克尽量模仿着平日里开玩笑的口吻。贝尔的面部线条终于缓和了些。
                      我隔着教堂的长椅站在这边听他们两人的对话,第一次觉得有什么不可见的厚重的东西挡在我们中间。
                      “你们……”我其实什么也说不出来,气也早生完了,只无可奈何地站着。
                      贝尔叹了口气,在这样的环境中显得格外刺耳。他朝我走来,伴着皮靴咯吱咯吱的响声。“吉娜,等我回来。”说完便把我整个的紧紧抱住,有那么好几秒才松开。
                      我心跳地厉害,闷得难受,也好像无法确切理解眼前人说话的意思了,机械回答道:“好!路上小心!”
                      “吉娜。”那边传来马可的声音,我才稍稍恢复了真实感。“天气转凉了,我们不在没人提醒你,过两天可别再天天穿单裙子出来晃悠了!”
                      “不用你操心!”我条件反射似的回道。马可并不像通常那样回嘴,反而挂上了若有若无的欣慰的笑容。
                      我不清楚晚上我到底有没有睡着,只记得他们去检查飞行艇前我跟他们说的最后一句是“一路平安”,后来躺在床上就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焦躁与莫名的绝望中。


                      回复
                      13楼2018-01-24 16:55
                        楼主的朋友圈封面发一下好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1-24 22:3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1-25 13:26
                            第三章 归来
                            1917年,帕尔马


                            他俩走了快一年了。有时候觉着根本没那么久,可能是常抱着期望和幻想的结果。有时候又觉着自己仿佛已在落地窗前空落落地看过无数次日落了,连同自己都变成迟暮的了。总而言之,将近一年这个时间概念,在我这里是异常模糊的。
                            正当我又在日落时分盯着窗外胡乱思想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惊觉背后有敲门声。怀着激动和喜悦转身的同时就意识到不可能是他们,轻叹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长记性。“进来。”
                            “小姐,您该吃晚饭了。”瓦妮莎姐姐端着餐盘进来。“谢谢,放着吧。”她却仍站着不走,像是要监督我吃下似的,我没法子,应付地随便吃了些甜品。
                            自贝尔里尼走后,我虽继续在新房住了一个月,可终究寂寞得很,便又搬回父亲家里了。瓦妮莎姐姐从我刚学走路就跟着我,“小姐、小姐”的叫惯了,我也就没再强迫她改叫“夫人”。
                            刚吃罢,听见门廊里一阵骚动,浑身的弦都绷了起来。是他!绝对是了!我从脚步声就足以辨别出正向我房间走来的人。我差点将餐盘推翻在地上,狂奔地去开了门。
                            站着门口的只有马可一人。胡子拉碴的。身后空荡荡的什么人也再没有了。
                            我全身触电一般僵直着,双脚软绵绵的踩不住什么东西。这么些天的可怕的预感如今更强烈地侵占整个大脑。我摸索着扶住门框,双唇颤抖着没法挤出字来。
                            “对不起。”
                            这三个字如同炸雷一般,我的大脑“嗡”地一声只剩一片空白了。
                            我顺着门框滑到地上,大口喘气,脑袋缺氧,胸口和太阳穴都一阵阵地剧痛,连意识触感都不那么清楚了。后来回忆起来隐约觉得马可和瓦妮莎不停地抚我的背,让我喝水,最后瓦妮莎扶我躺到床上。然后就大病了几天,再睁眼时,竟开始欺骗性地怀疑那段记忆的真实性了。
                            我躺在床上空洞地望着天花板。从见马可后过去了几天了,我没有哭,更准确地说,是哭不出来,也许还没从震惊中抽离出来,总之我是一个极不合格的妻子了。
                            想累了,便又闭了眼,如此来来回回。脑海中就是没有映出贝尔里尼的样子。说实话,贝尔里尼也根本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毕竟结婚当晚就匆匆离去。我居然还对这件事耿耿于怀,真叫自己感到羞愧。
                            又过了两天病完全见好了。
                            竟萌生出想见马可的想法了。明明生病期间马可来看望几次都被我拒在大门之外。但我必须了解丈夫是怎么死的不是吗?
                            所以休整了休整,我在瓦妮莎姐姐的陪同下去往米兰。马可在那里,也许是又在修飞行艇的故障吧。


                            收起回复
                            16楼2018-01-30 18:02
                              @卧听风雨入梦 艾特一下可能成为我这篇文唯一读者的阿梦吧~!
                              阿梦要是不来的话这篇帖我就纯粹当整理草稿好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02 09:25
                                预告一下下一篇应该是“白线”
                                而且再预告一下我强烈地感到假期里写不完了
                                我这应该连本来构思的全文的三分之一都没过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04 11: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07 22:21
                                    好吧我这个假期是绝对写不完了……
                                    还是先多看看书,不着急写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11 18:19
                                      细细地看了。细节描写很用心啊。小雯厉害。
                                      继续往下写的话,叫F加精吧。


                                      @FinNEX1992


                                      收起回复
                                      21楼2018-02-11 20:55
                                        小雯请继续


                                        收起回复
                                        22楼2018-02-11 21:27
                                          再度强势顶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12 12:28
                                            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2-12 12:29
                                              幸好今天无聊随手点开了贴吧!2333


                                              回复
                                              25楼2018-02-24 22:37
                                                第三章很喜欢!等待和得知丈夫阵亡的场景都很有感觉呀,难道小雯擅长写悲伤的场景?2333
                                                “有时候又觉着自己仿佛已在落地窗前空落落地看过无数次日落,连同自己都变成迟暮的了。”
                                                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个描写,在日复一日的日落中仿佛经历了无尽的时光,等待又让时间变得格外漫长,足够让人年纪轻轻觉得已然苍老.......但是仔细想想,一个心里抱着希望的人总不该这么多次地看着落日的......雯有见过海边的落日吗?太阳在正中往下沉,天空和海面,甚至路过的行云都随之不断改变颜色,仿佛围绕着垂老的夕阳进行的一场宏大庄严的葬礼。一个不开心的人会看落日,可是一个等待可能战死的丈夫归来的女人不该看落日的,它是不是会激起心里某些一直想避免的恐惧-----除非她已经有了某种预感?如果是的话,就太悲伤了。
                                                “全身触电一般僵直着” “双脚软绵绵的踩不住什么东西” “摸索着扶住门框,双唇颤抖着没法挤出字来。”

                                                很精彩的描写,每一句话的用词都精确生动,尤其是“挤”和“摸索”,这两个词胜过千言万语了。
                                                全文的构架有种电影的感觉,随着时间地点的改变,一个个镜头的切换,特别适合情绪的表达。我觉得在这种相对松散自由的构架下,文章其实是很灵活的。所以不需要刻意去追求文章的逻辑联系,把其中的情感尽情地展示出来就好了。像第一章飞行时的描写,我好像感觉不到这是吉娜生命中最浪漫最开心的时光呢2333。再多写一点,再享受一点就好了。
                                                还有就是标题的这首歌啦。我特别特别喜欢这首歌。钢琴的曲调一下子让人安详下来,阿姨的歌声苍老得刚刚好,每句歌词都像有故事。整首歌安详怀旧的情绪中又带着暗藏着某种暴烈的激情和理想主义,复杂而调和,我想它真的能代表红猪这个故事的某种内核,甚至宫崎骏的一部分人生观。期待你对它的阐释嗷。
                                                等你的更新!


                                                收起回复
                                                26楼2018-02-25 00:44
                                                  @卧听风雨入梦 不知道是谁把那篇长评删了!我这会儿真的要哭了

                                                  不管了那我就重开一层回复好了
                                                  我才是幸好今天无聊点开了贴吧!!终于等到你啊阿梦❤!!看到你长评的那一刻我都快感动哭了!!谢谢你不仅认真读完我写的东西还逐字逐句地扣,真的很感动!!(可惜现在找不着了【委屈对手指】)阿梦说的夕阳的问题我好好想了,可能因为我本人特别喜欢那种夕阳的场景,所以写的时候欠考虑了,嗯…如果把自己完全带入吉娜的话应该就会换种写法吧……不过阿梦确实一下就戳到我了我确实是更喜欢悲剧的情节(当然自己写的嘛…好像悲喜都写得不够好)谢谢你能喜欢(开心开心)///本来啊我都生出弃坑的想法了(没错儿我就是这么过分)……没时间是一部分原因,主要是没把握自己能诠释得好(尤其阿梦最后说的那段让我都不敢往下写了23333333)不过,为了像阿梦这样认真的读者,我也要努力尝试往下写,哪怕不是马上,闲下来也一定尽力更完~~
                                                  结尾再艾特一遍阿梦~@卧听风雨入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27 21:15
                                                    雯接下来打算写什么?0 0


                                                    收起回复
                                                    29楼2018-03-01 23:53
                                                      第四章 白线
                                                      1917年,米兰




                                                      外头仍灰蒙蒙的,但确实是比前几分钟亮了许多。即使隔着窗边的纱帘也能感受得到。也许是自己的心急加速了天亮的过程吧,我暗自想。待我们从那辆古旧的蒸汽火车下来,终于摆脱了有些恼人的汽笛声时,天也已大亮了。按说以我现在的身体以及精神状况,加上连夜赶路,不好好休息是吃不消的,可我仍像往常一样不顾瓦妮莎姐姐的劝阻,直接奔向马可常去的修理店。
                                                      倒真不是如何急切地想要见他,只是不愿意停下来,一停下来自己就好像被抽空一样毫无力气,连丧夫之后本该做的胡思乱想都没有力气。
                                                      穿过店主的铺面往里走,他果然在那儿。黑黢黢的小房间里,一个人背对着门、面朝敞开的窗子抽烟——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抽烟。好像是感知到了身后的动静,他转过脸来,也几乎是在看清来人的一瞬间慌忙低头掐掉了烟,像个被抓包的孩子,可我也根本没什么心情管这种小事。
                                                      他小跑过来开了灯,在我身旁很近的地方站定,却小心翼翼地、怕触碰我的什么敏感神经似的,只说了句:“来了。”
                                                      “嗯,来了。”我跟他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径直去坐到了窗边的椅子上。“那说说吧,他是怎么……没的?”
                                                      “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他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并没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这让我多少有些恼火。……恼火?这么多天来我竟然产生了除疲乏之外的其他感觉了。
                                                      站在身后的瓦妮莎姐姐见我不吭声,忙接话道:“哎呀那当然了,小姐这不一下火车就赶来了。看在小姐一刻没歇的份儿上,你还是快点回答问题吧。”
                                                      “……好吧。”马可咕哝了一声,起身送瓦妮莎姐姐在外间坐下喝咖啡。过了一会儿才重新在我面前坐定。
                                                      他双手交叉握着放在桌上,神色很不自然地、不敢抬头看我。“那是从亚里亚德海飞往伊斯特利亚岛的途中……那边战事不很紧张,我们分队本来是打算在那里稍作休息的。”
                                                      “贝尔里尼就飞在我旁边,那家伙当时还蓄着两撇神气的胡子,笑着喊我降落后去酒馆……”他沙哑的嗓子有些哽咽,哽咽中还夹杂着几丝勉强的笑意。他胡乱抓了几下已经长得能遮住眼睛的头发,才得以继续往下说。但他始终不肯看我。
                                                      “……然后美军出现了。甚至来不及看清,就被四面窜出来的飞行艇冲散了。
                                                      “贝尔他……执意要去掩护大家。我隔着老远阻止他,想要替换他。我扯着嗓子问他有没有想过吉娜怎么办……”听到自己的名字,我的指尖明显颤抖了一下,好像膝跳反射那样。
                                                      “可那家伙,还是带着甘愿英勇就义的微笑,做了个‘放心’的手势。朝斜上方迅速飞走了。”
                                                      在等了很久都没等来下文时,我不得不提醒道:“……后来呢?”
                                                      他突然抬起头看向窗外,像刚从什么梦里醒过来一样,说:“后来我也被攻击了,几乎没意识了。朦胧中再睁眼时,只看到云层上方横着一条白线。”
                                                      “白线?”
                                                      “嗯。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确有其事。”他自嘲地笑着,嘴边的胡茬肆意翘起,“贝尔驾着战艇向白线飞去。我忙问他要去哪儿,他只笑着什么也不说。
                                                      “再然后我看到他跟一些弟兄们汇合——他们全都是那次突袭死去的飞行员。原来那条白线,就是飞行员们驾着各自的飞行艇组成的。我冲他们喊‘等等’,但谁也没听到。他们只是排好了队、朝天边的白线而去,我没有办法,只能在低空飞行。”
                                                      “……”我僵直着身子动弹不得。
                                                      “等我完全清醒了,才发现自己在树荫里躺了很久了。站起来都费劲,飞行艇也在身旁七零八落的。”
                                                      之后他所讲述的怎么和残存的几个战友找到住所修整的事,我都没太在意,因为思绪总是被那条白线给占满着。
                                                      以至于那天晚上,我甚至在轻度的睡眠中都梦到了白线。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恐怕我在之后频频梦到白线的数年间,都解释不清楚。


                                                      收起回复
                                                      30楼2018-03-17 23:26
                                                        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4-02 09:53
                                                          第五章 残相


                                                          1917年,亚德里亚海
                                                          将近年末的时候,我来到亚德里亚海度假,这当然是父亲的主意,认为我出来散散心有利于恢复。不过度假的地方倒是我自己选的。至于为什么会想要来贝尔里**去的地方,我无法回答,这儿本该是能勾起所有伤心事的地方,可我却意外地,获得了平静。待在临街的小酒馆里,靠在二楼的阳台栏杆上,望着那一片灰蓝,总是能感到从心底升上来的,平静。好像贝尔的气息还在我身旁一样。其实说实话我已经分不太清平静和心死带来的感觉有什么区别了,我们就姑且叫它平静吧。
                                                          在这个寒冬里,瓦妮莎姐姐的孩子结婚了,我叫她回家去帮忙张罗,不必陪我了。我一个人倒也落得清净些。外头的炮火还丝毫没有停息的意思,我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去面对这场夺去贝尔的战争,只能自欺欺人地继续躲在亚德里亚海这个相对和平的地方。
                                                          前两天马可托人捎来一张照片,是我问他要的。这是马可还是人类的时候所剩下的唯一一张照片,当然这是后话了。这大概是1912年的时候拍的吧……因为左上角和右下角有他们明显的签名。照片上有我和贝尔里尼、马可,还有他们同一分队的两个战友——他们两个也都在空难中去世了。我们三个在飞行艇上,马可站在我背后,贝尔坐在驾驶舱里,我从后面轻轻搭着贝尔的肩膀。那时的我的脸上,显然洋溢着粉扑扑的幸福的,透过黑白照也能看得出来。马可的脸早就被他自己用马克笔涂掉了,也许是厌恶看见自己人类的样子,也许是对自己去世战友的愧怍吧,我虽然理解,但还是不免在电话上跟他吵了两次。我现在跟马可的交流也就仅限于通过电话了,他实在是居无定所。
                                                          “您的红酒。”我的思绪突然被伊桑不太流利的意大利语打断,他是酒馆里弹钢琴的美国人,年纪还很小,就孤身跑到这个地方谋生,也是不容易的。
                                                          “啊,好的,谢谢。”我微笑着向他点点头,然后又把目光转向手中攥着的那张照片。
                                                          “夫人,您今天也来得很早呢。”他欠着身,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可是二楼毕竟风大,您要不要去一楼呢?一会儿我还会照例弹钢琴给大家听。”
                                                          我又略坐了坐,随他下到一楼,一楼还没几个人在,毕竟天还大亮着。环视了一圈演奏的台子,我竟自己站上去扶了扶话筒。这要是再早几年让父亲看到的话,必定又会说我。
                                                          “夫人想来一曲吗?”伊桑笑眯眯地站在钢琴旁边,问道,“我知道您有一副好嗓子的,我能有幸为您伴奏吗?”
                                                          “不了不了。”我有些慌张地下台来,仿佛突然间有了某种可怕的预感似的。下来站定之后,还不忘补一句“谢谢”来保持自己的优雅,其实在别人看来早都笨拙不堪了。
                                                          晚上,我托酒馆的老板娘找人把那张照片裱起来,以便今后保存。起初老板娘嫌弃这是一张发黄的老照片了,奈何我再三央求,并给她了三倍的价钱,她才终于乐意帮我做了。
                                                          后来这张照片就一直跟着我,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




                                                          回复(1)
                                                          32楼2018-05-05 19:05
                                                            滴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5-06 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