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吧 关注:86,797贴子:1,064,284
  • 9回复贴,共1
第一节
火车在缓缓的驶进车站,北京就要到了。
林桦坐在座位上不想下车,她突然有一种想要回家的冲动。
收拾好了行囊准备下火车,旁边陪了自己一路的男孩主动接过林桦手里的东西。
“我自己可以拿得动!”
“没事,我帮你拿吧!”
林桦真是有些不耐烦,这一路上他已经有意无意的和自己搭讪好多回了。
“有人来接你吗?”
“有!”
“是谁?”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拿吧!”林桦现在的心情实在是不想和谁多说一句话,可是这个男孩好似偏偏有说不完的话。
“我来吧!”男孩坚持没有把东西给林桦。
林桦和男孩跟着人流出了火车站。
“接你的人来了吗?”男孩问。
林桦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写着自己名字的纸,明明说会有人来接自己的呀!“人呢?”林桦心里犯了嘀咕。
“没有人来接我怎么办呀?我该去哪儿呢?是不是真应该买一张回去的票?”
林桦守在偌大的北京站出站口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拿出手机拨了出去,对方竟然关机!
男孩子看到这种情况,马上过来安慰说“没关系!你去哪儿?我送你好了!”
林桦委屈的说“我也不知道去哪儿?”
“那你怎么办?”男孩问。
“你先走吧!我在这等一下,估计一会就有人来接我了!”
“能行吗?我陪你吧!要不你一个小姑娘太不安全了!”
“没关系的!你走吧!”林桦实在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咱们算是老乡,都是北漂,我陪你吧!”
这是林桦第一次听到北漂这个词。愣了愣,也许是林桦戒备心太强了,他也许没有太多的恶意。
林桦看着他手里的行李很少,应该来北京有段时间了,也许有他在她也会更安全一点,随便他吧!林桦也就没在再拒绝。
此时电话响了,林桦一看是老爸,赶紧擦擦眼泪和鼻涕接起了电话。
“到了吗?”
“嗯!到了!”
“看到你二叔了吗?”
“嗯,看到了!和他们在一起呢!”
“那就好,我和你妈就放心了!”
“没事,你姑娘都这么大了,还能走丢了!”
“行,到了那好好干,有什么事情打电话!见到你二叔二婶代我问个好!”
“嗯!知道了,你好好安慰我妈,别让她总想我!”
“说着说着就没正形了!”
林桦挂了电话,感觉自己的戏演的还算成功。接她的人哪儿去了,还没有来!但却不得不对父母撒谎,第一次有了哭也要笑着说的感觉。
林桦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等,等着等着林桦心里犯了嘀咕,怎么还没有人来?想着想着越来越委屈,竟然哭了起来。
那个男孩过来安慰道:“没事,我陪你在这等,你别哭了,也许外面堵车,接你的人马上就来了。”
林桦此时想给父母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她想回家了!拿出电话竟然发现有三个未接,刚要拨出去,电话又打进来了。
“是林桦吗?你在哪儿?”
“我在火车站口。”
“我也在呢?哦,我看到你了。”对方说完挂断了电话。
林桦看到一个男孩子拿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她的名字从远处急匆匆的跑来。
林桦此刻飞似的跑了过去,“你是王明海吗?我是林桦!”说着就趴在对方的怀里大哭了起来,终于见到亲人的感觉。
把那个寻找林桦的男孩吓了一跳,双手举在半空,迟疑的说“我不是王明海,我叫原强!”
“你不是来接我的?”林桦马上从对方的怀里跳出来,刚刚放松的心情,一下子沉落到了谷底,心想完了,这也太尴尬了。
“是老舅让我来接你的。”原强解释到。
“哦!”林桦还在问。
“一会我再跟你解释,快走吧,晚了路上又要堵车了。”原强说着就要走。
“等一下,我去拿我的东西。”林桦跑到那个男孩面前道了声谢拉着箱子向原强走去。
林桦走到原强身边看着原强正在打量远处的那个男孩,林桦就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向那个男孩笑着挥了挥手。
原强看了看林桦了便转身向停车场走去。
林桦在后面拉着箱子拎着东西跟着,心里想:这个人怎么这样?不知道帮忙吗?不过想着刚才那个男孩太热情让她着实也是受不了,算了,他毕竟是来接我的,不计较了。
林桦从心里感觉到这个叫原强的人不太喜欢自己。


回复
1楼2018-01-23 17:22
    第二节
    林桦就这样背着包拉着行李箱到了停车场找到了车,原强径自上车打开后备箱,人并没有下车,意思很明显,林桦费劲的把大的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然后坐在了副驾驶。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气氛很尴尬,原强在认真的开车,林桦也不好打扰,就盯着沿途路过的风景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
    “大北京果然不一样!”林桦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老舅让我给你带声对不起,他和二舅开车去天津了,回来的路上太堵了,临时让我来接你,所以晚了。”原强根本没有理会林桦,也许他是见惯了,一个小县城的娃娃第一次来北京的情景可能都如林桦一般吧。
    “你老舅?”林桦回过神来问道,她根本没听明白原强是在跟她解释没来接她的原因,显然对他老舅更感兴趣。
    “对!我老舅,王明海!”
    “王明海是你老舅?”
    “怎么?”
    “那王明生呢?”
    “是我二舅!”
    “亲的?”
    “不是!怎么?”
    “没事!不过还是谢谢你今天能来接我!不然我都打算买张票再坐回去了!”
    “那没必要吧!帮你看行李的人不是还在守护你吗?”
    “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说起他来我就来气,本来我是想在火车上把易中天的《品三国》那本书看完的,他总是跟我说话,打断我的思路。”
    原强没有说话笑了笑,
    “笑什么?”林桦问,原强的笑显然有些不情好意。
    “没事,担心我老舅!”
    “担心你老舅什么?开车吗?他们还没到吗?”
    原强听后更是放肆的大笑起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让你笑成这样?”林桦不明白,在北京待时间久了笑点都这么低吗?
    “你来北京为了什么?”原强没有理他的问题而是抛给林桦了一个问题。
    “为了什么?为了教书育人呀!有份工作在这摆着我就来了呀!”林桦犹豫了一下回答了原强,其实是有实际原因的,但是林桦不想路他说。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难道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
    “哦!没什么!”
    “喂!到底我不知道什么?你说呀!我最讨厌别人说半句留半句了!”
    “真没什么!只是觉得所有人刚来北京的时候都像你这样所以才笑!”原强没有回答林桦而是转移了话题。
    “我什么样?”
    “刘姥姥进大观园呀!”
    “切!”林桦被原强说的不太好意思,脸红了。
    说着原强把车开到了一个小区的楼下,拿出电话拨了出去。
    “老舅,我们到了?下来吧!”说完就挂了。
    一会从楼道里出来了三个人!林桦已经把行李从后备箱取出来了。
    “是小桦吗?”一个四十左右岁的妇女笑着说。
    “我是!”
    “真快,都长成大姑娘了!不认识我了吧?”
    “您是二婶?”
    “对呀!这是你二叔,这是你二叔叔的弟弟!”
    “二叔好!”林桦向王明生问了好,王明生也向她点点头。
    “老叔好!”林桦也叫了一声王明海。
    林桦向王明海问完好后,现场气氛马上陷入尴尬,尤其是王明海,林桦明显能感觉到他脸色瞬间变白了。
    林桦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左右转头看着在场的人,心想是她叫错了?还是她哪里做的不对?
    “来来来,咱们把东西拿上楼再说!”二婶张罗着,打破了这种尴尬,但林桦心里想为什么大家会变成这样,百思不得其解。
    二婶领着她来到了幼儿园员工宿舍的一个小卧室,安置好了东西,便带着林桦去了附近一家烤鸭店吃饭了。


    回复
    2楼2018-01-24 11:44
      第三节
      坐在包间里,林桦才有时间打量一下二叔和二婶。
      二婶有一双大眼睛,皮肤有些松驰了,脸色看上去好像是没有休息好的暗淡。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的上衣,白色的紧身裤更加突出了脚下穿着的一双大方跟皮革。
      二叔的眼睛也很大,个子不高,身穿白色格子衬衫、白黄色的裤子,黑色的老北京布鞋,双眼也带着血丝。
      老叔的眼睛就小了很多,头发有些微卷,很随意的坐在那里,这种懒散的样子确实像是谁家的小少爷。
      原强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像是鹰一样,坐着笔直,皮肤黝黑,嗯,像一个兵。
      听老爸说二叔是铁路上的养路工,二婶是铁路子弟幼儿园的老师,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他们停薪留职开办了幼儿园,赚了第一桶金后就来北京发展,现在不仅办了幼儿园,还有几处补习班。
      其实师范大学毕业后林桦虽然没有成为正式的老师,但是也找到了一份购物中心文秘的工作,有机会还是可以继续考取家里的老师岗位的,但是一个伤心的理由突然让她想要离开那个县城,当林桦跟父母说要出去闯闯的时候,老爸老妈便拜托了二叔。
      “小桦,趁着菜还没上,我给你们正式的介绍一下!”,林桦被二婶的话从自己的思绪中回来。
      “我和你二叔就不说了,这个是你二叔的弟弟王明海,他在幼儿园负责后勤,这个是你二叔的表外甥小强,去年年底刚刚退伍,负责给你二叔开车。小桦,咱们都工作了,就没有那么多的亲戚关系了,大家都互相叫老师就可以了!”
      林桦听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还为自己猜对了原强的身份而暗暗自喜,心想“嗯,自己的眼光还是挺独到的!”
      “那老叔叫王老师,二叔也叫王老师吗?”林桦随口就问了。
      “二叔你可以叫他园长!”
      “嗯!”
      “我听你爸说你学的是数学专业?”
      “嗯!一个枯燥又神奇的专业!”
      “你有老师资格证吗?”
      “我的是小学的!”
      “你想去补习班上班还是去幼儿园呢?”
      “哪里都可以!”
      “好了!工作的事情到了单位再说吧!”二叔说了句。
      “那行,明天是周日,让王老师带你去把缺少的东西都准备一下,然后再带你去幼儿园认认门,周一的时候你就到幼儿园找我吧!”
      “嗯!谢谢二叔,谢谢二婶!那就麻烦老叔了!”林桦说着。
      “记着,不要叫老叔了!”二婶再次提醒到。
      “忘记了!忘记了!”林桦没有在意二婶只是提醒她不要再叫老叔了,而对于二叔和二婶她却没有提及。
      菜上齐了大家开始吃饭。
      二婶一直在张罗着,服务员这个服务员那个,都让林桦感觉太不好意思了。
      吃的差不多了,二婶说“王老师,你送小桦回家吧!”
      “不用了!走过来的时候我记得路的!”
      “送送吧!也不远!晚上不安全。”
      “哦!”王明海点点头,林桦也拿起包和二叔二婶还有小强打过招呼便走了。


      回复
      3楼2018-01-24 11:48
        第四节
        “今天实在不好意思,让你在火车站等那么长时间!”
        “没事,还是给老叔添麻烦了呢!”
        “不是说不叫老叔了吗?”
        “对!对!不过我觉得你既然是长辈不尊重一点不太好!”
        “哈哈!叫我王老师吧!”
        “嗯,那你可不许说我没大没小啊!”
        “那不会!听说你在火车站哭了?”
        “原强跟你说的?”林桦心里想着原强也太不靠谱了,这么丢人的事怎么跟谁都说呀!
        “嗯!真不好意思!”
        “哈哈,这么丢人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我觉得我才是不好意思呢!”
        “我们去天津回来遇上几起车祸就一直堵车,后来我电话就没电了,只能让原强去接你了!”
        “老——”林桦还没叫出来,便生生的噎了回去。
        “王老师,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也没有怪你呀!”林桦又接着说。
        “那就好,一个女孩子一个人没有人接肯定吓坏了吧?”
        “害怕我倒没觉得,只是有一点想家!”
        “你来之前你姑姑没跟你说什么吗?”
        “我姑姑?”
        王明海肯定的点点头。
        “没说什么呀?怎么了?”
        “没怎么!”
        “你们怎么都那么奇怪?”
        “还有谁?”
        “原强呀!他问我为什么来北京?你问我姑姑和我说什么了?”
        “是吗?”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没有秘密。”说着王明海便哈哈的笑了。林桦明显感觉那是苦笑。
        到了单位的员工宿舍。
        “好了!我到了!”林桦说。
        “我送你进去吧!”
        “这是女生的单身宿舍,这个时间你进去不合适吧?”林桦可不想让他送她进去,让在一起住的女孩子对她有所误会。
        “我只是想进去给你们互相介绍一下,要不你突然出现他们会有些不适应。”
        “没关系,我大学的时候也是住宿舍的。”
        “那好吧!明天你几点去买东西?”
        “我醒了给你打电话吧!”
        “行!那我等你电话!”
        “嗯!拜拜!”
        “明天见!”


        回复
        4楼2018-01-25 12:52
          第五节
          林桦用钥匙开门进入了员工宿舍,就看有两个人在客厅看着电视。
          “你好!我是刚来的老师,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是新来的?”看电视的两个人看了林桦一眼又继续看电视的问着。
          “嗯!我叫林桦!”林桦笑着说,但看电视的两个人好像不太喜欢被打断“哦”了声就没有了下文。
          林桦确实高估了自己融入其中的能力,看着对自己爱搭不理的两个人林桦有些尴尬,有些后悔没有让王明海进来介绍一下了。
          林桦此时留在客厅也不是,越过客厅去自己的卧室也不是,杵在原地想怎么才能破了此局呢?装惨吧!只有让别人觉得你惨才会让她产生优越感,从而理一下你。
          “我刚毕业,没什么工作经验也没什么工作能力,来北京碰了好多壁,找了好多份工作都没有成功,在这里好不容易面试成功了,还请各位前辈不管在生活上还是工作上给予各方面的指教!”
          “哦?”看电视的两个人终于肯回应林桦了,果然有效了。
          “你是新来的?”本来林桦还想继续装惨,可是被从另外一个卧室跑出来的女孩子给打断了。
          “嗯!你好!我是林桦!”另外看电视的两个人本想听听我是如何惨的看到被打断继续转过头看她们的电视去了。
          “你好!我叫田莹!我也刚参加工作没多久,认识你很高兴!”
          “嗯!我也是!”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段老师,这个是陈老师!”
          林桦不得不在田莹的介绍下又重新和这两个看电视的人重新打了招呼。
          “你住哪个房间?”林桦指了指房门。
          “走,我帮你收拾一下!”
          林桦打开房门顿时傻眼了,以为走错门了,没错呀,她的行李箱还在呢,怎么会变成这样?下午来的时候还是干干净净的,怎么吃顿饭的工夫就多出这么多垃圾?
          田莹把林桦拉进房间里关上门用手指竖在嘴边“嘘——!别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
          “是她们干的?你就当做不知道,自己慢慢收拾吧!”
          “她们怎么可以这样?”
          “她们经常这样,不要见怪。”
          “为什么?”
          “你不是第一个有这样经历的人。”
          “你也经历过?”
          “嗯!不过我基本无视他们的存在!”
          “为什么要无视?”
          “因为她们是两个人,而且我还要在这住下去!想想外面高昂的房租我就忍了!你也就忍了吧!”
          “可是她们为什么要这样?”
          “她们在这工作挺长时间了,园长也会给她们点面子,再说人多了肯定就会乱,当然不想住的人越来越多了!”
          “竟然拿这里当她们家呀!太欺负人了!”
          “算了!大家以后毕竟要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还要在一起工作,不要闹的太僵。”
          “我这暴脾气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个就算过去了!”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她们两个人一间屋子,我住在你对面。”
          “嗯!那个带卫生间的主卧,一开始她俩谁都想住那个房间,但谁也不让谁,最后相互妥协住到一间屋子了。”
          “那可真是臭味相投!”
          “哈哈!记着千万不要在好俩面前提年龄和男朋友!”
          “为什么?”
          “这是好俩的死穴!对了,还没问你有男朋友吗?”
          “男朋友?”林桦想了想“没有!”
          “那就好!如果你有男朋友她们也会恨死你!”
          “为什么?”
          “因为她们没有!”
          “天呢!有没有天理了?”
          “哈哈!奇葩吧?”
          “嗯!”林桦是使劲的点了点头。
          “你来了太好了,不然天天我一个人都无聊死了!”
          “她们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呀?”
          “好了!别八卦了!你先收拾东西吧!不然你今天晚上只能在垃圾堆上睡觉了!”
          “好!好!今天先聊到这!”
          “我帮你扫扫地!”
          说这林桦便收拾起了东西。
          八卦这个东西好像是拉近女人关系最好的东西,能让你们瞬间感觉亲如姐妹!


          回复
          5楼2018-01-28 23:11
            第六节
            王明海径直回到了宿舍,原强正在沙发上看电视。
            “老舅你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得在那忙一会儿呢!”
            “忙什么呀?没到门口她就让我回来了!”
            “为什么?”
            “不知道!我问她你姑姑没跟你说什么?她说没有,你也问她了?”
            “问了!我问她你来北京为了什么?她说是为了工作!”
            “你说她是不是真不知道呀?”
            “老舅我觉得好像是!”
            “她姑姑就没告诉她吗?”
            “我觉得她姑姑是怕告诉她,她就不来北京了?”
            “为什么?”
            “老舅,现在什么年代了?有几个还用家里人往一块撺掇的爱情呀!”
            “要是你,你会拒绝吗?”
            “我肯定拒绝!叛逆是我们的标签!”
            “唉!已经过了拼命追女孩子的年纪了!”
            “你的命都给了刘丽娟了!”
            “刘丽娟,小娟!”王明海闭上眼睛想了一会,“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你前一段时间不是说她生了一个女儿,天天开着一个奥迪A6上下班吗?”
            “是呀!在哈尔滨!方然不知道对她好不好?”
            “老舅,你还惦记着她呢?”
            “跟了我八年,从十八岁每年的春节都在我家过,已经像亲人一样了。”
            “那怎么就跟了你哥们了?”
            “以前总觉得不管我怎么样,小娟最终都会和我结婚的,是我后来作的太大了。”
            “作大了?”
            “不说她了。”说着打开冰箱拿出两罐啤酒扔给了原强。
            “那说林桦。”
            “我现在只是想找个人结婚了!”
            “那干嘛非是林桦呀?咱们园里、培训班里不有的是老师?随便选呗!”
            “我不是没选过,选了几个但都觉得不行,后来觉得还是得有那么一点喜欢才行。”
            “那你咋喜欢上林桦的?我去接她的时候感觉她好像并不认识你呀?”
            “去年过年回家,我陪你姥姥去买菜,遇见她姑姑了,她也在呢!估计她可能没注意到我吧!”
            “老舅你都三十二岁了,这算是一见钟情吗?”
            “有点好笑是吧?”
            “那有什么好笑的!不过今天我听林桦叫你老叔的时候,你脸都变白了,我想想就想笑。”
            “唉!我送她回宿舍的时候还叫了我好几声老叔,我俩的年龄是不是真的差的有些大呀?”
            “大九岁不算大!”
            “说实话我觉得你俩的年纪倒是挺合适的。”
            “我和她合适什么呀?”原强嘴上这样说,但心里一想到林桦在他怀里哭,原强的心有小鹿不停的乱蹦。
            “你也赶紧在咱们幼儿园里挑一个吧,别像我这个年纪干什么都晚了!”
            “好了!喝酒!”
            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喝着啤酒。


            回复
            6楼2018-05-17 17:00
              第七节
              第二天一早起来,田莹便带着林桦去买了一些生活的必需品。两个女孩一边逛一边聊着天。
              在聊天的过程中林桦得知田莹家是吉林的,她也刚毕业一年,比她早一年,家里有个哥哥也在北京,哥哥已经结婚了。
              “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
              “我请你吧?”
              “你刚上班肯定没有钱,所以我要请你。”
              “那好吧!让你破费了!我买完这些东西确实没剩下多少钱了。”
              “所以就别跟我装了!”
              “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只要是吃的什么都行!”
              “咱们找个地方去吃麻辣烫吧?”
              “行啊行啊!”两个人相视而笑,麻辣烫似乎是所有女孩子的最爱。
              吃的过程中王明海给林桦打来了电话,林桦一惊,心想完了,她已经把答应王明海一起去买东西的约定早就忘在太平洋里了,怎么办?
              “你怎么了?怎么不接电话呢?”田莹问。
              “我和王老师约好说今天一起去买东西我给忘了,怎么办?”
              “王老师?”
              “王明海王老师!”
              “那就抓紧接呀!”田莹说。
              “喂,王老师!”林桦心虚的接了电话。
              “怎么还没起吗?这么久才接电话!”
              “那倒不是,就是觉得不好意思!”
              “怎么不好意思了?”
              “我把咱俩的约定给忘记了,我已经买完东西了!”
              “你买完东西了?自己去的?”
              “不是,是田莹带我来的。”
              “那你们现在在哪儿呢?”
              “在哪儿呢?田莹!”
              田莹说了地址,林桦也转说给了王明海。
              “那你们等会吧,我过去找你们!”
              “你来找我们干什么?”
              “你买了那么多东西不提拿回去吗?原强也去!”
              “原强也来?”
              田莹一听原强也来,拉着林桦的袖子小声说“让他们来!让他们来!”
              林桦疑惑的看着田莹,田莹脸一下子红了,林桦明白了“好!好!那你们过来吧!”
              挂了电话林桦迫不及待的问“你喜欢原强?”
              “嗯!”田莹不好意思的回答。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喜欢就喜欢吗?”
              “哦,对了,你千万别让陈老师和段老师知道你和王老师的关系这么好?”
              “为什么?”
              “因为她们俩都喜欢王老师。”
              “天哪!这是真的吗?怎么比我上学的时候都精彩呢?”
              “我说真的呢!”
              “和谁交朋友,做什么事情,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迁就她,顾及她们呀!”
              “你也知道咱们这个圈子天天除了孩子就没有什么其他认识人的途径了,好不容易在咱们幼儿园出现个男老师那都是稀有动物,她们肯定是想好好把握了。”
              “那她们能不能活得再狭隘一些,天下除了王老师就没有别的男人了吗?”
              “那倒不是,主要是也没有什么人愿意给她俩介绍不是吗?”
              “这倒是真话,要是我,我也不想把我的朋友介绍给她们俩个人。”
              “嗯!王老师怎么接待的你呀?”
              “嗯,我和你说实话吧,王明海是我老叔!”
              “老叔?”
              “嗯!老叔!”林桦还不忘记点点头表示非常肯定。
              “这个什么个关系?”
              “这么说吧,我爸和我二叔是朋友也就是王明生,所以我就顺着管王明海叫老叔了!”
              “噢!噢!”
              “你怎么喜欢原强的?说来听听!”
              “我喜欢当兵的!”田莹充满崇拜的说。
              “他已经退役了!”
              “那也是个兵!”
              “为什么喜欢当兵的?”
              “身上有一股正气!”
              “正气?”
              “我怎么没发现?”
              “那是军魂!”
              “好吧!服了你!”
              “所心你得帮我呀!”
              “我好像帮不上你什么,因为我感觉他不怎么喜欢我,而且我也有点看不起他。”
              “为什么?”
              “昨天他都没有帮我提行李!”
              “就因为这个?”
              “对呀!在他面前我根本没有感觉到女人有一点优势。”
              “他可能把你当爷们看了!”
              “嗯,我确实觉得我是个汉子,但并不代表就同意别人真把我当汉子呀!”
              田莹听着林桦的说词前仰后合乐的不行。
              “这个不能阻止我喜欢他。”田莹坚定的说。
              “一脸花痴的样子!”
              “你为什么叫林桦呀?一般不是都应该叫林华吗?”
              “第一因为我姓林,第二我爸是个林业工人,第三我爸说白桦树是整个树林最漂亮的,第四是因为白桦树白,而我父母希望我将来白一些。然而我虽然叫桦却不白。”
              田莹听着又大笑了起来,她觉得这个女孩为什么总是把一些事情说的那么有趣。
              “说什么呢?这么好笑?”王明海此时已经来了,后面跟着原强。


              回复
              7楼2018-05-18 17:02
                第八节
                “王老师,原老师来了。”田莹起身迎接他们,并马上收住了差不多笑歪的脸。
                “说什么呢?让我们也听听!”说着王明海坐下了,原强到一边点麻辣烫去了。
                “没什么!”林桦马上抢着说。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多余的?”
                “我还担心你和他们合不来呢!看来你和田老师处得不错吗?”王明海说。
                “那当然了,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和我做伴的,我当然高兴了。”田莹说。
                “嗯,那你俩好好相处。”
                “那肯定的王老师!”田莹说。
                “咱们私下里可不可以不叫老师,这个老师那个老师的,能不能我叫你老叔,叫你小强,叫你莹莹呀?”
                原强听到后刚刚坐下喝了口水,差一点就喷了出来。
                “干嘛?至于那么大的反应吗?”林桦问。
                “你真准备叫王老师老叔?”原强问。
                “老叔叫的多亲切呀!是吧?”
                “还是叫王老师吧?老叔把我叫的太老了!”
                “就是就是!”原强打圆场的说。
                “我是觉得咱们在这里有违为人师表呀!”
                “放心,不碍事不碍事。”
                “我也不想叫小强,我又不是蟑螂。”原强为了配合老舅说了这句话。
                “都说女人麻烦,我觉得你们两个男人才麻烦。”林桦给了王明海和原强一个大大的白眼。
                “那田莹咱们俩你叫我小桦,我叫你莹莹行吗?不管他们俩。”
                “嗯,行!”
                “哎,原老师,你也可以叫田莹为莹莹。”林桦对原强说。
                “还是叫田老师吧!”原强迟疑了一会儿说道。
                “田老师?田老师?我怎么总觉得这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呢?”林桦自言自语的说着。
                “好了,小桦别想了!”田莹阻止的说。
                “不是我刚刚好像在哪见过,真的,这么熟悉呢!”
                “马路对面,田老师红烧肉。”
                林桦恍然大悟“对!对!刚刚我就是看到了这个!”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这个?”林桦问。
                “因为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林桦没有看到田莹脸上的不悦,还想继续说什么被王明海打断了。
                “小桦,你看你还想再点什么?”
                “你还是叫我林老师吧?我也会叫你王老师的!”
                原强又一次喷了,这次喷到了对面的田莹身上。
                原强忙起身“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拿着纸给田莹擦。
                “你一次又一次的喷,想干嘛?”林桦没好气的跟原强说。
                “没有没有,不是故意的。继续吃继续吃!”原强说。
                “你都喷上唾沫了还怎么吃呀?再说这个比起家乡的真是不太好吃。”林桦说。
                四个人尴尬了一会,林桦说“我吃饱了,田莹你吃饱了没?”
                “我?我还没有!”田莹说。
                “哦,那快点吃,吃完咱们回宿舍,我有点困了。”林桦说。
                “再待会吧!”林桦没有听出田莹的意思,田莹便在桌下拉了拉林桦的衣角。
                林桦看了看田莹,田莹用眼睛瞟了一下原强,林桦瞬间明白了田莹的意思,刚刚光想着置气去了,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那那那不急,你慢慢吃,吃完咱们去哪玩一会吧?”林桦要挽回刚才的局面。
                “晚上有时间吗?”原强问。像是在问田莹又像是在问林桦。
                “有时间!”田莹回答。
                “那咱们晚上一起吃个饭去唱歌吧?”原强邀请到。
                “那太好了!”田莹高兴的说,差一点就兴奋的跳了起来。
                王明海和原强惊讶的看着田莹,田莹的脸瞬间又红了,林桦想笑但又不敢放声大笑,憋的脸通红。
                “林老师去吗?”原强问林桦。
                林桦还是不太适应林老师这个称呼一时没反应过来,田莹说“问你呢?”
                林桦这才知道原强是在问自己。“不去!”
                “你去吧你去吧!”田莹还没等林桦说完,就摇头林桦的胳膊乞求道。
                “好了!好了!去去去!我去可以,一不唱歌二不喝酒!”
                “为什么?”原强问。
                “唱歌跑调喝酒过敏!”
                “你喝酒过敏?”田莹问。
                “嗯!所以你说我去干什么呀!”
                “那就坐那听我们唱吧!”田莹说。
                “行!听你唱纤夫的爱!”
                田莹脸红了。
                说着几个人吃的也差不多了便散了,原强和王明海拎着东西送林桦和田莹回了宿舍。


                回复
                11楼2018-05-29 16:47
                  为什么总也发不出去呀!


                  收起回复
                  13楼2018-05-29 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