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希吧 关注:5,638贴子:243,092

【莲希l0vE】同归(中篇/接44集剧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直拒绝44之后的剧情,强拆cp 为了弥补童年的遗憾,于是决定自己接44集续写~
更文不定期,预计两个月内完成,暂定中篇【希望不要爆字数
其实也算是新人拜吧文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24 11:32
    莲音是被冻醒的。
    她睡眠一向很好,通常都是跟法音一起赖到赖无可赖的时候被揪起来;因此这次半夜惊醒还以为是个梦,直到又被冻得打了个哆嗦,她才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
    原来是被子被法音拽走了。而罪魁祸首此时正头脚颠倒的呼呼大睡着,维持着一个险险挂在床沿的平衡。
    对于法音神奇的睡姿她是见怪不怪,娴熟的纠正了过来,顺便把被子从法音手里抽出。对方哼唧了一声,翻身又进入熟睡,脸庞在月光的映照下异常柔和。
    法音一直都是这样单纯呢。
    莲音宠溺的笑了笑,鼻子却不合时宜的一痒。她赶紧捂嘴,努力忍住了那个喷嚏。
    真是太奇怪了,今晚怎么这么冷。
    莲音思考了一下,很快找到了原因:她们这是在月亮国呢。
    今天法音她们找满月草找的精疲力尽,于是希尔杜便邀请众人在月亮国休息一晚。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难怪法音睡得这么香呢,肯定累坏了吧。
    莲音有些心疼,又用被子把法音裹牢了点,转头看了眼普莫的盒子,然后安心缩进了被窝里。
    今晚的月光真的好美,不愧是月亮国呢。
    莲音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想到。然而下一瞬间她却突然想到了什么,蓦地睁大眼睛,一骨碌爬了起来。
    --月光这么好,那月之玛利亚女王大人……会不会醒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24 11:32
      莲音急匆匆的穿过走廊,径直往月之玛利亚女王的房间赶去。然而刚要敲上房门,手却在半空中突然被人截住。
      她吓得尖叫起来,头顶忽然响起一个迟疑的声音:“……莲音?”
      莲音定了定神,抬头看去,惊讶的喊道:“希、希尔杜?”
      希尔杜穿着王子的衣服,显然尚未就寝。莲音脱口而出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希尔杜愣了一下,目光不由柔软下来:“我一直在安排王宫里的防卫部署,刚刚才做好。”他皱眉望着只在睡衣外加了件外套的莲音,“你呢?晚上这么冷,你到这儿做什么?”
      莲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讪讪一笑:“没事的没事的,我不冷。我就是醒来看月光这么好,所以想来确认一下月之玛利亚女王大人的情况--倒是希尔杜,”她担忧的望向他,“白天找满月草肯定累了吧,晚上还要安排防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真是太辛苦了。”
      希尔杜目光深深的凝视着她:“因为着急,所以也不多穿点就跑来吗?”他唇边带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果然是最不像公主的公主。”
      莲音一怔,不由恼羞成怒起来:“可恶!”注意力终于从他的突然出现中移开,莲音这才发觉自己的手腕还被握着,于是没好气道,“喂,可以松开了吧?”
      希尔杜望着月光下难得气急败坏的女孩,嘴角笑意更深,故意气她道:“体重意外的挺重,手腕却意外的很细呢。”
      “可恶可恶!”
      莲音气的涨红了脸,努力想要挣脱他的桎梏。希尔杜原本悠哉游哉的看着她挣扎,然而脸色却忽然一变,吃痛的低呼出声。
      “怎、怎么了?”莲音惊讶的停下动作,目光落在他手腕草草包扎的纱布上,“希尔杜,你受伤了!”
      “小伤而已,不碍事的。”希尔杜赶紧收回手。
      “不行,一定要好好包扎才可以,不然会越来越严重的。”莲音却主动抓住了他的手,态度坚决道,“走,我帮你包扎。”
      希尔杜低头看着她,半晌微微一笑:“那好吧,麻烦你了。”
      “没事的没事的,都是我应该做的。”莲音笑起来,忽然想起了什么,“等等,我还没去看月之玛利亚女王大人呢!”
      “母亲大人服下了满月草,医官说病情已经稳定了,但是苏醒还需要一段时间。”希尔杜解释道。
      “这样啊。”莲音有些遗憾,不由看了房门一眼,“真希望女王大人可以快点醒来。”
      希尔杜心里一暖,刚想说些什么,莲音却在此时回过头来,眉眼弯弯道:“希尔杜,我们走吧。”
      “……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24 11:33
        今天可能还有一更~求评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24 11:34
          来支持幸好漫画是月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24 12:00
            “满月草居然是在乌龟那里,真是出乎意料。”莲音一边给希尔杜上药,一边听他讲述白天寻找满月草的经历,“多亏法音想到了办法引出乌龟,不然你们还要寻找好久呢。”
            希尔杜看着面前的蓝衣女孩,随口道:“嗯,她运气不错。”
            ……夸奖的毫无诚意。
            莲音抬头瞪了他一眼,希尔杜坦然回望。窗外月光毫无保留的洒在二人身上,朦胧若梦。
            这样的夜,温柔的让人轻易沉沦。
            两人对视了半晌。希尔杜专注的盯着她清澈的眼睛,目光渐渐深邃起来,难得放柔了声音:“莲音,其实我……”
            “啊!”见他开口,莲音一下回过神来,脸突然红了。她慌慌张张的低头涂好药水,又慌慌张张的站起身来,“呃,还需要一点干净的绷带……我去拿。”
            希尔杜突然喊了一声:“莲音!”
            “干、干嘛?”莲音不敢回头,只能背着身子,心慌意乱的问。
            看她如临大敌的模样,希尔杜有些好笑:“我只是想问,你知道绷带在哪里吗?”
            哦……她确实不知道。
            希尔杜说了绷带的位置,莲音一边翻找,一边暗自祈求自己滚烫的脸赶紧降温。刚刚居然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希尔杜,实在是太丢脸了。
            不过有一瞬间,她真的以为……看到了布莱德王子。
            可是这不对啊!眼前的可是希尔杜,是那个冷漠的艾克利普斯诶!怎么会把他跟布莱德王子联系起来呢!
            布莱德王子那么温柔,那么美好,接近他就像一场梦一样;而希尔杜……从那次悬崖下说她重就能看出来,这根本就是两个人嘛!
            好奇怪诶,那为什么……刚刚自己也有做梦的感觉呢?
            嗯,肯定是因为自己困了!睡得这么少,肯定做什么都晕晕乎乎,都觉得像梦游一样!
            没错,就是这样!
            莲音找到了理由,立马摆脱了刚才的困扰,精神抖擞的找起了绷带。然而找着找着,她的情绪又不由自主的低落起来:不过,那样完美的布莱德王子……也只是从前了。
            黑水晶的力量真是太可怕了。能让一个那么优秀的人,变成现在这样不顾旁人牺牲的样子。
            --看来她们要更加努力了,得尽快找到其他的葛蕾丝之石才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24 21:22
              希尔杜侧坐在床边。从这个角度看去,正好能将莲音的所有表情和动作尽收眼底。
              刚开始有些害羞,随即变成了困惑,然后豁然开朗,紧接着又毫无过渡的转成了失落,现在则是一副充满斗志的神情。
              ……她脑中的小剧场想必会很精彩。
              希尔杜无奈的叹了口气,眼睛里却隐约漫上了宠溺的色彩。眼看莲音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他不得不开口道:“你是想要拆了我的衣柜吗?”
              “诶?”莲音这才从热血沸腾中回过神来,后知后觉的发现衣柜已经被她拉的倾斜了,摇摇欲坠的在半空维持平衡。她赶紧将衣柜恢复原样,快速在底下抽出一个隐藏的小抽屉,在一堆医药用具中找到了绷带。
              “真慢。”希尔杜毫不留情的指责。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莲音又有点脸红,慌忙上前开始包扎,并且试图转移话题,“话说只是绷带而已,为什么你要放的这么隐秘?”
              希尔杜似笑非笑:“那次你们翻我房间时,有找到这个吗?”
              “这个……”莲音大为窘迫,支支吾吾的开始进行拖欠已久的道歉,“对不起,我们当时也只是想确认你的身份。”
              希尔杜摆摆手表示不介意,再次问道:“当时有找到吗?”
              “这么隐秘的地方,怎么可能找得到啊。”莲音突然灵光一现,“难道说你是故意不让人发现的,就为了隐藏身份?”
              “没错。”希尔杜点头,“王宫里有专门的医务室,如果一个王子房里还单独放着这些东西,很难不引起怀疑。”
              比起她们,希尔杜独自承担的实在是太多了。他……他也只是个少年啊。
              “希尔杜……”莲音唤了一声,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下主动覆上他的手,微笑道,“没事的,没事的,现在我们大家都在一起呢。”
              感受到手上的温度,希尔杜低头望着眉眼弯弯的女孩,轻轻勾了勾嘴角:“嗯,我们在一起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24 21:28
                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01 11:10
                  啊啊啊楼主加油(ง •̀_•́)ง在彼岸吧看过楼主的未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03 16:27
                    安慰成功,莲音不再多说,认真的包扎起来。希尔杜望着沐浴在月光里的莲音,突然感觉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宁静。
                    自小他为了承担起王子的职责而走遍月亮国国土,翻山越岭,风餐露宿;而近来母亲大人病重,米露琪年幼,太阳的福泽逐渐减弱……他一直独自走在黑暗与光明的界限,就这样负重而行。
                    然而现在,有一个人握着他的手,笑的温柔而坚定:没事的,我们都在一起呢。
                    没事的,你不是一个人了。那些重担,我们都一起扛着呢。
                    他突然鬼使神差的问:“莲音,你想要住在月亮国吗?”
                    莲音手一抖:“啊?”
                    希尔杜自知失言,正懊恼的想找补几句,不料面前的女孩却皱起了眉头,没好气的道:“我知道了,是法音告诉你的对不对?真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把我的话随便说出去呢!”
                    “什么?”希尔杜一愣,有些不敢置信,“所以你真的有想过……住在这里吗?”
                    “月亮国很漂亮啊,谁不想待在这里?”莲音没察觉异样,转身环顾着房间摆设,满脸羡慕,“希尔杜的爱好也很广泛,看上去都很有意思呢!”
                    “你也对这些感兴趣?”希尔杜竭力维持着一贯的淡然,尾音却无法抑制的上扬起来,“我还以为公主对这些都不喜欢呢。”
                    “谁说的?我就很喜欢呀!自然的美才最漂亮,而且……”莲音突然反应过来,“诶?你这又在说我是最不像公主的公主吗?”
                    “没、没有啊。”希尔杜猝不及防,慌忙否认,脑中却有些失落的想:为什么她总会误解自己的意思?果然是太不会表达了吗……如果是布莱德那种人,应该早就哄得她眉开眼笑了吧。
                    或许根本不用哄。以前只要能跟布莱德跳舞,她都已经开心的找不到北了。
                    而跟他唯一的一次共舞,还是以被抛弃的身份结局。
                    这个小傻瓜……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明白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05 18:31
                      “希尔杜?希尔杜?”
                      “啊……啊?”希尔杜猛的从自己的世界里清醒,“怎、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看你皱着眉头,是不是又在想不开心的事了?”莲音已经包扎好了,抬头粲然一笑,“不要皱眉哦,会很丑的。”
                      希尔杜:“……真的很丑么?”
                      “诶?”莲音没想到他竟然搭了腔,惊讶之余连忙摆出笃定的表情,一本正经道,“是啊是啊,真的很丑,所以希尔杜以后还是不要皱眉了。”
                      说完她兴致忽起,突然站起身来,扭了扭腰身,直接跳起了“不要不要舞”:“不要皱眉--不要不要!不要苦恼--不要不要!”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莲音正跳的开心,手上忽然一紧,仰脸便看见希尔杜无奈的眉眼:“喂,你是把我教的全忘了么?怎么还是跳成这样。”
                      “呃,这个……”莲音讪讪一笑,“对不起。”
                      “算了,再教你一遍吧。”希尔杜勉为其难的说,眼底却闪动着诡计得逞的光芒,“这次可要记清楚了。”
                      莲音有些不自然的移开目光,微微红了脸,小声回答:“……我知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05 18:41
                        之后则是顺利的有些不可思议。
                        莲音觉得自己从未跳的这么好过--后退,侧身,旋转,踏前--她和希尔杜的舞步默契的让人叹服,甚至连面前的光影浓淡都恰到好处。仿佛有淡淡的舞曲萦绕在如水月色中,恍然若梦。
                        她不自觉的就想起了之前那次共舞。虽然服装场合都要正式得多,但真正的感觉却相差无几--同样是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完全忽视了其他。心里只有合拍的舞步,而眼里只有……希尔杜。
                        许是此时的气氛太过平和安宁,冒起这个念头的时候,莲音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羞涩脸红,反而好奇的继续思考着:她平时虽然喜欢跳舞,但远未到痴迷的地步啊,那为什么……现在会如此忘我呢?
                        ……总不会是因为自己跳的太好了吧?
                        莲音想了半天,终于决定把原因归结于对方身上:毫无疑问,希尔杜是个称职的舞伴。上次米尔罗拿了优胜,不就是与他搭档的吗?--所以出现这种二人世界的错觉,应该也是他舞技太好的缘故。
                        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觉得……比起米尔罗,自己实在是个糟糕的舞伴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27 00:25
                          希尔杜看着面前的女孩,虽然舞步没错,但眼神已经开始飘忽,显然是又有点神游天外的预兆。
                          ……自己的存在感真的那么低吗?
                          希尔杜默默叹了口气,试图拉回她的注意:“你在想什么?”
                          “啊?”莲音回过神来,略感不好意思的答道,“我只是想起了上次米尔罗拿优胜的场景。你们跳的真是太棒了,这样一对比,我以后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希尔杜望着她认真的模样,心里悄然一动,声音不由自主的放柔了几分:“你现在就很好。”
                          得到希尔杜的认可,莲音有些吃惊,但随即笑了起来:“谢谢。其实都是希尔杜教的好啦,我觉得今晚我的进步特别大。”
                          希尔杜不自在的答:“没什么。”盯着莲音的笑靥,他的呼吸忽然急促起来,赶紧转开视线。然而脑中又浮出之前的经历,他不由小声嘟囔道,“既然如此,那你上次抛弃我时怎么那么干脆?”
                          “诶诶?”两人距离这么近,莲音自然是听见了,半是吃惊半是困惑的问,“不是你先说有事要走吗,怎么成了我抛弃你?”
                          “我只说临时有事让你等一会儿,哪里说要走了?”希尔杜皱起眉头。
                          “是……是这样吗?”莲音努力回忆着。
                          “不是吗?”希尔杜总算明白问题所在了,哭笑不得道,“难怪你莫名其妙的跑去跟法音搭档了--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是不喜欢我做舞伴呢,还是不想法音独自一人。”
                          “希尔杜这么厉害,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做舞伴?”莲音急忙澄清,“我是真以为你有事先走了,这才去找法音的。”
                          “这么说,你还是很喜欢我……做你的舞伴?”希尔杜试探的问。
                          “当然!”莲音不假思索道,“否则当时我和法音为什么要去请你帮忙呢?”
                          困扰多日的疑团终于解开,原来不过误会而已。希尔杜心情大好,转念却又故意板起了脸:“但是归根到底,这件事还是莲音的错。”
                          “呃……”莲音发现自己无法反驳,只得闷闷道,“对不起,是我想当然了。”
                          希尔杜尽量压抑住语气里的笑意,反问道:“只有道歉吗?”
                          莲音一愣:“你……你还要什么?”
                          “只是想有个补偿而已。”希尔杜装作轻描淡写道,“下次舞会,你做我的舞伴吧。”
                          “……就这个啊?”莲音悬着的心放松下来,仰头笑了,“没问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27 00:25
                            月光照在莲音的脸上,映得眉眼深浅分明。希尔杜仍然握着她的手,只觉心下传来一阵又一阵莫名的悸动,掌心也悄然温热起来。
                            “希尔杜……”
                            希尔杜猛的清醒:“什、什么?”
                            “呃,你是不是……想问我什么呀?”莲音犹豫着道,“如果有的话就说出来好了,没关系的,就是别……别那么看着我。”
                            说完她有点脸红,赶紧又补了一句:“不用担心,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自己今晚怎么这么把持不住!
                            希尔杜暗暗懊恼方才的失态,但事已至此,也只能顺着莲音的话往下接道:“不错,我的确是有事想问你--”
                            他一边飞快的思考如何逆转话题的走向,一边低下头去,正好迎上莲音清澈不解的目光。仿佛有电流瞬间直刺心脏,强行压抑了很久的顾虑就那么脱口而出:“我是想问--那天布莱德闯入时,他对你说了什么?”
                            ……终于还是问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03 00:36
                              “诶?”莲音显然没料到这个话题,惊讶了一下才开始回忆,“我和米露琪送补药过来,正好撞见布莱德想用黑魔法强行唤醒月之玛利亚女王大人。发现我们之后,葡莫就抢走了补药,但是……呃,我们大概加错了什么食材,所以它喝下就晕过去了。”
                              希尔杜勾起唇角:“你的厨艺一向发挥稳定。”
                              “这只是意外!”莲音底气不足的辩解。看出对方眼底的笑意,她决定不再讨论这个危险的话题,继续说道:“然后布莱德就想拎起葡莫,我阻止了他……我当时很愤怒,说的话现在记不清了,总之是指责他这种行为会带来很大危害之类的。”
                              希尔杜若有所思的问:“那时米露琪和母亲大人在一起?”
                              莲音不由看了他一眼,暗暗佩服他的敏锐:“是的,她们在布莱德身后。”
                              “转移注意力,很明智的做法。”希尔杜表情有些阴沉,“你就这么自信他会反思,而不会伤害你?”
                              “我相信布莱德,而且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莲音没好气的道,“他甚至还试图说服我接受他的做法,我就顺着他的话反驳了。”
                              “那么他的借口是什么?”希尔杜冷淡的问。
                              莲音努力回忆:“他说……他说这是王子该做的事。我就反问一直给别人添麻烦,甚至还为达到目的而选择伤害也可以吗?”说着说着她不由激动起来,“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是布莱德王子!”
                              “那布莱德王子是什么样的?”希尔杜对她失望的语气十分不快,冷冷道,“我看不出一个整天忙着参加宴会的王子有多优秀。”
                              “希尔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莲音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认可,“以前的布莱德阳光开朗,人又温柔,是个很好的王子。他现在变成这样,也只是太心急为星球做事,被黑水晶迷惑了而已。”
                              “如果不是自己心术不正,黑水晶能那么轻易的迷惑他吗?况且,我从来都不觉得他有多么优秀。”希尔杜几乎要冷笑出声了,“他有了解过自己国家的地理风貌吗?有探访过民间人情吗?他甚至连人偶之城的阴暗面都不知道!这样的人,也配是称职的王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03 00:36
                                “是,布莱德是有不足。但是人无完人,为什么要那么苛刻呢?”莲音有些生气,略略提高了声音,“难道希尔杜就没有犯过错吗?”
                                希尔杜见她出言维护,心中顿时翻腾起来:“怎么,你觉得我哪有不对吗?”
                                “不是说不对……”莲音正想解释,突然瞥见他脸上的不屑,立刻改口道,“就是现在这样!希尔杜总是不在意别人的感受。其实如果你多去了解他们,你会发现……”
                                “我不在意别人的感受?”希尔杜想起自己百般顾虑她的心思,不由又是委屈又是不忿。他松开手退后一步,双手抱胸冷冷道:“像布莱德那样,即便你犯错也只会温柔而没用的说声没关系--那种才是你喜欢的吗?”
                                “我没有那么说……”
                                听到她语气的松动,希尔杜决定趁胜追击,一次性从根本上抹除布莱德在她心底的地位:“那种只是表面虚伪的客套而已,这能起到什么作用呢?让你这次好受点?那下次呢,下下次呢?你依然不会跳舞,依然会犯错,这样会有进步吗?况且他这虚伪的礼貌也没有做到位,那次在森林里,法音一打喷嚏他就献殷勤,但是你--”
                                “够了!”被戳到内心的旧伤口,莲音顿时失去了本来就所剩无几的冷静,怒目而视,“希尔杜真是太过分了!”
                                希尔杜这才发觉自己无意识犯的错,急忙想要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莲音!”
                                莲音对他的呼唤充耳不闻,头也不回的开门跑走。希尔杜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慌忙追了上去;一路疾奔,终于在她房门外拦住了人:“莲音,我、我很抱歉,你知道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莲音用力甩开他的手,“不许碰我!”
                                希尔杜赶紧举起双手以示诚意:“我一时口误,你不要误会,其实……”
                                “其实这种解释也是虚伪的客套吧?”莲音冷笑。
                                “当然不是!”希尔杜感觉她又在为布莱德辩解,不由也有些动气,“能不能不把我跟他放在一起?”
                                莲音怒意更甚:“你完全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我哪有……”希尔杜话没说完,门却突然打开了。普莫睡眼惺忪的飘出来:“这么晚了不睡觉,在外面吵什--喂你干什么噗噗!”
                                莲音根本不听普莫说话,直接一把抓住他往房里闪去:“我要睡觉了,你请自便!”
                                “莲……”希尔杜刚喊出一个字,门就被无情的关上。他盯着紧闭的房门,好一会儿才悻悻离开。
                                明明是一个美好的开头……果然提到布莱德就毁了。
                                --她就那么在意布莱德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03 00:36
                                  默默问一下,这里还有人看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3-03 00:3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03 08:42
                                      有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07 00:14
                                        加油 加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3-22 17:58
                                          风和日丽,天朗云清。莲音迎着灿烂的太阳,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这已经是第十九个哈欠了噗噗!”
                                          莲音抱歉的笑笑:“对不起。可是这也没办法啊,我昨晚没有睡好。”
                                          普莫飞到她面前,气势汹汹的叉腰指责道:“都是因为莲音公主大晚上的还去吵架……唔!”
                                          莲音一把蒙住了他的嘴,紧张的小声道:“嘘!别再提那事了!”
                                          “真是的,月亮国的床那么舒服,莲音昨晚怎么会没睡好呢?”一旁的法音注意到动静,转身担忧的问道,“这样的话,接下来的舞会还撑得住吗?”
                                          “大概是不太习惯吧。”莲音赶紧忍住了下一个哈欠,微笑道,“没事的,法音不用担心,等下在热气球上眯会儿就好。”
                                          “嗯嗯。”法音放下心来,“希尔杜热气球驾驶的那么稳,你一定能睡个好觉的。”
                                          莲音脸色一变:“什么,他来驾驶热气球?”
                                          “怎么,莲音公主不想我来驾驶?”
                                          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法音一怔,探出脑袋去瞧,笑着招呼道:“希尔杜早!”
                                          希尔杜淡淡的应了声,加快脚步走到莲音旁边,迟疑了一下,不自然的问道:“昨晚没有睡好?”
                                          吵完之后就一直躺在床上生着闷气,天亮才朦胧睡去--怎么可能睡得好?莲音哼了一声,扭头不理。
                                          希尔杜的示好被拒绝,脸色不由难看起来。法音没察觉到两人之间微妙的氛围,好奇的盯着希尔杜眼睛下淡淡的青色:“咦,昨晚希尔杜也没睡好吗?”
                                          希尔杜避而不答:“时间不早了,赶紧上热气球吧。”
                                          “好!”法音兴高采烈的响应,走进热气球才反应过来,迟疑的回头喊道,“呃,莲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3-25 12:53
                                            希尔杜望着仍在原地的女孩,冷冷的重复了一遍最初的那个问题:“怎么,莲音公主是不想我来驾驶吗?”
                                            莲音依旧不看他,盯着普莫气鼓鼓的说:“想或不想,难道看不出来吗?”
                                            “你们还在生气吗噗噗?”普莫叹了口气,“这样可不是优秀公主的做派啊噗噗!”
                                            “闭嘴!”莲音恼羞成怒的掐住普莫,压低声音恶狠狠道,“不是说好不提了吗?!”
                                            其实这样赌气的莲音……还有点可爱啊。
                                            希尔杜收回不着边际的思绪,淡淡道:“昨晚为了送你们回来,我把雷吉诺留在风车国了。如果不让我上热气球,那大概只能缺席舞会了。”
                                            “什么?那米尔罗……”莲音犹豫起来。希尔杜再接再厉:“不过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说出了你不愿承认的事实,因为不想接受所以不愿见我也是必然的。”
                                            莲音立马炸毛:“什么我不愿承认的事实?明明都是希尔杜的错好吗?!”
                                            “哦?那你不让我驾驶热气球是……?”希尔杜颇有深意的问。
                                            “你爱驾驶就驾驶,还有人拦着不成?”莲音没好气的说,转身朝热气球走去,“要不是为了米尔罗,谁在乎你去不去?”
                                            希尔杜微微一笑,跟在她后面走着。刚要踏进热气球,莲音突然转过身来:“不对啊,难道月亮国一个热气球也没有,非要搭乘我们的吗?”
                                            希尔杜早有预料的揽住她的腰往前一跃,在舱门关上的瞬间松开手,一边朝吊环走去,一边尽力压抑自己的笑意:“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可是没办法啊,我已经上来了。”
                                            “你你你!”莲音气的满脸通红,“实在是太过分了!”
                                            “果然还是希尔杜王子有办法啊噗噗。”普莫费力的从莲音手里探出头,由衷的感慨道。
                                            “都叫你闭嘴了啦!”莲音再次把他的头按进拳头里,愤怒吼道。
                                            一旁的法音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逡巡,最终定格在希尔杜嘴角难得上扬的弧度上,一时沉默下来:希尔杜和莲音……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3-25 12:53
                                              我考完回归啦~于是
                                              这次更看似赌气但还是有点甜啊有木有 #论高冷智商男神如何搞定傲娇小女神#
                                              嘿嘿嘿想想还有点小萌
                                              下次更就是舞会啦~动画版的迷宫情节即将出现,你们猜会怎么发展呢,猜猜我会不会把希尔杜遇到的人改成莲音呀 评论随意发,但我在下次更前绝对不剧透
                                              之后大概就周更了,例行期待回复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25 13:00
                                                好甜 喜欢 记得写长一点 因为太好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3-25 17:03
                                                  一直到舞会上,莲音还是恼火异常:“实在是太过分了!什么‘睡得像小猪一样’--这是一个王子会说出来的话吗?”
                                                  普莫毫不留情的指责:“那是你没礼貌在先的噗噗!人家希尔杜王子好心询问睡得怎么样,你不感谢就算了,居然还嘴硬自己没有睡着噗噗!所以他才说你明明刚才睡得像小猪一样的噗噗!”
                                                  “那还是他先厚脸皮的上热气球的呢!”莲音不服气的反驳。
                                                  “这就是莲音公主的不是了噗噗!怎么可以拒绝王子合理的要求呢噗噗!”
                                                  “噗噗,你到底是帮谁的!”莲音不满,“法音你说说,这究竟是谁的……法音?”
                                                  一旁的法音回过神来:“什么?”
                                                  “你还好吧?”莲音立马将刚才的不愉快丢到了九霄云外,担忧的问,“是不是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吗?”
                                                  法音急忙扯出一个笑容:“没什么没什么。”她扫了一圈,果断端起旁边的蛋糕,“我就是有点饿了!”
                                                  “……”莲音和普莫无奈的看着她开始大快朵颐:“真是拿你没办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02 14:24
                                                    与此同时,风车国王宫的接待大厅里,布莱德正右手按胸、单膝跪地,含着得体的微笑不紧不慢道:“南达国王,请您过目。这是各国同意我作为神秘星球王者的签名,现在就差您了。”他有技巧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充满激情的煽动道,“太阳国正在试图独占太阳的惠泽,现在正是各国团结起来,为了神秘星球而战斗的时候了!”
                                                    然而南达国王只是微微眯起眼睛,颇有威严的道:“但也有可能是我们误会了。而且太阳国的两位公主是我国的贵宾,和奥拉和苏菲相处融洽。这件事,”他把名单合起来,“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原本胜券在握的布莱德猝不及防,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一刹的惊愕过后,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再次谦逊有礼的低下头去,微微冷笑:“我明白了。不过我相信,我一定能够得到满意的答案。”
                                                    *****
                                                    出了大厅,布莱德再也控制不了内心的失望,脸色微微扭曲:“没想到南达国王竟然会犹豫……作为王者,最重要的就是决断力。”他咬了咬牙,宣告似的道,“我就有这种决断力--我将成为神秘星球的王者!”
                                                    葡莫突然冒了出来,同样语气愤恨:“没想到最后一个签名还这么费劲。既然如此,就只有想办法败坏孪生公主在他们心里的形象了!”
                                                    布莱德闻言点头:“虽然我不想伤害法音,但为了这个神秘星球,法音她一定可以理解我的。”
                                                    “胜利就在眼前了!哈哈哈哈!”葡莫兴奋的大笑起来。布莱德微笑的望着他,头顶的黑水晶光芒闪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02 14:24
                                                      “我说你们两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贯的傲气之下还有一丝无奈,“我们今天可不是来吃来玩的!”
                                                      法音把最后一块蛋糕咽下去,转身笑道:“当然知道啦!今年的最后一次公主聚会,为了优胜--”她回头看了莲音一眼,两人默契的齐声道,“加油,加油,加油!”
                                                      阿鲁帝莎撇了撇嘴,自信满满的大笑:“你们尽管加油吧,反正最后的优胜一定是我的!”
                                                      “阿鲁帝莎已经站在没有退路的悬崖边上了啊。如果这次不能取胜,那可就变成常败将军了。”苏菲的调笑悠悠响起。阿鲁帝莎脸色一僵,气急败坏的吼道:“你说谁站在悬崖边上!”
                                                      “悬崖悬崖--边上边上!”法音莲音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跳起了“不要不要舞”,调侃意味十足,“悬崖悬崖--边上边上!”
                                                      而在她们不远处,希尔杜正端着一杯红酒,注视着这边糟糕的舞蹈,无奈的摇了摇头:“昨晚又白教了。”
                                                      他抿了一口酒,更加仔细的观察着莲音的脸色。看来刚刚在热气球里睡得还不错,现在精神蛮好,心情似乎也挺好--算了,再等一会儿,等确认她冷静了之后再去想办法和解也不迟。
                                                      反正她的舞伴已经确定是法音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希尔杜心里这样盘算着,目光却不离莲音半分。看着奥拉过去提醒她们准备开始,又不禁摇了摇头,眼睛里却不自觉的漫上了几分宠溺。
                                                      果然还是靠不住啊。如果没有像他这样可靠的人在身边,光指望布莱德那种虚伪客套的家伙,怎么可能保证--等等,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她怎么突然就变了脸色?为什么要向那两个人冲过去?
                                                      出什么事了?难道又和布莱德有关?
                                                      希尔杜皱起眉头,转手把酒杯往桌上一放,正好听见后面侍者的八卦:“听说太阳国失踪的宝物藏在我们国家的迷宫公园里啦!”
                                                      “你说那是什么宝物啊?”
                                                      “我怎么知道?不过一定是很贵重的吧……”
                                                      希尔杜脑中警铃大振,立刻上前拦住冒冒失失的两人:“--等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4-02 14:28
                                                        诶,虽然这次字数不少,但仍然没有写到迷宫,心塞塞……
                                                        这次除了涉及到希尔杜的地方,其他基本都是原作的情节啦~我还特意重温了动画 不会再有bug啦!
                                                        这次又出场了几个新人物,但除了布莱德都是几句带过……自我感觉还好,应该性格没有崩坏吧捂脸
                                                        下次就肯定更到迷宫啦!我个人很期待~嘿嘿终于可以在原作的剧情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月莲发糖【大雾】想想就有些小激动
                                                        那么惯例留评呦大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4-02 14:28
                                                          啊!太短了 看不够有没有预告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4-02 17:27
                                                            等了一个星期 我要催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4-09 1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