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素吧 关注:2,031贴子:42,152
  • 2回复贴,共1

【书素原创】【短篇架空】《九雅·听雨篇》by姽婳三秋新年贺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书素原创】【短篇架空】《九雅·听雨篇》by姽婳三秋

新年贺文
祝大家新年愉快~
渣作轻拍
——————死也要把坑填上系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25 13:25
    《九雅·听雨篇》by姽婳三秋


    注:此文里的问天敌乃书大化身。
    化身最后变成了玉佛陪伴素素。


    诗云:“轩窗懒倚闭重门,细软横榻掩玉人。
    珠帘点点湿玉露,雨打芭蕉清秋冷。”

    正文:
    一.
    七月十五,中元节。
    鬼气正盛。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接连几天未曾放晴。路上行人少而又少,问天敌撑伞走在平整的青石板路上,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雨滴打在伞面上的声音。
    走到一户人家时候,沉稳有力的步伐停了下来。止不住的咳嗽声穿过曲折的廊桥,清晰落入问天敌的耳朵。
    恶鬼缠身,精气益损。
    问天敌心神微动。
    敛眉细思,终是走至门前。
    抬起手,镏金的圆环在朱漆的门上扣出清脆的声响。
    半晌,有脚步声越来越近地传来。
    紧闭的大门开了条口,露出了一张忧心忡忡的脸。
    屈世途一脸防备地道:“你是……?”
    问天敌皱皱眉,直接踏了进来。
    “哎哎,你这人……”
    屈世途本想说这什么话,可却摄于眼前人的气势,到后来竟没了声音。
    问天敌寻着的愈发明显的鬼气深入宅中。屈世途跟在大步流星的问天敌后面,紧赶慢赶,欲言又止。

    重门掩闭,窗子紧锁,宅院里处处积压着一股散不开的阴息,愈向里,阴息愈重。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中,鬼气上身,元阳亏损,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甘愿常住于此呢?
    这样想着,问天敌心头不由涌起一股莫名的气怒。

    雨水从亭廊两旁的檐边不成线地掉落,问天敌将伞收好,一眨眼睛,顿开阴阳。
    然后才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屋内光线昏暗,却不影响问天敌视物。
    一位男子病卧榻上,骨瘦形销,脸色苍白。明明是病入膏肓的状态,却自有奇异的美感。
    问天敌直视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睛,不知怎的,居然有种被惊艳到了的感觉。
    恶鬼在他床头,张牙舞爪,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问天敌抬手画了一个咒,将其禁锢在床外三尺。

    听到声响,素还真勉力扭头,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走到了他的床前。
    他将手放置在自己的额头之上,便有一阵暖流自百会穴而始,淌过四肢百骸,暖洋洋的舒服。
    素还真这才得了力气支撑起身子,低低咳了一声,道:“前辈怎么称呼?”
    问天敌审视素还真良久,缓缓道:“问天敌。”



    二.
    除魔师历代以收复恶鬼,成就圆满功德为己任。
    虽然如此,但总有些规矩不得不守。
    天命如此的人,不救。
    该当果报的人,不救。
    自得自业的人,不救。
    素还真便是这第三种人。
    问天敌本不应插手他的命运,但他已经来了。
    既然来了,又如何走的了呢?
    自见到他第一眼,问天敌便知道他为何要常住此处了。
    这间宅院恶鬼丛生,若无镇压,必将为祸一方。
    素还真一介凡人,只是仗着自身阳气旺盛的天赋而以身饲魔。
    “你可知若无我途径此地,你最多撑不过十年。”问天敌沉声道。
    素还真笑道:“而今正是第九个年头,这只能说明,我命不该绝,当与前辈有缘。”
    沉默良久,问天敌道:“我的法力也只能暂时镇压,而不能度化或者消灭。”
    “那……不如留下?”素还真心里这样想着,口中竟呢喃而出。
    “嗯?”问天敌见素还真唇口微张,却未听清语句内容。
    “没什么,前辈行游四方,在此处滞留这些时日,已是我的福分。愿前辈前路顺遂,早日结成功德。”
    问天敌不语,告别素还真,转身而去。
    “前辈……”
    素还真唤了一声,声音又轻又小。
    问天敌的脚步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头。
    素还真伸出手,又在空中顿住,离问天敌尚有一段距离,许久,终又缓缓垂下。
    “一路平安。”
    “保重。”问天敌背挺的很直,语气如常,没有什么分别情绪在里面。
    只是在心里这样说着。
    终我一生,护你周全。

    素还真眨眨眼,却已经找不到问天敌的身影了。
    走得……这么快啊。
    素还真怅然若失,一低头,胸前似乎挂了什么东西。
    他挑起来细细打量,是一尊玉佛。
    色相端严,凤眼半阖。
    前辈……
    是你么……


    三.
    又是雨天。
    虽说一场秋雨一场寒,但屋外的芭蕉叶片却还没受到冷气影响,在雨中尚显得青翠欲滴。
    素还真垂下帘子,作为坠饰的珠子撞在一起,响声清脆。
    像是那人的音色。
    悦耳动听。
    素还真想起问天敌。
    他现在在哪里。
    他遇到了什么人。
    他……还好么。
    一定……很好吧。
    素还真将手覆在胸口附近,玉佛贴心,安稳如常。


    世界浩渺,我们身处其中,不过如同一颗小小的雨滴,被风吹起又吹落。
    漫漫长途,很多人也都只是相逢一面,然后了无音讯。
    就这样消散于苍茫人海。
    情是一往而深。
    道是念念无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25 13:26
      ——————《九雅·听雨篇》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25 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