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幼兵的空间吧 关注:11贴子:591
  • 0回复贴,共1

成都文化艺术界存在红黑两道黑恶势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很久没上网了,但我的2017年应该向网友有个交代(我知道有很多人在关心着我)。惭愧!我依然是个十足地道的失败者!有着两块金字招牌“非遗传人”却依然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尽管我依然做着大量的非遗传承工作,穷得不能再穷了还得用自己微薄的退休金买材料免费教学生!--------对于我作为非遗传人却没有经费和参展权的事,我向“举报微腐败热线”反映了,得到的结果是;

1,成华文广局以一份打字稿告诉我-------我从此再与成华区的所有文化活动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才知道-----在成华区我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连参加社区活动都会被打击报复!在成华区生活了半个世纪,区政府大楼和文化馆都是我厂出钱盖的,我居然在本区什么都不是!2,原本负责全市剪纸非遗工作的青羊文化馆公开把我的名字从非遗传人名单里划掉换了别人,全市稍微会在纸上掏窟窿的“艺人”全都成了大牌明星,全都神气活现地领“经费”和参加“活动”,明说就是要排挤封杀我,看我“敢咬他的卵”!3,经历了千难万险终于要回了青羊法院一年多前就该退给我的两百块钱,几乎跑断腿也受尽白眼!4,市“非遗办”年初要我们签字报请的“市级非遗传人经费”五千元我始终没拿到,向“有关部门”咨询,得到一个惊世骇俗的“绝对真理”-------你什么都得不到是你自己活该!第一你从来不给“上级领导”们“拜年”!第二你获奖无数却从来不请顶头上司吃饭!第三,你得过劳务费却从来不给主管回扣!你自己不醒眼不懂事不会做人,没找个岔子关你大牢算便宜你了!-------这竟是反腐大潮里纪检干部说的话! 我现在还能相信谁?党管吗?政管吗?法律管吗?原来“成功者”是这样做人的!怎不把这些写进党纪国法,怎不写进学校的教科书?我活了六十多岁头一回得知自己“失败”的原因!可是------是我在一直在做非遗传承工作啊!在成都剪纸界我获奖最多,出书最多,教学生最多做公益最多!!!!!却因我不会行贿就被打压封杀了十几年!是我变态还是这社会变了形?这几天我又开始频频接到骚扰电话,回拨是空号,接了一次,对方只是骂下流话且指名道姓骂我------已经被踩在脚下的我又惹了谁? 好吧,经费无论如何我是要不到了,剪纸材料翻着倍地涨价,我已经成了月光族还是支撑不了几年。那“经费”只怕还不够行贿的。眼睁睁看着完全不懂非遗的“非遗办”仍在豢养着同样剪不出一幅非遗作品的“传人”--------那是国家的需要!我懂我会又怎样?在动乱中几乎断代的真正的非遗剪纸即将随着我的死去而绝种-------那也是国家的需要吧!我这国家政府授牌的非遗传人从来不许参加非遗节,竟没人·感到奇怪!逆来顺受惯了,谁敢真的“反腐”?喊口号唬老外吧,国人可连傻瓜都唬不了。 附近的理工大学新闻系学生拍了纪录片《赵氏剪纸》,由他们的美国教师带去了美国,说要在此基础上另拍一部更全面更详细的大型纪录片,要我对中国的古老民艺写详尽的描述。这倒多少给了我些许慰籍-------这是我这失败者现在还有脸活下去的唯一动力了。默默祈祷,龙**之流别再捣乱,别断了这能让古老艺术走向世界的唯一桥梁!哈哈哈,看,我这付老嘴脸在夹缝里还露了点鼻子。就这样了吧,没指望什么改变,也不可能有什么改变!奉劝诸位网友吸取我的教训,尽早学会“做人”走捷径吧!------赵幼兵


回复
1楼2018-01-30 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