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不二吧 关注:21,376贴子:289,577

【原创】网王之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案
可否还有人记得,那网球场上,被人瞩目的天才,可否还有人记得,那个爱到尘埃里去的痴情种,可否还有人记得,那没有字的墓碑下埋藏的是谁?
人生只有一次,不二悔,自己没有看清这世间。慧极必伤,情深不寿,何苦。
时间的错乱,换来那人一声,周助,我们走向顶峰。
不二笑,如此,便一生不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14 19:32
    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咳咳咳由于被盗号,号被封了,最近才找回来,帖子也删了
    下楼正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14 19:34
      第一章一生苍茫
      不二靠在青学的樱花树下,从医院走到这里,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精力。
        幸好,现在放假,学校里没人呐。不二有些庆幸地想到。他用手撑着地,栗色的发丝,因为四年没剪的关系,垂到地上,汗浸透了他单薄的身体。
        他已经离死,不远了。那场车祸,四年的植物人生活,消磨了他全部的精力。
        不二看着对面那空寂的网球场,无声地笑。什么是孽缘,就是没有结局的爱呀。
        十三年前,他在这里第一次遇见了他。他当时只是觉得这人有趣,冷冰冰的没什么人气,就多看了他一眼。但并没有说话,只是擦肩而过。也许,第一次的相见,早就奠定了他们的一生。
        后来再见到他,是在排位赛上,他完败三年级的学长,于是他就默默记住了他的名字,手冢国光。
        不二后来与他约战,他其实已经记不清当初是怎么约战的了,只记得他那种实力,让身为天才的他也有些手痒,就一时冲动。
        可是,总有那么些不怕死的人,打伤了手冢的左手,而且那天,不二翘了部活。
        之后呢?其实接下来就显而易见了,那个人,竟然用伤了的左手与他PK,这怎么能不输呢?六比二,多么可笑的分数,所以那天,不二打到最后发现手冢的隐疾之后,笑了。还是寻常的弧度,没有变。
        那时他说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14 19:35
        不二抿了抿唇,移了移身子,望着那樱花漫天,若能改变,多好。
          他拿起网球拍,狠狠地往地上砸,可是面容却亲切可人。手冢国光,是,你维护了自己的诺言,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其他人。你用你那只废手,碾压了我不二周助的尊严。
          他看了他许久,终究说不出来,直接走了。他决定放弃网球,决定学医。可是,初二刚开始的时候,他正准备填社团申请书时,勾选医学社时,可手冢却把他叫到天台,说,青学需要你。
          他抬头,正对上男人纯澈的眸子,那是怎样的固执呀,他无法抑制地心软了。
          不二接过手冢为他填好的网球社申请书,望着那锋芒毕露的字迹,苦笑。
          他答应了手冢的请求,然后玩笑地说了一句呐,手冢,你要不做我男朋友吧,作为我答应的条件。
          嗯。手冢回答了,不二愕然地停住离开的脚步。双方对视,不二第二次感到了挫败感,这人,怎么这么较真呢?
          于是,事情发展得很顺利,排除手冢因病疗伤的事之外,不二过得很开心,不,还有他的挚友幸村住院的事情除外。
          国三那年暑假,他们收到了U17的邀请函,发生了很多事,包括手冢为了更高境界的网球,而要去德国的事。他走前,不二对他说,我们打一场吧,你欠我的。二比六,不二惨败。他其实是知道的,手冢他开启了天衣无缝,他根本就已经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手冢走了,不二很痛苦,他发现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他习惯于去故意不带字典,跑去借他的,习惯于无趣时调戏他,再被罚跑圈,习惯于跟在他的身后这样似乎再高的目标都可以达到。这时他才发现,那个人早已悄无声息地渗入他的生活。这时,他明白了,原来,他喜欢上了那个清冷的少年。
          他在高中放弃了网球,而开始学习事物,学习日式料理,因为手冢喜欢,重新拾起医学,因为手冢手上有伤。那三年,他过得就像在地狱里煎熬一样。
          高三的一次修学旅行,他去了德国,跟他告白了。出人意料的是,手冢答应了。他已经分不清这是兑现国中的诺言还是什么,他只要手冢答应就好了。
          回国之后,不二在大学时,选了记者,放弃了无数知名大学的邀请。就为了两人能多见一面。大学毕业后,他天天跟着手冢东奔西跑,倒也快乐,可是手冢的爷爷却开始催婚了,但爷爷并没有逼那么紧,手冢却开始愧疚了,他身为长孙,却如此行事。
          幸村曾劝告不二,说你会后悔的。
          当时不二就笑笑说,执念成魔,又何妨。
          不二很清楚,自己与手冢的恋情只能是地下的,所以他很小心,顾及着所有人的颜面,即使知道手冢离他越来越远。甚至跟家人坦白后,说两人很好,父母也开放,随他去了。直到四年前,他的生日那天,他跟在手冢后面,一步之遥,就变成了植物人,一辆车撞了过来。他最后看到的,只是手冢那错愕的脸。
          前年,他发现自己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发现每天都有人在他身边念叨。那是一个很轻柔的声音,是的,就是他的挚友幸村。而手冢,却连一次也没来过。他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一遍遍地尝试,终于在他生日的今天醒来了。
          不二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模糊了。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呼唤,他看见一个蓝色的身影跑过来。哦,是精市啊。他费力地睁开眼,看着挚友,道:“呦,你怎么来了。急成这样,都不漂亮了。”
          幸村皱着眉,看着他:“何必呢,你不是看见了吗?”
          不二苦笑,这也是他逃出来的原因,他醒的那刻,看见电视上播的手冢国光,已经和一个女子订婚了。是呀,何必呢,也是他醒来时,太巧了吧,也许这也是幸村安排的吧,手冢订婚之日,他四年一次的生日之时。
          “我只是想让你醒来后放弃他罢了。”幸村叹息。他没想到不二竟如斯执着,甚至用虚弱的身体,从医院逃出,原本就虚弱的身体,他也是患过病的人,怎不知道不二已经无力回天了呢?他抚摸着不二的手,那当初在琴键上跳动的骨节分明的手,早就因为昏迷,而臃肿不堪。
          不二看着挚友,用尽全身力气,展颜。
          他一生,不负手冢,不负家人,唯独还不了幸村这份情。
          幸村沉默了,不二身旁坐了许久。蓦然,看着不二,道:“不二,我忘了跟你说了呢,我爱你。执念成魔,也无妨。”末,在不二额间落下一个吻。
          樱花乱了人的眼,也不知,乱了谁的心。
          幸村很清楚,他不能死,起码,在复仇之前,不能。再次看了一眼不二。眼中的泪光,终于滑落脸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14 19:37
          第三章 岁月静好
          “精市。”不二郑重的转过头,道:“我父亲朋友的儿子也寄住在这里,麻烦帮我叫一声,让他起来吃饭行吗?”
            幸村点了点头,道:“好,在哪个房间?”
            “就在你房间的旁边那间,他叫越前龙马,”说到这里,不二面露难色,“他可能有些难叫醒,要不,还是我自己去吧,精市你帮我看着火。”
            “不用了,越前君是吧,我会叫醒他的。”幸村的唇边溢出一丝温润的笑意,拒绝了不二的好意。让不二纠结的人,他是得好好看看了。
            不二无奈,幸村的恶趣味又冒出来了,算了,不二摇摇头,他还是专注他的早饭吧。
            幸村精市走上楼,打开隔壁的房门,而映入眼帘的是……杂乱的房间,乱飞的网球,还有那蜷缩在被子中的人。用三个字解释就是幸村惊。呆。了。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完美一直是他的追求,so他看到这幅场景表示根本不能忍啊!
            呼。幸村现在终于知道不二会如此踌躇了,深吸了一口气,走近那个唯一比较干净的床边,轻轻叫道:“越前君,你醒了吗?。”
            没反应。。
            幸村伸手推了推那团床上的不明物体。
            没反应。。。
            这次幸村是边推边叫,声音响度与推动幅度都加大了。
            可是,还是没反应。
            幸村将被子直接从床上抽走了,也终于将那人的容颜看清,墨绿色的短发,微微嘟起的嘴唇,还有还未褪去婴儿肥的脸,活脱脱一个小正太。不过,幸村可没什么兴趣欣赏,还没周助好看呢!
            他皱紧眉头,死死盯着这个正太,就在他抽走被子以后,越前正太竟然只是翻了个身,又睡着了!幸村的身后似乎开始聚拢了一团黑云,电闪雷鸣。
            小动物的直觉是十分准的,在幸村正准备去厕所端一盆冷水时,,越前揉了揉眼睛醒来了:”唔,你是?“
            不可否认,越前的眸子很漂亮,眼角微微向上挑起,眼中因为刚醒氤氲了一层水雾,让他的眼就像一块上好的猫眼石。
            看见越前及时醒了,幸村收起自己的怨气,嘴角一弯,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越前君,你好,周助已经在准备早饭了,他让我来叫醒你。“
            ”嗯,麻烦你了。“
            “无事,那我便下去了。“
            待幸村走到楼下时,不二差不多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
            “呦,还挺快的嘛。”不二看到幸村下楼来,温温顺顺地一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14 19:39
            你故意的吧。”明知道他有洁癖,还没耐性,让他去叫这么一个小鬼头。不愧是周助,把所有都计算好了。想到这里,幸村鸢紫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算计。
              “我给你带来了茶,喝吗?。”幸村率先开口道,不二爱好喝茶,想到中国是没有日本茶的,幸村就顺道带了些。
              “好啊,茶杯在橱柜里。”因为坑了幸村心情大好的不二并没有起疑心。
              而就在不二将茶送入口中后,他的脸唰的白了。全都是醋的味道。不二俊秀的脸都扭曲了,显得有些狰狞,
              “噗嗤!“幸村看着不二一脸凄苦,不禁笑了起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是吗?“
              闹了一会儿,他们才坐下来吃早饭,此时越前也刚好下来。吃完了饭后,越前就去比赛了。
              “去看看吗?越前君的比赛。“不二的手搭在幸村肩上,笑眯眯地问道。
              “还是算了,没有多大意义。“幸村摇了摇头,越前龙马参加的这个比赛是青少年组的交流赛,在美国,越前连续四年得到青少年组冠军,所以就被派到华夏来进行友谊赛,而他母亲不放心孩子独自一人住在酒店,就托给不二照顾了。话说回来,这个比赛没有什么含金量,对于幸村来说,比国内都大赛都不如,都是小学生,大多来看的是他们的潜力。
              ”那,我带你去看看江南水乡?这里很多古典事物在日本可看不到。“
              ”嗯。“幸村确实很好奇,是怎样的一种地方,孕育出了他的母亲。他母亲一直与他说古华夏的美好,可是一直不愿意带他回来看看,问母亲,她也只是笑而不语。
              “恩,等我收拾好,我们便观光。”不二朝幸村点点头,去收拾了。
              “我也来吧。”
              “也好。“
              日光下,两位少年洗着碗,微风拂过,岁月静好。
              两个人都是家里做家务做惯的人,很快就收拾好了。
              ”网球拍带着吗?”不二微微撇头,柔顺的发丝划过幸村的鼻尖。
              “那当然。“幸村的呼吸有些急促,鸢紫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光,但他很快调整好了心绪,以至于不二没有注意到。
              “我们看好风景就打场球吧,你应该有些手痒吧。”不二背起网球袋,而幸村就跑上去拿球拍了。
               h市在华夏也算是文明古都,虽然因战火与时代的消磨,而变得时尚,但流淌在h市人骨血中的,还是那份附庸风雅的文人风范。随处可见茶馆,没有浮躁,只是淡淡的温柔。
              一天过去,幸村终于了解到,为什么母亲会笑而不语,而去中国的同学也从来没有切切实实描述这个地方的风景。这是无法用言语描绘的,是历史的沉淀,如酒般香醇,也是自己国家学不来的那份,如茶般的淡雅。
              “美吗?”不二靠在桥栏上,任风追逐他栗色的发。
              “恩,是所有国家都无法比拟的,江南美。”
              “那我们就去打球吧,我正好知道这里有个体育馆。”
              “which?”
              “正面。”
              “呦,看起来是我的运气比较好啊。”幸村看着面前倒向反面的拍子,勾起一抹笑,不魅,反而显得气场全开,“那么,开始吧。”
              幸村手腕一翻,绿色的小球在空中飞舞,“啪”的一声小球就向对面的左下角飞去,竟一开始便是高水准的ACE发球。
              “喂喂,要不要这么认真,这是你第一次与我打吧。”不二眉角弯弯,虽是那么说,轻巧的一个碎步,就打回了球。
              许久,幸村一直没有答话,似乎在认真地打球。但实际上,他幽深的眸子中,蕴藏着某种炽热,是棋逢对手的危机感与……兴奋感。
              不二此时是享受的,这是他在18岁之后,第一次拿起网球拍,他本以为会有生疏,但这回球,似乎烙在他的灵魂里,加之这身体常练习,竟是行云流水。当然,幸村也是一个极好的对手,无论角度怎么刁钻的回球,他都能打回。
              两人是在一个体育馆打的球,天渐渐黑下来,馆内的灯也悄悄打开,两人似乎不知疲倦地回击着,更令人惊讶的是,小球,没有一次l落地过。
              直到两人都大汗淋漓,都默契地收了拍,任小球在地上翻滚(?)。
              “真的,好棒的感觉,是吧?”不二冰蓝色的眸子张开,闪烁着奇异的光彩,这就是网球的魅力吧,所以才会让那么多人痴痴追求。
              旁边的幸村看着不二的眸子,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狠狠撞击了一下。
              但是,忽然,幸村突然感到一阵无力,眼前缓缓黑了下去,最后只看见不二慌张的脸,与略带颤抖的声音:“精市!”
            下面一章会有关于幸村那个疑似格林巴利综合征,由于xf的设定不清,我就自己瞎掰了,它的潜伏开始设定在一到两年间,需要较大的疲惫度和兴奋度,导致引发,具体文中会讲,感觉自己剧透有些多:-D。本身自己也没学过药理,大家就将就着看吧^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14 19:39
              欢迎欢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14 19:40
                嗯,本身打算第三章也发出来的,可是上次就被度娘吞了,so,直接发截图^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14 19:40
                  呵呵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14 19: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14 19:44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2-14 20:20
                        加油。不过,心疼主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14 22:4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15 20:11
                            暖贴in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15 20:12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16 16:4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16 22:08
                                  日常顶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17 12:46
                                    蠢楼主来更文了
                                    楼主表示在这里澄清一下,因为日本的放假时间与我们不同,而越前入学的时候,樱花还在飘,作者就懵了,so文章里的放假什么的,都按照中国的了,,只是将寒暑假换了一下,考据党轻拍哈。
                                    第五章 归国之事
                                    时光清浅的脚印在不知不觉走过,很快暑假即将结束,不二等人也准备归国了。
                                    “越前君……”幸村打开越前的房门,这样说道。
                                    “唔,怎么了!”越前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
                                    “起了。”
                                    “嗯。”
                                    越前看着轻轻阖拢的房门,缓缓舒了一口气,还好那个大魔王没有生气╰_╯。
                                    说起来,在这两个星期的相处中,两人成了朋友,越前也充分了解了幸村的性格。
                                    他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摘自越前的幕后采访。
                                    幸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而不二却总是捉弄他去叫越前起床,幸村开始制订各种有趣(重音)的起床方式,导致越前如今一听到他声音,就会自动洗漱去,乖到不行。
                                    “龙马君,你真的提前回日本吗?”不二看着将头埋饭碗里的越前,漂亮的指节轻轻敲击桌子,哒哒哒,发出清脆的声音。
                                    “我已经问那个臭老头了,他把转到那个什么,青春台小学读了,住在青学教练的家里。”越前抬起头,微微蹙眉,愤愤地道,“那个青学有什么好,有你们厉害吗?”
                                    不二看到傲娇的小王子,有些扶额。前段时间,他跟越前打了一局,而幸村也与他打了一球,当然越前输了。在此之后,越前就暗搓搓地找了自家老头,准备提前回日本,若不是越前南次郎询问,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裕太也在那里,你们也可以有个照应。况且青学也有强的。”不二讲到这,头微微低下,半长不短的发丝遮住了他的表情。
                                    正在吃饭的幸村也缓缓抬起头,鸢紫色的眸子变得深邃,果然,又想到他了,周助,他真的对你影响如此深吗?
                                    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而越前又是个粗神经,看没人说话,就埋头于早餐中了。嗯,果然中式早餐最好吃,特别是不二做的^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21 16:53
                                      归国后。
                                      “我回来了。”不二推开家门。
                                      “周助回来啦,快坐,饿了吧,飞机上可没什么好吃的。”不二淑子笑着拿出一盘盘菜,“先吃着吧,你爸应该马上回来了。裕太和由美子,也快来。”
                                      不二看着香喷喷的饭菜,顿觉腹中空空,很快又不失优雅地扒起饭来。
                                      不二淑子看着风尘仆仆的儿子,有些心疼,不禁伸出手,摸了摸儿子的头。唔,手感真好。
                                      “妈 我不是小孩子了,这样会长不高的。”
                                      不二淑子看着儿子气鼓鼓的脸,笑了,在心底的阴霾也渐渐散去,扯了扯不二的脸:“不管长怎么大,你还是我儿子。”
                                      “噗嗤。”不二裕太在旁偷偷捂嘴笑,果然,老哥也斗不过老妈啊。裕太弟弟在心里坚定抱紧妈妈大腿的决心。
                                      “裕太——”不二周助拉长了语调,看着装作努力扒饭的弟弟。哼,斗不过老妈,我还治不了你吗?
                                      正一派温馨时,门口传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我回来了。”
                                      “明彦,你回来啦,快来吃饭。”不二淑子站起身,接过丈夫的外衣,挂在衣帽架上。
                                      “嗯,看起来很好吃。”不二明彦笑着在妻子的额头上轻啄一口。
                                      “走啦,都老夫老妻了,周助回来了。”不二淑子笑着推开他,到饭桌旁坐下。
                                      “周助这两个星期,玩得高兴吗?”不二明彦这样问道。因为不二淑子是中国人,所以家中并无食不言的规矩。
                                      “嗯,古老师过得很好。”不二抬头看父亲,“对了,我想要转学去立海。”
                                      闻言,大家都放下筷子。 不二淑子小心翼翼地问道:“青学不好吗?”
                                      其实不二周助并不是她养大的,那年,考虑到他父母独自在家中无伴,恰好她那次正好在华夏生产,就将孩子寄养在他们家。这一放,就是七年年。
                                      他们把孩子接回来,是因为她父母走了。她有时候想,如果她父母没走,她什么时候会去接他,她不知道,因为裕太,所以也许还会过好久好久吧。
                                      他们一直对他心存愧疚,想要弥补,可是周助,真的很聪明,更敏感,他害怕他们再次丢下他,所以一切都顺着他们,弹钢琴,学骑马,成为天才。
                                      作为一个母亲,她为他骄傲,更心疼这个乖巧的孩子,所以她对不二这次提出的,感到疑惑,但更多的是欣喜,是嘛,孩子总是要有自己的思想。
                                      “没什么,只是想要独立一下,况且,精市也在立海。”不二看到母亲眼底的欣喜,与温情,心不可抑制地一软,这就是他的母亲啊,那么温柔。
                                      “老哥。”不二裕太闷闷地出声。
                                      “裕太不舍得了?”不二周助摸摸裕太的头,顺毛,“我每个星期还是会回来的,不会忘记裕太的草莓蛋糕的。 ”
                                      “哥!”不二裕太挥开哥哥的手,“去就去吧,谁稀罕!”
                                      不二看着傲娇的弟弟,笑了,明明很不舍的吧。
                                      “周助,你确定你不会后悔?”不二明彦紧紧盯着儿子。
                                      “不会!”不二说得斩钉截铁,这一世,他绝对不会做自己后悔的事,这是天才的骄傲。
                                      “嗯,我会帮你弄好转学的事。”
                                      饭后,不二享受完久违的半身浴,躺在床上。
                                      哒哒哒。
                                      “进来吧。”不二的声音带着丝慵懒,就像茶一样,清淡而经久不散。
                                      “周助。”原来是不二由美子,她拿着塔罗牌,掩嘴笑道,“小周助,我预言了一下,立海大你会遇见桃花呦。”
                                      “呵呵,那就承姐姐吉言了。”
                                      不二由美子看了不二周助一眼,高深莫测地走了。
                                      不二陷在软软的床中。有家人的关心,真好呢。
                                      上一世,他与家人坦白后,他仍旧记得母亲红肿的眼眶,父亲深沉眼神,竟说,他们不会反对,但只要周助过得好。
                                      可是呢,他却因为怀着一种愧疚,很少去父母家中。
                                      他就是个傻子,只看见手冢,却忘记了亲人的付出。
                                      既然,有重来的机会,那么,他就不会重蹈覆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21 16:53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22 20:2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2-23 16:24
                                            幸村说复仇难道有什么隐情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2-23 17:51
                                              嘤嘤嘤,楼主最近在狂补网王,发现不二与手冢比赛是在四月,这里就当成后一年一月份吧(哭着看着你),然后不二情伤(误),跑回中国,学中医。
                                              另外lz明天就要上课了,元宵更文,握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25 20:04
                                                第六章 王者之师
                                                就在不二忙着准备转学的事情时,立海这边正选们也马上在开学前一个星期进行训练。
                                                “呼——呼——”一位少年,正握着一把剑,挥舞着,他很认真,眸子如星,闪着亮光,汗水从黑色的脸上滑落。
                                                “弦一郎,时间到了。”一位老人坐在道场旁,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是。祖父”
                                                “可不能松懈啊。”
                                                “不能松懈!”
                                                真田弦一郎脱了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洗了个澡,感到身心舒畅。
                                                此时。
                                                “叮铃铃。”
                                                真田纳闷地接通电话:“精市,这里是真田,有事么?”
                                                “难道我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幸村的声音带这些委屈,幸村的声音带着些戏谑,可惜大老粗——真田并没有听出来。
                                                “没,没有。”真田被他弄了个大红脸。
                                                “呵呵。”幸村的眸子弯成了新月,笑声从他的唇边溢出,还未褪去青涩的声音十分稚嫩,但意外的好听,“不逗你了。”
                                                幸村顿了顿,从床边站起,打开窗户:“呐,弦一郎,今年的网球比赛,我可能上不了场了呢。”
                                                “怎么了?”真田的声音十分急切,“病又复发了吗?”
                                                真田少时就曾与幸村一个网球培训班,是知道幸村病的事情的。
                                                “大概吧。”幸村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喜怒,但真田莫名感到一丝悲凉。
                                                他是不擅长安慰人的 ,所以过了许久,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其实也没事,这次治好了,就可以在以后放开手脚。”
                                                在初一下半学期时,幸村身体时常出现不适,实力大幅度下降,不得不转向研究精神力招式,所以在后来(指不二前世世界),别人只看到yips,却不知道,被称为神之子的幸村,远远不止如此,身体限制了他的发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3-02 10:33
                                                  被……被吞了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3-02 10: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3-02 10:45
                                                      可以不?有点崩人物,伦家只是个新人,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3-02 10:46
                                                        我觉得没有什么崩的地方呀幸村养病一年也不知道会不会乖乖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3-02 18:13
                                                          第七章 君子如玉
                                                          “周助。”幸村打开了铁门,放不二进来。
                                                          “我没有打扰你们训练吧。”不二朝幸村看看,笑得温润如玉。
                                                          “你都来了,还说打不打扰?”幸村微微侧身,手臂放在身前,作出请的姿态,“不二大大,既然来了,就让小的为您介绍一下。”
                                                          不二歪了歪头,看看幸村,微卷的紫发下垂,挡住了白皙的脸颊,长长的睫毛扑闪着。
                                                          “周助?”幸村发现不二没声,看了他一眼调侃了句,“你不会看我看呆了吧。”
                                                          “呃,才没有的事,我们进去吧。”不二这才缓过神来,摸摸自己微烫的脸,竟然看自己好友看呆了,还被发现了,蠢死了!
                                                          幸村看着尴尬的不二,他低着头,白皙的脖颈露出来,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心中发酵,升腾。
                                                          “精市,这位是……”真田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跟随而来的是柳。
                                                          “你好,我是不二周助。”
                                                          “你好,真田弦一郎。”真田握上他的手,古铜色的皮肤和不二的白皙形成对比,予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幸村忽然有些不爽,还好两人很快就分开了。
                                                          柳执起笔,拿出本子,缓缓道:“不二周助,青学正选,被称为天才,底线反击型选手,招数已知为三重反击,具体数据不知。今年四月转学于立海。”
                                                          疑似与幸村部长很熟。柳偷偷补上一句,当然,他没有直接说出来。惹部长,他可不是仁王,撩拨部长后的怒火他可承受不起。
                                                          “诶?竟然有柳你不清楚的人。”丸井显然没有抓住重点。
                                                          “柳君,大名果不虚传啊。”不二与柳握了握手,笑道。
                                                          “有博士收集不到数据的人,不二君也是不愧于天才之名。”
                                                          一阵互相恭维之后,不二才跟着幸村真正进入立海网球部。
                                                          正选们都在做基础练习,很简单的挥拍,但他们做起来却行云流水,规范至极,眼神里没有一丝对做其的不满。这让不二不得不感慨,立海网球部不愧于王者之名。
                                                          “周助,怎么样?”幸村语气带着些骄傲,这是他的部下,是王者立海大。
                                                          “了不起,有此风气,何愁不能夺霸!”不二毫不犹豫地夸了,虽有些夸大嫌疑,但他是真的觉得这支队伍之强。
                                                          “周助,此言差矣。”幸村的神情有些低落。
                                                          “嗯?”不二疑惑了,夸他们他还不同意?
                                                          “你看,三年级的那些人。”幸村指了指他们,口气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虽动作标准,但明显没有认真做,神游太虚。”
                                                          不二沉默了,他从没做过部长,自然也没有观察过这些细节。
                                                          “今年的七年级入学后,总会有新血液注入的。”不二想了想,这样道。如果他记得我没错的话,柳生和切原会在四月份入学。
                                                          “希望吧。”幸村听了不二的安慰,勉强舒了口气。
                                                          “嗯。来为我介绍一下你队友吧。”不二岔开话题,怕幸村又陷入怪圈。
                                                          “嗯,真田你也认识了吧,以后他会是部长,还有柳。”幸村说得很有条理,“然后白头发的是仁王,红发的是丸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3-09 17:13
                                                            看着他们热血沸腾的训练,饶是不二,也忍不住心痒 ,想打一场 。
                                                            幸村似是看了出来,拿出放在长椅上的球拍,道:“这么心痒,不如与弦一郎打一场?”
                                                            不二愣了下,旋即笑道:“知我者,精市也。”
                                                            球拍指着真田,神情里不自觉带了些少见的傲气:“来一局?”
                                                            “嗯。”真田毫不犹豫地拿起球拍,他早就好奇这人了,能被幸村重视,甚至有些不顾规矩带进来,实力会怎样呢?真田有些好奇。
                                                            “我当裁判。”幸村快步走到椅子上。
                                                            “which?”
                                                            “正面。”
                                                            “反面。”
                                                            球拍转啊转,还是到了反面。
                                                            真田正经道:“承让了。”
                                                            “嗯,那请真田君手下留情了。”不二没有丝毫惧意,练习了一个月,终于能找到好对手验证成果了,他眼神里有的是满满的战意。
                                                            “哪来的小子,这么狂,没听过皇帝的威名吗。”
                                                            “听说是天才,但肯定打不过副部长。这么狂,等下,嘿嘿。”
                                                            ……
                                                            听着周边的议论,场上的两人都没有说话,心境更是没有受到一丝波澜。
                                                            “一盘定胜负,真田发球。”
                                                            真田拿起黄色的小球,一甩手,小球就就从不二颈边划过。
                                                            “Game,真田对不二,15比0”
                                                            “30比0”
                                                            “40比0”
                                                            幸村的眼神里闪过失望,周助,你真的连这个都破不了吗?
                                                            可是就在真田第四次发球后,不二动了,他准确地挥起拍:“啪。”
                                                            “40比15”幸村正了正身子,重新吊起了兴趣。
                                                            真田微微侧身,看着掉落在自己场地上的球。破了吗?但太晚了,这一局,我拿下了!
                                                            不二睁开了冰蓝色的眸子,眼神中带着从未有过的犀利。
                                                            那个球其实他在第一球后就看清了原理,几近没有任何技巧,只是常年练习剑道而来的快,准,狠。
                                                            但是他前世带来的习惯一时改不了,前几局都会不怎么出手,到了最后,雷霆一击,这样玩得才比较爽。
                                                            不二舔了舔唇瓣,手中的网球拍紧了紧,该……反击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3-09 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