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舰少女台服吧 关注:132,965贴子:25,908,526
  • 33回复贴,共1

【试水向】发布自己的R世界同人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过得怎么样?
我是绝赞家里蹲中的提督 “艾心” ,坐标欧根亲王服UID1187309,不知不觉经营自己的港区已经两年多了。从抱着批判的眼光 “玩玩而已” ,到让这个游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真是属于过去从没有过的事情。赏玩过程中最大的遗憾,则是在于除了氪金以外没法为这个游戏再多贡献什么。
此番launch这个同人,希望通过它来展现自己心中的舰R世界,同时展现港区众少女的日常生活。如果这个故事能够给各位带来一丝乐趣,那也会是我作为玩家、作者以及一名 “提督” 莫大的荣幸。
那么这就开始吧,更新大概会挺不定期的,又及。


没人看怎么办……


回复
1楼2018-02-15 23:34
    凉拌。帮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15 23:3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2-15 23:37


        收起回复
        4楼2018-02-15 23:42
          原谅作者是个起名废柴,这一章叫什么好呢……
          想来想去结果却是 “不知道” ……





          回复
          5楼2018-02-15 23:55
            看了你的镇楼图问一下克总会出场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15 23:58
              “哎,小敷……”萤火虫酱凑到我旁边,“怎么啦,你们以前见过?”
              我摇摇头,这就是奇怪的地方。
              提督君最后的那句话,感觉好像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但是我完全没有印象。
              “不太明白……”
              “就是说啊,怪哉。”萤火虫酱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又说,“跟我来吧,到前面客舱去。”

              伴随一阵加速后失重的感觉和巨大的引擎轰鸣声,飞机从海面上腾起,绕了一个弯,便迎着夕阳向目的地飞去。
              客舱里有二十四个座位,不过萤火虫酱和我是仅有的乘客。
              “嗯……萤火虫酱……”
              萤火虫酱摆摆手。
              “叫我小萤就好啦。”
              “呃嗯……小萤?那现在,多少人来港区报到了呢?”
              “不知道呢,不过据我所知,你,加上我,再加上提督,现在就有三个人了。”
              “呃……”
              也是呢,萤火虫酱和提督君,毕竟同样初来乍到……
              “那小萤从英国一路过来,路上也没有见到别的舰娘吗?”
              “唔……”
              萤火虫酱歪过头去,似乎想得很辛苦的样子。
              “好像没有。”她然后说,“离开新罗马城之后就没有再见到别的舰娘了。”
              这么说,向东方港区的报到,现在也才刚刚开始吧……
              短暂的沉默,只剩下发动机的声响。窗外渐渐变暗,现在将海天隔开的,就只剩下那条薄薄的晚霞了。
              “不过,呃呵……”我还是决定打破这种沉默,“真走运呢,能得到小萤你的援助,而且还是跟随提督一起到港区去。提督君看起来,也是个不错的人……”
              “完全不清楚,这样的家伙怎么能当上提督呢。”萤火虫酱的意见却不一样,“又散漫,头脑又不是特别好,想法还老是怪怪的……”
              “‘怪怪的’?”
              还有这副完全不掩饰的奚落表情……
              “嗯啊,就是……”
              “嘿,姑娘们!”
              提督这时走出驾驶室,似乎很有兴趣加入我们话题的样子。白色的海军大檐帽配那个没摘下来的耳机,真是有些不伦不类……驾驶室没有镜子吧大概。
              “什,么,事,啦。”萤火虫酱没有声调起伏地问道。
              “半小时后抵达目的地,飞机马上就要开始下降了,请各位乘客打开遮光板,收起小桌板,调直座椅靠背。”
              “知道啦,可你没必要特意走过来通知我们吧。”
              “不止为这。”提督君似乎有些过于兴奋的样子,手里多出了一块透明塑料似的东西,“小萤,事实上,我也是会魔法的噢!”
              “蛤?”
              “魔法……提督君?”
              “刚起飞的时候,我才发现驾驶室玻璃上有个裂缝,一飞到高的地方就到处灌风。所以我用这个找到的,以前叫‘手机膜’的东西,把裂缝完全修补好了,所以现在是丝风不漏。”


              回复
              11楼2018-02-15 23:59


                青铜星玩家
                百度移动游戏玩家均可认证(限百度账号),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15 23:59
                  “哈哈哈……”萤火虫酱干巴巴地拍拍手,“干得漂亮,但这跟魔法有什么关系?”
                  “这是靠贴膜来修补驾驶室窗户的方法,简称,‘膜法’!”
                  呃……
                  “怪怪的想法啊……”萤火虫酱转过头来对我咬咬耳朵,“就在于意义不明的冷笑话。”
                  “轰!”
                  “哒哒哒!!”
                  毫无征兆,而且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飞机在爆炸的巨响声中剧烈颠簸,猛烈的气浪像台风一样在机舱内肆虐。我本能地弓下身抱住脑袋,就感觉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盖住了——待到睁开眼睛,就看到那是提督君,将我和萤火虫酱一并护在怀里。
                  “怎么回事?!”萤火虫酱大叫。
                  “敌袭!”提督君扬起头,我朝他看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机舱上被凿开的一排排弹孔。
                  “快飞高一点!”
                  “不行了。”提督说,“机身受损,再飞高飞快,这种飞机就会凌空解体的!”
                  “那我们怎么办?!”
                  “我会找片云层先躲进去,伺机接近海面但不降落。小萤,你和小敷需要跳机空降,把袭击我们的敌人解决掉,清楚了吗?”提督君的声音和眼神,与之前又发生了改变,原本的温和松散,似乎被某种更为粗粝的质地所取代。
                  萤火虫酱点点头。
                  “是,提督!”
                  “嗯……”
                  我们在货仓里穿上舰装。我看了看萤火虫酱装备的鱼雷发射器:还有五发。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货箱也有不少已经损坏了,露出里面晶莹的蓝色矿物。
                  “别担心。如果失败,我们至少可以死得很富有!”萤火虫酱的声音透过风声传来,我不能说她是错的。
                  尾部舱门在眼前打开,我们已经降得非常低了,下方就是高速掠过的海面。
                  “小敷……”萤火虫酱问道,“你以前做过跳机空降吗?”
                  “没有……”
                  我正式成为舰娘,也不过是几天以前的事情。
                  “那告诉你要诀:低下头,重心放低,握紧手里的东西。就这么简单。”萤火虫酱朝我比了一个大拇指,“那么,这就上咯!”
                  她先一步跃出飞机,海面上绽开一朵小小的白花。
                  嗯……
                  我干咽了一口。
                  那我也……
                  “嗖嗖!”
                  刚凑到舱门口,几道灼热的光线从我的鼻尖前面飞掠而过。
                  呃……
                  啊咧咧……
                  明明应该果断行动的,可是……身体却偏偏在这个时候不听使唤了,腿迈不出去,舰装也比之前变得更沉重。
                  舱门开始关闭了,我终究……没有跳出去。


                  回复
                  13楼2018-02-15 23:59
                    接下来的十分钟,可能是我生命中所经历的最难熬的十分钟。
                    直到……
                    “嗖——啪!”
                    萤火虫酱的信号弹。
                    即使在空中,轰鸣声不断的飞机里,也能听得清清楚楚。这就是提督君所说的,萤火虫酱的魔法吗?
                    飞机这才放心地降落海面。
                    “提督,小敷!”
                    萤火虫酱急切的声音从渐渐打开的舱门外传来。
                    她扶着一个摇摇欲坠的小小身影。
                    “小敷!”萤火虫酱一见到我就叫道,“快来帮我一把,这孩子受伤了!”
                    啊,她是……
                    青蓝色的齐肩发,扎着红色的头绳,无袖白色水手服上满是斑驳的油迹和血渍,大腿上有一处中枪了,不停往下流的鲜血,把白色的及膝袜都染红了。
                    “深雪!”
                    “啊,你们是朋友?”萤火虫酱和我一起搀着她走进机舱。
                    “不,但……听说她比我早一些启程的……”
                    “她怎么样?”
                    是提督君,他提着药箱一路跑来。
                    “腿部受伤,昏过去了。”萤火虫酱答。
                    “那你们呢,都没事吧?”
                    “没事。”
                    “没……”
                    我对上萤火虫酱的目光,看到她身上力战之后破损的白衬衫和薄毛连衣裙,还有脸庞上被火烟熏出的痕迹,自己身上却毫发未损……
                    提督沉默着,没有表情。从我俩的情况对比看,他一定是知道了我没有服从命令,没有跟随萤火虫酱一起出击的事。


                    回复
                    14楼2018-02-16 00:00
                      “敌人的话,其实只有两个深海轻巡洋舰啦。”
                      晚些时候,飞机改为在水面上航行,深雪的伤势做过应急处理之后,已无大碍,我们将她安置在客舱后部的位子上躺下。
                      “……好像是加装额外防空火力但忽略水面战斗力的型号,而且,射弹分布巧到正好和我们的飞行方向是一样的,所以一开始我以为我们是被一整支深海舰队攻击了。”萤火虫酱跟我分析刚才的局势,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
                      “小敷你怎么了啊,不说话。”她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取出一颗子弹,“还有啊,你瞧这些穿甲弹也起到了额外的作用,对付轻巡洋舰这样的目标,几乎一打一个击穿核心……”
                      “萤火虫酱,你……”
                      即使说出这样的话,现在对我来说,都要花费不小的勇气。
                      “刚才我没能帮你,害你只能一个人孤身奋战,你一点都不责怪我吗?”
                      “呃……”
                      萤火虫酱笑了笑。
                      “一开始是有点埋怨啦,不过以小敷你的状态,装备已经损坏了,鱼雷也打完了,即使出击也不能起到多少帮助啊,除了……或许……一头朝敌人撞过去什么的……”她的笑容变得一时有些不自然,“所以,这也就不值得责怪了,你也不要怪自己什么的啦。”
                      “呃呵,是啊……”
                      我勉强朝萤火虫酱报以微笑——她不责怪我,但提督君呢?
                      “不过……”萤火虫酱慢慢不笑了,眉头也有一点皱了起来。
                      “诶,是?”
                      “小萤我啊,本来运气就不是很好的那种……”
                      “诶?”
                      “在刚到新罗马城的时候,竟然和接待的人直接错过了;过亚得里亚海的时候,睡的吊床又松了,害得我直接掉到地上;坐火车的时候,行李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差点弄丢了;在新北平吃饭的时候还吃到了芫荽这种可怕的东西……”
                      “呃,那个是有点可怕……”
                      不过这个还算不上“运气差”的体现吧……
                      “然后,这次提督开着飞机,竟然好像脸接炮弹一样把所有子弹都一气吃下,唔,感觉跟我认识的一个大姐姐很像呢……”
                      “嗯?”
                      “所以我怀疑,提督的运,会不会跟那位大姐姐,还有我一样糟糕啦……”萤火虫酱说着闷闷不乐地趴到小桌板上,“到底怎么会这样啦,一个坏运气的人,加上另一个坏运气的人,两个坏运气的人搭配在一起,又会产生更多坏运气的事情,这简直就好像是噩梦一样的恶性循环,事情到底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啦……”
                      “呃,呃呵……”
                      我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大概这种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吧……
                      “好了姑娘们!”广播里,提督的声音已经变回了那种和蔼又按耐不住兴奋的语调,“已经可以目视港区灯塔,我们就要到站了。之前已经联系了医疗队和维修小组,大家可以安心休息。啊,瞧那边的码头上,艾拉小姐已经到了,正在翘首以盼,准备迎接我们……”


                      回复
                      15楼2018-02-16 00:00


                        必须承认,写文和发文的心态真是完全不一样呢……
                        原本抱着 “写出来就好了嘛” 的想法看似成文了,然而一旦把它放在大家的眼前,一下子就又变得患得患失、玻璃心起来, “万一没人看” 、“万一不被喜欢”……也不知道写文发文跟抱有这样的想法之间,哪个更让人害羞。
                        另外的一点,大概是终于想起了发贴被吞的恐惧吧……


                        回复
                        16楼2018-02-16 00:0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16 00:07
                            比我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16 00:13
                              这一章,就叫【勇气的红袖章】好了!


                              “你看看你,提督没有提督的样子!这个耳机,还有这个黑框眼镜,成何体统?”
                              “呃唔……这个耳机是飞行用的,而且……艾拉小姐不也戴着耳机和眼镜……”
                              “这两样东西和提督制服完全不配,这才我要说的是重点!没有好的形象,以后该怎么在舰娘心目中树立威信?这么简单的问题,从没有考虑过吗?”
                              “树……树立威信?”
                              “还有开着飞机来报到这件事,明明知道港区周围还不安全,就把自己放进危险的境地中去。你忘了内战当中有多少提督是因为座机被击落才白白损失掉的吗,你难道是想刚当上提督就马上成佛吗?”
                              “可这也是……”
                              唔……
                              喷淋里出来的水泛出浓厚蒸汽,但冲在身上,却一点都没法产生暖和的感觉。
                              从一墙之隔的浴室外边,艾拉小姐对提督的训话正在以提督君一边倒的颓势在继续着。
                              “别开生面的欢迎会呢。”
                              在我的旁边,萤火虫酱坐在另一把塑料小凳上,发表着她直接的评论。
                              “算是……吧……”
                              明明……有着那样和善的蓝色眼睛的……
                              教训起人来却完全就是另一幅模样。
                              果然没法以貌取人呢。
                              “而且我没有猜错,提督……”萤火虫酱说着扁了扁嘴,“也是个幸运为E的家伙。”
                              “幸运E?”
                              “嗯。”萤火虫酱点点头,“尽管实力本身最为重要,可是幸运程度也要属于战斗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
                              “是,是这样啊……”
                              “要是幸运不够,就会发生比如说一冲出烟幕掩护就被敌人击中,或者鱼雷擦着敌人掠过去没有命中的情况,简单来说,全部都是让人看着干瞪眼,恨不得刚才的事情还可以倒转回去再来一遍的事情。”
                              “可是小萤真的很厉害呢。”看到萤火虫酱露出即将陷入苦闷当中的表情,我赶忙笨拙地安慰道,“从英国远道而来,从一开始就跟随提督君一起战斗,而且在夜战当中同时面对两个敌人都取得胜利。如果这样的小萤还只能称为幸运E的话,那我就只能当……”
                              萤火虫酱抬起脸来。
                              “幸运F……”我正好把话说完。
                              “不对啦。”萤火虫酱说,“小敷怎么说,也应该还是有幸运D的。”
                              诶?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萤火虫我啊,可是一个魔法师哦,给人测运势什么的不在话下啦。”
                              “魔法师?”
                              啊,怎么说呢,为什么一听到这个词,就会首先想到提督君那意义不明的冷笑话。
                              “膜法”……然后就联想到薄膜,之类好像黏糊糊脏兮兮的东西……
                              唔唔唔唔……
                              “然后呢……”萤火虫酱开始拿洗发精洗头,但没有接着说下去。
                              “嗯?”
                              “然后……”
                              “然后?”
                              “呃,嘿嘿,别的理由还没有想好,不过小敷要相信自己,好运总是会降临的啦!”
                              这大概就是萤火虫酱安慰人的方式吧。
                              尽管好像比我的方式还要笨拙……
                              “诶,话说回来,小敷……”现在轮到萤火虫酱发问,“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想着要加入改造计划,成为战舰少女中的一员的呢?”


                              回复
                              20楼2018-02-16 15:51
                                “我……”
                                虽然早已经想到会被问起这样的问题,但是,一时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改造计划”,拥有着与“提督”、“舰娘”之类名词一样众多的别名,但萤火虫酱提出的这一个,表露它的内在含义,无疑更加准确。
                                在人类与深海开战的最初期,深海便依靠“电子冲击”和“科技击退”,瘫痪了人类引以为傲的科技优势,将其水准锁死在了历史上二战以前的程度。以此为条件,战争一开始便充斥了“不公平”的意味。人们以笨拙的武器回击,且不说本身的准度就很糟糕,加之深海生物仿佛拥有着某种“魔法”一样的东西,经常身中数弹却毫发无伤。各条线上的战况都透出绝望的气氛,但随即,却又出现了一线希望。
                                更敏捷的行动,更精准的攻击,更快速的恢复……战舰少女是军舰的英灵与少女的身体的结合产物。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军舰,在这深海入侵的时代不知为什么觉醒了意识,同时在与年轻女性相结合的时候表现出最高同步效能,足以化身能够与深海匹敌的新锐战士。最重要的一点是,深海对普通攻击的超强抗性对舰娘的攻击却没有效果。战舰少女登上战场,便意味着与敌人又回到了同一水平线上……
                                战局从弱势变为相持拉锯,情势依旧残酷。
                                深海以它们的方式改变着我们所熟悉的大海,它们的体液呈现出紫红荧光的色泽,洒入海洋,倒是美丽,但在第一代深海入侵之后出生的小孩长大以前,几乎没有人能认识到随便接触这种血液会导致什么结果。
                                神经问题导致的身体瘫痪,以及免疫功能缺乏和器官衰竭……相似的病征,在负责清理海岸线的人们的后代中蔓延。
                                “如果不接受这样的改造,我可能无法活过十六岁。”我轻声对萤火虫酱说,“代价便是卷入战争,从此以永不生病、永不衰老,换另一种迎接死亡的可能性。我不能说,这真的是我想要的。”
                                萤火虫酱吃惊地微微睁大眼睛。
                                “在大西洋和地中海上,我们只从别人口中听说过这种事。”她说,“这么说来,情况在太平洋上果然还更严重。”
                                “在像我这样的孩子中,只有很少的一些有机会得到能够同步的配型。即使这样的机会也不是谁都能得到的,或许这才是最为残酷的事情也说不定。”
                                “呃……”
                                萤火虫酱捧住太阳穴,任由松散的金色卷发滴出水来。
                                “这种事情,好沉重啊。”她说,“真对不起,小敷,我想我不该问的……”
                                “至少我还活着。”我希望自己能有更好的回答,“而且,现在这里的人们已经可以依靠药剂中和深海血液的毒性,还有科学家在研发治愈孩子的疫苗了。我只希望,当人们意识到一些事情时,付出的代价不需要这么大。”
                                “唔……”
                                “某种程度上说,能有机会和小萤你相遇,而且并肩作战,我就称得上是幸运D了吧。”
                                “诶?对对对!”萤火虫酱当即连连点头,“就,就是这样的,小敷稳!没有错!”


                                回复
                                21楼2018-02-16 15:51
                                  艾拉小姐对提督君的训话,不知何时告一段落了。
                                  没事吧,提督君?
                                  虽然心里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可我的脚步,却带我不由自主地走出提督执务室,去到空阔的码头上面。
                                  粼粼波光的海面“哗哗”拍动,覆盖着月华。
                                  带着咸味的海风扑面而来。
                                  真平静呢。
                                  在舞鹤基地的堡垒当中,不要说大海,即使连天空,都是难得一见的景象。
                                  这也是……姐姐曾经目睹过的景象?
                                  而今,我也看到了呢。
                                  我在月下,拿出那张和家人在一起时的旧照片。
                                  “绘里?”
                                  提督那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但更令我惊到的,却是这个名字。
                                  与战舰的英灵相融,便意味着继承曾经属于战舰的一切。
                                  加藤绘里,这是我成为敷波以前的名字,我会永远记得它,就像我记得我的家人,还有曾经的生活一样。但我不会再对别人使用它。
                                  提督君?
                                  “您知道我的名字?”当转过身去的时候,我问道。
                                  “我看过你的档案,刚一看到,就申请将你调到我即将继承的港区名下了。”
                                  “可是……”
                                  疑惑,还有不解——我需要答案。
                                  “提督君……为什么……”
                                  “我知道你,曾经的你。”
                                  月色之下,提督君的表情捉摸不定。可他的眼睛,那里很平静,蕴含着回忆。
                                  再一次地,我可以确信,提督君,知道很多关于我的事。
                                  然而,这个“我”却又并不完全是“我”……
                                  大到航母战列,小到驱逐潜艇,每一个战舰的英灵都是不朽不灭的存在,但承载它们的少女,却仍然只是血肉之躯。
                                  我想,我已经明白了大概。
                                  彼时,提督君只有十二岁,当深海的再一次突击冲破防线,警报声震耳欲聋,他被困在玩耍的盐滩上不知所措,怪物的魔爪已然朝他伸去……就在这时,深海怪物的脑袋被爆炸推向一边,接着哀叫连连半沉下去。
                                  “しきなみ”——“敷波”。这就是从怪物手中救出提督君的英雄的名字。
                                  “我到现在仍然记得,当她抱着我,把我送回父母身边时,他们是怎么不住地道谢的。”提督君继续着他的回忆,“她又对我说了一句话,就转身奔赴大海,她的下一处战场。”
                                  “她对您,说了什么?”
                                  “‘要有勇气’。”
                                  “……”
                                  我很清楚,自己没有办法将这作为临别礼物送给他人,因为我自己都还不具备……
                                  在那次相遇之后又过去了四年,提督君谎报年龄加入海军。他坚信着重逢的那一天。
                                  “这就是她……”
                                  提督说着,从胳膊上解下那副有点褪色的红袖章。
                                  “……在她的最后一场战斗之后,剩下来的东西。”
                                  一阵呼吸困难。
                                  我感觉自己仿佛被冰冷的深渊所包裹。
                                  “那么,看到现在的我,提督君……”我用尽力气才能让自己开口,“会失望吗?”
                                  “……”
                                  “这样不敢与队友一起出战,没法成为团队的一员,这样的我,是不是有辱敷波在提督君心中的地位呢……”
                                  往日那种不被看重的屈辱和不甘,又一次涌上心头。
                                  只是相貌平凡、战力低弱的驱逐舰而已……
                                  泪水仿佛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我低着头,等待提督给出最后的判决。
                                  但是提督一言不发。
                                  他轻轻捧起我的手背,他的手心依旧那样温暖、干爽。待我能再一次看清眼前的东西,自己的手心里,已经躺着我的先辈留存下来的那件遗物。
                                  “提督……君?”
                                  “勇气,不是生来就具有的东西。”提督君说,“当我第一次真正以战士的身份迎击深海怪物的时候,我几乎吓呆了。”
                                  “以战士的身份迎击……”
                                  “没错。”
                                  又是一阵伴随着抽噎感觉的短暂窒息。
                                  自从战舰少女投入战争以来,唯一一次人类军队大规模进攻深海的战例,就发生在内战结束之后不久。为了遏制深海趁火打劫的进攻,本已元气大伤的各国人们释尽前嫌,在各条战线上组织后备力量率先反击,这才避免了一场对全球沿海地带来说近乎灭顶的灾难。
                                  然而这却是一场惨胜,其中又以东亚联军的损失最为惨重,全军以损失八成装备和六成人员的代价,这才将深海力量彻底赶出曾经的“第一岛链”。
                                  “当时,整个炮台上只剩下我一个,而手边仅有的武器也只剩下一支步枪和一门速射炮还能开火了。”
                                  “如果不是这个袖章,我不觉得,自己还能有勇气坚持下去。”
                                  “我还没有兑现心中许下的誓言,我还不能放弃,我希望下一次,能够轮到自己来守护曾经保护过我的人。”
                                  “提督君……”
                                  “觉得害怕是人之常情,毕竟我们都是人啊,所以会害怕。表现得勇敢,只因想要守护的、想要再见到的,给了我们以坦然面对危险的心境。”
                                  提督君将我的手指合拢,在我的手的外面紧紧握住这块红袖章。
                                  “如果这件东西真的曾经带给过我无比的勇气,那么现在,它终于物归原主了。”提督君凝望我的眼睛,那副黑框眼镜的后面,承载着我所不能想象的殷切期望。
                                  “要赶快成长起来啊,小敷。”
                                  提督君俯下身子,他的嘴唇逐渐靠近我的额头。
                                  “提……提督君?”
                                  “我期待着看到小敷长大的那一天。”


                                  回复
                                  22楼2018-02-16 20:18
                                    三天后……
                                    “隆隆,隆隆!”
                                    厚重的引擎声音,没法盖住提督从驾驶舱中传来的兴奋播报。
                                    “已经目视敌人!前方发现深海重巡洋舰编队!看起来我们来得非常及时——各位战斗人员注意,全体第一种作战配置!”
                                    “了解!”
                                    机尾的舱门,在我们的面前缓缓张开。阳光与暖风,海面之上碧波荡漾,似张开环抱,正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这里是艾拉在讲话:这次行动请大家务必按照按编排好的计划来……要命,为什么我也会在这趟飞机上……”
                                    事后提督君悄悄告诉我们,艾拉小姐之所以上次对他发那么大的火,纯粹就是因为恐高和害怕飞机的缘故。提督君不知怎么说服了她亲临今天这次实战,而且说起来,特派员小姐也需要一些历练来增强她的勇气。
                                    “小敷和我会采取跳机空降,首先攻击敌人;北上、深雪,就由你们跟进作战,堵住敌人的逃路。”
                                    “明白!”
                                    “是,萤火虫队长!”
                                    “那么,祝你们好运!”
                                    萤火虫酱点了点头,然后转眼看向我。
                                    “小敷?”
                                    “嗯!”
                                    一切即将开始。
                                    “这一次,我准备好和小萤,还有大家一起并肩作战了!”
                                    别在衣袖上的红袖章随风飘摇,时刻提醒着我,要有勇气。
                                    面对前路的艰险,也要勇往直前。
                                    那么接下来……
                                    “小敷,就打那个最凶的——我们上!”


                                    回复
                                    23楼2018-02-16 20:18


                                      回复
                                      24楼2018-02-17 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