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终末了吗很忙...吧 关注:41,683贴子:935,976
各位珂学家们,我是一只一直被淹没在氵里已久的潜水龟。看着各位珂学家们为珂学奋斗的姿态一直十分憧憬,心生向往。基于这样的原因,我想为珂学事业做点什么,而且我也确实想编写一些即使珂朵莉离去的时间里末日依旧的世界上,各位妖精的挣扎和奋斗的故事,所以我在构思过程中写下了这样的故事,如果能使大家有些触动,抛砖引玉的话,那便再好不过了。
希望大家能接受这个小故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19 13:5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19 13:58
      夜,雨淅沥淅沥的下着,给这抹夜色也染上了些许寒意,一个年轻的绿鬼族青年漫步在这寂静的路上,背上背着一件用厚重的绵包裹着的巨大物体悠然走着,周围早已黯淡,徒留下阵阵寒意。。
      “叮咚,叮咚”一阵门铃声悠然地传入了房间里,“请进”随着主人的许可,年轻的绿鬼族青年悄然推开了房门,扑面而来的是房间内的温暖和清香,其中还夹杂着一缕淡淡的医用药水的气味。
      嗅着这股气味,格力克不免笑了笑,"你又帮附近的军人治疗了吗?",也许是女孩常年累月在外战斗的情况,在外不免还是需要学习一些紧急的医用技术,再加上女孩本身向来认真的性格,或许还做不到像某个男孩一样做到对魔力中毒通过按摩形式轻松缓解压力的程度,但对于基础的外伤处理和压力缓解颇有心得。虽然其黄金妖精的身份一贯被人忌惮不已,但仍会有些军人在医用人员缺少的情况下会求助这位少女。
      对于少女来说,在闲暇时光帮助他人,尽管是件颇为麻烦的事,但少女意外的并不讨厌,仍然一如既往的帮助他人。这,大抵是黄金妖精一族长久以来的特有习性吧。
      少女是兰朵露可。


      回复
      3楼2018-02-19 13:59
        虽然兰朵露可显得有些愕然,但不一会儿,便平复了下来:“嗯,这方面我会有把握的啦。那么,东西怎么样了?”
        格力克笑了笑:“还行,虽然中间手续废了蛮大力,但还是弄到了兵器的出境许可,给,你看看吧。”说罢便将身上的物体取了下来,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在格力克的摆弄下厚重的棉物拆解开来,平摊在椅子上的物体,慢慢地现出了身影——
        赫然是一柄剑。剑腹宽大而厚重,剑身弧度弯曲,并有着特属于圣剑的悠久而古朴的破碎状痕迹,整体与其是剑,不如说是斩马刀之类的武器,剑柄两侧翘起,右侧略长一些,特意塑造成适合劈砍之类的把手。
        摩挲着这把剑,冰凉的触感和粗糙的纹路都使得兰朵露可沉思不已,不由得轻声念出了:“拉琵登西比尔斯,固守生命的不动之剑,如果当时能使用的话就好了。。。。。。”


        回复
        4楼2018-02-19 14:01
          “怎么了?没事吧,总感觉你很熟悉这把剑的样子?”格力可一脸担心的问道。
          兰朵露可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事,比起这个,喝杯茶如何,这天气一时半会的,出去也挺不方便的”。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格力可便整了整衣袖,坐在了桌前的位置上,静静地等待着,看着兰朵露可收起了拉琵登西比尔斯,专心地摆弄起茶具的姿态。
          兰朵露可从旁边的抽屉里取出了茶具,用清水洗刷过一遍,并以温润的热水烫了烫茶具,再往茶壶中放入几瓣茶叶,便注入了热水。。。。待得茶叶逐渐被开水浸润起来,再将其茶水倒去,重新冲下了第二壶温水。约莫一会儿,兰朵露可将茶水注入杯中,一手托杯底,一手把杯耳,递给了格力克。
          格力克接过茶杯,然后食指中指并拢,轻敲桌面三下以示感谢。慢慢的饮下了这杯茶,时而和兰朵露可交流最近岛上的趣事;时而二人对岛上局势的改变热烈讨论起来。


          回复
          5楼2018-02-19 14:01
            直播居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19 14:02
              茶过三旬,格力克的身体原本自外边带来的寒意渐渐被屋中的温暖驱散开来,莫名的安心感弥漫全身,周身细胞散发出了慵懒般的惬意。格力克看着眼前的丽人望向自己和煦的微笑,一如既往的从容优雅,心中却莫名想起了另一个笨蛋,那笨拙的姿态,大抵是永远也做不到这样雅致的行为吧。便不觉地开始笑了起来。
              兰朵露可微微的歪了下头,问道:“怎么了?”
              格力克双手合十,向前低头,作道歉状:“不好意思哈,没事没事,只是想起了诺夫特那个孩子,要是她的话,现在大概是会吵吵闹闹地要多一些点心吧,一想到她那样的姿态便不觉笑了出来。”
              兰朵露可玩味的笑了笑:“吼~~,看来你还真是喜欢诺夫特呀,我好伤心呀。”
              望着兰朵露可那怪异的姿态,格力克不觉摸摸脸颊,可惜绿色的的脸庞难以看出其心中的尴尬:“我有表现那么明显吗?”
              兰朵露可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慢慢来回踱起了步:“首先,男孩子在一个女孩面前谈论起另一个女孩来,这本身就是一件相当失礼的事,一般除了证明本人是个情感**外,也体现了被谈论起的这个女孩在男孩心中占有相当的地位。”
              “这,这只是。。”格力克伸手想要解释,却被兰朵露可大踏步的向前挥手示意下打断了,“而且你不觉得最近你和诺夫特走得有点近了吗?邀请她出去游玩,看电影,吃东西,甚至邀请诺夫特去你家里游玩,我不觉得这是一名同事该做的事”
              “第三,表情是不会骗人的,刚才那一霎那,谈及诺夫特的时候,你露出的笑容,,太明显了啦,那是在面对喜爱之人流露出的不加修饰的真诚笑容。”
              这时,兰朵露可由屋内大步走向格力克,以相当不淑女的方式左脚踏在椅子上,右手食指指向格力克,“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喜欢上了诺夫特!”伴随着一阵屋子内的躁动,仿佛屋子都抖了一下,此时的兰朵露可仿佛有着无可匹敌的威势,一股威压迎向了格力克。
              随后在屋子的一阵突如其来的抖动下,兰朵露可重心不稳,倒向了格力克。
              。。。。。。
              ⊙▽⊙⊙▽⊙


              回复
              7楼2018-02-19 14:02
                格力克伸手扶住了兰朵露可,有力的臂膀撑住了兰兰朵露可轻盈的身体。格力克将兰朵露可举起,轻轻的放在了自己旁边的座位上,笑了笑,说到:“我确实喜欢着诺夫特,是以夫妻关系的那种喜欢啦。”
                “其实啊,我一直感到和家族里的关系格格不入,与安于现状,踏踏实实忙活着家族任务的族人们不同,我一直期待着能有刺激的生活发生,于是这样的我组建了打捞者协会,开始了漫长的地下世界的冒险,即使九死一生,也没有改变我的想法。是的,我热衷着这份职业,也不后悔旅途中的牺牲,但面对着伙伴们的一个个消失,果然还是有些落寞啊”昏暗的烛光有些照不清此时格力克的脸庞。
                "但那时的诺夫特接近了我,并且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喜欢上了这个孩子。或许是一开始见面时那见到食物的眼睛闪闪发光的样子,十分的可爱;也或许是她战斗时英姿飒爽的样子,即使身体筋疲力竭,狼狈不堪,还仍然拼命地保护着我们的样子,非常的令人心疼;亦或者是跟在我身边跌跌撞撞,十分的笨拙,但仍然十分尽心尽力的帮助我的姿态,以及在我身边静静地聆听的样子,都无法让我放下她。。。。。。但不管是什么样的诺夫特,”格力克略微迟疑了下,但最终还是吐出了心中的话语,“都十分地,让我着迷!”
                “还记得吧,你曾经告诉过我,幸福,是因人而异的,每个人的幸福都是不同的。但我能够确认的是,如果能够让诺夫特变得幸福起来,那么对我来说,这本身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啦。”这时的格力克笑了起来,一如既往的豪爽笑容,神情却没有丝毫的动摇,澄澈如故,单纯而又直接。
                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身影,兰朵露可不由得笑了起来,内心的喜悦怦然而出,“是啊,这样,难怪诺夫特。。。。”低语中,兰朵露可原本通红的耳垂也旋即平复下来,“那么,此刻的格力克先生,诺夫特有没有接受你呀。”


                回复
                8楼2018-02-19 14:03
                  这话语一出,格力克的身影突然一僵,整个人突然风干了一般瘫倒在地,给人以失去梦想的咸鱼一般的既视感。
                  “不会吧,诺夫特还不知晓吗”兰朵露可有些愕然。
                  “我带她去约会,她却以为我是陪她玩耍的伙伴;带她去看爱情片,她却坚持要换成武打片;甚至都带她去见父母了,她却拍拍我的肩膀说‘格力克,原来你们一族都是这么重视亲缘的吗?’类似这样的事数不胜数,我也很绝望,我能怎么办?’”默默趴在地上画圈圈的格力克怨念很深的念叨着,身后的阴影层层叠叠,不知不觉间,给兰朵露可带来了逼人的寒意。
                  兰朵露可走上前去,捧起了他的脸庞,轻声说道“后天有个岛上一年一度的庙会,那是个非常不错的日子,不试试对诺夫特来记直球吗?”
                  格力克感受着脸上温润如玉的触感,原本激荡的情绪也平复了下来,遂既后退了下睁开了兰的双手,“啊,再一次确认了,你果然是个好女孩啊。”。兰朵露可笑笑,却也不在意,向后坐了回去。
                  后面的茶会一如既往的和谐。。。。。。
                  “该走了,下次有空的话,再一起聚吧”格力克向后挥了挥手,便径直要离开房间了。
                  “诺夫特蛮喜欢岛上‘燃烧’蛋糕店里的慕斯蛋糕的哦。”一声低语被魔力裹挟着传入了格力克的耳中。虽然有些奇怪,但格力克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离去了。


                  回复
                  9楼2018-02-19 14:04
                    望着格力克慢慢远去的身影,兰朵露可走进房间深处,掀开了帘罩,躺在床上用被子包裹,蜷缩成一团的正是诺夫特,身上还有着刚刚包扎好的绷带。
                    只见此刻的诺夫特有些不知所措,脸通红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嘴里还念叨着"怎么可能。。。。"时不时的露出痴痴的笑容,然后回过神似的用脑袋砸向了旁边的墙角,引起房间的一阵抖动。
                    兰朵露可拍了拍诺夫特的脸庞,“没事吧,身上的伤好点了吗?,你做任务时应该小心点啦!”
                    但诺夫特被这一激,却倏地抓住了兰朵露可的手:“兰,怎么回事?你说他怎么能,怎么能说出这么不知羞耻的话啦。。。。。。”
                    兰朵露可挠了挠自己的脸,有些尴尬,“以前人族有制作过让罪人服下,,便能够使罪人老老实实的回答自己的过错的药。我根据这一典籍,尝试培育了一部分植物,并在在特定的手法熏制下,制成了刚才我和他喝的茶。虽然做不到如人族的成品那般高效,但确实能够让大部分的种族变得‘坦白’一些。安心啦,我也试用过,效果不错,而且睡过后便会失效,蛮方便啦。””兰朵露可淡然的说到,狡黠地笑道,“比起那个,看来格力克确实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不也是一样,才会来找我倾诉得吗?”
                    虽然诺夫特有被兰朵露可的话语吓到,但在兰的话语中,不觉又开始慌乱了起来:"兰,你看看我,不是完全没有女人味吗?胸部也没有发育起来,冒冒失失的,他怎么会喜欢上我呢?。。。。。"


                    回复
                    10楼2018-02-19 14:05
                      看着诺夫特双手上下翻飞的样子,兰不觉有些好笑。
                      但在诺夫特的碎碎念中,她的语气越来越哽咽,最后诺夫特抬起了头,看着兰朵露可,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兰,像我们这样的兵器,黄金妖精一族,真的有资格得到幸福吗?”
                      兰朵露可沉默了,她比谁都清楚诺夫特话语中的悲伤,黄金妖精一族自浮游岛诞生以来便是兵器一般的存在,爱,本就是一种奢望。从来都是,即使是那位拥有了瑟尼欧里斯的珂朵莉也一样,从来都没有妖精能逃离宿命,从来没有。
                      难怪,与其说诺夫特不懂风情,倒不如说一直都用委婉的方式在拒绝着格力克,但凭借格力克的情商,他又何尝不知道呢。他们两个啊,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对方,却又不敢接近。
                      看着此时伤心看着自己的诺夫特,兰朵露可脑海里回忆着格力克述说语气里隐藏的那抹悲伤,如果再这样下去,只会造成更大的悲剧吧。
                      悲伤才是最大的魔鬼,最后他们终究会被这股悲伤吞没的!
                      兰朵露可露出了一贯的微笑,啊,正是因为决定了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自己才会义无反顾地答应艾瑟雅的那个疯狂的计划吧。看着面前的诺夫特,兰朵露可从未有如此刻这般坚毅。


                      回复
                      11楼2018-02-19 14:06
                        “啊啊啊”兰朵露可使劲的揉乱了诺夫特的头发,在诺夫特的惊异目光下,微笑着安抚着诺夫特:“放心吧,诺夫特就是诺夫特,不要考虑那么多啦,你只要如往常一样开心地活下去就好了,这才是你最棒的姿态。至于黄金妖精的问题我来解决,只要我还在,事情总会好的,你能相信我吧?一如既往的相信我吧。”
                        看着面前的兰,诺夫特仿佛依稀记得她和兰小时候走失的时候,黑夜里两只妖精在深山里。黑夜,野兽,寒冷,对于她们来说本应是致命的存在,但兰也是像这样笑着安抚自己,在黑夜里彼此支撑着,直到成年妖精们的到来。
                        “嗯,一直相信的呢。”诺夫特擦干了了眼角的泪水,绽放出了可爱的笑容。
                        “还有啊,”兰朵露可玩味的笑笑,“诺夫特你的话,如果打扮打扮其实很漂亮啦,要不要试试留个长发啦。而且,如果是格力克的话,他呀,可不会介意胸部的问题啦,如果担心胸部的问题的话,你让格力克帮帮忙不就好了。。。。。。”
                        回应兰朵露可的是迎面而来的枕头。


                        回复
                        12楼2018-02-19 14:07
                          在安抚下诺夫特之后,已然是深夜了,窗外的雨似乎是停了,月亮悄然洒下一地清辉。
                          兰朵露可端坐在坐垫上,闭上双眼,缓缓用鼻腔呼吸,周身点燃起莹莹星辉,那是魔力逐渐点燃的标准,伴随着魔力点点滴滴地充盈全身,原本因为“茶”的效果下导致的兴奋情绪缓缓平复,随之而波澜不惊。
                          从袖口里拿出两管自己特制试剂,服下那宛如鲜血般的液体,兰朵露可的魔力以一种夸张的速度活跃起来,但情绪却进一步的冷静深邃,眼中偶尔闪过幽蓝的星光,兰朵露可暂时地,得到了原本不应拥有的”咒脉视“能力。
                          再一次拿出圣剑拉琵登西比尔斯,双手平放在剑身之上,斑斑点点的魔力借由双手的媒介涌入剑内,眼中视线始终留意着剑内护符和魔力接触的形状和变化。
                          魔力如涓涓细流般流动在圣剑的脊髓回路中,与咒力线缠绕在一起,激发着圣剑本身的能力,圣剑开始正常启动,散落出点点星辉,激发出圣剑特有的光辉。
                          圣剑基本运作正常,但存在不协调性,部分零件运作不正常。。。。。。
                          “难怪。。。。。。”喃喃的细语中,兰朵露可进一步催发魔力,思维如同树状图一般发散出去,观察着咒力线的运作,和护符的破损情况。
                          比对着记忆里无数次重复记忆里的每一个零件和回路变化,一心多用下,魔力丝线一般进入圣剑的水晶片里。
                          观察,对比,替换,引导。。。。。。


                          回复
                          13楼2018-02-19 14:08
                            不知过了多久,
                            少女的额头泛处了细密的汗水,眼睛流露出了疲倦和血色,精神如同细线般拉扯到了极致。兰朵露可抓住了剑柄,咬咬牙,精神再一次集中。
                            “圣剑,调整!”
                            “啵”的一声,“拉琵登西比尔斯”如同花一般打开绽放了,星空在一瞬间跃然眼前,这一刻,世界张开了。


                            回复
                            14楼2018-02-19 14:09
                              “艾瑟雅!这个计划确实有可能成功,但也只是有可能。难度太大了,即使你有那位威廉先生留下的东西也不可能做到。说到底,这,只是你的任性罢了。”
                              艾瑟雅看着窗外的黯淡的残月,“还记得吗?那个叫珂朵莉的笨蛋吗?,一如既往的正直、做事拚命、温柔、爱撒娇、容易钻牛角尖,而且还是个又笨又单纯又笨又单纯的人,她本来应该和技官一起幸福的生活着。可是,她终究还是没能逃出黄金妖精的命。而这样的命运还将继续重演,古往今来,始终如是”
                              艾瑟雅微微叹了口气,想活的人却最终死去,想死的人却还苟活到现在,还真是可笑啊。”我从来不后悔为悬浮岛的存续而战斗,我只是痛恨无法拯救这一切的可悲自己。但技官留下了一份希望。我还依稀记得整理技官房间时看到的他留下的东西。他啊,和我说,‘我们不是兵器,我们是这个时代的勇者啊,背负罪业的拯救者啊。’
                              那么,如果妖精的我做不到的话,身为勇者的我应该能改变这样可悲的命运,给妖精仓库的孩子们留下更美好的世界吧。你能帮帮我吗?“
                              眼前的艾瑟雅在微笑着,却又仿佛在哭泣,既陌生却又令人悲伤。
                              “啊,一个两个的,真是令人受不了啊。。。。。。”兰朵露可走上前去,轻轻地拥抱了艾瑟雅。。。。。。


                              回复
                              17楼2018-02-19 14:15
                                哇,我老婆好厉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19 14:16
                                  抱抱我老婆,辛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19 14:16
                                    哭泣的艾瑟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19 14:19
                                      夜深了,房间里的兰朵露可悄然睁开了双眼,即便这样的情况经历多少次,但在圣剑展开的瞬间,她依然在这份美下短暂地失神了。“啊,稍微想起了些以前的事情。。。。。。”,兰朵露可再一次看着眼前的护符组成的星空,璀璨又迷人,轻点下某一块护符,相干性联系下的护符之间遂即波动起来,如音符跳跃在指尖,演绎出悦耳的空灵声音,与平时肉眼所见不同,借由“咒脉视”所看到的是更加令人迷醉的旋律,是原本看不见的魔力与咒力线,还有护符干涉下下所构成的美妙的“微观世界”。
                                      即使经历了两年多的学习,记忆,研究,以及对帕西瓦尔等系列圣剑的调整训练,但关于圣剑拉琵登西比尔斯的调整还是险些失败,“果然圣剑的调整还是蛮难摸索的”,兰朵露可微微皱了皱眉,“希望不会影响计划的进行吧”。
                                      夜还在继续,但这场演奏却未曾停止。。。。。。

                                      间幕:
                                      从那以后,诺夫特开始蓄起了长发。

                                      注:
                                      咒脉视;《末日时》里谈到的一种可以直接看到体内魔力流动情况的能力。
                                      图片使用了这里的
                                      https://tieba.baidu.com/p/5384867531?see_lz=1
                                      感谢大佬的图


                                      收起回复
                                      21楼2018-02-19 14:2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2-19 14:24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其实开始我是想写中篇的,但过程中我发现自身的构思,文笔限制还是蛮大的,而且时间上冲突也挺多的。所以只有现在这个连半成品都算不上的文,接下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借助一段时间的学习来思考一阵,如果有缘的话,这个作品会和大家再见的,应该吧。↖( ̄▽ ̄")
                                          PS:
                                          1.我发现,现在的我果然写不出格力克的成熟,诺夫特的可爱,兰的性 感,给大伙跪了。
                                          2。大家如果能给予一些建议的话那便再好不过了。
                                          3.还有,再一次认识到枯野老贼的文笔相当的好啊。
                                          4.虽然有些晚了,但还是要说:“各位珂学家,新年快乐啊!”


                                          回复
                                          23楼2018-02-19 14:2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2-19 14:28
                                              诺夫特戏份好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2-19 14:3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2-19 14:33
                                                  一只帕克飘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19 14:43
                                                    新年快乐!珂研辛苦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2-19 15:0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2-19 15:0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19 15:27
                                                          大佬大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2-19 15:38
                                                            文豪大佬呜呜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2-19 15:57